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别再和我抢女人

    李扶舟本就开裂的衣服,瞬间被扯裂到底,肌肤如玉&,亮在暗色中……

    李扶舟低头一看,脸色一变*,忽然将太史阑一把推开。

    他一向温文尔雅^&,风度亲切,从未有任何失礼之举,此刻这一推,却显出了几分急切和粗暴,太史阑被推得一怔。

    她怔住*,李扶舟也怔住了,低下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动作是他做出来的。

    两人怔然对望,一时气氛尴尬。

    人影一闪*,花寻欢奔了过来&,人还没到就咋咋呼呼^,“怎样了?你们怎么样了?太史阑你不要紧吧^?李扶舟你……???”

    花寻欢的大嘴巴唰一下停住叨叨,嘴巴张得可以喝风。

    香艳……太香艳了……太他娘的香艳了!

    太史阑手按在李扶舟胸前^*,李扶舟衣衫不整,肩部衣服去掉半截*,半身都快裸了^,从太史阑的手势来看&&,明显那半截衣服就是她扯掉的*。

    呃*,这两人,一个温和一个冷漠^,不像那种**瞬间掀翻的类型呀,再说这啥地方啥时候&&,合适吗^?还是这样比较特别比较爽^?嗯&,太史阑那家伙本就不太正常^,她这么猛是可以理解的哟……

    花寻欢托着下巴,越想表情越丰富*,越笑神情越淫荡……

    太史阑冷冷盯花寻欢一眼,花寻欢赶紧合上嘴,啪一声上下齿关猛地相撞*,听得人身子一麻。

    “我说……”花寻欢指着上衣撕得走光的李扶舟,一边暗暗吞一口口水,一边对太史阑结结巴巴地道**,“他虽然救迟了你一步,倒也没耽误事儿^^,你也不能就这么扒光他呀,晚上不成么。等人少点不成么**?”

    太史阑瞟她一眼,大步而过,“胡扯!”

    她没有发觉^*,李扶舟自衣裂后一直一言不发,伸手抿住那件半旧的蓝衣的破口,眼神疼惜*。

    ==

    战局终于结束了*。

    除了后来的几个偷袭的黑衣人,是李扶舟和花寻欢先后出手解决的外,其余近百名敌人,逃走三十余人,俘虏四十余人&&,学生们出手控制不住杀了七八人,可谓全胜&。

    会出现“失手杀人”情况&,是因为太史阑后来看胜券在握,才说明真相^^,学生们一旦明白这不是演习,哪里还会客气&?

    山匪的脑袋**,一样是二五营和地方记功的凭证。

    回过味来的学生们,也暗暗感激太史阑*,如果不是她那个“演习”的说法&&,学生遇袭时,很难以那么镇定的心态应对*,对方来势汹汹^,一旦被打乱阵脚&,也许战果就要调转。

    几个学生将俘虏分别拎开*,一番询问^,得知这些人果然是附近的山匪^。这里是全国十三大行省中的西凌行省,离西凌之北的北严城已经不远^,这批山匪就是附近龙莽岭龙莽寨的*&,占山为王已经很久&。

    这一批人自称^,三日前寨主和附近通城的一家大户发生仇怨^,带人去血洗了他全家,因为这家大户逃出了一个人**,所以一路追杀至此^,不想竟然碰上了二五营的学生^。

    几个人说法都一样,看来可信^&,太史阑却觉得其中有个人眼神闪烁&*,看起来有点不靠谱&,问了问,那人身份是这批匪徒中的二首领^,大首领已经逃了,太史阑想起后来从林后潜入的那几个没骑马的黑衣人^*,觉得此事还有蹊跷^^,示意沈梅花将那二首领拎到一边,单独审问。

    她自己先去看看景泰蓝&&,小子呼呼大睡*&,那么吵都没能惊醒他,太史阑发觉这小子自从体内余毒,被容楚的药慢慢拔尽之后^&,睡觉就特别沉,像几辈子没睡好过一样&*。

    或者**,他以前^,真的从来没睡好过*?

    隔壁又支了个帐篷&,给那个不幸又幸运的伤者休息,那人就是一开始闯进树林^*,大腿上被射了一箭的那个&&,他被箭误伤的伤口已经被苏亚给处理过,目前人还清醒^&,太史阑进来的时候,正看见那小子傻傻地盯着苏亚^&&。

    先前混战*,光线昏暗,谁都没看清这倒霉蛋长啥样,此刻休息包扎*,洗净血污,才看清不过是个少年,因失血而脸色苍白^,面貌还算清秀^^,太史阑眼尖地发现^,在她进来的那一刻&&,苏亚飞快地抽回了被少年拉住的手*。

    嗯^?这么快就看对眼了?这世上有一见钟情**?

    太史阑不动声色^,立刻转身&,道:“苏亚^,麻烦你问问这人情况&*,等下告诉我&&*?^!?br />
    她走得干脆^,苏亚呆呆地看着她背影^&*,脸上慢慢涌上一抹红晕。

    “小音……”那少年再次拉住了她的手,“你……你怎么在这里^*?我……我找你找得好苦……还有,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苏亚沉默着,半晌又抽回了手&,哑声道:“陈公子*,请将你发生的事告诉我?&!?br />
    “你的声音……”那陈姓少年一惊,随即面色又转凄伤^,“你叫我陈公子……小音……你终究不肯原谅我……”

    “公子言重&*?!?br />
    ……

    太史阑站在帐篷外&,注视忙忙碌碌收拾的人群&,半晌,身后帐篷门一掀**,苏亚出来*。

    太史阑回身^*&,眼光在她脸上一溜^,苏亚并没有眼圈红肿,只是神情更冷淡几分&。

    “陈暮,通城大户,盐商,三日前忽有龙莽岭匪徒闯入他家,杀家灭门^,他当时在城外郊寺踏春,幸免。之后被追杀,至此?!?br />
    她声带受过损伤,发言艰难&,以前很少说话&,自从跟在太史阑身边&,学了她简练扼要的说话方式,虽然还有点支离破碎,倒也重点清晰^*。

    太史阑点点头^,心想占山为王的匪徒^*,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敢于下山冲出百里,进城灭人满门&?盐商富裕^,家中护院从来不少,都死得一个不剩?这样烧杀抢掠一个来回*,当地官府没人追捕&?

    这般细细一想&,便觉深意无穷**。

    ==

    忙碌了半夜,在天快亮的时候^,大家都疲倦地躺下休息了^。

    太史阑却没睡*,注视着不远处一个帐篷^,里面的烛火倒映着李扶舟的身影&,他低着头^,手一起一落&^*,不知道在做什么*。

    太史阑默然半晌,终究还是站起身,走进他的帐篷&。

    “在干什么*^?”

    李扶舟抬起头,他只穿了亵衣*,一套月白的衫裤,干净清爽,手里拿着他那件撕破的蓝衣^^,还有……针线。

    一个大男人拿着针线会让人感觉很窘,但李扶舟这样一个人^^,他的存在,他看过来的眼光,却让人一丝也兴不起嘲笑或惊讶的念头。

    他的气质^&&,诠释这人间一切和谐,于不和谐处*,亦能生出和谐*。

    他的亵衣领口微低,露一抹锁骨,从太史阑的角度看过去*,是一道精致平直的线,让人想起精雕玉琢的玉如意**。

    烛火微黄*,色泽温润**,在他的肌肤上熠熠生光&&,下颌之下,一笔流畅的剪影^。

    世间女子在此^^^,这一刻多半乱了心跳&*,停了呼吸。

    李扶舟坐正了身体*,也没有因为只穿内衣而有所窘迫,从容地道:“想把衣服给补好^*,不过……”他笑笑*。笑容温淡平和^*。

    太史阑看看,线到现在还没穿过针呢。

    男人能把头发丝细的暗器穿过叶脉^&,就是不能把同样粗的线穿过针鼻***,说起来也挺神奇**。

    “我试试?!碧防蛔吕?。

    李扶舟看看她——这位一看也不像个能飞针走线的造型,然而他微微一笑&,让了让。

    帐篷窄小^,让也让不出什么地方,太史阑坐下后,不可避免两人的膝盖碰在一起。

    李扶舟没有再让^,太史阑也没在意,她举针对光,穿线,看起来很灵敏^*&。

    李扶舟微笑看她^,手轻轻搁在膝上^。

    太史阑伸手去拿衣服,李扶舟似有微微犹豫*,但也没有阻拦。

    太史阑看着那道巨大的裂缝,皱起眉&。

    该从哪里下手?

    说实在的衣服撕成这样*,缝补完也无法再穿,李扶舟虽然简朴^,但从不令人感觉穷酸&,他的衣服质料都是柔软舒适的&,价值不菲*,虽洗了又洗^,但更显气质^。唯有这件蓝衣^&*,相对质料普通了些*,因为经年日久^,色泽已经变浅*,领口袖口都有磨损痕迹,用针线密密缝补过*,可以看出穿得很精心^。

    “我只是想将它缝补好*,之后再收起来&?!崩罘鲋劭闯鏊囊馑?,轻声解释&^,“这件衣服,我每年只穿一次……没想到今年撕破了……”

    太史阑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半晌道:“对不起?^!?br />
    她从不道歉,此刻却语气坚定。

    李扶舟怔了怔*^,微笑,“无妨*,旧衣终将破^^,不过早迟而已&?!?br />
    “是你亲人给你做的衣服^&?”太史阑问^&,“有纪念意义^^?”

    烛火光影下,李扶舟垂下的睫毛,在眼下打出淡淡的弧影,静谧而温存&,从太史阑的角度^,只看见他的唇角,似有若无地勾了一勾。

    “喝水吗&?”他忽然换了话题。

    “不用&?!碧防谎罢伊税胩?&,终于觉得可以下针,一针戳了过去。

    随即她顿了顿^&,手一撤*。将衣服挪开了些&。

    “戳着了?”虽然她没呼痛,但李扶舟还是料事如神^^,身子一倾&,一把抄住她的手指&^。

    指尖上一点浑圆血珠绽放&*。

    李扶舟想也没想,便将嘴唇靠向那受伤的手指,太史阑怔怔地看着他&。

    然而就在唇离指尖不过寸许处,李扶舟忽然一震&^,似是想到了什么*,飞快地放开了她的手。

    从一拉到一放*,不过瞬间^**,他再抬起脸*,平常温存笑容已经不见,眉宇微微苍白。

    太史阑凝注着他&,收回手指,缓缓将指尖鲜血^,在衣摆上擦尽*。

    指尖擦上麻质布面^,微微有点糙,随后便热热一痛^&,似此刻心情&*。

    随即她抱起衣服&,道:“我怕是不行&,找苏亚给你补好送过来?!辈淮罘鲋鬯祷?,掀帘而出**。

    一阵风过,将帘子飞卷&,隐约烛火飘摇里白衣素净的男子,神容淡淡^*&,目光深深*。次日队伍再次启程,按照众人计议&&,俘虏还是要押解请赏的*,李扶舟出面递书当地官府,派人前来协助押解,此地离通城不过三十里路程*,离西凌首府北严百里**。车行半日,到达通城,按照计划,众人准备不通报通城县衙,直接找个客栈^,好好休息一顿后直奔北严。

    然而城门前,已经有人在等候了。

    “在下是通城王知县府文案柳近*?!币桓鲋心晡氖?,带着十几个下府兵在路上等候&&,笑容可掬^,“受东翁之命*,特来迎接二五营诸位^?^*!?br />
    南齐军制分内外军&。驻守京城内五卫,戍边天下外三家军^。另外设府兵六十万,由六品以下官和良家子弟组成&,属于外三家军管辖。按行省、城、县的规模^,分为上*、中*、下三府兵,下府兵八百人,一般驻扎在县区^。

    李扶舟上前交涉*,过一会儿回来说^,“通城县说&,我等帮助他们捉到龙莽岭惯匪^*,助地方剪除一大害**,本地乡绅闻讯欢欣鼓舞,都要求县府无论如何要留下诸位英雄*,今晚通城翠华楼设宴^,请我们务必不要推辞乡亲父老的好意&?!?br />
    “要得*,要得*?!毙苄〖训谝桓鲞挚俗?,眉飞色舞&。

    “我说嘛,这么大的事儿*,请一顿也是应该的?^&!笔沸〈涞靡庋笱?*。

    其余学生虽然勉强按捺住兴奋&,但都满面红光,喜动颜色,一群品流子弟走过来,笑道:“昨儿累了一夜,今晚就在通城歇歇吧?*!?br />
    这回就连寒门子弟也没人反对^*,经过昨夜并肩作战*,之前的隔阂散去大半,年轻人,总是没那么多机心仇恨的。

    “你看呢^*?”太史阑低声问李扶舟^。

    “既来之则安之?&!崩罘鲋鄣?*,“拒绝他们容易,但学生们赶路确实辛苦,拒绝了通城设宴*,就不能在通城住宿^,再往下走没有宿处&,万一再来一场夜袭,只怕他们便支撑不住&*?!?br />
    太史阑点点头&。将袖中人间刺调整了下位置^*。

    一路进城^,客栈已经由通城县衙安排好**。景泰蓝一直安静地靠在太史阑身边,他已经戴了面具*,太史阑对学生们的解释是得罪西局,需要给景泰蓝做点?;?,学生们也都理解。

    “麻麻?!彼鋈焕防恍渥?*,指着客栈不远处路边一个卖鸟的,“鸟,鸟?*!?br />
    出二五营后,太史阑和他说要扮成母子*,小子很得瑟——终于等到这一天!

    不过关于称呼&,两人头靠头研究了很久,太史阑不喜欢“娘”这个字,觉得跟“娘炮”似的,景泰蓝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母亲,他自家的那位的称呼**,说出来是会吓死人的^。

    最后太史阑让他喊妈&,于是麻麻诞生。

    “不买^*?*!碧防坏?,“禽流感?^*!?br />
    听不懂酷妈怪话的景泰蓝,怏怏地垂肩*,知道没戏^&*。

    太史阑的目光,却在那卖鸟的身上掠过,随即又掠过路边一众摊贩*。

    “都说通城繁华^,如今一见,名不虚传^?!崩罘鲋坌Φ繼*,“路边摊贩如此繁盛&,便可见一斑?!?br />
    “呵呵&,是是!绷陌噶阃?^,“施知县治县有方&,此地物富民安^,最是太平之世^*?!?br />
    众人站在一长排摊贩前*^,看两三个行人&,从摊子前快步走过。

    通城安排的客栈确实不错&,三进院子包了下来,设置精洁*,花寻欢安排人将俘虏锁在最后一进院子里,犹豫着到底该派哪几个学生来看守*。负责看守的通城衙役&,大包大揽地拍胸脯&,“姑娘放心!全交给我们兄弟&!外头还有府兵^,再用不着二五营的诸位英雄^,你们专心吃酒去吧,通城父老&,都盼着见你们一面,少谁都不合适&*!?br />
    “那便辛苦各位大哥了^?!?br />
    “没事,没事!咱一定给你看好咯!”

    华灯初上的时候,整座翠华楼越发流光溢彩,彩灯滴溜溜地转着,映得一群在门口等候的乡绅脸色红艳。太史阑等人从接送的专车上下来时^,看见的就是这群老爷&,以及老爷身后的美女们**。

    “二五营诸位英才光降*,通城蓬荜生辉^**!”当先一个黑胡子迎上来*,黑胡子上头一颗红痣十分显眼&,笑容几分矜持^,几分客气&。

    “这是我家东翁&*,通城父母。施知县施大人?&*!绷墙樯?^。

    施知县呵呵笑,一一引荐在场的乡绅&,都是些当地大户豪门^,名流士绅^。太史阑不耐烦地站在一边&,等着李扶舟和他们揖来揖去^*。

    她衣着简朴^*,混在学生群里,也没人注意她,好一会儿才介绍完毕,以李扶舟花寻欢为首*,拥入翠华楼中*。

    翠华二楼^,整座阁子打通&,开了六席*,每席之间,隔以屏风。

    一队衣着整齐的小二,等着给贵客安排入席。

    中国人入席,自古便有规矩,这个规矩不是谁该坐哪里,而是明明知道谁该坐哪里^,也准备坐那里^,但必定要推三推*,让三让^*,被人推坐下去,再站起来^,嘴上逊谢一番^^,再推下去,再站起来……如此三番^,也就好了。

    此刻人多^*,这推一推让一让的功夫上演得更加热闹&,每个位置都经过一番挣扎厮打,才能尘埃落定&。

    落在学生群最后的太史阑母子俩,被前头推打人群给堵着&^,等了好一阵也不见人流移动,景泰蓝哭兮兮地揉肚子,“麻麻^,我饿……”

    “马上就吃*?!?br />
    太史阑抱起景泰蓝&^&,拍前头人肩膀^*,“让^?*!?br />
    前头人吓一跳*,急忙让过去^,太史阑一路拍过去,“让&,让&,让……”

    让了十几次后,太史阑终于抵达内厅,首席上已经摆好凉菜并上了三个热菜^*,还有三个位置没有安排妥善,其余桌还在厮打&,只有凉菜&。

    太史阑大步过去&,选了个热菜前面的位置,把景泰蓝一放*^。

    “吃*?*!彼?。

    厮打戛然而止*。

    施知县和李扶舟花寻欢已经厮打完了,各自坐了主位和最尊贵的客位&,剩下的位置推让激烈^,目前县丞大人即将胜出。

    目光唰唰地集中过来,在景泰蓝头顶交织纵横,强度好比X光&,景泰蓝稳稳地坐着,眼皮子也不掀一下。

    嗤&。瞅啥瞅&,俺每年正月十五在广御殿开大宴,都坐得首席&!

    王霸母子俩一打岔&,这厮打也不厮打了^,推让也不推让了,六处席位迅速坐齐了&,县丞坐在太史阑下手^,脸沉得能挤出水来&。

    照例席开,套话,齐贺陛下安康,太后安康,国泰民安,通城风调雨顺&,然后就是一番腴词^,各种吹捧^,学生们个个化身盖世豪杰^&,救民水火&^,普济众生,满团花样文章,乡绅们想必早已背好^,一篇和一篇不重样&。

    每个男人的座位边,还有个小椅子^*,太史阑看看那些男人——嗯^,表情很骚动&。

    果然*,所有人刚刚坐下,香风阵阵*,环佩叮当,先前跟在乡绅后的一群女子^,莲步姗姗地上来&,站在厅口笑吟吟^。

    “这是本县醉花坊的姑娘们,都是清倌?^!绷陌感Φ米匀?,“你们过来*,快来侍候各位英雄&*?&!?br />
    正在喝汤的景泰蓝,啪嗒一声^&,勺子掉到了汤碗里,眼珠子瞬间定光了*。

    太史阑一瞧,这小子口水哗哗地&。

    再一瞧&,一位姑娘正从景泰蓝面前过^,这姑娘脸盘子也就中上^^,但她所经之处*,人人眼神发直——无它,那一捧酥胸,跟发面盆似的,人还在厅口,胸都已经到首席了。

    没办法,景泰蓝向来对这种大波妹子毫无抵抗力,当初那个倒霉的奶娘&,也就是因为波大*,才被他念念不忘**。

    这姑娘看来也是通城一宝^,昂首挺胸,一步三摇^,十分享受众人的目光,姚知县一改先前庄重严肃状&,笑眯眯接着她的手,道:“媚儿*^&,今儿你好好侍候李先生?!彼呈衷诿蝗丝醇慕嵌?,手背悄悄一蹭,一揉*,那胸上的荡漾,顿时就蔓延到老脸上。

    媚儿抿唇一笑,姗姗往李扶舟面前走^&。

    花寻欢放下筷子&,笑眯眯开始托腮*。

    太史阑埋头*,吃菜。

    “呔!”

    蓦然一声大喝^,惊得众人一颤——此刻当有人发声*^,不过……怎么奶声奶气的?

    再一看&,景泰蓝已经跳上了椅子,一手指定媚儿,怒发冲冠*。

    “我的&!”

    “下来^?^!碧防慌呐木疤├镀ü?^^。当众不责子*,等回去好好教训*。

    “我的……”景泰蓝声音立即低了八度&,所幸还能坚持^。

    “好可爱的小少爷?!泵亩恍?,伸手捏了捏景泰蓝的小脸,一屁股在李扶舟身边坐下了。

    “我的……”景泰蓝探过短短的小身子^,努力地够啊够*,一把抓住李扶舟的手,捧在掌心,声泪俱下地道,“这个别再和我抢了……我把我麻麻让你还不行吗……”

    ……

    托下巴看戏的花寻欢一时没托住*,下巴磕桌上了。

    正忙着让媚儿的李扶舟^,撞翻酒杯了……

    啃鲍鱼的太史阑,被鲍鱼呛着了……

    饶是淡定如此&,也忍不住要仰天长叹^*,骂一声,尼玛*。

    尊荣诚可贵,麻麻价更高*,若为大波故,两者皆可抛。

    《壬申年四月七日因争抢妓女故为景泰蓝临桌赋诗》

    名字都齐全了。

    太史阑扶着碟子^,深切地想^,教育果然是一件任重道远艰难困苦的活计……

    景泰蓝顺利争抢到了他的大波妹。

    当他把小脸靠在那朝思暮想的大波之上时&,他感到很幸福&。

    说真的*,自从奶娘之后^,好久没有这样的幸福了。

    一堆人默默地低头,姚知县鄙视地瞥一眼太史阑的平胸&,嗯,估计这当娘的没奶*。

    太史阑目光坚定地看着面前的清蒸鲈鱼*?;ㄑ盎赌抗饧岫ǖ匦σ饕骺醋潘?^,顺便不住地捣李扶舟,“你想抢你快抢啊^,你不说咱们怎么知道你想抢呢*^?既然你想抢就明说啊,咱们还可以帮你抢啊……”

    李扶舟给她夹了一块她爱吃的多刺的鲥鱼&&,“这是雅江春汛后的鱼,最肥美*,肉质最胶黏有弹性,不可多得*。尝尝^^,香不香**?”

    “香^!”花寻欢两眼发亮,立即埋头奋战*。

    注意力成功转移……

    “来&,喝酒^,喝酒?!币晃幌缟鹗酝即蚱乒钜斓钠?。举杯劝酒^&。

    太史阑注视着清冽的酒液^,那般清亮的颜色却不能让她静心,总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有点烦躁&,忽然道:“不喝酒!?br />
    正待举杯的众人一怔。

    李扶舟看了看酒杯^^,接口笑道:“差点忘了&,二五营师生在外公务期间^,不允许饮宴作乐*,尤其不得沾酒,我等不敢违背营规,望诸位海涵^?&!?br />
    “哪有饮宴不喝酒的?*!币χ匾涣巢灰晕?*,“再说你们出门在外&*,无人监督,这什么规矩的*,大可以不必理会,规矩嘛^,就是给人破的嘛哈哈?&!?br />
    一堆人赔笑附和,坚持要给李扶舟满酒,李扶舟含笑^*,手轻轻按在杯口&,“多谢诸位好意&,只是扶舟作为此次考练学生的总负责,如果带头违背营规&,日后也难以管教学生*,诸位大人都是麾从如云&&,自然知道此中利害&,当体谅扶舟难处?!?br />
    起身要给他斟酒的柳文案手一顿,有点尴尬,眼神瞟向姚知县^,姚知县哈哈干笑一声,道:“既如此&,便把酒收了?&!?br />
    李扶舟不喝*,太史阑不许喝*,花寻欢在忙着吃鱼,其余寒门子弟便是馋得喉咙冒火,也不敢越雷池,却有几个品流子弟,满不在乎嘀咕&,“我们怎么没听说这规矩^?管天管地管不了老子喝酒放屁^*,喝*!”

    除了那一桌&*,大部分人不喝酒,国人文化从来都是酒文化,南齐也是如此,顿时便没了气氛,妓女们干不了劝酒的活,也便撤了*。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菜还上得极慢,往往一道菜吃完好久,才上下一道菜,并且多是带骨无肉的菜色,虽精致昂贵,却不能饱腹,席间小菜倒是不少^,梅子杏干*,山楂笋丝^,全是开胃菜^,吃得人越吃越饿,越吃口水分泌越多&*。

    景泰蓝早早昏昏欲睡*,却坚持不肯下席,因为他没吃饱*,孩子都吃不饱*,更不要说大人,所以早该散席的时辰,众人都捺着饥火不下席,耐着性子等待。

    山楂梅子吃多了要喝水&^*,景泰蓝水喝多了要撒尿,太史阑便带他去茅厕,转出屏风,走到门口被人拦住&^,两个小厮打扮的男子&,笑容可掬地道:“小公子要解手吗^?我们负责伺候便好*^*?!?br />
    太史阑盯他们一眼,两人迎上太史阑目光^,便觉眼中似被一刺,忍不住掉转目光,去拉景泰蓝的手却没收回。

    “景泰蓝!碧防欢紫律?^,给景泰蓝理理领口,道&,“你自己去茅厕?!?br />
    景泰蓝乖乖点头&,太史阑放手,转身就走&,两个守门的看她没有坚持出门&,都出了口长气*,给景泰蓝指了路,小子摇摇摆摆去了*。

    太史阑坐回席位,花寻欢还在傻乎乎咬筷子等菜**,李扶舟忽然隔着姚知县&,给她夹了一筷笋丝*,笑道:“这笋丝清脆爽口,鲜香幼嫩^^*,你尝尝?!?br />
    笋丝已经上了三盘^,大家都吃过很多^,此刻李扶舟巴巴地夹了这个来,众人都神色暧昧地笑^,觉得这殷勤固然是要献的*,但似乎不够那么漂亮。

    太史阑看看笋丝。

    笋丝&&,谐音,“什事&?”

    扫了一眼桌面**,太史阑夹了一片焖肚给李扶舟^,筷子倒夹&。李扶舟端碗来接&,两人手指一碰*,各自缩回。

    焖肚&*,谐音,“堵门^?^*!?br />
    随即两人各自吃菜,若无其事*,都不担心景泰蓝&*,因为赵十三带领的护卫*,一直都潜伏在他身侧&。

    过了一会^,景泰蓝回来了^,爬上太史阑的膝盖*,扒着她脖子咿咿呀呀唱歌*,众人都不忍听&,纷纷转脸&,太史阑趁机在景泰蓝衣领下取出被夹出的一片布片。

    布片上,只有用炭灰写的歪歪扭扭两个字“速回!”

    这是赵十三的通知,由景泰蓝负责传递,太史阑看完&,将布片塞回衣袖&,景泰蓝恰在此时两眼翻白,向后一倒*,“哎呀——我痛——”

    “怎么了^^!”花寻欢沈梅花立即抢过来^。其余学生被惊动&,纷纷起身&。

    景泰蓝拼命翻着眼白,嘴歪眼斜吐白沫*^,做急病抽搐状**,吐白沫是个技术活^,他技巧未满,一噗噜一噗噜口水往外喷,倒洗了沈梅花一脸。

    太史阑衣袖一挥^,盖住景泰蓝的脸,抱起他向外就走&&。

    李扶舟立即起身^&,对姚知县道:“有人似乎发了急病,容我等立即回客栈医治^^?!?br />
    他一起身*,除了几个喝得醉醺醺的品流子弟,其余学生都跟着起身。

    “何必舍近求远!”姚知县张开双臂一拦*&,“各位莫慌*,在座就有本县著名‘知乐堂’方先生在,祖上曾经给皇妃娘娘看过病&,最是杏林妙手,不妨交于他^*^,包管药到病除&!”

    “小儿旧疾发作&,我身边常备有药*,一样药到病除^,无须麻烦方先生*?^!碧防煌芬膊换豝,继续向前走&。

    哗啦一声,几个靠近门口席位的男子*,先前没有通过名的^,忽然站起身*,拦在了她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太史阑声音冷彻。

    拦路人面无表情&*,身后^,姚知县呵呵笑道,“姑娘有所不知&*,本地风俗,今日是犯煞日,若有饮酒作乐之事,只怕冲撞路神,对主家不利*,若是挨过了酉时末再出门^,便可无事*,所以本县贸然阻拦,还望各位见谅*?!币槐咭坏?,“上菜*&,上菜&*!”

    “冲撞路神^,也是谁冲撞谁担^?!碧防豢匆膊豢茨撬母瞿腥艘谎?,“我担就是,让开!”

    四个男子岿然不动,沉默的脸神色阴沉。

    太史阑不说话了*,学生们相顾失色^,此时便是痴子^,也知道事情不对。

    李扶舟口气微冷,“姚知县^&,望你有一个解释?&!?br />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姚知县收了笑意^^,声音也冷硬如冬日山石,“识相的&,留下来^,就是留住你们自己一条命;不识相,要走^,那就不要怪我无情&!”

    他靠在窗边,探头出去,对底下打了个手势,坐在楼下的一大拨人立即冲了上来*,跃起时的脚步掀动衣袂,腰间闪耀着刀柄的钢口*。

    “怎么样?”姚知县又笑了&,“各位还是乖乖坐回来吧……”

    “动手!”

    太史阑一声厉喝截断他的笑声&^*,厉喝方起,花寻欢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拳对着拦路人就轰了过去*。

    “砰&&?!比芳叭饷葡烊缋?,那人头猛力向后一仰*,倒飞而起^*,半空中一簇血花飞溅如茶花,五官如被石板拍过般&,可怖地迅速塌陷下去*。

    “啪?!碧防灰唤盘叻闪诵《崭账统隼吹囊慌栌徒?,大片金黄的热油一路泼洒在楼梯上**,哐当一声铜盆落下^^,砸得冲上来的第一个人脑袋开花,向后便栽*^,楼梯此时已经满是热油,其余人要么被油浇^&,要么被撞倒滑脚,阶梯上顿时滚成一团&。

    装死的景泰蓝迅速调整歪鼻子斜眼*^,探头出来哈哈大笑,太史阑毫不客气^,踩着一堆人头往楼下奔?^;ㄑ盎督艚舾斯?。

    “反了!反了*^!”姚知县再也想到会有这样的反抗,不过就是留人&*,面对一城主宰^,居然也毫无顾忌,瞪圆了眼睛大吼,“来人!拿下他们*!拿下!”

    “东翁?!绷陌敢跣ψ趴拷鸮,低低道,“其实这也不是坏事,本来咱们强留,还不在道理上^,如今他们可算是袭击官差,大闹酒楼……嗯,您看……”说完手指一比划,一个砍翻的姿势**。

    姚知县哈哈大笑,他靠着窗边*^,四面都是自己的人,不必担忧人身安全,虽见太史阑带人向下冲*^,也不急不忙,一转头看向窗外黑夜&。

    远处,隐隐有火头燃起*。

    几个品流子弟冲过来^*,怒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们不是说我们是剿灭悍匪的英雄吗?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要解释^&!解释&!”

    姚知县冷笑一声*,“剿匪?多事&?&!?br />
    他后一句声音很低&,学生们没听清&*,犹自愤怒的质问^^,这些初出茅庐的少年,初次对战山匪大获全胜,携大功进入通城^^,本来就春风得意*,一路上鲜花开道百姓欢迎&,本地父母官亲自设宴,口口声声英雄造福桑梓^,正在虚荣最巅峰得意云端处*,忽然遇见这场景,便如从云端跌下**,愕然不解^,浑身发凉^。

    “以为要携功上北严&,然后得嘉奖赏勋么^**?”姚知县哈哈大笑&,“哎哟^&,好大功劳&,俘虏三十^*!俘虏呢,在哪里呢*?”

    “失火啦!”远处忽然响起敲锣声^*,惊呼警讯^**,遥遥传来。

    靠在窗边的学生们一看,齐齐变色,失火的地方,似乎就是客栈所在&。

    剿龙莽岭悍匪大胜之事^&,已经上报北严府,半路押解中&,俘虏无论是被烧死&,还是因火患逃脱^,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快去救火!”学生们来不及质问*,齐齐往下冲*^,姚知县大笑,“二五营诸位&,不履职责^,全员出外参与饮宴&,以至俘虏逃窜,沿路杀伤乡老……”

    众人震惊——好毒的连环计*,放火纵敌还不够^,还要杀上几个人^,坐死二五营学生罪名&!

    “我的座上客^,马上你们就是阶下囚啦,还不赶紧跪下受缚……”姚知县仰头大笑*,忽然“??!”地一声大叫!

    随即便见他脑袋大力向后一仰,啪地一下越过长窗,从窗边跌了下去!

    这一下变出突然,谁也没想到他笑得正得意处忽然跌落&,窗边并不低&,他的站立方位离窗其实还有点距离&,根本没可能因为笑得太用力跌落^,这是怎么回事^?

    “笑^,笑什么笑!口臭^*!”

    一条人影从窗檐下窜了出来,冷冷大骂,手里犹自抓着几根毛,仔细一看,好像是姚知县稀稀落落的花白头发。

    刚才是他隐身窗檐下^,拽着姚知县头发把他搞下去的*?

    “十三&!币恢闭驹谝χ囟悦鎊*,不言不动*,吸引他全部注意力的李扶舟^,此时才开了口&,“派人去客栈了吗!?br />
    “去了?!闭允坏阃?,“就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br />
    学生们听着他们对话,才知道多少已经有了准备*,都出了一口长气^,随即低头看看在长街上血泊里蠕动的姚知县,和底下大批涌来的府兵和衙役&,都不禁头皮发麻。

    杀伤一地父母官^,也是大罪*,这下要怎么收??&?

    “你们杀了知县大人*!你们杀了知县大人&*!”县丞哆嗦着腿,背紧紧靠着墙壁,“杀官者死罪*^!你们还不速速……”

    赵十三一个巴掌便让他闭嘴。

    “啰嗦什么^^,走*!”太史阑在楼梯下招呼&&,她已经在学生们的拥卫下&,踩着那些跌倒的人的脑袋下了楼^。

    一行人抢出酒楼&&,反正已经宰了人家知县^^,也无所谓再多杀伤几人,抡板凳的抡板凳,抄家伙的抄家伙,遇见生人上来就砸^,横飞竖甩,大杀四方^,因为心中愤怒&,学生们下手比对付龙莽岭山贼更狠,店堂里血肉横飞*,惨呼不绝,翠华楼变成吹花楼——吹的是血花。

    萧大强和几个不擅武力的学生^&*,背着几个烂醉如泥的品流子弟走在中间&,那几个人其实也没喝太多&,但不知怎的*,一个个骨软体酥&,眼睛都睁不开&*,分明是被下了药&*。寒门子弟们瞧着,不禁不寒而栗——这大家都要喝了酒,此刻便任人鱼肉**,下场如何,可想而知*,不禁对太史阑更感激几分。

    楼里的人,因为要取信于二五营*,来的护卫并不太多*,倒是埋伏了不少府兵在附近,以客栈大火为号&,起火则扑入楼中,但因为太史阑发难太快,对方没想到这么快学生便冲了出来,远远的虽有火把攒动,府兵却还没到&。

    花寻欢护着太史阑开路&,李扶舟便带着几个搏击学生断后*,在大部分学生撤离后,李扶舟一个人,不说话&,犹自微笑,安安静静站在楼梯口*,看起来,也就一个文弱书生^*。

    在场的人&,都是地方小县的官员^,级别低,并不知道李扶舟的真正身份,只以为和花寻欢一样,不过一个二五营的助教&&,此刻见这位助教斯文温雅^,闲闲倚在栏杆前,烛光里笑容静谧&*,都觉得美,然后便觉得^,但凡美的^,都是脆弱的,易碎的,不妨捏一捏。

    于是也便有人捏了。

    于是有人呼呼哈哈地护着县丞冲上来,打算继承县令的遗志,躲到安全地带指挥府兵包围了^。

    于是李扶舟微笑着^&,出手了。

    他的手似乎平平静静伸出来^,似乎也不快^,似乎还很温柔&,然而就那么一伸,迎面而来的人,瞳孔里便似映出一道光,携万千风雪&*,跨天涯而至^,然后,雪崩雷降*,天地深黑。

    “崩”一声轻响*,也不过一朵小小的血花^*,自天灵盖的缝隙中一射成线&,打在楼梯口薄纱白梅灯上&,恰将白梅染成红梅^。

    满室寂静*。

    所有人只觉得刚才那一霎似有闪电劈进眼里*,再睁开眼便是一具尸体^,尸体之后僵立着县丞,脚底下渐渐淅淅沥沥汇聚一小摊深黄液体,一股臭气弥漫开来*^。

    这一刻无论是二五营学生&,还是太史阑在,都难免震惊——这是李扶舟在他们面前,从未展示过的犀利&。

    李扶舟微微皱眉,转身下楼^&,无人敢追*,好半晌之后,县丞茫然地动了动脖子,随即听见“当当”数响,什么东西坠落楼板*,清脆有声&。

    低头一看,却是脖颈领口上的黄金纽扣*。

    所有人出了一身冷汗&。

    那一招,秒杀*,并在县丞的咽喉前精准停留*,只要李扶舟愿意^,又是一颗大好头颅&。

    李扶舟下楼时&*,太史阑正好回头&。

    她的目光掠过人群,直达熙熙攘攘的人头末尾&,一眼找到了李扶舟的微笑^。

    隔着无数拥挤的人群*,他眼神里只有她的影子,微微动荡^,映照这夜的匆忙^&。

    一眼交汇^,随即他忽然掠下*&,身影一闪已经掠到太史阑身边,不由分说&,揽住了她的腰^,跃上门前一匹马,抖开缰绳^&。

    “太史&?!彼谒咔崆岬?,“让我?;つ??!?br />
    这一霎语声轻细若梦境,似可随时被风吹去&,却一字字落在她耳中。

    她不语&,抿紧的唇^,一线不知悲喜的弧度^。

    学生们抢了系在楼门前的马,跟随两人&,风驰电掣穿过长街。

    通城最繁华的这条街*,城池的灯火未灭,各色灯光流水般贯穿身体^,奔向下一个终点^。

    姚知县犹自在血泊里抽搐,远处一队府兵,脚步杂沓地追来*。

    ------题外话------

    你只看到我的月票,却没看到我的努力*。你有你的毒舌,我有我的粉丝^。你否定我的能力^,我可怜你的狭隘&。你可以嘲笑我装逼卖萌假清高,我会证明谁会笑得长久。写文是注定痛苦的旅行^,路上总少不了质疑和攻击,但那又怎样&?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骄傲——我是天下归元&,我为自己代言。

    (一时随兴,来个代言体,无针对性&*,千万别对号入座。哦&。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8》,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八章 别再和我抢女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8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八章 别再和我抢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