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强抱

    那声音也很熟悉^,只是来自的地方有点诡异——太史阑和李扶舟坐在亭子里&,背后就是空谷*。

    那声音的语气&*&,还很怪异,似乎有点讥嘲&*,有点淡漠,还有点点恼怒&^,太史阑好像一瞬间闻见空气发酸。

    她回头&,身后空谷没人,倒是李扶舟抬起了头&*。

    太史阑往上看^*。

    一根浅玉色的衣带,从深褐色的亭顶垂下来^*,衣带薄绡^&,飘摇在山间淡白的雾气中,不仔细看&,也仿若轻雾一缕。

    隐约还有一幅同色衣角^,在亭顶风中飞卷&,有人的声音^^&,在头顶大风中凝而不散^&。

    他似乎在对人说话。

    “景泰蓝?*!彼?^*&,“我说叫你和我回京&,你偏不听&,现在你看**^,这个女人就这么的把你扔在半路&^,和男人游山玩水卿卿我我,也不怕你被野兽叼了去?^!?br />
    李扶舟的神情有一瞬的错愕&*,随即笑笑^,摇摇头&^,拿起了旁边的布袜*。

    太史阑抿唇不语**,心想景泰蓝现在不就是给你这只野兽正叼着么?

    头顶细碎声音微微一响&,浅玉色的衣袍在风中悠悠飘落&,似一抹云涂亮山巅……翻卷着精致绣纹的袍角……束着碧玉腰带的腰……精致光洁的下颌……微微抿起不知喜怒的唇……最后看见那双宜嗔宜喜,流光四射,倾倒南齐的眼^。

    尊贵的南齐晋国公,抱着景泰蓝&,降落亭顶***,噙一抹意味难明的笑^,俯首看着太史阑和李扶舟*。

    他先看太史阑*,太史阑和他对视^,一脸“你来干嘛”的理直气壮*。

    他又看李扶舟^,李扶舟笑笑&&,手上不停,道:“你怎么也来了^?^*!?br />
    “扶舟^?!比莩苍谛?&,拉长声调**,“有句话你听过没&^?”

    “嗯*&?”听出他语气不对*,李扶舟停手看他*。

    “朋友妻,不可戏&^?&^!?br />
    李扶舟沉默^*,随即微微变色,那变色倒不像羞愧*,反像有几分怒意,“妻&&?”

    容楚不答&^,脸色微沉^。

    太史阑忽觉诡异*^。

    诡异的是这两人果然不像主仆关系&^,诡异的是李扶舟听见“妻”时的反应^*。

    李扶舟却没有说什么*,微微沉默后,松手让开,“抱歉,失礼**?^!?br />
    太史阑端坐不动*,偏头看容楚。

    容楚被她直勾勾的目光看得微微皱眉***,“看我做什么?”

    “既然你急着昭告身为未婚夫的主权&^?!碧防坏?,“那就应该接着履行未婚夫的义务^?*!彼Ы?^&。示意他来给自己穿鞋^。

    容楚瞠目看她,半晌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作为女人,你很嚣张?”

    “第一次听&!碧防蛔⒛可较略坪?,“不过是废话!?br />
    “不要这么倔强,你会因此寸步难行*^?*!比莩浇且荒ü殴中σ?*,一抬下巴指着她的鞋^,“像永远穿着不合脚的鞋?*!?br />
    “那是我的事^&!碧防皇媸娣吭谕だ干?&&,“你不接受,就离开^?!?br />
    “若我不肯离开呢&?”

    李扶舟此刻倒不说话了^,立一边&,看容楚和太史阑斗嘴***,唇角一抹笑意越来越有兴味——容楚虽然还在笑^,可好像笑得不太自然,说起来*,相交这么多年&*,从来只见容楚逼人笑得不自然,他被人逼得笑不自然*^^,还是第一次见***。

    李扶舟饶有兴致地看了太史阑一眼。

    “那我离开^?*!碧防淮鸬酶纱?,随即跷一跷脚,看一眼容楚怀里景泰蓝^,“景泰蓝,帮我穿鞋。我脚痛&?!?br />
    景泰蓝立即从容楚怀里挣出来*,奔到太史阑身边^&,呵呵笑着拿起布袜^^*,胡乱地往太史阑脚上套^,太史阑配合地穿上鞋袜&^,不时赞一声,“对!就这样*!景泰蓝好聪明&*&^!能干^!”

    景泰蓝笑得越发见牙不见眼^,刚爬上山来的赵十三看见这一幕&^,又开始捂胸&&,太史阑看他一眼^,心想这货心脏病真重。

    半路母子一坐一蹲^,互相对答^^,大的眼神温和&,小的笑颜如花^,李扶舟静静看着&,眼神复杂^*,容楚却忽然走过来。

    他一把抱起景泰蓝*&,递到赵十三怀中*,顺手拿起太史阑两只靴子*,看一眼^*,抛进山谷。

    “怎么离开?”他笑问。

    太史阑瞥他一眼&,坐起身,穿着布袜的脚落在地上^,转身就走。

    李扶舟立即跟上去,温声问:“我把靴子借你好不好&?”

    “好^*?&!碧防淮永床缓页涯?*&。

    李扶舟便要脱靴&&。忽然容楚飘了过来&。他瞟一眼李扶舟*^,再看看太史阑&,两人对答温和^,态度虽然平常&,但多少了解太史阑性格的容楚知道*&,她这样眼神温和*,愿意接受他人帮助,有多难能&。

    她才见过李扶舟几次&?

    回想她唯一一次向他求助***,原来就是为了寻找李扶舟下落&^,那时两人不过初见?

    容楚微微吸了口气*,忽觉有些烦躁*,却不知烦躁由何而来^&,随即他便笑了*&*。

    “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彼?&,“你只能这样离开?**!?br />
    话音未落^^,他单手自太史阑腿弯一抄^,一把将她抱起*。随即快步下山。

    李扶舟顿住^&。

    赵十三目瞪口呆,险些把景泰蓝掉下地*,赶忙伸手抄住&。

    太史阑突然到了容楚怀里^,饶是她不动如山&,也不禁微微一怔。

    此时她在他怀中^,属于他的芝兰青桂香气袭来,比哪一次都清晰好闻^*,脸侧的胸膛,隔着丝缎也能感觉到似硬实软的奇特弹性,力度饱满*,从她的角度^,正看见他的下巴*,并不像她感觉里那样面白无须娘娘腔&*,起了青青的胡茬**,让人想起男人的性感*,那样的性感,在香气里&,肌肉里,脸部的每一个细节里^,抱着她的有力双臂里&。

    远观时他妖娆美貌,靠近时却只觉得^,那是个连灵魂都蕴满力量的男人&。

    太史阑坐在他怀里&*,认真思考——她是该挣扎呢打人呢还是不动呢*?依她的性子&,如果还穿着鞋子*,自然是立即跳下大步离开^&,但此刻没了鞋子&,这遍地尖石要走路就好比过钉板^,她有必要这么傻^?

    她还想象了一下三位死党此时可能的举动^,嗯,大波必然是两眼放光趁机袭胸的^,君珂必定是不顾一切红脸逃开哪怕踩尖石的,文臻要看情况^&,喜欢的话装娇羞^,不喜欢的话踹子孙根。

    她是太史阑。

    所以,那就抱着吧*^,估计看起来也没啥情调&&,和抱根木头没区别&。

    她端端地躺着&,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看风景^。

    ……

    容楚却不觉得是在抱木头^^。

    那个看起来那么硬的女人^^,身子……竟然这么软^&!

    抱住她的那一刻^,他竟有刹那的震惊^&&,忍不住要这么叹上一声,造物主的神奇&。

    她的肌肤似乎蕴藏比他人更明显的弹性&,柔软而有力度^,于是接触到的部位便因此生了奇异的感受&,每一寸肌肤的碰触**、细微相撞*、轻轻弹开^、再撞*&、再弹……都起伏如波激浪涌^**,如星光弹射*,每一回旋^,激荡**&。

    很难想象^*,隔着衣服的相触*,也会让人心猿意马&^。

    是当真她天赋异禀^*,还是内心里心绪异常^,以至于过于敏感^?他也不知道^^,只贪恋这一刻奇妙的感受——平静深处的波涛明灭&,天空里曳过流星璀璨的华光*&。

    下山的路因此仿佛过得很快^*,很快……

    到了山脚下,太史阑记得营内靠近后山的地方平常是没人的^,不想此时&,黑压压一片人头,百分之八十都是女人,个个目光灼灼*,眼神发蓝^&^^。

    也不怪她们眼睛蓝脸色绿^,二五营这种落后营&^,虽然无福见过容楚&,但众人看着太史阑上山时伴着二五营第一美男^*,下山时更夸张*,居然抱在另一个美男怀中^^,真真叫人情何以堪**。

    沈梅花站在最前面,单手抚胸^,疼痛不胜地道:“这年头是怎么了&?但凡平头正脸点的男人,眼神都不好&,我这样的美人没人看见*,尽冲歪瓜裂枣去了^^?!?br />
    容楚神态自若^,将“歪瓜裂枣”抱得更紧了些,微微垂头,戏谑地看她^,想要在面瘫脸上看见羞涩之类的情绪&*,或者不安也是好的*^,结果那女人瞟也没瞟他**,抬手对远处招手&,“沈梅花^*,借双鞋*!要新的?!?br />
    “我就一双新鞋!”

    “你拿来**,”太史阑平静地道,“这人给你摸&?!?br />
    “你说了有用*^*?”沈梅花欢喜而半信半疑。

    “他在追我*^&?^!碧防坏阃?^,“很听话?!?br />
    “砰?*!比莩垡凰?。

    太史阑早有准备,稳稳落地*,反正地上已经没有石子了*。

    沈梅花狂奔而去,瞬间狂奔而回^^,拎一双精致的新鞋^*,太史阑不喜欢华丽的东西&,皱皱眉*,还是穿上了*^,一抬头迎上沈梅花渴盼的目光&,才想起来自己的承诺*&,一指容楚,“哪&,去摸?!?br />
    沈梅花:“……”

    似笑非笑眼神阴鸷的容楚&,冷飕飕站那里*&,忠犬赵十三单手按刀^,看那模样,不仅沈梅花摸一下会挨刀,连太史阑都在他眼神杀气范围内**。

    沈梅花再一转头&^,太史阑已经蹭蹭两下,把鞋子上她精心绣了几天的绣球给拔了扔了*。

    “太史阑&^!”沈梅花的尖叫穿透云霄,“老娘和你不共戴天——”

    ……

    太史阑淡定地顶着各色复杂目光回宿舍&&,顺便邀请李扶舟*,“刚才你还没和我说*,选什么课目比较好*^!?br />
    李扶舟微笑颔首^*^。

    容楚端着下巴,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太史阑视若不见从他身边擦过^。

    晋国公眼神有点阴沉,赵十三打个寒噤——上次看见这种眼神的时候^,有人很快死了……

    赵十三心中一万次祈祷太史阑最好懂点眼色&*,比如邀请他家国公也去屋里坐坐啥的,哪怕是客气话也好呢^&,结果太史阑眼里好像就一个李扶舟^,一阵风地过去了。

    赵十三正思索着是装不知道好呢&,还是去抚慰国公好呢^,就见国公招招手&*,悠悠然也跟着去了*,赵十三眼底浮出一泡泪——好大度,真男人&!

    “十三^?**!闭婺腥嗽谇巴酚迫欢?,道,“通知院正和舍监&,前头寒门子弟用的梅心院太过破旧^*,有碍观瞻*,从今日起全部搬出&,另建院舍居住?&!彼路鸶崭障肫鹄匆话?^*,随口道&,“哦,太史阑那间&,直接锁了吧^。她们的东西^,先挪到我的精舍?!?br />
    赵十三*^,“……”

    他错了&,刚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五章 强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5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五章 强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