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小魔王降世

    过了半晌^,算好时辰的容楚^,悠悠然往后院去^。

    他一边走一边微笑^,直到后院月洞门前^^,才敛了笑容,揉了揉脸,做出一副苦大仇深模样^。

    刚刚迈步进了月洞门,斜刺里忽然冲来一条小小的人影^^,这回没有再恶作剧举个花锄想勾他裤裆^,那小人影双手一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度,猛地抱住了他的腰。

    容楚笑了^^^,随即笑容一敛^^^,低头。

    容当当树袋熊一样蹭在他身上^,也正仰起了小脸。

    在仰脸之前^^,他还特意回顾了一下景泰蓝哥哥的卖萌秘诀^,调整出以往不屑的“四十五度天使角”,又洗干净脸^^,偷了点奶奶的脂油膏^,务求将小脸拾掇得喷香美貌^,以期第一眼就彻底征服他那个伟大的爹^^。

    此刻他的小脸细腻光润^,比太史阑还晶莹诱人的淡蜜色肌肤熠熠生辉,一双弧度优美的细长凤眸满是讨好^,笑起来眸光流灿,甜蜜得像哈密沙地的瓜。

    “爹爹!”他生怕再出什么幺蛾子,嘎嘣脆地赶紧叫一声,又找补上一句^,“我是当当^,我是你的当当^^,我回来了!”

    这回他名片也不掏了^,鞠躬也不鞠了,彬彬有礼拒人千里的高贵冷艳也不端了^,容当当现在比他姐姐还亲切可人^,生怕讨好得一不到位,到嘴的爹爹就飞了^^。

    容楚低下头^,看着小子^^,笑了。

    从小看大,这小子从小就难搞^^,大了还是难搞^,还得做老子的亲手整一回^^。

    “当当^?^!彼劬Ψ⒘?^^,一脸惊喜^^,一手将儿子抄起^^^^。

    容当当咧开嘴^^,心花怒放——爹爹不走了^!爹爹一惊喜也不会生气了^^^!

    心一放下来,他就开始有点得瑟^,得瑟地想到,爹爹不会惩罚他了^^,他以后却可以嘲笑爹爹——爹爹第一面没有认出当当哟^。

    正想得开心,蓦然听见他爹在他耳边^^^,微笑着悄悄道:“当当^,花园里好玩吗^?”

    容当当:“……”

    ……

    容楚抱着斗败小公鸡容当当^,快步向里走^,里头一阵欢声笑语的骚动,他唇边也露出淡淡笑意——他家的小公主^^^,会给他什么考验呢^?

    忽然里头一阵惊呼^,丫鬟的声音在惊叫,“小小姐,您先穿上……”随即门帘子呼啦一下被撞开^,一条小小的人影扑了出来,站在廊下^,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眼睛还没睁开^^^,就大声嘟囔:“在哪呢在哪呢^^^^!”

    容楚笑了^。

    还好^,没来第二个容当当^。

    容当当睡得迷迷糊糊听见说爹爹来了,唰一下掀起被子赤着脚就跳下床^,完全将弟弟的“咱们要考验爹爹”的嘱咐忘了一干二净^,冲出来一眼看见对面修长玉立的男子^,大眼睛立即亮了^,扑上去张开双臂^,“来抱抱^!”

    “……”

    容楚难得地惊悚了一下^。

    他猜到儿子难搞,女儿亲和^,但亲和到这个层次^^^,委实有点出乎意料。

    第一瞬间他思维极其发散地想到^,这句经典台词,小公主对多少人使用过?

    让赵十八和苏亚好好教她的“女子矜持法典”呢^?

    向来有“女儿被骗恐惧症”的容楚难得发怔^^^^,这要换成容当当,八成就得揣摩出“爹爹为什么不笑^?”“爹爹为什么没有惊喜^?”“爹爹是不是不喜欢当当?”等七八个负面猜测^^^,不过容叮叮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些的^^^,她向来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你不来抱我我来抱你^,一个箭步蹿上来^,已经搂住了容楚的腿^。

    容楚叹气^,弯身将她捞起来^,抱在另一边臂弯^,左右看看^^。

    左边容叮叮^,玉雪可人,和襁褓时期印象一样^,是个极其美丽的孩子^^^,如今眉眼长开了^,更显出酷肖他的精致^。右边容当当^,虽然性子完全不像太史阑^^,却基本继承了她颇有特色的容貌^^,这样的容貌生为男子果然更加出色,那双眸子神秘幽黑^,可以想见成年后如何颠倒群芳^。真是一对祸国殃民的小尤物^。

    两个孩子^^^,把他和她的容貌性格交错继承^,更上一层^,真是人间完满^^。

    “爹爹爹爹爹爹^^^^!比荻61ё湃莩牟弊?^,笑得眉眼弯弯——啊,爹爹这么好看^^^!她还以为李叔叔是世上最好看的男子呢^!

    容楚靠了靠她的脸颊,容叮叮立即爱娇地将脸蛋贴了过去^,容当当有点鄙视又有点吃味地哼一声。

    容楚鼻端都是女儿甜蜜的奶香^,欢喜之余不禁又忧愁——这么自来熟^^!她这么亲过多少人^^^?

    然而此刻,瞬间忧虑被巨大欢喜淹没^^^,他怀中^^,是失而复得的一儿一女,他们如此美丽而优秀^,小小年纪^^^^,辗转数千里^^^,居然安然到达他身边^^。他们的小身体如此柔软^,软到他惊叹^,恍惚里似乎还是抱着当初那小小的襁褓^,一转眼便看见他们生着肉窝窝的粉嫩小手^^,点着酒涡的明亮笑靥^。

    人生至此,又一处圆满。

    他抱紧儿女,抬起眼,对面廊檐下^^,父母双双迎出,含笑看来,午后阳光如金烛^,点亮一院的笑颜^。

    ……

    次日,日宸殿^^。

    “哎呀,他们回来了??!”日宸殿里发出一声怪叫,“这两小家伙,真的自己回来了^?厉害!”

    哗啦啦翻动书册的声音。

    “郡王上表请立世子……”声音有点困惑^,“公公不打算再生儿子了^?”

    “也好^?^!鄙袅⒓醋隽司龆蟐^,“来人,拟旨^,封容晟为荣昌郡王世子^^,赐京卫骁骑卫衔^。封荣昌郡王长女容昭为昭阳郡主^,赐彩缎十匹^,如意一柄^?^^^!?br />
    “弟弟妹妹回来了哦……”声音转为沉思,“我答应过带他们去玩的……来人^!”

    “后日开放南山皇家猎场秋狩^,着在京三品以上^,十五岁以下官员子弟参加^!朕会亲自到场^,考校京中官宦子弟骑射武艺诸术^^,胜者另有赏赐^^!”

    ……

    “两个小家伙回丽京了?”静海总督府里,太史阑不是很意外地看到了飞鸽传书^。

    “真的^?这下咱们可放心了^,哈哈真有本事^^^!鄙蛎坊ㄍψ糯蠖亲?^^,对脚边的儿子道,“你小子要是有这一半本事,你娘我就省心啦!?br />
    “健武乖巧聪明,你又挑剔什么^?”太史阑瞥一眼沈梅花,“快生了^,没事别在我这晃^,可以滚回去了^!?br />
    沈梅花撇撇嘴^,装模作样叹口气^,“唉^^,怀孕真累,怀孕七个月还要操心军务更累^^^?!?br />
    “稍后将苏亚调回,接替你的事务?!碧防淮蚍⒆吡藛略懈?^^。沈梅花和周十二在景泰四年成亲^,第二年有了一个儿子^,如今又怀孕七月,她一心期盼是个女儿^。周十二现在是援海军第一营统带,沈梅花是苍阑军副总指挥^。早些年和东堂初开战的时候,她和花寻欢^^、苏亚^^、以及另一位苍阑军出身二五营的女将铁敏,第一战就声名鹊起^,号称太史阑座下四大女将^。之后苏亚被派往极东^^,花寻欢回丽京在京卫就职,现在已经升为京卫总指挥使^,和乔雨润的西局斗得天长地久^。现今太史阑麾下又有新组合“八杰”^,火虎^、周十二、杨成、雷元^^、沈梅花^^、萧大强^、熊小佳^、铁敏^。当然^,沈梅花对这个称号很不屑^^,她认为这八个人里^,也就她算得上杰出罢了^。

    “另外^,近期还算安定,估计陛下召我回京的旨意很快就要过来,我先回京一趟?!碧防蛔?,唇边终有淡淡一抹微笑,是期待也是欣喜^^^,“梅花,给我整理行装^^^,我要回家见儿女了!”

    ……

    “弟弟,今天咱们去见景泰蓝哥哥哟^^!?br />
    “嗯?^!?br />
    “弟弟^,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没有啊,我穿的就是劲装^,你也常和师兄们在极东雪山里狩猎^,不知道吗^?”

    “可是你屁股袋子里^^^,袖子里^,领口里……”

    “李叔叔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嘛^!?br />
    ……

    “叮叮^^,不要穿这么漂亮^^!”

    “哪里漂亮了^!不就是劲装^^?”

    “哎呀不好不好^^,换那件黑的^,黑的^^!”

    “奶奶说女孩儿家不要穿黑的……”

    ……

    容楚刚进门^,就听见叮叮当当在争辩^^。当当手里拿着一套黑色的小劲装^^,叮叮满脸抗拒的样子^。

    一屋子的丫鬟都在笑^^。

    叮叮当当住了几天^^,丫鬟们渐渐摸清了两个小主子的性子^^,发现他们极其有主张,从来自己的事自己动手^,不要别人插手,处理起来也极其利索^^,所以两个小主子房里的丫鬟都是摆设^^^,清闲得数虱子^。

    丫鬟们也忍不住惊叹,两位小主子不在父母身边,如何就教成了这样子^^^,平常四岁豪门子弟^^,饭还不会自己吃呢,这两位吃饭已经晓得给长辈布菜了^^^。

    也正因为懂事贴心^^,容家两老现在整天笑得合不拢嘴^^^,特意在他们回来第二日^^,就召开全体成员聚齐的盛大家宴^,也算让孩子在族中正式亮相。家宴召开之前^^^^^,众人猜测纷纭^,都议论这对尊贵的孩子自小缺少父母教育^,长在极东那寒僻之地^^,不知道会养成什么性子^,多半要么疏于礼数,要么难以见人^,谁知道宴席之上,两个孩子一亮相^^^,容貌出众也就罢了,难得礼数周全,文雅自然^^。女孩子亲切些,亲切得也没失了分寸^^;男孩子清冷些^^,清冷得恰到好处的尊贵^^^。真真是一双极为夺目的孩子^^,将容家嫡系旁支大大小小的孩子^,全数比了下去^^。

    众人唏嘘羡慕之余,也不由叹息,太史阑容楚这一对不是夫妻的夫妻^^,无论朝堂大事还是人间琐事,从来都是胜者^^,连一对不在身边的儿女^,都能教得超乎他人^^。

    后来听闻男孩子立为世子^,女孩子破格封了郡主,众人也不奇怪。以容楚太史阑功勋^,享受这样的破格也顺理成章^,唯一有点奇怪的是——他们不打算再生几个儿子啦^^?这么快就立长子^^^?

    对于这些议论^,容楚就当不知道^,儿女在精不在多^,不是么^。

    此刻他立在门前,微笑看那对孩子,男孩子穿一身黑色小劲装,越发衬得肤色细腻若有光,他目光在容当当领口袖口腰间扫了扫^,没觉得鼓鼓囊囊,心想这小子,东西藏得竟然让人看不出?今天轮到谁倒霉?

    女孩子穿的则是一身粉黄色绸缎小短打^^^,衬着她如雪肌肤剪水双瞳,嫩得如春天新出的迎春花芽^,容楚看了半天,也和当当同学生出同样的看法——美得有点过了!

    “爹爹^,当当说粉黄色不好看^,黑色才好看^!”容叮叮迎上来告状^,“可是姐姐们都说粉黄的好看^^?!?br />
    容楚把那件黑色小劲装拿在手里^,皱了皱眉^,虽然觉得女儿穿粉黄色美得过了不安心^,但小小年纪让她穿死气沉沉黑色又觉得心疼^^,想了想指了一套珍珠白的小衣裳^,“叮叮要么试试这件^?”

    半晌,换了珍珠白小劲装出来的容叮叮,期待地等着爹爹和弟弟的同意。

    辉光熠熠的小郡主站在屋中^,眼眸如水神容似雪。容楚和儿子对视一眼,一起摇头,“不成^,不成^^!”

    “要么换那件淡绿的^^^^?”

    又半晌,父子俩被绝世小清新闪瞎了眼睛,齐齐摇头^,“不成^,不成!”

    “要么换那件天蓝的^^?”

    又半晌^^^,父子俩吸口气^^,再次摇头,“不成^^!不成^!”

    浅紫^、粉红^^、月白^^、绯色^、杏黄、水蓝……一套套衣裳换过去^,那父子俩头摇如拨浪鼓^,“不成,不成!”

    容叮叮同学的好脾性好耐性,终于被这对变态父子给磨完了^。

    “来不及了呀^^!”她跺脚,再也不理那两个^,闭着眼睛在床上一堆衣服中随手抓一件^^,“抓到哪个就哪个^^,不要闹了哦?^!?br />
    容楚摸摸鼻子——被女儿哄的感觉很奇怪啊……

    容叮叮睁开眼睛,得意地笑了起来——还是那件粉黄的^!

    半晌^^,两辆马车在街口分道扬镳^,容楚去京卫大营视察^,叮叮当当去皇家猎场秋狩^。

    容楚临行时看了看容当当^^,终究没有嘱咐他要?^^;ず媒憬鉤^,不要让怪蜀黍接近小萝莉——容当当的盺^;び丫磺苛薧^^,再给他强调^,他担心一只公兔子也会被驱逐出境。

    容府跟去了一大堆护卫盺;^,为了安全以及低调^^^,他们乘坐的马车上并没有镂刻容府标志。

    容家双生子一直都是人群议论的焦点^,如今他们回京^,容楚也怕有人盯上^。

    城门口车如流水马如龙^,大多是各家府邸出城的车马^,三品以上官员子弟都应诏而去^,人数不算少。

    大家都在出城^,车马难免挤在一起^,偏偏又都是贵胄子弟^,时不时便有摩擦,城门校尉忙得满头是汗——给谁先过后过^^?谁家官衔都比他大,谁都得罪不起^。

    容府的车马因为容叮?;蛔暗脑倒?,来得分外迟些^,到的时候,前头车马已经排了很长^,王六拿了容家名刺^,准备上前让人让路,却被叮叮当当叫住。

    “王叔叔^^!比荻65繼,“麻麻说不要和人抢道,挤到前面又不能快上多少?!?br />
    “嗯^^,急什么^!比莸钡钡?^,“我们才是主客^^^,让他们先去等我们^^?!?br />
    王六立即收起名帖^^,将车子停在最后^,他现在不敢和容当当多说话^,怕被小主子刺激^^。

    好在城门拥堵也就一会儿,眼看前头松动^^,王六开始驱赶马车,马车刚动^^^,忽然后头蹄声急响,一辆镶金嵌玉的马车狂奔而来^,赶车人老远就甩起鞭子^,大喝:“让路!让路^!统统让路^^!”

    那马车既沉重^^^^,冲势又快^,不住将路边摊贩带倒^,撞得人仰马翻^^,马车却停也不停,隐约里头有哈哈狂笑之声^^。

    马车直奔队伍而来^,正冲着排在最后的容府马车^,赶车人速度丝毫未减,老远大喝:“前头的车快让!否则撞死自负^^^!”

    此时王六正在驱动马车向前,队伍紧紧地排着^^,要挪开前头也已经没有了位置,王六怒极手一挥^,几条人影从马车上飞窜而起^,扑上后头拉车的马,全力后拉^^。飞奔中的骏马何止千钧之力,竟然被拉得微微一顿^^,但终究距离太近^^,“砰”一声^^,后来的那辆马车从容府马车旁擦过^^^,容府马车一晃^,半边马车角木质磨脱^,木屑簌簌而落。

    那马车一擦而过^,赶车人当真好技巧^,竟然生生贴着容府马车^^,挤前了一个马身^^^,几条人影从马车后掠过来,一脚踢向还在马上勒马的容府护卫^^,“滚下去^^!”

    容家的护卫从来也不是省油灯^,拔刀便要相向,忽然容府马车一阵晃动^,车厢里骨碌碌滚出一团粉黄,那团粉黄睡眼惺忪地揉揉眼睛,软声软气地道:“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吗^^^?”

    四面忽然静了静,挤上来的那辆马车上霍然有人把帘子一掀^,惊声道:“好生美丽的娃娃!”

    声音有点粗哑,却是少年变声期的声音^,帘子后头露出半张还算俊秀,却微带苍白的脸^。

    容叮叮站在车辕上揉着眼睛^,她刚才睡着了,然后被车身相撞撞醒了,看看四周^,也发觉了剑拔弩张的状态,她却是个好性子的,只要不惹着她逆鳞^,一般都懒得计较,又记得麻麻关于“不可好勇斗狠”的关照^^,便对护卫招手^,“叔叔们,回来啦,不要打架^,打死人还得麻烦收尸?^^!?br />
    那马车上的护卫们一开始还很有兴趣看着她^,听见末一句,脸色明显噎了噎^。

    蓦然又一双小手伸了出来^^,看出来也是孩子的手,一把将粉黄团子拉了进去,里头又传出一个清亮幼嫩的声音,“叮禴;乩?^,不要让那些恶狗把你看脏了^^^?!?br />
    众人绝倒——哪来的娃娃^,一个比一个毒舌?

    话声软软^,一听就是三四岁的孩子,说起话来^,却比成人还毒辣^。

    那边车马里的苍白少年^,本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容叮叮^^,此刻听见这话,脸色霍然一变^^,将帘子一掼,怒声道:“来人^^,给我……”

    正在这时,前头队伍松动,容当当大声道:“走^!”

    王六立即扬鞭策马^,几匹马扬蹄飞奔^,容府的马车和马都非凡品^,哗啦一声便冲过了对方马车。

    两辆马车擦身而过时^^,容府马车帘子一掀,一只小手一扬^^,一线黑光闪电般没入旁边马车的车帘。

    随即里头一声惊叫“蜘蛛^^^!救命!”正是那苍白少年的声音^,哧一声,大概是他紧张太过^,一把扯下了帘子^,就见他苍白的脸上^^^,赫然趴着一个毛茸茸的黑色长腿大蜘蛛。

    少年大叫之声粗哑,他的护卫们急忙冲入车内^,也顾不上再去争道^,容府马车迅速地擦过他们的车子^^^,砰一声^,那马车一阵大晃^,啪地掉了一块车板^。

    同样是擦撞^,刚才容府车子被撞得还重些^^,但不过只落了点木屑^^,一比之下^,就见高下^^。

    不过此时众人也无心去比这个高下^^^,那少年惊吓大叫,众人忙着给他把脸上蜘蛛拿下来^,蜘蛛却极灵活^,从众人争相捉拿的指缝中溜走^^,没入车缝内不见了^。

    少年惊魂未定^^,想起刚才那马车^^^,霍然掀开帘子看时,城门口空空荡荡^^,哪里还有别的马车^?

    “少爷^,您看是不是……”他的护卫因为没找到蜘蛛^,担心他等会还是会被咬^^,小心翼翼请示是不是要回去^。

    “啪”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少年怒道:“我吃了这么大亏^,还不赶紧追上去^!”探头对外望了望^,“瞧那方向^,怕也是今天参加狩猎的人^^,追!”

    ……

    “王六叔叔^^!比莸钡毕瓶盗?,问王六,“刚才那是谁家的车^^?”

    “回世子^^^^!蓖趿浇且荒コ?^^,“这位说起来^,身份颇复杂^?^^!?br />
    这下连容叮叮都来了兴趣,探出小脑袋^^。

    “这位是天节军老帅的外孙,最近刚刚拜在太后的膝下做义子^^^,另外^,他刚订了一门亲,是两广总督的次女^,而两广总督新娶的那位续弦^,据说是西局乔指挥使的远房堂姐妹^!?br />
    两个娃娃大眼睛冒出一圈圈的漩涡……

    王六住了口^^,觉得一时也很难和两个娃娃讲清楚这其间的复杂关系,再说这也事涉朝政^^,实在不是四岁娃娃适合知道的^^。

    天节军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现在已经算外三家军中硕果仅存的一支了,天纪不动声色归了朝廷^,折威那边在谈判,黄万两不是弄权的人^,他的最爱就是做生意,商人无利不起早,就算要将折威军交出去,他必然也要先得到令他满意的安排,不过这事有容楚处理^,折威的回归也是迟早的事^^,那么就剩下天节^。

    天节原本是三军中最纯粹^,最忠诚^,也最受信重的一支,多年被派驻守卫丽京便可见先帝的信任^。但也正因为如此,忠心耿耿的天节老帅^,不能接受朝廷的“过河拆桥^^,兔死狗烹”之举。向来坚执忠心的人都有点倔强认死理的毛病,他自认为对皇朝忠心不二^,幼帝竟然受人挑唆^^,对他不信任^^,实在令他寒心,并且但凡这种人也有些刚愎自用的毛病,他也不放心将天节交到任何人手里^,尤其不能交给那个太史阑——牝鸡司晨^,女人岂可为帅,掌一国军权?

    也因此^,天纪和折威的结局,对他来说便如敲响了警钟^^,眼看?;谇?^,天节孤掌难支^,老帅焦心之下,趁夜入永庆宫^^,和太后造膝面陈军权不能交于太史阑的一二三四个理由^^,正中皇太后下怀^。

    皇太后当时刚刚失去康王,同样觉得孤掌难鸣,眼看京中军权就要全归皇帝之手,焦灼得日夜难眠,夜夜做噩梦就是突然被皇帝暗杀。如今天节老帅主动效忠^^,真如瞌睡遇上了热枕头。

    至于那晚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太后给了天节老帅什么许诺,没人知道^^,不过可以猜得到的是,必然是给天节老帅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天节军在京郊频频演武^,隐隐摆出对峙之势^^。而当时南齐其余军力除了本地戍守之外,大部分都在和东堂或者西番交战^^,国家外患未平^,实在不是内斗的好时机^^,皇帝也好^,容楚也好^,三公也好,太史阑也好,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不顾大局争权,搞得国家乌烟瘴气。一致同意维持现状^,等待静海和西北边境彻底平定再说^。

    所以在这两年^,朝中两大集团又渐渐形成,皇帝派系和以天节为首的^,太后背后撑腰的半军方派系?^!扒Р愀狻笔降木Ψ植?,使双方暂时都维持在一个均衡的力场。双方都在不断合纵连横,扩充实力^^,紧密联系,期待有朝一日^^,能够给予完美反扑^。

    所以天节老帅的外孙会成为太后的义子,太后派系的两广总督会娶了乔雨润的远亲^^。说到底^^,只为了利益联系得更紧密罢了^。

    有人曾预言,早在三年前^,国家三军就应该大一统^,但静海和西北的战争,延缓了这一进程^,一旦外患平定^,这个国家^^,将会立即陷入内乱。

    换句话说^,现在真正能牵动南齐局势^^^,影响未来几十年政治格局的人^^,是太史阑。

    她手上数十万大军^,一旦从对外战争中抽身,反压天节^^,南齐的中枢,必将发生大乱。

    所以这些年,她和容楚一样^,是刺客的目标,暗杀的对象^^^。也因此她不去李家神山^^,一方面戎马倥偬^,一方面也是不想把任何危险带给孩子。

    王六等人作为容楚贴身护卫,对这些利益关系自然清楚^,这个苍白少年晏玉瑞^,目前在丽京可以算是地位高贵^,人人趋奉^^,也就养成了一副跋扈性子^,据说私下里很有些不法行为,还颇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奇特爱好,只不过他身份高^^^,又有掌握刑狱^,鬼哭神号的西局撑腰,往往给他收拾好残局^,一般人寻不到他把柄罢了^。

    王六鼻子里冷嗤一声——什么寻不到把柄?自家主子如果肯出手^,十个晏玉瑞也死了^,只不过主子不屑而已^。另外这种纨绔留着^,将来迟早会给天节老帅带来麻烦^^,给敌方多几个祸害何乐不为。

    不过如果他惹到少爷小姐……

    王六的脸色阴沉下来^,容当当瞧着,撇撇嘴,不以为然地缩回头^。容叮叮早已笑嘻嘻玩玩具去了^,根本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倒是王六不放心^,让护卫等下好生看护^,以免那个纨绔追上来^,再惹出什么事来^。

    等他们到南山猎场的时候^,猎场门口早已停满了车辆^,不过皇帝还没到^,众人都在门口三三两两聚集等待。

    景泰蓝今天想带弟弟妹妹好好玩玩^^^,顺便让丽京贵族少年们都认认门子,免得以后冲撞了他家宝贝^,因为怕两个娃娃玩不尽兴^,特意只要求十五岁以下的少年男女参与^,又提前命人在猎场内布置了一些游乐场所^^,尽心要博弟妹一欢^。

    提前赶到的京卫正在猎场内外巡检^,京卫指挥使花寻欢早早到了^^,在门口没有看到容府的人过来,就先带了人进去再做仔细检查^,留了一队护卫在门口维持秩序^。

    这边三三两两都在议论,好端端的陛下怎么忽然想起来秋狩,又限定了年龄^。南齐武风不如大燕浓,也正因此^^^^,春秋狩猎是常有的^^,皇室希望借此机会督促官宦贵族子弟强身健体^,习练武艺^,不要成为一群手不能提的酒囊饭袋。不过以往都安排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青年^,娃娃皇帝年纪小^,参与得也少,今天这架势^,看起来倒像娃娃聚会,各家各府都多派了护卫^,小心地护卫小主子^^^^。

    猎场暂时不许进入,没事干只能说闲话^。

    “陛下怎么忽然想起来秋狩^?”

    “不知道啊,年纪还定那么小^^,我三个弟弟趁机都跟来了^,吵死人了?!?br />
    “说到年纪^,以往都是十五岁以上者参与^^^,这次规定十五岁以下,那小霸王不正够上年龄^^?今儿可不要闹出什么事来^?!?br />
    “哪个霸王?哦哦晏家^^!他也来了^?不一定吧^,这小子懒出了名^^,只喜欢自家后花园和女人混^^,哪有心思来玩这个^?!?br />
    “来了也无妨^^,他向来不是只喜欢女人么,据说老少通吃哈哈……”

    “今儿好像有几家武将世家的小姑娘到^,嘿嘿……”

    “说到小姑娘,先前我在城门等候时好像看见有个小女孩^^,小小年纪^,十足美人胚子啊……”

    “哪里哪里^?快指给我们瞧^^!”

    人群微微骚动起来^,都在四处寻“貌美小女孩”,骚动声将一个犹疑的低低声音淹没^^。

    “听说这次秋狩是为两个孩子接风来着……”

    ……

    叮叮当当到的时候,因为马车低调^,没人注意^^^。

    负责牵引马车的人^,以为他们也就是哪家三品官的儿女,虽说三品官不算低,但今日豪门子弟云集^,三品官实在也不算什么^^,便将他们的马车安排在边上的角落^^。

    容叮叮下了车^^^^^,容当当顺手递给她一个面具^,容叮?;短煜驳氐卮魃蟐^,去找人玩了。

    两人出现的时候,众少年也有些讶异^^^,四五岁孩子毕竟太小了些^??醋拍橇礁鲆缓煲缓诘拿婢?^,都认为是孩子玩意^,也没理^。

    容叮叮找到几个武将世家的女儿^,和她们聊起来。容当当看看四周^^,眼神不屑,蹲在一边看蚂蚁。

    一群孩子装模作样拿着弓^,在四面梭巡^,偶尔看见山坡上有只兔子窜过^^^,都抢着射箭,那些不辨方向乱七八糟射出的箭,兔子没射着^^^,倒让四面八方的人群纷纷走避^^,生怕不小心挨上一冷箭^,那些小子们觉得好玩,哈哈大笑,护卫和士兵们敢怒不敢言^,大多都在赔笑。

    有几个孩子^^^,抓住了一只小野猫^,抓着尾巴拼命甩来甩去^,那只猫拼命地惨叫,孩子们呼啸而过^^,踩烂了草皮。

    容当当看着蚂蚁搬家^,马上有人过来,解开裤子撒了一泡尿^,将那个蚂蚁窝冲毁^,完了把裤子一系,看也不看容当当^^,扬长而去。

    一边看着的王六正要追过去教训那小子^,给容当当拉住^^。

    “王六叔叔^!彼躺唐?^^,口齿却很清晰地问^,“丽京的孩子们^,都是这样的吗?”

    王六叹口气,道:“自古官家子弟多纨绔^,在哪都是这样的^^。想到这群小混账以后是光武营和京卫的储备人才,我这脑门就痛^^?!?br />
    容叮叮走了过来^,打个呵欠^,懒洋洋地道:“这群小丫头们无聊死了^^,就会说谁的衣服好看谁的花粉香^?^^!闭锰饩?^,她眨眨眼^,“什么叫储备人才^?”

    “在京三品以上官员子弟^,不需要通过文武试,成年后直接进入光武营或京卫^,或者供职朝廷^,是未来朝廷官员和皇帝亲卫的主要来源^!?br />
    “你是说^^,”容叮叮若有所思,“景泰蓝哥哥^,以后要靠这批人治理国家哦^^?!?br />
    王六想了想,还真是这样的。

    “那怎么行^^?!比莸钡焙鋈缓吡艘簧?,“我将来会很累的^^^!?br />
    王六呆了呆^,还没明白当当少爷的逻辑^^,就见他站起身^^,向人群走去^。

    ------题外话------

    苦笑一下,亲们,我食言了^^。我原以为我能在十二月底结束^,我也做好了准备^^^,最近几天我疯狂码字,连题外话都没空写^^,一心想完成我完美始终的梦想,结果到昨晚12点我终于认识到^,书还是得拖到一月了^。

    我可以仓促完结^,但势必影响文本质量^。想了想^^,还是顺其自然^^^^。好好写,善始善终,才对得起读者的订阅^。

    这几天是积攒了一些稿子,但因为写得太赶^^,感觉不满意^^^,我还是要回头重整,而且前几天太用力^,伤了身^,要歇一歇^^^,所以节奏还是和原来差不多^^。这回绝不会拖到下个月了,预计一月中旬结束^^。

    虽然我有点遗憾,强迫症毛病犯了^^。但仔细想,这本书跨了年^,也是很美好的事,从13(一生)走到14(一世)。

    也期望能和读者长长久久。

    元旦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92》,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九十二章 小魔王降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92并对凤倾天阑第九十二章 小魔王降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