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我家“娘子”好漂漂

    当晚便下了山^,在山下一个叫安溪的小镇住宿&*,此时太史阑才知道*,他们竟然已经被水卷到了沂河下游,出了西凌行省,到了安西行省&^,现在位置离北严有三百多里路程*^,需要赶上六七天路才能回去^&。

    这一群人加起来约有百人^,闹哄哄包了一座客栈&^^,镇上别的客栈也已经注满了&,来来去去不少携刀配剑的江湖人^,看样子那个武林檄的号召力当真了得,太史阑无意中听王猛和闻敬嘀咕^^,说是这次盟主拿出了一个生死人肉白骨的宝药做奖赏^,所以才让人更加趋之若鹜*。

    这百来人多半是独行或小门派的江湖人,王猛的门派七环刀稍有名气&,便被推举为首领&,而那个白面人闻敬&&,据说是北地大盗,独行侠?^&?茨茄燮は麓咕癫徽衲Q?*,倒更像个采花盗^。

    太史阑每次看见那个闻敬*,总觉得浑身不对劲,下意识地常常避着他&,有次无意中看见容楚看闻敬的眼神*,似乎也有些奇怪——他发现了什么&**?

    住宿时因为太史阑是“一家三口”&&^,所以分了一个套间^,相隔一间房子是闻敬的住处,再过去是王猛^^,王猛和闻敬似乎很投机^,吃过晚饭后,两人便约了进房清谈了*。

    太史阑容楚三人的饭是送到屋子里吃的^^,吃的时候还不安生&,小二不停敲门,说“安公子让小的给史娘子送刚买的胭脂^!薄巴豕尤眯〉母纺镒铀鸵煌牖鹜褥腊撞?&,补养身子*?^!薄袄罟尤眯〉母纺镒铀筒翁馈?br />
    “史娘子”直挺挺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吃——气饱了&^。

    景泰蓝扒着桌子大吃火腿炖白菜^,用参汤漱口&&。太史阑坐在一边**&,唇角微勾*,心情甚好。

    随即又嫌弃地看看那些胭脂水粉——人家“老公”就在面前,这么明目张胆地献殷勤&,把人当成什么了?这些人人品着实不怎样^^。

    容楚瞟瞟灯光下她难得的笑意,觉得偶尔“彩衣娱亲”一下,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

    太史阑忽然起身向外走&。

    “去哪*!?br />
    “嘘嘘&?!?br />
    “屋里可以?^!?br />
    “你听过男人在屋里撒尿&?”

    ……

    容楚默默托腮——这女人是不是真以为自己是男人了?

    等景泰蓝爬上床^,容楚捧住他的脸,情真意切地道:“你可千万记住了^,咱们男人在女人面前的一切暂居下风和让步*,都只是在宠爱她而已!?br />
    “包括做她老婆?”景泰蓝天真可爱地问^。

    “今日你做她假老婆^,明日她做你真老婆^*,有舍,才有得*?!?br />
    “呵呵**?^!本疤├缎?^。

    “您是在赞成吗&?”容楚微笑^。

    “麻麻告诉我^&?^!本疤├兑ё胖竿?,“呵呵在她们那里^,就是滚你妈蛋^?!?br />
    “……”

    太史阑出门当然不是撒尿,她心中一直隐隐有警兆*,眼前总晃动着闻敬的黑胡子^*^,出门随便绕了一圈后^,便绕到了王猛的房后*。

    窗纸上映着两人身影^,比较壮实的那个是王猛&,好像听见了什么可乐的事儿*^,正笑得前仰后合^^&。

    闻敬稍稍瘦长的影子映在窗纸上,微微倾身,腰恰到好处地弯着*,他的姿态让太史阑总觉得熟悉^,她悄悄向前挪了一步&^*,移到窗下。

    里头王猛的大嗓门正传来^,“……和闻兄弟一见如故&*,若见到盟主*,定然要为闻兄好好引荐……”

    闻敬的附和感谢声传来*,却似有些心不在焉,呵呵笑了两声,压低嗓子&^,道:“王兄*,我知你敬仰那位盟主*,不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区区一个北地绿林的盟主^,其实值不得王兄这样的英雄如此看重&^,小弟倒有条更好的路子,愿为王兄引荐……”

    “啥&?”王猛的声气听来有些不高兴^&,“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说来我听听?”

    闻敬似乎犹豫了一下&&,却又转了话题,道:“此事不急,倒是小弟今晚找王兄&^^,另有要事*,王兄可注意到今日加入的那夫妻&&,有点不对?”

    “哦?”王猛声调一高,太史阑眼神一冷^^*。

    “在下看着^&,这两人倒像是北严府私下通缉的一对大盗*。我在北严府有交好的朋友,他曾拜托我们北地的同道&,注意寻找这对男女&。这两个人杀人劫货^,打家劫舍&^,奸淫男女^&*,无恶不作&,据说这次北严大水^*,和这两人作祟也有关系^,因为这两人曾经偷了贵人的一些重要物件^,官府不欲声张*&,意欲秘密捉拿&,为此私下悬赏黄金千两,无需活捉&**,就地正法便可&*^,事后以头颅验看^,不仅黄金当场交付^&,还另有赏赐^,要美女有美女,要金屋有金屋,便是要一官半职^^&*,做个军尉或者典史都可以&,财富美女,正统出身*,唾手可得*,可不比这江湖刀头舐血的日子要好^?”

    最后一句话声调微高*&。似是说得激动^,王猛也似被最后一句话惊着&&,一直一动不动倾听的姿态^*,忽然往上蹿了蹿&。

    随即他压低声音&,沉沉道:“听闻兄口气**,似是官府中人&?”

    闻敬似乎有些为难,道:“是……也不算是&?&!?br />
    “闻兄^*^?!蓖趺陀锲豢?^,“大家虽然萍水相逢^,但一见如故^,王某着实是将你当兄弟看待*,兄弟相交,贵在坦荡*^*,你这说话吞吞吐吐^,叫王某如何想你,如何帮你&?”

    闻敬默然半晌,下了决心般道:“王兄虽出身武林,但小弟查探过&^,王兄祖上也曾为官^&,被前朝奸人挤兑才落草江湖,说起来也是官家出身,小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小弟确实算是官府中人&,不过可不是普通官府可比?!?br />
    “哦*^&?”

    “小弟出身西局。不知道王兄听说过没有^*。原先我们比较隐秘^,不过近年来*^&&,上任了新的指挥使&,改变了对外策略*,现在想必大家多半知道了咱们^^?*^&!蔽啪锤赂滦ζ鹄?*,此刻才露出了一点公鸭嗓子&,“隶属于皇宫大内***^,属于当今陛下直辖^^,康王亲管的西局^!”

    “西局**&!”王猛语气震惊^&,似乎已经不会反应^&。

    “王兄^**,”闻敬得意地道^,“你家族落草江湖*^,想必还眷念当初官身荣耀,如今好运重回*&,重振家声指日可待^,只要你今日帮我将这夫妻二人掳获&*,为西局立下大功,日后再做上几件事^^,飞黄腾达,青云直上*,只怕将来成就还在兄弟之上呢哈哈哈哈……”

    “啪**&?&^!?br />
    碎裂声惊得闻敬笑声戛然而止&^,窗下嘴唇紧抿的太史阑紧紧靠着墙壁,摸住了怀里的人间刺*。

    人间刺她从来都用三层皮条紧紧绑在手臂上^,自从知道要发大水,更是加重防护^,所以哪怕衣裳都被冲得差不多了&&,人间刺也安然无恙^。

    屋内捏碎酒杯的王猛,咆哮声已经响起。

    “原来是西局的狗^^!”他蓦然一拳砸在桌上&,“滚*!滚出去!”

    “王兄你——”闻敬似乎也没想到王猛忽然变脸*,惊得滚下了炕&,“你这是……你这是……”

    “阉人*!”王猛低骂&^^,窗纸上的身影浑身颤抖^^,似乎压抑不住愤怒&,“竟然要我为你们西局做事&^!你们西局是什么玩意&?权奸!阉人*&!无耻之尤&!手下死无数冤魂的肮脏地儿,还敢叫我们去踩&&^!”

    “王猛&,你休要不知好歹*!”闻敬大怒&&,“西局何等身份,岂容你如此辱骂*^*!”

    “我就这么骂了*^,怎样*^?”王猛冷笑^&,“西局不是号称第一黑暗机构吗*^^?不是号称最擅长打探消息吗?怎么没查过^^,当初我家先祖&^,就是被类似于西局的地下侦缉机构给陷害&^,重刑拷打险些丢命^,好容易罢官去职回到老家,临终遗言^*,不许子弟们再入仕途,也不许子弟们为任何逼迫良民^^,构陷忠臣^,杀人夺财,铲除异己的朝廷鹰犬卖命*!闻兄^*^,看在你我相识一场&,你也无甚过错,我今日留你一命*^&,你不要再说了,走吧*!”

    闻敬似乎怔了一会**,冷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如此*,就此别过*!”

    王猛冷笑&*,端起酒壶&*,对嘴就喝**。

    闻敬转身就走*^,太史阑慢慢直起身子。

    闻敬的影子,刚刚离开窗下**,忽然一阵袖风响起*&*,伴随“唰”地一声疾响*&,随即啪啪连声*,一蓬鲜血射在窗纸上^&^。

    红艳艳的鲜血凝珠^,先挂在窗纸上,如一簇梅花瓣^*^,随即经受不住那重量,慢慢垂挂&*,在洁白的窗纸上&,涂抹出血色山河一般的羧皱&^。

    血滴离太史阑的鼻尖*,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浓郁的血腥气冲入鼻端*,太史阑没动。

    王猛的惨呼声,像被闻敬扼在了咽喉里,断断续续传来^**,“你……你……”

    “你留我一命&,我却不想留你一命?!蔽啪蠢湫?*,“你既然知道西局&^,怎么不知道咱们西局的作风^?招揽不成*^,怎么能不杀人灭口*?”

    他手一甩,王猛的身子麻袋般被甩落床下^,太史阑从窗缝里看见**,闻敬将王猛的尸体塞进床下,然后跳上炕*&,一拳打破了窗户^。

    太史阑一惊^^,以为他发现了她,闻敬却没什么异常,打破窗户后,又跳了下去&,似乎还要做什么伪装,太史阑趁他处理尸体一刻^,快速离开。

    她匆匆奔回*,打算叫上容楚景泰蓝立即走^^,一边奔一边思考&,此时应该怎么走*,容楚的腰伤最起码要三天才能勉强恢复&,明天才能勉强走路,此刻便是走&,也走不远&&&。

    还没走到自己房间^,忽然看见几个人拥向自己的屋子*,她又一怔——难道闻敬现在就开始下手了?这么快*^?

    但仔细一看又不像*,那几个人并不是一起的*,而是各自从自己房间里溜出来,时间似乎也有先后^,不过凑巧都在回廊上碰见^,相互呵呵一笑^&,都有点尴尬*^。

    太史阑闪身躲到廊柱后^*^^,听得其中一人道:“呵呵孙兄*,你也出来散步癪?*^&?”

    “呵呵,散步&,散步?!?br />
    那几人挤着走了几步*,又停下,互相望望&^。

    半晌*,还是先前招呼的少年道:“那个……孙兄^,你不是也往史娘子那里去的吧*&?”

    那个孙姓少年冷笑道:“怎么&?难道你不是?^!?br />
    “孙兄&?^!毕人祷暗哪歉鎏统鲆徽胖教?^,“这个……单相思怕是不好吧?我这有史娘子的邀约纸条*^,我可是应约而去的呢^^?&!?br />
    “我也有^?^^!蹦歉鲂账锏纳倌炅⒓匆蔡统鲆荒R谎徽胖教?*^。

    其余几人纷纷道:“啊^,我也有*^?!?br />
    一堆纸条掏出来,众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阵,那个孙姓少年才道:“或许史娘子见我等殷勤^,有心从我等中挑选未来良人&,所以约了我们一起去^?”

    众人沉默&,半晌那先开口的少年道:“如此**,一起去就一起去^^,说实在的&^&,我虽然怜惜史娘子*,却没有纳她为妾或者娶她为妻的意思^^,我家是西陕名门&,是不能娶这种已嫁妇人的**,不过逢场作戏而已*&*,倒也不介意和诸位兄弟同好?^*!?br />
    “我也是?^!?br />
    “我也是&&*?*&!?br />
    众人纷纷应和*^,随即互望一眼*,大笑,“这样倒也有趣&,大家一起玩玩好了。人多好办事,若是那个史泰不同意&,正好揍他一顿捆起来^*^,替史娘子出出气^,也免得妨碍咱们玩&?!?br />
    “是极^&,是极?*!币蝗喝怂坪蹙醯谜庋幸馑?,呵呵笑着*&,一起往太史阑的房间去了*。

    太史阑在廊下,也“呵呵”两声*。

    牛*^,真是牛。

    勾引人妻也罢了&&*,还要强抢,强抢也罢了&&,还要轮流发生性关系&*,轮也罢了,还要揍人家丈夫&,轮人家老婆还要揍人家丈夫也罢了&,还要人家丈夫捆在旁边看*&*。

    这行径*&,比西局也不相上下了*&&。

    这些“少年侠士”^,给这样的行为下个“同情弱女&&^,教训无良夫君”的冠冕堂皇理由^*,便心安理得地去执行了^&*。

    果然不论古今&,弱势都是无处申冤的一群&*。

    不过^,容楚邀约这些混账*,到底是要做什么&?

    太史阑转身&,换了个方向*,从后窗进房^,后窗开着&。有对话声传来^。

    “……你竟敢欺负史娘子!”

    “少侠救我*&!”貌似这是捏着嗓子的容楚,太史阑从窗缝里一看——次奥&。

    床前站着个少年*&*,衣衫半解^^,满脸淫笑*&*,逼向床前&。

    容楚一手撑床***,一袖掩面,身子后倾&&,微微颤抖&*,青丝散披&,楚楚可怜*。正一边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一边对门边呼唤*^*,“少侠,救我……”

    门边有个少侠^,刚刚进门的样子&,看见这一幕^,怒火中烧&,一把抓起盆架上木盆就扑了过来&。

    太史阑一头撞在了墙上……

    “砰^?!币簧葡?,太史阑一瞅^^,嗯^^,登徒子顺利被木盆拍昏&。趴倒在床前。

    那见义勇为的侠士赶上来,坐到容楚身边,正要温柔地揽过“史娘子”的肩安慰*,容楚一手掩面^&,惊呼*,“怕……”把那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少侠往那后来人怀里一推^&。

    那人下意识去接&**,一边道:“史娘子莫怕*,待小生救你……”正要踢开那倒霉蛋^,趁美人受惊哭泣梨花带雨这一刻&*,好好软玉温香一番*,忽觉掌心一痛^。

    他一低头,便看见不知何时^,一只手从昏倒那人胁下穿出来&,手上一柄刀&^&,薄得像薄情人的唇^,又或者是美人新修的眉,在那雪白的指尖一闪,慢条斯理地戳入了他的手筋*。

    “啪*?&^!?br />
    其实应该没有声音的*,可不知为何^^,他却好像听到了手筋被挑断的声音&*,又或者&&,那不是手筋被挑断,而是所有纵马江湖,风华大展的梦想*^,被瞬间割裂*、戛然而止。

    那柄新眉一样的刀并不因为这一声戛然而止而停住,流水一般滑过他左腕^&,又是轻轻一挑*^^。

    血腥气淡淡漫开,不过流了几滴血*,他却瞬间晕了过去^。

    摧毁他的不是两根筋^,是这人生的所有希望&&&。

    太史阑从后窗爬了进去*,容楚一点也不意外地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靠在枕上&,悠悠闲闲拈了颗蜜饯^*,蜜饯大概是第一个被砸昏的人送的。

    两个人在他脚下流血,他就像没看见^^&。吃完蜜饯^,用他那绝世小刀**,在慢条斯理剔手指。

    “到底怎么回事?*!?br />
    容楚吃着蜜饯&,不理她。

    问&,问什么问**^,不就是你招惹来的?

    太史阑再一看那两人**,衣衫不整&,双双倒卧地下^^,说起来后来那个是救人的*^,被挑了手筋似乎有些冤枉^^&,然而太史阑看看他身上*^,一包粉红色药囊落地,不用猜也知道是个什么玩意。

    同样其心可诛。

    她匆匆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说,此时那些少年自然已经到了^,却在门口叽叽咕咕&,互相推让*^,似乎都觉得第一个进去不好意思^^,倒给了太史阑说话的时辰*^。

    “走?”太史阑问容楚*。

    容楚靠着被褥^&,摇摇头*&,笑吟吟道:“为什么要走*?”

    太史阑默然看着他&,“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她现在想起来,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了^^。是闻敬的两撇乌黑的胡子^,一个头发细软发黄的人*,胡子怎么会硬挺乌黑*?这易容技术太不科学**&。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容楚只是笑*,一颗一颗吃蜜饯,拈起一颗蜜饯笑吟吟问她,“来一颗?这乌梅腌得不错^*&,就是桂花用得有点多?&!?br />
    太史阑瞟他一眼,有人血流披面地在脚下,还能吃这么香,果然人妖都是变态^。

    “闻敬应该不止一个同伴&^,”容楚道&^,“西局的风格,很少有单独执行任务的时候&***,所以他出面试探王猛^,不顺利便敢于暴起杀人^^,你我现在走*,反而打草惊蛇?!?br />
    “你先前就看出他的底细了**?”

    “西局的人&*,身上有股尿骚味儿?**!比莩崦璧吹氐?*&。

    太史阑表示不能更赞同&。

    “西局乔指挥使和你不是相处甚欢&^?”她问*,“怎么敢杀你^?”

    “谁说是西局要杀我&?”容楚笑,“明明我们是死于流寇之手嘛&&?&!?br />
    太史阑默然&&,官场上的事&,果然她还得学。

    门上传来“夺夺”之声,嫖客们很有礼貌^**,终于商量出章程*,准备文雅地进入,温柔地掠夺&,和平地瓜分&^^、慈悲地轮。

    太史阑挑起的眉毛是在询问——你要用他们干啥**?

    容楚微笑的唇角是在回答——瞧着吧呢^。

    “门没关……”容楚让太史阑再次爬出后窗^,捏着嗓子,又举袖遮脸,莺声呖呖地答&,“快进来……我怕……”

    屋外少侠们对望一眼&,露出喜色^,忙不迭地往里挤^,当前挤进去的人*,头一伸&,望着地上的两个人*^,“呃”一声僵住了*。

    “刚才这两人^,意欲对奴家用强……”真难得容楚学起女声来竟然也一流水准^*^,虽然矫揉造作了点&&&^,但淑女向来都这么矫揉造作^*^,所以造作得恰到好处&。

    “太过分了!”怒愤填膺的那一群,忘记他们也是来准备用强的,当即有人将两人拖出去,重重扔到天井里&&^。

    屋顶上响起嗖嗖两声衣袂带风声&,因为这屋子里全是人*,只得掠了过去^*。

    试图前来动手的闻敬等人,半路退回。

    容楚唇角笑意微深**。

    他了解西局的人*,天下最为污浊阴暗的太监*,来干天下最为污浊阴暗的特务*。正是才尽其用,将污浊阴暗发挥到极致&&。他们像地下的地老鼠^,爱惜性命*,贼头贼脑,轻易不肯出洞,只有成群结队才敢大量肆虐。只要他们人不多*&,哪怕容楚躺着,太史阑看上去不会武功&,他们都不会冒险^。

    “史娘子好本事*,李邱二位^*,武功可不弱呢?!币灿腥诵闹谢骋?,出言试探。

    “奴家哪有这武艺……”容楚伏身被褥之上*,长发流水般披泻,楚楚之姿^^*,看得那群人邪火直冒*^,“是……是闻大侠……”

    “闻敬^*?”众人都怔了怔^。

    “先前……先前是闻大侠^&,不请自入,直入我房中……”容楚羞答答地道,“奴家惊惧,极力推搪^,正在此时那两位闯了进来,奴家正要呼救*,未料闻大侠忽然发怒,将两人打倒后离开*,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容楚“怯怯”瞟了一眼说话的孙姓少年&^,眼风娇媚,“说他看上了奴家,还说王大侠也看上了奴家^^,他先去解决王大侠*,再来看我&,还说……奴家只能是他的……别人要想染指&,他就一个个宰了,扒光了……吊到门楼上给大家瞧瞧……敢和他抢女人的下场……”

    “好狂妄的闻敬&**!”孙姓少年面色嗵地涨红&,拔了刀就跳起来^&,“竟然敢如此轻蔑我等!”

    “闻敬一个独行盗&,之前也籍籍无名&,这等人物^*,敢如此目无天下英雄&?”

    “我看他是欠教训&^*!”

    “想宰了我们扒光吊起&?哈哈!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兄弟们^&,走^^,咱们这就见识下^^,他要如何一一扒光我们&*,将我们吊起*^?”

    少年们群情激奋,捋袖子拔刀取剑*,就要向外走*&。

    大家哥俩好瓜分是可以的,吃独食是不成的,吃独食还不知道收敛的^&,是必须要教训的。

    “各位少侠&*,且慢——”容楚倾身床下,牵住了一位少年的衣襟&,“切莫冲动,那个闻敬*,似乎武功很高,而且……而且他好像还有同党,诸位冒冒失失去寻**,万一有个闪失*,叫奴家……叫奴家如何放心得下……”

    “武功很高^?有同党**^^?”少年们纷纷转身&,眼神惊疑不定^,想着确实没见闻敬展示过武功&,但看王猛对他的看重^,想来不是弱者*^,又想如果有同党&,会是谁?眼光在众人中扫射不定*,渐渐染满怀疑*。

    “有没有同党^^,看等下闻敬做什么就知道了^*?!比莩谛湮孀於?&,“他闻敬,武功不如王大侠吧&,所谓教训王大侠从何说起&?可如果王大侠吃了亏*^,那……”

    “对?!敝谌嘶腥淮笪?&,“那就说明闻敬必然有同党帮忙嘛&&*?^!?br />
    孙姓少年目放异光*,“娘子不仅美貌,不想还如此聪慧*,遇见娘子^*,实为我等之福*&?!?br />
    容楚羞笑,“少侠谬赞**?&!毖鄄ù有渥由戏椒晒?**,悠悠挂挂**&,似带了钩子&,一钩^,又一钩,钩得众人眼神发直&,如果不是还担忧着闻敬那事***&,便恨不得扑上去^,把这媚人的小东西狠狠地揉进粉榻里去&。

    窗下蹲着的太史阑*,嚼着草根^,心想遇见史娘子,确实有福^*。

    找史(死)&^。

    众人都沉默下来,此时也无心情瓜分美人,都在想着如果闻敬真的动得了王猛^^*,那自己便是冲过去算账也占不到便宜^,邀集了大家一起去*^?谁知道里面哪个是闻敬的暗中好友^&?

    容楚不过一句话*&,众人便生了外心&,暗室里怀疑诡异的眼光瞟来瞟去^,到处漂浮着不信任的气息*。

    也不过稍稍等了一刻&,忽然便爆发出一阵惊呼*&,“出事了*^!”

    众人一惊&^,冲出去,便见闻敬跌跌撞撞从王猛屋里出来*,左臂鲜血淋漓,惨声大呼,“出事了^!有人夜闯客栈&!王猛大哥被杀了*^!”

    众人都激灵灵打个寒战,对望一眼,各自看见对方发青发白的脸颊。

    “凶手何在*^?”孙姓少年壮着胆子高喊,“待我等前去捉拿&*!”

    “他打破窗户逃走了!”闻敬答。

    众人又是一个寒战**,这回眼中怀疑之色已去^,换做惊悚的肯定&^,“闻敬果然杀了王猛!果然有同伴*^!”

    “好狠的人……”有人低声道**^&。

    “怎么办……”

    “各位少侠*?^!比莩诖采锨纳?&,“依奴家愚见*,向来敌明我暗,方得取胜之道*^。诸位还是切勿打草惊蛇^,便做先信了闻敬模样^^*,以免引得他杀心大发,狗急跳墙伤及诸位^*。诸位先和闻敬周旋着,暗中查探^,找寻出其党羽^,待到了北严&,一举交给官府**,此人在官府必有案底&,保不准还是什么隐姓埋名的大盗&^,诸位如此^,既擒了杀人要犯,又得了官府赏赐**,官府大人见诸位英明勇武&*,定要请各位做推官典史^&,造福一方^&^,自又是一番好前途^^?!?br />
    众人眼神一亮——好计*!

    又安全,又有功,到头来诓骗闻敬去官府,自己一点力气也不用花**&&,一点危险也不用冒,何乐不为*。

    “史娘子真真兰心慧质?!彼镄丈倌昝伎坌θッ莩氖?&,“如此一朵娇俏可人解语花&,我还真有几分心思*,想要娶回家做个妾,想来将来也能做个贤内助……”

    “砰*^*?!泵疟煌瓶?^^,带来一阵凉风,长身玉立的“史家相公”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堆色狼^&,面无表情地道:“三更半夜,诸位聚集在在下房中**&,是要做什么*&^?”

    孙姓少年的禄山之爪^,唰地收了回去*^,在自己袍子上掸掸灰,呵呵笑了两声*,还没来得及想出理由,容楚已经娇滴滴地道:“刚才听说王猛大哥被杀&^^,诸位少侠担心奴家也被杀手所害,都前来?&;づ?,并在此商议对策^^!彼低暄鄯缌锪锼橙巳阂蝗?*^。

    他那眼神过处,谁都看了&^,谁都没看*&,谁都觉得看得是自己,那女子眉横远山&*,眸凝秋水^,盈盈一瞥*,无限风情^,似乎便是个无言的邀约“少侠你先委屈则个&,待有机会*^,我……”

    众人都心热了^,热了也便荡漾了*,荡漾了也便伟大了^,都纷纷昂首挺胸道:“是极,是极*,我们在此?^^;な纺镒?&^*,并商议驱敌之策&?&^*!?br />
    “在下回来了&^,不敢再劳动诸位盺;の壹夷镒?&&?^!碧防唤歉觥拔壹摇绷阶忠У煤苤?^,大步走过来,重重将容楚一搂&,“王猛大哥被杀,闻敬大哥正在寻诸位帮忙追凶*,各位还是速速前去吧*!”

    “是极*,是极*?!鄙傧烂勤ㄐψ?^,“史兄不会武功*^,此等大事还是在家呆着**,?*;ず媒科尬?&!毕勰蕉始珊薜乜醋拍锹ё∠搜氖直垡谎?*,用眼神将之砍成十七八段^^^,才悻悻退出*^&。

    人都走光了^,室内陷入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

    “让开^*&?!碧防坏纳?*。

    “嗯?”容楚的声音^。

    “我说你让开&?*!?br />
    “是你搂住我的^^?^&^!?br />
    “让开^!”太史阑开始撕掳容楚的爪子——她象征性搂住那家伙,人一离开就放手,谁知道那家伙不知何时&*&,用一根带子把他自己绑在了她的腰带上……

    “嘘*&^,别撕。有人瞧着&*?*!?br />
    太史阑一怔&,停手^,狐疑地朝外望望&。

    “嘘……嘘……”容楚懒洋洋地嘘着&^,听起来不像紧张倒像给小孩把尿^,嘘完几声,没骨头一样懒懒靠在太史阑腰上&*^。

    唉,真舒服&。

    早说过这女人看起来硬^*,身上其实极其有料^^,皮肤和身体*,比别的女人更柔软更莹润*,比如腰这个位置^,是个优美的腰窝&,瘦不露骨^,腰侧却又软软地荡出一个漩涡,他的脑袋靠上去就不想让开来&*^,如果能再挪一挪**,挪到正位睡下去&,想必更加**……还有她的手臂^*,刚才那有力一搂*^,虽然乾坤颠倒有点让人不乐&^&,但那般主动自然还是第一次&*,他不趁机多蹭几下*&,难道还等下次?

    太史阑警惕地望了一阵^,没感觉到任何危险&,再一低头*^。

    某人靠着她的腰^,眼眸半阖,似睡非睡,唇角一抹淫荡的笑。

    太史阑唰一下站起来*^,也不管某人的手还绑在自己腰上——有种他把他自己栓她裤带上&!

    容楚的脑袋并没有重重地落在床上**&,也没被她的步子拖到床下,太史阑刚站起*&^,他便睁开眼^&,唇角若有憾意^*,手指一掠&^*,一抹刀光一荡&,随便绑起的布结断裂^,他悠悠叹口气*,看看某人笔直的背影*,伸手曼声召唤*^*,“来,睡&**?!?br />
    又道:“这回我不占你便宜^&!?br />
    “无妨^&!碧防坏?^*,“你是我妻*,占我点便宜可以理解*&&?!?br />
    “那便上来睡吧*,我的夫君?!比莩菩Ψ切?*,掀开半个被窝&。

    太史阑唇角微勾,正准备拿起桌上没喝完的参汤^^,浇到那半边被窝里,自己和景泰蓝睡去&,忽然看见对面容楚虽然还在笑^^*,但眼神厉光一闪^。

    与此同时她心中也警兆一动,虽然什么都没听见&,但也知道&^,这回真的有敌接近^。

    “好^?&^!碧防灰话驯鹨槐咝〈采系木疤├?,往容楚怀里一塞^,“娘子,孩子半夜要喝奶,你记得喂他&^,真是辛苦你了*&,为了不影响你的睡眠&,我就在短榻上委屈一夜^,多余的奶记得要挤掉^&,不然涨奶难受*?**!?br />
    容楚唇角笑意僵了僵^*。

    太史阑一本正经瞧着他&。

    头顶上有细微的声音*。

    “史娘子”抽着唇角*,带着笑,接过“孩子”&,柔声道:“好的,夫君^?^!?br />
    ==

    夫君大人安稳地睡了^*,史娘子挤没挤奶不晓得,屋顶上的声音很快没了&,天亮的时候太史阑起身&,看见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睡得四仰八叉^&,景泰蓝的肥脚丫蹬在容楚肚子上^^,容楚的手拽着景泰蓝的头发^&。

    看来所有男人&*,无论他尊贵还是美貌,都不具有“优美睡相”这种优良品质*。

    值得庆幸的是两只都不打呼&,当然^,如果真有打呼的^,太史阑必定把他拎出去晒月亮。

    早上早饭照例有人送&,各色点心包子的一大堆*,那个孙姓少年送得尤其丰富精致^,太史阑喝着他送来的雪莲银耳汤^^&,给景泰蓝喂着他送来的蟹黄汤包*&,和大头儿子商量道:“看样子孙少侠真的看上你家公公了?^*!?br />
    “许了吧!本疤├豆墓哪夷业氐?**。

    太史阑点头*,觉得未为不可^^。

    被无良母子给卖掉的某人*,没来得及吃早饭^,正在辛苦工作——容楚帕子包着头*,靠在里间的暗影里^,正和孙少侠深情款款地低诉。

    “……奴家昨夜一夜未得安眠^,奴家那夫君又好生粗鲁^*,鼾声如牛,奴家辗转反侧^*,流泪到天明……”

    “史娘子放心^?!彼锷傧佬奶鄣赝偶讶搜谠诎氡呶诜⒗锏牧?&,心想史娘子什么都好,就是声音造作了些&,还有总是喜欢掩着脸呆在黑暗里,不过有病的人怕光喜静*&,仔细想来还怪让人心疼的&,想着想着便伸手去抚长长袖子下的佳人的手,“你放心,既然你这般对我信任&,我定然是要好好疼爱你的*?^*!?br />
    佳人的手盖在一方浅金镶梅花衣袖下^,摸着腴润柔软*&,孙少侠陶陶然*,心想史娘子看起来瘦^,手倒是丰满,有肉得很*^。

    容楚眼光斜斜瞟过那衣袖——他的手好端端在被子里呢*,那袖子下不过一只猪蹄而已*&*。

    “闻敬势大*^,又为人凶暴^,他对奴家贼心不死^&,日后必来滋扰?!比莩ι酒?,“少侠你?*;づ?*,奴家自然没什么不放心的&,就怕少侠你孤掌难鸣&,万一被对方藏在暗中的宵小所害^&,叫奴家……叫奴家怎么放心得下……”

    最后一句话轻飘飘&*,静悄悄&*,尾音摇啊摇,听得人魂飞掉^。

    孙少侠听得佳人关切*,心花怒放*,却也觉得此话有理,犹豫道:“闻敬昨夜形态如常^^&,还说要找杀害王大哥的凶手^&,足可见此人心志凶恶坚毅非常人*,他现在要做好人&*,不至于当面对我等下手&&**,倒不必怕他^。只是你说他还有帮手,这就得费点思量&&,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br />
    “奴家正是忧心这个&,或者……”容楚倾倾身子*^,“咱们先下手为强?”

    “哦&&*&?”孙少侠眉头一动^,“可是这么多人,谁知道哪个是他帮手呢&?”

    “奴家倒有一计……”容楚的声音低了下去*,孙少侠俯身,认真地静静聆听**。过了半晌&,门帘一响,他满面春风地出来&,看了看外间正在喂儿子吃饭的太史阑一眼,淡淡道:“史娘子累了,史兄弟记得不要去打扰她?*^!北阊锍ざ?&*。

    太史阑双手抱胸,看着这个登堂入室勾引人家老婆,还反客为主嘱咐人家老公的极品,对景泰蓝道:“景泰蓝&,你看**,护不住自己老婆的男人是最没用的男人,什么玩意都可以喷他一脸?*!?br />
    景泰蓝这回没有大点其头*,似乎在沉思,好一会儿才道:“我要娶小映**?^&!?br />
    太史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小映是谁^,“哦?护得住吗**?”

    “为什么护不?&^?^?”景泰蓝眨巴着眼睛*&。觉得小映那么好那么美*,人人都该和他一样喜欢她*,难道会有人不喜欢她吗^。

    “她是个盲女&?**!?br />
    “是呀**&?*!?br />
    “所以?”

    “所以我要陪着她呀^?**!?br />
    太史阑不说话了*^。

    两岁多孩子的童心,弥足珍贵&,不该被太多的现实太早浸染&,他终究要背上很多责任&,面对很多艰难^,并不需要她现在就强加其上&&。

    一份无忧无虑的喜欢&,也是难得美好心情,她要为他保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她抱起景泰蓝,对着他的眼睛*,“做个勇敢的男人^?&!?br />
    “麻麻*,我会&?!?br />
    忽有个声音插进来*^,笑道:

    “我也会&^*?^!?br />
    ------题外话------

    淫笑着把手伸进美人们的……兜里^&,“小娘子*&,快点把票票交出来&^,嗯,你们放心&,既然你们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我定然是要好好疼爱你们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十五章 我家“娘子”好漂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5并对凤倾天阑第六十五章 我家“娘子”好漂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