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比武招亲&?

    邰世涛和景泰蓝跑进书房*,一迭连声要纸要笔要人&&,把府里的侍女使唤得团团乱转&,说有要紧事要办^*,却又紧闭着门^*,不许任何人打扰,在景泰蓝的建议下^^&,又把龙朝唤了来*^*,大地痞龙朝在北严安定之后&^,因为他那一手好木雕工,被容楚看中^,目前派在北严府工造司做个主办&,容楚似乎打算将来带他进京^^。

    龙朝钻进书房后^,两大一小三个男人更加忙碌了*,不多时龙朝捧着一大叠纸出来^,翻了翻&,道:“成,我这就叫人去全城贴去?&&!弊吡肆讲胶鋈挥值溃骸耙羌由铣侵鞲挠≌戮透美?,官方认定啊^*?*^!?br />
    “哟?!钡昧颂嵝训牧饺艘徽舐曳?*,却没翻到官方任何印章^,正考虑是不是用萝卜刻一个*^,忽听外头一声大叫:“?&*??景泰蓝!你回来啦?天??&!我找得你好苦*!你这小祖宗竟然自己回来了!哪呢*^&?在哪呢&*?”

    “哎哟&&?&!本疤├兑簧饨?&,还没来得及躲*^,砰一声门被撞开&,下一瞬他已经被狠狠搂入一个散发着汗味的怀抱^^&,那家伙大力揉着他^***,呜哩呜噜地道:“啊啊啊你竟然已经回来了^!可怜我这几天在那附近找你&,连口水都没喝过^!连口饭都没吃过&^!哪个混小子把你给带走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再找不到你我已经在考虑切腹自杀向主子谢罪了……”

    “就你这傻样儿&^&,活着也迟早给你主子添乱,早点切腹自杀是明智之举&?!被煨∽釉谝槐咭踱氐?^。

    赵十三抬起更黑了几分的脸*,看看怀中被揉得不成模样的景泰蓝*,后知后觉恍然大悟^*&,急忙弯身给景泰蓝拉衣角掸皱褶*,“您见谅****,您见谅,我忘形了&&*,唉,都是太史阑害的*,在她身边久了^,老国公教咱的规矩礼数都丢瓜哇国去了……”

    “自己愚钝还在别人身上找原因*,活该受罪?^^!卑闳缈竦哪橙颂妹济故?,阴恻恻地道^^。

    赵十三两次被攻击**,转头怒目瞪着邰世涛,半晌才认出他是谁,“你是邰府那小子^?我听说景泰蓝是你带回来的^?你捡到他怎么不还给我^*?你知道我找了多久*?你这小子&,我家主子好心栽培你^^^,你就这么忘恩负义*?”

    邰世涛懒得和这二缺讲话*^,赵十三却已经看见龙朝手中墨汁淋漓的大卷纸&。

    “这是什么?”他一把抢过来&&,出手如风,龙朝愣是没拦住**。

    “兹有良家太史女^,德蕴温柔、性娴礼教……哈哈哈哈你说的是谁啊*,太史阑吗&?我怎么不认识呀……待字闺中,端淑贤德&,更兼才华卓著,将得朝廷之嘉奖……哈哈哈这话说得和招亲似的^**,她用得着吗*,这附近谁不知道她呀*^*,就她那德行^,除了我家国公谁敢娶她呀……^&,今城主府欲待为太史觅良家子弟……??**???&?”赵十三霍地抬起脸,目瞪口呆,“你给太史阑招亲^?你疯了吗^^?太史阑那什么性子&,你这么干,你找死?*&?&?啊兄弟你找死别害我们啊^**!?br />
    “看清楚?*^!臂⑹捞蚊缓闷籽?^*,“我有说招亲吗?”

    “??*?”赵十三继续看^,“……随吾姐赴昭阳城授勋*,任职贴身护卫……啊^^,聘护卫啊^^*,也行*,她马上要做官了^*,也确实该有自己的护卫人马*&,不能老是厚脸皮用着我老人家&*,不过这样公开招当真合适么*?还有这条件……年龄二十五以下^,家世不计*、需相貌端正^、武功出众*&&、才学尚可&、品行操守高洁者优先&^、英俊温柔厚道者优先&*、懂得体贴女子者优先&*、家世丰厚无复杂亲友关系者优先……你这词……你这词儿到底是要找护卫还是要找丈夫^^?”

    “护啊护啊的就有感情了&,我姐她看中了做丈夫我也乐见其成?!臂⑹捞紊袂槭致?^。

    “放屁&^^!”赵十三直着眼愣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邰世涛到底要干什么&^^。

    挖&!墙&*!脚&!

    “放屁^*!放你的狗臭屁**^!”他将告示呼啦一下甩在龙朝脸上,跳起来就奔邰世涛去了^^,“太史阑要跟你谁^,用得着你操心&^?你得到我家主子同意没**?他不同意你敢贴出去&^?你敢?你敢^?”

    “我敢^!”他逼到邰世涛脸前^,邰世涛一步不让&*,眼睛一瞪^,“你家主子咋了?我姐姐要嫁谁用得着他批准^?男未婚女未嫁**&^,用得着他批准&?他是我姐的哥还是爷?”

    “他是——”赵十三话到一半呛到喉咙里^,“他是……他是……他就算不是什么&^,也轮不到你是*,你算啥**?你还真当太史阑是你姐^&&?”

    “最起码我对我姐全无私心**,最起码我不会给她带来麻烦!”邰世涛声音比他还大&,斜眼睨着他*&,“咦^&^^&,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不是一向不喜欢我姐^^?”

    “可我主子喜欢!”赵十三暴吼。

    室内忽然一静&。

    “哦&&?&*!卑肷污⑹捞蔚阃?*&,“这样,就更要招亲了*?!?br />
    “放屁&?*!?br />
    “丽京贵族谁不知道*,你家主子喜欢谁^,谁就活不长了^^!臂⑹捞巫?,“不行^*,我得赶在我离开之前,赶紧给我姐办成这事儿?**!?br />
    “不行*!”赵十三暴跳如雷&^,“小子我揍你&^!”

    “你揍,揍越狠越好,我姐心疼我^&,你越揍&*,她越不理你家主子^^,呵呵呵&*,我乐意**&?&!?br />
    “……无耻&^!无赖&!你等着^^!你敢^&!我去告诉国公去&*&!仔细他扒你的皮&!”赵十三屁股一转^,决定告状去也。

    刚一转身*,发现门口忽然堵了个小人儿&^。

    小人儿咬着手指^,转着大眼珠儿*&,仰着脑袋*&&,笑嘻嘻地望着他^&。

    赵十三忽然打了个寒噤*。

    “十三叔叔&?&&!本疤├赌躺唐氐?,“你把我给弄丢了?^^!?br />
    “我的小祖宗*&?&!闭允纯嗟赝崃肆砠,蹲下来^*,“我不是故意的啊*^,这几天我找你&,在山里窜来窜去,都快成野人了*&?!彼低昀鹂阃?^^^,给景泰蓝瞧他的拉伤的荆棘印子。

    景泰蓝大眼睛一瞟&,眼风轻飘飘地飞了过去^^&*,已经换了一泡盈盈的泪^,“可是十三叔叔&,你知道吗^,我掉下去&,就掉在了一个西番兵身上*,他看见我^,就要杀我&?&*!?br />
    “?*?&?”赵十三惊得一跳&^&,急急问*&*^,“后来怎样了&?”

    “他要杀我我就刺他呗&?*^!本疤├蹲怨俗缘?^。

    “啊……”

    “结果没刺死^?!?br />
    “??&!”

    “他晕过去了^&?*!?br />
    “啊……还好……”

    “结果又跑来一个西番兵^,正好被他绊倒*,正跌在我面前……”

    “癪&?&!”

    “我一把白粉撒了他个不知道东南西北*,顺手也把他给敲晕了&?^!?br />
    “?^?*!您真聪明,我这心可给忽悠的……”

    “结果又来一个&?&*!?br />
    “?*&*&!”

    “我绊了他一跤*,他跌在这两人身上,我在这两人身上竖着放了把剑哟^**&&!?br />
    “啊……我的小主子……您别这么一段一段一上一下地吓我成不……”

    “然后我去捡我的东西&,结果那西番兵没死,一把抓住我的脚踝&!”

    “??*!”

    景泰蓝不说话了^&,扁着嘴,眼珠乌溜溜地盯着赵十三*。

    赵十三等他家小祖宗继续,再来个过山车啥的^&,谁知道小祖宗关键时刻不说了&,就用这种可怕的控诉的眼光*,控诉着他^。

    赵十三捂住胸口*^&。

    “我的小祖宗,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是我没能?&;ず媚?^&,能麻烦您不要再挖坑不填吗……您能把故事给说完吗……求你了……”

    “然后他救了我呗^^*&!本疤├肚崦璧吹氐?&^*,“十三叔叔^*,你没?;ず梦?^^,我差点死了^,我很生气?*^*!?br />
    “是的……”赵十三气息奄奄地答&。

    “你代表公公?**&;の?,你没做好^&*,就是公公没做好*?&*!本疤├兑逭恃献芙?*。

    “??^&!我的小祖宗^,这是我的疏漏^,您可别迁怒到国公身上去呀……”赵十三瞪大眼睛^&,惊骇欲绝^。

    邰世涛一直在一边托着下巴笑,忽然慢慢收了笑容*^^,看看赵十三,再看看景泰蓝^。

    “就是他没做好*^,我很生气?!本疤├墩抖そ靥?。

    “小祖宗^?*!闭允崃?,彻底弃械投降&,“您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怎么将功补过&&,才能不‘生气国公’呢……”

    景泰蓝笑眯眯指指告示*。

    赵十三眼一闭&**,痛苦地道:“我没看见*!”

    主子……两害相权取其轻&&,娃娃心性不定*,俺可不敢冒险真让他记恨你,你就委屈一下吧……反正太史阑招亲也未必能招到合适的^*,真招到合适的你也可以杀了……

    “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他闭着眼,开始向外走^。

    “十三叔叔*^,知道府尹印章一般放在哪呢&?”景泰蓝拽他的袍子*。

    “龙朝啊*&?!闭允酵范悦磐獾牧?^,“府尹的公文大印都存在外书房暗柜*^,问文案师爷就知道&*,你们要好好看守,不要被人取走了啊^^?^!?br />
    “好唻*,您放心&!”

    踩住袍子的小靴子收了回去&&,景泰蓝在身后脆生生地道:“十三叔叔最好了*&,十三叔叔慢走^^,十三叔叔,其实我一点一点也不生你气哟,你信吗*&?”

    “不知道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赵十三抹一把辛酸泪,踉踉跄跄走了。

    过了半晌^*。

    邰世涛^、景泰蓝^,鬼鬼祟祟,夹着一大卷告示^,带着龙朝的地痞手下们*^,出了门……

    在不远厅堂议事的容楚^^,忽然觉得有点不安*^。

    而在内室^&,太史阑也无缘无故&,打了个寒噤……

    ==

    “代城主新告示?^?^&!”

    “大家瞧一瞧看一看?&^?*!”

    “绝世好机会?*?^!走过看过不能错过??*&&!”

    “一朝鲤鱼跃龙门^,佳人富贵皆在手?*?^*!”

    ……

    一大早**,北严城各处街道^^,都有身穿花衣的青年汉子们,抱着一大卷告示,在各处墙上刷贴*^,那些拎着浆糊桶的汉子们^&,一边贴一边四处吆喝,将晨起买菜的人们都渐渐吸引过来*。

    北严遭受战火^^,外城损毁严重^,好在普通百姓向来是恢复力强大的种群*,城内渐渐已经有了几分气象^,很快各处告示前便挤满了人&。

    “咦*,太史姑娘招护卫&!”

    “听说太史姑娘要到省城受封授勋^&,她立了好大功劳*&,肯定马上要飞黄腾达^^,做她的护卫&*,有前途&*!”

    “?^?&*!我去我去!我最佩服太史姑娘了&^!不拿银子我也白干^!”

    “呸,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人家太史姑娘找的护卫&,要二十五以下,年轻英俊厚道**,薄有家底^&,家无妻小*^,武功出众^&,你瞧瞧你自己&*,歪腿斜眼瞎老娘&^,除了骰子什么都拎不起^&,一张棉被冬天是棉被夏天拆了当大褂*^,一边去吧你^*!”

    “你能,你去得成?没见告示上说^^,要公开比武^^,过五关斩六将^*&&,三天内过三关**,百里挑一,快撒泡尿照照镜子&*!”

    “哟*,吵什么呀*^^^,要我看&&^,这事儿咱们都没份&*&,你们瞧这告示要求的条件*,怎么看起来不像招护卫^,倒像招亲*?”

    “咦^,你别说*&,越看越像*,哪有要求护卫年龄的&&?还要年轻英?&??别不是太史姑娘要比武招亲^,只是脸皮嫩^,不好意思明说吧^?”

    “太史姑娘不好意思明说^&,咱们也别拆穿,要我说*,太史姑娘听说年纪也已经不小了^,据说又无父无母&,是该给自己订下终身的时候了*,只是听说她是个寡妇?前头有个孩子**^?”

    “我倒听说那孩子不是她的,是她亲戚家留下的孤儿^,她领养的^^,太史姑娘心善&?^&!?br />
    “哦哦……那么兄台,咱试试^^^?”

    “试试^?”

    ……

    景泰蓝骑在邰世涛脖子上^,从人群里慢慢挤过去&,两人都笑得见牙不见眼。

    “说你是孤儿生气不?”邰世涛问景泰蓝^,“不这么说,对她不太好*?^!?br />
    “本来就是……”景泰蓝小手慢慢揪着邰世涛的头发&^^,像是想要揪掉心里深藏的委屈&*,“不过现在我有麻麻了……”

    “人家问起你你怎么说?”

    “……蓝蓝是孤儿……”景泰蓝嘴一撇,说哭就哭的样子&,“麻麻收养的……叔叔你不要嫌弃……”

    “好乖巧***!”邰世涛乐不可支^**,“对,就这样*^^,脸偏一点*,露半边眼睛里的泪水&^^,嗯^*,你这个模样最会骗人心疼啦?&!?br />
    “你才骗人……你全家都骗人……”

    “可不是……”邰世涛嘟囔了一声,又振作精神**,乐滋滋道&,“给她选一批好护卫*^&。以护卫之名放在她身侧,所谓日久生情嘛&,保不准她就看中了谁呢?反正不要是国公^,也不要是夫子^*,都不适合她。等给她把人选定了,我也就放心了^?!?br />
    “好看一点……”景泰蓝呵呵笑&,“像我这样……差不多了……”

    “我觉得和我差不多也就将就了**&?&!臂⑹捞翁兆淼氐?&。

    ……

    邰世涛拿着盖了印的公示去找北严的幸存官僚们,关于太史阑的事情^&,大家帮起来都是不遗余力,邰世涛带着他的兵,加上北严府拨来的人马&,半天时间就在原内城外广场设了个小型擂台。

    为了不引起容楚注意^*,邰世涛尽量不大张旗鼓,好在龙朝那批痞子们人面广&,关系熟*,行动力迅速,很快就将消息传得满城都是^。

    此刻太史阑一人救一城^&,声誉空前^^^,无论于公于私&^,于感情于实惠^,做太史阑的护卫^,都是很多人的向往^*,更何况在龙朝那批小痞子的有意渲染下^^*,太史阑的光明前途*、无上美貌*&、广大心胸^*&、善良品质^^,亮瞎了一群人的钛合金眼,更兼邰世涛还命人暗示*,所谓“护卫”身份并不低下^,是有机会抱得美人归的。

    一城人都开始行动^**,更有一些跑单帮的^,做小买卖的&^,走街窜巷^,游走乡镇*,将消息远远地传了开去^^。

    西北地男人天生体质较好&,武风浓厚&,绿林之盟也以西北为最强大,跑马的汉子们传递消息迅速*,也就不过半天*^,北严城刚刚开业的几家客栈饭馆就已经挤满了人*。

    邰世涛对这样的广告效应和反应速度也很满意&*^,他和太史阑都马上要走&,抓紧时间最重要&^^。

    一切有赖太史阑的名声和威信&*,以极短的速度齐备^,完了邰世涛才回去*^,找到太史阑*,轻描淡写地告诉她*,“咱们正在给你招护卫&^?&!?br />
    太史阑听着&*&,倒也正中下怀^,她可不想一直用着容楚护卫,再说容楚的护卫&,她一直认为是用来?;ぞ疤├兜?。

    只是她有点疑惑,招了护卫,她拿什么来养?一个典史副手的工资*^,可不够雇保镖*。

    邰世涛告诉她^&,无妨,南齐对官员待遇一向优厚^^,她一旦授以实职&*,朝廷会给她承担五名护卫的开支用度,所在官府也会负担本府主官副官一定的护卫配额^,另外^*,各级官府当地的豪门巨绅,商会势力,也会主动给各级官吏提供类似资源&,总之^^,只要有权在手,不用花自己的钞票*,自然会有人替你养保镖。

    太史阑想了想,觉得福利制度果然不错^,这还只是一个小五品,三品四品呢?一品大员呢**?难怪挤破了头要当官,一当官^,什么都有了*。

    虽说钱这个问题好像不是问题^*,但是她也想到,自己自穿越来南齐,一直处于风波忙碌之中,一直没来得及好好思考以后的营生&*,如果此次授勋授职&,是没什么油水的虚衔的话&^,是不是要想点办法赚钱&?

    赚啥钱呢^**?从来不喜欢操心外务的太史阑^,抿着唇想了半天,发现她才是个真正的废柴。

    运用现代理念*,经商开酒楼^?穿越女主常见技能——她做不得生意^,肯定三天两头打人出去&。

    化妆美容^?算了^^^,别抢景横波生意了&^,再说^^,粉底是用在上粉前还是后&?水和精华液哪个先涂^?

    酿酒烹饪?如果哪天她想毒死人,或许可以试一试*?

    太史阑想了半天&,觉得^^*,想必正因为她聪明绝顶^*,与众不同^,所以老天不会让她拥有这些平庸的技能&,必将降大任于她也&*。

    嗯……或者&,现在就开始搜集景泰蓝的破袜子小内裤啥的&,将来拿出来拍卖^?一个定价多少?一百万一只还是一双*?内裤要不要定价高点&^&?

    对面,景泰蓝瞧见他麻麻忽然变得阴狠的眼神,悄悄打了个颤*^&。

    因为分神到赚钱的事上去,太史阑也就没在意这选护卫的事^,表示同意*^*,还表示有机会去瞧瞧,邰世涛得了她的首肯,差点一跳八丈高,一溜烟颠颠地去了&^。

    “跑这么快^,这么乐^?*!碧防煌秤?^*,随口道^^,“倒像给谁招亲似的^&!?br />
    景泰蓝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呵呵”……

    而在院子的另一处&*,忙于处理北严战后一些善后事宜的容楚^^*,并没有得到这一不算小的消息*^,因为赵十三殷勤地关上书房的门*,不允许手下护卫“拿任何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来惊扰公爷&。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擂台拉起来了^,擂台前人山人海^,邰世涛还让本城著名画师^*,给太史阑画了个速写,取材北严之战太史阑城头英姿*,背景苍茫雄关^,深红残阳^,太史阑立在城头,披风猎猎^,一个挺秀而健美的剪影&&^。

    画像很大&,就在擂台上方&,来往人等&,都仰头*,对画像啧啧赞叹流口水^。

    擂台由邰世涛主持^,带着自己的一百兵和龙朝的地痞们镇场子,邰世涛亲自制定规则:第一场自然是比武艺,比武方式多种多样&*,看报名者情况随时取决*;第二场比文才——不是强制性吟诗作赋**&*,那对武人来说太难,而是看一个人的心境和思想^,具体题目也由邰世涛随机考验*^^&;第三场比忠诚&*,这就更抽象了,题目还是由邰世涛掌握*,小子整天抱着脑袋苦思冥想*,要找出“武功高文采好人品佳相貌优永远只忠于太史阑”的未来绝世无敌好姐夫*&。

    擂台当天下午就拉了起来,一百多位好汉轮番上台接受考验,北严百姓对这件盛事产生极大兴趣^*,几乎万人空巷*。

    报名者空前踊跃^。本来这种招聘护卫,很难招募到真正高手^*&,毕竟有本事的人都是骄傲的^,不屑为他人走狗^,但偏偏太史阑名头太盛&,对她欣赏敬佩的人太多&^,她力挽狂澜救一城的事迹已经传遍北地^,有向全国蔓延的趋势&*,众人不免有好奇之心&,想亲眼见见这奇女子真容^,也觉得为这样的女子保驾护航^,倒也不算丢人。

    何况邰世涛在公告里也已经说明*^,这种护卫不算家奴&^&,不签契约,来去自由*,以客卿相待&。邰世涛对太史阑有信心^,觉得没有契约约束*^,以她的魅力也足以驾驭所有人*。这种尊重而宽松的条件&&,再加上“或可为传奇女子之偶”的可能性&&,也去了不少人的顾虑,渐渐便有一些颇有声名的侠士报名。

    人是群体动物,有名侠士来的多了^,其余更有名的也就闻风而动,到了这时辰^*^,就不仅仅是为做护卫^*&,为财^,或者为色*,更多的是为了名*,武人好名&,在这样人才济济的盛会之上&^,力压群雄*&,那也值得来一遭&*。

    这样的盛况&,邰世涛也没预料到&^&*,本来还想瞒着那两人^*&,还逼迫赵十三守口**,现在……

    ==

    “少爷*,黑子他们向您告假&*^,说去看场热闹^**,奴婢的意思是&**,咱们难得入内地,不要轻易往人多的地方去^,您看呢*?!北毖铣墙家蛔逵牡淖永?,一个甜美的丫鬟^,含笑向对面的李扶舟请示&。

    她手中托着一盘药汤^,室内也氤氲着浓郁的药气&*,淡白的烟气里*^,盘膝坐在床上的李扶舟&&,眉宇间微微有些憔悴*。

    “想去就去吧*,难得出来一趟^^^?^!崩罘鲋凵粢谰晌潞?,随即闭上眼睛^。

    丫鬟不敢再说话^,转身要走^,李扶舟忽然道:“什么热闹&*?”

    “听说是给那位太史姑娘招护卫^?!毖诀咭恍?,“不过条件倒也奇怪*,又要年轻又要英俊还要没家小&,不像招护卫倒像招夫君。更奇怪的是*&,去的人很多^*,奴婢听说**,松风山庄的少庄主&,居然也派人打听这事,难不成他也有兴趣?&!彼低瓯阈?,一脸的不可思议。

    李扶舟忽然睁开眼睛&&^。

    淡淡烟气里^^&,他的眸子看来竟和平日有些不同^^&,只是香炉里一缕淡紫色的烟飘过来,瞬间遮掩了他的眼神*。

    被他那样的眸子一望,那丫鬟竟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顿时茫然无措地立在当地。

    一条纤细高挑的人影^*,无声飘了过来^&,声音平静**,“落梅&^,别打扰少爷清修&,下去吧&*?!?br />
    那甜美丫鬟垂头出去了*,后来的女子无声立在当地,半晌叹口气^^,幽幽道:“主子,是我不好^,明天就让她回老宅去^**?&&!?br />
    李扶舟笑笑,道:“你也是为我好*?^&!?br />
    高挑女子不答^,深深凝注他的面庞,良久道:“是*,我以为落梅活泼讨喜*,或可博您一笑**。谁知道她这么轻狂*,还敢擅自评论其他世家?!?br />
    “我不是在笑吗^?”李扶舟莞尔^。

    女子摇摇头^,已经转了话题&^,“主子,半年之后&*^,就是家主大选以及北地五大世家大比*,松风山庄这位少庄主^&^,性好美色&^&,不足为虑&。但万象宗*、北冥海*、圣门几家*^,却绝非简单角色^^,听说圣门欲待联合其余几家^&^,联手打压我李氏^,您还是早做防备的好&*?!?br />
    李扶舟神情淡淡^,唯有在女子两次提到“圣门”的时候^,他的眉梢有细微变化&^*,良久才道:“家主都未必是我&,我何必太早操心*?&!?br />
    “说到家主*&?^*!迸佑痔究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弄这么麻烦的伤回来*?到时候家主接位&^,您要如何过关*?太史阑当真那么好*,值得您为她如此&*^?奴婢看着,她倒像是对容国公别有不同^,这样水性杨花的女子**,您难道不怕她是利用您?”

    “人若有为人可利用之处,未尝不是一种福气**^&?^^&!崩罘鲋鄣?,“这是我的事?&!?br />
    他依旧微笑,女子却不敢再说^,轻轻叹了口气*,犹豫好一阵才道:“圣门……听说要在大比之中^*,替他家小姐结阴亲……”

    李扶舟目光忽然一冷^,眼神如剑*,看得那女子也微微一震^^*。

    随即他便敛了气息*,双手按膝,“圣门既然说出这种话*^,想必还有后续,说出来&*?^&!?br />
    女子无奈&,只得道:“如果您不能接任家主^,还要请您归还风小姐遗物,在她灵前磕头赔罪*^,并发誓终身不娶?^!彼倭硕?,又轻声道&^&,“听圣门的口气,似乎还想要晋国公也这么来一遭……真是荒唐……”

    “风家一直认为当年挽裳是为了救我和容楚而去^&,而我和容楚没有?&*;ず盟?^*,竟然让她一个女子孤身上阵&*,以致身亡^。而挽裳身系风家振兴重任^^,是风家百年不出的奇才&*^,失去挽裳的后果&,风家也不堪承受&^!崩罘鲋劬簿驳?*,“这怨恨积了多年*,总得有个宣泄的口子*^,如今十年大比在即^,他们终于要出手^^!?br />
    “少爷?!迸幽幼潘难凵?,“……你变了&^!?br />
    李扶舟不语^。

    女子轻轻叹了口气&。

    少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这么平静地谈论和风挽裳相关的事情*^?

    曾几何时^,这个名字^,是少爷永不能碰触的死穴^^,曾以为十年百年&^,星霜暗换^^,旧梦前尘永不拂去,便纵那女子化灰化烟,她也依旧会是李扶舟一生的谶*^&。

    未曾想,竟然还有人能够走近他^,改变他,虽然这改变并不明显&,可是在少爷身边多年的她&,知道这有多难能^*。

    这会是少爷的幸运&,还是劫数^?

    她忽然觉得有点发冷*&^,忍不住抱住了双臂*。

    屋内的烟气淡了些&*,她走到香炉边*,扔进去一块安神香^,最近少爷似乎都没睡好,眼下一片淡淡的青黑*&。

    安神香气息清郁**,令人神志舒缓,她也觉得有点放松**,随即她听见李扶舟的声音^,像梦中呓语一般^,轻轻传了过来*&^。

    “我不能让别人再靠近你……”

    女子愕然回首&^。

    对面&,李扶舟垂目调息^&,眉目静好&,仿佛根本就没出声过。

    女子忽然将手紧紧地绞扭在一起**,呼吸&,一分分急促起来^。

    刚才……

    他在说谁&*&?

    他在说谁^?

    ==

    “内城广场有热闹&*?”和李扶舟那神秘清幽的庄园气氛不同的是&,容楚暂居的书房,现在忙得兵荒马乱。

    一堆从丽京赶过来的他的专用幕僚*&,忙着用他们的如椽之笔*,舌灿莲花之词*,写着那些应对朝廷*、兵部&^^、都督府、西陵总督府*^、上府大营、天纪大营的各种书简回复&&。

    容楚胆大包天*,一枪头捅破了天*^,把西凌总督府^^、上府大营^*、天纪大营乃至兵部统统玩在掌心**&,现在时过境迁&^,尘埃落定^,这些大佬们终于有机会对他“进行严厉的谴责”*&,弹劾他肆意妄为的折子雪片似的^*。容楚则不急不忙*&,高坐弹劾之中*&,左右逢源。

    这一大堆师爷只能承担润色的作用&,掌控所有事的主大脑还是容楚的^,国公爷捧一只冰碗&*,居于正中***,一边看折子^^,一边头也不抬吃水果^,一边吩咐。

    “回复天纪总帅:常大贵将军通敌一事*,已经审结,常将军杀敌数百&&,丹心铁骨昭然天下无可怀疑*&,此次将功折罪*^,驱逐西番,功勋卓著^*,本国公正要提请兵部为其请功^,纪帅驭下有方,属下人人奋勇争先&,本国公也将一并上折为纪帅嘉奖——纪帅以为然否&?是否需要本国公撤回为您请功的帖子&?换一封奏章^,弹劾您驭下无方,属下先锋擅自出营扰乱治安&?”

    幕僚手抖了抖……很为纪家老帅少帅的心脏担忧……

    “回复兵部:请华尚书仔细辨别询问清楚**,此次北严救援战先后各军动态之后^,再来函询问容某*&。北严围城前后*,其一&,天纪上府失察&*&*,致西番突袭北严成功,围杀百姓上万,险破我北城墙&^;其二^,朝廷令天纪、上府两军埋伏青水关&*&,等待随时救援^,但天纪军仅仅因为出没一小批西番人&^,便认为军情泄露&^,在未请示得朝廷批准情形下,擅自将伏兵调出&。其三^,因为天纪擅自调兵&&,不遵朝廷发令^&,导致上府为?;ぬ旒湍舷?*,不敢随意出兵**,北严以三千兵十万民两日粮,独撑七日之久^。其间罪责^,华尚书怎能如此忽视*?是不是年纪太大&,老眼昏花,忽然打瞌睡了?”

    幕僚抹一把汗……尚书大人&^,您可千万别一脑袋磕桌子上……

    “回复朝廷:北严被围^,自有地方上府兵及外三家军处置^*,但容楚身为地方光武营名誉总帅*,应对出外历练之光武营学子安危负责,而出外历练之光武营学子^,按照《地方光武总例》第三十二条第一例规定&,应对其历练所在地战事&、民生^、操演诸事负责&**&。综上所述&,容楚为救身在北严的光武分营学子,使用一切地方军事资源行为*&,有理可循,非擅自越权之举&。御史台关于容楚此点弹劾&,不实不真^*,不循人情天理,有悖教化之德为官之义*,本国公十分愤怒&,要反参御史台监察御史王大人一本——王大人你家外孙似乎在中州行省第十二分营就学^,若中州有一日被五越围城&,恰令爱孙身在其中,危在旦夕*,容某救还是不救&^?是否请他‘一边去死^,尽情捐躯**^,稍后朝廷自有恩赏’^?”

    幕僚冷汗涔涔而下*,手不停笔。

    这主儿说话^**,好毒辣……

    看完这些回复&,那些大佬还能活着吗^*?

    难怪朝中人都说这位主儿“遗芳百日&,祸害千年”呢……

    就是在这样犀利^^&、毒辣、容楚左推右挡游刃有余,幕僚奋笔疾书汗下滚滚的时刻&,容楚听到了关于内城广场有热闹^*^,邰世涛举办了一个擂台的消息。

    “哦?&*!比莩ψ哦旧嗌蔽髁枳芏礁甞*,随意挥挥手*,“知道了&*&!?br />
    等他杀完西凌总督府*&&,想了想^^,忽然皱皱眉,“咦^*?擂台&^?招护卫*?”

    ------题外话------

    月票告急啊^&^*,啊*,当真要前二十九天第一,最后两天被爆菊么。

    这种情况自有月票榜之后似乎就很少出现&*,难道我要做开天辟地第一人了么*^&。

    嗯^,最后再努力一把,既然已经努力了快一个月&^,没道理现在泄气是吧。

    今儿月票给力的话&^,就破例加更^。唔*,一把老骨头^^&,拼一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二章 比武招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2并对凤倾天阑第二章 比武招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