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逛街和礼物

    太史阑“噗”地一笑,心想这混账说起这种话来也是天生得道,探头对水里看了看,眯了眼睛道:“我瞧着倒还安分,难道最近打渔去了?”

    “濒临战事*,海滩封锁&&,你又不是不知道^*&?!比莩劢切狈?,漾漾春水&,“我到哪里去打渔&?”又轻悄悄凑过头来^,轻悄悄在她耳边道:“嗯……你觉得安分吗?它是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它更猛。你动一动它就活泼了……真的,你要不要试试?”

    太史阑笑而不语&,抓起澡布给他擦背*,五指以龙爪手用力^,格格吱吱一路下去五条红印子^,容楚舒服得直哼哼,“哎哟……好……用力些……再用力些……深些……再深些……”

    太史阑撇撇嘴,真恨不得捂上那张嘴——听着这淫荡的大呼小叫**,保不准还以为这是个被虐狂^。

    两人泼泼洒洒^,洗了小半个时辰&,直到里间的叮叮当当不耐烦^^,齐齐张嘴大哭才不得不结束。叮叮当当哭是因为等待太久&,最近容楚太史阑不管多累^,每晚叮叮当当醒的间歇,都会抱着他们各自说一番话,一月之期所剩无多,他们珍惜每一刻的相处。渐渐地,叮叮当当晚上醒来也变得有规律*,今天迟了些,两只便开始大哭^,听起来就像催促抗议&。

    “哭*!哭**!一天到晚只知道哭&!”容楚不得不结束美好的洗澡之旅^,悻悻从澡桶里爬出来,“也不知道成全他们老子我!”

    太史阑皱眉瞟着他——初见两个孩子时,那如获至宝的家伙哪里去了&^&?果然远香近臭^。

    把叮叮当当抱过来&,再次絮叨一番^。两人一般轮换抱儿女*,今天轮到太史阑教育女儿,太史阑眯着眼睛和小丫头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叮叮&,以后把你那位看紧点^,省得他天天出门打渔^?!?br />
    容楚的眼睛水汪汪地瞟过来^,“嗯&?”太史阑不理他,容楚凑过来*,拖长了声调,“叮叮^,别听你娘撺掇,什么你那位你那位的*?你自己去找,可莫要被人骗了去^,这世上坏男人太多了。你小小年纪不要听这个^,将来长大了^,好好侍奉爹娘就好了*。至于得意夫婿^,爹爹会好好地给你找的……”

    “是啊&,这世上坏男人太多了,眼前就一个*?&!碧防涣沽沟氐?,“叮叮*,等他给你找^,我怀疑你三十岁都还在家里&。他会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配不上你,看来看去,这世上就没一个好男儿*&&,可以和容叮叮相配。直到把你拖成黄花菜,留成老姑娘?&!?br />
    “至于吗?”容楚摇头&*,“我觉得,如我这般也就可以了?!?br />
    太史阑有点忧愁地想,这下可能要拖到四十岁了^。

    “你怎么不操心当当未来的老婆?似乎那更重要吧?”她瞟瞟儿子,儿子在容楚腿上安安稳稳地呆着&,一双细长的漂亮眼睛,永远斜瞟着他爹。

    “我一看这小子就知道不是好东西,将来只有女人给他祸害的,没有他被女人祸害的,他不会重蹈他爹覆辙的&?!比莩痪哪竽蠖有∈?&,唤奶娘过来把孩子们抱回去睡觉。

    “嗯&*?覆辙&?祸害?”太史阑的狼爪狠狠地伸了过来,动作精准&,下手坚决,难得面瘫脸还是不动声色^,“你确定*?”

    往日里容楚对这事儿乐此不疲,今天却就势翻了个身*,双腿夹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下一步动作*,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腻腻地笑道:“又想使坏了^?嗯……今儿我累了……先这么着……咱们明儿再战……”说到后来语声含糊,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太史阑盯着他安详的睡容半晌,很想像挤孩子玩具球一样^,啪叽一下也挤扁那啥——叫你累^?累?累还能累着那里**&?累你妹?^*?!

    脑子来翻来覆去*,手指头揉来捏去,做了几番假动作*^,终究没舍得*,太史阑只得悻悻地把手抽出来*^,顺手摸了他滑腻的大腿一把^*,手指向上按在他温暖柔软的小腹&&,咕哝道:“……存货不足?”

    她带着这个巨大的疑问入睡,睡着了还紧紧抓着他小腹**,倔性子就是这样的*,有疑问就不肯放手^,容楚早上醒来*,就觉得肚子分外暖和,一瞧忍不住失笑,轻轻抓起她的手,怜惜地吻了吻她骨节越发分明的手指。又轻手轻脚起身^,简单洗漱早饭过后^,便出去了&。

    他背影一消失*,太史阑就睁开了眼睛,看看自己的手指,看看他去的方向^,皱起眉头&。

    日子在这样平静又有点神秘的节奏中&**,眼看飞快滑过&。太史阑又开始了默默倒计时,还有三天……

    倒数第四天的晚上&,容楚回来得太迟&,以至于太史阑没等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早上醒来看见容楚站在她床前,背对着她,向着阳光&*,伸了个懒腰^。

    “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

    “有点迟&?!比莩?&,俯下身亲了亲她的额角,“你睡熟了,我就没吵醒你。大概睡太迟反而走了困,所以现在干脆也起来了?!?br />
    太史阑瞧瞧他,背光立在面前,脸容不太清晰&&&,身上的衣裳却是换过了&,语气也颇有精神&&,看来没什么破绽。

    不过,如果这样她就信了,那她也枉称太史阑*。

    一个女人&,会连当晚身边丈夫有没有睡都不知道&^^?何况她睡眠一向警醒。

    他神情姿态一如往常*,只有她能看出他的疲惫^^,他的衣裳上还是存着淡淡气味,很复杂,像是各种材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她扯扯嘴角*,坐起身,容楚立即给她递过衣裳^*,太史阑一瞧^,却是一件可以穿出去的袍子,而不是平时的便袍&*。

    “要出去?”她问*。

    容楚已经命奶娘把孩子抱了出来&,笑道:“整日憋闷着,出去逛逛吧。咱们一家四口,可怜从未一起逛过街&。再不逛,下次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br />
    “哦*?*!碧防蝗险嫠妓?,“那我去安排护卫,抽调今天当值的五个班次,全部换成便衣跟随……”

    “停?!比莩焓种棺∷拇蛩?*&,叹了口气道^,“我都安排好了^*^?!?br />
    太史阑瞟他一眼——终于打算揭开谜底了么&?

    正好她也有事,打算拖他一起出去,这下免了她找借口^&。

    她匆匆起身&*,苏亚送进早饭来,她对苏亚瞟了瞟,苏亚点了点头^。

    门槛都拆了&,车子停在后院,太史阑抱着儿子*&,容楚抱着女儿上车&*,头顶上有衣袂带风声过,想必护卫已经提前出去布防。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安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低鹾投萌俗罱际ё倭?,太史阑怀疑他们到了海上*^。她不认为康王还敢回到丽京^^,首先静海他出不了^,之后南徐也不会再给他庇护&*,叛国罪行一暴露,无论谁留下他都不会再有罪,朝中已经下了密令,要求沿路官员进行搜捕,要将康王锁拿进京查办。这份密令上甚至有太后的签字——多位大臣上书朝廷指控康王叛国*,其中不乏原先他们的人和一些中立臣子,甚至还有南徐总督&*,太后再认为太史阑一手遮天^,也不会认为她能左右向来不对盘的同级别总督&。而叛国罪行,也是她最最不能接受的。到了这种时候,她便是还存疑**^,想庇护,也已经没有了理由和力量。

    除此之外,静海上下早已被太史阑整顿服帖*&,已经不存在什么危险因素&。不过两人还是很谨慎,毕竟这次要带孩子出去&。

    刚刚满月不久的孩子并不适宜出门,但奇怪的是&,平日里极其疼爱小心孩子的两个人&,这次几乎没有商量&,很有默契地便各自抱起了孩子。

    离别在即*,有些经历*^,他们希望一家一起去领略*。

    目前东堂退居本岛海峡休整*,大概要等到冬季过后才有战事^,静海城渐渐恢复了前阵子的繁华,太史阑本来打算穿城而过,直奔目的地*^&,看见街上热闹^,忽然也动了兴致——这是她治下的城镇&,可她还从没好好欣赏过。

    容楚又猜到了她的心思,在她耳边笑道:“总督大人今日不想微服私访,查看下静海的民生吗*?”

    太史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饰,她素来衣裳低调,如今虽然讲究了点质地^,但实在也算不上华贵招眼&&,而容楚平日里向来穿得骚包,今日却显得内敛**,一袭素锦*,绣青金色海水纹*,头上也只是一根雪绸青竹纹发带^,将一头光可鉴人的乌发扎起*^,却越发显得皎皎朗朗*,清爽得令人心中透亮^^。

    这个造型&,应该可以逛街吧……

    车子停在静海最热闹的海市,这里不允许马车进入^&,这也是太史阑的命令*,所谓的步行街。

    这边车一停,那边周八和火虎就开始请示,是否变相驱散人群,太史阑皱眉道:“不必扰民&^?^&*!蹦橇饺艘谰商崆跋氯グ才?,一大批便装护卫汇入人流^,不动声色将人群隔开^^。

    就算是这样,太史阑和容楚两人下车时^,四面忙着交易的人群还是有人回头&,随即便愣住,再随即更多的人若有所觉回首^,再次愣住*,刚才热火喧天的集市^,忽然静得落针可闻。

    太史阑可不认为是叮叮当当美绝寰宇&,也不认为是自己风标独具^,她瞄一眼清爽透亮的容楚,鼻子里轻轻哼一声。

    招蜂引蝶的家伙*,百分之九十五的眼光都是落在他身上的^。呵呵!那边居然还有个晕倒的!

    她接过苏亚手中罩了纱帽的女儿*,往容楚怀里一塞*&,容楚笑吟吟捧住。

    奶爸造型立即幻灭了绝大多数春情涌动的目光*。大多数人面带扼腕之色撇过头去*,买东西的买东西还价的还价,整条街顿时又活了过来。

    太史阑抱着儿子&,和容楚肩并肩地往内走*&,人群虽然不再盯着两人看了^^,却在两人接近时,依旧自然而然地让开道路。

    养移体居移气^*,身居高位久了^,自然便有威重气质,令人下意识退避^。众人说不出这对夫妇有什么特别^,然而他们就是特别的^,往那里一站&,所有人第一眼就看见他们,就连那女子&,乍一看不出色*,再一看*,也令人觉得有巍然的气质逼来*。

    有点见识的,不再凑上前,却也有些没眼力的。

    太史阑在一个摊子前看贝壳拨浪鼓^&,眼角余光看见有粉裙女子擦着容楚经过*^&,却被容楚避开*,随即听见女子声音低低^,“鲜花插在牛粪上……”

    咦,谁是鲜花^,谁是牛粪&?

    太史阑很想按照常规意义&,认为自己是鲜花某人是牛粪&^,但看看容楚,实在没法和牛粪产生任何联想&&^,难道牛粪是她自己^&?

    至、于、吗&?

    她拿起一个雪白大贝做的拨浪鼓*,洁白的贝壳镜子一般,映出她的脸,太史阑怔了怔。

    她好久没照镜子了^&,倒是没发觉自己瘦成这样&,也不算难看吧&,就是脸色过于苍白,人瘦了,眼睛便显得大了,颧骨也高了些&,眼珠子幽幽的*,望上去有点怕人^。

    太史阑唇角一扯^,摸了摸脸,心中叹了口气&^。

    没有女人不在乎自己容貌^&,尤其和容楚这样的祸国殃民的美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不过太史阑向来心志强大,想了想觉得这也实在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她现在能出来慢慢走几步已经算不错&,总会养回去的*。再说她本来就没容楚美&,她长处在特色。嗯*^,特色。

    陪在她身边的容楚,好像没发觉这一角的小动作^^,看起来很专注地在挑这些廉价玩具*,装模作样地问叮叮当当,“这个好不好看?这个呢*?”忽然递过来一个彩色贝壳的小手铃&,换走了她手中可以当镜子的拨浪鼓*,不由分说地道,“这个好?;徽飧??!?br />
    太史阑看一眼*,掏钱包——容大国公身上从来不会带钱包的^。

    谁知道容楚抢先从袖子里摸了摸*^,摸出几个钱来^,居然还讨价还价^*&,“多少钱一个^?三文?贵了,两文半……两文半不好卖*?没事儿^^,这个石头小彩珠附送&*?*&!?br />
    太史阑揉了揉眼睛&,怕眼珠子掉出来^*^,再回头看周八——张得好大的嘴*。

    容楚若无其事地付了钱,摊主一边收钱一边喃喃道:“生得好相貌,穿得好衣裳&,出手恁般小气……”还同情地对太史阑看了一眼。

    太史阑捂住肚子——别笑**!伤口快痊愈了,可别雪上加霜&!

    容楚面不改色,将小玩意扔给苏亚&,手中把玩着那个滑溜溜的彩绘卵石,拉着太史阑向前走,太史阑看他经过了几个摊子都没看^,眼神扫来扫去,不知道在找什么。

    正要问,忽然看见他手指一弹,手中彩石一闪不见,随即前头一个摊子前砰地一声响,人群微微骚动^,有人嚷道:“摔跤咯摔跤咯,大姑娘摔跤咯****!”

    这集市十分热闹,人挤人密集得脚插不进,太史阑等人是被护卫们护在正中^,才免了人群接近,别的地方就算想跌跤都不容易*^,太史阑转头看了一眼,隐约看见人群缝隙脚下,有粉色裙子拖曳泥泞^。

    这粉裙子瞧着有几分熟悉&?

    她回头对容楚看了一眼。

    容楚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拉着她从容从粉红裙子面前经过,路过那跌倒的女子身边时,还小心地托着太史阑的手臂*,深情款款地道:“夫人小心,别给地上的残花绊倒^?!?br />
    太史阑听见身后苏亚“扑哧”之声,似乎还有地下狼狈女子的抽气声。

    好恶毒,好恶毒……

    恶毒小气兼护短的某人^&&,抱着孩子牵着她,认认真真将集市从头到尾逛了遍^,给孩子买了拨浪鼓^,小风车,小船^,小面人,劣等海珠项链^*,假冒珍珠头花&,虎头鞋,泥口哨^,贝壳做的小彩灯等等一大堆玩意^&,东西太零碎^,火虎拎不了,求助地看向周八^&,周八冷冷地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扔给火虎。

    火虎一边把零碎往袋子里装一边兴奋地问周八&^,“八兄,你怎么想到带袋子*?”

    周八不甚恭敬地把嘴往主子背影一努&,“他向来都是这么琐碎的*&?!?br />
    “琐碎”的男主子忽然问女主子,“太史,听说你打算派亲信去海上长驻?我觉得梅花很好,她擅长指挥,要不就她去&^?”

    周八立即大声对火虎道:“咱们做护卫的,就应该急主子之急*^,想主子之想,主子想到的我们努力去做,主子没有想到的我们也应该提前想到,比如这个布袋子*,这点小事还需要主子操心吗^?”

    容楚微笑点头,又亲切地对太史阑道:“我想过了&,梅花快成亲了&*,不合适,换个人吧^?*&!?br />
    火虎:“……”

    过了一会儿周八的布袋子里也满满都是东西^&,这回是容楚买给太史阑的^,计有少见的海蓝珠头面一套&,珊瑚盆景一个&&,玳瑁梳子一套&,海泥护发膏一罐,海底鲨鱼皮深海衣一套,鲨鱼皮便鞋两双……都是超重的,背得周八脸色更黑。

    太史阑也给容楚买东西*^,这种集市鱼龙混杂,三教九流都有^,据说还有专门下海捞沉船或者盗海墓的高手,用心了还是能淘到好货稀罕货。她不像容楚,看见什么有点意思的都想买给她*,她只挑少见的。最后给容楚选了一块号称因潮而生水的奇异墨台,墨台上有天然的海天云日纹^?;褂幸桓鲅丈丫椎墓排?,那佩已经被锈得看不清本来颜色,更看不出质地如何*,但造型古朴奇特&*,看上去还有几分眼熟,正是这造型让她心中一动&^&*,便买了下来。

    这两样东西&,都是她蹲在一个不起眼的古董摊子前*,从一堆生满海锈海藻的脏兮兮的旧物中扒拉出来的^,那堆东西臭气熏天,就连惯常知道这里容易有好东西的人都退避三舍&,她却硬是有耐心一件件翻看&^,选出了几样东西&,付钱的时候摊主的脸色地都有些惊讶^,真心地连赞她有眼光。只是她的手指缝里沾满了味道难闻的黑乎乎的玩意,苏亚找了水来洗手洗了三次才洗干净&*。

    那摊主看她选了自己卖不掉的东西,心情颇好,叫住她道:“这位夫人^,这玉应该是块好玉*,有年头了,可能还不是中原之物。这种玉还是有可能恢复原貌的,你可以寻找未婚闺阁洁净女子*^^,将玉佩戴在心口^,日夜不取*^,有那么两三年^,应该就可以恢复原来光润了&?!?br />
    太史阑谢了^**,又问他这些东西从何而来,那摊主犹豫半晌^&,才悄悄道:“不瞒夫人*,这是我一个朋友,嗯……做海捞子的朋友,从黄湾那边的玉柱礁里捞出来的&*。那地方风急浪高暗礁多&,沉船也多^,敢冒险都能有收获。我朋友说那条船不是我们静?*;蛘叨玫拇?,船上人的衣服他还取了一件来……”说完掀了掀地上的布^,太史阑这才发现放东西的布原来是一件衣裳,那衣裳宽衽交领^,色泽青黑&,袖口绣着奇虫的花纹&&??瓷先ヒ灿屑阜盅凼?。

    太史阑知道所谓海捞子,其实也就是专门在沉船上做死人生意的人,仗一身好水性&,在沉船中找宝贝&^。她谢了这摊主*&,一边命苏亚将东西收起*,一边思索着刚才觉得眼熟的衣服&^,见谁穿过。

    一时想不起^&,却看见前头一间轩敞店铺,上头黑底金字匾额“同盛祥”^,是本地著名的成衣店,价格高昂,时常有些南洋过来的新奇衣物售卖&。

    今天那店门口^,就挂了牌子^&,写着“南洋鲸鱼骨紧身衣,南洋丝织寝衣,亵衣?!?br />
    太史阑想着容楚这家伙天天要洗澡,洗完澡要换衣服*,他换衣服勤,对衣服要求也高,常常穿了几次就嫌不舒服扔掉,本地的丝绸也不太结实,以至于他做衣服的速度比不上他扔衣服的速度^,比如他最近的储备内裤就只有七条了^,不够他七天穿的……

    太史阑叹口气,一边肚子里骂奢靡一边跨进了店内*^。

    店主很有识人之能^&*,一抬头看见两人只觉气度不凡,赶紧亲自上前招呼,太史阑言简意赅,“最好的内裤,南洋进口,一打&&!?br />
    容楚咳嗽*,周八望天,火虎忍笑^,苏亚很有远见卓识地早早停在门口守卫。

    “敢问夫人*,一打何意&?”店主眨巴眼睛问&。

    “十二条?!碧防坏?,“应该够了?!?br />
    “敝店有最好的南洋生丝亵衣^,丝料其实南洋不如我们南方的绸缎,但胜在织法特殊&&,乃是以机器所织*&,极其柔韧……”店主殷勤地给太史阑介绍&^*,“十二条似乎多了些,这些亵衣很耐穿的,十二条够穿好几年了*&,不如夫人少买些,说不定小店过几日就有新货*^?!?br />
    “够穿一个月就不错了*?&*!碧防坏繼,“损耗太大*?!?br />
    容楚咳嗽&*,周八开始咧嘴&,火虎咬牙^^。

    “啊……”店主瞪大眼*,崇敬地道,“想必公子非常健壮……非常健壮……”

    太史阑想他爱扔内裤和健壮有什么关系*?

    “敢问夫人,要何花样*?有绣莲花者,有绣美人者,有绣南洋风物者……”

    “内裤要什么花样?不怕磨着么?”

    容楚咳嗽*^*,周八捂住肚子,火虎走开两步以示距离。

    “敢问夫人,要何尺寸^?有大中小三码*&?根据裆围……”

    太史阑想容楚喜欢穿大的,舒服&^,有时候如果不是她坚决抗议,这家伙甚至喜欢裸睡,便道:“最大码&?!?br />
    “啊……”店主的崇敬越发洋溢,“尊夫真是令人仰慕……令人仰慕……”

    容楚凶猛咳嗽,以手遮鼻,四处一望,周围的男女都在看他,男子眼神艳羡^&,既有对他“尺寸”以及龙精虎猛的羡慕*,也有对他拥有如此贴心大胆夫人的羡慕*,那些眼神里滴溜溜写着“如此大胆女子,想必床上也必定花样繁多*,仁兄好艳福^?^!?*;隔屏风的女子们则都粉红了脸低了头,有人探头出来悄悄瞄他&,眼神里飞出几朵桃花&,桃花上写着“如此美貌且精壮的男子^^,想必那啥必也那啥那啥&,啊啊鼻血鼻血鼻血……”

    容楚痛并快乐着——诚然被夫人承认“精壮尺寸大”是美好且有面子的**,但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承受却是有些吃不消的……

    太史阑向来是“我自横刀向前走^&,讥嘲于我不如狗”&,满屋子的咳嗽和眼光好像风一般从她身边飘过去*,她专心给容楚选内裤&,不要花纹图案*,黑白丝的各选一半&,心情好让他穿黑的&,心情不好让他穿白的&^。

    太史阑抓着黑亮的丝织裤裤&,如同抓着自己的战旗*,眯起眼睛想象着容楚新雪美玉一样的肌肤衬上这么纯正的黑色,黑白分明,应该又是一种奇妙的景致……想着想着鼻子又热了&,她顺手拿手中的裤裤掩住鼻子^。

    满屋子的人都掩住了嘴……

    选好内裤之后太史阑又给容楚选了几件寝衣&,每件选之前她都会眯着眼睛做一下真人模拟,她打量容楚的眼光就好像他衣服已经被扒了,正套着这些或飘逸或华丽的寝衣^*,在她面前搔首弄姿*。

    同样厚脸皮的容楚岿然不动,很享受她的意淫&,倒是隔屏风偷看的夫人小姐们一个个红霞上脸&,指甲刮得屏风咯吱有声。

    男式寝衣也就是长袖衣裤,一般没什么特别,太史阑给容楚尽量选领口大的,她觉得某人漂亮的锁骨和肌肤不露出来一点实在暴殄天物。

    她在这边选寝衣*,那边容楚忽然被小二鬼鬼祟祟地拉到了一边,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什么*,就见小二从柜台下偷偷拿出一堆东西&,在那里翻拣挑选。太史阑瞧着,八成是容楚也顺便给她买衣服,便没有多问。

    东西买齐结账的时候,出了点岔子&,太史阑知道进口货贵*&,却不知道竟然那么贵。她虽然很本分地带了银子^^,却带得不够多&^,而尊贵的容楚大神*,自然是尊贵的从来不带银子这种俗物的&。

    太史阑只好找护卫们借&,护卫们忍笑正要掏钱袋,老板忽然摆了摆手,道:“小店这些南洋货因为式样奇特^,销路并不好*,如今承蒙惠顾,购了这许多,小店便给夫人折价三成?!?br />
    这么一算便够了,太史阑道谢,店家笑眯眯地指着火虎的腰间,道:“刚才小老儿看见这位大人身上戴着总督府的标志。想来是总督府的人,总督大人德被民生^,静海百姓俱受恩泽*,便冲这个,小店也应该让利?!?br />
    火虎脸上极有光彩*,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唇角一扯*,点点头。她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神却颇温暖,容楚伸手过来,摸了摸她脸颊。

    触手无肉,他心中既骄傲又心酸^,想着一路来,听了许多对她的赞颂之语,百姓口碑向来难得,可谁知道这背后她的代价^。

    她沉默,不对所有人说她的苦,连对他,都只肯展露最光鲜一面。

    这个骄傲执拗&,却让人心疼的女人……

    他手指力度温柔^,停留在太史阑脸上姿态轻轻,眼神专注若有流光,厅堂里众人瞧着^,不觉得轻薄&,只觉得真情流露^,令人心动**,屏风后响起小姐们怅然又羡慕的轻叹声。

    不过某个承受美男温柔却只顾着看账单的家伙有点煞风景。

    更煞风景的就是她在容楚眼神最醉人,表情最温柔的时候^&,忽然抬头问:“我说怎么这么多银子**&,原来你那件最贵,你又瞎买了什么猥琐玩意儿*,嗯?”

    屏风后小姐们砰砰地撞墙……

    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插在了牛粪上??!

    ……

    从店里满载而归,东西都放在了马车上*^,两个孩子躺在容楚内裤堆里,小手抓挠着不停**,太史阑瞧了一眼容楚拿着的那个包袱&,好像是买给她的东西,不过容楚神神秘秘的*&,到现在也不拿出来。

    赶车的火虎探进头来,问:“是回府还是……”

    “去城南转转^&?!碧防缓腿莩炜谕鵡^^,两人对望一眼,容楚挑起眉毛,太史阑摸摸脸&。

    车辕上,周八和苏亚也对望一眼&。

    车马辘辘向城南去,城南是富人集中区,集市宽敞干净&^^,人流较少,虽然规整有序^,却少了那边闹市的烟火人间味儿。这边屋舍也较少&,多半是重梁连栋的宅院。不过真正临近海边&^,春暖花开的宅子并不多,当初那些好地块都被海鲨给霸主了*^,留着自己用或者准备分赏给有功之臣&&*,最好的妙音滩那块地,据说就是他留着准备给海姑奶奶的*。

    太史阑听火虎说这些八卦*,心中微有感触*,海鲨一生无恶不作^,号称人性全无,但只有她知道&&,他至死都护着女儿尸首。

    是不是再恶的人&&,内心深处依旧有一处柔软?那么^,诸如宗政惠和康王等人&,他们的柔软,或者说死穴在哪里&?

    眼前忽然一黑*,嗅见熟悉的香气,眼睛上覆上了容楚光滑柔软的手掌*^,他的声音响在耳侧,“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先闭上眼睛?*!?br />
    “真狗血&?*!碧防黄兰?。顺从地闭上眼睛**。

    听着马车方向不变&&,似是向妙音滩去的,她记得去那里有段路全是碎石*,不太好走*,不过如今车马丝毫不颠簸,路似乎已经整修过了^。

    车外响起苏亚低低的一声“咦&?”

    马车一路深入,在太史阑的感觉里^,这里似乎已经深入了妙音滩内^,很少人来的地方。先是走过了一片平整的地面^,太史阑想着妙音滩外明明有一大片不好走的乱石地^^,现在到哪去了?随即容楚忽然打起帘子,有风进来,熟悉的清爽又带着淡淡腥气的海风*,不过这次的海风里&,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味道……新鲜的树木的清香,常绿乔木的涩香*&^*,灌木和青草的蓬勃味道^,隐约似乎还有点清甜的花香……她有点恍惚,觉得似乎是从一个自然花园中穿过&。

    马车停下,容楚牵她下了车*,两个孩子抱在火虎苏亚怀里^,咿咿呀呀叫着,似乎很欢喜^^*。

    “这是我给你和孩子们准备的礼物^?!比莩Φ?,“来,睁开眼*,捂上嘴?!?br />
    太史阑睁开眼睛*^,却没有捂上嘴&*,唇角在眼睛还没睁开之前,已经微微弯起弧度。

    ------题外话------

    ==

    我自横刀向前走,讥嘲于我不如狗*,边走边掏月末票^,买只火鸡有木有^^。

    平安夜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8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八十四章 逛街和礼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84并对凤倾天阑第八十四章 逛街和礼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8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