第三章 雄风大振的虎鞭

    容楚立即召过赵十三来问:“邰世涛好好招什么护卫&?难道是给太史阑招&?”

    赵十三含泪想主子您今天好不敏锐又好敏锐!

    “给太史阑招&?有必要吗?”容楚得到肯定答案,皱皱眉,“不过这样也好,她这人那么自尊,想必也不愿意一直用你们,以后……”

    赵十三万分欢喜地睁大眼睛等主子说出“以后你们便不用伺候太史阑了”&。

    啊啊啊那真是太幸福了&!

    “……以后你们就转入暗处,秘密?;に??!比莩袂榈恍肌刹蝗衔心切┞移甙嗽愕慕淙耸鞘裁春弥饕?。

    赵十三转头,默默抹一把辛酸泪——没有主人爱的护卫就是这样的……

    “对了十三&,”忙得要命的容楚也没空管护卫的玻璃心,顺手指了指桌上一个锦盒&,“黄三刚送来的,说是老夫人给我的补品&,我也懒得拆看了,你给太史阑送去?!?br />
    “哦好&?!闭允闷鸾鹾?,去送给太史阑,正逢邰世涛结束了第一日的擂台回来,高高兴兴和太史阑回报成果&,并极力鼓动她明日亲自亮相一下。

    “……我看着很有几个好的……”他从怀里抽出一大卷纸,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他初步挑中的几个目标&,注明年龄、家世、基本性格、武功水准&&、此次表现等等,“你看这个于定,出身陇西行省&,家族是当地名门,文武兼备,人也大气疏朗&;这个雷元,长相虽然一般,却是武林名门的嫡传大弟子,忠厚可靠,一看便可堪托付;还有一个更神秘的,年轻英俊&,武功超群&,就是人傲气了一点,不过他说他的身份只是一个管家,替他们少爷来看看你……呃……”他忽然发觉说漏口,慌忙打住&。

    太史阑已经在问:“看看我?看我什么?不是做护卫么?一个管家怎么好跑来应召别家的护卫&?”

    邰世涛摸摸脑袋,他现在可不敢讲清楚,这是一半意义上的招亲,管家是不能来聘护卫的&&,但管家来替主子相亲啥的,完全是合理的&,看那管家衣冠楚楚&,武功气质都很出众的模样,那主子必然江湖身份惊人,姐姐如果能有个啸傲烟霞的姐夫护她一生,也不枉他操心这一番了&。

    “哦,这管家已经脱离主家了,现在是自由身&?!彼泵λ姹愠陡隼碛?,不敢面对太史阑犀利的眼神,便东摸西摸想要岔开,这一摸便摸到了赵十三送来的锦盒&,笑道:“咦,什么好东西&,还有晋国公府的印&?!?br />
    “八成是容楚家给他送来的补品吧?!碧防淮?,想起容楚这两天都没过来,想必很忙?

    “哦我看看&,合适的话叫厨房给你炖上?!臂⑹捞味挚?&,随即,眉毛便竖了起来&,“嗯?”

    “嗯&?”太史阑看他神情有异,也探头过去看,邰世涛啪地一下合上盒盖&,“别看&!”

    太史阑倒怔了怔——什么要紧补品,这么紧张?

    邰世涛阴沉着脸&,将盒子一推,咕哝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是好东西!”想想犹自激愤未平&,怒道&&,“看他府里没事给他快马送这种东西来&,想必平日里也用得勤!淫贼!纨绔!登徒子!”完了分外殷切地往太史阑身边凑,“姐,听我的,没错&!你明儿去参加,保管那些大侠小侠们&,立刻为你的风姿倾倒,俯首称臣,永远忠诚&!”

    太史阑瞟他一眼,这小子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他邰世涛眼里的绝世名花&,保不准在别人眼里一支野草&,这古代男人评判女人的标准她清楚得很,可不是人人都如容楚这么开明&,李扶舟这么善于接受,或者如邰世涛这样真纯。

    想到容楚,她眼睛又溜向那盒子——到底是什么?世涛这么紧张?

    邰世涛看她模样,涨红脸一挡,“别看&,脏!”

    “咦,小鞭鞭,小鞭鞭&!”忽然景泰蓝格格笑起来。

    景泰蓝先前一直在太史阑身边睡觉&&,两人都没想到他忽然发声,此刻一回头&,才发现景泰蓝已经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锦盒&,拿出一个圆而长,发黑粗壮的玩意儿,当棍子一样在床上梆梆敲着。

    邰世涛的脸唰一下涨红了……

    几个侍女看了一眼,纷纷低呼着背转身去。

    太史阑怔怔盯着那玩意半晌,觉得似乎、也许&、好像、或者&,是某件传说中的,和“滋阴”相对应的玩意儿&&?

    “鞭鞭!”景泰蓝格格笑&,邰世涛一把扑上去,夺下那只虎宝,往盒子里一扔,砰地把盖子一盖。

    他羞得好像被景泰蓝抓在手里的玩意儿是他自己的……

    太史阑忍不住要笑&,笑容未展开一半&,忽然就收了&。

    嗯&?容楚的东西&?

    容楚家里快马送来的东西&?

    经常吃的补品&&?

    她瞟瞟四面的侍女,侍女也是容楚安排的&,据说是周七从容家在附近的别院调来的&,容府的侍女,都被调教得很好,不多话,不生事&,极其懂规矩,太史阑经常暗暗称赞,觉得这才是现实生活里真正豪门大族里的仆人,那些宅斗文里大把的疯疯癫癫的侍女,那叫小说,真正大宅门,哪容得那许多不守规矩。

    这些守规矩&,从来不随意上阶听主人说话的侍女,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虎鞭。

    太史阑摸摸下巴,觉得她似乎应该不高兴。

    不过她还有更不高兴的。

    “景泰蓝&?&!彼市×髅?,“你怎么认得这虎鞭?”

    听到她这坦然一句,耳朵根子都烧红了的邰世涛&,抱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她……她……”景泰蓝即使现在说话流利&,但奇怪的,他每次说起以往的人和事,便显得结巴,或许只是潜意识里抗拒,“她说的呀……她用过呀……”

    太史阑皱起眉,听说宫廷中是忌用这些东西的,景泰蓝又那么小,更不可能给他看见&。

    “你在哪看见的?什么时候?”她想或许是先帝在时,景泰蓝那个娘用过,没注意到被孩子发现。

    “景阳……我出来前几天……”景泰蓝低头玩衣襟&。

    太史阑眉头一跳。

    景泰蓝出宫时&,先帝已经驾崩几个月,寡居的女人,怎么需要用到这个东西?

    她的心忽然紧了紧——冥冥中&,她似乎已经触到了一个不可触碰的绝大秘密的边缘!

    “景泰蓝&?!彼兆『⒆拥氖?&,看着他的眼睛&,“答应我,以后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要说出你看到的这件事&,还有,不要说出你在她那里,听见看见的任何事?!彼肓讼胗值?,“如果可以,你不要去她那里!”

    景泰蓝被她沉肃的语气吓住&,乖乖点头,忽然又扑进她的怀里,“麻麻……我不要见她……我不要回去……不要……”

    “景泰蓝?&!碧防焕孔∷⌒”臣?,“你答应过我&,要勇敢,要长大&,要让你喜欢的人笑&,不喜欢的人哭。你前阵子的表现,我觉得你已经可以了,你这么聪明&,这么讨人喜欢,你不会让我失望?!?br />
    “当然?!彼Ц潭倘砣淼姆?,孩子颈后的发如幼鸟的茸毛,触手温软,“现在你还不到回去的时候,一天没到迫不得已,我一天不让你离开&,总要等你明白得多些,再多些……不过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答应我,我说过的,你应下的&,都要做到&?!?br />
    景泰蓝不说话,太史阑以为他要流泪&,以往每次谈起这样的话题,这孩子都要趁势哭一场,似乎想要如此打动她令她犹豫,然而今天,她的衣襟干干的&,那孩子只是紧紧靠着她&,沉默着点头。

    相濡以沫的温暖&,烘干彼此的泪花&。

    邰世涛沉默地看着&,他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也隐约感觉到这一切并不简单,太史阑的态度,景泰蓝的奇特,周围人的神情,让他知道,围绕在这个孩子身边的,一定是连太史阑都觉得棘手的难题。

    他不问,不想多问,姐姐需要的时候,他做便是。

    太史阑放下景泰蓝&,目光在那虎鞭上掠过&,眉尖微微一蹙,转头对邰世涛道:“明天要我去么&?好?!?br />
    ==

    第二天擂台赛继续的时候&,一顶小轿抬到了擂台后面的一间屋子。

    乘轿而来本来不是太史阑的风格,她更喜欢坐车或者骑马,前者敞亮后者快,可惜她伤势未愈&。

    很多人眼尖,发现一顶小轿进来,随即邰世涛抛下还在比武的人&,亲自奔过去接&,又看见一个黑衣女子,平平静静从轿中出来,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只令人觉得腰特别直,姿态特别峻拔&,日光照着她的侧面,微微有些苍白,但那双狭长而明锐的眸子一转&,连夏日厉烈的日光,都似瞬间退避。

    几乎看见她的所有人,无论认识不认识,都毫不犹豫叫出声&?&!疤饭媚?!”

    是了,太史阑&&,北严新传奇&,女英雄&,在大家的感觉里,就该是这样的&。

    太史阑听见呼声&,半转头,抬手对人群按了按。

    人们立即噤声。只用欣慕的目光,追随着她进入擂台之后&。

    邰世涛也欣慕地瞧着——姐姐这样的沉稳气质,这样的自然天成的威慑力&,似乎他只在上府老帅边乐成身上瞧见过。

    领袖和统帅天生的掌控气质&。

    太史阑来得低调&,可惜她的存在此刻在北严太显眼,擂台上两人很快察觉她来了,竟然双双停手&。

    “可是太史姑娘来了?”一个白衣男子朗声问&,这人神情疏朗潇洒,将那不算俊秀的眉目,都提亮了几分颜色&。

    “哪,姐姐,擂台上这两个,正要你好好瞧瞧?!臂⑹捞胃辖艚樯?,“这位是于定&,陇西名门之后,游历到咱们这边&,听说姐姐芳名&,特来一见&,这人你也看见了,大气疏朗,潇洒自如,配姐姐……呃&,配做姐姐的护卫!”

    “哦?!?br />
    “我说&,咱们在这里打了一场&,连正主儿还没见过,是不是说不过去?”另一个男子大声笑道&,“请太史姑娘出来一见吧!也好让我等瞻仰传奇女子的英姿!”

    这人肤色微黑,大眼大嘴,一双眼睛灼灼有神,探头探脑地对擂台后瞧着&,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

    “这是雷元?!臂⑹捞谓樯?,“九华宗嫡传大弟子,家世也尚可,三代以上曾有叔祖官至四品,武功更是没得说,一身横练功夫,扛摔抗打,最合适护卫人才?!?br />
    “我不是用来给人看的&?!碧防蛔?,喝茶,淡定地道,“打赢了再说&?!?br />
    “太史姑娘?!绷轿缓蜓∪硕际墙腥?,没那么多酸腐气息,对太史阑的直性子倒都觉得对胃口&,雷元朗声笑道,“你瞧我如何?”

    太史阑略瞧一瞧,觉得还算顺眼,点一点头&,道:“不错&?!?br />
    “那么&,太史姑娘对在下呢?是否尚可入眼?”于定笑问&。

    太史阑又瞧了瞧,觉得也还行&,这两人气质家世,做护卫都算委屈,一边暗赞邰世涛会办事,一边也点一点头,道:“成!”

    两人都喜动颜色&,也同时感到?;?,对望一眼&,眼底斗志燃起。

    “既然太史姑娘觉得你我都可入眼&,那你我今日便在太史姑娘面前&,放手一搏!”

    太史阑懒懒打个呵欠,心想招护卫不是很多么?这两人还要拼什么&&?谁当队长?

    “刚才两位比试武艺,不分上下&?!臂⑹捞魏呛切Φ?,“也不必再打下去,就以平局论&,第二局比文才,题目嘛&,我想想……”

    太史阑正在左顾右盼,忽然看到那幅她真人一般大的剪影画像,顺手一指,道:“两位,如果让你们给这画添上些别的,你们会画上什么&?”

    “忙了一夜,我要睡会……”书房里,堆积如山的文书里,容楚懒洋洋捧着茶壶站起身&,打着呵欠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外头那擂台打得怎样了??&?”

    “在打着呢?&!闭允桓叶嗨狄桓鲎?。

    “你有空去看看&,听说报名的人不少,可能还能挑出几个好的?!比莩凶叛劬?,进门往床上一躺,“家世出身要尤其注意&,不能让来历不明的人混到她身边&?!?br />
    “主子你放心,”赵十三撇撇嘴,“她吃香着呢&&,什么陇西世家&,什么九华嫡传,什么松风山庄……”

    “好了好了&,我困了?!比莩久挥腥险嫣詈蠹妇?&,摆摆手躺下来,赵十三给他盖上丝褥,容楚单手撑颊,睡意朦胧地道&,“你去监场,记得每个选中的都好好……查……查……”

    赵十三“哦”了一声&,瞧一瞧主子海棠春睡的困模样,一甩手愤愤然出门去了。

    某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某个女人真是不知惜福&!

    这么一个美人不要,去挑那些歪瓜裂枣!

    那边忙碌一夜的容楚,继续酣然高卧,睡到一半,迷迷糊糊的脑海里,忽然窜过一排字眼。

    “……松风山庄……”

    容楚霍然睁眼坐起!

    ==

    “如果让你们给画添上内容,你们会画什么?”

    一个问题问愣了在场所有人。

    添什么?

    这画已经画得相当不错&,背景宏大&、构图完整,用色协调&,笔触雄健,不过寥寥几笔,一个侧影,便将太史阑的风神气质传神描绘,画师功力了得。非对人物揣摩良久不能为,现在已经有流言在说&,画师也是太史阑的崇拜者&。

    而这两位高手,虽然年轻有为出身名门,可也不见得会比这画师更强吧&?

    擂台上两人面面相觑,太史阑唇角一勾,“不需要你们画&,只要告诉我&,你们觉得画上还适合添什么?”

    两人这才松一口气&,于定笑道:“如此甚好,刚才雷兄险胜我半招&,那便让雷兄先来吧?&!?br />
    邰世涛和太史阑都暗中点头——这人人品不错。

    “好呀&,我是粗人,叫我画画不来,说还是能说的?&!崩自笮?,上前认真看了一会画,又探头对太史阑看看,道,“要我说&,这画上还差一把剑?!?br />
    “嗯&?”太史阑双手交叠&,瞄着那画?;吓硬嗍紫蛏铰?&,披风飘举,确实没有拿武器&。

    “她英姿飒爽,坐镇城头?!崩自?,“万千西番&,俱在脚下,这样英风烈烈的女子,手中怎么能没有剑?无剑何以动天下&,何以驭千军,何以令八方&?她当一剑在手,锋指番贼&,如此,才可为这画&,这人,这皎皎风神增色&?&!彼笮?,“太史姑娘,以为然否&?”

    “嗯&。说得好?!碧防坏阃?&,雷元神情欢喜,却听她接道,“说得好剑?!?br />
    雷元一愕,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太史阑已经看向于定。

    于定也在打量太史阑,他不似雷元粗豪&,性情谨慎,今天来之前,就是真正打听过内幕,知道选护卫是假&,为太史阑寻个如意良伴是真,他放下世家子弟身份,亲身来比试&,是实实在在奔太史阑而来。

    于定是陇西名门,家大业大,分支众多,普通子弟在于家很难出头&,所以除了自身建功立业考取功名之外,娶个出身背景雄厚的妻子,也是一个提升家族地位的途径,只是于定自身是庶出子弟,很难聘得一门好亲事,低了他看不上,高了他攀不起,以至于蹉跎至今。

    所以他听见这事儿&,立即赶来,之前他已经打听过太史阑出身,得知她无父无母,孤身一人,这一点虽然不合他意,但孤女也有孤女的好处,清静少牵扯,何况这女子心性不凡,马上就要飞黄腾达,若能得她为妻,自然风光无限。

    此时他细细打量太史阑,觉得这女子虽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绝色,但多看几眼,自能发觉她不同于别人的清亮,她的所有线条都是紧致的,不同于大家闺秀的纤细柔美,也不同于江湖女子的过于硬朗&,有种收放自如的美,像满蕴力量的海,让人感觉投身其中会被那般的冷而激越的力道弹开。

    这样奇特的女子&,确实很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太史阑始终坐在擂台后侧,两人都只能看见她一个不太清楚的侧面&,于定有点遗憾地转开目光,看看头顶的画,也是一个侧面剪影。

    “我想&?!彼鋈恍闹幸欢?,笑道,“这幅画已经是精品,已经什么都不缺&,真要说还缺些什么的话,应该是画出太史姑娘的眉目&?!?br />
    邰世涛哧哧一笑&,笑完了揉揉鼻子&,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太史阑神色不动,“哦?”

    于定兴趣盎然地望了她一眼——果然是个冷美人&!

    “剑也好,刀也好,其实都太过冷硬,这画上已经有雄关如铁&,苍茫山色,太史姑娘临风而立,英姿洒脱&,再加上一柄剑&,画面未免显得过于生硬&?!彼嫘奶趾锰防?,笑容越发柔和,高声道,“所以在下以为&,这画中最大缺憾,是没有画出太史姑娘无双眉目,令我等不得眼见那般出众容貌&,实为遗憾。若画师能再泼墨添彩&,绘上太史姑娘容颜,此画必能流芳百世,不过……”他话锋一转,对底下听得一愣一愣的人群道,“就是不知画师功底是否足够,是否能画出太史姑娘真正神韵之万一?”

    底下有人在哄笑,随即哗啦啦鼓掌,雷元大声道:“于少侠好会讨人欢心?!?br />
    邰世涛摸摸鼻子,咕哝,“马屁精!”

    人群外二五营几个姑娘也在看热闹&,沈梅花吸吸鼻子,嘟囔,“捧得天花乱坠,我怎么没瞧见她如何个‘眉目无双’?”

    “比你美就得?!被ㄑ盎侗ё判?,笑嘻嘻看着那个于定,道&,“本来瞧着还好,怎么这么会说话?花言巧语的男人最讨厌了!”

    “太史阑会看中这个吧?”史小翠道,“有个会说话的人在身边有什么不好?”

    “我倒觉得花教官看中了这个?!鄙蛎坊ㄒ跹艄制氐?,“瞧你眼珠子都快粘上了?!?br />
    “本来瞧着不错&?&!被ㄑ盎度粑奁涫碌氐?,“不过现在&,算了?!?br />
    “我以为你会去抢?!币恢辈凰祷暗乃昭呛鋈豢?。

    “花教官不和太史阑抢呗?!笔沸〈涞?。

    “错?!被ㄑ盎兑∫∈种?&,“如果这男人我真喜欢&,而且他也喜欢我,就算有太史阑横在那里,我该抢还是会抢,不过现在看他那样子&,眼睛里只有太史阑&,我抢来做什么?看脸色吗?”

    “五越番女就是不知羞……”沈梅花又开始咕哝了&,“大男人满嘴抢来抢去的,你当那是你家白菜???”

    “总比只敢在心底抢来抢去的光明正大!”永远和沈梅花不对盘的史小翠立刻反唇相讥。

    “你娘才心里抢来抢去呢&!”沈梅花怒而反驳。

    “你是我娘肚子里的蛔虫?”史小翠丝毫不让。

    ……

    “吵什么!”花寻欢大叫一声,“关心正事儿成不!我听说……”她神秘兮兮对三个人手一招,四人头碰头凑在一起&,“那个喊太史阑姐姐的邰世涛,说是给她找护卫,其实不是,其实是……哎呀,国公假如知道怎么办&?会当街杀人吗&?”

    “其实什么&,你倒是说呀?!鄙蛎坊ú荒头车卮叽?。

    “对啊&,其实是什么&?”忽然一颗脑袋也凑了过来,笑吟吟地问。

    “哪个混账插嘴……”花寻欢爪子一伸,就要把人脑袋给推出去,头一抬,眼珠子霍然大了一圈。

    其余三人齐齐往后一蹦&。

    “呀!你&!”

    ------题外话------

    首先感谢大家的月票,咱不空口说白话,二更送上&。

    二更没有万字,这点大家谅解&,实在没那时间&,最近还要准备周末的苏州活动,一大堆的事儿都快疯了,燕倾天下要出版&,编辑天天哭啼啼找我要文案简介我都不甩她,尽忙着这边更新了。

    虽然上午我说,票给力才加更,并没有一定承诺二更。但其实我心里打算早已想定,就算今天没票&,也一样会二更&,所以我不订什么达到多少票就加更这样的硬性标准,给予都是难得的,不能让读者抱了加更的期待,而得不到回报。

    感谢评论区让我别加更注意身体的读者,体贴到这地步,是作者之福,真希望我能做得更好&,也让你们因我而觉得欢喜幸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章 雄风大振的虎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并对凤倾天阑第三章 雄风大振的虎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