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骗婚

    一吻&。

    极其轻巧的一吻。

    只是蝶落花蕊一霎&,或者风的翼穿过最轻的叶尖,或者早间的蜻蜓,从霞光下的湖面一掠而过&。

    香气刹那咫尺,刹那天涯*&。

    于太史阑&^*,只是在睁眼前一霎^^,觉得容楚的芝兰青桂气息忽然极度接近&,然后唇上似有柔软触感*,极短如电光,极柔如飞絮*。

    再然后^,睁开眼^*,天地如前&&,濛濛微亮。

    容楚已经立于三尺之外&,笑容微微古怪。似满足似不满,似偷腥的猫没来及叼走全部的鱼儿。

    他手指按在唇上*,斜飞的眼角瞟着太史阑的唇&,笑问:“感觉如何?”

    淫荡。

    太史阑觉得。

    她淡定瞟容楚一眼&*,转身去给景泰蓝盖被子。

    “和幺鸡差不多&?^!彼?。

    “幺鸡是谁?”容楚大皱其眉&,他以为太史阑会拼命擦嘴什么的&,结果她来了这么一句,以他对太史阑的了解,他认为这不是谎话。这女人根本不屑于撒谎*。

    问题有点严重。

    “你管不着^?*!?br />
    “男性&?”

    “嗯&&?!?br />
    “你的……亲友*?”

    “嗯?!?br />
    “现在在哪*?”

    “失散^^?^!?br />
    “你要找他^^?”

    “嗯?!?br />
    “打算厮守一生^?”

    “嗯?!?br />
    容楚决定^,要找出这个姚基*,杀了^。

    “此人好在何处**,令你念念不忘?”

    “你若见它,必定自愧不如?!碧防幌肫痃奂πζ鹄催值蕉拇笞?。

    容楚决定**,找到这个叫姚基的*,不忙杀&,先扒光了吊到丽京闹市三天。

    看太史阑难得地面有倦色**,他知道她今天劳心失血**,必定十分疲惫^^*,示意侍女收拾桌子,打水给太史阑洗澡。

    他出去时*^*,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桌上空空的香椿炒蛋的碟子,再看一眼太史阑。

    太史阑坐在景泰蓝身边,静静看着那孩子^,侧面的弧度,几分温柔&。

    ==

    等容楚离开^&,收拾了桌子洗了澡^^,太史阑在床上坐下*,一边静静听外头更漏声声&,一边练习她取名“毁灭”的能力。

    一根草茎放在她面前&,太史阑手掌轻轻放上去*,闭上眼睛&&&,意念下沉。

    一刻钟后&*,她移开手掌^,床上&*,碧绿草茎断成三截&。

    太史阑的手再次覆盖上去&,这次^*,大约半刻钟后移开手中,草茎回复成完整一根*。

    太史阑轻轻吐出一口长气^。

    她在利用自己特殊体质&,学习“毁灭”*^,她渐渐发现^,大约自己内腑某处脏器气机特别旺盛*&,造成了复原的异能*,所以只要将气机倒流,就比别人更容易去“毁灭或分解”**,而她野心大,不仅想要毁灭*,还想要在毁灭*、复原、毁灭之间自如转换*。

    当然&*,现在还差得很远^,花费那么多时间才能将一个草茎分开,之后复原也没那么衔接流畅*,要用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来恢复*,但无论如何*,成功都是从第一步开始的*。

    练完这根草茎^,太史阑没有再练^,修炼这种能力需要强大充沛的精神,她今天脑袋受伤流血^&*,不宜多练&*。

    此时。

    三更时分&,夜色钟鼓。

    窗外很安静*,此时正是整座院子里的护卫交班的时候。

    太史阑悄悄起身*,换了双软靴&。

    她出门时月色正移到云后*,光线晦暗,赵十三抱着刀在屋面上打盹,太史阑停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古代这些护卫为什么活得这么没自我^。

    护卫们今晚好像在偷懒*,平时探个脑袋&^*,就能看到嗖嗖的靴子底^,今天她一直溜到园门前,也没冒出人来拦截。

    太史阑也就大大方方开门出去,她向来做不来鬼祟之态&。

    踏着月色的清辉,她出了二五营**^,二五营僻处山谷*,也没什么人不开眼来打劫**,光一个花寻欢就凶名远播^,四面自然也没什么护卫&&。

    太史阑在马厩里牵出一匹马&*,顺手从旁边练武场的武器架上拎了把狼牙棒&,沿着山道走一阵,到了比较平坦的路上&,翻身上马&。

    她没骑过马&,研究所多年禁闭的生活^,让她即使对着电脑模拟一万遍骑马英姿*,也不可能在实际中操练*,上马姿势还算漂亮&,坐上去的时候马身一耸&,她险些摔倒^。

    贸然被吵醒,被陌生人驾驭的马儿&&,自然没那么合作*,仰头要长嘶*,太史阑眼疾手快*&,马嚼子一套,一手抓紧缰绳,一手抡起那把狼牙棒,对准马头&。

    “闭嘴^!老实点^**!别让我像武则天驯马那样对付你&!”

    凶厉冰冷的声音,寒光闪闪的狼牙棒*&。

    动物多半通灵^,常和人类相伴的尤其如此^,那马似也感觉到了威胁*,一声嘶叫被捂回了口套里*,将要扬起的前蹄*,砰一下落下,砸到地面灰尘四散^。

    安稳了&*。

    太史阑以闪电般的速度训好马&,随意收起狼牙棒&,胡乱揉揉马耳朵,那马委屈地低头&,任她蹂躏。

    “走,去东昌城&*?*!?br />
    蹄声答答,野花香&。

    有马代步自然方便,一个半时辰后^,东昌城在望。

    东昌城外有连绵的山坡^,种着些城外村庄居民的田地,一片一片树林,在大地上稀稀落落,撞入太史阑眼帘^。

    太史阑停马*,眯起眼睛&^。

    她记得东昌城有香椿树,那天乘马车出城去二五营时,好像看见过。

    找了好一阵**,才在城外五里一个小村的村口处,看见一株香椿树,还是太史阑靠着她灵敏的嗅觉,一路闻过去的*&^。

    看到那株数人高的树时*&&,太史阑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她不会爬树。

    不过^,她也不会骑马*,不也从二五营一直骑到了这里^?

    太史阑是个从来不把任何事当回事的人&,想到就做&,往掌心呸呸吐两口唾沫&,搓搓手&*,开始爬树*。

    蹭蹭蹭,上半截*,哧溜,滑三尺^。

    没事&,蜗牛上一寸落半寸也一样能爬到顶。

    噌噌噌&^,上三尺*,哧溜&,滑两尺*&。

    上三尺*^,滑两尺……

    上两尺*,滑一尺……

    夜色下^^,就见太史阑抱着树*&,上上下下^,各种折腾……

    小半个时辰后*&,太史阑瞪着树,恨恨地喘着粗气*&。

    早知道带把刀来,挖洞踩上去&。

    或者……她抓起狼牙棒&**,对着树身比比——能不能砸断&?

    狼牙棒继恐吓马之后^&*,再次发挥了砍树的特别功能……

    还没来得及挥出第一棒,太史阑忽然听见一声轻笑&^,来自头顶上^。

    她手中的狼牙棒第一时间改变方向,护住脑袋之后,仰头。

    满树紫红嫩芽,间隙散落月色如飘锦&^,纵横的皎洁光芒里,那人俯下的脸,笑意虚幻&,也如这飘忽的月光。

    太史阑扭头便走^。

    腰身忽然一紧^*,随即身不由己飞起*,下一瞬她已经坐在树梢^&,浓郁奇异的香椿气息扑来,不知道是被气味熏的还是这三丈许的树离地太高&^,她有些晕眩&。

    容楚的芝兰青桂香气*,在这么浓郁特别的香椿气息中,依旧清晰。

    将太史阑拎上来,他笑道:“真是等得我急死了*?&!?br />
    太史阑紧紧抿嘴,眼神漫出杀气——这家伙看笑话已经很久了是不&?

    “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猜到你会出来采香椿?”容楚倾身笑问&,顺手就揽住了她的腰,“你呀,心其实很软*&^^?!?br />
    太史阑狼牙棒一举,落下的前一霎,容楚飞快地把一个精致的篮子塞过来&^。

    “喏*,采香椿芽的篮子我给你带来了&^?&!?br />
    “砰?*!碧俦嗬鹤佑錾夏景茄腊鬪,后者断成两截**,落下树梢。

    绝对武力,温柔展现^。

    太史阑不说话**,人间刺在衣袖里一动,银白色的刺尖已经对准了容楚的腰。

    这么一刺^,然后再把他推下去^。

    不,这么一刺,然后再把他脱光,用腰带吊在树上。

    计划瞬间拟定*,还未来得及实施^*,容楚忽然道:“你看?*!?br />
    太史阑一抬头&^。

    日出**。

    滟滟千万里&。

    仿佛只是霎那间,刚才还黑黝黝的天际&,已经泛出一片鱼肚白*,似天幕乍分&&,银河倏卷&^,又或者天神衣袖挥洒,洒袖间霜雪*&,染万丈苍穹*&,深深浅浅的白*&。

    那一片白先静,后动*,在云端翻涌^*,一层层翻出丽色,白、淡红^*^、绯红&^、粉红、红、深红&、绛紫&、深金……又或红中生紫^*,紫中有金*,华光折射*,七彩霓裳。

    这一霎天公倾翻颜料桶**,织女扯乱彩线团,大片大片泼洒出的色彩&,涂满人的眼膜**,寻不着中心&*,只觉得华丽&,然后忽然便觉得眼前一亮&,现一团金光*。

    纯正的金色*,难以描述,这是世间真正最尊贵的颜色^^,否则不足以镀饰龙身称霸天下,那一团金在万千色彩里呼之欲出^,一切华美便都成了附庸^。

    忽然便是一颤*,金乌跃然而出^,刹那间彩霞退避,浮云无声,亿万碎金光线似万箭^,自云端呼啸而过,穿透瞬间清透湛蓝的天际&,抵达&。

    人人眉间光灿,恍若真神。

    太史阑仰头,不动,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多年岁月^,她未曾如此近如此真切见日出*,在这葱葱青树之上&*,广袤平原之上,青灰城池之上&&,郁郁江山千万里之上*。

    人说海上见日出^,见其壮阔;山巅见日出*,见其灿烂*;此刻浩浩平原&,风过脚下**,一片无遮无挡的空漠之中见日出,见其无涯而壮美。

    她眯起眼睛^,并不觉得日光刺眼^,或许这一生&&,想要往前走,总得迎着烈烈的光。

    高树青青^&,日光最先抵达,仰头沐浴在日光中的男女&*,如黄金雕成。

    容楚微微侧头&^,看见太史阑弧度恰到好处的侧面,天生光润弹性的肌肤^^,被第一缕日色淘洗&&^*,生动之美*^*,如无言召唤。

    他忽然觉得心空如洗,只想留下此刻日出一霎&,以及身边的这个人&^。和她在长长久久岁月里*,于高处*^,风中,俯瞰千里&,笑指天下*^。

    香椿气息奇异而浓郁&,笼罩其中的人微微熏然^,不知是被那气息撩动还是被日光拨动,容楚心弦微颤^,忍不住就想起昨夜那一霎偷香。

    他微侧身,又想故技重施。

    一只藤编篮子递了过来^,“干活!”

    ……

    容楚默默地采香椿芽,心想男人想干的活和女人想干的从来都不是一回事……

    这两个人^,一个金尊玉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个少有自由^&,从未享受生活之乐**,只看见过切碎的香椿芽,连成品都少见^,哪里知道香椿芽怎么采。太史阑还好&*,觉得既然称“芽”&,那就是嫩尖。容楚却心不在焉,薅了树条一把一把的捋*&*,不过片刻^,便道:“好了&^?*&!毙σ饕魈稍谑髦ι?&,嘴里叼着朵嫩芽,道:“来歇歇&?^^!?br />
    太史阑可没他这树上睡觉的本事&,认真低头筛选可用的嫩芽。

    “阑阑,”容楚道&,“我从没想过*,你对孩子会那么耐心*^?^!?br />
    “我叫太史阑&?&!?br />
    “我随景泰蓝叫你^&^?^!比莩邢械氐?^*,“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br />
    “行&?!碧防坏阃?&,“公公早*?!?br />
    容楚:“……”

    片刻后他决定回去后一定要调教景泰蓝^,改掉他那断字喊人的毛病*。

    会引起误会的*!

    “你既然喜欢孩子*&&*?!比莩芸齑笕舜罅康乩鼗疤鈄&,“我送你一个如何*?”

    太史阑不理会这个流氓话题*,淡淡道:“不喜欢孩子*&*&?^*!?br />
    容楚探询地看她&。

    “我没有童年^?!碧防欢宰叛艄饷衅鹧劬?,虽刺痛仍不肯放弃*^,“想给景泰蓝补一个?*&*!?br />
    容楚沉默*&^,看她依旧漠然的表情&,漠然是因为无动于衷&,还是早已痛到麻木&^?

    “你来自哪里^&?”他终于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

    太史阑的怪异*,像个天外来客。

    太史阑沉默*&^,或许异能在这片大陆不算异端*,但一个跨越时空的异能,或许是&。

    她要?*;ぷ约?^^,?;ぷ约核诤醯娜?,不想留下任何把柄。

    没有得到回答*,容楚也并不生气*,只悠悠道:“你从哪来不重要^,你会留在哪里比较重要^&,比如现在……”他忽然一笑,“我们下去吧?!?br />
    他伸手来揽太史阑的腰,笑得怡然自得&。

    “不想摔死,抱住我&?!?br />
    太史阑忽然抬脚,踹在他身下树枝上^。

    “咔嚓?*!币簧?,本来就不粗的树枝断裂,容楚啪地掉了下去*,他掉落的一瞬间,太史阑扑过去&,抓住了他的头发&*。

    抓住了他的头发……

    “别碰我头发——”国公爷瞬间发飙*,呼一声半空翻转,手臂一弹把太史阑横弹出去^,太史阑一脚蹬在他腿上,横飞三尺^*,落地*。

    两人各自落在树身两端,斗鸡般相望,容楚还没来得及说话&,“咔咔”两声^,踩断的树枝重重落在地上&,扑起的灰尘溅了容楚一身……

    太史阑趁这时间,爬上马*^*,看看天色。

    嗯&,还赶得及在景泰蓝睡醒之前捧上一碟香椿炒蛋。

    她一抖缰绳便要快马驰出,前方忽然涌来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钉耙扁担擀面杖齐全,嚷嚷着涌出村口,直奔他们而来**,当先是一个小孩&&,声音尖利&,“就他们!就他们*!毁了我们的树!”

    一大群人堵住了两人的路,都是普通百姓^,刚从床上爬起糊着眼屎^,太史阑不敢再放马*,低头看着他们*。

    “就他们!”那孩子尖叫&,“我出来撒尿,看见他们采了我们好多香椿!”

    “太缺德了!”当先一个老汉颤巍巍道,“今年天热得迟^,雨水少&^,香椿减产^^&,有价无市,一把香椿可以卖出一分银子&^!全村人如今都靠这棵香椿树贴补家用,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老头浑身乱颤**,手指抖得太史阑眼睛发花*。

    太史阑看看自己拎着的一小篮香椿^^,她不重口腹之欲,不关心日常琐碎,还真不知道这些芽儿这么值钱来着。

    她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角碎银*&&*,抛了过去。

    老头捡起&&,咬了咬^,收进衣袋*,太史阑刚要走^^,老头拐杖一顿&,“这点就够了^&?树都被你们毁了!全村人的吃饭家伙都被你们砸了!你要我们日后怎么活?”

    太史阑看看那树&,嗯,确实毁了^^,不过,这只是一棵树^,当真全村都靠它过日子^?

    “赔&!赔^&!赔^&&!”拐杖跺得山响^,口号声慷慨激昂。

    “怎么赔^!”

    “三千两!”

    “没这么多&**?!?br />
    “那就留下你身上最贵重的东西抵押!”

    “没贵重东西&?!碧防坏?*,“放我过去,回头我拿钱赔^*?!?br />
    “呸!”老头嗤之以鼻^^,“你跑了还会回来?鬼才信你^^!”顺手把拐杖一扔&,麻利地往马腿前一躺&^,“你过呀^&,过呀。要么从我这把老骨头身上踩过去*,要么留下钱!”

    呼啦啦&,一群小孩麻利地躺倒*,围成一圈,腆肚皮齐声喊^,“要么给钱,要么踩&**&!”

    太史阑瞟瞟容楚*^,国公爷双手抱胸,笑吟吟看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今儿算是发觉了*,原来太史阑的不讲理是看人的*,越是达官贵人她越不给面子,贫民百姓倒能得她一个平等相待。

    再困难的事她也不在乎&,此刻倒是这些刁民^&,难住了她。

    太史阑下马,向他走过去,容楚微笑*&,“我没钱&&?!?br />
    “不借钱&&?&*!?br />
    “也没贵重物品^?*!?br />
    “不需要^&?!?br />
    “不会以身帮你抵债^^?&!?br />
    “你不值钱^?!?br />
    “嗯*?”容楚笑容开始有点危险^。

    “你刚才问我从哪里来^*?!碧防坏?,“我先给你看样东西^^?!?br />
    容楚俯首看着她^,笑容坦然,“好?&&!?br />
    太史阑衣袖一翻&&,人间刺滑出一点尖端&&,银白色的光芒吸引了容楚的视线^,原本姿势略有戒备的容楚,一眼之下就神情一动*,“咦**,这是……”

    他身子忍不住向前一倾,太史阑立即肘间一撞,刺尖刺入容楚掌心*^。

    她早已把人间刺绑在手臂上,使用更方便^。

    容楚一震^&&,眼神里渐渐浮现一抹茫然&,太史阑大声对村民道:“我把这个人押给你们^^?^!?br />
    “要他何用*^?”

    太史阑拉拉他腰带&,“玉带^,价值千两^*^?!?br />
    村民们一骨碌爬起,露出贪婪的眼神&。

    太史阑拽拽香囊^,“囊上镶红蓝宝石,价值千两**?!?br />
    “还不够&!”老头呼吸急促&&。

    “还可以卖了&?^!碧防蝗粑奁涫?^,“这张脸*^&,这身材&,价值万金*?!?br />
    村民们眼前一亮*。

    “对哦*?&!庇腥饲那暮蜕肀呷说?,“听说东昌城最近来了个贵人*&,叫什么国公的&,美貌风流&^^,喜欢美丽精致的东西^,东昌府主最近正在寻找奇珍异宝想巴结&^,你们说那国公喜不喜欢这样的^?送上去能不能赚一笔?”

    “对的对的^!”一票老娘们两眼放光频频点头^,“收下收下&,先在村里留着,我们验验货*^*?^!?br />
    “别急^?!崩贤芬欢俟照?*,狐疑的眼神盯着太史阑^,“这人莫不是有病吧*?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你说几句话他就痴傻在那里了&?你莫不是要留个祸患给我们*?”

    “嗯嗯,莫不是身上有残疾*^?当场验货^^!验货!”老娘们喊得最凶*,目光灼灼。

    太史阑伸手就去解容楚衣扣&*。

    她的人间刺还刺在容楚掌心^,不怕他清醒。

    扣子一颗颗解开,一线肌肤辉光如珠*&,村民们瞪直了眼睛*,呼吸急促*&。

    太史阑皱皱眉*&,忽然觉得够了^。

    以她对容楚的了解^,他很快就会清醒^^,清醒之后这些村民动不了他一根汗毛&,她只要抓紧这个空隙跑掉就好&。

    她收回手*。

    收手那一霎&,忽然看见容楚对她眨眨眼睛*^。

    这一眨^,太史阑便如北香椿树当头砸,立即向后退,可惜迟了&^。

    容楚手掌一反,银白色的刺尖,刺入了她的掌心。

    而容楚摊开的手掌^,坚实如玉,没有一丝伤痕。

    “事不过三&**!彼谔防欢嗳嵘?^,“你以为我还会上当第三次^?”

    太史阑双目发直^&,不动^。

    “喂^!你们怎么回事*^?”老头瞧着不对^,气势汹汹大踏步过来*,“不管怎样,留下钱来……”

    容楚随意挥了挥衣袖&,送他出了千里之外&。

    “敢打我村长^,今天活炖了你——”几个壮汉挥舞着锄头冲上来*。

    下一瞬&,他们都在树上挂着^,裤带下垂,迎风飘荡^^。

    地上的翻滚和树上的哀嚎惊住了其余的村民&*,贪婪和淫荡的眼光瞬间消失,化为审视和畏缩。

    “我不是她?&!比莩⑿?*,看也不看这些村民,懒散地道^,“我不赔钱^,不留人,另外,我累了,准备间干净的屋子给我*?!?br />
    屋子很速度地准备好了,从地上爬起来的老头,恭敬地请大爷进去休息。

    “不休息*?&*!比莩驹诿偶魃?*,微笑&^,很明显嫌脏的表情^,“请村中几位年高德劭的长辈来,我有事需要帮忙?!?br />
    “老头子在此&,公子有何吩咐*^?”拐杖老头上前谄笑。

    容楚瞟一眼“年高德劭”的老头,“你们村中^,有婚书么*&?”

    “有,有*^!崩贤妨阃?,“咱村的婚书都是齐全的*,里甲保正的私章都事先盖好,公子你要用&?立马就得?!?br />
    “哦&?”容楚似笑非笑瞟他一眼*,“贵村想必不太富裕&^,光棍很多?贵村的女眷^,都是五越那边来的吧?”

    “公子您怎么知道?”老头瞪大眼睛,满面惊诧&。

    容楚笑而不语——五越女子肌肤较本地女子黑红,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在南齐某些比较贫困的村镇^**,一直存在人口买卖现象*,五越&^、西番^,乃至临近南齐南海域的东洋岛国日桑国*^,都有一些贫困女子,以各种方式*,翻越大山,穿洋渡海,来到相对富裕的南齐,和当地人通婚*&。

    官府对于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欲乃是天理^^,你可以阻止偷窃拐卖^&,但不能阻止光混汉们娶老婆**,弄不好会影响治安的。

    南齐娶亲要从官府立凭^^^,但为了放水*,地方村镇也有自备婚书,具有和官府凭证同样的效力^,容楚一看这小村连婚书都这么齐备&,很明显娘们大多来路不正&。

    以前他也懒得管这些小事,但昨夜景泰蓝遇刺^*,隐隐说明&,五越在南齐内陆的势力^,或许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是该进行整治了**。

    一番国策&^,瞬间在心中成型*,连带奏折怎么写,如何渠道递上^,整顿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最温和有效*&*,都已经有了计较*&,容楚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如此*,麻烦取两份印鉴齐全的婚书^,并两位耄老过来^?*!?br />
    顺手抛过去一颗金豆。

    金钱加大棒的效果永远最给力,这回东西和人更快备齐*&,容楚牵着太史阑的手进了屋子,拿起婚书看了看,笑道:“这一份改一改*,改成纳妾?*!?br />
    纳妾是不需要文书的,但此刻容楚只要开口&^,谁敢违背,不过是将“今凭媒证人XX^、XX做媒,说合XX作为正妻”^,改为“作为妾侍”*,而已^*&。

    两个在村中“年高德劭”的老者&,提醒容楚&,“当列明聘礼财物*,公子的祖&^^、父及本人的姓名^、职务,生辰八字,兄弟排行,田地财产等……^?^!?br />
    “哦&*?^!比莩痪牡氐?^,“我怕写不下*。算了?&&!?br />
    一屋子的人撇撇嘴——吹得咧*!

    “恭喜公子^,妻妾同娶^,家宅祥和啊?!崩贤反宄ご蚬白饕?&*,连声恭贺**,转身却撇嘴——妻妾同娶&,上房摔瓦……

    “来*,签字&?!比莩9防?,刺尖抵着她掌心*,将一份婚书&&,一份纳妾书都铺在她面前*。

    一屋子的人瞠目结舌,什么意思?既做妻*^,又做妾?

    “嗯,再写几句……”容楚忽然附在太史阑耳边*^,放低声音&,轻轻说了几句&&*,太史阑木木地听着^,按照他说的,慢慢提笔写*。

    村长老头和两位见证人好奇*,探头过来看&,好容易辨认清楚太史阑大开大合又十分难看的字^,看清那几句内容,眼珠子瞬间瞪圆,嘶嘶地从齿缝里冒凉气&^。再转头看看笑得开心的容楚^,都缩缩脖子&&,悄悄把腿后撤再后撤。

    待太史阑写好^*,容楚满意点点头,龙飞凤舞签上自己名字&。两位半路“媒人”颤颤巍巍在末尾签名*。简易“婚书”告成&。

    容楚吹干墨迹&,顺手往怀中一揣,道:“好生照顾我那妻子,我去去就来?!庇中Φ?^,“她怕羞,这事儿你们不要和她再提^。若是惹怒了她,回头你们就得把金子退给我?**!?br />
    众人点头如捣蒜&&。

    容楚一走^^,不过一刻钟左右,坐在椅子上的太史阑,眼神渐渐清明^^。

    第一眼便看见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瞪着斗鸡眼,齐齐盯着她*^,不由一惊。

    “干什么?”

    人们齐齐一退,异口同声&,“没啥&!没啥^!”

    太史阑站起&*,四面望望,有点诧异自己怎么忽然到了屋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间刺的“遗忘”*^,导致短暂失忆^&*,消失的那段记忆很多时候因为短暂,会被人的意识自动衔接**,粗心的人很难发现断层*&,但太史阑不同,她太熟悉人间刺了*。

    她坐下来,将时间慢慢倒推,刚才记忆中最后一刻是在干什么……解容楚扣子?

    然后呢?

    然后就坐到屋里了^^。

    看见一屋子人诡异的神情*,太史阑的直觉让她汗毛倒竖*。

    “刚才发生什么了?”

    “没有&^!没有^!”摇头甚整齐。

    太史阑环顾四周,有桌有椅,有一堆老头&,桌上有笔墨^,有纸张&^,她唰地抽出一张纸,对着阳光照照,才想起来这不是现代*,软笔不可能在余下的纸张上留下痕迹。

    瞧瞧四周*,一个个嘴闭得蚌壳似的^&,问也问不出什么^。

    太史阑起身就走&,村长老头殷勤地追出来&,给她牵马^&,“恭喜小娘子*&,小娘子不在这里等你的夫……”

    “夫什么^?”

    “夫……”老头眼珠一转,“富家公子呵呵&,不在这里等他么^,他说等会就回&?!?br />
    太史阑盯他一眼——有鬼。

    她翻身上马,二话不说扬鞭,马蹄飞起,将老头淹没在烟尘里&。

    老头踮脚傻傻望着太史阑飞快消逝的背影,蓦地一拍大腿^&,“哎哟*,忘记和他们要谢媒礼^!”

    ……

    太史阑回到二五营的时候&,没看见容楚,她将香椿交给厨下,吩咐他们做一盘香椿蒸豆腐。

    景泰蓝半个时辰后醒来,慢吞吞坐起**,有点失落地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

    没梦见香椿啊悲剧……

    随即他耸了耸小鼻子^。

    闻见一阵魂牵梦绕的熟悉气味*。

    景泰蓝眼睛霍然一睁,就看见一盘热气腾腾&^,白里点青的香椿豆腐,在眼前诱惑地飘香&&。

    小馋嘴欢呼一声扑过去&,抓了勺子就开吃。

    太史阑垂眼看看他饕餮模样,唇角微弯*^,从身旁侍女手中接过热腾腾的毛巾&,捂在脸上&^,好去除一夜奔波的劳累导致眼下的黑眼圈。

    毛巾刚刚撤下,一勺热气腾腾的香椿豆腐,笨手笨脚塞到了她嘴边*&。

    “阑阑……阑阑……吃……吃……”景泰蓝四十五度天使角仰望她,奶声奶气地喊*,眼神里充满感激*。

    小子聪慧&,晓得香椿不会从梦中变出来*&,必然是他的阑阑半夜找来的^。

    太史阑张嘴含了,她并不太喜欢这东西^,觉得气味奇怪*,昨晚上树采香椿其实她总被熏得要晕,但孩子赤诚,不可辜负^^。

    香椿豆腐细腻香软的滋味,抿在舌尖&,似甜非甜^**,或者是心意最甜&。

    景泰蓝吃了几口*,扑在她怀里*,太史阑搂住他,低低道:“记住^,有人会抢去你喜爱的东西*,但也有人会给你*&,只要你值得&*&?*!?br />
    “嗯^?^!毙〖一锝裉焯乇鸸?*,频点大头^,又伸手轻轻碰太史阑的额角,尖起嘴巴去吹&,“不痛……不痛……”

    “当然不痛^?^!碧防槐ё潘?,“不过我累了&*,今早你能不能自己学着穿衣服&?”

    古代衣服复杂,景泰蓝目前学会的是自己吃饭和洗小裤衩^,穿衣这么高技术的活计,还处于学习阶段。

    “好^?!?br />
    半个时辰后,苏亚和萧大强史小翠等人来敲太史阑的门,看见太史阑额头伤痕,都吓了一跳,晓得缘由后又笑&,道太史阑活该^。

    太史阑不说话,望定他们的眼神平静温暖*。

    “大家都备好行李了^?!笔沸〈涞?&^,“就等你**,我帮你把景泰蓝抱出来*?!?br />
    太史阑一拦^。

    “他穿衣服呢&*^?!?br />
    “这么小,就让他自己穿?”

    “呵呵呵呵?!贝髁烁鐾尥廾婢叩木疤├短笞哦亲?*,摇摇摆摆出来了*,“阑阑*&,穿好了&?^!?br />
    学生们齐齐扶额*,“天哪……”

    袍子斜披身上^,腰带捆在额头^,裤子没系腰带**,松松垮垮拖在脚下&^,小靴子不晓得怎么拔上**,赤脚踩着鞋跟^*。

    这种造型&,能从屋子里安然走出来真是奇迹,不过看看他身后忍笑忍得辛苦的侍女^,众人也就恍然。

    “太史阑……”萧大强忍不住摇头&,“不娇惯孩子是好的^&,可也不要操之过急^^,我出身农家,也到三四岁才开始自己穿衣服*^^!?br />
    太史阑不答。

    他们不懂。

    她没有时间。

    她没有时间陪伴景泰蓝慢慢长大*,没有时间在漫长的成长光阴里,按部就班一点点教会他如何做人&,如何自立&,如何看待这世间冷暖人情深切*,如何在风刀霜剑冷酷严寒的世态里,保持一颗岿然寂静,永不畏惧的心。

    她只能做了自己最厌恶的填鸭人&^,尽量在最合适的时候*,尽快地让景泰蓝得到教育而成长。

    当年的她,三岁之前随母亲流浪,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里没有温情*,三岁离母,被陌生人抱进研究所*,搞科研的人哪里懂教育^,那时候三个死党还没进研究所,她在那冰冷的四墙里孤独地成长^,为?;ょ奂突ぴ豪枪反蚣?&,和其余实验者争吵殴打,或者自己遍体鳞伤,或者让别人遍体鳞伤&&。

    时间久了,就成为现在冷硬无畏的太史阑*。

    可她不喜欢。

    景泰蓝选择了她**,她便要对他负责^,三岁那年再没有母亲的肩头给她温暖,现在她想用自己的肩头^,暖了那个孩子眼底深藏的冬。

    是弥补他,也是弥补自己,弥补岁月洪流里,三岁那年喋血街头,迷茫而不知哭的女孩^*^。

    ……

    “穿得很好!彼孟衩惶闹艿钩槠纳?&^,大声鼓励景泰蓝*,“到我这里来?&!?br />
    景泰蓝呵呵笑^,举着拨浪鼓,蹒跚向她奔来,所有人都不忍目睹掩上脸。

    “啪嗒**?!?br />
    预料之中的响声。

    景泰蓝趴在地上,傻傻地愣了有一刻,倒是没哭^*,他身后侍女立即要去扶*,被太史阑严厉的眼神止住*。

    “我头晕*,扶不动你^,你自己起来?!?br />
    景泰蓝听话地自己要起身&,但是衣服穿得太奇葩,裤子绊住了脚^,挣扎了几次都没挣扎起来^***,他惶然地四面望着*&,乌黑的眼睛渐渐泛上盈盈的水汽*。

    众人唏嘘^^,被求助的萌眼神给击倒&,看向太史阑的眼神充满谴责,最喜欢他的苏亚第一个迈步,太史阑淡定地伸脚*。

    “啪?!?br />
    苏亚被绊倒在景泰蓝面前*。

    要哭的景泰蓝瞬间被逗笑,小脸上泪花闪闪,露三颗大牙&**。

    “苏亚&^?!碧防缓廖耷敢獾氐繼,“做个榜样^***?!?br />
    苏亚立即要跳起身&*,接收到太史阑目光^,才若有所悟^,装做很艰难的样子慢慢爬起&&,动作做得缓慢清晰,先收腿,肘撑地。

    景泰蓝一眨不眨地看着*&,照着她的动作*,收腿&*,扯裤子,撑肘*,起身。

    众人都笑^&,大赞:“好样的!”

    正闹哄哄的&&,半起身的景泰蓝一抬头,从人腿缝里发现多了一条身影*,淡黄色绣银杏的裙摆&,他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憎恶^,已经起来的身子,忽然往地上一趴^。

    众人都一怔*,眼看这小子马上就可以起来了,怎么又趴下了?

    景泰蓝趴下还不罢休*^,嘴一咧,哭起来了。

    他刚才跌倒都没哭**,此刻反倒赖地上撒泼,明显不对^,太史阑看了看小子,嗯,光干嚎没眼泪*,装的。

    景泰蓝不爱哭,并不像普通孩子一样,得不到什么东西或者受点伤害便号哭不止。在一起这些日子太史阑只见他哭过两次^^,还都有深切的缘由*。

    太史阑回头^^,顺景泰蓝眼神一望,瞬间明白*。

    “哇^^*?*!本疤├犊薜糜猩猩?,一边哭一边对着人群张开双臂&。

    苏亚立即要去抱他&,却被他让开,他执拗地对着某个方向&^^,张着双臂。

    众人一回头,都脸色一变*。

    不知何时^*,乔雨润已经站在众人身后,亭亭而立*。明明她所处的是树荫,可身边还是有两个侍女打伞,这回换了淡蓝色的纸伞,其上君子兰风姿摇曳^。

    “我来给诸位送行?^!彼⑿Φ?,“送你们上车?!?br />
    众人都变色——她送行*^?那不是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哇……”哭声传来,众人哗啦一下散开^,就见景泰蓝不屈不挠地伸着双臂^,正向着乔雨润的方向^。

    “这是太史姑娘的孩子吗?”乔雨润惊喜地道*&,“真是可爱^!?br />
    景泰蓝一见她,破涕为笑,含糊呢喃道:“美丽姑姑……抱抱……要抱抱……”

    乔雨润微有讶异,见众人投来的目光复杂^^*,又微微生出骄傲&^*,她向来是个注重完美&,也希望自己在他人眼中完美的人*,此刻遇上这等情境怎肯放过&,脸上微笑越发亲切雍容,提着裙子缓缓蹲下身&,道:“来&,姑姑抱你?!?br />
    众人都扭转脸——装!装到灵魂里去了!小孩子还跌地上呢,你就不能上前几步抱起?移动几步“莲步”会死?&??

    景泰蓝乖巧地爬起来&,颠颠地过去了,苏亚有几分愤然之色,花寻欢挑眉要去拦^,被史小翠拽住,萧大强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

    景泰蓝格格笑着扑进乔雨润怀里^,太史阑面无表情看着。在场诸人都有不忿之色*,唯有她淡定如初*。

    “真香……”乔雨润抱住了景泰蓝&,一瞬间心中忽然涌起熟悉感,随即她便为自己的荒唐忍不住失笑——怎么可能^?

    她低头看了看景泰蓝,心中忽然一动。

    这是太史阑的孩子……

    杀机一闪&,只是众目睽睽之下&^,要做什么并不容易,她尚在犹豫^,忽然觉得腹部一热^,随即闻到一股浓烈的骚气&^&。

    “??!”空白一瞬的大脑瞬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乔雨润霍地弹起^,手臂一抡&,将怀里的景泰蓝滴溜溜扔了出去。

    人影一闪^,双臂一抱,花寻欢稳稳将景泰蓝接住^*,太史阑本来已经站到了乔雨润身侧,都没她跑得快。

    “恶婆娘&*!”花寻欢破口大骂*,“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了毒手*&!”

    乔雨润脸色一白**,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有点懊悔^^,懊悔的不是对景泰蓝下手,而是众目睽睽之下这行为有点影响她形象,随即她看看自己淋漓的裙裾,怒气突生*&,淡淡道:“他有罪,弄污了我的裙裾&^^&?&!?br />
    “两岁孩子&,你还要他懂得憋尿?”花寻欢嗤之以鼻&&*,“怎么&**?尊贵的指挥使大人,生气了?愤怒了*?尿得你不爽了*&?接下来是不是要召齐属下,备齐武器&&,对景泰蓝先包围*,再缴械*^,后用刑**,昭告天下他的不可饶恕的罪行呀&^?”

    乔雨润冷冷盯了她一眼,又嫌恶地看了看景泰蓝,一言不发*,扭身便走**。

    容楚的地盘*,不会允许她动景泰蓝^,此刻一身尿臊臭^,难道留在这里和这群下贱平民斗嘴^?

    她走得很快*,伞也不要了&,优雅也不管了**^,尿湿的裙裾*&&,抖抖地贴在小腿裤子上……

    众人沉默^^,盯着她的背影&,眼看一主两仆背影匆匆消失,霍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尿得好^!”花寻欢把景泰蓝往上一扔,欢呼,“这下这女人没法跟着我们了!”

    “景泰蓝撒尿天下一绝啊*^^!毙苄〖迅窀竦匦?,“上次一尿^^,逼得寒门子弟愤而抗争^;这次一尿*,逼得西局指挥使落荒而逃^,再来一次*,或许五越啊,西番啊^,日桑啊,统统迎风拜倒,一泻千里!”

    众人抢着将景泰蓝抛来抛去,圆滚滚的肉球在半空跳跃&,景泰蓝兴奋地尖叫,不觉惊险,无限欢喜^。

    “好了!碧防豢醋挪畈欢嗔薧,再抛下去小子眼珠子就要成螺旋状^,出声制止&,景泰蓝扑在她怀里,蹭了几下,忽然悄悄道:“她以前……很喜欢我……总说我好……”

    “说着喜欢你的人*,未必真心喜欢^;看似严苛待你的人&,未必不喜欢?!碧防坏繼,“景泰蓝&*,你迟早会懂&?!?br />
    景泰蓝似懂非懂想了想&,点点头*。

    没了乔雨润阻拦^,趁着她忙着换衣来不及使坏,众人匆匆上车*,二五营此次出外考练学生三十名&,以寒门子弟为主,兼有十名品流子弟,花寻欢是以助教身份陪同?;?。

    太史阑直到上车都没看见容楚,倒是赵十三早早地坐在了她的车棚顶上,看样子当真要一路?;さ降琢?&^。

    太史阑有时候真的摸不清这些高位者到底打什么算盘&,这么大的事,说掩也就掩了^*,她也懒得多想&,正准备上车,忽然看见一个人^&,提着个包袱^,躲躲闪闪凑近来。

    却是有阵子不见的沈梅花。

    沈梅花神情已经没有了前几日的畅朗*^,带几分阴霾几分畏怯^,笑着和三三两两还没上车的学生们打招呼^&^,品流子弟爱理不理^,寒门子弟们则大多哼一声扭转头去*,苏亚更直接*,在她过来之前大步走开^*。

    史小翠在太史阑身边哼了一声,“活该*!”

    “怎么?”太史阑问。

    “出身风尘的人就是贱,日日新人换旧人&*!笔沸〈湟涣巢恍?,慢吞吞地道^,“不就是选了去学指挥么?就以为自己脱胎换骨^,成高贵人了,当初怎么恨那些品流子弟也忘记了,整天有事没事往那边凑&*,那股下贱样儿……我呸!凑了又怎样*?人家还不是瞧不上*?天生的草窝鸡儿&,别以为插几根鸟毛就能充凤凰^!”

    “指挥科的那些人,是她同学?!碧防坏?*。

    “你还为她讲话?”史小翠惊讶地瞪大眼睛,“你晓得我们为什么这么讨厌她?舔品流屁沟子什么的,二五营从来不缺这样的人,不理也便是了,可她还说你坏话*,说你怎么看都不像女人,莫不是个人妖,说景泰蓝不像你,莫不是被你骗来的*,说你和李助教楚助教不清不楚,保不准原先也和她一样营生……”她狠狠呸了一口*^,“自己贱,便想着别人和她一样贱^!”

    沈梅花此时正走近来,扯出一脸笑容想要套近乎,听见这句,激灵灵打个寒战,慢慢把脚步向后一撤,溜了^^。

    太史阑看着她,扒着品流子弟的马车想上,里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她缩回了手*,又慢慢想蹩近寒门子弟那几辆车,但那几辆车原本卷着的帘子,在她靠近时都刷地放了下来&。

    沈梅花僵硬地立在原地,无措了好一会,最后上了末一辆专门装包裹和干粮的牛车&*。

    太史阑注视了一会,没说话,一头钻进车厢。

    随即她愣了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六章 骗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6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六章 骗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