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女霸王VS绿茶表

    “小心^!”众人惊呼^,离太史阑最近的苏亚^,腾身而起^^^,一个猛扑,抱着太史阑往下一拉^,砰一声两人滚倒在地。

    花寻欢眉毛一竖^,长鞭一弹就要反击,那箭忽然诡异地一折^,竟然绕过她的鞭梢,重重击在她的手腕上,啪一声长鞭落地。

    两箭来势如电^,几乎同时^,众人回过神来^,便看见太史阑苏亚双双落地,花寻欢捂住手腕^^^^,手腕缝里,渗出血迹^^。

    太史阑推开紧紧抱住她的苏亚,坐起身来^,苏亚扑势太猛^,撞在旁边的梅花桩上^^,额头被蹭破了一大块^,看见太史阑没事^^^,她欣慰地笑了笑^。

    太史阑对她点点头^,从她身边抽出钉在地上的箭^,箭却在拔出的那一刻^,断成几截^,太史阑仔细一看^,这箭外头一层竟然是一种黑色的冰状物质^,里头细细一根尖锐钢丝,此刻外头那黑色冰受力破碎,只剩下钢丝^,看上去已经不像箭^^^,因为这附近^,绊住梅花桩的钢丝到处都是^。

    苏亚也发现了这箭的特别^^,想了想^,眼神里涌出怒火。

    很明显^,射箭人是要暗害太史阑^。用的箭都不留下证据^^^。

    刚才太史阑是双手张开站在梅花桩上^,极其不稳定的身形,如果被箭击中^,必然要无法控制身形跌落^^,随便撞到哪座梅花桩,都难免受伤。而且十有**是脸部受伤^。

    就算她脸不受伤,瞧这钢丝泛着的奇异色泽^,只怕也另有玄机^。

    太史阑双手据膝,慢慢站起身来^,扬头看向天际。

    几道人影电射而来^^,却并不是冲着她^^,而是向着花寻欢。

    来人落地^^,迅速包围了花寻欢^,当先一人尖声道:“奉西局侦缉掌事太监王公公命^^,捉拿五越奸细花寻欢,其余人等^,一概退下^^!”

    有人惊讶^^,有人欢喜^^。惊讶的是寒门学子^,欢喜的是品流子弟^。

    同情花寻欢的人并知道一点西局内幕的人^,眼色都变了^^,那是杀人魔窟^^,恐怖集中营,南齐最神秘也最可怕的地方^,进去的人,完整死着出来都是幸运^,更多的是想死死不成,在血色地狱里苟延残喘痛苦无伦的囚犯^,丽京皇宫之侧阴森的西局总部里,每到半夜总会响起宛如鬼哭的瘆人惨呼^。三更之后^^,无人靠近^。

    “哈哈哈好……杀了她……杀了她……”邱唐躺在地下呻吟^^,“你们……帮我杀了她……”

    来人一脚便将他远远地踢了出去。

    “贱民!”当先那人,一张脸青灰色^^,眼下一颗褐色的痣,此刻连痣都在不屑地抖动,“别挡了老爷的路^!”

    品流子弟噤若寒蝉,邱唐不知高低^^^,这些地方贵族子弟还是知道一点西局的^^,哪里还敢随便说话^。

    “哪来的人妖^!”花寻欢捂着手腕^^^,大骂,“好端端放什么屁^^!”

    “你是奸细^^?!鼻嗷伊车奶嗔成?,冷冷道^,“你涉嫌昨夜勾结五越奸细^,行刺我朝官员,现我等奉命拿你前去查问^,跟我们走吧^^!?br />
    “放屁^!我都数年没见过五越乡亲了^!”花寻欢两眉竖起,瞳仁外一圈淡淡血色,“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么……”青灰脸太监慢条斯理一笑^^,“该有时^^,自然就有了?^!?br />
    “我有证据^!”郑四少忽然大声道^,“这女人是五越奸细,昨天我还看见她和五越人偷偷见面来着^!”

    “你是谁^^?”青灰脸太监傲然道^。

    “在下东昌郑知府第四子^,郑矫^^^!敝K纳偕袂榧阜众泼募阜志次?^,满眼攀附之色。

    青灰脸太监淡淡点头^,“你的证言很有用^^,等会一边听宣^^^^^!?br />
    “是^?^!敝K纳俾诚采?。

    青灰脸太监也很满意^^^。虽然没有证据大可以捏造证据^^,但若有人证^,那自然更好不过。

    太史阑忽然走了过来。

    郑矫看见她便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捂住了腰部^。

    上次捅的那一刀^^,好似又隐隐作痛起来。

    青灰脸太监看似不在意,眼角却扫着太史阑的动作,余光看见她过来,嘴角绽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就等你过来……然后,便有了罪名。

    他们特意选在此刻捉拿花寻欢,就是因为这样太史阑必须要出头^,她一出头,西局太监便可以以扰乱公务,包庇重犯^^,乃至勾结五越纤细谋刺当朝重臣罪名将她下狱^^;她不出头^^,从此在二五营威信全毁^,名誉大损^,历来南齐官场和军规^,都不允许有这样劣迹的学生进入,太史阑前途也将被毁^。

    一石二鸟,怎么做^,她都错^。

    青灰脸太监端着下巴,心想咱西局的新任副都指挥使乔大人^^,果然是个玩阴谋的好手^。

    “带走^^!”他一直等到太史阑将要到面前^^,才决然一摆下巴。

    “滚开!”花寻欢用脚尖挑起长鞭,呼呼舞起^,驱散两个要上前锁住她的太监,可惜她毕竟右手手腕受伤^^,左手不够灵便^,不过几下^^^^,鞭子便被一个西局太监劈手夺去,那太监哈哈一笑,一脚将她踢倒在地^^^,另外两个太监脚踏在她背上^,反扭住她双臂。

    “滚开!滚开!”花寻欢在沙地上挣扎游动,却被死死压住动弹不得^^,青灰脸太监阴笑着接过长鞭^,俯身看着她的脸,啧啧道:“这蛮女^^,性子野^,长得也野^^,既如此^,咱家便让你更野一些^?^^^!?br />
    他手腕一动^,鞭梢一卷^,啪一声,花寻欢颊上便多一道清晰的血痕^^。

    花寻欢怒目而视^^^,颊上伤痕微微抽搐^,泛出淡红的血色^^,衬着乱发间同样血色泛起^,烈火烧灼般的眸子^,狂野凌虐之美^,扑面而来^。

    几个太监都呼吸紧了紧^,眼底掠过又渴望又绝望,随即充满愤恨和暴虐的眼神。

    那些世间的美丽^^,尊贵或狂野的花,他们看着,吃不着。

    所以这群被死死压抑着的阴人们,比正常人更加渴望发泄^,他们得不到女子在身下的婉转娇吟,便想听见另一种因为他们而生的痛苦的呻吟。

    青灰脸太监本来得了嘱咐,要当众多折磨花寻欢,好挑起太史阑的怒气的,此刻忽然便没了心思,只想将这只小野猫快速拎到附近的大牢里^^,好好尝尝她血的味道^^^^^,听听世间最好听的哭泣。

    “带走^?!彼?^,又对郑四少道,“一起过去^?!?br />
    “等等^^!?br />
    青灰脸太监转身,阴鸷的眸子,盯住了发声的太史阑^^^。

    “你是谁^^?”他明知故问。

    “我……”太史阑走向青灰脸太监^,四面太监都开始戒备^^,郑四少反而放松了些^。

    “我来问问他伤好没^^!碧防蛔叩角嗷伊程嗌砬耙徊絕^,忽然脚跟一转,一拳就对他身边的郑四少挥了过去^,“还痛吗!”

    谁也没想到^^,太史阑竟然敢在西局太监面前对郑矫动手,一时都反应不及^,“砰”一声^,太史阑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挥在郑矫腰部,打得郑矫哇地大叫一声^^。

    他叫是本能^^,叫完之后却觉得,咦^,好像并不太痛……

    虽说不痛^,却又觉得挨拳那一刻,似有尖锐刺痛感^,但也不重^^,随即他便觉得脑子有点迷糊起来。

    “郑兄?^^^!碧防灰蝗罅⒓词帐謂^,平静地道^,“嗯,看样子伤好了^^^!?br />
    “……”

    众人都默,反应速度跟不上这诡异的现实^。

    青灰脸太监诧异又失望地出了口气^^^,太史阑不为花寻欢出头,却跑来“察看”郑矫的伤^,这让他无法借题发挥^,他盯了太史阑一眼^,不耐烦地一挥手^,“没事?没事就让开,郑矫^,跟咱家走^^^?!?br />
    “走什么……”郑矫迷迷糊糊地道。

    “给咱家作证呀?^^!?br />
    “做什么证……”

    “作证花寻欢勾结五越奸细!”青灰脸有点不耐烦了^^。

    “哪有^?!敝=靡痪浠叭盟腥松盗搜?。

    青灰脸皱起眉^,阴恻恻盯着郑矫^,“你刚才明明说了,昨晚看见花寻欢和五越人往来!”

    “没有这回事,昨晚我和黄市儿他们去了花秀楼^,哎哟,花秀楼的秀儿^^,玩得一手好口技儿……”郑矫眉飞色舞^。有人吃吃地笑了起来^^^^。

    青灰脸脸色已经不是青灰色^,是城墙色的^,郑矫谈起妓女时的得意神情^^,似针一般瞬间刺痛他。

    “少扯什么水儿绣儿!”他怒喝,眼神警告,“郑矫,你想清楚了^^^!”

    郑矫轻蔑地瞥他一眼^,“老阉货^^,神气什么,少爷我不是因为你是西局的^,才懒得搭理你^,”他伸手装模作样扇扇鼻子边的风,“都说太监管不住下水^^。果然,一身的尿骚臭!”

    “放肆!”怒喝声爆如雷霆。

    青影一闪,越过人群^,啪一声巨响^,郑矫的身子高高地飞过人群^^,重重砸在地上^,在地上弹了弹,随即不动了^^。

    四面噤若寒蝉^。一群抖得小鸡似的品流子弟^^,畏惧地看看怒不可遏的太监们^,再困惑地看看郑矫^^,谁也不明白,他是发了什么失心疯去得罪西局的煞神^^^,自己不要命,也不怕祸连家族?

    西局看谁不顺眼^,一个罪名便能让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别说他们这种地方官员家族^,便是丽京豪门,丧生在西局恐怖机构之下的冤魂^,足以写满一卷血迹斑斑的史册。

    “胡言乱语,死有余辜^!”太监们怒气未消^^,“我们也不需要他的证据,花寻欢通敌^,铁证如山^,带走!”

    “我有证据?!碧防缓鋈坏?^。

    众人又一傻。

    萧大强看看天——挺正常的呀^。

    “刚才有五越奸细出没!碧防幻挥斜砬榫褪亲钛纤嗟谋砬閊,“因为我有证据证明花寻欢和五越通敌,他们射了我一箭^?^^!?br />
    “你们快去追^?!彼赶蚨逵夥较?!俺倭司妥ゲ蛔〖橄竈^!?br />
    捂住额头的苏亚,呆呆地看着太史阑^。

    神一般的思维^,正常人跟不上^^。

    “放屁!放屁^!”青灰脸自觉又被耍^^,暴跳如雷^,“那一箭明明是咱家射你的^,哪来的什么五越奸细……?^^!”他忽然惊觉失口^,傻住。

    “哦——”学生们一声恍然大悟的惊叹,长得拖到了天边。

    原来如此^。

    花寻欢忽然开始笑,叽叽咕咕,吃了一嘴泥土^^,也忍不住笑得眉眼花花。

    青灰脸太监怔在那^,玩惯阴谋诡计的人^,此刻也有些无措^,太史阑每一步行动,都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预计中摆好的陷阱人家硬是不踏^^,倒是他被一步步套着^,跳进了一个慢慢扎紧的口袋里。

    “哦^^?”太史阑立即道^,“公公^^^^,我犯何罪^,你要杀我^?”

    青灰脸太监怔怔看着她^。

    “便是我有罪^^,也当先拿下^,送入有司查证审讯^,递交朝廷案卷,陛下御批有罪方可斩监候或斩立决?^^!碧防坏繼,“没听说过西局有私定刑狱^、批红判命,擅自杀伤无辜的权力^^?^!?br />
    青灰脸太监窒了窒^,脸色变幻^^^^,知道不能再任她说下去^。

    “你说什么呢^^^!彼闱啃Φ?^^^,“我刚才还没说完^,那一箭是我射花寻欢这个奸细的,只是准头不好,误射到了你那边^,而且你也看见了^,”他指指花寻欢脚下的箭^,“我们射出的箭,都是去掉箭头的,西局向来公正无私^^^,铁面执法,连花寻欢这样的重犯都用去箭头的箭,何况你这无辜?”

    他一边解释^^,一边再次心中暗叹,幸亏之前副都指挥使大人关照箭用两种^,箭头去掉^,当时他还不以为然,西局执行任务^,还从来没这么心慈手软^,射死便射死,有什么关系^,此刻才觉得^,大人果然未卜先知^,智慧超绝^^!

    太史阑瞟一眼击伤花寻欢的箭^^^,果然是去掉箭头的^,她可不信西局的恐怖分子有这么善良^^,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心思缜密^^^,用两种箭,好将来撇清干系^^。

    “射我的箭不是这个?!彼⊥?^。

    “哦^?”青灰脸正中下怀地冷笑,“那行啊,西局查案向来重证据^^,你把箭拿出来^^,一看便知^^^!?br />
    太史阑皱眉^,很踌躇的样子。

    “拿不出来,那你就是诬告^!”青灰脸立即两眼放光^。

    “拿出来呢^?”太史阑平静地问^,“就证实你们试图滥杀无辜?”

    青灰脸又一怔,觉得似乎被绕进某处陷阱^,狡猾地道:“你随便拿出什么箭^,说是西局拿来射你的箭^,我们也能认^?”

    “西局的箭^,肯定和别处不同^^?^!碧防恢钢傅叵律浠ㄑ盎兜哪侵?,“箭柄有标记^!?br />
    “你眼力倒好!鼻嗷伊秤惺盐蘅值爻腥蟐^。

    怕什么^,刚才射这女人那一箭,是西局也很少用的玄冰箭受力便毁^^^,她不可能拿得出来^,难道要拿个钢丝来说这就是西局的箭?那他也可以立即指证她诬陷。

    “那便是说,如果我拿出不同的箭^^,箭柄有西局标记,那就证明是西局的箭?!碧防荒坏?,“西局的箭证明你在撒谎^,你在撒谎就证明我说的是对的,是你们无需证据,滥杀无辜^。既然你们连无辜都滥杀,同样可以推断你们对花寻欢的指控^^,也可能是冤枉无辜^!?br />
    四面学生听得眼睛眨巴眨巴——这是怎么绕出来的^?

    要古代人去理解现代的逻辑推论,实在有点困难,最起码青灰脸就一时给绕糊涂了^,一大堆证明来证明去,听得他两眼发直^^,心一横^,发狠道^^,“是又怎样^?一堆废话^,你拿出箭来?^?!”

    太史阑点一点头,伸手入怀。

    青灰脸冷笑^^^,学生们屏息^。

    花寻欢充满希冀地看着太史阑。

    太史阑的手^,缓缓抽了出来^,站在她对面的青灰脸,清晰地看见最先出来的是一截灰黑色的闪烁微光的箭柄^^,柄上浮雕“西局”两字^^。

    他瞬间脸色死灰^。

    怎么可能!

    箭即将完全抽出^。

    忽然有人柔声道:“杨公公^^,你耗费太多时辰了^^?!?br />
    声到人到,一人缓步而来,素衣高雅,姿态从容^。

    此时太阳不烈^,那女子身侧^,一左一右^^,却有两个侍女在给她打伞^^,伞是雪白丝绢制成,绘水墨山水,十分清雅,阳光光影自水墨经纬间透过,再洒在她妆容精致的脸上^,风致闲适^。

    这么粗粗一看,还是挺美的^^。

    有些学生已经认出她是昨夜花轿从天而降的仙子,眼神惊艳^,窃窃私语。

    乔雨润在太史阑一丈之外停住^^^,看也没看太史阑一眼^^^,只含笑对青灰脸太监道:“杨公公,王公公已经等急了^^,还是速速将要犯带去吧^^^!?br />
    随即她对四周点头^^,每个人都觉得她是在对自己招呼^,都忙不迭地纷纷回应^^^。

    乔雨润手一招^,杨公公立即拖起花寻欢,两个太监封住她的嘴^,跟在她身后^^,转身^。

    云淡风轻^,随意而过^。就好像刚才的事根本不存在^,太史阑也不存在。

    “乔小姐^?!?br />
    乔雨润回身^^^,目光掠过太史阑^,十分陌生而有礼地微笑^^,“姑娘是有话说吗?是花助教的学生?我等有急事在身^^,无暇在此过多停留,姑娘如果是为花助教作证或申辩^^,不妨一起去^?”她又微笑四顾^,“在场诸位^,如果有何线索提供,或者对西局处置有看法^^,也请一同去?!?br />
    她微笑大度^^,态度可亲^,可是“西局”两个字就像狰狞的箭尖^^^,谁敢被那样的箭尖瞄着?她目光扫过^,人人不自主地后退一步^。

    没动的,只有苏亚和强受弱攻二人组^^,不过脸色也很难看^。

    品流子弟们抿着唇^,眼神不怀好意^^。

    众人都看得出^,两名女子^,不同风格^^,一般的厉害角色^。

    乔雨润那段话无懈可击^,偏偏技巧高超^^,不给太史阑任何当众控诉的机会,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太史阑被西局带走^^,能不能再出来就已经不是任何人可以干涉^。再套死太史阑^,只要她开口^,就是为重犯花寻欢申辩^,那就是同党,那么^,西局完全有理由审讯一个“重犯同党”。

    仓促之间^^,化解对西局不利的局面,扳回一局还占据上风。

    这回太史阑遇上她,谁胜^?

    大多人都不看好太史阑^^,无论如何^,地位权势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好像没说我要给谁申辩^?!碧防淮踊持谐槌鲂?,“乔大人^^^,我报案^?!?br />
    四面起了微微骚动^^,杨公公脸色铁青^^。

    乔雨润瞟一眼那箭^^^,微笑不改^,“是吗^?此事我会彻查,那么太史姑娘也请和我们走吧^^,我们要详细询问?!?br />
    她也不问报什么案^^^,再次转身要走^。

    “乔大人不问问案犯是谁?”

    乔雨润半转身^,“案犯^?”

    太史阑无视她森冷的语气和杨公公恶狠狠的瞪视^,道:“刚才亲口承认拿这西局箭射我的杨公公^?^!?br />
    “是吗^^?杨公公是我西局得力属下,向来公私分明,行事稳妥,怎么会擅自对学生出手^?”乔雨润淡淡道,“或许有人栽赃诱供也未可知^?!?br />
    “他亲口承认^^?!?br />
    “有吗?”乔雨润微笑,“杨公公^,真的?”

    “没那回事^^!”杨公公满不在乎一甩头^^^,“她栽赃!”

    “你看^^^!鼻怯耆蠖蕴防灰藕兜匾∫⊥穅,“栽赃西局属下,有重罪的哟^^^^?;故潜鹚盗税?,???”

    “有^^!”苏亚忽然上前一步。

    “有的!”强受弱攻二人组大声道^^。萧大强说完就在叹气^^,熊小佳抱住他的腰,“强^,别怕,呆不下去,大不了你我私奔天涯去!”

    “小佳,咱们生死一起^^!”萧大强反抱住熊小佳^。

    众人呕……

    有这几人带头^,其余寒门学子纷纷开口^,虽然还是有人躲在人群后,但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乔雨润的微笑,也渐渐淡了^^。

    “或许真有什么误会^^^!彼仨囱罟玘,杨公公接触到她眼神^^,激灵灵打个寒战^^。

    “不过西局一向秉公处事^?^^!鼻怯耆蠡赝?,又恢复亲切笑容^^,若无其事地道^,“你既指控杨公公^,他便算有嫌疑^,我等会进行相关查证^,太史姑娘正好可以一起去指证^^!?br />
    “不该避嫌么^^?不交当地官府处置^^?”

    “西局的人^,西局自会处置^?!鼻怯耆笄浊行θ堇锛阜职疗?,“太史姑娘,我理解你们这种人的想法,并原谅你这次对西局公正性的怀疑,不过,希望不要有下次^。否则视为对西局的挑衅?!彼ナ资疽鈄^,“杨公公^^^,委屈你一阵^!?br />
    杨公公放开花寻欢^,站到乔雨润身后^,冷冷盯视着太史阑^^,用口型低声道:“等下要你好看^!?br />
    “他是杀人嫌疑人^^?”太史阑不看杨公公^,看乔雨润。

    “暂时算是!鼻怯耆罂此男θ菘剂鮚。

    “嗯,和花助教一样?^!碧防坏繼^^^,“那么^,枷锁脚镣呢^?”

    “你^^!”杨公公青灰脸瞬间变成猪肝色^^。

    乔雨润盯着太史阑瞧了一阵,手一挥^,示意那俩太监给杨公公上脚镣。

    “无妨^^,既然已经委屈了^,那便坚持下^?!彼繼,“是非总会分明的^?^!?br />
    杨公公勉强按捺住,脖子上涨出粗长的青筋,盯着太史阑的眼神似条恶狗。

    脚镣上了^^,杨公公羞愤无伦,花寻欢开始微笑,红唇吮着手腕上的血迹^。

    一行人正要走,太史阑又道^^,“武器不卸?”

    乔雨润抿着唇^,盯住太史阑,太史阑面瘫状^。

    空气紧绷^^,一触即发^。

    半晌^,乔雨润又挥挥手^^^,两个太监默不作声下了杨公公的箭囊,杨公公已经气得要晕去^^^,盯着乔雨润嘶声道:“大人……我们西局……我们西局何时如此威风扫地……”

    他语气也有了怨怪之意,暗恨这次出来跟着的是这位一心要扭转西局形象,将之转往前台的女副都指挥使^,如果是以前^^^,哪里会理会这些贱民^^,西局要杀谁^,谁就躺倒等死!

    太史阑平静地看着乔雨润——爱装叉的人就这样^,明明可以跋扈很想跋扈,偏要在人前显出雍容大度状^。

    那正好,装吧^,装到你不能忍受^,撕下面皮^^,西局还是恶狗^^,你还是泼妇^。

    乔雨润也平静地看着太史阑^,从对方淡定无波的眼神中,明白太史阑的深意^。

    这个女人^,看似坚硬不折^^,其实绝非鲁莽之辈^。

    她根本不试图以一己之力对抗西局^^,救下花寻欢^^,她绕开花寻欢,每一句话^,每个举动^,都在将西局拖下水^,她知道容楚和李扶舟已经被自己调开,所以东拉西扯拖延时间,偏偏每一次攻击都让人无法避让,不得不和她周旋^。

    太史阑^^,是在利用她乔雨润追求完美的性格^,引起杨公公对她的怨恨,破坏她在西局的威信^^,西局内部有了破绽,太史阑就有了机会^。

    绝顶智慧。

    乔雨润笑了笑^^^。不再试图带人走^,也不再说话^。

    太史阑^,还会有话说的^^^。

    果然^^,卸掉武器之后,两个太监想再次带杨公公走,太史阑又开口了。

    “他还有反抗能力^?!彼钢富ㄑ盎侗淮虻昧餮氖滞骬^,示意杨公公手腕无伤^^,“公平起见,把他的手打断先!?br />
    “混账!我杀了你!”杨公公蹭一下蹦起来,两个太监都拉扯不住^^^。

    “太史姑娘^?^!鼻怯耆笊粑潞?^^,“你不觉得你过分了吗^?^!?br />
    “大家都是人^?!碧防恢敝焙退允?^,“都是嫌疑人,你说公平对待^,自然什么都要一样^^!?br />
    “太史姑娘^,我想你不懂一个道理^!鼻怯耆笮Φ萌岷?^,“公平来自上位者的赐予^,愿意给你,它就存在^,不愿给你^,它就不该存在^。而你^^^,以及在这里的所有人,”她环视一周^^,目光不凌厉,却笼罩一切,“并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对我叫嚣着要公平^^?^!?br />
    “太史阑^^!苏亚^^^!”接到消息的院正营副等人终于气喘吁吁赶来^,当先一个太史阑没看见过的白面中年人^^,还未到^,已经发出一声怒喝^,“不得干扰西局大人办案^^,退下^^!”

    “吴总院^?!鼻怯耆篁ナ?。

    太史阑瞟一眼院内高层那一群人,心想来得果然很慢^^。

    “退下!退下^^!”二五营最高长官吴总院^,脸色阴沉得要滴水^^,“我不过出外办事几日^^,回来助教学生^^,俱都不成模样^^^!你们几个^^,还挡在那里做什么^?还不速速退下^^!”

    他身后郑营副,默不作声手一挥,示意护卫队上前来拉开太史阑^,并对乔雨润谄笑^,“乔大人^,您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管束学生^^^?!?br />
    太史阑瞟一眼郑营副^,这人今天特别沉默,眼神闪烁^,看起来有点异常。

    “贵营虽然号称南齐最末^!鼻怯耆蟛⒚挥猩难觀^,眼神居然还有几分赞赏^,“不过贵营的学生倒还确实有几分胆气,也罢?^!彼π^^,“世人多年来对西局多有误会^,其实西局确实是以民为先,以律为先的国家之器^,太史姑娘要个公平^,那就给个公平^^^?!?br />
    “乔大人!”杨公公不可思议地惊呼。

    “我去封了他的穴道,请太史姑娘做个见证?^!鼻怯耆蠛ρ?,“如何?”

    二五营高层怔了怔^^,想不到西局作风怎么大改,学生们却有很多露出赞赏神色,觉得这位女副都指挥使,当真大度有风范^,确实一改西局恐怖形象^。

    太史阑点点头^。

    乔雨润伸手一招^^,两人走到坐在地上的杨公公身前^。

    此时两人背对众人^,中间夹了个杨公公,为乔雨润打伞的竹情和梨魄亦步亦趋跟着^,一把巨大的丝伞微垂^,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太史阑?!鼻怯耆蟠防蛔叩剿肀過^,忽然低声笑道^^,“想拖延时间^^?只怕不行呢。国公和扶舟,因为昨夜五越刺杀^,大首领出现在东昌城,已经赶了过去^^^,一日夜之间,怕是很难来得及回来哦^?^!?br />
    随即她微微弯身^^^,伸出手^^^,做点穴状^,口中道:“太史姑娘你看清楚^^!?br />
    她的衣袖在杨公公身上拂过,太史阑低头^^,正迎上杨公公抬起的头,那人血红的眼睛里,杀机一闪^!

    随即杨公公抬手^,一把拉向太史阑的手腕!

    他的指掌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薄刀^^,刀柄向内,要将薄刀送入太史阑手中!

    此时大伞撑起^,众人视线被挡^,杨公公出手快如闪电^^。

    他唇角狞笑浮起——马上,你也是个杀人疑犯^^,然后,落入西局的血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太史阑忽然抬头^!

    她一抬头,撞到正弯身挡视线的竹情的下巴^^,砰一声闷响^,竹情向后一退^^,伞落地。

    这一退^^,太史阑已经越过杨公公^,一把抓住乔雨润^,挥掌^,“啪^!”

    响亮的一个耳光,惊得众人在原地一跳^。

    响亮的耳光声里,太史阑的声音清晰冷静,“你要栽赃我刺杀杨公公^?他还不够资格^,干脆就你吧!”

    “太史阑!”乔雨润还捂着脸^^,震惊得眼眸都放大一圈^,无论如何都反应不过来,郑营副已经冲了过来^^,一脚踹向太史阑^,“混账^^!敢殴打乔大人^!”

    太史阑似乎反应慢了一拍^^,只来得及挥臂一挡。

    “砰”^,她的拳头和郑营副的脚底接触^,太史阑身子一震,被震得飞出丈许,落在地上^^^,重重一响^^。

    “哎哟^^!”郑营副也发出一声痛叫^^,抱住了脚^^,众人这才发现^,他的靴底不知何时被戳了一个洞,脚底已经刺伤^^^,有鲜血殷然而出^。

    此时事件迭起,从杨公公出手到郑营副中招^,也不过眨眼工夫^^^,大多人还没反应过来^,苏亚冲过去,将太史阑扶起。

    太史阑刚刚站直^^,忽然冲了过去^^。

    她一直冷静周旋,不动声色,此刻冲出却势若疯虎^,一头将还在抱脚呼痛的郑营副撞倒^!随即骑在他身上^,手起掌落,打人^^^!

    “说!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砰!币蝗淙庥猩?^,包括西局的人在内^^,全体张嘴,吃风……

    结果郑营副的回答^,让他们的风吃得更饱……

    “见了……见了中越二首领……”

    全体学生“嘶”一声^^。

    五越以方位命名^^,中越^,五越五番之一^。

    二五营高层面面相觑,眼神惊慌——郑营副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砰!”又一拳^^,“你和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嗷……啊……我带他进入二五营,指出玉芽儿的住处……”

    “砰^!庇忠蝗?,“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

    “你和他们联系多久了^?怎么联系上的^?”

    “……前年……他们派人找到我……给了我千两黄金……还置办了一座宅子……说他们在朝中有人^^,将来还可以帮我调出二五营寻个肥差……”

    “你在这里^^,为他们做了多少事^?”

    “没有……他们一直没找过我……这次才联系我……要我带人进来……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太史阑狠狠一拳^,郑营副的嘴差点歪到腮骨^,寒门子弟看得两眼放光——受他欺负这么久^^,如今可解气^!

    “花助教是你诬告的?”

    “乔……乔大人命人找到我……要我提供线索……她说五越奸细闯入二五营^^,必有人接应^,想必还是熟人^^,我想这便是指花助教了……这样也好^,不然难免有人怀疑我……”

    太史阑抬头^,冷冷看向乔雨润^。

    乔雨润眼神闪过一丝慌乱,随即笑道:“太史阑,听说你学了曹夫子的慑魄之术?”

    她这句话极为厉害^,淡淡一句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怀疑。

    毕竟^,现在的郑营副^^,太不符合他平时性格。

    太史阑大马金刀坐在郑营副身上^,平淡地道:“你背后能看人?”

    众人默然^^,想起太史阑扑过去就直接压在郑营副背上^,从来就没有眼神接触。

    乔雨润盯着她^^,两人自出现后便一直交锋^,而她面对这个区区平民,竟然一直处于下风^^,节节败退^^,处处被辱,忍到此时,终究忍无可忍。

    “很好?!彼窀褚恍?,“多谢太史姑娘仗义,为我西局寻到真凶,来人^^!”

    一大群人影自远处飞驰而来^,落在她面前^,躬身^,乔雨润一指郑营副,道:“拿下!”

    又一指花寻欢^,“放了^^^!”

    寒门子弟发出一阵欢呼^^^,涌向太史阑身边^,太史阑却只望定乔雨润,眼神警惕——这女人这般决断^^,必有后招^。

    果然^^,乔雨润第三指^^,指向太史阑^,“拿下^!”

    “为什么^!”萧大强瞪大眼睛^,“你刚还说太史姑娘有功!”

    乔雨润手一招,一个太监递上一个盒子,她将盒子一抛^,抛在太史阑脚下^^,“西局赏罚分明^^^,这是赏你的^^!?br />
    西局太监们脸色阴沉——西局自成立至今^^,独掌大权^,飞扬跋扈^,只有他们欺压别人,今日被人逼退至闷声挨打^,对方还只是一个二五营学生^,此刻人人心头憋闷,脑中充血,可着劲儿想象太史阑落入自己掌中的悲惨下场^^。

    “赏过了,现在谈罚?^!鼻怯耆罄湫?,拂袖,“二五营学生太史阑^,无视法度^,阻拦西局公务^,并以下犯上,殴打三品命官^、西局副都指挥使^,以民害官,罪加一等^^,着西局收监审问^!”

    学生哗然^,太史阑没有表情,乔雨润的反应在她预料之中^,容楚不在,在场高层无人能够抗衡西局^,她能凭一人之力,保下花寻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两个太监掠过来^^,执住她双臂,两手使暗劲^^,一沉一按^^,就要先卸了她的关节。

    “砰^!彼昭且缓岜?,挡住了一个太监^。另一边,恢复自由的花寻欢冲过来,一膝顶向另一个太监的裆部,逼得他不得不回手自救。

    攻受二人组挡在太史阑面前^,熊小佳巨大的身形^,遮得太史阑身周三尺没阳光。

    一群寒门学生涌过来^,无声站在太史阑身边,连品流子弟,都有人忍不住动了动脚步。

    仿佛又是那日^^,选课之争时^,默然站到太史阑身后那一幕^^。

    抗争从未不存在,只因未到血热时。

    “贵营是要踏平我西局么^?”人越来越多^^,乔雨润神情反而越发快意,“太史阑^,这就是你要的结果?救一人^,毁一营^^^^?”

    “都退下!退下!”总院咆哮^,怒目瞪着留守的院正大人,不明白他不过离开区区十几日^^,学生忽然就翻了天^。

    太史阑拨开苏亚花寻欢^,走了出来^^。

    “别高估西局的人性^^^^!彼繼。

    她对乔雨润招招手^^^,指指自己鼻子^。

    乔雨润一笑^,此刻笑意^,终于再无法被胭脂和虚伪遮掩^,露出几分嗜血的狰狞,“来人^^,先分筋错骨!”

    “太轻了^?^!焙鋈挥腥饲崞氐?^,“分筋错骨怎么够?应当剥皮揎草,滚油过龙,梳洗挖眼,斩鼻断耳^,将西局百般刑罚都尝个够,才能勉强泄恨一分^^^。乔大人^,你说是不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四章 女霸王VS绿茶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4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四章 女霸王VS绿茶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