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容楚之怒

    一声呼唤^,众人皆静。

    要说当下风云人物^^,非太史阑莫属^,虽然她才来了短短几天*,但她一举掀动光武营多年铁规*,毁了豪门把持一切的固定格局*,还让郑四少生生吃哑巴亏^,如今隐然已经是寒门学生心中的领袖。

    品流子弟那边也目光灼灼*,眼色打得满天飞^。

    太史阑平静地走上前去^^*,面前一字排开二五营教官,除了已经走掉的指挥教官,其余箭术、枪法*、内修*^、军阵*、搏击、政论、理学、文赋、治事等等诸助教都在***。

    太史阑直接从文助教们前面走过,她没兴趣。

    文助教对她也没兴趣^,一看就不是能静下心读书的主儿。

    箭术助教最先走上来,他觉得这女子身板笔直^,眼神犀利*,应该适合练箭*^。

    谁知他满怀希望上前来*^^,一捏太史阑臂上肌骨,便怔了怔^,随即叹了口气,摇头走开去^。

    在场的人都怔了怔*,没想到第一个就没选中*,寒门学生们还沉得住气,品流子弟们眼神欢喜*^^,忍耐着没讥嘲*。

    随即内修助教上前*,所谓内修,便是学习内功*,年轻学生热血,向往真刀真枪的拼杀*^*,对需要长时间打坐,短期内无法奏功的内气功没什么兴趣,太史阑却知道内功若能有成,远超外功^^^,眼神也带了几分希冀。

    谁知内修助教把了把她的脉,也叹口气^,走开。

    接着又走上几位助教^^*,都是武技类**,都摇头走开^。

    场上开始窃窃私语^^*,寒门子弟面露失望之色*,品流子弟们大声讥笑*,“武技难学^^,内功也不能学,哈*,还真是人才!”

    “胡扯*^?!毙苄〖蚜⒓捶创较嗉?^*,“还有很多课目没选,天下可学何其多*,你们得意什么?”

    枪法助教走上来,呵呵笑道:“不适合练箭术^?想必枪法一定是适合的?^!?br />
    众人皱眉^,都知道枪法这一系的助教*,是诸位助教中实力倒数*,不过此时也不敢挑剔,有总比没有好*,都希冀地看着他^。

    枪法助教说完轻轻拍了拍太史阑肩膀,一拍之下**,忽然皱了皱眉*,这才仔细地看了看太史阑**。

    四面屏息*^,气息凝重^,众人盯着枪法助教,看他神情变幻^,最终苦笑^。

    “抱歉……”他道^*,欲言又止^*^。

    众人哄然**。品流子弟心怀大畅,大声哄笑,“好大威风太史阑^**。原来箭不能射*,枪不能学,文不成*,武不就^,狗屎做鞭*^*!”

    “狗屎做鞭^^^,此话怎讲?”有人故意问^*。

    “文(闻)不能文(闻)^,武(舞)不能武(舞)嘛!”

    一阵装模作样的大笑,寒门子弟怒目而视*。

    “都嚷嚷什么?轻狂小人!”花寻欢忽然大步走了上来。

    众人笑声一停,寒门子弟想起花教官向来支持穷苦学生,对太史阑颇有好感*^,这次想必会开方便之门^,都松了一口气^*,品流子弟们则都用不善的目光盯着她,却也不敢公然抗争*,只有几个人低声咕哝^,“身为教官^,徇私舞弊!”

    花寻欢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一拉太史阑^,道:“我就不信……”

    她忽然也一顿^*,随即脸色慢慢变了^*。

    众人脸色也变了。

    这也不行?

    “原来这样,可惜了的……”好半晌^,花寻欢才古怪地喃喃道,随即吸一口气,忽然大声道^,“我倒想徇私舞弊一回,管你太史阑适合不适合*,都要收你这个学生^,可是现在*,”她放开手^,“我不能^!”

    沉默,品流子弟们乐不可支*,放声大笑。

    “为什么*^^^!背錾牟皇翘防?*,而是一直默不作声*^,不爱说话的苏亚*。

    这姑娘眼神愤激^^,似有阴火跳动^。

    花寻欢明朗的脸上也似有了一分苦涩,看看四周沉默的助教,道:“你们都不愿讲*^*,那就我来。太史阑^*,你其实是个好苗子,天生好筋骨^,无论内修外技,只要好好磨练,哪怕筋骨已经长成,也不是不能学武技,可是……”她叹息一声^^*,“这一身的好筋骨^*,却已经被你自己给毁了^!”

    她语出惊人^,众人诧然^^,太史阑却抿抿唇*,她知道原因了*。

    “你似乎出身在没有武学的环境里*?!被ㄑ盎兜?,“但你自己似乎对此很有兴趣**,多年打磨,练功不辍,是吗?”

    “嗯*?!?br />
    “可是你的环境太差了^,没有人指点,你根本无法走上真正的武技之路*?*!被ㄑ盎兑⊥?,“如果一般人仅仅是这样也罢了*,自己学武无人指点的也多^,最起码也能强身健体*^,很多人还能打熬出好筋骨,将来学武事半功倍^?^?墒悄?^^,你……你太疯狂**,太坚毅*^。常人有畏难情绪*,这会使他们遇见极限时^,自动自我?^;ね巳?。你却根本不顾自己的体质体能限制*^,一味求成^^,疯狂练习,在筋骨经脉未定型时操劳过度*,最终伤了筋骨**?!彼锵У爻ぬ?^^*,“你的身体看似敏捷^,武技超乎寻常人*,但一辈子也只能到此为止。如果再学任何内外武技*,只要学得稍微精进,都有可能引起你的骨骼体质病变^*^,最终伤你性命或致你瘫痪^*!?br />
    花寻欢叹息^*,眼神里闪动的却是佩服——这才是真正的狂人*,超越极限^,不惧摧毁^。

    “我可以收你做学生*,教你武艺*,可是以你的性子,必然不肯随意学习,一旦拼命练武^^,难免伤及根本*?!被ㄑ盎洞蟛阶呖?^*,“不给你面子和伤你性命相比*,我选前者^?^^!?br />
    余音袅袅^^,场中一半人死寂,另一半在死寂后爆出哄堂大笑。

    “原来真是个绣花枕头!”

    “还是去老老实实学政论吧*,不过*,你认字吗*^?”

    “大爷府里有金品玉参^,固本培元的圣品,过来给大爷磕个头*,大爷就赏你,看能不能救救你这废物,学个一招半式?!?br />
    “安少爷真是菩萨心肠,说来也是*^*,咱二五营学生将来不上战场^**,也要对敌东堂*,这么个人才^,万一三招两式被打死了*,倒也可惜*?^!?br />
    “是啊^^,到时你叫这些穷酸怎么办呢?还有谁帮他们抢教官呢^?”

    “哈哈^!”

    ……

    哄笑声里,郑家那些主事人,也轻轻松了一口长气^*。

    无论如何,他们不愿看见一个资质优秀的寒门领袖^,出现在二五营^。

    李扶舟微笑如常^,只看着太史阑^^,似乎想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容楚微微阖着双眼^,唇角一抹笑意微冷^,他当然看出来太史阑的体质已经给她自己毁了,不过他却不以为然,天下之大^,奇人多矣,不能学武*,就一定没有出路^**?

    眼神扫过那些狂笑的品流子弟**,他的笑容更冷了几分*。

    营副将他的眼神看在眼底*,着急地连连打眼色示意品流子弟不要落井下石*,可惜那些人此刻心花怒放,哪里看得见。

    容楚微微坐直身体^^,看着依旧岿然不动的太史阑……这朵带刺的玫瑰,终遇冰雪^,是就此蔫败,还是愤怒地展露出她的尖刺,逢人就蜇?

    他想看她生气……嗯^^^,很想。

    太史阑好像没听见哄笑声,人间浮夸*,世上纨绔^^,对于一个三岁就杀过人的人来说*,从来就不值一顾^。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助教队伍里最后一位^**,那有点眼熟,头发乱糟糟^,面容枯槁的老头子,道:“这还有一位助教?!?br />
    众人一愣^^^*,这才发现吊在队伍末尾***,神情畏缩的那老头。其实也不怪他们忽略*,只是这老家伙太没有存在感了^^,如果太史阑不说^*,大家都忘记他也是助教*。

    此时目光齐刷刷投过去*^*,充满戏谑*,随即*,又一阵大笑爆发*^。

    “还忘了这位^^!”

    “咱们的曹夫子^**!曹大家!”

    “这位从有咱二五营以来^*,不是自称非绝世奇人不收,至今还没碰着奇人,营内唯一光蛋助教么?”

    “瞧这女人**,急得连曹夫子也要了,这也要人家曹夫子看上你呀*^^!?br />
    人群哄笑不绝,连带那位曹夫子都嘲讽上了,那曹夫子也毫无助教的威慑力^,讨好地四面赔笑^^,神情猥琐。

    一些品流子弟因此说得越发肆意*,东拉西扯^。

    “我说,到底练什么练那么勤都伤了根本呀?”一个黄衫少年摇头晃脑地道,“莫不是**神功?难怪先前要楚先生勤练身体好配上她^^,原来是个**^!”

    这话一出^*,四面一静^。

    二五营高层齐齐头皮一炸。

    院正心惊胆颤地偷偷一瞄容楚。

    正在饮茶的容楚^,手微微一顿*,随即***,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九章 容楚之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9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九章 容楚之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