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丽京新头领

    景泰蓝:“……”

    跪在前头的人^^^,有人“噗”地一声^,赶紧闭住嘴^^,众人更是大气不敢出——这俩孩子是谁^?怎地和皇帝如此亲热^^?

    季嫦直了眼,怔在当地^。半晌若有所悟——皇帝也有八岁了,听说太后已经在考虑给他选秀女的事^,皇室孩子开窍得早^^,莫非皇帝看上这小姑娘美貌?

    暧昧的念头还没转完^,她就听见皇帝又慢吞吞重复了一句,“方才谁说要朕做主的^?”

    “陛下^!”季嫦一醒^,急忙将儿子抱了过来^^,“刚才这两个小贱……”

    “哦,忘了给你们介绍一下^^,”景泰蓝一脚便将试图抱他大腿哭诉的晏玉瑞踢开^,笑嘻嘻打断她的话^,“这两位^^,是荣昌郡王府的双生子,这位容晟^,荣昌世子;这位容昭,昭阳郡主^?!?br />
    “……”

    四面此时何止草不动^,众人觉得浑身肌肉从此都快不会动了。

    晏玉瑞眼睛一翻^,又晕过去了。

    季嫦瞠目结舌^,啊了几声没能说出话^,景泰蓝斜睨着她,“季副将^^,你夫君也不过是个三等侯^。你以何身份^,称荣昌郡王以及卫国公之子为贱民^?”

    太史阑封号卫国^,众人都知道^。季嫦脸色煞白^,瞪大眼睛看着容叮叮和容当当^^,她却是素来霸道惯了,到此时依旧不肯放弃^,抗声道:“陛下^,我等并不知世子和郡主身份^,算不得罪过^^,而世子郡主无故伤害……”

    “方才谁说要让本王登门磕头谢罪的^^?”又一个声音^^,切断了她的话^。

    日光淡淡,一人从淡淡日光里走出^,瞬间似压下这晨间的亮^^,只剩他于天地之间^^,熠熠生辉^。

    季嫦脸上的肌肉彻底僵硬。

    容楚微笑,“原来是季副将^。怎么,犬子小女得罪了你吗?如果他们真做错了什么^,本王上门请罪也是该当的^,不过磕头^,本王虽不介意^^,倒有点担心你承受不起^?^^!?br />
    季嫦咬咬牙,抬头冷笑道:“郡王这是要在陛下驾前以势压人么?不过凡事也大不过一个理去!要我说^^,您这上门请罪,我却是当得起的!”

    “哦?”容楚唇角一抹浅浅笑意^^。

    “郡王对吾子伤势视而不见吗^!”季嫦悲愤质问,一指容当当手中蜘蛛^^,“你的儿子^^^,用这毒蛛伤他,还让人上前对他……对他……”她说不出来^,只得将儿子抱过来,掀开袍子给容楚看^^,众人瞅着晏玉瑞裤子上一堆大泥巴脚印^,都忍不住哧哧地笑^,被季嫦一一怒瞪回去^。

    刚醒过来的晏玉瑞捂住裤裆惨叫:“毒蜘蛛^!毒蜘蛛^!”

    容楚一瞟晏玉瑞伤处,晏玉瑞禁不住缩了缩^^^。^^^^,只觉得原本只是痛^,给容楚这一看^,痛上还加了寒

    “大宝没有毒^^!比莸钡币涣澄匮锲鹆砠^,将蜘蛛捧起^,蜘蛛在他手中乖乖呆着^。

    景泰蓝立即道:“当当,把你的蜘蛛借朕玩玩?!?br />
    容当当递过去^,景泰蓝拎起那只蜘蛛^^,对晏玉瑞招手^^^,“来^^,来陪朕一起瞧瞧?”

    晏玉瑞脸色立即惨白^,但皇帝召唤不可不从,犹豫半天才磨磨蹭蹭过来^^^,景泰蓝抓着蜘蛛一把凑到他鼻孔前,“看看^!”

    蜘蛛乌黑长爪半空弹动^,离晏玉瑞鼻孔不及三分^^^,景泰蓝笑嘻嘻用小指勾着蜘蛛^^,在晏玉瑞眼睛和鼻子前危险地晃啊晃^,蜘蛛爪上的长毛^^,不时地刺上晏玉瑞的脸……

    叮叮当当满意地瞧着^,顿时觉得景泰蓝哥哥很好^^,果然是一国的^!

    景泰蓝手指一抖,蜘蛛爪子往晏玉瑞鼻孔爬去,他笑嘻嘻慢吞吞问:“瞧清楚些^^,真的是毒蜘蛛吗……”

    晏玉瑞尖叫,就势瘫跪下去^,“陛下!不是!不是!这个不是毒蜘蛛^!是我……是我乱说^^!”

    景泰蓝一脚将他踢开^,“尔敢欺君^!”好死不死正踢在他裆处^,雪上加霜^^^,晏玉瑞大叫一声^^^,滚到母亲脚下,季嫦接着^^,心疼得脸色煞白^,胸口起伏几下,想说什么^^,终究没有敢说出来。

    “这是犬子的玩具?^^!比莩桶氐?^,“犬子想必想和令郎分享他的爱物,只是他年幼,不知该将蜘蛛无毒之事说明^。又或者令郎没给他机会说^?话说回来,我容府护卫也认为那是毒蛛^,却不惧蜘蛛之毒^,奋不顾身上前为令郎夺蛛^^^,反观您晏府护卫^^,却在人群之后作龟缩之状……”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季嫦^,“我这边护卫的情义,你不谢也就罢了,你自己府中的护卫如此怠忽职守^,回去还是要记得多多管教啊?!?br />
    季嫦直愣愣地望着他^,大抵难以想象世上还有人能这般颠倒黑白……

    “你……”她咬牙半天^^,忽然又指向那些中毒的人^,“好^^!算我儿自己倒霉!那他们呢!他们中的毒可是真的!”

    容楚还是那从容笑意,只问了一句话。

    “我想知道^,诸位少爷^^,是在什么情境下被下毒的呢^?”

    众人一呆^,齐齐哑口。

    这群中毒少年^^,都是先前围堵推撞容叮叮时被下毒的,现在要怎么说出口^?

    那些被毒得脸色发青的少年^^,眼神也在发青——看走眼了^^^!还以为是哪里混进来的野孩子^,谁知道这个小姑娘是容家郡主^?

    “叮叮^^!本疤├侗ё湃荻6?,笑眯眯看着她的眼睛^^,“你是尊贵的郡主,可不能给随便什么臭男人碰着^^^。他们没碰到你吧?谁碰你,左手碰砍左手^,右手碰砍右手……”

    众人激灵灵打个寒战。

    “谢谢陛下啦^^!比荻6L鹛鸬卮?,“不要你砍人啦^,叮禴^;崛盟亲约豪檬质值?^?!?br />
    两张小脸对望而笑,都花也似,围观的人^,一抖一抖打寒噤……

    “小女身上是有些玩意^^,是本王给她防身所用??墒潜就醺娼牍?^,若非他人对她有恶意,不可轻易出手。小女年纪虽幼^,但也能分辨他人善恶^^^,”容楚眼眸淡淡扫过^,“难道小女把诸位好意^,全部看错?”

    “不……不……我们不是中了她的毒……”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立即道^,“我们……我们没碰她,没有,没有^^^!”

    “是的是的!逼渌艘卜从碸^^,急忙道^^,“我们只是想……想开个玩笑……”

    “郡王……是我等冲撞郡主……不知者不罪……”

    容当当忽然清晰地道:“你们知道的^?^!?br />
    众人都一愣,容当当捡起地上掉的他的“名片”,奉给容楚,委屈地道:“爹爹,当当一开始就把名片给他们啦^!”

    “朕瞧瞧^^,”景泰蓝接过去^,一眼瞧过脸上抽搐一下^,随即“勃然大怒”^,将名片啪地掷下,“这上面名字地址俱在,你们还装不知道^!”

    众人苦着脸连忙跪下请罪,一边磕头一边大骂——随便什么人弄张纸写个地址也叫告知^^?

    景泰蓝大骂一通后,挺宽容地一挥手,“看在世子和郡主未有伤损的份上,饶了你们这一回^,还不过去请罪^?”

    一群被打得毒得气息奄奄的倒霉蛋儿^,再去给精神百倍的叮叮当当请罪^,一边鞠躬一边忍不住悲愤地抬头望望天——天是黑的^!

    季嫦气得浑身发抖^^^,想要发作毫无理由,也不敢——景泰蓝看也不看她一眼^,而容楚在那里微笑^,笑得甚有杀气。

    在容郡王看来^^^,一切敢于觊觎他女儿的男人^,都是不可饶恕的登徒子^^。他眼神笑吟吟地自晏玉瑞身上掠过^^,晏玉瑞给他看得汗毛一阵阵倒竖,也无心找回场子,只想赶紧逃开,拼命在后头扯他娘的衣襟^^。

    季嫦只得忍住,生硬地向景泰蓝表示孩子重伤^,需要救治^,就此请求告退^^,景泰蓝摆摆手^,看她抱着晏玉瑞离开,眼睛一瞪^,对那群毒得七倒八歪的家伙们喝道:“都堵在这里做什么^?把毒气呼出来让朕闻吗^?”

    众人只得含泪散开^,努力用哀怜的眼神栓住容叮叮^,等待她大小姐良心发现给解毒^。

    容叮叮向来算是大度的孩子,小手一挥就要说话^,却被容当当拉住^。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容叮叮笑起来^^,大力拍他肩膀^,“当当^^^,都听你的^!?br />
    忽然另一颗大脑袋凑了过来^,却是景泰蓝的^^,“喂,你们在说什么^,说给哥哥听听^^?^!?br />
    景泰蓝出口“哥哥”两字时^,顺溜自然^,那两个听得也自然^^,景泰蓝自己却顿了顿^,眯了眯眼^,随即微笑^^^。

    他是哥哥了……

    他有一对聪明的弟弟妹妹……

    这感觉真好……

    不过……景泰蓝皱了皱鼻子——好像弟弟奸坏奸坏的,不好骗^;妹妹还会下毒,也未必肯给他玩……唉^^,麻麻真是的,没事把叮叮当当送上山干嘛呢……

    景泰蓝让弟弟代做作业和玩妹妹的希望破灭,顿时又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要给他们立即解毒^^^,让他们到那边,等下咱们去给他们开会……”容当当这么嘱咐姐姐^。

    景泰蓝听得一头雾水^^^,“开会^,开什么会^^?”

    容当当抿着薄唇不说话,容叮叮笑眯眯小手一挥^^^,拍了拍景泰蓝的肩膀^,“哥哥^,你很快就知道^,你有我们是很幸福的哟……”

    “我当然很幸?^!本疤├犊醋帕礁鲂〖一锒阅侨褐卸镜墓倩伦拥苊钦姓惺?,带着他们进去“开会”了,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容楚笑而不语^^^,随便儿女去做什么^,关于孩子的教育^,他早已接受了太史阑的观念——不约束^,不限制^^,不强迫,放纵天性^,正确引导^。

    这俩娃娃假如今天受了点刺激,想要好好调教丽京官员子弟^^^,做这丽京的小霸王头子^^^,他也不介意^。

    一直以来^^,官员子弟到了年龄就可入仕,占据朝中和亲卫重要职位的制度,有利有弊。好处在起点较高^,避免了很多麻烦^^;坏处在这些子弟娇生惯养^,不知民间疾苦^^。太史阑上位后,多年来一直上书强调废除寒庶之分,国家选材一视同仁^,越来越多的寒士英才被选上来^^,虽然有利朝政推行,但也导致了贵族子弟和寒门官员之间壁垒森严^,矛盾不断。

    对此,容楚认为,只有两个解决的可能。一是彻底废除官员子弟自动捐官制^,实现国家选士的彻底公平^^。但这一着改制^,必将动摇整个官宦阶层的利益^,引起这些人抱团做对,影响巨大^^,操之过急甚至会动摇国本^^。另外一个办法就是从小好好调教这些官宦子弟^,从娃娃抓起^^,从素质抓起^。

    这也是当初他设置光武营的初衷^,地方光武营现在总体还不错^,丽京光武营因为一直被康王把持,虽然也训练出一批优秀人才^^^,现在却多半投了太后和天节阵营^^,就算现在投奔容楚^^,他也不能用。

    如果他的孩子,有和老子同样的心思……

    容楚微微一笑……顺其自然吧^^!

    他和景泰蓝站在猎场门口^,看见两个孩子过了一阵子^^^,从树后手拉手出来,身后诚惶诚恐跟着一群半大不小的毛孩子,正午阳光下,两张精致的小脸晶莹发亮^,都禁不住笑起来^。

    ……

    九月的金风吹过南齐大地,将几骑快马的蹄声远远地送开^^^。

    蹄声如流水^,越阡陌跨沟渠过通衢大道^,擦过人群身边时^,不过是一阵淡淡的风^^,人们目送着快马的背影^^,只能看出那必是千里名马^^,以及从马鞍上金黑二色的镂痕上看出,这马来自军方^^^。

    或者还有眼尖的,能看见镂痕上^,有静海二字^。

    太史阑一行,轻装简从^,快马一路奔丽京^。

    她原本应该更快到来^,只是临出发前另有紧急公务,耽搁了几天,一路紧赶慢赶^,此刻才到丽京。

    东堂近期颇安分,西番暂时也没什么动静^^,倒是她刚刚得了些消息^^,觉得五越似乎有些不安分^,正想和景泰蓝容楚商量一下^。

    这日中午,丽京城门在望。

    太史阑停马^,仰头望丽京七丈城门,微微吸一口气^^。

    距上次跨越出丽京城门的阴影^,已有五年^^。

    而她穿越到这块土地,也已经六年。

    一瞬间星霜换^^,人间沧桑亦幸福^。

    她此刻归心似箭^^^,一拉缰绳便要进城,忽然几骑快马从城门里驰出^,正擦过她的马身,往城外去了^。

    太史阑从军多年^^,对马很敏感^^,一看那高峻马头雄伟马身,便知道那是好马^^,很自然被吸引了目光。

    眼光这一掠^,她便在对方马鞍的同一位置,也看见一抹火漆的烙痕^。

    这是军马^。

    太史阑没有多想,军马出入城门是很正常的事^,顶多这骑马人看上去有点急迫罢了^,不过涉及军情,急迫也是正常的^。

    她急于回去见容楚儿女乃至景泰蓝^^,当下便入城^^^,等待城门查验时,脑海中却总晃着那马的影子,她沉思一会^^^,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现在天下军马^^,多半都已经在她眼目之下^,她知道近期没有需要紧急处理的军情,唯一不受她辖制的^,就是丽京城郊的天节军。

    按照道理说,暂时没有战事^,没有人攻打京城,没有军队北上南下^,天节也不该有任何军情^,那么刚才的行色匆匆的军马^^^,所为何事^?

    太史阑多年战场摸爬滚打的敏感神经跳了跳,伸手便从还在查验的士兵手中抽出火虎的身份文书^,转身便向外走^^^。

    跟随她回来的是火虎和雷元^,看她这动作都一愣^^,随即毫不犹豫也转身跟了出去^^,守门士兵愣愣看着几个人背影^,嘀咕:“疯子……”

    “大帅,去哪^?”火虎问。

    太史阑眯眼看着官道^^,现在当然早已不见那军马的影子^^,但她没有犹豫^,“去天节大营?!?br />
    ……

    正在此时,一群衣着光鲜的孩子穿街走巷,到达丽京光武总营的侧门^,侧门看门人很殷勤地迎出来,对领头的两个孩子道:“世子^,郡主^,您二位和诸位少爷又来啦^?^!?br />
    容叮叮笑嘻嘻点点头,容当当抿抿嘴^^,递给他一小块银子^,看门人喜笑颜开给他打开门,指了指后头一个小山坡^,道:“兽笼就在那里^,公子们小心瞧着^,可千万别靠近?^^!?br />
    他抄着袖子^^,看着这群孩子,大多七八岁十来岁^,却由年纪最小的两个领着,看起来颇有些滑稽^。不过近期丽京各大豪门贵族及其下属们都知道^^,丽京新来了一对小霸王,没用多久时间^^^^,就征服了丽京贵族子弟^,隐然成为丽京官宦子弟新头领^。

    这两个新头领^,和他们的父母一样^,非常得皇帝宠爱。他们回京后,进入皇室主办的贵族学堂,上了三天课^,就给皇帝递了折子^,要求增加课外活动时间,带领学生们体验民情^,体察民生^,培养实际动手能力和处事能力^^^。这么稀奇古怪的想法^,皇帝竟然也准了^,真让两个最小的四岁娃娃拟了所谓的“课外活动日程表”^。日程表倒也新奇丰富,有“丽京小巷半日游”“民间工艺大探秘”“郊外马场课外游”“节日扶贫行动”“节日表演活动”“郊外远游活动”“参观军营活动”“慈善堂慰问活动”“采茶场实践活动”“射箭场练箭活动”等等。因为课外活动安排得很丰富很特别,丽京的官宦子弟们参加得也很踊跃^,一开始皇帝命令夫子陪着,可这些活动多半很耗费体力,那些四体不勤的夫子们很难跟得上^^,后来皇帝直接命令京卫的卫士跟随?^;^,京卫和夫子不同,无法管束这些贵族学生们^,渐渐地到后来,叮叮当当竟然就开始主事^,指挥着便成了习惯^,顺理成章地成了丽京这一批官宦子弟的新头领^。

    新头领甜蜜可人^^,美貌乖巧^,但凡见过的人无不交口称赞他们的可爱^,不过学堂学生们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这是一对隐藏属性的小恶魔。

    小恶魔设置课程很有些心机^^,一开始都是好玩的轻松的,在丽京逛各种隐秘的,平常他们无法进入的巷子^,观察最底层的民情风俗^^^,或者去慈善堂^,贫民窟扶贫^^,让他们体验民生疾苦的同时,也找到自身的高大上感觉^^。孩子们渐渐上瘾^,有所触动^,待人接物有所进步^,运动多了胃口也好^,渐渐令原本持保留不赞同态度的家长们^^,也开始觉得这“课外活动”颇有些好处^,似乎正将自己的孩子从奔往纨绔的路上拉回来^^,也便极力赞成。

    这时候,叮叮当当便开始了魔鬼课程^,远足、拉练^、劳动^,实践^?^^;共恍砑页っ桥扇怂藕騘^,把一群娇生惯养的孩子折腾得叫苦连天^,可是再怎么叫苦^,也不好意思说出来——那对最小的四岁孩子^,自己走在前头^,还拖着自己的小箱子^^,有时候顺手还帮别人拎东西,这叫这些已经七八岁十来岁的男子汉,怎么好意思输人^?

    末了也只好眼睛发直^,说一声:怪胎生的小孩^,也是怪胎^。罢了^。

    今天的课外活动比较特殊,叮叮当当听说丽京光武总营后山有处秘密的驯兽基地,是用来给一批搏击学员练习用的^^。这两只便有心带大家来个“动物园半日游?!贝蛩阕庞惺裁炊骺焐鄙肆τ植淮蟮囊笆?^^,放出来给大家练练箭,顺便也见识一下猛兽练练胆气。

    容当当做事向来谨慎,有了这想法^^,提前一天就去认了门子^,发现这里有个侧门^,比较隐秘^^,可以偷偷进去^^^,便提前给看门人塞了银子^^,说好今天过来^。

    看门人看着这群丽京最尊贵的子弟,颇有点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阵。

    “放心啦^,我们只是瞧瞧^?^!比荻6Pγ忻谢踊邮?^,又对身后的一群孩子挥手,众人一拥而入^^。

    “今天我们的课外作业^,就在这里了……”容当当的声音远远传来^。

    看门人看着孩子们背影^,摇摇头^^,重新关上门,挂上一个牌子^。

    “豢兽重地^^,无令莫入!?br />
    ……

    太史阑在离天节总营里许的地方停下来,等^^^。

    她并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她修炼已成的感知能力^^,却告诉她一定会发生什么。

    感知会提醒她一切异常^,不然她也不会在擦身而过的一大批出城人群中,偏偏注意到那军马^。

    她身后十几骑静静伫立^,无人疑问^。

    大帅的命令就是军规^^,多年战争生涯^,已经彻底练就了太史阑麾下铁一般的纪律^。

    他们没有等多久,就看见有一批人马从军营中驰出^,人数大抵相当于一个五十人的队?^?瓷先ハ袷浅鲇觳榈某夂蚨觀^。

    太史阑注意到最前面将领略有曲线的腰肢^^^,是个女将^。

    “跟上^^!彼繼^。

    这一路竟然又跟回了城门^,在离城门还有里许的地方^^,这些人驰进道旁树林^^,很快又出来^,出来时软甲外已经穿了寻常衣服^,打扮便如平民。随即继续向前^。

    过了一会^,太史阑有点无奈地看着那批人入城^,等他们人进城才跟了过去,看守城门的士兵还是刚才那个,看太史阑又回来,喃喃嘀咕:“果然是疯子……”

    太史阑不理他^^,眼角一瞄案上的本子。城门守卫会对所有三十人以上队伍登记进城事由^,那本子上写的是“英国公府出城狩猎护卫”。

    太史阑嘴角一抿^^^,冷峻弧线^。

    哄谁呢,出城狩猎这么多人^^^,一个猎物都没^?

    不过对方既然编造理由这么马虎^^,说明并没有费心思想掩饰行踪,按说就不该是去做什么要紧大事。

    太史阑在立即回家见儿女和容楚^^,和继续追踪下去两个选择间^,再次斗争了一会。

    随即她离开城门^,对等待的护卫道:“跟上!?br />
    ……

    “好臭?!币蝗盒∑ê⑽孀疟亲觀,惊叹地盯着前方^。

    这里是一处小山坡^^,坡后盖着一大排半封闭的兽舍,熊狼虎豹俱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厚的腥臊气息^。

    山坡四侧无人驻守^^^,这里每天早晚两顿会有人进来喂食,以及每旬开课时教官带领学生进来一次^^,平日里闲杂人等都不许靠近,四面高墙铁壁^,确保人进不去,野兽也爬不出^。所有的兽舍都锁着^,专人才有钥匙。兽舍前后墙高处开着透气的窗户。孩子们踮脚看着里头的熊狼虎豹斑斓皮毛和狰狞利齿^,啧啧惊叹。

    本来孩子们出外^,都有各家护卫跟着,人多眼杂的很不方便^,各家护卫护着各家小主子^^,时?^^;谷菀滓⒕婪?。叮叮当当后来便上书皇帝^,要求所有学生都不要带护卫^^,只由京卫统一盺;,并且缠着父亲祖父^,表示自己作为学生头领,要以身作则^^,王六叔叔他们不能再跟^,容楚口头上应了,自此之后,便由京卫负责?;,其余各家护卫^^,多半远远在附近区域等候召唤^^。

    叮叮当当今天带人过来时^,因为怕这个课程会被京卫阻扰^,特意使计把人给调开了^^,现在这边只有这一群孩子^^。

    孩子们嫌臭,又有些畏惧^,都远远捂住鼻子瞧着^。叮叮当当一脸不稀罕^,四处随意望望。

    他们在李家时,见过的这些野兽多了^^,李家所学驳杂^^,蕴藏丰富^,武功修行用毒异术乃至毒虫猛兽的各种驾驭^,李家都有人擅长^^。李扶舟本人虽然不教叮叮当当这些^^,但这几年叮叮当当靠着自己的甜嘴^,这里学一点^,那里瞧一点^,见识足可算丰富^^。

    少爷们恐惧了一会^^,看看这两人一脸无所谓^,也渐渐放开了些^,三五成群靠近自己感兴趣的野兽,对里头指指点点^^,那些虎落平阳的猛兽们,懒洋洋睁开眼睛,瞟一瞟这群汪汪乱叫的小狗。

    “当当^^,那只狐狸怎样^^?”叮叮关心的是练箭的问题^^,上次狩猎因为景泰蓝哥哥一直要和她玩^^^,导致她没能好好地去打猎^,最近熬得有点手痒^。

    一边说她一边抽出自己的朱红色小弓箭^^^,箭上泛着荧光^,是涂了迷药^。

    容当当看看那狐狸笼子,里面有三只狐狸^,和其余猛兽的笼子也已经隔开^^,觉得安全是没有问题的,便点了点头^,自己上前去开笼子。

    狐狸笼子上了锁^,但容家孩子身边怎么可能没利器^,容当当拔出一把小钢刀,用力一劈^,铁锁落地,他打开门^^,几只狐狸得了自由,立即窜出^^^,在山坡上一闪不见^^。

    “谁捉到这三只狐狸^,叮叮当当有赏!”容叮叮大叫,“可以提一个要求^^^!”

    立即有个小胖子^,大声道:“容叮叮^^,我想你陪我睡觉!”

    “叮叮要陪爹爹睡觉^^!”容叮叮大声道,“爹爹同意叮叮就同意^^!”

    容当当立即在小胖子身上洒了一堆粉末,“大宝^,咬他^^^^^!”

    ……

    三只狐狸在山坡上飞窜^,孩子们各自狩猎,叮叮当当和几个孩子一起^,将其中一只灰狐狸逼到山坡的一个角落,那里背后不远处^^^^,就是熊舍和狼舍。

    孩子们大声吆喝^^,左右包抄^,要将狐狸抓获^,那狐狸似乎急了^^^,忽然一个急窜,向着熊舍的方向窜去^。

    孩子们立即纷纷拉弓射箭^。

    “咻^^?^!?br />
    一道极其猛烈的劲风^^,从孩子们头顶掠过^^,那般猛烈穿透空气的声音^,惊得所有孩子头皮一紧,容当当愕然抬头,便看见一支黑色的箭^,箭头闪烁着红色的光,越过狐狸跳跃的背脊,没入前头熊舍的上半截板壁^^。

    容当当心中模糊地掠过一个念头——好大的箭……

    未及想清楚,黑红弧光一闪,随即轰一声闷响^^,烟尘从熊舍壁上腾起,伴随一阵低沉愤怒的咆哮声^。

    孩子们都惊住,一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隐约觉得似乎有巨大危险逼近^。

    “轰”又是一声^,烟尘更甚^,灰黄弥漫的尘土之中,隐约可以看见粗厚的黑色的腿爪^^。

    “熊出来啦^!”蓦然一声尖叫,孩子们惊骇欲绝^,四散要逃,却接连听见头顶箭风呼啸之声,没入对面兽舍^,一道道灰影闪电般窜出,无声无息没入烟尘里^。

    有人跑^^,有人尖叫,有人惊吓哭叫,叮叮当当大叫,“别慌^^^!别慌^^!大家聚在一起……”但他们稚嫩的声音^^,被孩子们的惊呼狂乱淹没^^。

    须臾^,烟尘散尽,腥臊气息却愈重^^,孩子们跑不多远^,又惊吓地退了回来^^^,“狼^^^!狼^!”

    此时叮叮当当才看清^^,不知何时,山坡下已经围了一圈狼。正将他们的去路包抄^。

    刚才那些箭,居心阴毒^^,竟然是将熊舍和狼舍的板壁射开^^,放出了这些猛兽^。

    这些圈养的兽^,平常不可能吃饱^^,此时深红的一圈狼眸都死死盯着看起来很肥嫩的猎物^^^,眼眸里充满贪馋的**^^。

    而对面那只熊^^,人立而起^,孩子们仰望它的高度^,只觉得脖子发酸,再看看那蒲扇大的熊掌,更觉绝望^^。

    “呜呜呜叮叮当当^,你们害死我们啦^^?^^!币桓龊⒆尤拥艄?^,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腥风猛烈^,灰光一闪^^,一只狼立即扑上^^,张开大口咬向那孩子脖子。

    雪白的利牙在日光下闪亮^,齿缝间挂着猩红的肉丝^^^。

    那孩子尖叫抱头,其余人哭叫着滚爬逃开^,“救命^^!救命!”

    “咻咻^?!焙鲇辛郊缟涠碸^,一中那狼颈侧^,一中那狼小腿^^,血花溅开^,那狼嚎叫一声^,就地一个翻滚,悻悻退开。

    那惊魂未定的孩子抬起头^,就看见容叮叮放下弓^,小脸煞白,容当当抓着弓,薄唇紧抿^。

    两个最小的四岁孩子^,竟然是此刻最镇定的人^^。

    最初的慌乱也是有的,巨熊的逼近^,狼的包围,那些尖牙利齿^^,都在提醒他们这确实是生死?;盺^。但素日的教育让他们立刻记起,爹爹麻麻说过——生死关头^^,慌乱无补^^。冷静和镇定才可以救命^!

    两箭齐发,逼退一只狼,两人都松口气^^,大声招呼^,“都过来^^,不要跑散!那些狼会吃了你们^!”

    容当当伸手入怀去拿烟花^,准备召唤自家护卫,他本来和容叮叮背靠背^^^,忽然觉得身后一空,一转头就看见姐姐向前奔了过去^^,搀扶起了一个跌倒的孩子^^,而此时^,那头熊忽然咆哮着,向她撞了过去!

    容叮叮只觉得腥臭之风逼人,一抬头^^,就看见一团巨大黑影^,和一双灯笼似的带血的凶眸^!

    容当当的叫声撕心裂肺^。

    “姐姐^^!”

    ------题外话------

    ==

    叮叮当当说:年底了,扶贫了,课外活动需要经费^^^,送温暖需要买大米^,给张月票赞助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四章 丽京新头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4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四章 丽京新头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