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杀马特追求者

    景泰四年九月,朝中大事迭生**,风云再起。

    天节军副将季嫦,因为一些龃龉私仇,欲图对荣昌郡王家的世子和郡主进行加害*,无果*,其子被擒^。

    要说季嫦^^,还真是个胆子超大的浑人^,竟然恶人先告状,连夜奔到太后和她父亲那里,反说是太史阑无圣旨私自回京*,擅自杀伤天节军士**^,扣押重臣之后^。

    太后震怒^,天节老帅震怒*,太后当即下了懿旨,宣太史阑前往永庆宫分说明白**。天节军则称太史阑无故扣押杀伤士兵**,寒了那些为国苦战的士兵之心^,丧心病狂*,不可不除*。

    天节老帅季宜中先后三次上书*^,对陛下痛斥太史阑行事跋扈*,欺压同僚^,要求陛下立即严惩太史阑,否则他不依^,三军将士不依,天下万民不依^。全天下都被他代表*,和太史阑苦大仇深,大有太史阑和他不能两立*,要么太史阑罢职^,要么他丢命之势。

    晏玉瑞在京卫牢中也十分嚣张*,对指挥使破口大骂*,打伤狱卒,还大喊大叫说太史阑故意陷害栽赃^,说他好好地在丽京玩,就被太史阑和容楚的护卫绑了拖到光武营后山^*^,说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太史阑身为元帅和公爵^*^,刚刚回到丽京*,好端端地怎么会突然跑到光武营去**,肯定是和她家两个小崽子串通好的云云^*^^。

    虽然那一批被抓获的人当中*,那个光武营护卫总队长对所有事情供认不讳,但其余人都死咬着不承认,供词送到宫中,景泰蓝怒不可遏破口大骂,“串通!串他妹的通!晏玉瑞那小贼*^,自己和他干妈串通了吧^***?”当下下令花寻欢继续审*^,又严词驳斥了季宜中的上书,驳回了他要求放了外孙的请求。

    当夜,位于城西隐秘处的西局总部,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这客人大氅斗篷*^,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直入西局指挥使的办公署。随即院子内外的人都被驱退*,窗户密密地关了起来^^^,将含糊的语声压在四面高墙的屋内。

    “老帅至今仍在犹豫什么?这分明是太史阑故意针对^*,否则她刚刚回京*^*,应该直奔郡王府^,如何却去盯上了天节军*?嫦姐性子直爽***,为人诚挚^^^,就算想教训那几个小狗*,也一定无心要置他们于死地,更不要提玉瑞手无缚鸡之力**,事先又不知情,又怎么会出现在那里*^?这分明是太史阑的陷阱!”

    “……但那又能如何^?陛下偏听偏信*^,独宠太史阑^,我上书两次*^,至今不肯发还我那无辜孙儿……”

    “当然不肯发还*!正要拿您的爱孙做法,好对天节动手*^!太史阑行事跋扈步步紧逼*,什么儿女被欺都是借口,真正要动的是天节的军权*^!此计何等毒辣*?如今朝中众臣^,以为嫦姐要害自家子弟^,都已经迁怒了天节^。您再犹豫^,玉瑞不保^,季嫦不保,天节不保^^,你季家满门^,都不保!”

    “我何尝不知这道理^,却不愿临到末了^^,和陛下不能全始全终。所以想请托指挥使,和太后说说**,能不能……”

    “季帅……你和太后*,和我,何等交情^,何须你亲自请托?我们早已再三为你奔走,奈何对方要的就是你山穷水尽^,怎肯放手**?太后命太史阑去永庆宫解释*,她去了吗^*?她公然抗懿旨*^,陛下竟然也未曾责她半分……老帅^,说到底,我们妇道人家^,一无兵二无权^,遇事人微言轻^,人家若想不利于我,也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你不同,你坐拥重军,却被一个后辈女子逼迫至此*,甚至不能保全家族*,这不是拥宝山而困饿至死^^^?将来若有个三长两短^^,地下回思*,岂不悔断肠*^?季帅^*!你何至于此^!”

    “……可怜我季家满门忠义,多年来守卫丽京殚精竭虑*,从不负先帝请托*,难道到最后……”

    “老帅^!君子欺之以方!岂不闻飞鸟尽良弓藏乎*!”

    ……

    深秋风瑟瑟过*^,卷起地上枯叶,撞在木质窗棂上,叶梗发出一声细微裂声^,碎了^*。

    ……

    次日,季帅的第三封上书急递日宸殿^^,奏章到时**^,景泰蓝正和容楚一家在一起。

    仔仔细细将密奏看了^*,景泰蓝嘴巴一撇*,递给太史阑^,“老家伙耐不住性子了?*!?br />
    太史阑和容楚将密奏看了^,太史阑冷笑一声^,道:“所谓忠义不过如此*,抵不过自家私情*?^!?br />
    容楚则笑道:“嗯^^,季宜中急了*。虽然语气恭谦如故,但隐然已露出威胁之意。确实*,他以往标榜的‘纯臣’也不过如此*^?*!?br />
    “人都有私心,这天下有多少纯臣?和那些满嘴忠义节孝的所谓纯臣比起来^,我更欣赏不掩饰自己所想所要^,但又拥有一定底线的真小人^***?!本疤├缎ξ卮?。

    容楚和太史阑都赞赏点头,用一种“吾家子已长成”的眼神看着他。

    “不过话说回来**,”景泰蓝笑容一敛*^,“这次我再驳了^**,季宜中八成就要反了^。他一反,丽京中枢难免动荡,京卫人数远远不及天节^,麻麻你的苍阑军还在路上^,你们瞧着^*,该怎么办^^^?”

    “反叛何等大事^,季宜中向来以忠义标榜*,一心要做两朝全始全终的名臣*,除非被逼急了*,万万不愿晚节不保*,毁一生声名?**!比莩⊥?^,对太史阑道*^,“好生关照花寻欢,务必看守好晏玉瑞*,不能让他出事*。这个活宝贝要出事^*^,季宜中保不准要疯*^?!?br />
    太史阑点点头,道*,“所谓忠义,也是建立在他觉得皇帝对得起他的份上,一旦他觉得皇帝对不起他,反起来也就没什么犹豫了*?*!?br />
    容楚又叹息,“可惜季嫦在天节自己军营里^^,我们没办法^^^。如果季嫦出事……”

    “无所谓^*^^^,”太史阑冷冷淡淡地道,“我早已做好和天节硬干一场的准备*^。季家不可能顺利交卸兵权**^,天节不交^,天下军权永不能大一统。只要天节依旧独立存在,时日久了^,其余两军也会生出异心**,到时候,我们苦心几年收拢的军权**^,又恢复原状^^^。天节已成毒瘤,该剜必须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br />
    容楚一笑。也没反对*^^**。说到底***^,放不放晏玉瑞是小事^*,但如果真这么毫无结果处置了这事*,以后再想收天节军权,就不可能了。

    “就酱紫!”景泰蓝一拍大腿^^,“该坚持就坚持*,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不能和平解决^,揍他个杀马特!”

    太史阑“噗”一声,心想这是个什么词儿*?想了半天才想起来*^,“**ART^^!”

    一边一直静静听三人商议的叮叮当当**,忽然问:“皇帝哥哥^*^,什么是杀马特?”

    景泰蓝气壮山河一挥手^,“脑残!”

    “麻麻^**!”叮叮立即将谴责的眼神投向太史阑*^,“你没教叮叮这个单词^!”

    太史阑端端地坐着,和容楚商量,“我觉得叮叮当当上那个皇族学堂,没什么作用,不如回家自学好了*^?”

    容楚立即微笑点头^,深有同感,“是极,叮叮当当受的教育^***^,不适合学那些之乎者也^^?!?br />
    “哎哎哎*!别呀!”景泰蓝立即垂头如小狗*^^,可怜兮兮趴到太史阑腿上^^,拼命调整荒废已久的四十五度天使角^^,“别呀,我以后不再教叮叮当当骂人了……好麻麻^,别让他们回去嘛……”

    皇族学堂在前殿*,他忙完了就可以溜过去找叮叮当当玩*,这要两只不上学堂了,他到哪再去找那两只又可爱又奸坏所向披靡的大玩具?

    叮叮也立即谄笑**,抱住太史阑另一边大腿*,“麻麻,我觉得那个学堂很好啊,同学们都很友爱*,很听话……呃不很善良^,我好喜欢他们的^,我们要是不去,他们会想我们的……”

    太史阑低头看女儿毛茸茸的大眼睛^**^*,水汪汪笑盈盈^*,露出的眼神无辜纯净^,谁见了都觉得甜到心底^^,觉得这丫头说的定然每个字都发自肺腑。

    天晓得^^^!

    同学们很友爱^,很善良**,会想念他们*?这是那群纨绔子弟么?

    很友爱*^^?只对叮叮当当友爱吧^?

    很听话?被揍听话的吧*^?

    很善良?和叮叮当当比起来*,确实挺呆萌的**。

    至于后面那几句,算了,太史阑可以确定*,他们要是不去*,那群纨绔会立即放鞭炮^。

    叮叮当当交换个眼色——不上学堂了,到哪去找那么多又呆萌又听话又杀马特的大玩具??*^!

    叮?*;挂俳?,当当摇摇头^。他觉得麻麻只是惩罚景泰蓝哥哥而已*,不会真的不让他们上学*^^。

    姐弟俩眼神齐齐逼向景泰蓝,暗示他可以表态了^,景泰蓝瞬间接收完毕**^*,搂住太史阑的腰^^,甜甜蜜蜜地道:“麻麻**,你放心*^^,我会监督好那个学堂的,绝不会让任何不良分子污染我家纯洁的叮叮当当……”

    叮叮当当颤了颤,容楚笑吟吟听着*,一点都没有违和感——他家叮叮当当*^,本来就无比甜蜜纯洁^^。

    太史阑一把将他的大脑袋推开,“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景泰蓝缩缩脖子^,心想莫不是弟弟遇上咪咪的名言*,给麻麻知道了?说起来怪惭愧的,那个不科学*^,会误导纯洁的骚年的。下次给弟弟妹妹科普正统性知识好了^^,比如受精卵是如何战胜无数敌人,披荆斩棘过关斩将^,从几十亿同伴中脱颖而出^,和卵子结合^,造出叮叮当当的……

    “麻麻?^^!比莸钡币幌蛏贸び貌煌陌旆ń饩鑫侍?^^*,比如此刻他决定转移话题^,以免出更多纰漏,“那天当当看见你用一根刺刺了那个总队长,然后他就说真话了,那是什么东西?”

    “哦^*?!碧防坏昧颂嵝?^,伸手入怀摸出人间刺,两个孩子被漂亮的人间刺吸引,都好奇地趴在她腿上^^。

    容楚在一边摸摸下巴——他怎么觉得好像两个孩子更崇拜讨好太史阑些?是不是那天她出场过于英雄威武,在孩子心中造就高大形象的缘故^?唉,明明他更亲和^,表现更好呀,怎么就不讨孩子欢心呢……

    容郡王一点也不记得,他和容当当初遇时,把小子折腾了个死去活来的往事了……

    太史阑给两个孩子介绍了人间刺的功用,说到人间刺的由来时^,她忽然有点发怔。

    她想起了邰世兰*。

    这些年,她忙碌公务之余^,并没有停止对当年一些疑惑的思索和追查*^。到得此刻*,再想起那个女子*,以往很多模糊不清的事情*,渐渐已经清晰,只是擦去那层浮游在岁月深处的雾气,在真相的镜子那头,她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她忽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只这么一愣神^,身边容楚***,膝上叮叮当当^^,乃至对面景泰蓝^,都将关心的眼光投过来**^。

    太史阑立即清醒**。

    现在身边的这几个人^^^,最为聪明^,也最为关心她*,所以能第一时间探知她的情绪。

    他们放她于心上^*,他们也是她心上的筋肉和血脉,无法脱离*,失却即亡。

    人情有亲疏^*^^,世事有轻重^^,只为他们^,她也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拔剑捍卫^^,毫不犹豫*。

    只为*^,他们*。

    她轻轻吁一口气,唇角一扯,对面几个人立即放心地垂下眼光。

    “叮叮当当,”太史阑忽然有了个决定*,“人间刺,你们谁要^?”

    是时候将它传下去了*。她曾想过不让叮叮当当入仕^*^*,可看样子*^*,这两个孩子*,拥有他们父亲的强大天赋,永不会被平庸淹没,他们也不甘于淡泊*。

    那就让他们更强大*,永远站在最高处***^。

    谁知道叮叮当当都摇头*。

    “叮叮不想知道别人的秘密*,”容叮叮奶声奶气地道^,“知道太多^,很累的^?^!?br />
    容叮叮大小姐,宽容大气^,潇洒自如*^^^,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事^**,需要用力去“遗忘”“吐真”。至于回魂**^,又不能真正让人活,何必把人再拉回来折腾一回呢^*^?死前很痛苦的***。

    “我想知道的,都会知道*;我想让人忘记的^,他会忘记*^?!比莸钡北〈揭黄?*,“何须外物^?”

    景泰蓝托腮,叹了口气^。

    这两个小家伙,太可怕了*。

    他忽然好像预见了自己悲惨的未来……

    太史阑和容楚相视而笑^^^,为人父母者,最欣喜看到的事*,就是儿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容当当忽然伸手**,拿过人间刺,塞给了容叮叮*^,“姐姐拿着^?!?br />
    “不要,”容叮叮嫌弃,“好累^。绑在手上好重*,万一没绑好,刺破我的水嫩肌肤怎么办*^*^?”

    太史阑无奈地抚额。

    她小心翼翼保存的人间至宝,到了一对儿女面前,不如垃圾……

    “我觉得你适合*,”容叮叮正色道,“看你这样子*^,以后桃花会很多的。你看学堂里那堆杀马特……你又对这些事不上心,将来一个个试验你一定嫌烦*,拿着,戳一戳,看真心^?!?br />
    太史阑扶额——为毛助她纵横天下^、帮她解决无数难题的人间刺,到了儿女这里*,就成了未来老公试金石*^^?

    人间刺*,你有没有在哭泣?

    容楚的关注点却不在人间刺,唰地挑起眉毛——嗯*?学堂杀马特^?一堆^?

    远处,那群学堂的小子,忽然都打了个寒噤^,愕然看天——变天了?

    一旁景泰蓝却笑得咧开嘴——哈哈哈哈哈好啊*^,啊哈哈哈哈哈戳啊戳啊,用力戳那群杀马特癪?!戳得没人敢再追她才好呀哈哈哈哈哈……

    他忽然也打个寒噤……

    太史阑无奈地把伟大的人间刺,传承给女儿试未来丈夫*^。颇有些悻悻地站起身,只觉得这对儿女的事^,怕是以后都不用自己管了。

    她立在窗前**,听身后儿女笑闹*^*,看身前皇城上空*^,密密彤云翻卷而来^^,转眼覆盖了半个皇城*,将那些玉堂金阙*,琉璃朱柱**^,遮没。

    “要变天了……”她喃喃地道。

    ==九月初八^,第三次被皇帝驳回请求的季宜中^^,自觉被逼到极限^,忍无可忍,悍然动大军盘踞西城门下,要求释放无辜军士和其外孙晏玉瑞*,太史阑自缚自天节大营请罪*。

    满朝文武瞠目*^,对太史阑的祸星程度叹为观止——丽京内外两军平衡之势已有数年*^,从来安安稳稳^,太史阑一回来,竟然就引得天节动怒,眼看硝烟将起。

    所谓杀星,名不虚传。

    太史阑本人则完全无所谓*,她下令跟随季嫦的队伍^,擒下晏玉瑞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在她看来**,丽京目前这种局势,也该到打破的时候了*。

    季宜中出兵第二天^,百官弹劾天节军的折子*,已经淹没了龙案。

    季嫦的出手**,危及了在场所有的贵族官员子弟性命,这些人岂肯甘休?

    陛下当即下旨^,说明事由,怒斥季嫦行事丧心病狂^,季宜中偏听偏信行事昏聩,要求天节立即退出京畿范围*。太史阑下令急调苍阑军入京*。

    现今的苍阑军^*,经过先后两次扩军,现军力五万*^,虽然在外四军中人数最少,却是如今声名最盛*^,以一当十的虎狼之师*,也是太史阑最为死忠的嫡系***。

    九月十一*^,容楚亲自押晏玉瑞上城头,和天节老帅季宜中谈判,说明了当日发生的事^,要求他立即退兵回营,赤膊请罪*,交回天节军权^*^。朝廷会法外容情,放回晏玉瑞,轻处季嫦*,并依旧给予他晚年安稳,保他家族荣华不衰^。

    容楚城门三劝^,一劝老帅万不可一时冲动,晚节不保^^;二劝老帅一生忠义*,勿负先帝之恩;三劝老帅退一步海阔天空^,保季家安稳百年。

    季宜中犹豫^^,全军后撤一里^,却并没有离开城门范围^。他没有再要求太史阑出面请罪^,却要求将晏玉瑞立即放归,次日他会带诸子入宫,向陛下剖明心迹^,交出兵权。

    容楚并没有立即答应他的要求**,回宫去和皇帝商量^**,约好第二日答复。

    是夜***^,无星无月^。

    永庆宫灯火掩在重重帘幕后*,望去如一闪一闪诡秘的星*^。

    帘幕后亦有模糊的语声传来**,听起来幽幽远远,句读间却短而干脆*^,带着凌厉的杀气。

    “老家伙已经动摇了……”

    “他一生愚忠先帝***^*,自不肯晚节不?!珊奕莩缮嗳缁伞?br />
    “他三子一女,只有季嫦一个女儿,季嫦又只有这一个独子,自然将晏玉瑞看得重要……”

    “如今我们手中没有军权,只有天节是我们的依靠……不能让他退出*!”

    “太后……事已至此……你我不能再有妇人之仁……”

    “……你待怎地……”

    “该杀人了!”

    “……谁**?”

    室内静了静,随即有人缓缓转过身来,浅红的裙裾远远地曳开去^,和垂地的深紫厚重宫幔层叠^。

    灯光幽幽^,照亮那人的脸,五官平常,妆却化得精致,弥补了先天的不足^^^^,倒显出几分的秀丽来*,只唇角一抹笑意^,阴阴沉沉,像开在废墟和鲜血上的妖花***。

    乔雨润。

    从静?;氐嚼鼍┑那怯耆?,行事更加谨慎隐秘**,这几年她深居简出*,不给任何人任何机会对她下手,真正成为隐在幕后的^^^,一条等待时机随时冲出来咬人的恶狗。

    她对面,坐着宗政惠,和艳到荼蘼的乔雨润比起来*^,宗政惠倒比四年前显得憔悴^,眉梢眼角^,已经隐隐现出了细纹。

    那不是时光镂刻^,是忧思所致^。

    “太后您放心……”乔雨润不答她的话题,只轻俏地一笑^*,“总之明日,季宜中*^,会发疯***,会推翻他的诺言……”她笑容渐冷*^,“他要保晚节,也要看我愿不愿意?!?br />
    宗政惠默然^,时至今日**^,她身边也只剩了乔雨润一个亲信^^,不信她还能信谁?

    “太后^*^,”乔雨润还冲她俏皮地眨了眨眼*^,“您且安睡*^,待明日一早**^*,便有好消息了。时辰不早^,微臣告退**。当然^,也请您一定做好准备^^?!?br />
    宗政惠注视着她慢慢离开的背影*,忽然发觉她走路姿态平稳了许多^*。

    景泰元年乔雨润和太史阑斗法*^,瘸了一条腿*^^,景泰二年太史阑生产时她去搅合***,脚趾又碎^,瘸得更厉害*,可今日宗政惠瞧着,她慢慢行走时,已经看不出颠簸。

    “微臣早些日子**,得了一个好东西?^!鼻怯耆笞韃,笑容有得色*,“用了之后*^^,果然不同。如今功力更上层楼^。此事,于太后也可喜可贺*?!?br />
    宗政惠看着她的笑容*,总觉得她笑得诡秘^^,令她心中发堵*。她隐约知道乔雨润用童骨练邪功,心中作呕,也不肯多问,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眼看乔雨润的背影消失在宫廷黑暗的长廊间,宗政惠神情怔怔^,轻轻抚摸着腹部*,那里^,曾经孕育一个小生命^^^**,然后,他没了*^,她也什么都没了……

    良久^^,帐幕间传来梦寐般的喃喃低语*。

    “孩子*^,如果你还活着**^,多好……”

    ……

    这一夜天黑如盖,沉沉地盖在天节军营的上空*。

    军营气氛很压抑很沉重,大家心里都明白,老帅这次干的是大逆不道的事*,他们此刻*^,都是提着脑袋,陪着他疯狂^。

    天节军跟随季宜中多年,对他忠心耿耿**,老帅的命令*^,哪怕后果是杀头抄家*,也认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想法^,最起码现在,整个军营笼罩着一股愤懑的情绪——他们觉得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正是季嫦的自私任性造成的*^。

    季嫦此刻正呆在自己的营帐里,不敢出门,她很清楚将士们的怨气*^,更清楚大家可以顺从容忍她的父亲*,却不一定会容忍她*。

    季宜中也明白现在的情形**^,特意派人告诫她不要出门^,并安排人守卫她^,告诉她忍耐过今晚就好。

    季嫦不敢出门^^,却不能不去解手,她已经憋了一天,眼看四面灯火都熄^^,营地内已经无人走动*^^,便悄悄去茅房。

    路上黑沉沉的^**,士兵们都在沉睡,偶有巡夜的人远远地经过,这般安静反而让她安心^^。

    解了手出来,季嫦忽然看见一边有两个黑影*,她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却是自己的亲信护卫,不禁松了口气^。

    “站这里做什么^^?”她问*。

    “老帅让卑职通知您^*,方才他派人把公子救出来了*^!”

    “真的^?”季嫦大喜*。

    “大帅听说容楚那边根本没有诚意,准备明日哄大帅孤身进城,然后一起杀了大帅和公子^*,大帅先下手为强,干脆派人将公子救了回来……副将^^*,大帅让您带着公子先走!?br />
    “好!”季嫦心急如焚*,“快带我去见瑞儿!”

    “好^?!蹦橇饺舜潘?^,行到帐篷之后,那里有棵树^,密密的树荫成了一片死角,不从面前过谁也看不见人影*。

    树下空荡荡没人影。

    “他在哪呢……”季嫦东张西望,忽觉身后一凉*^。

    她骇然转头*^,身后人立即拔刀^,鲜血蓬地散开,遮住了她的视线^。

    季嫦踉跄后退,身后却没人接着*,她砰然倒地*,最后一眼看见人影遮没天空,雪亮的刀横劈下来*^。

    ……

    半晌,两条人影拖着一个袋子**^,进入季嫦的营帐^,在帐中掘坑*^,将袋子埋了^。

    袋子里是季嫦的尸体*,但人头已经没有了^。

    人头已经由人接应,带出了天节军营。

    与此同时,京卫衙门里^*,得到容楚太史阑嘱咐,正在安排加紧对晏玉瑞看守的花寻欢*,忽然接到了一封信。

    她随意打开看了一眼,霍然变色。

    属下不明白发生什么事,都愕然看她^,眼看素来决断的花寻欢脸色阵青阵白*,思量半天*^,跺跺脚**,竟然一声交代都没有,便出了府**^。

    夜色正浓^,花寻欢一人一骑风驰电掣越过长街^^,此时丽京非常时期,早早实行了宵禁^,路边不时有卫兵闪出身影欲待盘问*,花寻欢大氅下手腕一翻,京卫指挥使令牌一亮^^^,对方都无声纷纷退走*^。

    花寻欢最后停在丽京河西岸*^*,那里有一片稀疏的绿杨林*,河上画舫彩光迷离,映得河水五色斑斓*,一些金紫翠蓝的光**,射到黑黝黝的林子里*^,不觉明亮^,反添了几分幽魅的气氛。

    林子里^,似乎立着一些高高矮矮的黑影。

    花寻欢将马系在河边,大步向林中走去*,画舫彩光反射在她脸上,映出她少有的冷峻神情*。

    林中几个人看见她*,迎了出来**。

    “少……”当先一人正要开口*^,被花寻欢摆手止住*。她目光在人群中一梭巡*^,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不由冷笑一声^。

    “果然是骗局*^^?*!彼?^。

    对方在她的目光下瑟缩^*,随即道:“我等也是无可奈何……您又为何一直对我们避而不见?”

    “不是避而不见?^^**!被ㄑ盎赌坏?,“只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再见了*?*!?br />
    “姑娘*!”当先一人愤然道^^,“你这话错了!我们知道你现在身份不同了^,自然不屑于见我们*^。但你无论如何也不该忘记*,你还是我们中……”

    “我没忘记,是你们忘记了?!被ㄑ盎堆劬σ坏?,“你有脸和我说这个?我身份高了不见你们了^^?你们怎么不说我身份高了所以你们来找了^?之前我在二五营当教官时,在南齐流浪时^,你们怎么从来没出现过^?”

    气氛陡然沉默,林子有紧绷的呼吸在高低起伏。

    半晌有人沉沉地道:“事情都过去了**。少主人^,你出来这么多年,如今也该回去了……”

    “别叫我少主人^!被ㄑ盎独湫?,“你们的少主人*,是我弟弟^?!?br />
    “小少主……身体不行?!蹦侨说?,“族中的未来^,还需要你主持?!?br />
    “族中有什么未来^?”花寻欢道^*,“族中一切都很好。二娘当初逼我出门时^,说过只要我离开,她会保住弟弟性命*^,保他做族长*^*,一世安宁*^。她自己不能生养**^,弟弟体弱*,正好适合做她傀儡^*。我当年破门而出^,改名换姓,永久放弃了继承权,已经不算族中一员*^^。你们趁早给我滚回去**,?^^;ず梦业艿躛^。记住,他要有任何闪失,我必定灭了你们?!?br />
    “夫人现在已经想通了?!钡毕纫蝗斯淼萆弦环馐榧?,“这是她给你的信*^!?br />
    花寻欢眼角斜挑,不接*^。对方只得将信当她的面展开,花寻欢就着月光草草一瞄,脸色变了^。

    ……

    半个时辰后^*,花寻欢再次风驰电掣地赶回府^,却得到一个既意外,又在意料中的消息**。她离开京卫府不多久^^,晏玉瑞遇刺身亡,人头被割*^。

    ……天快亮的时候*,容楚和太史阑接到了晏玉瑞死亡的消息,两人齐齐道一声“糟了!”立即起身*。

    容楚一边穿衣匆匆出门一边吩咐身边赵五等人*,“立即通知丽京府和京卫关闭九城城门,不允许任何人出入^^。通知上府即日起进行宵禁^^,通知都督府将前期军械运往城门,通知丽京光武总营严格把守**,所有学生无三公及我手令一律不得出营,通知京卫前往皇城守卫^,并严控西局动向……”

    “主子^?^!蓖趿掖腋侠?*,“外卫有报,说今晚京中各处事端不歇^,京卫疲于奔命^。本来这些事都是小事,不够级别上报您和三公。但方才大家瞧着有点不对,事端太多了^,着属下来和您报一声^!?br />
    容楚停住脚*^,脸色微冷,停了一停^,道:“这是太后要出城^!你们该早些报我才是!”

    众人震惊,不知他如何便有这推断^,耳中听得整座城都似隐隐喧嚣*,心也砰砰跳起来^。

    “来不及了?!比莩愿朗窒?^,“备最好的马*,我亲自去追^^!”

    “去哪里?永庆宫*^^?”

    “直接去西城门**!”容楚毫不犹豫*^,“京卫那边……”

    “京卫那边我去**?*^!碧防桓隼碸,“我关照过寻欢好生看守晏玉瑞^^,不能出任何问题,她这是怎么了?莫要有什么变故*^,我得亲自去看看。顺便坐镇京卫?!?br />
    “只怕就算保得晏玉瑞*^,也未必保得天节军内部平安^*。发生在他们内部的事情*^,我们鞭长莫及*,而那才是最要命的……”容楚叹口气*^^,颔首^^,“也好**。苍阑军大概几时能到^?”

    “约莫七天左右,另外十八和苏亚容榕她们即将回来*,可不要正好被堵在城外^?*!?br />
    “天节向来忠心耿耿**,所以拥兵十五万却能驻扎在天子之侧*,一旦天节反水*,丽京前期承受的压力极大……”容楚叹息一声,“希望事情没有那么糟……”

    太史阑默然,明天就要和天节元帅谈判,这时候晏玉瑞却被杀,朝廷这边百口莫辩*^,季宜中必然悲愤若狂,更要命的是,对方既然出手杀了一个晏玉瑞,很可能一不做二不休**,做些更可怕的事,激得季宜中彻底疯狂……

    她心中叹口气,不知道花寻欢是怎么了*^,这要紧关头**^^,怎么会让晏玉瑞出事*?

    容府其余人也被惊动,容氏夫妇急急披衣而出*,看容楚和她一左一右,便要分道而行,容老夫人忍不住道:“太史阑你何必出面*?家中和孩子^,终究还是需要……”

    “我是军人,危急之时以身当之*,何况此事因我而起*?*!碧防淮蚨狭怂幕癪^,翻身上马,“火虎,?;ず酶兄钊??*!?br />
    “是^!?br />
    容老夫人叹口气^,看着两条人影分驰而去**,默默双手合十*,仰望天际*。

    天边,启明星已经亮了*。

    ------题外话------

    今天这章上传^*,我就满二百万字啦!破记录啦^^!

    这书写到一半时^^,有亲预言说怕要破二百万字^,我笑而不语^,总觉得不至于此*,也不想写这么多,谁晓得到最后输的还是我*。

    求票庆祝我五年多来第一本破二百万的雄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六章 杀马特追求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6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六章 杀马特追求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