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急追

    是夜&,永庆宫。

    在容楚还没接到消息之前,永庆宫里闪入一批黑影,当先一人直入宗政惠寝殿。

    寝殿里的宫人事先已经被屏退,一片黑沉沉的,宗政惠却没有睡&,几乎在那人刚刚落地,她便掀帘坐起,急问:“如何?”

    “成了?!毕炱鸬氖乔怯耆?,“您准备好了吗?”

    宗政惠微微有些犹豫,“我们真的要离开吗?至于如此吗?我毕竟是太后,是皇帝的娘,当朝以孝治天下,他不敢对我怎样的,这一走,可就不一样了……”

    “陛下是不敢对您怎样,可是&,太史阑回来了!”乔雨润冷笑,“她可对您没有一丝情分!她行事也向来没顾忌!马上季宜中要反&,第一个就会对上太史阑&,太史阑必定猜得到此事与你我有关,你说她会怎么做?”

    宗政惠打了个寒噤。

    “陛下因孝道不能动您,她却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对您下手?!鼻怯耆笠踱氐?,“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您比我清楚。她能抗下朝中潮水般的弹劾,一杀就是一万俘虏,怎么会受困于舆论,放过一个您?她可以假称?;つ?,动大军包围永庆宫,她可以安排刺客来刺杀您,然后再带领军队来给您收尸……”

    “别说了!”宗政惠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她坐在床上,脸色苍白怔了半晌,幽幽道:“我现在只恨当初,没有立刻杀了她……”

    “后悔已迟,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绝地反击?!鼻怯耆罄淅涞?,“我们必须现在出城,投奔于季帅。您安全了,才是太后&。季宜中确实对皇朝一腔忠心,便是看在先皇的份上,他也一定会?;つ??!彼浇呛鋈徽揽凰坷湫?,“何况他现在对太史阑满心愤恨,必杀她报仇&。但这么做&,他也算背叛了一生所忠,晚节不保。他心中一定也因此犹豫痛苦,您一去,您是皇室最高女主人,他敬奉着您和皇帝做对,就不算背叛,他一定会用尽全力保住您?!?br />
    宗政惠不再犹豫,亲自拎起身边包袱,“走!”

    乔雨润身子微微一让,露出身后一个人&,道:“一起吧?!?br />
    那人慢慢抬起头来&,宗政惠一惊,“老李!”

    她神情惊骇。李秋容还是那年她回宫时,当晚受了容楚算计,之后以在宫中刺杀为名被下狱,容楚下令杀了他,三公却劝阻了,说李秋容生平并无大恶,罪不至死&,最后议定废了他的武功,终生囚禁。宗政惠一开始也试图救他,后来听说他没了武功,也就不再放在心上,这些年有时各种不便会想起这个人,但也不过是想着他的武功和忠心罢了,对于这个人,她大多时候都已经忘记了。

    然而此刻看见李秋容竟然还活着,只是如同苍老十岁,满头黑发已经全白,如一片霜雪扑入视野&,她心中也不禁一阵唏嘘&。

    唏嘘之余也有些惊讶,想不通容楚怎么会留李秋容活命&,按说他该第一时间杀了老李才对。

    她心中忽然一动——或许,容楚对她还有几分眷顾之情,所以才不忍杀她的亲信……

    “老奴……”李秋容声音嘶哑,“……回来了?!?br />
    “我派人救了他?!鼻怯耆蟮?,“太后,李公公精通天下武功,为人机警,你需要他&?!?br />
    “老奴武功虽废,”李秋容惨笑道,“好在我们这一门武功,与众不同&,在关键时候,还是能用一两次的?!?br />
    他说了几个字&,就慢慢咳嗽,多年牢狱之灾,他除了失去自由,并没有受多少苦,只是身体却慢慢衰颓下去,他想许是年纪大了&,经不得武功被废,伤了元气,又或者是牢狱的饭食太粗糙,总有种说不出的苦味。

    乔雨润瞟他一眼,她现在也练习武功,自然知道武功废了就是废了,所谓还能再用一次,往往拼的就是性命&。

    不过她没有说话&。

    “那样最好&?!弊谡菹驳?,“我们快走&!”又问乔雨润,“你可安排好道路?我们以什么方式出城&?”

    “光明正大的方式?!鼻怯耆蟮?,“我把准了时辰,永庆宫离西城门又极近,这个时辰容楚和皇宫都还没有收到消息,您以太后身份出城,无人可以阻拦?!?br />
    宗政惠想想,确实也是这个办法最有效最快,不过她还是有点犹豫&,“花寻欢是个软硬不吃的炮筒……”

    “没事?!鼻怯耆蠊殴值匾恍?,“微臣都安排好了?!?br />
    宗政惠盯着她的眼睛,脸色也微微一变,随即点头&。

    乔雨润带来的人都是西局亲信。她韬光养晦多年,这些年西局在容楚压迫下毫无作为步步忍让,就快沦为一个扫地衙门,那是为了先活下去,不给容楚任何机会拔除西局,但私下里,她从未停止过对私人的培养和训练&。

    今晚西局将倾巢出动,在全城各地搞事,势必要搞得京卫焦头烂额,自顾不暇&。好让她有机会和太后一起出城。

    “雨润?!弊谡菰谏铣登?,忽然道,“我曾赐给你一件静海鲛衣,你带着没有?”

    乔雨润微微一怔,这东西还是多年前太后赐给她的,说是可以美容还可以防刀枪,早些年她有穿,后来残废了,想起这事心中憎恨,就没再穿,之后防身是穿金丝软甲&。

    她想了想,记得那件鲛衣是连身的&,防护范围比金丝软甲更多&,也动了心&,道:“太后所赐,十分珍贵&,微臣没敢穿在身上。既然您提起,正当非常时机&,微臣马上当非常时机,微臣马上回去拿了穿上。反正咱们也经过微臣府邸?!?br />
    宗政惠点点头,道:“我穿了一件,觉得甚好,你如今一身担负重任&,务必要?;ず米约??!?br />
    乔雨润原本有点诧异她怎么忽然关心起人来了,听了这话立即释然&,说到底,宗政惠不过还是怕她自己没人?;ぐ樟?。

    这才符合太后自私的性子。

    车马辘辘而出,出城之前,乔雨润拐进自己府邸&,匆匆取了那鲛衣带走。一行人很自然难免遇到京卫的巡逻队伍,京卫确实曾接过不许太后出宫的命令,但是也没接过如果太后要闯可以格杀勿论的命令,就算真让他们格杀勿论&,他们也不敢&,当宗政惠言疾言厉色要闯,他们也只得退让,并匆匆急报指挥使衙门。但是指挥使偏偏不在,其余统领都在排解当晚各处不算大,却无处不在的乱子,剩下的小头目,对这么大的事不敢做主,急报上级。等到京卫其余统领处理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听说太后出城大惊失色,赶去报告皇宫和王府时,已经迟了一步,容楚已带人亲自出府去追。

    马蹄踏踏&,将月色踏碎,溅开一地深秋的夜霜&。

    容楚深黑的披风卷在肩头,珍珠色的衣袂也如一道月光转眼移过。一路上关卡哨卡,在王六等人远远出示令牌后便凛然退下&,众人凛然望着奔去的快马,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大事&,劳动郡王府趁夜出行。

    皇朝郡王&,夜追逃奔的太后——这样的事儿,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

    容楚伏在马上,微微降低身子,不必迎面割面的寒风,此刻心急,却知急也无用,宗政惠走或不走,不过都是命,他此时难得有些恍惚,白马的鬃毛似雪一般被风拉直&,扑在他脸上,凉浸浸,仿佛还是多年前那一场雪。

    往事已经记不清&,还记得那场雪少见的大,她约他出外赏雪&,他拒了,那时两家隔邻,关系极好,后院子有门通着。她又那般恣肆放纵,听说他不去,竟然挥鞭打开了相邻的小门,骑马踏雪奔入他家中后园。

    他是武将世家&,园子宽大,只一角种了些梅花,她策马而入,踏一地碎琼乱玉&,直闯他的院子,扬鞭挥打地面乱雪,在他院前转悠,清脆大叫,“容楚,来追我呀&!追我呀!”

    他们当时年纪尚小&,两家有通家之好,家人阻拦不得,又觉得她娇憨可爱&,都站住了笑,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去追&,又劝她“宗政小姐小心?!?br />
    他捧茶&,立在窗前,心中只觉厌恶。

    直率娇憨都是好的&,直接娇纵却是过了的,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宗政府,这里的花是他母亲精心栽就,却被她一顿鞭子乱挥,毁了不少。

    “容楚&!”她低下脸,精致的红唇一翘,“你来追呀,你来追呀,你来追&,我就……”

    “啪?!彼鋈还厣洗?。

    不算重的关窗声,却将她兴致勃勃的声音割断。

    屋内炉火熊熊,屋外一片死寂,一时间什么声音都没了,他转身,平心静气画一副崖上红梅图&。

    他彼时还年轻,还没想过太多未来,却也明确知道&,自己的终身不能伴这样的女子。

    他要的女子&,不必精致美貌,不必富有家世&,不必珍贵娇弱,不必如这世间一切女子般,娇痴嗔怨惹人怜爱,但却一定要坚韧、独立、宽广且善良&。

    要抗得风雨,受得冷霜,经得起高山之上云翻雾卷,历四季递嬗不改颜色,如这崖上红梅夭矫沧桑。

    如此&,方能伴他一路迎风雪去,看尽风物苍苍&。

    多年后,他遇见这样的女子。

    乍似不经意&,其实一眼定终生&。

    记得那日庭院里久久无声,他甚至没听见蹄声,很久以后打开窗,看见满地泥泞狼藉,人早已不见。

    他皱皱眉,继续回去作画&,以为情谊到此为止,谁知之后再遇见她,她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言笑晏晏,态度如常,他回思起来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分,几次欲待赔罪,话头一开,便被她岔开去。

    那不是原谅&,而是内心深处不愿承认她曾如此狼狈。搁在心里,天长日久,便是一怀酸坏的汁。

    他由此知晓她的极度骄傲,越发关闭心门,直到琉璃洞那一日&,一生里唯一一次相拥&,再放手便是决绝。

    他记得她倾倒那一刻的三个动作,电光石火。三个动作,葬送了她姐姐的性命,绊住了先帝和他。随即她软软倒在他怀中&,如此娇弱,他当时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下意识抱住了她,等到反应过来,山洞倾塌眼前一黑&,他已经无法甩开她。

    自此后避而远之,别说追她,他恨不得绕道而行。

    命运极会开玩笑&,多年后,他真的来追她,仿佛应了多年前那一句话,却只是为这南齐天下。

    皇朝倾轧,生死之追。

    他思绪一放便收,头一抬,看见西城门正在缓缓开启&。

    守城兵士耐不住乔雨润和太后的压力,终于开门&。

    他终究是迟了一步。

    容楚毫不犹豫,“射!”

    追逐拦人最佳武器就是弓箭,他身后护卫齐齐拉弓&,乌黑的箭尖刺破黑暗,在空中呼啸若哭&,一瞬便及她的车轮。

    叮叮当当一阵急响,黑暗中溅射开一片灿烂的金花。

    车身微微一震&,并没有倾翻,反而因为众箭的推力,微微向前滑了滑。

    那车看  那车看似不起眼,却是纯铁的。

    车辕上宗政惠和乔雨润齐齐回头,前者有惊慌之色&,后者却神情镇定,远远地可以听见她的尖利声音,“快开!有乱臣贼子追逐太后&!你们也看见了!还不快送太后至天节营!”

    一句话功夫,容楚已经驰近不少,他在马上振声长喝:“前方西城守卫听着,我乃荣昌郡王容楚,奉圣命前来相请太后入宫商议急事!现太后被叛臣乔雨润挟持,欲待送往天节营钳制我皇!你等还不速速关门,拿下乔雨润!”

    开门的士兵傻在那里,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乔雨润脸色阴沉——她就知道容楚会反咬一口!

    “不要听容楚的!容楚才是叛臣!他和太史阑一起叛变了!”宗政惠已经大叫起来,“太史阑的大军已经来了&,本宫就是出城和天节老帅商议如何抵挡她的叛军&!你们今日耽误本宫的事,异日你们就会被太史阑的叛军扑杀!”

    开门的士兵傻傻地抬头看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眼看见容楚的马风驰电掣而来,这些人也惊出一身冷汗,万万想不到,今日自己这小小守门兵肩上,也会担上皇朝安危抉择。太后夜奔,郡王狂追,两人各执一词,在这城门前争执不下,开门或是不开门,影响的竟是南齐的国势。

    责任太重&,人们手指微微颤抖&,开门还有最后一道程序,钥匙对在洞眼,将插不插。

    乔雨润忽然将宗政惠向前猛地一推。

    宗政惠惊叫一声跌下马车,正撞在一个士兵身上,那士兵乍看太后扑过来,也吓得大叫,这一叫叫出了宗政惠的灵感&,蓦然将衣襟一扯,大叫:“你竟然敢碰触本宫!”

    周围士兵全部傻住,一个护卫掠下马车,恶狠狠地叫道:“你们竟然对太后无礼&!”

    士兵们哪里经得住这样的罪名&,呼啦一下散开,宗政惠急忙抓起掉落的钥匙,将最后一道锁链打开,几个护卫涌上,将门大推而开&,拥着宗政惠回到车上,策马便走。

    宗政惠抬头看见眼前城门大道被月光照亮,不远处黑压压天节大军,顿时心中大定,仰头大笑,大叫:“走!”

    她张开双臂&,迎着那一弯涌入胸臆的月色,金红色的大袖如血蝙蝠展开,心中满是得脱牢笼的畅快。

    马上她就能出城门,得天节军接应,容楚来不及了!

    忽然风声一响,厉啸而来,她身子被人重重一推,乔雨润厉声传来,“趴下!”

    砰一声,她栽倒在车辕上,只觉得头顶上风声如刀过,头皮一凉&。

    “哧?!彼壅稣隹醇桓鱿鲁低泼诺幕の?,后心忽然爆开一朵血花。

    那位置……正对着她,如果刚才她没有趴下……

    宗政惠心中一阵冰凉,扭头回望,便看见那人神容如雪,披风飞卷,手中弓箭却稳若磐石。

    稳稳地,对着她。

    她愣了有一霎&,才反应过来——容楚在射她!容楚竟然真的敢对她出手!容楚竟然要在这城门前,杀了她!

    她只觉得胸中一梗,又一甜,似有血将涌上&。惊恐愤怒痛恨绝望不可置信种种情绪,浪涛般在胸间翻卷,以至于有一霎她脑中空白,不知晓身在何处。

    容楚却连眼睛都没有?!徊蛔龆恍?,她敢逃了去覆这南齐江山,他就敢杀了她定这天下&!

    马车顿了一顿,忽然又疯狂前窜,只要给这车窜出了城门,他也无法去追&。

    他坐姿笔直,抬臂,放手。

    “咻?!?br />
    又是一箭。

    如电而来,瞬间闪现,却是冲着乔雨润的前心,乔雨润一怔,下意识后退,那箭却忽然诡异一拐,直奔刚要爬起来的宗政惠后背。

    “哧?!?br />
    箭在宗政惠身上一滑,没有插入她的身体,却顺着她的背向前一哧&,插入她肩部&。

    宗政惠向前一倾,喷出一口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

    容楚微微一顿,从他的位置一时看不清箭身轨迹,他也不确定宗政惠死了没。

    只这一顿,马车再次狂冲,容楚唇角冷冷一弯&,忽然换了一柄黑胎大弓,拉弦飞射。

    这一箭和前几箭不同,竟然完全无声,空中只黑芒一闪&,那箭已经贴着车身出现&。

    意图装死骗容楚松懈的宗政惠骇然回头&,眼眸里倒映旋转的放大的箭头。

    忽然一条青烟般的人影&,自车后闪出,伸手一抄,竟将那箭抄在手中。

    容楚也怔住。

    这一箭所用的材料,是太史阑那天外来铁,质地非凡,柔韧坚硬又增加速度,用这东西做的武器,根本不可能被赤手拿住。

    黑暗中那人轮廓极瘦,他认出竟然是已经废了武功的李秋容。

    李秋容的手指在颤抖,这一霎他也感觉出这箭若有灵异,竟在掌中微微弹动,将他掌心割裂。

    而箭上附着的真力,一波波如巨浪&,撞在他胸腹,一层、两层、三层……

    “着!”他忍着胸腹间似要爆裂的痛,忽然跃起,一甩手,箭若奔雷而去。

    箭出手那一霎,他喷血如降虹霓,那箭穿血雨而去&,通身变黑为红。

    箭被李秋容抄住那一霎,容楚已经飞身而起,他深知这箭的厉害,此刻箭头一闪,从他翻飞的衣襟间擦过,嗤啦一声袖子撕裂,一样东西啪嗒掉落。

    箭头所过之处,容楚袖子一片微红,那片微红,那是老李的血。

    砰一声,李秋容跌落马车下&,似耗尽全部精力,整个人瞬间干瘪若僵尸。

    唰一声,珍珠白衣袂和黑色披风翻卷如黑白浪,容楚降落马上&,毫发无伤&。

    护卫们正自庆幸,容楚忽然向后一倒,护卫们大惊扶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忽起一阵狂风,卷得地面飞沙走石,躺在地下的老李不住咳嗽,在风中徒劳地乱抓,忽然抓住一样东西,似乎是纸张,他正浑身痉挛,下意识紧紧抓住。

    乔雨润一手抄起他,丢到车上,猛力挥鞭,骏马长嘶,马车冲出城门!

    城门外,天节军士兵狂驰而来。

    ……

    须臾,容楚醒来,劈手夺过护卫手中刀,对臂上一割一挑,一缕血肉颤颤落地。

    那位置,正是先前被箭上老李的血沾着处,此刻血肉已经变黑。

    王六惊骇,“根本没有伤到肌肤&,血气便有毒,好厉害的毒&!”

    容楚连眉毛都没动一丝,偏头注视着流出的鲜血自黑转红,才舒一口气,随手撕一截衣襟,将伤口匆匆一裹&,看一眼犹自敞开的城门,和城门前空荡荡的白地,闭上眼&,微微叹一口气。

    “天意&?!彼?。随即声音转厉,“关城&!”

    城外。

    季宜中听说太后星夜来此,惊骇莫名,连忙匆匆穿衣起身参见&,宗政惠一见他,便神色仓皇,不顾身份抢上一步,握住他双臂,哭道:“老帅!太史阑丧心病狂,杀了玉瑞,还要杀本宫!老帅救我!”

    季宜中脑中轰然一声。

    ……

    天色仿佛是一瞬间亮起的。

    亮起的那一霎,天节老帅季宜中看见了城门上两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嚎叫声里,一轮朝阳挣扎自天际迸出,泼洒一色云霞如血&。

    季宜中疯了。

    季嫦是他的独女,当初他南北征战,妻子早丧,这个女儿一直带在身边,在军营中长大,自幼随他战地迁徙,十二岁便操刀上阵,救过他的军,救过他的命,直到二十岁才离开军营,次年嫁人。

    所以他对这个女儿的情分,不同寻常,是女儿陪着他一步一步掌握天节军,走过一段最艰难的路,内心深处,她是他的记忆和依赖。他又怜惜她自小没有如寻常女儿般安宁享受,还被耽误了青春,和后来的夫君因为个性不合相处太少,情分也寻常。因此他对她的待遇,也远远超过三个儿子&,一生秉持正统,却因为心中愧疚,对这个女儿多加娇纵,养成了她骄傲跋扈,睚眦必报的性子。

    季嫦三十岁上才有了唯一的儿子,他对晏玉瑞的看重也不同寻常,为此可以放弃军权&,和朝廷妥协&。然而就在他准备进宫请罪卸权的这一刻,他看见了城门人头。

    季宜中死死盯着那两颗人头,声音如生铁交擦,“射下来!”

    重箭飞射&,射下两颗人头,季宜中快马长驰,亲至城下&,接住了女儿和外孙的头颅。

    鲜血淋漓的头颅在他怀中,各自死不瞑目。季嫦发髻上,还插着一封信。

    季宜中手指颤抖,慢慢打开信。

    “伤我儿女者,虽远必诛?!?br />
    鲜血写就,淋漓狰狞,如无数血刀&,劈入季宜中眼帘。

    众人凛然&。

    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太史阑的名言。

    当初她得双生子消息一传出,随之而来的,就是她这句面对天下的昭告&。

    这一句杀气腾腾,决心无挽的昭告,熄了多少蠢蠢欲动的心。

    谁都知道,别人说这句话,那也许是色厉内荏,太史阑说这句话&,便是生死之誓。当初那批刺客鲜血和人头,印证了她的决心。

    而以太史阑行事之霸道,手握军权之重,她也绝对敢抢在旨意下发之前,先出手杀了敢于动她儿女的人,警告天下。

    季宜中脸色慢慢冷了下去,森然如铁。

    ==

    “寻欢?!碧防辉诰┪乐富邮寡妹徘巴B?,花寻欢已经匆匆接出,太史阑并没有立即下马,“为何晏玉瑞会被杀?”

    花寻欢仰头看太史阑,黎明前最黑暗的夜色里,女帅脸容平静,说话声音毫无起伏,连披风衣角都静垂如铁。

    一路跟随她行至如今,她知道太史阑的坚毅与决绝&。她给予属下极大的信任和抬举,她麾下,现在最差的二五营学生也是一个参将,个个独当一面。哪怕经过当年于定事件,也没能让极度自信的太史阑,从此畏缩不敢用人&。

    而她花寻欢,是太史阑麾下,地位最高,得她仕途帮助最多的一位。内五卫合并之后的兵权如此诱人且重要&,朝中多少人抢破了头,最后落于她手,虽说有她自己努力&,但更多是太史阑和容楚的栽培&。

    她选择了她,将整个皇城,甚至将自己最重要的人托付给了她,没有犹豫于她的出身,也没有考虑过,她当初和于定的关系。

    想到于定&,她心中微微一痛,随即咬了咬唇&。

    今日,太史阑会亲身来,会当面问出这句话,说明她还信任她,愿意给她机会&。

    她该和盘托出,剖明心?!?br />
    “回大帅&?!被ㄑ盎短约河械懵槟镜氐?,“昨夜晏玉瑞在地牢深处,里外七重把守。卫士密集得苍蝇都飞不进去。从头到尾,也无人闯入&,但晏玉瑞在牢中便忽然死了,死然死了,死后一个时辰才被发现?!?br />
    “为什么会死?”

    “事后追查,发现牢顶渗水,水中有毒。地牢阴湿,长年渗水,谁也没有想到,这水竟然有毒?!被ㄑ盎洞瓜卵?,“我们这才回头查看整个指挥使衙门的水源,发现在地牢上方的水池原先是活水,源头直通外头丽河……但要想导致地牢渗水掺毒,应该还是对府中水源做了手脚,是府中人所为,我正在追查府中人昨夜的动静?!?br />
    太史阑微微摇头。京位除了昨夜在外执勤守卫和轮休的,当晚在总部的最起码也有上千人,还有府中的仆役等等,这个查起来太费力&,等查出结果&,只怕战争都打完了。

    “既然前后无人出入,晏玉瑞人头如何被割去?”

    花寻欢吁出一口长气&,“晏玉瑞被发现身死后,守卫惊慌&,当时以为还有救&,为节省时辰,将他抬出去寻府中大夫救治,行至半路,经过一处围墙时&,忽然一个守卫一刀砍下晏玉瑞人头,抛到了墙外,墙外随即起快马奔驰之声。等我们的人追出墙头,只看见飞马携人头远去的影子。而那个割头抛出墙的卫士,也在第一时间,自杀?!?br />
    太史阑抿唇——这种狠辣阴沉的风格,倒真有几分西局作风。

    这卫士是奸细的事,倒也怪不得花寻欢,数万京卫,被塞进几个西局或者永庆宫奸细,实在是谁也无法辨明的事&。

    倒是她想往西局和永庆宫塞人,很难,因为对方人少&,对每个人审查都很严格&。

    “府中正在一个个查问……”花寻欢半低了头。

    四面随从,齐齐低头&,大气都不敢出。

    始终没下马&,面无表情的女帅,让所有人感受到如山岳般的压力&。所有人也在暗暗怨怪花寻欢——要查府中所有人,你自己应该首先说明,昨夜为何出外,出外何事。先洗清自己的嫌疑才是。难道要等到女帅亲自开口问?

    然而花寻欢没有再说话。

    太史阑竟然也没有说话。

    她沉默了一会,看天边夜色被曙光一点一点染亮。

    大约半刻钟之后,她开口,语气有点萧索,“寻欢,你没有话要对我说了么?”

    花寻欢默了默,她身后属下焦灼地看着她,要不是在太史阑面前不敢,就恨不得上前一步,赶紧捅她提醒她了。

    难熬的一瞬静默之后&,所有人都听见花寻欢开口。

    “没有?!?br />
    语气竟然也是萧索的。

    四面有低低的抽气声。

    太史阑仰头——天快要亮了&,想必此时季宜中也已经看见晏玉瑞人头了&,如果季嫦再出事&,他不可能再忍耐下去。

    丽京,终于要迎来一场直逼中枢的战争。

    这是命。

    “那你继续追查吧?!碧防蛔钪盏氐?,“在没查出结果之前,你就不要出府了。我会让我的卫士过来协助你?!?br />
    这是将花寻欢软禁的意思了。

    花寻欢并无意外之色,躬身应是,又道:“卑职稍后会向陛下递折请罪?!?br />
    太史阑无可不可一点头,策马转身&,她还要赶去城上,不知怎的,她有点不放心去追宗政惠的容楚&,心里一直砰砰地跳。

    马行出三步,她听见身后,花寻欢忽然低而且坚定地道:“大帅,他犯过的错,我不会重来?!?br />
    太史阑顿一顿,马上肩背端平如线,随即她一扬鞭,乳白色的晨间雾气在她鞭间荡散,她的飞马已经跨越晨曦远去&。

    留花寻欢在原地,静默伫立如雕像。她身后属下们&,失望又不解地叹息离去&。

    花寻欢沉默良久,慢慢抽出袖子里一封信。

    信上娟秀字迹,是她生平最厌的人的手笔。

    “……五越之主后裔将下召集令起事,五越合并在即&。五越多年来,一直以我中越为主,如何能令远避江湖多年的草莽窃据大权?如今你既身居丽京戍卫要职&,当可为本族尽一臂之力……我等已经已经和西局乔指挥使联系……但望你善知时务,与乔指挥使配合,里应外合,杀南齐双帅,夺南齐中枢。外有十五万天节,内有守卫京畿之京卫,丽京&,你我指掌之间矣……事成之后,全族迎你衣锦荣归&,为五越公主,我将立誓百年之后,必传大位于你。另外&,听闻当初传国佩,被流落在外的刀氏族人携往南洋,你不妨多加打听,若能寻着传国佩,则五越大位名正言顺……再另,听闻乾坤山有双色灵芝,或有希望治愈你弟弟多年旧疾,此番如能得胜,我定派人拼死取来……”

    花寻欢将信上的字,认真看了一遍又一遍。

    那些许诺,诚然都是很诱惑的。

    当年父亲早丧&,二娘占据大权,设计将她驱出家族&,她受激不过,破门而出,为保体弱幼弟,她留下了身边所有护卫。自己孑然一身流浪江湖&,那些年&,当她因为一头红发和五越口音,屡屡被白眼斥逐,衣食无着的时候&,当她无数次在冰冷屋檐下,饥肠辘辘和衣而睡时,她也曾梦见过自己衣锦荣归,梦见自己重新成为中越的族长之女,梦见自己和弟弟赶走了二娘,弟弟也治好了病,从此和族人一起,过着安宁的生活……

    然而醒来,触及破衣肩头冰冷的霜花,终知是梦。

    之后,越流浪,越心硬,往事离自己越远,梦想被折叠成纸鹤,被那年沉沉的霜打湿。

    很多年后,她喜欢过一个人,以为从此可以抛弃旧日梦,走一段全新的日子&&&,那样的日子里没有嫌弃和排斥&&&,那日子里有他给她画眉簪花,说一句红发其实也很美&。

    再然后,呵出的热气&&,遇上冰冷的冬&&,终究还是化了迷离的霜花&。

    到了如今,很多世俗的想望&,在心间已经留存不住,只是那个世间唯一血脉相系的亲人……是她唯一的在意&&&。

    她怔怔地&,看着那最后一行字&,良久&,抬头看前方的街道。

    街道笔直,被太史阑快马穿透过的晨间雾,留下一道长长的空白&&,尽头又是一片混沌&&。

    如未知的一切前路。

    之前的事已经太清晰&,清晰到戛然而止&&,之后的路&,还在自己手中。

    她慢慢低下头&,慢慢地,将信笺折起&,一折&&&、二折&&&&、三折……

    再慢慢地&,撕开&。

    雪白的纸&,在指间,按着折痕&&,慢慢碎去&&&,如落蝶&,被晨间五色,埋葬&&。

    ------题外话------

    正式进入结局进程了&&,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三千声,我快解脱了!我看见希望的曙光了&!我很快就可以睡个懒觉了!我很快可以不用再掏月票了&!爪子好累!欣喜若狂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7》,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七章 急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7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七章 急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