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叮当生日

    远处男子站下*,对这个方向一笑^&&,深红的衣角如一匹猎猎的血旗*,在风中妖艳一绽。

    小丫头直了眼&。

    “哗……”吸一吸鼻涕,“好美……”再吸一吸鼻涕,“好美好美……”

    “你看谁都好美好美&?!辈恍嫉纳?。

    “李叔叔最美!韦雅阿姨也美……”

    “你该说爹爹麻麻最美^!”

    “不知道爹爹麻麻什么样子……”狐疑的声音&,“麻麻上次送来的自画像……”

    “怎样?”

    “呃……”声音低下去&,似乎不太愿意出口不厚道的评价,半晌忸怩地道,“有那么一点点丑啦……”

    “你说麻麻丑。我这个月家信告诉爹爹?!?br />
    “不要不要!我只说一点点*!”小手指急忙比了一点点*&,“一点点啦?!?br />
    “一点点我也告诉麻麻^?&!?br />
    “不要不要!贝笱劬︺挥?^*,“好当当&,好弟弟,不要告诉爹爹麻麻啦,爹爹麻麻会伤心的……”

    “我是哥哥**?!?br />
    “好当当&^,好哥哥*&**?*!贝笱劬σ∽藕谛男∽拥氖?,“不要告诉嘛不要告诉嘛……”

    “糖?*!?br />
    “我口袋里还有三颗*,苏亚阿姨奖赏我会自己穿衣服的……”声音低下去。

    “两颗我*,一颗你&?^^!?br />
    “好的好的&?!毕残ρ湛?&^。

    悉悉索索剥糖块的声音,大眼睛笑得月牙弯,“好甜好甜*&!”

    糖吃完^。当当慢条斯理地穿衣服,爬上岸,回头&。

    “哦^?^!北〈揭还?,“其实&,我也觉得,很丑?&&!?br />
    ……

    “李叔叔,李叔叔&!”哭泣的叮叮扑向远远等候的男子的怀抱&,用美色来抚慰自己无数次被弟弟践踏的幼小的心灵。

    男子温柔地接住^,修指如玉,从她乌黑亮丽的发上抚过,“叮叮乖&^?*&!?br />
    “李叔叔^&?!贝笱劬ζ铺槲?,张开双臂^^*&,“来抱抱!”

    “嗤?!比莸钡狈⒊鲆簧墒拥谋且?&*。

    ……

    景泰五年三月,西番作乱^,天纪军精兵营前锋参战^&,先锋邰世涛领兵大胜&^,领实职副将,总统领精兵营*,封一等子爵。

    六月,太史阑率军亲赴西北边境&,重兵压上对西番的战场,谁也不明白为什么太史阑会不惜千里驱驰,来亲自对付西番**,那一战她竟然没有使用任何战术^,直接以大军压境,逼到耶律靖南不得不全军投入^,与她在西凌抚州天望野决战,一战血旗蔽日^,尸横遍野*^&&,西番节节败退,耶律家族全员上阵,死伤无数,太史阑毫不动容&^&^,一直将西番逼到边境上里河附近,耶律靖南被迫沉河&^,西番惨败。

    当时万军嚎哭,太史大帅无动于衷,并不顾诸将劝阻和朝中弹劾,下令将参战的一万耶律家族私军俘虏,全数沉河*&&^。

    这一举动^,震惊天下*,历来杀俘者^&,都为心性决绝枭雄所为,不为世人所接受。朝中弹劾奏章飞如雪片,都道太史阑杀心过重*,有伤天和&^。但无论他人怎么劝阻,都不能阻止太史阑的命令被执行。这件事给太史阑的名字&,从此染上一抹殷红血色,也导致后世对她的评价两极分化。她因此成为南齐历史上^*,唯一一个名声既贤又恶的统帅。丰功伟绩车载斗量^,滔天恶行同样昭然在目&,后世关于她到底是贤臣还是枭雄的争论分成两派*,延绵不休。

    然而对于太史阑,他人的评价,史书的刀笔*^&&*,后世的看法,都不过是这天望野未红的枫叶,她不会为之后可能的完美有所期待,她从来只惜取眼前人&。

    耶律家族,是她最为厌憎的家族*&,她不惜世人诟病,永生背负罪孽,也要一手将这个家族***,从视野中抹去^。

    为南齐^^,也为那个富贵青竹一般的男子。

    那日阴风腾于天望河上,万人嚎哭声动荒野,太史阑手握长剑^,立于荒原之上,脸遥遥朝向西番方向**,似在等待一个身影的出现&^*。

    她终究没能等着^^。

    他的结局,或许在之前已经湮没,或许在之后还有波折^^&,但&**,长候一日夜,亲眼看着耶律家族死忠慢慢沉河的太史阑^&,终于明白*^*,那些*,都已经不再属于她了。

    过往滔滔如流水^**,永不回头。

    七月&,太史阑再升一等侯爵,领全**械库事务&^,之后视察安州分库*,随即,安州总管邰柏因贪贿、结党、出卖军情、吃空额等诸项罪名被弹劾*,朝中御史又弹劾其御家不严,纵家人行凶害命之罪*。当年九月,邰柏被查办下狱*,邰家被查抄^,邰家两子一女婿被牵连入行凶重罪,斩决,其余诸子女流放南疆。在安州荣盛一时的邰府,就此崩毁*^。而那被斩的女婿&,正是邰世竹的丈夫**。

    邰家大厦将倾时*,终于想起那个在外早已功成名就的庶子,然而远地逃奔*^^&,一番求告,不过换来邰世涛“国法无情,不容私纵”的答复&*。不过邰世涛后来还是以战功相换*,求得最小的幼弟免罪,养在身边&,期待他从此不受邰家影响,长成堂堂男子。至于邰家日后是否需要重振家声*,邰将军似乎从来没放在心上过。

    八月^,有一批不知出身nǎ里的刺客&^,曾经摸上李家,乱撞一通后被李家统统诛杀,李家后来怀疑这些人目标是容家双生子,将此消息告知容楚和太史阑,并将刺客押送至静海***。随后,容楚命人送上山一批小暗器,给儿女装备&。八月&,太史阑当众诛杀那批死不吐口的刺客&*&。昭告天下:犯我儿女者,虽远必诛*&。

    此言一出,天下震动&,之后便是死一般的沉寂。

    九月&,李家神山下着绵绵细雨,似乎在庆祝容家双子的三岁生辰。

    快递,哦不快马传递来的一个巨大的三层蛋糕^&&,代表了不能到场的父母的歉意和爱意。

    当然这个蛋糕没法和现代精美的蛋糕比,总督府和国公府的大厨研究了很久,也没搞明白蛋糕是怎么蓬松起来的,倒是奶油给摸索出来了,所以蛋糕下头不过是比较精美的糕饼,上头覆盖了一层厚厚奶油****。

    这主要是因为太史阑在现代那世,只管吃&,不管做^,小蛋糕做的蛋糕*,每次一热腾腾出来,景横波就会先抢去一半*&&,剩下一半太史阑拿了,分给君珂,至于小蛋糕,不用管她,她会自己先偷偷留一大块的**。

    做蛋糕的时候*^,太史阑因为久试不成功,心生烦躁,考虑要不要把文臻抓来给她家宝贝做蛋糕?

    好在这个只有其形没有其神的蛋糕,拿来骗骗小孩子还是够的*,这也是太史阑送来的第一个蛋糕,之前两年因为孩子太小&&,没有准备*。

    蛋糕是专门派臂力最好的护卫,千里马快马端着接力送来的,从静海到极东,又要新鲜,又要不变形*&,到达叮叮当当面前时,外头盒子都一层灰^。好在里头蛋糕完好无损。

    叮叮当当如同两只贪馋的小狗^*,围着盒子转了一天,被苏亚和赵十七拎着去泡药澡*,拎着去练功*,拎着去休息。叮叮当当地位特殊,在李家很受?&*;ぷ鹬?,单独住在乾坤殿前^,由李扶舟和老家主亲自教导,就连韦雅也不过操心一下两个孩子的生活琐事。李扶舟自从闭关后*&&,对诸人都很冷淡^^,唯独对两个孩子极其温柔*^^*,最初的时候&,因为他的珍重态度,不仅韦雅不敢干涉孩子自由**,将照顾孩子的事情都交给了苏亚和赵十七自己处li&,其余人也不敢接近两个孩子,直到苏亚去找李扶舟*,表明说太史阑认为&^,孩子幼年期不jiē触人群对成长不利,李扶舟才同意孩子下山巅,去找山腰和山脚的师兄弟师姐妹们玩*^。

    说是师兄弟姐妹,其实叮叮当当并没有拜入李家门下^,关于这一点,似乎被李家和容楚都故意含糊了^,没人提起,叮叮当当对李家诸人的称呼*,也是按照寻常长辈称呼的&。

    好在苏亚和赵十七牢记容楚和太史阑的关照&^,一言一行都严格遵循,从不娇纵或者放任孩子。两个孩子一岁半开始自己吃饭^,学着自己穿衣服^&^,两岁的时候学着自己整理自己的东西&,每人一个小柜子&,整洁度由苏亚阿姨亲自检查*^^,胜的人发一朵小红花^&&&,别小看这小红花^&**,到年底,谁的红花多,就可以由苏亚阿姨带着下山去逛周围市镇,另一个只能眼巴巴看着。小红花奖励政策还涵盖内务*、生活^^、吃饭、卫生等各个方面的评比^*^*,但并不重罚孩子的无心错误^^,也不限定“你必须要做什么”&*,更不强迫孩子学习^*。苏亚秉承太史阑的叮嘱“要让叮叮当当从小懂得劳动*^&&、自律、对自己的事负责、以及礼貌修养,这是建立孩子基本世界观和道德养成的基础阶段,与其让他们去背什么诗三百,不如先让他们懂得如何做人以及如何处世,先成为一个健全心理健全人格素质优良的孩子&&。这才是能够真正指导他们未来人生如何行走,更好地适应并融入社会的要素。性格决定命运,真正对人生抉择起决定作用的,不会是他们会背多少首诗&,而是他们的性格和素质?!?br />
    这些话苏亚不懂&,但忠诚让她从来不打折扣地去做&,整整三周岁的叮叮当当,现在已经会洗自己的小内裤小袜子&,有自己的小箱子,会自己选择自己需要的东西*,会管理自己的零花钱,一旦要去市镇买衣服,他们会自己拖着麻麻送的小箱子*,跟着苏亚阿姨逛街&,买来的东西归整好了放入箱子*,自己拖着走,每次都引来集镇人群的围观,夸一句“谁家的懂事小孩^!”

    两个孩子的零花钱也不少,太史阑并不控制他们的供给,唯一的要求是记账&,并隔段时间将他们的账本送去静?;蚶鼍?,由父母亲自审核账本。对于使用得当,账目清楚的孩子*,会有静?&;蚶鼍┬孪释嬉饨崩?。这样来上几次*,叮叮一开始还有点乱花钱的毛病,羡慕了几次弟弟的新鲜玩具之后^*,很快就改了*^,现在两人都爱上了存钱,都是小富翁*。

    太史阑也从没忘记两个孩子成长过程中,父母的参与感*^。这几年她戎马倥偬,竟然一直没能前去极东看过孩子,而容楚,也只在孩子整周岁不到,还抱在手中的时候去看过,之后因为政务繁忙*,西番作乱,没能再去^。但人不在不代表精神不在&^,两人信件频繁&*&*,苏亚和赵十七也整天“国公总督说这样这样*&,国公总督说那样那样”,两个孩子虽然对父母没印象,但存在感着实深刻&^,每天也习惯性跟着念叨“我这样这样麻麻一定会夸我”“我那样那样爹爹一定很高兴”&。倒从没将父母淡忘过**。

    苏亚在对孩子进行早期教育的时候^,很多时候很心疼,比如孩子一哭她就想抱,孩子一犯错她也不想罚,但太史阑的命令压着&,她也只能照样执行*&&,她和赵十四每年会轮番回去一次&,向容楚和太史阑汇报一下孩子的成长^,眼看着孩子渐渐长大^,果然是人人喜爱的好性子好教养*,越来越容易管,也不禁十分欢喜&^*,觉得总督大人果然永远是英明的。

    所以她现在管孩子也很坚决*,太史阑表示生日当天可以休息^*,但药澡养生不能停&^,她就把两个孩子拎去泡澡&&&,泡澡回来^,却看见难得出关的李扶舟^&,已经坐在了案前,正用一块干净的布&,慢慢地擦蛋糕盒子*。

    苏亚眼光一落^,停住脚步,止住了两个孩子即将扑上去的动作。

    她看见,李扶舟擦的&,并不是那个盒子,而是盒子上栓着的一封彩边的信*。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信应该是太史阑亲手书写,上面写着“致叮叮当当”。

    黄昏的夕阳光泽如金,映射李扶舟眉睫乌黑而温柔**,他手中雪白的绸巾一遍遍抹过那几个字迹,手指动作轻轻^。

    苏亚忽觉心酸^^,捂住了叮叮将要呼唤的嘴^。

    叮叮睁大眼睛&,乌黑的瞳仁滴溜溜地落在李扶舟身上&&*,从她矮矮的角度*&^,能看见他鼻挺如峰&,其下一抹唇线殷红&,微微翘起一抹弧度&。

    她忽然觉得李叔叔这一刻看起来,特别好看*&,却有点……让人难过。

    就是这一抹恍惚而动人的笑……

    她们只是一停*&,李扶舟已经察觉^,停下动作抬头&。苏亚眼尖地看见他不怕脏地^,将擦过字?;页镜难┌壮窠?,收进自己袖子里*。

    “李叔叔^!”叮叮立即飞扑过去*,远远对着他张开双臂,“来抱抱!”

    当当薄唇一撇&^,嫌弃地一扭头,拉着苏亚的手,稳稳走过去,鞠躬&,“李叔叔?!?br />
    李扶舟接住叮叮,摸了摸当当的头,起身道:“我来和叮叮当当说一声&,今天他们生日,晚课就不必上了^&*,你们几人好好庆祝?!彼低昶鹕?&。

    苏亚瞥了他一眼——不上晚课随便安排个人来说一声便行,何劳家主大人亲自过来说*?不过是想看看太史阑的手泽罢了。

    李扶舟似乎在顾忌什么,和两个孩子亲近却不太接近,以往几次生日*,他和李家高层都不曾参加*&,只送礼&,并让年龄相近的师兄弟姐妹们来陪小寿星热闹一番而已*。

    “总督大人说了&,孩子三周岁也算重要日子,请家主一并尝尝这蛋糕吧?!?br />
    南齐的生日按实数算,叮叮当当景泰二年九月二十一出生*,到景泰五年的这一天整三周^。

    李扶舟似乎微微一怔,正跨进门来的赵十七微微一哼,随即勉强扯出一脸笑容,“正是,家主大人既然来了,可别再走,好歹陪孩子过一次生日^*&!?br />
    一旁一起过来的容榕微笑^,她一直住在山上,除了帮苏亚照顾两个孩子,其余时间就几乎等于半清修&*,快二十岁的女子,清心寡欲得仿佛早已过却半生^,她这年纪始终不嫁,自然也是国公府的心病,可是无论怎么催怎么问,她总是淡淡微笑*,说一声“万事随缘”。

    当初老国公夫人上山住了三个月^,教育了她三个月^^,她也就这样子&,气得老夫人心口疼,有时背后还忍不住要埋怨一句太史阑*,当初在静海怎么看顾容榕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一个好好的孩子变成这样^。

    容榕这些年在山上居住^,她出身不凡,品貌俱佳,自然也引得李家那些年轻从属的爱慕,其中不乏出身门第都极好的少年英杰&^,可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意^,那一段段流水情意,没不过那女子清淡的裙角&。

    对于容榕来说,世间珍重,除了那个男子,剩下的也就是家人&&*,那对她亲手接生的孩子,是她的心头宝*,两个孩子对她也极其依恋,因了她,才没有太多失去父母照拂导致的阴影。

    她今日过来,带来自己做的绣工精美的护腕护膝,两个孩子渐渐大了,又没被拘束天性,免不了的淘气&,衣服破损常常很快,有时候还难免伤着膝盖手肘。

    容榕的女工师从苏亚^,现在已经很可以了&,来山上第二年,叮叮的小衣服就都是她做的。

    她对李扶舟颔首*,在一边微笑坐下,和赵十七神经质地排斥李扶舟不同,她根本不在意这世上任何所谓哥哥的“情敌”——她亲眼看过太史阑为了容楚&,怎样生下这对孩子*。如果这样的感情都会出现变故,这世上再无真心*。

    赵十七搬着一个大箱子,这是景泰蓝命人送来的礼物*^,小皇帝的礼物各种随心所欲,前年是一张双层摇篮&,险些把上铺的叮叮给摇下去,去年是一箱南洋水果*,打开箱子的时候叮叮当当抱头鼠窜,乾坤山上其后臭了三天^,三天内众人食不下咽,话题都是“什么玩意那么臭*&?”

    关于那玩意的臭到底属于屎臭还是腐坏的蛋臭,李家弟子们分成两大阵营&^^*,“屎臭”派和“蛋臭”派在一段时期内^,唇枪舌战&,怒目相视^,双方互贴大标语*^,高呼“屎臭(蛋臭)派滚出乾坤山*&!”

    容叮叮对此表示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容当当趁此机会拉帮结派,设赌买注^^,买定离手,操纵赌盘&^,最后助“屎臭”派大胜“蛋臭”派,大赚一笔^。

    所以现在景泰蓝的礼物送过来,没人敢立即开启,这万一再来什么奇葩玩意&*,这蛋糕也就被毁了&*&,众人因此一致决定,暂时不理^,专心只攻蛋糕&^。

    叮叮爬上李扶舟的膝盖嚷嚷:“切蛋糕*,切蛋糕!”

    叮叮当当虽然第一次见蛋糕*,其实却不陌生*,之前太史阑已经给他们画过大饼&&,描绘过无数次蛋糕的美妙,但无论孩子怎么流口水索求*,她都表示^,必须等他们生日,并且表现极好^,才有可能做这“世上最美味但是也最麻烦最珍贵”的玩意*&*。

    太史阑一向认为,对于孩子^,好东西不要一下子全数捧出来*,这会让他们满足过度^,越发挑剔^&^^,并失去对世事的好奇和追索。

    在教育这一块&,容楚则一向尊重太史阑,连带国公府上下,也不得不听从——论起教育成功^,太史阑无可非议^*,她拥有最金光闪闪的例子^*,现成的皇帝大人在那呢^!

    所以国公府给孩子准备的很多礼物,在太史阑那里审核不过关,满腔爱心无处泄的国公夫妇&,也只能含泪捧心望天。

    李扶舟亲自帮孩子解开盒子&,这下连素来装深沉的当当也挤了过来^,两个孩子小狗一样扒着桌子,眼巴巴地瞧着*,再同时发出一声“哇哦——”

    三层蛋糕,三个颜色^,最下面是白色的,中间粉红,最上面粉黄。

    不得不说静海大厨还是很巧手的&,再三试做改良之后的蛋糕&&,看起来很是那么一回事*。

    每层蛋糕都挂花镶边,最上面的粉黄色蛋糕^,做了四只兔子,两大两小,一起在啃萝卜,下面有叮叮当当生日快乐字样,以及英文的“happybirthday*^?&!?br />
    两个孩子都已经开始认字*,太史阑并不要求他们三岁能文五岁能武&,随意由他们学&&,不过两个孩子都极其聪明*,这么随随便便学着&^,也认得几百字,英文也学了,那是学着好玩,因为苏亚说景泰蓝哥哥会在朝上用英文骂人&^^*,两人都觉得拉风,缠着苏亚去信太史阑^,学了二十六个字母和几十个太史阑还记得的单词&*。

    “叮叮当当生日快乐?!倍6D躺唐啬頭。

    当当则盯着蛋糕上的挂花&,细长而弧度优美的眼睛一扫,已经锁定了看起来最诱人奶油最多的一块区域&^^&。

    苏亚和赵十七则盯着啃萝卜的兔子们无语,他们听这蛋糕也听腻了&,老实说心里也有几分期待,不过此刻看见*,还没来得及欣赏^,直接就被这群兔子给雷晕了*^。一家四口,四只兔子^&,是吧?真美好的想象啊,可这一家四口哪只能算兔子*&?要么是属性为狼的兔子&*^?

    或者容叮叮勉强可以算兔子^^?不过赵十七一定会大口唾沫呸出去——自从容叮叮有次用纯良的眼神和经典的“来抱抱”骗走了他一年的存款后,他再也不夸小公主“善良可爱,纯真无邪”了^*。

    四只兔子手牵手*,大兔子西装革履*,二兔子西装革履,三兔子小号西装革履,四兔子……好吧*,粉色小裙子*。

    苏亚严重怀疑二兔子原本应该是白色礼服裙,结果被某个嗤之以鼻的人换成了西装革履。

    以至于这群兔子看起来像一群公兔子诱拐未成年母兔子*。

    李扶舟眼角在那四只兔子上淡淡滑过,并没有多看一眼&&*,顺手拿起一边的银刀,很亲切地问当当^,“当当想要哪块^?”

    当当毫不犹豫指了大兔子——那块兔子本身是最大的*^*,因为靠边&&,旁边还有雕花边缘以及花朵状奶油&^^*&,奶油平均厚度份量和分布面积为整个蛋糕之最。

    容当当,眼神神准当之无愧也&。

    李扶舟也毫不犹豫一刀下去&,大兔子和二兔子惨被分离*,大兔子还断了一只牵着二兔子的手……

    容当当心满yi足地端着蛋糕盘子去啃了^,李扶舟问他:“当当觉得李叔叔该吃哪块?”

    容当当是个非常知恩善报的好孩子*^&^。他知道正常情况下^^*,蛋糕应该由姐姐先选**,这是阿姨叔叔的规矩,所谓前后有序&,那么很可能他得不到这块早已看中的蛋糕*&,抢也没用&,越抢会越没得吃。但现在多了个李叔叔,李叔叔是客人,他操刀分蛋糕,苏亚阿姨和十七叔叔不好阻止,所以他才占了大头。

    知恩善报的容当当*,非常善解人意地把二兔子指给了李叔叔&^,“这个^*,第二大?^&!?br />
    他的意思是这只兔子体积第二&&,自然奶油含量也第二,所谓投桃报李也。

    李扶舟展颜一笑*^^&,“多谢当当^?!比疵挥腥デ心强?,又先问容叮叮,“叮叮喜欢哪块&?”

    容叮叮一直盯着那粉红的小兔子&,一点也不计较奶油多少*,笑眯眯仰起头&*,“小兔子,最美的容叮叮哦*?&!?br />
    两个孩子捧着蛋糕去吃了&,李扶舟才笑笑,不急不慢地切了太史阑兔子,顺手搁下两个盒子&,道:“送给孩子的一点心意*?!?br />
    每年孩子生日他都会送礼物*,有时候是强身健体的丹药^,有时候是请高人加持过的法器,苏亚和赵十七也习惯了,道谢收下^,自后会送回丽京给容楚。

    李扶舟并没有吃之后的生日宴,有他在,李家那些来拜寿的师兄弟姐妹也不敢进门,不过很快,李家的小辈们*,就瞠目结舌地看见&*,平日里尊贵遥远的家主大人,从里头走了出来,依然的一身尊贵遥远&,手中却极其违和地托了一盘……粉黄的糕。

    造型搭配得很……可爱。

    李家小辈们退后行礼*,看着家主大人的袍角^,比平时更平稳地掠过^*,听见那一声温和又冲淡的“嗯?&!鄙倌晟倥翘鹜?,就看见家主大人珍重托糕远去的背影*&*。

    好半晌*。

    “喂*,王师兄……”

    “嗯……嗯?”

    “你看见那糕的模样了吗……”

    “哦……我正恍惚呢……好像是只兔子……”

    “呃……兔子……”

    “呃……家主……”

    ……

    “家主,这是什么?叮叮当当那里的糕点&?”回乾坤殿的路上李扶舟遇见了韦雅*,她在路边向他行礼**,看见他手中糕点,好奇问了一句**,并探头来看^。

    李扶舟手腕一让&&,淡淡道:“是的^?!?br />
    韦雅已经看见糕点上的图案^^,先怔了怔&,随即脸色一变,勉强笑道:“着实讨人喜欢?*!蓖说揭槐?。

    她低头看着李扶舟袍角更加平稳地掠过,手指慢慢扭紧。

    ……

    据说人在形象毁的时候更容易被发现&,所以李扶舟今天的托糕行动注定被更多人看见*。

    在最后一个到达乾坤殿前的拐角处,他遇见龙朝^。

    龙朝在山上已经四年了**&,当初太史阑上山后,他就留了下来,但老家主一直没有对众人说清楚他的身份,只说他是一个亲戚之后,给他安排了一个清闲又无实权的管理职务,龙朝从此便安安分分在山上呆了下来*。

    李家人背后猜测了几年,终究没有敢往深入猜测了下去**&*,好在龙朝之后一直很低调*&,虽然穿衣服的风格惊悚了点&,但正因为他穿衣的夺人眼目,反而让人们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衣服上^,而忽略他那张和李扶舟过于神似&,容易引起怀疑的脸。

    龙朝的爱好一直是手工制作,是这方面的大师级别人物,这几年他闲来无事,就是琢磨着做各种东西&,将乾坤殿之外的李家上下机关防卫*^^,几乎都调整了一遍^。

    一开始他做的东西*^,老家主并不想用&,李家现有的机关也很出色*&,而且这些机关太重要,调换了之后影响巨大*^,但有次试用了龙朝的机关器具之后,惊为天人&&^,先在几处小地方使用*,赢得了一致的赞赏,后来长老会便逐渐放开权限,使用龙朝的制品&,现在李家防卫,可谓更加固若金汤&&。

    李扶舟对此不置可否&&,他向来不管这些杂事&,不过也曾亲自查看过这些机关,对于龙朝的机关技巧同样表示赞赏。

    不过赞赏归赞赏,背后的疑问却因此更多了些——李家先祖之一^^,曾经就很擅长机关工巧之术**,李家此术代代相传,唯有李扶舟&,少年时才回归李家,没有继承这门传承*,如今却是龙朝继承了&&^,这其中含义^&,就颇有些意味深长了。

    此刻龙朝正背对着李扶舟*,不知捣鼓着什么^^,桃红色的袍子掖在腰上,露出草绿色的裤子和杏黄色的靴子。

    他身上的衣服总能让人看了晕一晕,再晕一晕,随即便心生烦躁&&,急欲走开^。

    不过李扶舟没有走开,他托着那盘蛋糕,明明一副准备回去享受的样子^*&*,却偏偏停了下来&&^,静静地看龙朝在忙活^。

    龙朝只会一些粗浅武功*,上山后也没有再学*^,此刻自然没察觉身后的李扶舟,在那撅着屁股&^*,拖出一个东西来*,犹豫地托着下巴道:“如何能行得更远一些……”

    李扶舟看了一眼*^*,那东西半人高,前后两个轮子&,中间连着一些铁链条&,前头还有一个马形笼头*,后头还有一个小小座位**。

    太史阑此时若在*^,大抵要惊得眼睛睁一睁,说一声“自行车雏形^!这你也能搞得出来!”

    李扶舟自然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却也隐约猜出似乎是什么代步工具*,眼中波光缓缓一闪而过&*。

    “链条这样放外面不好看……”龙朝叽叽咕咕站起,一转头看见一抹袍角*,身子硬了硬&,再回头已经是一脸如花笑容,“见过家主&*?!?br />
    李扶舟对他温和一笑&^,龙朝回以更加恳切亲和的笑容。

    两人虽然同在山上,其实很少见面。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龙朝的住处在后山北麓,李扶舟在前山南麓^,行走和生活轨迹很难交错。再加上李扶舟基本上都在闭关*,所以两人虽然处处都能感觉到对方存在的痕迹*,但碰上面,似乎这还是几年来第二次&。

    此刻两人对面而立*,温和冲淡李扶舟,艳丽灵动龙朝^,彼此衣襟都在风中猎猎作舞,乍一看着实养眼美景^*,然而渐起的山间云雾间那两张相似的脸,却让人从心底生出寒意来。

    “做的什么^?”李扶舟问话依旧是温和的*,但除温和外听不出任何情绪和含义*。

    “一种可以代步的车子*^*?!绷ㄒ话押?*,“送给那对小祖宗玩?^!?br />
    “难怪这么矮*&?!崩罘鲋垡恍,“可以做大人用的么^?”

    “试验成功了,自然可以?!绷肿煲恍?*。

    “似乎还是需要用腿来蹬&?!崩罘鲋圩邢缚戳艘谎?,“也就是说*&,速度有限?^^!?br />
    “那是自然**?!绷仆瞥底?,三两下拆了车子外面的链条^^^*,“如果速度过快&,奔马一样^,岂不是能伤人?”

    他笑,李扶舟也笑&&,车子链条一拆,现出木质的框架*&,没有任何杀伤性的实用性工具*。

    “家主手中是什么?”龙朝慢慢收拾东西,眼神有点贪馋地望过来^*。

    “试验中的食物?!崩罘鲋弁ㄋ?,唇角一抹温柔的弧度,“和你的车子一样,因为在试验中^,不知安全与否^^^^,我就不请你尝尝了?&*!?br />
    “我看是家主不舍得给我尝吧?*!绷匆谎劾罘鲋哿成?*,“哦,玩笑?!?br />
    李扶舟不过一笑,点点头,自转身离开,刚走出两步,就听见龙朝在他身后道:“哦,家主,我的车子和你的糕点不一样^,它必定是安全的?&*!?br />
    李扶舟没有停顿*^*&,也没有回头&,就好像没听见这句话^。

    龙朝前前后后推着他的自行车龙头&,望着李扶舟飘然远去的背影*,唇角笑意不散&&*,忽然他转头,看见那对满脸奶油的小祖宗,欢笑地向他奔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8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八十九章 叮当生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89并对凤倾天阑第八十九章 叮当生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