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一对璧人?

    太史阑回到内室^,一眼看见床上没人**,不由一惊^^,这么会儿工夫,景泰蓝被掳走了^^?

    不可能*&,外头已经被惊动,四面都被包围&,那些杀手早就伏法,哪里能靠近这里&^。

    太史阑脚踢了踢床帮,道:“出来吧&^,人走了?*!?br />
    床下细细碎碎一阵响动*^^,慢慢探出只满是灰尘的大脑袋&^,余悸犹存地对外望了望^^,又看看太史阑。

    太史阑双手据膝*,居高临下看着他*,她的眸子映出娃娃惊惧的眼神^。

    良久^,她默不作声对他张开双臂*^。

    景泰蓝立即爬出来,扑进她怀里&&^,四处乱蹭&。

    太史阑摸摸他扁着的嘴&,道:“我不会让人进来,你不用躲床下&?*^!?br />
    景泰蓝开始拿大头拱她,“不要……不要……”

    “她是谁&&&?”

    景泰蓝一脸不情愿*,半晌才吃吃地道:“母亲喜欢她……她就在母亲身边……比我还喜欢……”

    太史阑默然&,随即道:“你也该回去了?**!?br />
    “不要^^!”

    “她现在好像还不知道你在这里&,但终究会知道的?^&!碧防桓牧?,“我不能阻止^?!?br />
    “不要&!”景泰蓝跳上她的大腿,小爪子揪住她衣襟^,一边跺脚一边盯着她眼睛,“你骗人*,你骗人&!”

    太史阑皱眉看着大眼睛瞬间含泪的娃娃&*^^,每一点水光**^,都是景泰蓝的惊恐和拒绝^。

    她原先也是拒绝的*^。

    她知道他寂寞&、孤独&、不得所爱&&。知道他才两岁^^^^,看似拥有一切实则失去一切^;知道他有亲人,但好像等于没有&;知道他甚至身上有缓慢发作的暗毒^,容楚一直在用温和的方式试图替他去除*。

    也正因为最后一个原因*^,她不愿知道他的身份**,想要留他在身边*^。

    然而今晚发生的事,让她开始审视自己&,在她还没有足够能力?;に?,强硬留他在身边^,是在害他&。

    他身侧是漩涡*,周围的人暗潮汹涌&,谁的心思都摸不透^,谁的势力都足够强*,她不怕卷入深海^&*,却怕害他沉没*。

    “你骗人^!你骗人!”景泰蓝把小脚跺得咚咚响^*,跺得她腿生痛*^。

    看她始终沉默,撒娇打滚卖痴的景泰蓝终于感觉到真正的?^;鷁*,惊恐地瞪大眼***,蓦然脖子一扯^*,尖叫*,“救命!救命!”

    “唰”一声^^,早已守候在窗外的赵十三^&,砰地撞开窗户&*,“怎么了**!怎么了**!”

    “没事&*?&!碧防涣嗫疤├?^,那小子绝望地仰望着她^,含着的那泡眼泪转啊转^,终于哗啦啦落下来*。

    黑暗里晶光剔透的眼泪,刺得人眼睛发疼,太史阑有点恍惚*^,想起遇见这小子^*,折腾他*,调教他&&,近乎强硬地修正他各种毛病*^,虽然尽量注意了方式^*&,但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两岁孩子来说**,很多时候还是很苛刻^*,可是他很少哭*。

    然而此刻&&&,他无声默默地流眼泪^*^,杀伤力胜过他狂哭大叫*,拼命跺脚&*。

    太史阑忽然想起她的幺鸡*,捡到它的那一天^,小白狗埋在她臂弯&*,也在默默流泪*。

    从此成就了一段相依为命的生涯^。

    太史阑的手指&,敲在窗棂上*^,问赵十三&,“那个乔雨润,是谁&?^!?br />
    “一等女官*,太后侍书&?*!闭允粜频乜醋潘?*^,“掌宫中制诰^*^^,善诗文&,精乐理^,多才艺*&&,熟政务&。号称丽京第一才女*,极得皇太后喜爱^*^,本身也是太后远亲^^,这两年为太后参知政事**^^,权柄极大,私下里有人称她‘红颜首辅’^?^*!?br />
    太史阑瞟一眼兴奋的赵十三——什么神情^,以为有好戏看&?想多了吧*?

    “她来干什么^?!?br />
    “太后给国公传旨询问政事^,乔小姐是和传旨太监一起过来的^&,她出入自由,谁知道她来干什么?^!闭允鳖┳潘?,拉长声音*^,“或者来探望国公^^,或者和李大总管谈谈诗文*,乔小姐和京中王公贵族子弟都相处甚欢,尤其和李大总管*,号称诗坛双璧^,最是相配不过?!?br />
    “嗯^?*!碧防坏愕阃?。

    赵十三瞅着她眼睛——有没有一点点要红的迹象&?

    “来张面具&^,精致点,孩子戴的&?^!碧防唤酉吕吹幕胺缏砼2幌嗉?。

    被太史阑思维跳跃得完全跟不上的赵十三^,愣了好半天&,才傻傻地道,“面具^&?”

    “看上去像真的那种*?!碧防坏阃?,“来个几张^?!?br />
    “你以为这是绿豆糕吗……”赵十三眼神发直^*,“一张极品面具^,需要最好的大师*,花费数月乃至一年工夫,通过十几道复杂工序……”

    “三张^**,快点^*?^*!?br />
    “没有那么多……”

    “景泰蓝^?&!碧防坏?^&,“我带你去见乔雨润&,咱们就此江湖告别&^&?!?br />
    “我去死……我去死……”景泰蓝眼泪和自来水龙头似的,抽了根小腰带*,踮脚往离他八丈远的梁上抛,“别拦我**,我去死……”

    赵十三的额头^&*,撞在窗台上砰砰响^^*。

    “您别……您别……我去找……我去*^!”

    赵十三光速跑远&,太史阑蹲下身^,景泰蓝抓着他的小腰带^&,泪汪汪而又充满希冀地看她。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干的事&?&!碧防坏?^,“你刚才可以对赵十三说*,你不做*^?你去死*?&!?br />
    “哦*^^?&&!本疤├断肓讼?,不确定地道*,“可我在哭*^。他会听吗^^^?”

    “你就是在裸奔,他也必须听^,你也必须认为^^,无论你在做什么^&,所有人都应该听你的?*&!碧防坏?^&,“永远不要怀疑自己&,你怀疑自己*,别人就会怀疑你&*?^^!?br />
    “哦^?^!本疤├侗ё∷弊?,在她耳边悄悄地道,“阑阑……你还在教我……你不会赶我走……是吗……”

    “我们迟早要分别?*^!碧防坏?,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僵了僵^,她双臂微微用力了些,“不过不是现在?!?br />
    容楚都敢把景泰蓝留在她身边&,她为什么不敢^?

    不够强?努力强就是了。

    让娃娃哭,不是女人该干的事。让男人哭还差不多&。

    “若有一日你必须离开^?^!碧防辉诰疤├抖叩?^&,“你不许哭^***,并且要让逼迫你的所有人哭?*!?br />
    “我会的&^!本疤├对谒吖具?,“我会长大&&&,让我不喜欢的人哭^^*,让你永远不哭^?^!?br />
    太史阑抱着他软软小小的身体,嗅着他淡淡甜甜的****,良久*,用自己的颊*,碰了碰他的额&&。

    她虽亲手照管景泰蓝一切生活&,但很少和他有直接肌肤接触*^,景泰蓝受宠若惊&&,张开毛茸茸水盈盈的眸子*&**,看了她一会儿*,将粉色的嘴唇轻轻地贴在她颊上*&。

    ……

    赵十三回来时^,便看见隔窗的光影里^^^,静静相拥脸贴脸的“母子”*。

    屋内没点灯^&,光影浮沉^,浮沉的光影里&&&,那一大一小两人静默如雕像^,线条起伏柔软&,月色照亮太史阑偏过的半边脸颊&,轮廓柔和*^。

    赵十三有点恍惚^&^。

    他是容楚贴身近侍,随他出入一切场所,也曾见过那对真正的母子相处的情形*^,此刻两相一对比^^,忽然便觉得沧桑^&。

    真正亲人恍如壁垒^^^,半路相遇亲密依偎***。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当真神妙至不可言。

    赵十三一直不明白也不赞同国公的举动&,此刻忽然觉得*,让景泰蓝呆在太史阑身边*,也许真的是件非常正确的事*。

    只是……他默默叹口气&,敲敲窗户^*。

    太史阑抱着景泰蓝过去*,赵十三想了想,心疼兮兮地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道:“这里面是顶级面具大师七窍童的作品,都是失传的绝品^&。我本来想只给你一个的&,嗯,这回全给你吧,你不用感谢我……”

    “砰?&!贝盎е刂毓厣?^,险些砸扁了他的鼻子。

    赵十三愤怒的爪子狠狠地挠在窗框上——他错了^!刚才感动个屁呀*^**!这个女人不是人**!九天顽石下凡尘&^!

    ……

    “景泰蓝?!碧防荒贸鲆桓鲎畛蟮拿婢吒疤├犊?,“想要留下^,就得扮丑*,否则你就美美的回去*^,自己选择?!?br />
    爱美的小流氓看了看那个面具&,细眼睛&,塌鼻梁^,大嘴巴……他不忍目睹地闭上眼,痛不欲生地点点头。

    太史阑满意地收起那个最丑的&&,选了个清秀童子脸给他戴上^^,景泰蓝闭着眼睛&*,拒绝观看*&^,太史阑也不说破^*,见他有点不适应地去撕边角,肃然道:“要么好好戴着^&,要么就撕下&**,你离开**。做一件事&^,就必须做好?!?br />
    景泰蓝停住手,扑在她怀里,奶声奶气地道:“蓝蓝不觉得难受&&*,一会儿就好了,很舒服的*&?&!?br />
    太史阑接着,心里终究微微有些酸楚,她知道这东西戴着&,再好的质量*,也难免有些不舒服^^?烧庑∽诱獾隳昙?^&,已经被逼着要委屈自己,察言观色了^。

    然而转念再想*,如现今不逼着他体验人生诸般疾苦忧烦,或许在那样尊荣陷阱、金玉牢笼^、笑面兽心的环拥中^,他会死得更快&^。

    “其实你学着换不同的脸^,做不同的人也好&*?!碧防慌呐乃牧?**,“你觉得,一个很丑的人,他会是什么样的?”

    景泰蓝想了半天*,眨眨眼睛试探地问&^&&*,“很害怕……”

    “为什么&?”

    “怕丑了被欺负……”景泰蓝扁扁嘴^&。

    “那么一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孩子呢*&?”

    “老实?”

    “一定是吗&&?”

    “唔……或者可以……”景泰蓝眼珠骨碌碌直转&,“偷偷地……”

    太史阑点头,景泰蓝微笑&。

    小子很快来了兴致*,也不再在意丑面具的事了,自个到一边去琢磨如何“扮演”角色*,想一阵^*,唧唧格格笑一阵^^,笑声蔫坏蔫坏的*。

    太史阑瞅着这小子自得其乐模样*,心想果然天生奸骨^,就不知道遗传谁的。

    她把兴奋的小家伙安抚得睡了*,自己却早没了睡意&,抱膝坐在窗边*,心想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之前自己不清楚景泰蓝身份,贸贸然把他带到了大庭广众之下^,二五营的学生们大多见过他的模样&,此刻便换了面具**,也只能欺瞒乔雨润,还不能出扶筑听雪一步&,景泰蓝小小年纪,不能这样总被困着。

    忽然想起二五营似乎每年都有一个出营考练的规矩*&&,实际上也就相当于实习,在附近城池担任文书衙役巡检之类临时职司&,锻炼从政从军的实际能力&,就是听说满一年才可以出营考练*&,她目前还不够资格^&&。

    不过她算是二五营的特殊学生^^,哪一科都不要^&*^,连老师都跑路的闲散客^*,要求提前去试练^^,没关系吧*?到时候偷偷带景泰蓝走&,管他天翻与地覆**。

    乔雨润有职司在身,就算跑老远来追男人,也呆不了多久^,只要蒙混过这一关&,以后也许海阔天空*。

    太史阑想定*^,心中略微舒畅&,正准备补会眠*,忽然听见琴声叮咚&*^,远远传来。

    这时喧嚣已定^^,容楚的高效护卫早已将杀手们都擒下*&,不知道拎哪里去审问了^,玉芽儿尸体也早被拖走&,地面都清洗干净*,学生被安抚睡下^&,正是黎明前夕,最安静的时刻^**。

    这个时刻听见琴声&,再优美都觉得煞风景^。

    太史阑听听声音&*,来自扶筑听雪的西厢^,那里无人安睡&,淡黄烛火幽幽*^,来去人影穿梭,像开恐怖派对似的。

    扶筑听雪是一个总院套几个小院^&,看似一个院子,其实各自独立性很大*,西厢原本隔在太史阑和李扶舟的住处之间&,没有住人,现在想必给绿茶妹子住了*。

    琴棋书画一窍不通的太史阑**,听了一会琴声,觉得又难听又幽怨——绿茶妹纸在李扶舟那里吃瘪了&?

    可她还要睡觉*^!

    “啪”一下*,太史阑推开窗户^^,探出头^&*,大喊*,“李扶舟!乔小姐弹琴喊你回来安慰!”

    ……

    “嘎——”琴声戛然而止&。

    四周静默如死&。

    一个打着呵欠挂帘子的护卫*,嘴张了一半&,把自己挂在了帘子上……

    隔壁正在应付宫中太监的容楚噗地一笑*&^。

    再隔壁默默端坐的李扶舟*^,咳嗽……

    半晌^&,灯灭了&,人散了*,暖阁高处&,美人款款地被扶下来了&*。

    太史阑满意了*。

    睡觉**。

    ==

    太史阑这一睡&&,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懒起身洗漱^,一边练她的神通&,一边等吃早饭^。

    她坐在梳妆台前,头发已经长出来一些^,但还不够扎辫子*,太史阑思考了一下,到底是留长发扎辫子还是继续剪短发&*,忽然目光一凝**。

    此时她才注意到&&,自己耳朵上的那颗容楚所谓的虫尸体&,说得那么难听^*^,其实东西漂亮得很,造型圆润如水滴^*&,却又有微微四角突起*,光形状便很个性&,是她喜欢的那一类&,整体色泽晶红***,有一线诡异的黑如筋脉*,皆光泽亮润,如钻如玛瑙^^,更多一种狂放野性的美^。

    太史阑试着取下,却没找到耳针耳托之类的东西*,事实上她也没耳洞**,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上去的***,也许容楚说的是真的。

    取不下也便算了&^,看看时辰*,有点奇怪早饭怎么还没来。

    自从住进扶筑听雪,容楚就不同意她带景泰蓝去吃大伙房&,一日三餐都在他这里*&,太史阑心里明白是为景泰蓝^,也没反对,虽然她更喜欢大伙房一些&&。

    每天早餐是送进各人房中的&,容楚不吃早餐&*,因为他要睡到中午,李扶舟起得极早*,早已单独吃过*。

    不过今天有点怪异,太史阑等了一会*&&,来了两个新侍女^*,给她请安后去厨房问,接着回报说*,厨房的人都不在^^,据说来了一位尊贵客人,要亲自下厨*^*,那些闲杂人等都赶紧回避了。

    太史阑一听,赶紧翻出屋子里的各色零食来吃,天知道尊贵的乔小姐^^,会烧出什么玩意来^。

    又过了好一阵&,估计都快到容楚吃早中饭的时辰了&*,才来了两个绿茶乔小姐的侍女,站在院外,客气又冷淡地告诉她&&,乔小姐亲自下厨*,现在‘思静居’设早宴,请太史姑娘赏光*&。

    太史姑娘不想赏光^,她想?*;ぷ约旱奈?,但她不赏光人家就不走*&&,太史阑看景泰蓝还在睡&,她们赖着不走反而不妥^,干脆也便跟着去了^。

    她一进门,就看见一溜长几^&,摆满金盆玉盏,热气腾腾,容楚居中*^,左侧李扶舟&*&,右侧乔雨润&,正自言笑晏晏^。

    看见她来^,乔雨润微微直起腰**,先对太史阑含笑颔首&*&,随即轻轻呵斥两名侍女&^,“你们两个也太怠慢了&,半个时辰前便让你们去请太史姑娘&^^,你们拖拖沓沓到现在^*&,让国公和李先生等着&,实在失礼*?*!?br />
    太史阑听着*,点头^。

    挺好&,第一句话就开火了*。

    指桑骂槐第一攻。

    两个侍女立即麻利地跪了*&,连连磕头,“是婢子们该死!婢子们确实有意拖沓……实在是因为心中不满太史姑娘……”说着便泪汪汪对上头看^。

    太史阑又点头^*。

    不错。

    祸水东引第二攻^。

    接下来便可以顺理成章告状了&&。

    当然,告状的是不懂事的婢子&&,宽容大度的乔小姐&,是一定不会介意的*&。

    几个侍女都泪汪汪地朝上瞅&,瞅容楚,瞅李扶舟,容楚微笑,点点面前一道点心,“扶舟&,尝尝乔女官的破酥包子^,听说你最喜欢的*^^?^!?br />
    乔雨润适时地红了脸&。

    李扶舟看容楚一眼^&,笑了笑&,夹了一枚包子吃了*&,赞道:“确实好^?*!?br />
    乔雨润脸红得更加恰到好处*,含羞婉谢,“国公和李先生不嫌弃就好^&?*!?br />
    给容楚这么一打岔,眼看着告状便告不下去,乔雨润转眸,看一眼地上跪着的侍女**,愕然道:“你们还跪着做什么^*?我又没说责打你们^*&?&;共幌氯ニ脊?^*?!?br />
    “婢子们何过之有?”梨魄立即直起腰*,愤声道^,“是太史姑娘行事太过令人不满**!”

    “放肆*,你这说的什么话&&&?*^!鼻怯耆笄岢?&**,“好端端的*,不满太史姑娘做什么?太史姑娘是国公的客人*&,那就是你们的主子^^,哪有你们不满的资格^?^!彼低暧侄匀莩屠罘鲋矍敢庖恍?^^^*,“她们几个跟我久了,素来姐妹似的^,难免娇惯得不识礼数^&,国公和李先生见谅&?*!?br />
    “小姐您大度^^^,可婢子们……婢子们看不得您受委屈啊……”

    太史阑点头。

    很好&。

    圆转如意,生生不息&^,又转回来了&,真一手好太极^。

    她突然大步走过去*&,几个侍女愤然回身瞪她,乔雨润起身,笑吟吟来拉她^*^,道:“太史姑娘一看就是坦荡直爽性子,我是极爱的,一点小误会*,不值一提,来,坐^?&!?br />
    “嗯^,不值一提^**?&**!碧防蛔?,看看桌上^,顺手从李扶舟面前拖过那碟破酥包子^,“以后不要半夜闯门弹琴*,就行*^?*!?br />
    乔雨润的笑容^*,微微一僵*^,随即含笑点头^。

    “是我的不是&^&。太心急拜会姑娘*,”她含笑看了容楚一眼&,轻轻道&,“国公很少对谁这般关切呢^*,我一时好奇*^,失了礼数,国公便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她娇声软语**,温婉可人*,含笑瞟过去的眼神^,铁石瞧着也要化稀水&&。

    容楚笑吟吟瞧着太史阑^^,“她说原谅^*,我便原谅?*!?br />
    乔雨润似乎又僵了一僵*,李扶舟夹起一只蟹黄汤包^,搁在她碟子里,温和地道:“蘸些姜醋吃^?*!?br />
    乔雨润的身体瞬间又软了下来*&^,笑靥如花*,端庄静雅^,“多谢李先生*&^^?*!弊范蕴防晃⑿?&,“那么*,太史姑娘原谅不原谅我呢**?”

    太史阑吃着破酥包子^^,觉得碱重了些**,点点头&*,道:“下次破酥包子碱少放些?*!?br />
    底下“咔嚓”一声&,似乎那个梨魄抠破了墙面……

    “那便算太史姑娘原谅我了*?&!鼻怯耆笄城车匦?*,夹起一只蟹黄汤包,“李先生和我都爱吃这个,太史姑娘也尝尝?!?br />
    “她吃螃蟹会出红疹&^^*?!比莩峥暌患?^&,夹了一只马蹄烧饼给太史阑,“她爱咸口味&。扶舟也知道的,”他微笑^,“你看扶舟都不给她夹汤包&?!?br />
    太史阑看一眼容楚^*。

    这么卖力地给她拉仇恨,闲的?

    她没兴趣玩争风吃醋三人行的把戏*,人生很忙,情爱不在服务区*^。

    “我昨夜刚刚赶到&,便逢上一场刺杀&,想来此处也不太安全,我带的这几个侍女^,都有一手好武艺^,国公若有驱策&^^,请随意说^*?*!鼻怯耆笮σ獬现?&。

    “她们?^&*^;ず们桥俦阈辛?^,你若有个闪失^,我怎么向太后交代?”容楚含笑看她&*,“或者*&,也没法向李兄交代呀**?&&!?br />
    “国公说笑了&?*^!鼻怯耆笮卟蛔允^。李扶舟平静地道:“属下掌国公府护卫之责*,只要乔女官在国公身边^^*,你们的安危,确实都是我的责任&&&?!?br />
    “李先生放心?^!鼻怯耆笕岷偷氐?^,“我既在场^&,此事自然不能脱身事外,就我看来^,国公行踪如此绝密&,依旧被刺客闯入^*,显然二五营内必有内应&&*^,我已经请王公公带宫内高手前去查办^^。王公公是西局主办之一&,他办事&*,国公尽可放心?^!?br />
    她说起正事来^^,语气和先前截然不同,神容庄肃&,用词虽然客气*&&,却不容置疑。

    容楚正在喝粳米粥*,听见西局两字^*^*,似乎微微顿了顿^,曼声道:“哦,西局啊……”

    他语气听不出喜怒^&,但这话本身就代表一种含义表达&,乔雨润笑了笑&*,从容地道&,“近年来&*^,朝中及诸王公&^,对西局多有误会**^,其实依我看&*^,多半是那些人做贼心虚*,自身有鬼**,自然畏惧我朝秘密侦缉部门,如国公这般光明磊落^,自然是不怕的!?br />
    “我怕&?*!比莩恍?。

    乔雨润一怔&,随即微笑*&,“国公玩笑了&^^!?br />
    “我怕乔女官和我一本正经&?&&!比莩恍?*,将碗一推*,“我还怕我容楚尚未老去,便庸碌无用,自己遇到刺杀,还需要女人来替我解决&&?!?br />
    他含笑低头看着乔雨润&,语气轻柔&&,笑容光华四射&,然而俯下的飞凤般的眼角,几分尊贵里几分森然。

    那样的森然漫不经心*,而又杀机凛然&,近在咫尺的乔雨润&&^,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急忙轻轻一笑*&,放软声调&,“国公这说的^&&,叫我怎么生受*&^。王公公是西局侦缉司掌事太监&&,我们既然遇上谋刺国公的大案*^,于公于私,都必得查办一二,否则太后知道&^,咱们不免担失职之罪&&,国公雅量&*^,想来必然是明白的?!?br />
    “只要你明白^,我自然也是明白的*^?!比莩挚夹Φ每汕?*,亲自给乔雨润盛粥^*,“多吃点,一路辛苦&?!?br />
    乔雨润双手接了&&&,仰起的脸笑容诚恳*。

    太史阑默默咽下一口汤包。

    上位者就是这样争权夺利的*?笑里藏刀**,刀上淬毒&&,每个字都是雪里深埋的长剑^,拂去纯净软和外在&&,里头四射寒光。

    哪怕是她半只眼角都瞧不上的乔雨润&&,也绝非花痴&,一旦论起正事,好哥哥也不是好哥哥了&*&&,美色也浮云了*&&*,面对势力雄厚杀机暗藏的容楚^,竟也是一步不让*。

    看样子,她还得学&。

    “饱了*&?^!彼胍煌?,站起,对李扶舟一点头^&,看也不看容楚乔雨润,扬长而去&*&*。

    “太史姑娘如浑金璞玉*&,天真直率,真让人喜欢?*^!鼻怯耆蠛此秤?。

    容楚瞄了李扶舟一眼&,笑道:“是不错&^^,不过就像扶舟说的**,像你这样温婉大方*&,亲切可喜的女子&*,才是最好的?!?br />
    “怎么当得起李先生谬赞&*&!鼻怯耆笱凵窬?^^,转脸看李扶舟。

    李扶舟微笑^,没承认也没否认。容楚又道:“今日天气甚好&^,乔女官难得出门一次^^,也不要辜负这春光**,趁我斟酌给太后回折子*,让扶舟陪你四处走走?*!?br />
    乔雨润眼神惊喜^,“真的吗?不过李先生诸事操劳*&,我不当再劳烦他*?!?br />
    “伴美陌上游**,杏花吹满头^^*,这可是修也修不来的好事儿&&^^,他哪有不乐意的&&?**!比莩⑿?*^。

    李扶舟起身&,微微一让,“乔小姐请*?!?br />
    乔雨润笑容*,落落大方又带恰到好处的微羞^,对容楚告了罪^&,同李扶舟并肩而行^。

    此时太史阑刚走到竹情身边&,那侍女张大眼睛^^,感叹:“李公子和小姐&&,当真一对璧人^!”

    声音不高*&,正好足够太史阑听见。

    太史阑微微偏头*,淡定无波的眼神掠过那对“璧人”*^,觉得其实还是不怎么配^&。

    野花插在玉瓶里&,寒碜^^。

    乔雨润和蔼地对她笑^,轻轻道:“太史姑娘还要去就学吧&?或者还得照顾你的孩子*,不好耽误你的正事^&&,我们便不邀请你一起了?*!?br />
    “别^*?&*!碧防坏?*&,“我还是不站在你身边的好^^,不够映衬出你的美&?*&!?br />
    身后容楚噗地一笑**,乔雨润的脸色瞬间一白&,随即微微扬起下巴^^*,自太史阑身边过*。

    她走在太史阑那一侧^^,挡住了李扶舟看向太史阑的眼神*。

    太史阑也没看李扶舟,眼看那几个女人终于走了*&,反而觉得舒服&&,取了一枚清新口气的青果嚼着往外走。

    身后容楚悠悠道:“不开心了&?”

    “嗯*?”

    “是不是有点怨恨&*?”容楚笑得开心&,“是不是刚刚发现^,原来扶舟的好&**,对每个女人都一样?”

    “那也总比对每个女人都不好来得强&?^!?br />
    “你还真维护他&?!比莩碛耙簧羄,到了太史阑身边,伸手捏住她下巴&,“我瞧瞧眼神&,真的假的*?”

    太史阑“呸”地一口*,把嘴里青果吐在了他衣袖上^。

    “好酸^^!”她道^*。

    容楚低头看看自己瞬间狼藉的衣袖^*,再抬头看看太史阑*。

    “你真让我想掀翻你&*,压在这堂上狠狠鞭三百&?*!?br />
    “小气&?^!碧防簧焓职丛谌莩滦渖?&&,片刻放开*,掌中一枚完整的青果^,她把青果塞在容楚正待张开说话的嘴里,“赔你*&?!?br />
    容楚&,“……”

    ==

    太史阑趁尊贵的国公忙着吐青果的时辰&&*,迅速大步离开&*,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劲^^,刚才什么事似乎不妥当。

    再想了想**,青果&*?

    那青果自己嚼过&^,再喂给了容楚……

    刚才只想恶心他&&,现在想着&^,却觉得又恶心又暧昧&^^。

    容楚真是太恶心了&&!

    太史阑越走越快*,决定以后离这恶心的家伙远点^。

    前面远远的&*,一对高挑的人儿**,似乎是李扶舟和乔雨润两个^,看样子出营去了,太史阑停住脚^&,默默看了两人背影一阵^&,转身向反方向走了。

    她走了一阵*,才发现自己到了练武场^*,此时半上午*,正是学生聚集在一起进行体能锻炼的时刻^&,一群汗流浃背的汉子在负重起跳^,女子们则在练桩&,花寻欢拎根鞭子满场游走&,微红的头发一晃一晃地很显眼^&。

    花寻欢眼尖,老远看见她,连连伸手招呼^*&,太史阑想了想^,觉得自己虽然不能练武功^,但锻炼体能肯定没问题,跟着练练也好*。

    她一过去&,花寻欢便捶了她一肩膀^,笑道:“怎么^,被我那一番话打击了&*?都没见你来练武场参加过训练,我是说你不能练高深武功^,但没说你不能好好操练体能&^,最起码强身健体都是应该的&。我刚还说呢^,你再不来^,我这个二五营总训官就要亲自去拎你了^&^!”

    她呱啦呱啦说了一堆^,太史阑不过点头而已&*,此时一阵风过,吹起太史阑头发&&^*,花寻欢无意中一瞟,蓦然目光一凝,“凝血圣甲虫,天哪&**,你哪来的^?”一边顺手就去摸太史阑耳垂&。

    太史阑偏头一让,花寻欢讪讪缩手&&,满脸艳羡之色^,啧啧道:“这是我们五越的圣物呢^,大首领都未必有的**,最是化淤活血疏通修复经脉的圣品&,这东西形成的条件极其苛刻&,百年难遇^,你这只成品尤其好&*,一看就是顶级精品,你哪来的?告诉我我也去找一只!”

    “拣的&^?!?br />
    “我也去拣……癪&?&?”花寻欢瞪大眼睛&。太史阑早已一把拨开她^,走远了。

    场子那头*&^,寒门和品流子弟虽然已经可以一起练习**,但依旧泾渭分明,太史阑一走过去,场中顿时一静^*^。

    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复杂——以为是个草根吧,偏偏带领寒门做出了光武营有史以来的最重要抗争并获得了胜利&^^;以为从此寒门子弟要多个领袖^,从此改变二五营的格局吧*^&*,偏偏这位火速崛起的领袖是个不能学武的,这在强者为尊的二五营内根本无法生存;以为从此可以放心&^^,寒门抗争到此为止^*,二五营还是豪门天下吧**,偏偏这女人又神奇地让曹老夫子当众求为弟子,再创二五营历史从未有过之奇迹;以为她还要创奇迹^&*,或者老曹会传她惊天之艺吧&,偏偏老曹收了她做弟子**,第二天就收拾包袱跑路^,现在营内有传言^^*,说太史阑出卖色相蛊惑老曹求为弟子&*^,其实资质极为不堪*&,不堪到老曹终究无法忍受&,于是吓跑了。

    总之,这女人^,始终让别人不停地被颠覆^*,还不知道下次会有什么新颠覆**。

    鉴于这般复杂的&&,波浪起伏的人生^,所有人现在对太史阑都处于一种雾里看花状态*&,品流子弟不消说&,自然是相信最后一种流言^,并且更加鄙视*&。寒门子弟一半疑惑一半失望&*,不知道该做何选择*。

    所以^&,此刻场中情形诡异*,品流子弟迅速聚集在一起&&,摆出敌视架势^^;寒门子弟一半人^,以迎接领袖般的姿态高兴地走过来&,另一半则停留原地*,眼神观望。

    花寻欢远远望着^^,嘴唇翘起*^*,她觉得**,不管太史阑多神秘*^,不管她到底有无足够能力改变二五营,最起码,从二五营创立到现在^,能造成对所有人如此影响的^^,自始至终*^,只有太史阑一人^*。

    “你终于来了^?!毕嘤底诺娜豕デ渴芏俗?^&,萧大强熊小佳笑嘻嘻地过来*^,“我们过几天就要去北严城考练三个月^,想着和你告个别^&*,扶筑听雪又不许我们靠近*^,都等你好几天了&^?!?br />
    太史阑一怔**,心想似乎今年的考练提前了?

    苏亚走过来,默不作声指指脚下梅花桩&,示意她上来练^^。

    太史阑跳上梅花桩&*,问苏亚^,“沈梅花呢*&?”

    苏亚摇摇头*^,一个叫史小翠的女子探过头&,撇撇嘴^^,“人家现在飞上高枝了,可瞧不上咱们*&&!?br />
    “也别这么说*&?!毙苄〖押┖竦匦π?,“指挥助教很喜欢她,说她是好苗子&&,学指挥的不用上战场^^^,留她多补补课了?!?br />
    太史阑目光一转*^,看见四面其余寒门子弟都有不忿之色**^,看来沈梅花要么就是际遇太好,要么就是不注意收敛轻狂太过,已经有点引起公愤&^。

    不过,这是各人的选择,无可怨尤^,也无须操心*。

    苏亚牵她上了梅花桩,二五营对女子要求不高&^,虽然不拘女子上战场^,但一般都不从事一线拼杀^&,说起来这块大陆总体风气都较为开明^,在从军这一例上不限男女^^,这也和大燕属国尧国有关^*,当年尧国公主铁血之名传遍天下&^,之后各国公主多有效仿,哪一国都不乏女将*,相比之下,还是南齐位处天南*&&,山温水软^,物产丰富较为富裕*,无需女子出苦力*,这一地的女子,这些年倒没出什么人才&^。

    所以女子们学艺^,着重逃生和救护技能&&,轻功必练^*,梅花桩只是其中一种,负重跳跃*&,女学生也是每日功课。

    太史阑第一次练习轻功*,自然跌跌撞撞^,苏亚和花寻欢却是好老师,前者沉稳细心^*,教了她很多个人心得&&;后者眼光犀利反应快捷^&^,不住在桩下绕来绕去大吼^,每次必吼在太史阑将要栽落的关节^*,令她及时补救^,落足越发小心稳妥^*,速度也越来越快*&。

    四面渐渐安静下来^,都在看太史阑练习,眼神惊叹&,夹杂惋惜&&。

    因为,太史阑当真是好苗子&&&。很少有人如她一般,反应快&,颖悟力高*,控制力强^,眼神犀利,弹跳力和体能还超强^**。第一次上梅花桩&,跌了两次就再没落下过,还能跟上别人练了一年的速度^。

    然而越是这样优秀,越让人可惜。

    她能将任何武功都学到极致,可是偏偏不能走向极致^*。

    “练得真好……”一个寒门子弟喃喃叹息^*,忍不住走近太史阑&。

    “练得再好有什么用***?”远远的郑四少大声讥笑,“还是个废物*&!”

    那个观望中的学生^,犹疑地停了脚步^。

    “老曹都被吓跑了^&^,你们猜^,到底有多废物&?”

    “说起来奇怪啊,曹夫子那么不要面子地求她为弟子^,第二天却又跑了**,这可真蹊跷*?^!?br />
    “是呀*&^,磕头求来的宝贝徒弟,怎么还舍得跑了不要呢?”

    “我看呀^!蹦歉龀錾砗诺淖拥芮裉?,跟在郑四少身后*,洋洋自得地道^^,“曹夫子求她做徒弟*,本就有问题***,大家也知道&*,曹夫子先前被她惹怒,指天发誓不收她做徒弟有多坚决&^&,怎么隔了不过一个时辰**,忽然就头顶夜壶**^,只穿裤衩^&^,光天化日之下来给她磕头?这合理吗^*?”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郑四少拖长嗓子问&。

    苏亚铁青着脸&,往那边走^,太史阑拉住了她*,一转头,却看见花寻欢背着手*&,踮着脚往那边去了^,鞭子垂在身后&&,远远看去像个耷拉着尾巴接近鸡群的火狐狸。

    那群人说得高兴*,犹自未觉&。

    “还能怎么回事*?”邱唐口沫横飞,“明摆着的事儿!曹夫子单身在此几年了&,想必是寂寞的,遇上某些风骚放荡的寡妇^&,一番秋波暗送,自然折节下交,**过后^,老曹不堪如狼似虎的娘们,面黄肌瘦,羸弱不堪*,奈何烈郎怕缠女^,无奈之下*^,只得逃之夭夭……哟……?&&?&&^!”

    前头语句流畅&,最后几个字忽然变了调^&,尖尖地拔上去,化成了一声惨叫^&。

    惨叫声里^,夹杂着咻咻的鞭子响**&。

    “去你娘的满嘴喷粪!”花寻欢鞭子快得像雷霆*,半空一个鞭花刚刚炸开&,下一瞬已经落在了邱唐的背脊&^,牛皮梢接触**声响脆亮,一拉便是一道血棱*^。

    邱唐痛得满地乱窜^*&*,惨叫声将品流子弟们的哄笑声压住^。

    “花助教&!”鞭子好像抽在了品流子弟们的脸上&&,郑四少第一个按捺不住^*,冷声道&^,“说的又不是你&,你凭什么打人&!”

    “爱打谁打谁!”花寻欢鞭子不停&*^,“下贱种子*!上次我就说过^&,代他娘教训他,一次不改^,揍一次^!”

    “五越蛮子^*!”郑四少等人怒喝,“我们要去营副那告你^,虐待学生,擅自体罚*!”

    “去呀*&!”花寻欢啪啪啪抽得更欢*,“这是训练课**,老娘没让休息&*,你们都在干嘛*?擅自休息^,胡言乱语,影响训练^,破坏教学,老娘也去院正那告你们*!”

    品流子弟们一傻*,这才想起他们确实也触犯了规矩&,虽说平时这不算什么事儿^,可轮上训练助教是花寻欢^,她脾气上来^,可不会给谁面子*。

    “你袒护太史阑!”

    “谁不好好训练^^,我抽谁*^^!”花寻欢鞭子一指^,“我袒护她什么了?瞧人家多努力^&&!”

    众人伸长脖子*^,看向梅花桩&。

    太史阑在梅花桩上^&,面无表情^^,做两耳不闻窗外事用功状*&,人们目光投过来*^^,她还张开双臂&,飞翔了一下&。

    以示“努力训练中”**。

    熊小佳和萧大强笑得^&,差点没被负重的铁块压趴下^。

    “这才叫冷面笑匠……”萧大强趴地下&,抹抹脸^*。

    正在太史阑张开双臂那一霎^&。

    忽然远处“咻咻”两声**&*!

    随即两道乌光,厉射而来*,一道向着正待收回鞭子的花寻欢&^。一道向着高高站在梅花桩上&^,张开双臂的太史阑^^*!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热情&,28号晚近400留言^,告诉了我什么是不离不弃*。29日加V*,我打开后台&&^,看着那些月票记录*,一个个名字慢慢看过去&,心情激荡&&*,几近无言*。

    从开文始&,不断有读者提起月票的事,我从未反应^,不知如何反应^,改版后月票制度已经不同**,我不想给亲们增加负担^,所以保持顺其自然态度*^*。以往加V公告我一定会习惯性掏兜,这次一句没提。我只想争取下七月月票&,六月没想过&*,月底了^*,很多人又是首次订阅*,没票很正常,我有心理准备。

    未曾想^,我不提,亲们却替我记着,29号的票已经让我很惊讶,至于其他&,我觉得有这心意就很好了*,一个作者的成就和认定,从来不仅仅是榜位^^^,而是那些殷切捧出的拳拳心意&。

    我已收到,谢谢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三章 一对璧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3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三章 一对璧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