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间刺&,刺人间

    太史阑并不是自己跳下去的**。

    在跳下去前一刻^,她在寻找砖头&,并在试瞄准,打算一枪命中^,给邰世竹爆头^。

    正如她不想看见那张相似的脸媚笑承欢,她也不想看见那张脸泛上死色^,这让她浑身不得劲^*,好像灵魂脱壳,看着自己被杀&。

    但她正要出手那一刻,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劲风,随即身子一倾*,从墙头栽了下来。

    砰一声,太史阑撞开那半扇窗户^^,落在了室内*。落下之前,她只来得及抓了一把墙灰,擦在了脸上。

    室内正在杀人的几个女人^,被这突如其来巨响惊得齐齐松开手,一转头看见一个短发人跌进窗来,脸上乌漆抹黑看不出容貌,只一双眸子狭长明锐*,看上去熟悉又陌生^。

    这些大家小姐虽然阴狠&,但毕竟夜半杀人也是头一次&,早已是惊弓之鸟*,此刻突有人神兵天降*,以为遇上盗贼,大惊之下也顾不上再杀人*,连忙夺门而逃。

    逃在最后的是邰世竹&,她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眼看地下邰世兰一动不动,不禁嘴角翘起*,满意地笑了笑^。

    她最清楚*,邰世兰喉骨已断,回天乏力,谁也救不了她了*。

    砰一声她撞门而出,冲出的一刻忽然觉得头脑一晕^。

    一晕之后再醒来时,她已经站在花园中,神情发怔。

    刚才鲜明惊心,原以为一生也无法忘记的一幕,此刻忽然有些恍惚模糊*,就好像一张写满黑字的白纸&,慢慢沉入记忆的湖水,洇染*,浸软,沉落&,化为连绵勾缠的痕迹。

    她想了好久*,才将刚才的事情记起,自己觉得很满意,那种心惊也不存在了&,慢慢地走回去&*。

    诡异的是,她忘记了最后出现的太史阑……

    ==

    太史阑留在了室内。

    此刻那女子奄奄一息横陈在地*,她慢慢走过去。刚蹲下来便眉头一皱。

    邰世兰脖子诡异地折着^*,这种角度……生机已绝。

    太史阑拍了拍她的脸^,见她一动不动&,也不禁叹息一声,一转眼看见墙角里那破碎的三棱刺*,心中不禁一动。

    邰世兰临死前也要取出这东西&,想必很重要吧?

    给她陪葬好了。

    玉质三棱刺已经成了一堆碎片&,要捡拾起来都很困难^,但这对于太史阑却不是问题^,她的手^,慢慢覆盖在三棱刺上&。

    掌心之下,三棱刺似乎在软化、变形&、随即重组……然后重新凝聚*。

    此刻若有人在场,看见这样原物恢复的奇景,必得惊呼*,此刻若太史阑低头看自己掌下&,却也说不定要惊讶。

    那恢复原状的三棱刺&,并没有如原先的性状一样复原&^,在三棱刺的内部&,肉眼可见一道道半凝固的液体在流动,那些液体都是那种半透明的绿色,在这些绿色液体之间*,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丝,那血丝在绿色液体之间穿插游走^,将绿色液体分开&&,那些液体的颜色渐渐发生变化,呈现银白、淡蓝&、金色三种色彩*^,极淡*,却清晰分明*。

    当三棱刺最后成型时^,原先的通体半透明淡绿玉质质地已经改变&,变成银白&、淡蓝*、浅金三棱,每道棱依旧是半透明的,其间似流动着半凝固的液体*,烛火之下^*,熠熠生光&&。

    如果说先前那三棱刺像没实际作用的艺术品*,现在艺术品依旧,却多了几分诡秘的气息。

    太史阑抬起手,一眼看见完全变了模样的三棱刺*&,也“咦”了一声。

    现代那世她经?&;指锤髦治锾?,都是原样克隆,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三棱刺拿在手中*,触感也是特别的,银白的微冷&&,淡蓝的微温,金色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像有种特别的吸力*,让人心都跳了起来*。

    太史阑手指忽按到一点突起,咔地一声,棱身忽然转动&^,蓝色棱尖突了出来^,这三棱刺的三棱^^,竟然是可以活动的。

    太史阑手微微一晃,蓝色棱尖不小心戳到了邰世兰的手背。

    邰世兰忽然睁开了眼睛!

    太史阑半蹲着,抓着三棱刺*,一动不动^。

    诈尸了*!

    刚才试过她呼吸&,明明死了&,怎么一眨眼又睁开眼睛?

    太史阑二话不说^,抓起地上一个烛台,对着邰世兰就敲下去&。

    诈尸无好事&,敲昏再说!

    “别……”一声低弱的阻止&^,太史阑的手乍停*,离邰世兰的脑袋距离三公分。

    “人?鬼?”太史阑盯着邰世兰*,“心事未了要说遗言^?免了&,我不是救世主?!?br />
    邰世兰眼睛翻白^,被太史阑的决绝干脆不讲理气得一个倒噎,好半天才顺过气来&,断断续续道^,“……我活不久了……你不想听秘密么……”

    “不想?!碧防幻嫖薇砬閊。

    爱听秘密的人,往往最后下落都成了秘密。

    她没兴趣&。

    邰世兰又“呃”了一声,喘了几口气,目光转到太史阑手中三彩斑斓的三棱刺上^,眼中忽然一亮,喃喃道,“……原来如此……你……你……”她挣扎着伸出手,“你想不想要我邰家的家传至宝……”

    太史阑将三棱刺在掌心掂了掂*,诧然反问*,“这不就是我的?”

    邰世兰噎住,开始咳嗽……

    “好吧……”她的面色渐渐暗淡下去^,无奈地苦笑一声,“原来……它需要的是邰氏直系女孙的血……没想到最后竟然成全了你……这东西的来历……以后你会知道的……它叫‘人间’……”

    天下有刺**,刺名“人间”。

    “人间……”太史阑重复了一遍,觉得这名字^,字浅而意深,读来回思无穷&,隐隐心惊&。

    从邰世兰断断续续的述说中,太史阑才明白,人间刺,一刺遗忘,一刺吐真,一刺回魂。刺人心虚妄,刺天下浮华,刺生死无常。

    乱人心^,倾天下,控生死^*。

    是为,人间。

    “人间”来自于多年前的异族“长螭”族,这一族擅毒物医术*,以异龙为图腾&,其实所谓“异龙”,就是他们供奉的一种极为珍稀的毒蛇^,这种蛇的蛇皮*、蛇毒&*、以及蛇涎各自有不同的奇异毒效,这一族的人穷尽心力&,世代钻研,终于炼制出“遗忘^^、吐真*、回魂”三种功效的药物^*,并集天材异宝,以三种药物练就人间刺。

    遗忘,是让人出现暂时性遗忘*,视中毒深浅而决定遗忘时间长短;吐真^,顾名思义&,短中间内中招的,会被控精神,吐露实情?*;鼗甑比徊皇钦娴娜萌嘶鼗?,却能让人短时间内回光返照,挣得一刻生命&&。

    三种功效都是短期&,但都至关重要。瞬间抹去记忆也好*,一霎间吐露实情也好*,短期活命也好,都能在关键时发挥至关重要作用*,若是关联的人和事足够重要,说它能倾天下乱人心也不为过。何况据说人间刺的能力^,会随着它的主人能力增强而越发诡异,若是遇上天命神异之主,更有倾灭人间之祸*。

    也因此&,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一族从此腥风血雨,祸患不休&&,最终导致灭族&,连带人间刺也被南齐皇帝掠夺&,之后几经辗转^,落在邰家人手中*^&。

    邰家人其实正是这一族的后裔&,只是改名换姓而已,当年那一族的族人以血养蛇,血是开启人间刺的药引^,多年后这个秘密被尘封*,连邰家人都不知道*。

    邰世兰此刻回光返照^,当然不能说这么详细*,有些事她也不那么清楚,但太史阑也听明白大概。

    回魂的时辰毕竟有限,邰世兰的脸色很快灰败下去^&,忽然深吸一口气&,死死抓住了太史阑的手&。

    “……帮我报仇&!”

    “不干^?!碧防桓纱嗑芫?。

    “……你……你拿了我邰家家传至宝……”

    太史阑瞟一眼手中的“人间刺”&,她先前拿着^,是因为喜欢,此刻知道了这东西的来历^&,倒没那么大的兴趣了*。

    “那还你?!彼呈忠慌?,将三棱刺抛回邰世兰身上**,转身便走&。

    邰世兰傻眼,喃喃喘息,“为什么……”

    “第一^,我人单势孤&,而你仇人家大业大,我不找麻烦*?*!碧防皇鹆礁种?,“第二,你放荡无耻&,以致遭姐妹们暗算^。要做坏事却又不能?;ぷ约?,死了活该^?!?br />
    “我不是……天生无耻……”邰世兰仰望太史阑,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我这样出身,怎么可能这般……不知羞耻……是她们给我下了药……我不日夜交欢&,便周身剧痛难以忍受……我现在这模样^,也是生不如死,不信^^,你看……”她抖着手,扯开了自己的下裳*。

    太史阑一眼瞟过,立即转开眼光*,胃里一阵翻腾。

    “人间刺……送给你&^?!臂⑹览蓟夯汉仙先柜?,闭上眼睛*,“也不求你帮我报仇了……她们自有报应……我只求你一件事,柜子里有瓶药,紫玉小瓶那个……是我从宫中带回的秘药**,死后一个时辰内涂抹……可保我容颜如生……我要清清爽爽地死……”

    “好?!碧防痪醯谜飧鲆蠛芎虾跚槔?*,立即答应^。

    邰世兰唇角微微一翘,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

    她没有再睁开眼睛。

    桌上的一朵夜来香^,无声无息坠了一朵晶莹的露珠,似泪。

    窗外的水汽更重了些,盈盈在翠绿的叶尖上&,天快亮了^。

    太史阑半跪在邰世兰身边,皱眉盯着她唇边的笑意&*,总觉得这笑容满含算计,十分诡异。

    但一个死了的人^*,能算计人什么?

    太史阑甩甩头,把奇怪的念头甩出脑海&,伸手&,慢慢给邰世兰理了理乱发。

    这一夜^,初见异世那个和自己冥冥相系的人,随即永别,亲眼目睹她的死亡^,亲眼看见那张酷似自己的脸陷入永久沉睡&。

    她的手指在熟悉的眉梢停了停^,似一抹风掠过静默的湖水&。

    淡淡酸楚,此刻弥生*。

    就像看见另一个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凄凉至终&*。

    这真不像一个好的开局。

    不过结果如何,谁知道呢&?

    太史阑缓缓站起身&,在柜子抽屉里找到那个小瓶*,瓶子里是灰白色的粉末*,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她遵照邰世兰的嘱咐&,将药粉洒进她脖子上的伤口里。

    药粉一撒上去&,她脸色一冷!

    ------题外话------

    以下写给看我书的作者(有吗?)

    去年我曾以为以后会封笔,曾在女儿国的圈子里大言不惭表示要收徒(其实也就是交流交流),之后便忘了。前不久去看,发现一百多留言&,邮箱里也有好些人写了长信来,俺终于觉得似乎该对这事做个交代,我不知道那些朋友如何联系*,想着她们也许看我的书&,便发在这里^。

    今年已开文,闲暇有限,所谓收徒也实在不敢。我想了想,新建了个群*,想和有意交流,一起拼字进步的作者朋友搞搞基&^。如果有还在等我*,同时在也有V文的作者^*,欢迎进群^。进群者无大神菜鸟之分,以拼字交流为主,我会力所能及提供我的经验^,但不提倡推荐和拉关系之类的事&,写书,必须纯粹&。

    群号一五五三六六九八七,读者亲请止步^,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章 人间刺,刺人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并对凤倾天阑第六章 人间刺,刺人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