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

    第一眼看见正午的阳光&。

    正午金色的阳光从远处奔来,照亮一条逶迤的鹅卵石小路,那些颗颗挑选过的圆润的彩色石头,在金光下闪烁着琉璃般的光彩,从远到近,一颗一颗被点亮,像从混沌深处逐渐闪起的星光&&,铺设天梯到她足下&。

    四面绿草茵茵&,柔软如一片绿毯&,毯子尽头&,是一段镂空的花墙,透过花墙&,看见一座……别墅。

    真的是别墅,不是南齐几进几出,重门拱梁的宅院建筑,就是她在现代那世常见的西洋风格的小别墅&。

    太史阑不懂建筑风格,却也知道这白墙红瓦,石雕廊柱&&,雕花拱门&&,圆形露台,镂花铁栏杆的风格&,和南齐不相干,和古代不相干,和这妙音滩外的一切都不相干。

    她回过头,就看见身后是一片不算大的林子,栽着些青青花树&&,她也不认识花木&,只觉得都清雅好看&,树皮青绿,树根处泥土翻新&&,可见是刚刚移栽不久。有些树上还开着淡黄的簇簇的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树林并不算规整,四处生着些灌木野草,可仔细看却不显得杂乱&,像是特意安排&,增添了几分野趣却又不露乱象,很用了几分心思。刚才她嗅见的木香树香花香草香&,便是此处了。

    再转身往前看,鹅卵石小道&,绿草地,小别墅&,小麦色沙滩,翻涌着白色蕾丝边的蔚蓝色海岸……

    她深深地吸口气。

    这些日子,他早出晚归,忙碌不休,就是给她盖了这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别墅&?

    别墅的式样他是怎么知道的?想必从她给景泰蓝的画本子里得来,换句话说,这是他自来静海之前就做好准备的&。

    难怪这次来他带的人多&,可就算这样,要在短短一个月内&,建成这么个范围不小&,连带周边绿植都已经种好的别墅&&,近乎奇迹。仅仅光是拣掉外围道路的石子并将道路平整,换成寻常人家就是几个月的浩大工程,何况还有这些树木移栽&,园子修建,屋子建造……

    她忽然想起在静海府门前看见的,说要去妙音滩打工的少年,想必这工程&,近期很解决了静海的就业问题&。

    她静静地站着,并没有移动,只先用眼光收纳他的心意,他也不动,只看着她&,用心捕捉她脸上因此绽放的每一分光彩,心满意足&。

    “用了多少银子&&?”她末了问了个很俗气的问题。

    容楚笑吟吟地靠近来,下巴搁在她肩上,“半生积蓄啊……我这回真的赤贫了……”

    “难怪刚才还见你还价来着?&!碧防凰呈置耐?&,“你也是&,在静?;ㄕ饷创笮牧υ旆孔?,难道还认为我们一辈子都呆在这里&&?”

    “这里很好,将来就算你不就藩于此&&,也不妨常来住住&?!比莩?,“这次生产,你的体质下降,年老的时候或许有些不适,静海的气候会比较适合你&&?!?br />
    太史阑忽然微微有些出神——年老……

    不是怕年老,而是微微有些欢喜&。以往的日子血火太甚,她总是不太敢去憧憬老去以后和他安享天年,如今却觉得&,这样的想法渐有实现的可能,那真真是让人想起便要微笑的美好。

    他着迷地注视她的微笑&,觉得这一月辛苦操劳&,能换她这一抹笑&&,也真真无比美好&。

    他将脑袋蹭在她肩上,还在叹息,“没钱了……”

    “没事?&!碧防煌孀潘耐贩?,“我养你。不过我没你有钱&&&,能造这么大座房子花园。我可以弄座小房子木屋藏娇?&&!?br />
    “好极&?!彼?,“够两人住就行了&&,不带跟屁虫?&!?br />
    “好?!?br />
    “全木制作&&&,醒来时有木香花香,廊檐下生着藤草,屋顶上挂下鲜花?!?br />
    “好&?!?br />
    “只有一个房间,在高处,面对大海。睁开眼躺在床上就可以看见大海?&!?br />
    “好?&!?br />
    “房间内要有张大大的水床?!?br />
    “好……嗯&?”太史阑眼睛斜过去,“水床?”

    容楚暧昧地咬着她的耳垂,“我听景泰蓝说的,觉得很有意思,本来想这里也搞一个,不过到底怎么做还没揣摩出来,要么你……嗯……”

    “呵呵?!碧防淮?。

    ……

    “去看看房子吧?!比莩ё哦65钡?,亲手给她拉开白色雕花的篱笆门,“这里是你的王国,我的王&?&!?br />
    女王临风而立,巡视着自己的新领地。

    院子里……很丰富&&。

    遍地绿色植物,大多是阔叶常青花树&,并无可以攀援的大型树木&,一色郁郁青青。院子正中有白石花池,里头引的大概是海水,碧蓝湛清,游着些色泽鲜艳的海鱼,绕过池子是白石拱廊,果然也仿造西洋风格雕了花,线条柔曼精美。小楼共分三层&&,还有地下室,一道阶梯上大门&&&,从底层到顶层一侧都有圆形露台,一圈原石走廊,绕着整个建筑&,侧面开落地窗,设花台,纯然是精致的小别墅造型&。

    大门阶梯两边各有小天使,却不是爱神之流,左边肚兜男娃右边花褂女娃,男娃儿执剑&&,剑柄上刻“当当”,女娃儿抚琴&,唇角笑意盈盈,琴身上刻“叮?!?。太史阑仔细看了看面貌,竟然和身边儿女七分相似,是叮叮当当的儿童放大版。

    “景泰蓝说你们那什么别树&,”容楚很满意地在她耳边道&,“有时候会雕什么爱神,就是个不穿衣服拿弓箭的娃娃&。要我说&,天底下什么娃娃有咱们叮叮当当好看&&&?当然叮叮当当不能不穿衣服,我给他们精心设计了肚兜和褂子,好不好看&&?”

    太史阑瞟他一眼——景泰蓝传达错误&,八成把教堂和别墅混淆&&,丘比特就算出现也是在门廊装饰上,也不会像门神一样一左一右。

    “下雨怎办?”她眯着眼睛看琴剑合璧小叮当。

    容楚早有准备,微笑自旁边变戏法般抽出两把精致小花伞&,插在琴剑版叮叮当当肩头预留的一个空隙里。

    身后苏亚火虎噗地一声喷了。

    “打雷怎办?”太史阑犹自不放过。

    “海底精采珍贵白石,坚韧无比?&!蹦橙舜尤莸卮?,“雷劈不坏&?!?br />
    叮叮当当脑袋偏过去&,咿咿呀呀地盯着放大版叮叮当当,很感兴趣模样。太史阑低头看了看执剑版当当,小肚兜底下,竟然一柱擎天。

    她为某位老爹的无耻无语望了望天,继续朝里走&&。

    按照现代别墅的格局&&,一进门自然就是大厅&,容楚照搬了个十足十&,连地面都是大块白色原石,打磨得极其光滑&,看上去很有大理石的效果,为了防滑,又铺了深红羯胡长毛绒精织地毯,绘七彩鸟兽图腾&,十分艳美,冲淡了地板过于清素的感觉&&,整间大厅显得堂皇鲜明,色彩明丽&。

    太史阑习惯性看看头顶,天花板的吊顶极其别致,四道流水般的弧线,攒到中心如水花绽开&&,绽开的水花位置&,正好是一只巨大的贝壳灯,贝是深海巨型粉贝&,非常少见珍贵的品种&&,天然有水波般的回旋纹路,被外头射进来的日光一照,暗处是深粉色的&,亮出却淡淡七彩&,和地面相呼应,一抹幽黄的光芒落下来,洒下点点光斑如落英&。

    诚然很美,太史阑看见几个护卫都看得有点发呆,苏亚更是眼神闪动,十分喜欢的模样&&。容楚携着她的手,笑道:“据说你们女人都是喜欢美丽珠贝的?!?br />
    太史阑觉得贝灯美&,更欣赏的是那木制吊顶&&,她很少看见能将简练和华丽熔于一炉的设计,不用问,自然是容楚手笔。

    太史阑摸摸脸&&&&,心想容楚是天生的美学欣赏家,唯一一次眼光出岔&,可能就是自己&?

    客厅的陈设相对显得简单,不知道为什么&,容楚没有使用任何带有中式风格的装饰,纯粹根据景泰蓝一言半语的描述,造了这个房子。屋内没有八仙桌&&&,没有屏风茶几陈列案&,没有条椅。正对大门是一个画框,用红布遮着?;蛑?,是一排沙发。

    太史阑揉了揉眼睛&。

    诚然是沙发&。

    真皮制作的,巨大的,圆形的,白色沙发。

    “那是什么?”苏亚问。周八一脸不以为然,“据说叫法纱&?!?br />
    太史阑一听就知道景泰蓝又记错了&。一转脸却看见苏亚脸红了。

    好端端地脸红什么?

    太史阑又端详一下,才恍然大悟——这沙发太大了&,而且还是圆形,乍一看,很像床。

    在客厅正中放一张床,然后上面还搭着和地面同色的艳红七彩鸟兽图腾毯。

    让人不往淫荡的方向去想也难啊。

    容楚在一边操着手&,神情满足,太史阑瞟一瞟他&,确定其实也许可能或者某人就是这么想的&。

    她上前去,在沙发上坐了坐,这沙发是听景泰蓝口述制作的,没有人真正坐过,自然只得其形不得其髓&&,她已经做好了要么硬邦邦要么一坐下去就陷进屁股的心理准备。谁知道一屁股坐下去,还当真有点弹性,软软的甚舒服&。

    “你用了弹簧?”她问&。

    现有的一些精巧机关已经有了弹簧的初期雏形&,只是还没有精确地达到现代那世符合“虎克定律”的弹簧理论&,使用螺旋压缩弹簧的弹簧秤还没有问世。

    “没有那么巨大的弹簧,不过我想,一些打造可伸缩软剑的材料,应该可以支撑这样的力度?!比莩媸娣卦谒聿嗵闪讼吕?,看那样子很想立即驱退闲杂人等,和她在这沙发上滚三滚。

    太史阑把叮叮当当放在沙发上,两只立即咿咿呀呀地试图爬动,容楚搔着叮叮的小脚心,笑吟吟地道:“叮叮乖&&,这个要给你爹娘先睡一睡……”

    太史阑白他一眼——这家伙忒小气,八成是怕儿子女儿先尿上一泡&,弄脏了他的雪白沙发&。

    她抬头对沙发上遮了红布的巨大画框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容楚&,容楚却专心逗儿子&,似乎没打算掀开来给她看。太史阑向来不是好奇心泛滥的人,他不说&,她也不提,

    抱着叮叮起身,又看了看楼下的客房,也是装饰精美,另外在客房和客厅之间,还有一个隐蔽的浴间。厨房则独立在别墅之外。

    客厅有一半连接着圆形的露台,半圆的全景走廊一直绕到屋后&,走廊的地面则是全黑的打磨原石,另一种风格的凝重。

    从露台的一侧可以转上楼梯,楼梯果然是螺旋式的&,紫红色松木楼梯,打磨光亮,弧度优美,栏杆一路雕花&&,却不是西洋风格&&,而是精致的镂空人物图&&,最下面是一对婴儿&,一男一女&,笑眉笑眼,憨态可掬。再上一级,孩子又大了些&,一两岁模样,赤脚玩乐&,表情生动。再上一级又大了些,五六岁模样,背手读书,摇头晃脑……一级级阶梯上去&,是一对双胞胎的成长&&,从婴儿到童年到少年到青年……从粉妆玉琢的襁褓之中一直到玉树临风身姿娉婷的青年男女,再往上依旧有一个轮廓&,却是简笔。容楚在她身后笑道:“他们缺失了哪几年,以后让他们自己来补罢!至于成年之后,咱做爹娘的还没到那年纪&,何须替他们操心那么多&?他们若有兴趣&,自己慢慢补上也成?!?br />
    身后苏亚等人啧啧惊叹,不住道:“如此奇思妙想&,国公如何想来!”太史阑默不作声&,心中却也震惊。这是一个古代人发挥自己想象,在自身文化品味基础上,对外洋文化的接纳和再加工&。所以所有的设计,因此便显出一种特别的韵味&,既有西洋化的浪漫华丽,也有东方古韵的精美细致,偏偏双方都不显得夸张&&,结合得恰到好处&。

    能形成这样张扬又收敛的风格,在细节处处夺人眼目的人&,自然得有七窍玲珑心思。容楚当仁不让??墒怯姓饽芰κ且换厥?,愿意这样用心,又是一回事。

    她回身,想要给他一个笑容,容楚却竖指“嘘”了一声&,道:“且莫赞美,好的还在后头呢,你赞得太早,后面没词了怎么办&&?”

    太史阑摇摇头——自恋到这程度,夸他实在多余&。

    叮叮当当对满楼梯的自己似乎也很有兴趣。叮叮不住挥舞着小手,想要抓一抓那楼梯上和自己很像的娃娃&&,连当当也斜了斜眼睛,似乎照了照光可鉴人的木雕面,大抵是对雕刻的那个娃娃不太满意&&,咧嘴又哭起来。

    容楚连连叹息&,“你就是我的魔障,上辈子和我有仇,但凡我做的事,你从来就没捧场过……”

    太史阑已经走上楼梯&&,忽然停住脚步&。

    楼上全木地面&,深紫红色木质光滑洁净,日光照上去如一大片紫色锦缎&,木地板离墙边还有半丈远处微微抬高&,像一个榻榻米,榻榻米上是大开的连幅轩窗,窗下紫檀小几,白瓷棋罐,收纳晶莹圆润黑白子。一旁原木色的花瓶里,几支紫白花朵斜插,姿态静谧。

    如果说楼下是精致和华贵集合的狷狂,此刻便是和谐与灵韵集合的静雅&。

    太史阑忽然被这个角落的布置击中,眼神微微湿润——容楚总是能知道她想什么。

    这一个角落,未必一定是指对弈的期待,不过代表着平静和皈依。

    很多很多年后,对坐廊前,闲敲棋子&,听天海之声,看人间落花。

    “现在就感动了?”容楚在他身后低笑&&,“你这样多愁善感,我要吓得不敢再带你走下去&,万一你激动得投怀送抱怎么办……”

    “天还没黑,就有人做白日梦了?&!碧防豢纯醋笥?,各有房门,右边两道小门&,想必是儿女房间&,左边一道大门,应该就是主卧。她停住,向后看了看。

    后面一排等着开眼界的跟屁虫&,眨巴眨巴望了她半晌,最终在她的目光中败退&,周八当先默不作声转头下去&&。

    容楚笑而不语。

    就知道她心底有最关键最珍爱之处&,是不愿意任何人分享的&。

    对于她这样的小自私,他很乐意看见。

    太史阑推开了那道大门&&&&。

    对于这个主卧,她很有些期待,前面处处见巧思,这间最重要的房间,没可能毫无特色。

    此刻连她的心都砰砰跳了跳,怀里的叮叮,爱娇地将脑袋贴在她心口&。

    门打开,黑漆漆一片。

    太史阑怔了怔。

    此时还在下午&,海边无遮无挡,日光还算烂漫,屋子里就算暗&,也不可能一点光线都没有&。

    “有些东西,一开始亮出来就没意思了……”容楚的声音从她耳后传来,低低如呢喃。

    太史阑猜着莫非等下就是烛光红酒鲜花——言情剧的老梗&&。

    如果是那样她也很期待&,不过她不记得自己有对景泰蓝普及过言情剧知识,因为她对那种虚耗生命使人变笨的玩意嗤之以鼻。

    容楚轻轻推着她&&&,走到屋子正中&,她可以感觉到屋子很大,也感觉到屋子里并没有很厚的帐幔,奇怪那些光是怎么被遮挡住的?屋子里不可能没有窗户&。

    忽然她听见容楚声音道:“左&!”

    这一声声调上扬&,她恍惚以为这是导演在喊“action!”

    随即她感觉到身边一亮,哗啦一声,一束光忽然从左边射来&,金黄光柱,落在她脚下。

    她一怔。

    “后&!”

    又是哗啦一声&&,似乎什么东西被抽起,随即一大片金光从身后扑来&&&。

    “前&!”

    “嚓”一声,又一道金色光柱逼到眼前&,她眯起眼睛,看见光线里金色的浮尘&。

    “侧方&!”

    容楚不断命令,嚓嚓礤嚓连响&&,墙壁四面不断有光柱,一段一段地打过来,在她面前交织&、穿射&,织成纵横交错的巨大金色经纬&&,而她在经纬之间,被虚幻之光穿透,如在穿越&。

    黑暗依旧,却有这些光柱穿透空间&,她扬起头&,上方金光璀璨,打入黑暗中的金光分外有穿透力&&&,深邃延伸&,让她恍惚以为这是刺破黑暗&,通往异世的通道。

    真是奇妙景象。

    一瞬间她真有时空穿越之感,这样的感觉,很像黑色高大摄影棚里,聚光灯忽然先后打亮的效果&&。

    然而聚光灯也没这么亮,这么密集,随着容楚不断地发出方位指令,越来越多的光柱投入,那些光柱渐渐连绵成片,成块&,充盈室内&,一切通明。

    太史阑忽然就看见了云海。光是一点一点连成片的,云海也似拼图一般&,在那片光中被拼齐,然后忽然扑入眼帘&。一色的湛蓝如绸缎的海,近处深蓝远处浅蓝,海天交界处是一片淡淡的白,霜雪一般的纯净,而天又在那片白中延伸,一点一点渲染铺陈,又从浅蓝到深蓝&,和大地的明媚蓝交相呼应。此刻已将黄昏,远处夕阳在地平线上跳跃,是一簇深红的火焰,燃烧开七彩的晚霞,将天际涂抹斑斓。

    太史阑怔怔退后一步,才发现她的面前,左侧,乃至身后,都是大幅的透明窗户,将四面背景收纳在全室之内——竟然是二百七十度全景玻璃落地窗!

    此时夕阳硕大通红&,正悬在玻璃窗的正中&,红中带金的光芒洒遍室内&,太史阑有点痴痴地转了转眼珠,看见怀中女儿仰起脸,张大了小嘴,身侧容楚抱着儿子&,父子俩一模一样眯着眼睛,霞光将父子三人的脸色都镀成金红色,光艳动人。

    她忽然觉得她永不能忘这一刻,大幅窗前,夕阳燃烧里,披着满身金光,静静看海的一家人。

    她的爱人和她的一对儿女。

    一霎圆满。

    因为心中震慑太过,她忽然有点腿软,退后一步,脚跟感觉到床脚,她顺势坐了下去。低头一看,整张红珊瑚大床。

    一瞬间她有点庆幸幸亏这个时空没有反腐败,也不需要申报官员财产&。

    叮叮忽然张开双臂&&&,迎着霞光云海啊啊地叫起来,整张小脸红得发亮,看出来情绪十分激动&&。

    当当眯着眼睛看一会儿,头一歪,又睡了&。

    身边一沉,容楚抱着儿子也坐了下来,躺在她身边,满足地吁了一口长气。偏头看了看她&&,似乎对她脸上有点恍惚的表情和满意,唇角弧度弯起&,凑过去啄了啄她。

    太史阑顺势舔了舔他的唇角,喃喃地道:“你哪来的这些东西……”

    容楚眼眸如春水,低笑道:“听你这说话语气&,也不枉我为这南洋玻璃费尽心思&?&!?br />
    太史阑知道远洋商船是有贩卖玻璃制品到静海来售&,但都是小件制品&,最大的也不过是个插屏&&,因为价格昂贵又易损坏,路途上也不能多带,始终没有太大市场。像这样大块玻璃&,简直不可思议。

    “老天要成全我讨你欢心&?!比莩Φ?&,“原本我只想着,能买到一两块大的,做正面窗户也便好了。景泰蓝说的落地窗&,实在很难做到。谁知道就在前几天,周八来说有个远洋商船,竟然带来了一大船的玻璃,其中损毁大半&,但还剩下不少&&,只是本地人只看过玻璃制品&&,却没见过整片玻璃,无人购买&&。我便赶去买了下来&?!?br />
    太史阑想着大抵就是前几日他最忙碌的时候,不过她还是有些疑问&,“怎么会有商船运载大片普通玻璃来卖&?这不怕路上一个风浪便毁了?”

    “这个商人说他是罗得人。罗得岛上已经开始有人制作彩色玻璃,这种玻璃大量积压,他手上这一堆,是一个破产商人用来抵债务的,这东西在本地价格太低廉,而他自己也有一身债务&&,听说这里玻璃价昂,无奈之下便装船运来&&,谁知道众人围观多日却无人购买,他只得将价格一压再压&,所幸他等到了我?!?br />
    太史阑撇撇嘴&&,“就算这样,怕也得不少银子&?”

    “反正有你养我?!比莩ё哦右黄鹌私幕忱?。

    太史阑揉着两只的脑袋,忧心忡忡地道:“玻璃虽美,可是建在这海边风大之处&&,这安全……”忽然想起先前听见的嚓嚓之声,不禁一怔。

    容楚一笑,手指在床边一按,哗啦一声,一扇玻璃窗外落下一层原木窗户,屋内光线一暗。

    “双层窗户?”太史阑一怔&&,没想到国公爷连这也能想到,真是开明奔放思维活跃&。

    “外头那层,是铁木实木窗户,非常坚硬结实&?!比莩?,“一旦有大风雨&,放下就是,这楼上的安全&,只怕还要超过楼下&&?!?br />
    铁木也极其昂贵,太史阑算算这双层窗户的价格,忍不住叹息一声——好大手笔&。

    容楚手指在床边连弹&&,外层木质窗户一层层降下,正面的窗户还做了精美的镂刻,光线通过镂刻射进来,屋子里光影迷幻&,绚烂如生花,又是一番奇景。

    “这窗户可人工拉动也可机关控制?!比莩?,“刚才便是周八开的。我们静心计算过,怎样的开启方式,光芒交织最美丽?&&!?br />
    “我想我永生不能忘记&&?&&&!碧防焕侠鲜凳档卮?&。

    容楚一笑,抚抚她头发&,“为你&,做到怎样我都觉得不够&?!鄙焓掷鹄?,“来&,瞧瞧&&?!?br />
    他牵着太史阑,带她去看化妆间更衣室?;奔淅镉腥椎氖资?,黑色丝绒上钉着无数宝光璀璨的耳环,一旁的白玉横杠上&,挂着一串串的链子,却不是常规的黄金翠玉珍珠宝石&,这些贵重金属只做了点缀,大多数链子都很个性&&。做旧了的古银,藏边红铜&,有沧桑感的青金石&&,深邃神秘的黑曜石,光泽内敛的蜜蜡,图案变幻的丝晶,色泽沉厚的赤金……相对于璀璨而略有些轻浮刺眼的黄金珠玉,这些材质显得更加厚重古朴&,很适合太史阑的气质,同样也很得她喜欢。太史阑轻轻拿起一串古银手链,银质交乎于黑白之间,白色是光明的浓缩,黑色是岁月的肌理&&,雕着一只狰狞的骷髅,镶着青金石的搭扣,她眯着眼,想起自己也曾有一串骷髅手链,是她唯一的饰品,还镶了一只狗牙&,上面有幺鸡的名字。后来不知不觉就不见了,也不知道遗落在何处&。她向来是个对外物不上心的人&,也没有当回事,此时想起&,隐约觉得是在邰家不见的,似乎就是邰家放火烧她那晚之后就没看见了。

    想到那链子就想到幺鸡,她微微有些怔忪,真是好久没想起它了&,刚穿越的时候,一天想起三遍&&,之后风波不断,她一直在生死之中挣扎,连回顾和思念,都渐渐变得奢侈。

    哦,还有个原因,是她心中&,已经充盈了太多新的生活&,她的爱人,她的孩子,和这一地民生&&,无边天下&。

    她轻轻抚摸着那链子&,想着不知道幺鸡跟了谁&,感觉中它是被另外三人中的一个抓住的,可能是小珂&&,但也可能是文臻。跟这两个她都放心,小珂善良老实,无论如何会护她的狗周全。文臻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却是个吃货,幺鸡这馋狗跟着她,应该日子不错&&&。千万不能跟景横波,那疯子高兴起来会把它捧在怀里当乖乖,饿起来也许顺手就烤了狗肉吃。

    想着那抱在怀里的小白狗&,她的眼神又温柔了些——但望它也如她一般安好&&。

    “就知道你喜欢这个?!比莩Φ乜醋拍鞘至?&,“最丑的一个?!?br />
    太史阑扯扯唇角。果然容楚不会喜欢这种,但他依旧为她准备了,智慧的男子就是这样,永远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永远不会以“我这是为你好,我给了自己最喜欢最好的给你”的理由,来禁锢他人的选择和自由。

    太史阑把骷髅手链戴在手上&,转头对叮叮当当道:“好看吧?”

    “可别吓着他们&?!比莩菜?&。

    两个孩子的反应却让他意外,叮叮紧紧盯着那手链,又咧开嘴去抓,咿咿呀呀叫得欢&。当当一贯深沉&,难得也来了兴趣,细长的眼睛都睁开了些,眼珠子贼亮。

    容楚扶额,“难道叮叮当当骨子里也是霸王,就没一个像我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碧防慌呐乃?,“谁难缠就讨好谁,我的孩子应该有这智商?!?br />
    叮叮当当目光发亮,深表赞同。

    首饰都放在化妆间墙内的暗格里&&,花样齐全,数目不算多,因为容楚知道她不爱戴饰品。不过每件都极其有风格特色&,太史阑这么对打扮不上心的人&,都把玩了一阵,才关上柜子&&,叹口气道:“三辈子都够用了?&!?br />
    “要求太低?!比莩?,“不过是给你戴着玩的&&。丽京那边还有一大堆呢,族中亲戚送的。不过我看不上那些&&,太过庸俗,反而玷污了你&?!?br />
    “拿去换钱吧?!碧防缓敛挥淘?,“请记得在京中银庄给我开个私人帐户谢谢?!?br />
    “至于吗&&?”容楚斜睨着她&,“你要存私房做什么&&?”

    “女人经济独立才有话语权&?!碧防徽?,“将来你若出墙,或者劈腿&,我也可以带着叮叮当当过好日子,不至于还要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什么的&?!?br />
    容楚笑不可抑&,“这样的悲惨事儿,轮到我身上的可能性更大些吧&&?”

    太史阑哼一声&,关上暗柜的门。顺手又拉开一个柜子&,里头是四季衣服,冬天皮毛到夏天丝绸应有尽有,那些深紫杏黄黛青浅绿月白黎黑&&,明绸暗锦丝光棉缠枝绣……极尽人间色泽和手工之美,一打开就像邂逅了女子最为美满的梦,时光在这样的精致和贴心中显得静谧而值得期待,一眼看繁华&,一眼看余生。

    再拉开一个柜子&,是亵衣,柔软的亵衣一叠叠地搁在锦缎上,七色俱全,太史阑手指抚上去&,只觉得从指尖到心底都是舒适的。她挑挑眉,道:“黑白两色其实就很好&&?!?br />
    “你错了&?!比莩谒嗲崆岽灯?,语声暧昧,“你别以为你不白,其实你拥有这世上最美的肤色&&&。你那蜜糖似的皮肤&&,适合所有的颜色。艳的素的,深的浅的……别让单调拘谨的黑白二色,拘住了你天生的美?!?br />
    “你说起情话来也是天生的振聋发聩&?!碧防桓ё潘姆⑺?,“不就想骗我每天换一套给你看么&?”

    容楚笑得像看见一船鱼的猫,手指往里头一捞,“何止?夫人不介意&,连这个也每日一换如何?”

    太史阑这才发现睡衣裤里头的黑色底衬不是柜身,而是一层锦布,后头是……罩罩。

    仿造她柜子里大波的珍藏罩罩&&,制作得更加精美。用料更复杂高贵,刺绣更华丽平整&,式样更奇峰突出,罩杯更……合适。

    “这是我从丽京带来的?&&&!比莩⑿?,“我上次回去之后就寻了京中最有名的绣庄&,找了最好的绣娘&,让她给我赶工出来的&,”他瞥一眼太史阑胸口&&,忽然皱眉&,“不对,怎么嫌小了?”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平安票,我毫无愧色地收下,因为我忽然觉得这本书是我写过的甜文之最啊&,破了我自己的很多例,真真前所未有&,以后会不会有,也很难说&&。

    我甚至有种故事到了这里已经可以停住的感觉&,一眼看繁华,一眼看余生&,便是之后无数波折&,有这一霎圆满也已不负此生&。别人的结局&,别人的荣辱&,别人的悲欢,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依旧温馨甜蜜章,于圣诞夜&,送给所有的亲们&&。愿你们亦沐浴光辉之下,获珍贵心意,得人生圆满&。

    圣诞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8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八十五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85并对凤倾天阑第八十五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8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