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生死相随

    “我离北严有五十里,今夜一夜驱驰可到&^?!碧防宦涑堑哪且豢?*,五十里外*,马上的邰世涛正在对他的一百手下发话*,“诸位兄弟^,抱歉将你们骗出来,实在是我需要一个出营的借口^,现在^,请兄弟们回去吧,你们不知者不罪,总将宽厚&,想来不会为难你们?!?br />
    人群一阵静默*^,随即笑声响起**^。

    “佰长说的哪里话?”一个士兵爽朗地道,“咱们一起出来执行任务^,怎好丢下你一人&?”

    “这任务……”邰世涛惭愧地抹抹汗。

    “没有追兵?*!彼窒率卜虺づ呐乃募?,“就说明总将已经默许了,没事,咱们一起去北严&?&!?br />
    “就是,北严被围*^,朝廷却下令不许立即援救,咱们上府也憋着一口气呢,咱们一百人,杀他个西番军对穿^,回来也是一场大大的功劳,到时候还得感谢佰长您呢!”

    邰世涛望着那一双双笑眼^,心底微微涌起暖意&。

    “咱们这里大多数兄弟的性命*,都是你从战场上救下来&,背回来的,客气话就不必说了*!蹦抢铣沙种氐氖渤こ峡业氐?,“只是咱们只有一百人,要穿过西番大军去救人,实在很难做到,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姐姐曾用她的行动告诉我,不要逞莽夫之勇?*&!臂⑹捞蜗肫鹛防?*,便要微笑*,轻轻道^,“我真的带你们去送死,她会不高兴的&&,我不要她不高兴^&?!?br />
    “可是……”众人舒一口气——能不送死总是好的。

    “我总觉得西番出现得蹊跷,定然有内应,还得有一条南齐两大营都不能发现的密道。我想找出这条密道,有机会的话给他们堵死^,好让北严轻松一点&,如果能因此让西番大乱,咱们还可以趁机杀进去&*&!臂⑹捞未踊忱锬贸鲆痪淼赝?**,“我已经分析过了,要想不惊动天纪和上府进入北严地域,只有三个地方有可能……”

    士兵们围拢来**,七嘴八舌商讨,给着建议&,邰世涛不断用炭条在地图上做着标记&,他手下这批士兵,十分熟悉这一带的地理环境&,这也是邰世涛自己的选择&*,当初他升为佰夫长&^&,总将特许他自己选一个百人队&,他选了这个别人不要,十分抱团的“老乡队”&,别人笑话他一个毛头小子不自量力*,他却在短短半个月里迅速收服了这批兵油子&&,兵们对他亲昵又尊敬^,实打实的战场兄弟*^。

    邰世涛始终牢记着容楚的话——“付出比别人多三倍的努力,去做同样的事&&,老天不会亏待你&!”

    现在^,这批兵便用自己熟悉的经验,使邰世涛画的范围越来越小&,最后竟然集中在这附近二十里方圆^。

    只是二十里方圆,对这百人队来说,还是大了些,而且时辰也有限*。

    不过也没法再分析下去&,邰世涛收起地图,道:“咱们分成三队,嗯*&&,还是要找个隐秘的集合的地方^,今夜搜索不到&,我便自己闯进西番军队……嗯,葫芦,你在干什么*?”

    “说起来*,这里是我祖母家所在地?^!蹦歉鼋泻氖勘啄强醋诺赝?,喃喃道*,“七岁之前我在这里长大*,我祖母家就在附近,她家后面有座阴山^,那山不大,阴森森的*,道路特别曲折^,据说以前就是西番大王的古战场^,曾经丢下好多武器和祭器*,还有人说有宝藏^,很多人进去寻宝*,但是很多人回不来,说是里头有个百里沟,弯弯绕绕会让人迷路^,但也有人说闹鬼……唉,真想我老外祖母啊&,她还活着吗……”

    邰世涛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但又有些微微心酸*,踢了他一脚道:“起来!这次要是平安无事&,我给你告假,你去看老祖母去&&^&!”

    那士兵跳起来,喜滋滋道:“佰长,不如现在就去吧^*?”

    “放屁——”

    “不是的,我忽然想起来那阴山,”那士兵正色道,“那里我其实去过,没那么可怕&,都是人家误传的^,倒是山里头道路四通八达,可以通到很多地方,几乎将这周围的山脉市镇都能连接起来&,我的意思是,我们从那里散开,再定在我祖母家外面集合,一方面可以避免和西番散兵遇上交战,也免得不太熟悉道路的兄弟走散*,毕竟我们不能用烟花联络&?!?br />
    “这主意不错?*!臂⑹捞蜗胂?,立即首肯。

    说做就做&,一百人快马奔向那阴山&*,沿路也不忘搜索&,当然一无所得,好在那阴山的位置,也是往北严方向去的^。

    没多久到了那阴山脚下,山不算高**,荒烟蔓草^,久无人迹,看起来确实阴森森的^&。有很多条道可以进山,据葫芦说山势进去后很平缓,道路四通八达,但只要顺着西南方向走,最终都能在山外他祖母家汇聚&,而且离北严也很近*^。

    邰世涛将人分成五组&,各自二十人*,从不同的路进山。他自己选择了看起来最阴森的一条路*。

    这条路看起来杂草丛生*,路口十分隐蔽,不是葫芦指引&&,邰世涛觉得自己一定走十次都发现不了,葫芦说这条路就是传说中最诡异的路&&,少有人去^,路口还堆着大量的荆棘和乱石。

    邰世涛心急如焚*&,本来并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辰^,他恨不得插翅飞到北严^*,和西番杀个痛快^,好救出太史阑,然而心里又知道这样绝不可能*,只得咬牙耐着性子^,先清理那些荆棘。

    这一清理,他便发现了不对^。

    “这好像……是被砍下来的?^!臂⑹捞问种盖崆嵋焕?,便拉动了一大堆荆条^,荆条在掌心显得干枯&,刺都已经软化。

    这是……伪装?

    邰世涛眼神一亮,带领属下飞快搬开那些看似乱七八糟的石头,一路走了进去&&。

    一开始路很窄&*,渐渐便宽了起来&,进入一个山谷*,最近没有下雨&*,地面干燥,但那些零碎的积年落叶,还是能看出大批人走过的痕迹,不仅如此,还有车轮的痕迹^,武器落地拖曳的痕迹,长而尖的是枪,圆的是棍,邰世涛忽然嗅见一股奇异而熟悉的气味&,他蹲下身^,手指在一片树叶上擦过&&,指尖上沾了些淡黄的粉末——硫磺火药气味。

    邰世涛立即转身^&,对身边的一个士兵道:“快去!把散开的人都找到这里来*!”

    士兵接令而去,其余人都紧张兴奋起来*,都知道,误打误撞,真的找到西番渡南齐的密道了&!

    “佰长,咱们是不是先退出去!”一个士兵低声问^*。

    “不&^?!臂⑹捞斡锲岫?,眼底火光闪烁,是愤怒,也是兴奋*,“他们在运武器,还有火药!西番穷苦,炸药来得不容易,肯定数量不多,我也不能让他们运炸药去炸北严城墙&&,我要拦住他们!”

    “可是……”士兵还要说什么,邰世涛忽然手掌一竖^^,“噤声!”随即带着自己二十个人,退入旁边隐蔽的山缝中*^。

    四面忽然变得静悄悄,连呼吸也不闻&,对面&*,密林之中,隐约有独轮车的吱嘎声*,以及人群的脚步声传来。

    ==

    身后倚靠的城墙忽然塌陷。

    太史阑身不由己一个后仰&&,掉落&!

    城上城下一片惊呼&,城下西番军激动地纵马而来&,想要趁机将落城的她踩成肉泥*。

    城上的人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动作,忽然人影一闪^*,李扶舟已经抢了出去&。

    他一脚蹬在城墙上,弯腰伸手抄住太史阑的腰,正要往上纵起回到城头,太史阑忽然做了两个动作。

    她一脚狠狠踢在李扶舟膝骨上!

    然后飞快塞了一样东西到他手里*!

    最后说了一句话*,“射耶律靖南背后金剑*!”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显见得她心中之前不知道已经演练了多少遍&*。

    李扶舟先是给那一踢,踢得身子一歪*,本该蹬到墙上的脚便错过城墙,抱着她身子下落,随即觉得掌心一凉,眼角一扫是一枚攀墙抓钩,不知何时太史阑竟然一直带在身上!最后听见那句话*&,他一抬头&,正看见因为太史阑掉落,西番主帅耶律靖南&,当先策马*^,狂驰而来^^&,手中长枪锐利&*,一直没有拔出过的螭龙首金剑&,在他肩头跳跃着淡金的光&。

    李扶舟眼神一缩。

    刹那间他明白了太史阑要做什么。

    为求真实,事先太史阑没有和任何人通气,全靠默契和悟性来反应。

    所幸,他懂*。

    李扶舟不再试图上城^**,手腕一振&&,抓钩飞出,嵌在城墙中段,但此时他们身形已经下落^,抓钩还连着铁索,两人身体荡了一荡,正好跌落城下&*。

    城下早已有大批西番士兵等候,此时他们也不攻城了,也不炸墙了^,四面八方^,围拥而来。

    李扶舟在将要落地还没落地,高出众人一个半头的时候^*,霍然抬头,目光盯住了耶律靖南!

    耶律靖南是身经百战的大将**,隔得还远^,已经感觉到危险,下意识持盾护胸^,又举起长枪&。

    然而他错了。

    李扶舟的目标&,并不是他本人。

    李扶舟目光一落,便已经抬起手*^&,掌心里一枚短刀飞射而出*!

    刀光薄亮*,是仇人飞射的厉眼&,千万里瞬间可及,在刀风轨迹下的西番士兵们只觉得头顶一道厉风掠过&&,锐痛森凉,头发唰唰地掠开,他们惶然回望^,而目标物耶律靖南厉喝举起长矛——

    “铿”一声回响清脆,短刀从长矛顶端飞过,撞上耶律靖南肩头金剑。

    剑碎!

    耶律靖南怔了一怔,回首看见自己碎裂的剑,脸色大变&。

    “砰*?!崩罘鲋郾ё盘防宦涞?,立即落入西番兵重重叠叠的包围圈。

    李扶舟不急不忙,四顾微笑*,抱着太史阑,低头问她&,“可好^?”

    太史阑微微抬手,隔开彼此过近的距离,“很好,让我下来?&!?br />
    李扶舟放开手臂**,忽然觉得怀抱很空&^。

    太史阑脚一落地*,先前的冷静又不见了&*,眼底火焰灼灼燃烧^*,一低头捡起地上两截断刀*,挥舞着就对重重叠叠的西番敌兵冲了过去,“杀啊——”

    “杀了他们*!”与此同时&,耶律靖南愤怒的咆哮声也远远传来。

    远处^,还有孩子的尖叫——景泰蓝看见太史阑掉城那一幕^,就再也不肯走^,蹬赵十三肚子,抓城墙*^,抓他头发,死命赖着不肯走*,赵十三怕他挣扎受伤,只得暂时停下,景泰蓝眼睛瞪得滚圆*&,嘴唇翕动,一副想哭又坚忍着不肯哭的模样,看得赵十三鼻子也酸酸的^。

    太史阑下城被李扶舟所救,景泰蓝小身子立即一松&*,舒了一口气,可随即又紧张起来——他看见麻麻被包围了&^。

    “麻麻——麻麻——”景泰蓝在城头上挣扎,“回去^&,回去——麻麻——”赵十三咬牙,按下他的脑袋,转身就走——此时攻城最薄弱时机,敌人注意力全在太史阑那里,这是太史阑拼命换来的时机,不走更待何时!

    景泰蓝被按住动弹不得,忽然一低头一口咬住他的胳膊^,新长出来的尖尖乳牙*&,狠狠地戳着赵十三肌肤&。

    铜皮铁骨的赵十三不会被孩子咬痛,却忽然颤了颤*^。

    因为这一霎,他感觉到肌肤上*,纵横的滚烫的热流。

    景泰蓝的尖叫传到太史阑耳中,她也颤了颤,然而她随即便拉着李扶舟*,更快地向反方向冲&。

    寻常士兵哪里是李扶舟对手,早给李扶舟冲出一条路来,太史阑双手挥舞着两截断刀&,逢人就砍&,远处耶律靖南已经驻马,抚着断掉的剑,脸色铁青^。

    这是朝廷御赐的龙首金剑,有在外专决及监督所有军队特权*,是大将军威权象征&,一旦战事完毕^^,要连同金印一同交还朝廷^^,如今却被毁了&*^&!

    这一毁,便可令政敌给他加上“骄纵跋扈,蔑视皇权,心存异志,不臣之心”等种种罪名!

    耶律靖南越想越是愤怒^,忍不住策马又上几步^**,喝道:“箭手上*^,务必……”

    忽然他目光一凝&。

    对面,太史阑忽然从李扶舟身边冲了出去&,正撞上一名刀手*&,那人横刀下劈,太史阑低头躲过&^,她身后忽然又冒出一人来,一棍扫向太史阑腰腹&^,太史阑匆忙中两手一交,回刀一架,铿然一声火花四溅^,她踉跄一退,正被李扶舟揽住&。

    这一连串动作在战局之中^&,快得不过眨眨眼,只有耶律靖南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目光,死死盯住了太史阑的右手&&。

    太史阑手上,是一把完整的刀*!

    可他记得,就在一瞬前,太史阑拿的还是两截断刀,而且没有任何机会去拣一把完整的刀^*!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耶律靖南还没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已经发出了一声厉喝&,“……给我活捉*!”

    已经列队挽弓,正等他一个发射命令,好将两人射成马蜂窝的箭手们,乍然听见这一句^*,愕然面面相觑^。

    “活捉*!活捉他们^&!尤其那个女的*!”耶律靖南狂驰而来,起伏剧烈的马将他的半截面具颠掉&,露出一张微褐色的,线条俊朗轮廓鲜明的脸。

    人群重重叠叠涌上去&。从外头看*,只看见无数攒动的人头和腿脚,从上头看,便像黑色的巨大的漩涡*,一层层旋转着,逼近那孤单的中心&。

    人潮淹没了一切。

    不多时人潮又在移动&,却簇拥着往后退去,隐约可见李扶舟和太史阑都已经被俘,太史阑满身灰泥血沫&,黑发散开,凌乱地披在脸上,犹自冷笑昂然^。

    西番没有再攻城,再次鸣金收兵*^,城头上花寻欢沈梅花等人愕然看着原本势在必得的西番再次退兵,再看看被押解退入西番阵营的太史阑和李扶舟*,忽然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原以为这一夜熬不过去。

    竟然又一次退兵&。

    现在回头想起*,每次在最不可能的关头&,都是太史阑,以奇招让西番退兵^,一次又一次,撑到了今天^。

    “我们……”沈梅花茫然回头^,看着身后同样茫然而失落的伙伴们^,“是不是……做错了?”

    ……

    而远处&^,景泰蓝的哭声响起。

    ==

    因为占据的是北严外城,西番兵不需要就地搭帐篷,都住在四周散落的民居里,耶律靖南的主帐^&,就是外城一座气派的富豪宅邸。

    太史阑和李扶舟并没有受到太多为难,也没有下到所谓牢狱里去*^&,直接进了耶律靖南的屋子^。

    屋子里灯火通明,这些西番人,似乎终于有了机会体验南齐的繁华,不惧耗损奢靡地^,点亮了所有的灯和蜡烛&,光线太亮&&,一进去的太史阑忍不住眯起眼睛。

    眼睛刚一眯,忽然感觉对面有目光投来,分外锐利刚硬&,竟有针刺一般的感觉^&。

    她并没有立即睁开眼睛不甘示弱地回视^,照常神色不动,舒展运动自己的眼睛。

    耶律靖南在饶有兴致地打量她。

    这个女人&,就是在北严临阵夺取军权,及时闭上北严内城护佑百姓,胆大包天当众杀府尹^&,在这危城奇迹般地力抗他七天的太史阑?

    也不怎么美丽嘛&。

    当兵的男人*,对异性的敏感度都特别高**,哪怕知道太史阑的可怕^,耶律靖南也还是用欣赏女人的目光先打量了她好久&,随即有点失望地摇摇头&。

    耶律靖南是很向往南齐的女人的,他出身破落贵族,早年家境还好的时候^,父亲曾有一房南齐的妾,耶律靖南对那女子烟水迷离,温柔婉转的气质印象尤深,每次想起,都觉得脑海里似徐徐展开一卷斑斓而精美的画^,令人沉湎。所以西番人普遍喜欢高个子大屁股的女人&,他却对南齐的女子有种别样的向往&。

    此刻^,不那么白*,不那么温柔*,虽英气出众却稍嫌冷峻的太史阑,在他眼里,丑得很&。

    不过撇开欣赏女人的角度,单纯从对手的立场来看,耶律靖南的眼神还是充满惊艳和赞赏——就这么一个不算强壮的女人**,甚至都谈不上有武功,竟然能够凭着这危城,凭着三千兵,抗下他的突袭*,抗下他的攻击,抗了他七天七夜,还让他一再上当受骗^!

    自编的却命中率极高的西番秘闻、迅速培养出的可以不惧生死的百姓战士^、城头上以假乱真用来借箭的太史阑木偶*,她空手套白狼,骗得他一退再退&^&,到头来还是忍不住要赞一声——这个女人是战争奇才^!她那不大的脑袋里&,到底还有多少奇思妙想!

    便是此刻,她失心疯,被同伴推下城墙^,被俘&,站在他面前&,依旧疯得若无其事*,疯得舍我其谁,疯得她站在哪里&,好像她才是大帅*!

    耶律靖南的心里涌起赞叹&,也涌起极大的恐惧——这样的人不论男女,百年难出,绝不能留在南齐,否则西番永无出头之日*,必杀之*!

    似是感应到对方目光里忽然刺来的杀气*,太史阑也忽然睁开了眼睛&。

    对面,坐着一身战甲的高大男子,面前桌案上摆着那柄碎裂的龙首金剑??闯隼此还吣掀氲母吣疽?,坐在椅子上&&,一双长腿别扭又滑稽地盘着。

    这人的容颜不算太英俊,眉显得过于疏旷&&,嘴似乎也大了些^,但那双眸子极有神,鼻子直得仿佛刀削过,整张脸有种勃勃的气息,他认真看人时&,天光都似因此暗了暗,因为要在他灼灼目光下投降*,一旦说话&&,整张脸都因此风云涌动*&,连同疏犷的眉*^,都飞扬出逼人的光彩来*。

    这样的人大概在西番算美男子*,在太史阑眼里*&,也算有味道&。不过要论南齐审美眼光^,大抵也算丑的&。

    两人对视一刻*,都在心里涌起“这是同一类人”的感觉**,随即各自转开眼光。

    耶律靖南也懒得说场面话&,命左右退下,一指太史阑,道:“先前我看见你把断刀合拢*!?br />
    他说得一口流利的南齐话,语气直接,太史阑瞟他一眼&^&,“嗯?*!?br />
    耶律靖南眉头动了动&,似想不到她竟然不否认,想了想^,又道:“我听说东堂有异能之士*&*,可以为常人所不能为之事&,想不到南齐也有,你,帮我恢复这金剑,我就留你一命^?!?br />
    太史阑瞟一眼那剑,又瞟一眼她身侧李扶舟,“那他呢?”

    “金剑为他所毁,他之前一路冲营也杀我儿郎无数*?^!币删改侠淅涞繼&,“必杀?!?br />
    “呸&?!碧防灰黄?&,吐一口唾沫,“谁和你谈条件*&?我有答应你谈条件^*?你谁^*^?你配掌握我生死*?”

    耶律靖南盯着太史阑^,看见她眼底未灭的火焰,灼灼疯狂^。

    “哈哈&&,好你个疯子,疯得有志气&&!”他大笑^,一拍桌子,桌上碎裂的金剑震得四散&,“行&,不谈条件,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不接受败局^,你不会和任何人谈条件,你——你只是要杀了我,是吧!”

    “来*,”太史阑面无表情*^,对他昂起下巴,“受死?!?br />
    屋子廊下,没有退下的侍卫们在吃吃笑——真是无可救药的疯婆子&^*,见过狂妄的&,没见过这么狂妄的^;见过挑战的*,没见过五花大绑的阶下囚叫胜利者受死的^,滑稽!

    “我将他一寸寸在你面前凌迟&&?!币删改嫌锲跎璣。

    “李扶舟&*,那你就自杀?!?br />
    “好的&?!崩罘鲋畚⑿?^*。

    “我一寸寸凌迟你?!?br />
    “李扶舟,你有办法杀掉我?”

    “有的&?!崩罘鲋垡谰晌⑿?^。

    “你们死了,我把你们的衣服都剥光了^,吊到外头&&,让南齐那些贱民都看看,和我做对的下场&,让你们死也死得羞辱*?!?br />
    太史阑打个呵欠&,李扶舟低头看指甲^。

    耶律靖南郁闷地盯着两人,女的明显连回答都不屑,男的居然还在微笑。

    “我觉得?!崩罘鲋郯肷翁?^,诚恳地道,“这样也不错,最起码南齐军民会更同仇敌忾,保不准还能守住城;事后呢^&,还会因为我和她双双同死,将我们一起收殓*,归葬一处&?!彼⑽⒐?,满脸感激地道,“如此*,遂我心愿*&,多谢成全*?!?br />
    ……

    耶律靖南发现他生平第一次被堵得无话可说&*。

    软硬不吃*^,刀枪不入,生死无畏*,顺逆从容^*。

    在绝对的无所谓面前&^,一切威胁都是浮云^。

    耶律靖南目光瞟过面前金剑&,他很想不理这玩意,很想就这么把这一对难缠男女给痛快解决*,一个大活人为什么要被死物拘束&?

    可是不能。

    朝中纷乱,皇室有变,这些年学南齐经济政治国策民风&^*,渐渐也学来了南人的狡诈和权谋,西番*,已经不是当年凭借武勇和功勋便能立足的净土&。

    这柄象征王权的金剑*,他必须完整地带回去*。

    纵横沙场的将军,遭遇压抑的政治空气,内心的反弹和骄傲往往越发强烈,耶律靖南只觉得气闷,觉得愤懑&,想要一场痛快的你来我往,哪怕以生死做赌。

    “好^?&^!彼鋈坏?^,“你是我尊敬的对手&,尊敬你就是尊敬我自己,你答应我恢复这剑&**&,我就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br />
    “大帅*!”他的护卫在廊下听见,急忙抢上来阻止。

    耶律靖南摆摆手&,对太史阑冷冷道:“不要以为你的激将法起了作用,我没那么傻*,我身系数万儿郎安危&,并且胜券在握^,掌握你们生死*,我凭什么要拿自己的命和你们公平作赌^?我会给你一个不可能做到的局&,赢了*,是你滔天之幸,输了,你们命都留在这里*,还得写下降书*,还得给我恢复金剑?!彼饽梢幌?,刺着太史阑,“怎样^,你可敢接*?”

    太史阑用下巴对着他,“我喜欢有难度的游戏?!?br />
    耶律靖南又看向李扶舟*,“这个游戏,要你配合——拿你的命*。你若不愿意,她答应也没用?*&*!?br />
    太史阑皱皱眉,正要说话&^,李扶舟已经微笑道:“求之不得*?!?br />
    耶律靖南盯了他一眼,摇头道:“你们南人真是奇怪,总爱为女人不顾一切,也不想想^,女人天下多了是^,专宠一个&,只会宠坏她?^!?br />
    “会被宠坏的&^,正是那些天下很多的女人;而那独一个,你为她做什么都值得?!崩罘鲋鄞瓜陆廾?,笑容静谧,“当然,你不会懂^?*!?br />
    “我不需要懂^,因为我不会傻到陪一个疯女人去送死&!币删改相椭员?&,走到李扶舟身前*&,忽然单掌作刀^^,在他肩井重重一劈。

    李扶舟脸色一白,却笑道:“好掌力*?!?br />
    耶律靖南注视着他,点点头,“好汉子?!弊淼溃骸罢馐俏壹掖慕芈鍪址?,任你武功盖世&&,被我截脉后三个时辰内,都无法使力&,你不要想着妄动真气^*^,只会自招祸患?!?br />
    随即他唤来侍卫吩咐几句,上来几个侍卫*,将耶律江南面前的桌案搬到太史阑和李扶舟面前*^,破碎的金剑放在桌上^&&。又在太史阑身后和李扶舟身前,各放了一张脚踏弓。

    脚踏弓是西番的武器^,以脚踏发射^,虽然脚踏发射力度更大&^,但是由于弓身矮^,准确度和速度相对较慢&^,这种弓已经被南齐淘汰,西番却还用着&^^。

    两个护卫走上前^,一个站在太史阑身后*,脚踏住她后面那张弓*,一个站在李扶舟面前&,踏住他面前那张弓&。

    耶律靖南在太史阑对面,大马金刀坐下&,笑道:“我就坐在你对面^,以我西番征南大将军的名誉发誓,在你恢复完金剑之前,我绝不移动,也不反击,更不允许其他人插手,你若有本事*^,尽管把你恢复的金剑&*,插上我的咽喉&&*?^!?br />
    四面侍卫一惊,太史阑却没有喜色*,抬起头冷冷注视他&。

    “是,我话还没说完*?!币删改闲θ菸⒋褚?*,“在你恢复金剑的同时,脚踏弓会先射他&,再射你。而你不能逃开&,你一旦逃开^*,他们的刀就会刺入你的咽喉。如果你无法伤我&,那就是你们输了&。如果你没能做到恢复金剑再伤我再自救再救他*,那也是你们输了。输,就是死?!?br />
    太史阑沉默&。

    脚踏弓在士兵的脚下闪着黝黑的光。

    耶律靖南,果然给出了一个绝不可能做到的难题&。

    她只有恢复金剑的短短时辰*,这短短时辰内&,她要救自己,要救李扶舟,要恢复金剑,再以金剑杀耶律靖南。

    怎么可能?

    四周提着心的士兵都吐出一口长气——确实不可能&^。

    同时发生的事&,便有三头六臂&,如何顾得周全*&&,就是李扶舟没有受缚^,也顶多同时做到两件,杀得了耶律靖南^,就救不了身边人。救了自己或身边人,就来不及杀耶律靖南&。

    何况太史阑明显只是身手矫健,并不会武功。

    她最大的可能是自己避开脚踏弓,迅速恢复金剑^,以金剑刺耶律靖南,且不论是否能成功刺杀耶律靖南,单她不能救李扶舟^,就已经是输,而输的结果,还是死*^,还得写下降书再死^。

    这是死局。

    耶律靖南敢在掌握胜算的情况下*,拿自己的生死做赌*,就是因为他知道,这天下,无人能胜他的赌局&。

    他根本不指望太史阑会答应这看似诱惑实则必死的局,他要的*,只是想杀掉这女人的锐气和霸气,让她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继而乖乖为他所用&*。

    看着沉默的太史阑,耶律靖南唇角浮起一抹冷酷而骄傲的笑意&^。

    他等着她的暴怒^,或者颓然&。

    然而随即他便听见了太史阑独特的**,冷而静的声调&。

    “好?*!?br />
    ==

    “我不走我不走——麻麻——麻麻——”孩子的哭号声,凄厉地响在北严城下*。

    赵十三已经顾不得上下尊卑,将景泰蓝夹在胳膊下&,满头大汗。

    他带着护卫*,趁着西番退兵的那一霎&&,硬生生从主城墙直冲而下,突破了包围^,西番兵看冲出来的人是两个孩子&,不是城中主持战局的重要人物*,也无意追索&,再说追也追不上——赵十三那群人跑太快*。

    赵十三摆脱追兵,却遇上景泰蓝这么个大麻烦&,小子平日好脾气,真要犯起拗劲来却别扭得可怕,自从他亲眼看见太史阑被俘^,一路上连蹬带踹&^,爪撕嘴咬,就是不肯离开北严^,赵十三单是为了避免他伤了自己,就费了一身大汗^。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赵十三干脆撕下一截袖口,把景泰蓝嘴堵了。

    堵完了他摸摸脑袋&,心想跟在太史阑身边久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也干得出来了^,阿弥陀佛。

    怀里景泰蓝还在呜呜作响*&,拼命用舌头顶布团,看赵十三的眼神先是愤怒,最后变成软软的哀求,口罩上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汽盈盈*^*,挂着总也眨不掉的泪滴。

    赵十三低头看着,只觉得鼻子和心头&,都酸得难受&。

    和这么一双受伤小兽似的眸子对视&,他怕自己迟早会丢盔弃甲*^。想了想,吸一口气,将景泰蓝背在背上*,用撕下的衣服布条绑好。

    他背着景泰蓝,安排手下护卫背着小映,蹿出了西番兵的包围圈^,一路穿外城而过,好在赵十三在北严呆了一阵子&,路途熟悉,现在外城城门也已经名存实亡*^,他带着二十个手下很快出了城^*&&,城外到处驰骋着西番的探子和斥候兵&,赵十三尽拣偏僻的方向去,渐渐入了山道&,进入山中*,赵十三掏出地图来看看,这是北严城外一个叫“驻马坡”的小山*&,连接着周围几座大山*,赵十三决定不再走,就在山中躲藏^,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进山走了一截,觉得山势渐宽,四面树木更高,灌丛更密*,很显然进入了深山,却已经不是那个驻马坡小山的范围&,赵十三对此地地形不熟悉,便命停止前进,选了个背靠湖水和山崖的地方^&^,准备搭建帐篷^&。

    护卫们搭帐篷的时候^,赵十三跳到树梢上瞭望^,远远地看见有个山谷,逶迤出一条小道,被茂密的树影遮住*,隐约只能看见树影摇动不休,感觉好像是兽群经过&。

    赵十三有心去捉点野兽来烤肉吃,但又不放心其余护卫看守不住景泰蓝,那小子不哭了&,却咬着嘴唇,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道想干什么&,赵十三看着只觉得心里毛毛的。

    想了想*,他回去,吩咐一半护卫留下看守营地,一半跟随他去狩猎^^,又亲自把景泰蓝给负在背上,道:“我给您捉兔子去*,想不想看?”

    景泰蓝伏在他背上&,哭过的嗓子软软腻腻*,带着销魂的小鼻音儿^,“想*,但是你绑得我不舒服!?br />
    “我给你松松?!?br />
    “可是你绑我在背上,是要我给你挡老虎爪吗^^?”

    赵十三汗滴滴——小祖宗,你衣服里面可穿着容家秘制的护身软甲呢,老虎爪子挠得动你?

    没办法,小祖宗越来越难缠**,赵十三只得放他下来,紧紧搀着他&,带着他一路越过沟壑树丛,往那一线山谷进发^。

    一路上果然猎到了一只兔子一只野鸡,但这点东西不够吃,赵十三想着那大批晃动的树影,心中存疑,一路过去*。

    忽然脚下有点不稳,似乎是个斜坡,赵十三怕景泰蓝摔着&,想要抱起他,一边道:“您小心些……”

    就在他放开景泰蓝的手&,准备蹲身去抱他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地面轰然震动*!

    ==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之前&*。

    邰世涛行走在阴山密林之中*^,听见对面有人声和车声。

    他隐身于山缝之中,等到声音越来越近,悄悄探头一看&。

    一队西番兵打扮的汉子背着成捆的箭&,扎成串的弓^^*,列队从狭窄的山道中走来,在他们后面,还能看见不少人推着独轮车*,车上装着密封的箱子,独轮车吱吱嘎嘎的声音响在空寂的山林中,荡着微微回音^。

    一股硫磺硝土的气息,从那些箱子里透出来&。

    邰世涛的心&,砰砰跳起来&。

    他甚至听见了自己的血液^,在这一霎那瞬间奔涌的声音&&。

    找到了!

    竟然真的误打误撞*,找到了那条西番偷渡的密道^&!

    看样子&,这一批西番军士,是出去运补给的^&^,这就说明&*&^,北严还没有被攻下,否则西番早已弃了这密道,全军占据北严或者南下^。

    邰世涛无声舒一口长气&,黑暗里眼神晶亮^,那是喜悦的光。

    虽然激动喜悦,他的头脑却在此刻分外清晰,天生将才,便是能在越重要的时刻,越思路敏捷。

    对同伴们迅速打了一串大家都懂的手势,安排了下一步行动^,随即他示意所有人安静,一声声数着眼前走过的腿脚&&*,直到出现独轮车的车轮*。

    车轮走过眼前。

    他忽然抬手,向对面山崖砸出一枚信号烟花弹*!

    烟花弹咻地射过西番士兵头顶,正砸上对面山崖,哧溜出一串鲜红的火花*。

    所有西番士兵都被吸引了注意力,下意识抬头看那边山崖,邰世涛趁他们这一刻闪神,手一招,带领手下飞身而出。

    人还没冲出来,已经各自拔刀在手&,二话不说各自冲向一个独轮车,长刀劈出,砍!

    “啪!”箱子齐齐裂开*。

    邰世涛等人劈裂箱子再不停留*,拖刀自箱子上头蹿过,直奔高处。

    人在半空,各自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火折子,一晃点燃,然后*,砸!

    “轰*&!”

    翻倒的箱子里火药流泻,遇上明火&,顿时炸了个天崩地裂!

    “轰轰轰^!”爆炸不止一处&^,却都集中在独轮车附近*,刹那间黑烟升腾*,红云弥漫,黄土飞溅,绿叶化为齑粉四散&*,连带鲜红的血肉,都绞扭混杂在那不大的山道上,扭成一团色彩鲜艳诡异的云,云里裹着无数人的惨呼嚎叫&,撞散在四壁深黑的山崖上^。

    爆炸发生时&,赵十三正去抱景泰蓝&,第一声震就在他们脚下,赵十三被震得一个趔趄向后连退五步&*&,而景泰蓝身子一倾*,忽然自他面前消失!

    “景泰蓝!”赵十三惊得顾不得立足未稳,狂扑过来伸手就抓,隐约够到了景泰蓝的指尖,好像那孩子被山坡上的草木托住*,还没滑下去^&,赵十三狂喜之下正要将他拉起&,忽然又是轰轰连震,赵十三只觉得手中的小手一松,随即不见**!

    赵十三扑过去&,低头一看^^&,底下一个长长的斜坡*&,现在草木倒伏,再往下烟尘弥漫,隐约有人声嚎叫,似乎发生了一场爆炸——哪里还有景泰蓝的影子?

    “糟了!”赵十三呆若木鸡^^。

    ------题外话------

    “糟了!月票又要被爆菊了!”桂圆呆若木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78》,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七十八章 生死相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78并对凤倾天阑第七十八章 生死相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7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