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下规矩^,猛砍必破!

    二五营负责招生的那俩,已经初步了解这新师妹的冷酷,毫不介意犹自含笑&,疤脸首先自我介绍&,“太史师妹好,我是熊小佳&^&?!?br />
    “太史师妹,我是萧大强^?!卑琢乘哐?&*,“我们给你送选课单来&?^**!?br />
    太史阑瞟瞟山一般壮的小佳受&,和杨柳一般细弱的大强攻,默默地为造物主的坑爹叹了一口气……

    选课单递过来^,不过一张纸&,上面列明可以选修的科目以及教官名字&。太史阑一瞟,便问^,“为什么只有器^、艺两科^&?为什么这两科里&^,指挥、军阵又被涂掉*?其余学科呢*?”

    “其余学科我们不可以学&?!蹦强砻寂幼吖?^,“一品子弟才有权学修?&!?br />
    “一品子弟&^?”

    “学生分三等^,地方四品以上官员子弟称一品&&;四品下六品上官员子弟称二等&&;六品至九品官员子弟称三等?*!?br />
    “嗯?那我们*?”

    “我们不入等级?!笨砻寂踊卮鸬煤芷骄?&。

    “不入等级*,所以不可以学技和文*?以及器&*、艺两科中的重要学科&?”

    “武技和文治,我们这样的下等人是不需要学的。指挥和军阵,也轮不到我们上&&?&!蹦桥拥?^,“我们可以学的是诸如运输*、伙夫&、铸造之类的粗活,将来上战场作为运输兵,伙头兵&,或者冶炼兵存在&;如果不想上战场&^,可以学侦缉,出去后能做个衙役?!?br />
    太史阑看看四周*,人人都很平静,偶有人露一丝愤色&,但随即趋于平淡,看来都早已接受这样的命运。

    “嗯&?&!彼愕阃?,将单子一搁,“多谢?!?br />
    “那你选……”

    “主管学生选课的教官是谁?”

    “是郑先生^?!笨砻寂拥?,“郑家是二五营的幕后财阀^,二五营内要职大多都是郑家人&^,郑峪先生也是郑家远亲^?^!?br />
    太史阑前几日已经知道&,容楚对于地方光武营的运转,也采取了一种相对先进的方式^,由当地豪强认捐赞助,允许赞助者在光武分营任职&,并在朝廷选人之后,可以自由挑选剩余人才&^。二五营就是由东昌首富郑家出资支持&。

    这么做虽然难免出现家族把持的弊端,好在主官还是由朝廷委派,而且不必占用朝廷财政^,也就是因为不需要朝廷花钱^,一些势力不强的光武营分营才得以继续。

    容楚号称少年早慧&,惊才绝艳,太史阑觉得,仅仅就光武营的设置来看*,确实最起码可以看出这人思路广脑子活胆子大,何况,她目前所见的仅仅是冰山一角,也许这光武营背后,还有他更深的心意也未可知&。

    那都要等时间证明^。

    “好^?!彼缘阋坏阃?**,牵了景泰蓝就走*。

    众学生隐约猜到她要做什么&,萧大强急忙道:“哎*^,别轻易挑战营内规矩……”

    “规矩?”太史阑停也没停,“天下规矩,猛砍必破?!?br />
    学生们神色复杂对看一眼*,不约而同跟了上去^。

    在二五营的历史里&*,不乏有人不忿这样的等级划分&*,前去挑战*,但从来没有人赢过。

    别的不说,人数首先就不占优&,贫苦子弟都要早早出来挣生活。即使二五营待遇从优&,普通百姓家轻易也不愿放出个壮劳力来学上三五年*,再加上等级森严,学成之后的评优和入职,是留给品级子弟的*。不是十分优秀的贫苦子弟,在光武营很难有出头之地*^,到头来也不过一个小兵或衙役&。所以历来光武营虽然放开门槛,但依旧是贵介子弟占据主流*^,人数比例一比三。

    恶性循环,低贱者越发低贱,高贵者永远高贵*&*。

    太史阑一路前行*,身后队伍很快吸引了所有人*,一阵交头接耳询问后&&,很快所有寒门子弟都来了兴趣——一个刚入学的学生*,还是女子,就敢直接叫板二五营的规矩*?

    队伍越跟越长^,浩浩荡荡一大排&,到了前院精舍,太史阑仰头看看“事务”两字牌子*。牌子下还有两行字“非得召唤,学生免进&&?!?br />
    太史阑看过,推门。

    ==

    门一开*,满屋的人抬起头来。

    屋中坐着个瘦瘦的中年夫子,两撇老鼠须亮亮地翘着*。其余都很年轻,像是学生,有个油头粉面的少年^,跷着腿坐在夫子对面&^,手中一张选课单子,神经质地抖着。

    “三叔&^,我学啥好???柳教官太木*,王教官太傻^,花教官不错^&,一朵花似的^,就她吧&。另外,听说那个李教官最近也要回来?他的课我都要了**!”

    “四少,那是个大男人&&,你要他做什么*?”有人谄媚地笑。

    “他是个男人,可听他课的都是女人呀*?**!鄙倌甏笮?,“那些女学生们&,都往他课上挤,你别说^,”他兴致勃勃往身边人面前一凑^,“咱们品流子弟里没有女学生,只有寒门才有,那些跑江湖的,卖肉的,够味^!有劲&^!一搭就上手,还省一笔嫖资**,哈哈哈……”

    “哈哈哈……”狂笑恣肆。

    夫子眯眼^,捧场微笑&。

    “你娘才一搭就上手^!”蓦然一声尖喝*&,惊破此刻肆意^^&。

    屋内屋外的人都吓一跳,还以为太史阑开口,不想转头一看&,竟是那宽眉女子,脸色涨红捋起袖子,破口大骂。

    “沈梅花!”屋内一个绿袍少年怒喝*,“你敢对四少不敬*&!”

    “邱唐,烂泥塘!”沈梅花不屑撇嘴,“你这数典忘祖不知羞耻的小王八^*&^!听这话你不觉得害臊^&?你娘也是跑江湖出身!你一个寒门子弟*,抱着郑四大腿,舒服了?快活了*?觉得自己腰也粗了&&?你主子对你可好?有没有赏你剩饭吃?”

    “你^!”那绿袍少年被她一番尖酸刻薄激得面皮发紫,捋起袖子推开椅子冲出来**。

    “姐们给挡挡&&!”沈梅花速度更快^*&,唰一下就窜到了太史阑身后^*&,三窜两窜纵出人群**,一溜烟地逃了……

    逃了逃了逃了……

    景泰蓝“嘶”地一声&,小脸上写满崇拜——跑好快*!胸抖得好剧烈*!

    连太史阑眼角都睁了睁——她正暗赞这姑娘热血,等着看一出撒泼撕咬来着……

    邱唐收势不及,正撞向景泰蓝,眼看一个大耳光很可能落在景泰蓝脑袋上^。

    忽然一条人影迈出来*。

    这人就站在景泰蓝身边,出来时正挡在他面前*,手臂一抬^^,格住了邱唐的手^,另一只手抓住邱唐手腕*,反向狠狠一掰**。

    “?*?!”邱唐惨叫,那人并不罢休,抓住他手腕&,抬手就正正反反扇了他七八个耳光*!

    “啪啪啪啪啪&!”

    耳光声清脆,听得人眉头一颤一颤,那人下手快&,出手更狠*,一边扇一边哑声道:“我替所有包括你娘在内的江湖卖艺的女子们^,打你*&!”

    她声音很低,很难听,像被毁了嗓子^。

    是刚才那个胸最大,因而被景泰蓝钦点入怀的沉默女子。

    看见是她&,邱唐倒不叫了&,好像有几分顾忌&,外头挤着看热闹的寒门子弟越发多,却都和太史阑她们留出了距离——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站出来和强权对抗的*。

    因为更多时候,这意味着你徒劳无功&,甚至会沦为整个贵族阶层的敌人^&,在日复一日的倾轧挤兑中**,被逐渐压弯铮铮脊梁,直至无力支撑&,跪伏在那个庞大而不可撼动的神像之前。

    “苏哑子,打完了没&?”那群一品子弟原本跷腿看笑话&&*,此时听那啪啪声响,便如被煽在了自己脸上*,脸色逐渐阴沉下来*,那郑四少努了努嘴&*,立即有个白面少年上前,横臂拦住了那女子*,阴恻恻盯住了她*^。

    “我叫苏亚?&!蹦桥友鐾房此?,哑声道&。

    “苏哑子^,别以为你有几分力气便可以耍横^^*,这二五营&,轮不到你!”

    “我叫苏亚*?!?br />
    “滚*!苏哑子!”

    “我叫苏亚**?!?br />
    静默&^。

    俯视的阴狠的男子,和倔强仰头*&,用难听声音一遍遍重复自己的女子*。

    屋内屋外,寒门贵族,各自沉默,泾渭分明^。

    “咳咳?!苯┏种衈,那夫子郑峪终于开了口,“你们两个,擅闯教学公署,有什么事&?”

    郑四少等人快意地笑起来^,觉得“擅闯”两个字用得真好。

    “我来选课?!碧防簧锨?&,从桌上抽出一张选课单^,道,“我要学技科和文科?*^^!?br />
    “二五营的规矩你不懂&?”郑峪嫌恶地盯太史阑一眼,“那不是你学的?*!?br />
    “不是我学的……”太史阑目光一转^*,指定郑四少,“给这只会玩女人的郑四少学?”

    “你……”

    “或者&**,”她又一指架住苏亚的男子^,“给这富豪走狗学*?”

    “你!”

    “再或,”她下巴对脸肿成猪头的邱唐一抬&,“给这自己爹妈都不认&&,只认金银的小人学?”

    “太史阑!”郑峪脸皮抽了又抽,虎起脸*&,“你这是侮辱同伴^,挑衅二五营师道尊严*!”

    “师道尊严&^?”太史阑眼一睁,“你配^?你不就是郑家的狗*?”

    “你混账!”郑峪霍然站起*,咆哮如雷。

    太史阑看也不看*^,自顾自翻桌上选课单,找自己感兴趣的项目*&。

    “滚出去!”

    “你觉得枪法怎样?”太史阑问苏亚^&。

    “滚——”

    苏亚摇头*&,示意枪法教官不行。

    “箭术?”

    “好像也不太合适*&?!?br />
    两个人头碰头开始选课&^,郑夫子眼睛发蓝*&,单手捂胸,摇摇欲坠。

    “我要……我要上报营副!我要报院正&!我要告你不尊师长*^!”郑夫子抓住屋内一个小厮&,“去报营副&!”

    “咱们出去等着看戏&?!敝K纳偬抵7蜃右ㄓ盺&^,头一甩*&^,带着其余人退了出去^^,却没走远,在院子里冷笑着等。

    一边寒门,一边品流子弟,各自远远不搭界&。前者面有忧色,后者一脸讥嘲^。

    “砰^?*&!碧防坏热艘怀鋈?,抬手把门一关&。

    “你要干什么?”郑峪一惊,随即冷笑*,“后悔了*?要偷偷给我赔礼^*?迟了!你现在出去,当众跪下给我赔礼我也不……哎哟?!?br />
    他忽然觉得屁股一痛,低头一看,漂亮的小人正好可爱的仰头对他笑着,手里拿着个形状古怪的刺^,银色的刺尖在暗处熠熠闪光&。

    “这个……”意识有点飘忽&&,他说话也有些含糊,正迷糊间,又觉腿上一痛,再一看*&,那好漂亮笑得好可爱好天真的小人*,手一翻又刺了他一下&,这回刺尖颜色&,天一般的蓝。

    “怎么这么诡异……”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他看见对面&,太史阑双手据着桌案^*&*,眼神冷冷俯视着他*,问:

    “第一次梦遗几岁*?**几次^^?自己解决过几次^?最讨厌这营内哪位大佬&?最想干翻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3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三十九章 天下规矩&,猛砍必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39并对凤倾天阑第三十九章 天下规矩^,猛砍必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3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