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想你要我!

    乔雨润的脊背僵了僵^,停了有那么一瞬*,才缓缓转身*,笑意微带勉强,“国公说笑了!?br />
    后方,人群之外^,一身轻衣的容楚^,立于一株梨树下^,梨花粉白,落于他水色衣襟^,被他玉白的手指随意拈去^*^,女子们的目光随着那含笑一抛的动作,飘飘荡荡,不由自主便顿了呼吸^。

    “来回奔波^*^,好累^^?!比莩Φ?*,“还好,没错过好戏^?*!?br />
    他浑身上下,干净清爽*,连衣服都是新的^,哪来的风尘之色***^。偏他说着**,一分脸红都没有*。

    太史阑瞟他一眼——终于舍得出来了^?

    景泰蓝在二五营,他容楚怎么可能离开*^?

    “扶舟^?!比莩范陨砗蟮?*,“让你陪乔小姐好好逛逛,你倒好**,把人给抛下了*,你看你看,人家乔小姐难得过来一趟^,还要来操心公务?*!?br />
    李扶舟从树后转出来,他倒是有点风尘之色*,发丝微乱*,那种不同于平时清爽干净气质的散漫风情*,让女人们眼睛又是一亮^。

    这两人站在一起,像红枫林里一道清溪过*,或雪山间绵延碧绿松林*,艳色里别有清美。

    女人们眼睛亮^,乔雨润眸子却暗了暗^^*,咬了咬唇,楚楚可怜地看着李扶舟,轻声道:“不怨李先生*^,是我自己任性^,将他抛下……”

    李扶舟直接向她走了过来^^。

    “怎么受伤了*?”他柔声问,从怀中取出一管药膏递过去^,“敷这个吧,淤肿半个时辰便可消尽^!?br />
    乔雨润没想到他一句责问没有,反而关心备至*^,受宠若惊地连忙接了*^*。

    此时她满腔柔情难以自抑,再要告状或者恶形恶状*,自己都觉得不太合适。却又不甘心放手^,在李扶舟看不到的角度,阴冷地看了太史阑一眼^^^,忽然笑道,“说起来也是小事,看在李先生面上**,我就不追究太史姑娘以下犯上之罪^^*,不过……”

    她轻轻道,“太史姑娘性子太烈^^,过刚易折^,却是不好,今日领教了二五营学生一番风采^,也让我有这种感受^。光武营学生都是我南齐栋梁之材,教导事务不可轻忽*,我看这样吧^^,我们西局最近在中州行省查办五越奸细一案**,需要长驻在附近***,我们可以留一部分西局精英长驻二五营^^,协助二五营教学^,”她笑看总院*,“您看如何*?”

    当着学生的面*^^*,容楚的身份没公开,她自然征求总院的意见,总院却不敢做主*,眼角瞄向容楚^,容楚微笑*,不置可否*,总院无奈之下*,终究不敢违拗乔雨润^*,笑道:“西局精英名动天下,能执教于二五营^,是我等之福*?!?br />
    寒门子弟齐齐色变**,都看了太史阑一眼,谁都知道*^^,这明摆着冲太史阑来的,这些人留下来,以后大家,尤其是太史阑^^*,还有好日子过^?

    乔雨润见高层无人敢于反对*,满意地一笑*,向众人点点头*,拉着李扶舟袖子道:“扶舟**^,其余事体交于他们去做*,咱们把没逛完的那座玉壶峰,再走一走去?^^*!?br />
    李扶舟含笑应了,乔雨润款款走过太史阑身旁,眼角也不瞄她一下*。

    她刚刚走过去^*^,忽听见容楚对总院道:“虽说乔大人宽宏,不予追究,但二五营却不能不给乔大人一个公道*,太史阑等学生犯上,应该处罚^^?*!?br />
    众人一怔。面面相觑*,乔雨润也愕然回首。

    “我看,眼下每年考练之期也快到了*,不如就稍微提前一点^,让他们出营历练*。自然不要寻太舒坦的地方,否则还叫什么惩罚*。嗯……”容楚装模作样沉吟一下*^*,“听说西番在北严附近颇为猖獗,那里临近西北边境,民风彪悍*,龙蛇混杂*^,最是锻炼人的好地方*,就那里吧?!?br />
    总院一怔*,只好苦笑点头^^。

    乔雨润脚步忽然微微一踉跄。

    她转头,眼神里愤怒一闪而过*^^*,正对上容楚笑吟吟看过来的眼^*。

    “乔大人*?***!比莩患辈宦毓?*,笑问*,“公道否?”

    乔雨润咬牙,半晌*,微笑*,点头*。生硬地道:“多谢国公主持公道^*?!?br />
    后两个字咬得很重*,像要将牙齿击碎^^。

    容楚好像没听见那声齿间相撞声响^*^,也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挑起她下巴,在她耳侧轻轻道**,“那么,为了感谢我^,记得帮我照顾好她哟^?^*!?br />
    ==

    乔雨润张大眼睛^^,望定容楚,半晌^,忽然笑了。

    “国公**?!彼牡卣UQ劬?,“真该恭喜您**,想不到孙家小姐刚刚去世,您这么快又有了新欢,太后如果知道^*,不知该有多开心*?*!?br />
    “太后为什么会知道呢^?”容楚笑得雅致风流^,“乔女官会告诉她吗?”

    “您觉得呢**?”乔雨润掠鬓,斜瞟容楚,笑得容光焕发。

    “无妨?!比莩钌钅⑺?,眼神仿若深情无限*^^,“太后会认为那是我在逢场作戏*,因为,如果她问起我的新欢^*,我会向她求娶乔女官**?*!?br />
    乔雨润掠发的手停在鬓边**,脸色唰地雪白^*。

    “所以^,记得照顾好太史阑?!比莩嫠w?*,神情亲密如对挚友^,“她掉一根汗毛*,是西局拔的;她少一片指甲^*,是西局啃的^^^;她瘦一斤肉……”他微笑,“西局会少很多肉?*^!?br />
    乔雨润望定他,胸口起伏**,半晌^^,垂下眼睛*^,“是^*!?br />
    容楚微笑*^,天光在他的笑容里淡薄,化为渐渐弥漫的暮色**。

    四面的人*,望着那对窃窃私语的男女^,他们姿态亲密,自始至终笑容明丽**,似一对有情璧人,都觉赏心悦目,连带紧张的神情也微微松弛*。

    太史阑却觉得,那两人周身散发的气息很阴冷,像这烂漫晚霞黯沉的边缘*。

    过了一会儿*,乔雨润终于离去^,依旧维持她从容的笑容^^,只是脸色有点白,她带走了郑营副和杨公公,至于她会怎么处置两个“案犯”,太史阑没有干涉^^,也不打算干涉*^*。

    在她的力量还不够改变更多的现实之前*,她会立在原地**,学会接受憎恶**。

    当然,总有一日,她要让这世界**^,憎恶她的憎恶**。

    总院在容楚没看到的地方^,冷冷看了太史阑一眼*,随即也带领高层们离开。品流子弟们悻悻离去^,寒门学生们都没走,三三两两**,无声聚集在太史阑身边^。

    如果说之前选课之争还让一部分人犹豫观望的话^,今天太史阑正面撼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西局^,成功救下花寻欢**^,已经足够让所有人,不由自主做出选择**。

    “太史阑?*!被ㄑ盎蹲吖?*,认真看了她半晌*,忽然大笑道,“当初我还笑你狂妄**,现在看来狂的是我自己^,哪*,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至于我值不值得你交……”她仰起下巴,“我也会证明给你看的^^?!?br />
    “废话!碧防凰?。

    不当她是朋友^,她犯得着管闲事么^^。

    花寻欢眼睛亮了起来^,苏亚在一边^,露出一点淡淡笑意^*,一般明亮*。

    “北严城考练*,不知道院正他们会怎么分配**?^!毕舸笄康?,“北严城有十三村镇小城,以我们的资历,可能会去做录事*、佐史、巡检、闸官*^、驿丞*。以及掌税收的税课司使、掌各水库闸储泄*、启闭的闸官,掌仓库的保管与守卫的仓官^。如果是武技科出众的学生,则可能去西凌行省的天纪军中或者上府兵大营^^,担任仓*、兵*、骑、胄四曹***?**!?br />
    换句话说,选择很多^,未必能聚在一起*^^。

    太史阑也不在意这个^^,她单打独斗惯了*^,现在这群人将她围着^,她虽然没有不自在**,却觉得吵闹气闷*。

    “容楚**?*!笨醇莩?,她顺势拨开人群迎上去^。

    难得看她主动^,容楚唇角微微起了笑意,却见她看着李扶舟匆匆离开的背影,道:“他有事^?那你记得代我和他告辞*^**,我明早就走*^^***!?br />
    容楚唇角的笑意敛去^,淡淡看了她半晌^,道:“不和我告辞^^?”

    太史阑奇怪地看他一眼*,懒得回答无聊的问题^。

    就住在你屋子里,告什么辞^^^。

    “不问问我刚才和乔雨润说什么^?”容楚上前一步,斜斜俯脸,从太史阑角度^,看不清他眼神^*。

    “勾心斗角而已***!彼?,拨开他向回走*。

    “我向她求婚^^?!鄙砗笕莩Φ?。

    太史阑站定,想了想^,道:“挺合适^?*&!?br />
    人影一闪*,容楚已经到了她面前*&,这回笑得更开心了&,“太史阑&,你不该为你的未婚妻身份争取一下吗**&^?”

    “如果我想要你&?^^!碧防谎鐾房醋潘劬?&,“谁来抢都没用,你不同意也没用;如果我不想要你,谁挑衅也没用,你拿天下诱惑我也没用?!?br />
    容楚望定她狭长的眼眸,这个女子,她的眼神不是冰,不是石^,是巍巍大地,苍茫厚土&^,她并不本能拒绝一切,只是想要走进她的神秘之地*,遥远艰难^。

    “我忽然真的有点想……”他悠悠道,“想让你要我……”

    “嗯?”太史阑听力不好状,回头^。

    容楚正在出神,下意识提高声音^,“我想你要我!”

    太史阑立即点头,“看情况^&?!?br />
    “……”

    全场静默。

    喝水的花寻欢,噗地喷了苏亚一脸。

    萧大强仰慕地看看容楚,再羡慕地看看太史阑**,再一脸渴盼地看看熊小佳*&,熊小佳黑脸飞红,扭捏半天,弯腰在他耳边悄悄道:“嗯……我想你要我……”

    萧大强眉飞色舞,容楚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

    容楚在众目睽睽下郁卒,冷面腹黑魔王已经不急不忙回了住处,将要离开的消息告诉景泰蓝&,小家伙立即欢呼起来。

    太史阑却在想着*,要不要趁夜逃走呢?容楚允许她拐着景泰蓝混进二五营已经是奇迹了^,难道还会允许她带景泰蓝去北严城*?

    这世上奇怪的事太多了&*,景泰蓝失踪,天下没有震动&^,该找的不找^,该追的不追*^^,找到了的不索回,却又不肯离开。

    事情诡异到这地步,太史阑知道*,她必然已经触及了某些最深沉阴谋的边缘,只要景泰蓝还在她身边,她的危险永不消弭^*。

    这也是她横眉冷对容楚的原因——未必宽容你的就是好人^&。容楚的放纵,能有几分好意?他一次次替她解围*^&,到底是单纯地想帮她**,还是更多地在考验她?

    在没有摸清一个人真正的心思之前*^&,太史阑宁可先选择坚冷地?;ぷ约?。

    思考了一阵^,她踱到窗边^^,四面隐隐的呼吸声告诉她,想带景泰蓝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太史阑坐了下来,不再多想,和景泰蓝的分离是必然的事,不必徒劳挣扎,她现在要做的,是趁着难得没人干扰的时期&^&,将景泰蓝尽量留在身边更多一些日子,好教会他一些他原本学不到的事。

    想了想&,她吩咐了侍女*^,安排了晚餐菜色^。

    掌灯的时候,晚饭摆了上来,景泰蓝蹬蹬蹬跑过来,拿着自己的小碗和小筷子,他最近已经被调教得,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吃饭时要摆碗筷^*,吃完饭要洗干净自己的碗^。

    桌上菜色热腾腾^,景泰蓝瞪大眼睛&&,一脸困惑。

    那个绿色的豆子是什么?豌豆^&&?好像比豌豆大。

    那个蛋饼里^,青色的芽是什么?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为什么有两道鱼?两种鱼都长得好奇怪。

    门帘忽然被掀起,容楚不请自来,倚在门边笑吟吟道:“听说你今天换掉了厨房准备的菜色^,是打算给自己办一场践行宴?我作为主人,少不得要来捧场*?^!?br />
    他很有兴趣地瞄瞄桌上^,有点好奇太史阑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到底喜欢吃什么。

    太史阑看都不看这个自说自话的家伙一眼,明明就是蹭饭而已^。

    容楚也不客气,自己在桌边坐下,手一伸^^。

    太史阑瞟瞟他&^*。

    他望望太史阑。

    太史阑错开眼光*&。

    他望着太史阑&。

    习惯性伸在半空^***,等着挽袖子的手^,寂寞地伸着……

    容楚不尴尬^,不放下,挑衅地望着太史阑*&。

    太史阑想了想&,拿了块抹布,塞在容楚手里*。

    ……

    抛开抹布的国公*,出去洗手了,太史阑顺手布好自己和景泰蓝的碗筷,坐下吃饭。

    等容楚回来,早已开动,没人等他^。

    他面前倒是有碗筷,太史阑没打算真不让他吃,只是给他准备的细瓷金边碗十分精致^,和太史阑的蓝边大碗*,景泰蓝的蓝边小碗^,格格不入。

    容楚看看那配套的碗**,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提出换碗的要求——不用问,肯定没他的。

    景泰蓝头也不抬,吃得欢快,根本不知道这短短一刻^&,国公爷心酸的心路历程^。虽说他近期跟着太史阑,胃口好了很多*,但容楚也很少见他吃饭这么专心^,目光忍不住往桌上一掠。

    随即眉毛便高高挑起&。

    “你给他吃这个?”

    “嗯?”太史阑瞟一眼桌上*,春笋蚕豆,香椿煎蛋,炖河豚,鲃肺汤,烤羊排。

    景泰蓝格格笑着^,用手抓起一把蚕豆*&。

    “这个不能……”容楚的声音&,在看到景泰蓝把那把蚕豆塞进嘴里时&^,自动消声*。

    “尝尝这个?!碧防换愦患宓?^,夹了一块给景泰蓝,一股奇异的味道弥漫开来*&&,景泰蓝犹豫地望着煎蛋^,不知道该不该吃。

    “姑娘这不知是什么芽儿^,味道当真特殊?!笔膛谝慌孕σ饕鞯氐?,“咱们都没见过呢*?!?br />
    “有异味的东西他不能吃……”容楚话说了一半,忽然筷子一横&^,挡在景泰蓝面前,“没吃过的东西?撤了!”

    太史阑冷冷看他一眼&,吃了一筷香椿煎蛋,景泰蓝眼巴巴看着她,终究忍不住好奇,唰一下从容楚筷子底把煎蛋抢了过去。

    香椿入口&,他的小脸先是皱起,随即眼睛亮了亮*&*,三五下快速吞了&,一把拖过碟子,小勺子挥舞进攻,落勺如雨*^。

    容楚脸上有点不好看,皱眉看着腮帮鼓鼓囊囊的景泰蓝——真那么好吃&^?

    景泰蓝一人吃掉一半的香椿煎蛋,满意地打个饱嗝^,勺子再度向河豚进攻。

    那盘炖河豚却突然消失了,落在了容楚的手里&^。

    “这东西有危险&,他不能吃^?!?br />
    景泰蓝四十五度天使角开始仰望他娘^,想要寻求答案。

    太史阑停下筷子&。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蚕豆是季节性蔬菜,他不能吃?”

    容楚默然。

    “鲃肺少见&^,他不能吃*^&?”

    ……

    “河豚有毒*,他不能吃?”

    ……

    “香椿有异味^*,他不能吃&?”

    “这是规矩&?&&!比莩?。

    “嗯,规矩让他一生只能吃温火膳?!碧防挥锲?,“大厨房十二时辰温着*&^,常规用料^^,常规做法*,一般口味,不温不火。永远的燕窝鸭子明炉火锅*&**,罐煨山鸡丝红白火腿&?!?br />
    “亦是人间美食&^^?!比莩迕?,“寻常人一生不可得*?!?br />
    “寻常人未必吃着燕窝驼峰*&,但他们可以在春天吃蚕豆,夏天尝芦蒿&*,秋冬打边炉,咸鱼臭肉^*,都是人间真味?&!?br />
    “下等食品?!比莩恍?。

    “食物无分等级&。给滋味定高下,除了狭隘就是狭隘?&!?br />
    “太史阑你不过强词夺理^^&?!?br />
    “我不必和你辩驳*?&!碧防桓疤├都胁隙?,“明天叫人用针线穿了^&&,给你挂脖子上^,边吃边玩*?!?br />
    “好呀好呀*&!本疤├堆劬ι辽亮?,点头如小狗*。

    “这么脏!”容楚惊诧^^,“不行!”

    “他快乐?!?br />
    “病了怎么办?”

    “他是人,不是弱草?!碧防换赝房此?,“也许你们看他,金尊玉贵,必须处处小心^,可我觉得,在他担下那些责任之前,他首先是个人&^&,是个孩子?*!?br />
    “是个孩子&,就应该享有他的童年,在该疯的时候疯,在该玩的时候玩,想打滚就打滚&*,想尖叫就尖叫^*^?!碧防坏?*&^,“没有谁有权利剥夺这样的快乐和自由?!?br />
    “过于放纵,多成纨绔^?!?br />
    “天性的不予约束^,不等于对人性的放纵?!碧防慌木疤├兜哪源黕,“现在想做什么?”

    “想唱歌?!?br />
    “那就唱?*!?br />
    景泰蓝扯开嗓子就唱&,咿咿呀呀不晓得是什么玩意^*&,分贝尖利&*^,音色恐怖,侍女摇摇欲坠*&*^,容楚手按胸口*。

    太史阑面不改色^。

    一曲唱完,她道:“很好,还想要什么?”

    “蚕豆项链……嘻嘻,你刚才说的?!?br />
    “可以,但是今晚要背完《大学》第四章&*&?&!?br />
    “好?**!逼匠:芸咕鼙呈榈木疤├?&,点头如捣蒜*。

    太史阑回头看容楚^,容楚神情有点发怔。

    他忽然就想起自己的童年&,书房,卧室**,卧室^&,书房,记忆中似乎没有绿草蓝天*^,没有狂奔疯跑,没有纵情欢笑&,没有此刻景泰蓝*,纯真明亮的笑意^。

    在今日之前*,他也没见过景泰蓝*^,这样纯然信赖,发自内心的笑过。

    一直不认为,属于他们这些贵族少年的童年生活有什么不对,然而此刻,忽然觉得,或许真的有点不对^。

    心深处某座坚实的意识堡垒&^,裂一道细微的缝*,被一道来自天外的明亮坚执的光,照亮。

    容楚的呼吸&&,乱了一分^&&^。

    “为什么不可以吃这些……”景泰蓝忽然问。

    容楚沉默,答案原本溜熟&,此刻却不想再说。

    “因为很多人觉得*&,如果给你吃了季节性的东西&,你会在不是季节的时候随意索要*,求而不得,会杀人?&**&!碧防坏?,“景泰蓝。蚕豆、香椿*,只有春天才有,河豚不处理好会有毒,鲃肺是当地特产鱼类^*,也是春汛时才有*。那么&,你会不会在冬天要吃这些&?”

    “不会*?^!本疤├兑⊥?&*&*,“冬天没有呀?!?br />
    “如果你在冬天要吃,厨师拿不出来&,你会不会杀人^*?”

    “为什么&&?”景泰蓝瞪大眼睛^*,“冬天没有呀!”

    同样一句话&&,他后一句的语气十分惊讶^。

    不是不认为,而是根本就觉得不应该。

    不认为,还有可能动摇犯错,不应该,那是从根本道理上的杜绝。

    “一个告诉他,便可以不再犯错的道理,为什么不告诉他&,而选择让他失去选择的权利?”太史阑抬头问容楚&&*,“你们把他当人看了吗*^^?”

    容楚无言以对。

    然后他发现,桌上没菜了……

    “给国公上燕窝鸭子明炉火锅,罐煨山鸡丝红白火腿?!碧防槐鹁疤├?,吩咐侍女。

    容楚的小眼神又沉了下来^,太史阑不理他——有病,帮你守住你们尊贵的习惯*,有什么不好^?

    她只有兴趣打破景泰蓝的枷锁,以及她自己的。

    殊不知容楚最恨她的就是这一点——为什么不尝试打破我?嗯?

    “还要吃香椿……蛋……蛋……”景泰蓝不舍地抓着桌边,屁股赖得远远*。

    “吃多不消化?&!碧防幻膛過。

    “不要!不要!”景泰蓝忽然尖叫起来,小腿拼命蹬侍女肚子,“要吃!要吃!”

    “没了,去背书*?!碧防皇疽馐膛灰硭?,继续走^,景泰蓝尖叫,伸手去薅侍女头发,抓在手上狠狠地扯,“不要——不要——”吼得惊天动地,侍女被抓得眼泪汪汪。

    他一向乖巧,这还是第一次发脾气,一发就近乎歇斯底里**,少见的狂躁。太史阑怔了怔,忽然发现自己犯了错*。

    她一直以来调教他^,是让他“接受”^,但从未注意过&^,这小子对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不容拒绝和抢夺。

    以他的身份来说,会有这种毛病并不奇怪,或者也该有这种毛病,可是太史阑看着景泰蓝毫不容情拉扯侍女头发的小爪子,火蹭地一下就冒了出来**。

    吸了口气^^&^,她没有发火^*,过去按住景泰蓝乱挥的爪子,看着他的眼睛,一字字道:“景泰蓝,听我说,香椿很难得*,附近都没了,你放开她,想吃也要等到明天&&!?br />
    “不要&!不要&!”景泰蓝根本不听她说什么,乱蹬乱抓&,“香椿!香椿!”

    “景泰蓝!”太史阑冷喝&,去掰景泰蓝的手。

    小疯子此刻脑子里只有“东西被抢”一个念头&,谁挡谁就是他敌人&,立即灵活地向后一缩,他手里还抓着他的小薄瓷碗,抬起来一挥一挡。

    “啪?!?br />
    清脆的破裂声盖过尖叫吵嚷,景泰蓝抓着半边破碗,不动了。

    侍女张着嘴*,一脸惨白^。

    容楚忽然飞快地掠过来*,一把夺过景泰蓝手中的半边瓷碗,景泰蓝傻傻的*,也不晓得动弹&^。

    太史阑捂住额头^^,不动。

    “我看看*?!比莩谄训糜械憬棺?&*,伸手去掰她的手。

    太史阑想避让,头晕眼花的哪里抵得过他的力气^,手一让,一股鲜血顺着额头缓缓流了下来。

    鲜红的血迹自光洁的额头蔓延,一缕黑发蔫蔫地被泡软。

    景泰蓝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乌黑的瞳仁里,渐渐弥漫上血色和无限惊恐。

    他似是想扑上前^,又似是想逃避*,张开双手不知道该干什么*,身子大力向后一仰,砰一声后脑撞到抱住他的侍女的下巴,侍女痛呼&,他却好像全无感觉&。

    太史阑张开眼&*,正对着景泰蓝的眸子&*,看见孩子的巨大惊恐^**。

    她原本不想吓着景泰蓝**,此刻忽然觉得^,让他直面她的流血*,也好*。

    但她也不打算矫枉过正***&,往后一倒装被打死好加深印象——教育也有其限度^*,任何时候都不该给孩子种下恐惧的种子**。

    她注意力都在景泰蓝身上,没注意到容楚的眼神。

    或许容楚自己这一刻都没注意^,他看着那道并不算大的伤口时*^,眼神竟然是焦灼的。

    “来人*!”他道,“快拿药箱来……”

    他的话被太史阑止住。

    她松开手*,面对景泰蓝,景泰蓝捂着眼睛拼命向后扭身子^,太史阑从侍女手中接过了他&。

    景泰蓝一落到她怀里,僵硬绷紧的身子忽然就软了下来,放下挡着眼睛的手&^,惊惶地仰望她的伤口&&,伸出小肥手试图去堵住流血的伤口*。

    伤口本来要停止流血了,给他这么一碰*,顿时又绽出鲜血,容楚想阻止^,太史阑用眼神阻止了他^。

    景泰蓝惊慌地发现,自己堵不住流血&,眼泪忽然就一串串滚落了下来。

    只是瞬间,长而翘的睫毛上便雾蒙蒙挂满晶莹的水珠,他开始抽噎^,“……你要死了……你被我杀了……”

    “景泰蓝*^!碧防唤犯樵谒⌒〉募绨蛏?&,“不,我不会死?!?br />
    “真……的……吗……”

    “我不会死*?!碧防坏?,“但是如果伤口往下一点*&,到达眼睛,或者往上一点,刺入太阳穴^,或许就真的会死?!?br />
    景泰蓝激灵灵打个寒战&,眼底有庆幸也有畏惧^。

    “你记住^?!碧防换夯旱?&^,“人的生命可以很强悍^,也可以很脆弱&,痨病鬼可以咳喘着活几十年^,壮汉却可能因为一拳而倒毙。但无论如何,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尊重它?*^!?br />
    景泰蓝似懂非懂地望着她,沙哑着嗓子道:“……她们说我可以杀……”

    “刚才我有没有错?”

    “没有……”

    “那么你觉得你做得对吗?”

    “不对……”声音小如蚊蝇。

    “你让无辜的我流血了*?*!碧防坏?,“以后还希望发生这样的事吗&?”

    “不……不……”景泰蓝大头乱摇&^,看得太史阑头晕。

    一双手在她身后轻轻扶住了她,芝兰青桂香气淡淡*,是容楚^。

    太史阑身子有点发软^^,也懒得挣扎,向后靠了靠,依在容楚的胸膛上&。

    嗯*&&,娘娘腔看起来不咋强壮,但这胸口倚着还是挺舒服的^,太史阑眨眨眼*,想着难怪那许多女子*,贪恋男子宽厚的胸,男人给予的包容和盺;じ?,会让再坚强女子的心^*,也瞬间沉溺,恍惚间似寻到港湾。

    容楚似乎轻轻叹息了一声,将她揽得更紧了些。

    “景泰蓝?*!碧防槐ё∧呛⒆有⌒∪砣淼纳硖?^,在他耳边轻轻问*,“告诉我,你很讨厌失去&,是吗&&?”

    景泰蓝身子忽然大大一震&^。

    他抬起眼睫**&,泪痕未干,眼神里惊恐初去,又泛上因世事凉薄导致的黑暗。那黑暗突如其来&&,遮蔽他的明亮&^,他像是被一支真相的箭击中**,泛出满目的伤&。

    太史阑按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将他贴近自己*&,声音轻得不能再轻&。

    “有人曾抢去你爱的东西……是吗?”

    景泰蓝僵僵地坐在她腿上*,愣了好半晌*^,忽然一头撞入她怀中**!

    他扑得如此用力&&^,像要将自己揉进她的胸中,在她的怀抱里撞散自己,或者撞散他幼小心灵里,长久以来一直无法承载的沉重。

    几乎太史阑在感觉到他撞过来那一霎,就觉得下巴一凉。

    那是瞬间飞溅的泪水。

    身后的容楚动了动,似乎要挡住那一撞&,然而最终他停住,只是将太史阑扶得更用力了些。

    “……我的狗狗……”景泰蓝在太史阑怀中辗转,没有痛哭,然而每声呜咽都是山间最幽咽的泉*,属于孩童无法自救的悲伤,“……她杀了……”

    “……小宝儿……陪我玩……她杀了……”

    “……翠翘……教我练身……她杀了……”

    “……我的玩具……她都烧了……”

    太史阑胸口渐渐冰凉^,被泪水一层层浸湿。

    触及肌肤的那处布料*,承载的不是泪水*,是一个坐拥天下、人人以为必然幸福无伦的孩子&^,曾经最绝望最寂寥的失去。

    他是那宫廷的主人,是天下的主人,是万物的主人,然而那个小小的主人,坐在景华殿高阔的藻井下*,赤脚贴着冰凉的金砖^^,一遍遍听着那些属于他,爱过他,他也爱过的人和物,离去的惨呼和呜咽*。

    从此他憎恨失去,并因此不敢再爱&**&。

    因为幼小的心&,渐渐知道&,他爱了,喜欢了&*,在意了,便会有一双冰冷的手,一个冰冷的声音,夺去那些温暖的、美丽的、可爱的一切*,让黄金龙座冰冷的把手&,告诉他什么叫——寡人*。

    景泰蓝贴在太史阑胸口*&,淡淡的血腥气让他想起那些赤脚贴着金砖的冰凉的夜^^,那样的夜似乎漫长永无止境,在噩梦的那一端。

    他的眼泪无声无息滚滚而出,似乎永无休止,他并不十分清楚为什么要哭*,只是莫名地觉得悲伤*。

    太史阑胸口冰凉,贴在她脸颊的孩子的脸冰凉*,身后扶住她肩的容楚,手指也冰凉*^。

    玉阶如雪月光寒,幔帐重重里,相拥的三人&&,似一座彼此相携不愿分离的雕像。

    容楚再次发出一声叹息,有些恍惚般轻轻道:“我怎么忽然觉得,这一幕属于我……”

    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像很多年后,一家三口……”

    因为知道荒唐*,所以他不说。

    太史阑也没听懂他的意思,她关注景泰蓝&,看他哭到抽搐,小身子一抽一抽,回头望了望容楚*,容楚衣袖一拂&,点了他睡穴。

    发泄过头也会伤身,这样正好。

    抱起熟睡的景泰蓝,慢慢拭净他的泪痕&,太史阑始终默不作声,一边擦一边走神,完全忘记自己脑袋上还在流血,直到容楚忍无可忍地道:“你可以让我给你包扎了吧?”

    太史阑头也不回,顺手从身边侍女手中抽出一块白布^,擦了擦。托盘上有金创药*,她仰起头,药粉倒在手心,准备按上伤口&^&。

    容楚忽然拍掉她的手,一手拿过金创药,一手按住了她的脖子,“放手^,你这样不怕留疤?”

    “放手,不准掐我后颈&!”太史阑最讨厌别人抓她后颈,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就像被掐住脖子的猫,下一瞬容大爷或许就能将她拎起来甩啊甩。

    容楚的手指还可恶地触及了她的耳后,她浑身颤了颤&,几乎立即,耳廓就红了。

    容楚此时注意力却不在她的敏感处^,理也不理太史阑的抗拒,拨开她被血濡湿的乱发,他语气不太客气,动作却极细致,头发被血粘住,有些靠近伤口,他怕撩起头发牵动伤口&^&,便用指甲先一丝丝将乱发理顺。

    伤口位置很巧&*^^,当真下一分到眼睛上,上一分到太阳穴^,只怕将来难免要留疤,不过可以用鬓发遮住,容楚抢过金创药自己亲自处理**&,也是因为想要将伤口尽量处理得平整收敛,将来疤痕不明显*。

    要像太史阑那样随便撒撒包扎^&&^,估计难免就是一条红蚯蚓。

    真没见过哪个女人&,像她这么不注重容貌!

    她是不把自己当回事^&,还是不把自己将来当回事?

    容楚心情不豫&,动作依然轻柔&&。两人靠得极近,彼此都下意识屏住呼吸,可再怎么屏息,属于容楚那种无处不在的芝兰青桂香气*,还是氤氲在了太史阑鼻端&^,太史阑睁着眼睛,正看见近在咫尺的容楚的脸,这么近^,居然依旧找不到毛孔和任何瑕疵,属于肌肤的细腻光辉,如珠如月*&^,如世上最精美的绸缎。

    而他微微垂下的眼睫,刷出一弯淡淡的弧影,像世外最宁静的岛屿&^^,漂浮在烟云的尽头。

    太史阑闭上眼睛。

    美色惑人,不过骷髅。

    好丑,好丑。

    容楚淡淡地瞟她一眼——嗯**,刚才那个角度他自认为最美,这僵尸女抵受不住了么&?

    “好了?!彼种盖崆岚戳税瓷丝?,在旁边侍女递来的手巾上拭净手^,一低头看见太史阑仰起的脸,淡粉色薄唇^&&,正在眼前。

    他的手*,忽然停了停。

    一直都知道她唇形长得好&^&,薄而诱惑,然而这个角度,淡淡光线下*&*,那微抿一线,轮廓分明&&,介乎柔软和明朗之间的唇的弧度^,和那一层光润的淡粉色泽^,突然就让他心一荡*^&&。

    心荡了,意识也在荡^*^*,几乎毫不犹豫,他忽然&,飞快低头——

    ------题外话------

    说件不开心的事让亲们开心下**?;八等ツ昵Ы鹜杲嵝菹⑵诩?,我改稿改烦了*,就去写些别的&,写最多的就是要月票的词儿*&,各种要—哭着要**、打滚要^、文艺要^、抢劫要&、绿茶要、女汉纸要、唱着要、吼着要&^、夹充气娃娃裸奔要…要得眉飞色舞乐不可支,乱七八糟存一大堆*^,准备以后开文,每月初轮流派用场&*,每天都换新花样^,要出风格&&&,要出水平,要出时代新水准,不在第一天把兜掏光决不罢休…

    结果,改版了……改版了改版了……

    我那一大堆白瞎了……白瞎了白瞎了……

    月初还有毛的票??!

    月初还要毛的票??!

    月初要票等于叫读者额外掏钱?**?!

    月初还是蹲那好好写字吧您哪!

    哭瞎……

    (卖萌完正色曰:晓得改版啵?不要有压力*&^。顺便感谢月初就掏票的神人们,活活亮瞎了我的钛合金近视眼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五章 我想你要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5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五章 我想你要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