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疑似出GUI&?

    太史阑有点尴尬&,推开容楚,容楚却不急不忙在她身上理理衣服&,施施然起身,起身时还温柔体贴地搀了太史阑一把,轻声道:“小心些?&!币蛔范陨裆椒档乃究贞判Φ溃骸笆雷涌珊??”

    司空昱不看他&,坐起身,在床侧发了一阵呆,太史阑有点担心地瞧着他&,不确定他的状态如何&&。

    她用自己的摄魄解了他的被控状态,但并不能肯定昔日的影响是否还存留在他身上&。

    好在司空昱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她稍稍放心,“你如今身子可好&?孩子可好&?”

    他低着头&,声音清晰,却不见表情。

    太史阑点点头,道:“都好&?!?br />
    司空昱抬眼,定定地瞧着她脸上不自觉的温柔神情&,随即振作精神,“刚才没能瞧见&,能让我瞧瞧吗&?我就远远看一眼&&?!?br />
    “自然要给你看的?&!碧防坏?&,“没有你&,她们可能也早就出了事?&!钡奔疵私礁龊⒆铀屠?。容楚亲自在门口接了&,抱在怀里给司空昱看,“如何&?女孩儿是不是很美?男孩儿是不是瞧着很聪明&&?”

    太史阑无奈地扯扯唇角——所谓王婆卖瓜就是这样了&,某人的智慧沉稳,一逢上儿女在怀&,就急降为零&&。

    司空昱双手撑床&&,定定瞧着那对粉妆玉琢的孩子,半晌&,苦笑一声道:“她们睡得真香&,像是在做梦?!?br />
    “有些梦纠缠伤身,还是不做的好&?!比莩馕渡畛さ卮?。

    司空昱不语,眸子里星光浮沉&&,却是远了千年万年的星,在永恒的天际寂寥&。

    他忽然在怀中掏了掏,道:“这对东西&,留给孩子&?!?br />
    那是一对血玉扳指,极其纯正的血红色,只在内圈里各自有一处深黑色的痕迹&,看上去像天然生成的一双眼睛,十分奇特,看上去也极珍贵&。太史阑将那对玉扳指拿起来&&,才发现两个扳指各自的黑色痕迹&,是后天处理的一种镂雕&,雕的是翅膀,两只扳指&,就是一对翅膀&。

    司空家的族徽是金翅大鹏,很明显,这对东西也是司空家的信物之一&。

    太史阑皱皱眉&,如果是寻常珠玉&,再贵重一些她也无所谓,但涉及到司空家&,她就有些犹豫。但不等她拒绝,司空昱已经道:“这东西&,除了少数东堂人&,很少有人认识&,不会给孩子带来麻烦&。更重要的是&,这是血髓玉&,对调理经脉,稳定气泽有相当作用&?!彼锌吭诖餐?,淡而凉地道,“反正我已经用不着了&?!?br />
    太史阑听着最后一句话颇有些古怪&,但她素来不是矫情的人,听见说对孩子身体有好处,立即道谢收下&。准备回头穿个小绳子给孩子戴上。

    司空昱并没有靠近孩子,只坐在床头,有点茫然又似有点羡慕地看着两个孩子&&&,那眼神&,令太史阑莫名地觉得心中有些堵&,想着这样一家四口的模样&,看在此刻的司空昱眼里&,想必也是一种伤害。

    容楚便在此时笑看了她一眼,道:“你和司空世子谈谈&,我带叮叮当当回去洗澡&?&!彼低瓯愠鋈チ?。

    太史阑心情有点宽慰&,容楚醋性子看似大,其实并没那么小家子气,更多时候是逗她罢了,强者&,向来对自己就有满满的自信。

    不过容楚虽然离开,却并没有完全放心她的安全,太史阑听见头顶上下都有呼吸之声,暗中也不知道布了多少人在看守&。

    这让她有点不安,司空昱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抱膝静静看着窗外,黄昏浅浅金光下&,他的侧面微显单薄,睫毛浓密&&&,一双眸子清润似有水汽&,那一片深邃灿烂的星空&,收纳了太多人间神秘,不见去路。

    太史阑和他简单说了几句&,问了他落水之后的情形&,司空昱只说当日落水受伤&,被东堂人救走&,之后便有些迷糊&,但也没有完全迷糊,只是很多时候懒得想而已。

    问他怎么会为康王所用,他道想必是东堂大殿下做的手脚&&,大殿下素来喜欢豢养民间异能之士&,手段繁多,又掌管东堂天机府,朝中人向来因此对他颇多顾忌。不过这两年大殿下接连铩羽&,先是天授大比失利,后来和三殿下因琐事纷争打赌,三殿下硬是用一个只有眼睛有点特殊的女子&,赢了大殿下一众异能之士&,也因此大殿下被逼出东堂&&,亲自来主持这次和南齐海战的情报事务。

    太史阑对东堂所谓的异能之士比斗不怎么感兴趣&,她和司空昱谈话,只是想确定他的脑子到底有没有出问题,听他语句清晰&&,思路明白,倒也放心&&,随便说了几句,便道:“东堂人对你不怀好意&。你且好好在此休养。若你愿意,我也有办法以秘密办法&,通过海路&&,直接送你回东堂?!?br />
    “回东堂吗……”司空昱忽然一笑&,慢慢地道,“不必了&?!?br />
    这一刻&&,他的眸子里又流露出先前的浅浅迷茫,像是被雾霭忽然遮了眼眸&。

    太史阑沉默,心想还是等他好些再说吧。她挂心两个孩子,起身告辞&,走出门口时&&,听见身后司空昱道:“太史,这一生……”

    “怎么?”她立在门槛上&,回身&。

    司空昱仰头看着她,眼神里莫名光芒一闪而过,随即摇了摇头&。

    太史阑垂下眼&&,没有再问&。

    自从天授大比之后&,司空昱就不再是当初那个骄傲清贵的世子&,总显得心事重重&,喜怒无常,像是承担着无数心事。

    但是她误会过他一次,就不愿意再误会第二次。

    她愿意相信他&。

    从司空昱院子出来,苏亚带着一对母女,拜伏在道边&。太史阑停下脚,看了一眼&。

    那妇人年约四十许&,依旧可以看得出容貌姣好,但鬓边华发早白,此刻伏在地下&,头也不敢抬。

    少女只有十三四,衣衫平常&,容貌很是清丽,依稀可以看出几分熟悉的轮廓&。她紧紧靠在母亲身边&,却又在偷偷打量她,眼神里带着几分好奇&。

    太史阑心中一阵钝钝的痛&。

    “回总督,”苏亚道,“先前那批人,给他们逃出了&&。不过那个女俘虏交代了东堂人在静海的落脚地之一&,在那里,我们找到了……她们?!彼倭硕?,道:“于定的母亲和妹妹?!?br />
    听见于定的名字,那对母女立即抬起脸,希冀地看着太史阑,那妇人低低地道:“您是太史总督吧……我家定儿……”

    “于定于前些日子战死&&?&!碧防唤囟狭怂幕?,淡淡道&,“请节哀&?!?br />
    母女俩浑身一震&,随即放声痛哭&&。苏亚和火虎等人,却无声松了口气,红了眼圈。

    看似坚冷的总督,其实却有最为悲悯宽容的内心。

    太史阑负手望着那对母女&,想着原来于定最后的解释原来是真的&&,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无辜&,这对母女&,没有必要再去背负于定的罪孽了。

    “我们家老爷新扶了夫人,我们活不下去……”妇人擦着眼泪&,“听说定儿在静海挣得了出身,便冒险离家前来寻他,他寻了屋子给我们住了&,经常出来看我们,还说等挣了参将衔&,就再买个大屋子……谁知道有天晚上有歹人进屋来&,我们被迷昏了&,醒来后就在一处陌生地方,有人给吃给住&,也不理会我们&&,就是不许我们出去……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抽噎着看着太史阑&,“定儿说过您,是您栽培了他……可我没想到……没想到……”她嚎啕起来&,“定儿,你定然是为了娘亲和妹妹&&,拼命打仗才会……是娘害了你……是娘害了你……”

    哭声凄切,惊得鸟儿斜飞,翅膀割裂黄昏的霞光&,掠一抹轨迹如血&。

    太史阑挺立如初&,神情被夕阳光影遮得模糊,语气却平静决断&,“他虽死了,但曾嘱托我们照顾你们&。将来的事,你们不用担心&。此地战乱,不适宜你们居住&,稍后我命人送你们回丽京&,日后&&,就在丽京安住吧?&!?br />
    看在于定也曾跟随她出生入死&,看在于定做错太多却没忘记孝道,看在于定没有完全失去下限,试图配合东堂动她的孩子份上&,她愿意照顾他留在世上的最后的亲人。

    但她也要考虑杨成和二五营诸人的心情&,这对母女&&,不能留在静海。

    她正思考该派谁护送这对母女离开&&,忽然一个声音嘶哑地道:“大人,我来护送她们去丽京吧?!?br />
    太史阑一震转头,身后&,花寻欢静静伫立。

    这是于定死后花寻欢第一次出门,之前太史阑吩咐任何人不许去打扰她,此刻夕阳光影下,昔日暴烈健朗的女子,短短数日便憔悴如柴。

    太史阑闭了闭眼,道:“好?&!?br />
    由寻欢来送&,确实合适,可是要她这漫漫长路&,对着于定留下的最后亲人,日日被提醒着他昔日的存在&,又是情何以堪。

    她走开几步,想了想,停住脚,“寻欢&。逝者已矣&&,生者还有更长的路要走&?!?br />
    花寻欢茫然望着如血晚霞,轻轻道:“我知道……大人&,听说京中在选京卫总统领&&,我想试一试。如果我能成功,你在京中,也多助力?&!?br />
    太史阑心中一震,点了点头,看花寻欢慢慢上前,搀起了那对啼哭不止的母女&,于定母亲擦着眼泪&,疑惑地问:“姑娘你是……”

    “我是于定的未亡人?&!彼?。

    ……

    太史阑心事重重地回到屋里&,就看见容楚正给洗完澡的两个孩子放在床上&,逗他们仰头或者向前爬行。

    叮叮勉强还能爬上一两寸,当当根本一副懒得动的模样&,不过当当也有了进容楚怎么拨弄都不睬。倒是叮叮精力好些,容楚帮她翻过身来,她就用小手紧紧攥住容楚手指,馒头样的小手用尽力气,手背上的小涡涡打着旋儿,容楚靠在她身边,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慢慢地戳着那些粉嫩的小涡涡,一个个慢慢数&,“一、二&、三、四……”

    太史阑倚着门框看着,觉得容楚傻气&,女儿傻气&,儿子也傻气,着实一门三傻&,然而真是傻得让她不能再满意。

    尤其当刚刚见过那一对母女之后,她更愿意看见这一刻的父女三人。

    这些最简单的人间幸福,得来不易&,她拼死也要捍卫永生。

    容楚一转头看见她,沐浴在黄昏淡黄浅红光线中的女子&&,侧脸柔和&,眼眸莹润,这一刻看来,和当初的冷峻凌厉判若两人&&。

    “过来&?&!彼承φ惺?。

    太史阑走过去&,刚要将儿子抱起,就被容楚一把拉坐在腿上&。

    叮叮莫名其妙地又开始咧嘴,咿咿呀呀地抓紧容楚的手指,太史阑斜眼瞧着&,总觉得这女儿似乎很有占有欲&,很明显对容楚比较感兴趣,每次容楚一抱&,就手舞足蹈得欢快,不会是个恋父狂吧&?

    容楚抱她在怀里,手指很习惯地在她身上拍拍捏捏,她很快就又昏昏欲睡了,朦朦胧胧里感觉到容楚把她和叮叮当当塞进被窝,随即便出门了,隐约还听见他对周八道:“我安排你办的……”

    太史阑也没有多想&,接下来几天&&,她也就是继续休养,陪伴儿女&&,有时去看看司空昱&&,司空昱本说要走,但大夫说司空昱体内似有余毒&,怕对将来造成影响,太史阑建议他把毒拔清再走,司空昱也便留了下来&,他从不打扰她,只在自己屋子里练功&。

    倒是容楚&,这几日显得颇为忙碌,每天除了照顾她照顾儿女帮她处理公务和儿女玩之外&,必定要出门一趟,每次出门时辰还不短,常常天将黑才回来?;乩吹氖焙?&,身上常常有些古怪味儿&,太史阑嗅着,有时候似乎是木屑的味道,有时候似乎是油漆味道&&,有时候还有海风的腥气。

    她问他去了哪里&,他只是笑而不答&。太史阑不放心他的安全,命雷元再派些人跟随护卫&。容楚却拒绝了&&。雷元听着,也笑道:“大人,我可不愿意跟着国公,他上次一上街,还没走出一里地,车子里就全是瓜果花儿,捡得我们累死&&?!?br />
    太史阑愕然道:“怎么&,他要买水果么&&?”

    众人都笑&,道:“想来是不用买的&,国公只需露个侧影&,这静海的女子便能供了他一辈子的鲜果&?!?br />
    太史阑这才明白,原来不过是好皮囊招蜂引蝶。

    不过这样又过了几日,有一日火虎回来,神色颇有些古怪&,拉着苏亚在墙角叽叽咕咕说了半天,可巧给太史阑碰见,太史阑素来知道火虎不是个爱嚼舌头的人&,必然有什么事,然而等她咳嗽一声走过去&,那两人却立即闭了嘴岔开话题&,只是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太史阑很了解这两位的忠诚,若真有什么不利于她的事情&&,必然会告诉她,只是这神情却又像是有些不高兴&,她干脆坦诚地问苏亚,苏亚却不肯说,太史阑注意到她之后几日似乎特别关注容楚&&。

    同时太史阑也发现,花寻欢还没走&,某日晚她在园子里碰见她&,花寻欢是回来拿东西的,说陪着于家母女在外住,这几日她们还在收拾东西&,以及还有些小事务&,要过几日才启程&。

    几件事加起来,太史阑便觉得有些奇怪&。眼看容楚每日匆匆来去,回来时眉宇有疲倦之色&&,连周八等人也不见踪影&,越发觉得他们似乎有事情瞒着他,几次直接询问&,容楚又岔了开去&。

    这日晚间,容楚回来得越发迟&,脱了衣衫匆匆去洗浴&,太史阑无意中看见他衣衫袖口一抹红痕,随手拿起来看&,发现却是一抹胭脂。而且整件衣服也笼罩着一股女子香气&&&。

    太史阑怔了怔,心中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容楚洗澡回来&,在她身边躺下&,很自然地揽她入怀,太史阑靠着他臂膀,明明他一身清爽&,气息好闻,她却总觉得鼻端似乎还萦绕着那股女子脂粉气息&,忍不住便问:“今日去了哪里&?可有什么好玩的?”

    容楚似乎有点疲倦,一手闲闲地捏她耳垂,动作舒缓&,眼眸半开半闭,似乎已经快要睡着,有点口齿不清地回答她:“也没去哪里,去书市逛了逛&&?!?br />
    “难怪染了这一身书香&?!彼?&。

    他的手指微微一顿,随即绵长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嗯”得太史阑有些气躁,挑起眉头坐起身欲待揪住他审问&,却见这家伙早已合上长睫,沉沉睡去,睡着了眉头还微微皱着&,似乎在为什么事盘算疑难&&。太史阑瞧着他微有些疲惫的眉宇&,心中一软&,欲待去捏他脸颊的手,落在他鬓边,轻轻替他理了理有些水湿的长发,又将被枕头压住的头发掬起&&,理顺放到榻下,以免湿头发挨枕&,第二天起来他头痛。

    虽然她贤惠地做了这些,但正因为太过贤惠&,心中郁闷未解&,想了想抽出自己被子,裹了个被窝筒,背对他睡去&。

    不过到了早上她醒来&,发现被窝筒还是只有一个,身侧有人睡过的浅浅的凹坑,容楚却已经起床出去了。她叫过苏亚来问&,苏亚说容楚起床&,和少爷小姐玩了一阵后就直接出门了&,连早饭都没吃。

    太史阑在屋内坐了一会,和叮叮当当说了阵话&,她问女儿:“想不想出去逛逛?”

    叮叮咧嘴一笑&,咿咿呀呀&,自从她学会笑,她就经常笑,对什么都皆大欢喜的态度。

    “你同意了&?那就去逛逛&&?&!碧防环畔屡?,“当然,不带你?!?br />
    身后小丫头哭了起来,太史阑也不理,出门吩咐苏亚,“备车,静海府听说最近有几起难决案件,我去瞧瞧&?&&!?br />
    苏亚微有些奇怪&。这样的情况太史阑可以唤静海府尹来府询问,以她的身体现在还不适宜出门,但太史阑的话向来就是命令&,苏亚立即去安排。

    太史阑带着火虎出门,经过那一片灯红酒绿的三流妓院小倌馆的时候,她微微出神,想起躲藏妓院那一日一夜,那淡薄的粥,冰冷的床&,盲人少年温暖的笑脸。

    几家小倌馆正在下门牌&,馆主们哭丧着脸&,一群浓妆艳抹的小倌&,抱着包袱茫然地站在门口,神色或喜或忧。

    静海的小倌馆&&,前几日她已经下令取缔&。

    当初的承诺,她一直记得,并且也已经下文静海府,让他们查盲人少年的身世。如果盲人少年真的出身官宦世家,是发配入妓籍的犯官之后,他进入妓籍的时候&,静海府会有记录&。

    之后&,她会给朝廷上书,要求取消犯官家属沦入妓籍的处罚&。

    这是她能给那孩子的所有报答,但望他去得安宁,来生静好温暖&,天地光明。

    她相信,会的&。

    取缔小倌倌,必然会有一大批小倌“失业”,这些人堕入风尘已久,并无谋生之能,如果强硬将他们赶出,最终结局只怕也是流浪而死。太史阑自然不会好心办坏事,早已责成静海府&,先安置这些可怜人,再根据各自的情况&,尽量安排他们的生路。

    街上的小倌馆一家家关门,众人议论着总督大人以往从来不管这些妓户,如今怎么忽然强硬地迅速关闭了所有倌馆,却又留下了妓院。言语颇多猜测&&。

    太史阑的低调车马驶过,听着那些议论&,她神情平静&,眉宇间有淡淡缅怀。她想他们永不会知道&,那个最卑微最沉默的少年,所做的一切&。

    一人善果,遍地开花,这也是她为盲人少年所积的功德&。

    一群小倌收起了惆怅的神态,欢喜地抱着包袱上了官府安排的马车,他们终究是高兴的&,因为小倌馆不同妓院,遇见的变态更多,也更容易受伤,做上几年就残疾重病的人很多,如今总算得了去处,好歹不至于整日担心被虐待而亡&。

    太史阑也看见几个还年轻&,似乎入行不久的少年&,没有去官府的安置所,直接步行往城南去了&。她让苏亚去打听,苏亚回来道:“那几个孩子是初买入馆中的农家孩子,身体都还好&,他们说听说城南妙音滩那里在起宅子&,据说工程很急&,招的人多&&,工钱又高,所以去那里做工人了?!?br />
    太史阑一怔&,妙音滩是城南一处海滩,号称静海最美海滩,沙清渚白,海天一线&,景致极美&。更兼那里地形特殊,海潮涨时有奇特声音,听来如长调一曲&&,分外有韵致。按说这样的地方,在此建房的应该不计其数&,偏偏那一处海滩被当初海鲨早早占了&&,说是将来打算建望海别院用,别人自然不能再染指&。海鲨死后这块海滩收归公有,也有人有心购买使用,但前去查看却发现,海滩前有一大片碎石地&,还有半座山&,进出极其不方便,清理也很难&,没有一定实力很难建成庄园并保持交通畅通又安全,也便放弃了&。

    太史阑向来忙碌&,也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这块地属于静海府管辖,她也没过问,现在看来,这块地是卖出去了&,却不知道是哪家豪强的大手笔。

    太史阑一边猜测着是哪位土豪&,一边考虑着既然这土豪这么有钱,下次是不是让他多交点军费?

    忽然她一抬头,发现静海府已经到了,前方不远静海府尹正送一人出来,十分恭敬,那人在门口和静海府尹说了几句话,便上了自己停在一边的车,他上车时,一双素手抢先替他掀开车帘&&,帘子半卷,露一张俏丽明媚的脸&&&。

    太史阑一怔&。

    上车的人,掀帘的人&,赶车的人&,她都很熟悉&。但此刻这些人凑一起&,便令人觉得说不出的怪异&。

    上车的,是容楚&&,赶车的&,是周八&,掀帘的,是于定的那个妹妹&。

    太史阑眼看着那车驶离了静海府,拐了一个弯进入一个小巷,这家巷子似乎集中卖女性饰品衣物,太史阑看见于定的妹妹下了车&,进了一家店,容楚随后也跟了进去&&。她正犹豫要不要跟,静海府尹已经看见了她的车子&,迎了上来&,说有要紧公务正好要请示,太史阑一向公大于私&&,立即将心事抛下&,进了静海府&&&。

    她一直到半下午&,才从静海府出门回家,回到总督府一问,果然容楚还没回来&。

    容楚晚上回来得照例很晚,照例脱下衣服去洗澡,太史阑拿起他的长袍看了看,胭脂痕迹倒是没有&,不过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不散,她回忆了一下&,似乎也许好像于定那妹妹身上就有这种香气,并不是浓烈的市面上售卖的香粉&,是爱干净的少女天生的郁郁香气和后天简易的护肤用品的混合&,比较特殊&,所以她这个对杂事不上心的人也闻了出来。

    香气里似乎还有点别的气味,她嗅了又嗅&,终于辨别出了大概&,不禁眼神奇异——颜料?

    她将衣服搁在一边&,眼神里有淡淡的思索&,过了一会走出门去&&,在廊下寻到苏亚&,问她:“你那日欲言又止&,可是看见了于定的妹子和国公在一起?”

    苏亚立即低了头,半晌道:“是?!彼婕从旨鼻械氐?,“也许只是偶遇……”

    太史阑摆摆手,道:“这几日跟着去查查&?!?br />
    她平日里从不让自己的护卫跟随容楚,因为她素来认为就算夫妻也应该为彼此留有空间和自由,爱人之间尚且不信任&,这个世界也就不值得信任。此刻忽然撂下这话,苏亚神色一震&,道:“是?&!?br />
    “另外再查查于定妹子的行踪和人品?!碧防挥值?。

    苏亚这下有点紧张了,眼巴巴地看着她&。太史阑手指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一转头看见苏亚担心的神色,怔了怔&,不禁失笑,道:“想到哪里去了&&?以为我要捉奸&?哪来那么多奸好捉&?我是担心于定之死的消息被泄露,给那对母女知道了&,生出什么误会和心思来,那就不好了?!?br />
    苏亚恍然,眼圈又微微一红&,低声道:“大人才是最有心的那一个&?!?br />
    她望着太史阑瘦削的侧面&,心想与其说她担心国公吃小亏,还不如说她更担心于家母女被仇恨驱使再做什么傻事。谁说这是个冷心冷情的人?她想的&,做的,永远都在人后,永远都比任何人更多&。

    太史阑犹自在发呆,思路却已经从容楚的“疑似出轨”转到别的事情上去了&。她忽然想到今日听说的妙音滩&,便问苏亚:“妙音滩那边听说有人在建房&,你知道么?”

    苏亚摇摇头&,道:“大人,总督府不管这种地方民建之事&?!?br />
    “有点可惜&?!碧防坏?&,“我最近稍微有点闲暇,正想着重新建一座别院,我瞧着你们国公不是太喜欢这总督府,诚然我也不喜欢&。离花街柳巷太近,位置又偏,周围道路狭窄复杂,出行不方便&。正想着建座小房子给他&,今天听说妙音滩&,刚刚动了心,谁知道又被别人捷足先登了?!?br />
    “妙音滩那么大&,也不可能全部用上&&?!彼昭堑?&,“我去过那里,可以说是处处景致。大可以另选一处建个屋子,附近有人居住也是好事&&,好歹还多个邻居&?!?br />
    太史阑想着也是&&,反正自己想建的不过是个小房子,几天就可以完工的那种。静海这边是海洋性气候&,总体来说气候四季如春,很适合长期居住。在这里建个房子&,将来自己就算离开静海&,也可以时不时来住一阵,或者到老了隐居此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是好的。

    “那就交给你安排,我去过一次妙音滩,有几处地方印象很深&,你看合适的选一处建房&&?&!碧防淮踊持忻鲆徽磐贾?,“这是我抽空画的图,我要的房子就在这里了&。你们按照设计去做就好。不必精巧华贵,实用坚固就行&。另外,要快?&&!彼闼闳兆?&&,道:“多带人&,多安排工匠&,我要在一月之期之前完工&?!?br />
    苏亚领命,匆匆拿了图纸去了。太史阑在夜色里往回走,想着马上就可以盖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房子娶容楚&,顿觉心情不错。

    回到屋里,只觉静悄悄的,水汽弥漫不见人影,她警惕起来,蹑足走到隔间,却见澡桶里,容楚双臂搁在澡桶边,头微微后仰,竟然在澡盆里睡熟了。

    太史阑静静瞧着&,看他湿漉漉的乌沉眉眼,发和眉沾了水&,越发黑亮鲜明&&,连纤长细密的睫毛上都沾了细细的水汽&,晶莹若珠,这珠光却不如他肌肤泛上的莹光,璀璨温润。他大约是泡久了,两颊升起淡淡的粉色&,让人想起雪后晴日落梅燃山,艳到惊心。

    太史阑抱着胸,目光在他玉白而肌理分明的胸膛转了转&,心中颇有些不可思议地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觉得这张美而秀挺的脸娘娘腔?

    瞧着瞧着,又觉得有些鼻子发热,她毫不犹豫走过去——想看就看,看着想摸就摸,这是她的权利,不用白不用&。

    她试了试水温,略微有点凉&,便取过一边的热水壶,小心避开他的肌肤加了些水,很自然地拖个板凳坐下来,顺手拿过搁在桶边的澡巾给他擦背。

    容楚竟然还没醒,软绵绵地在她手中被翻弄,她将热水浇上他线条匀称的背,有点嫉妒地瞥一眼,转头去找澡豆,结果直接傻眼——旁边的瓷台上一大排东西,都用各色精致瓷盒装着&,很多东西她根本都不认识,这家伙洗个澡居然也这么复杂&&。

    她忽然想起穿来那日&,他也在洗澡&,河里洗澡也搞得阵仗隆重,警戒圈三层,一大群狐妖似的女子伺候&,她掉下来的时候,正看见一个娇媚少女,跌入他的怀里&&。

    她忽然停了手&,眯起眼,想着那少女跌进他怀里没有?他当时什么动作神情?扶了没有&?笑了没有?似乎是笑了,因为她那时正七晕八素地从天上下来&,一片白光从她身后射上河面&,正照耀他仰起的脸&,明明迎光看不清脸庞&,可是就是知道他在笑&&,一抹勾魂嘴角,一张如玉脸庞……

    “喂&,怎么不擦了&,我等得好冷&?!蔽⑽⒌统恋纳舸?&,含着睡意沉重的鼻音,“你想冻死我吗&&?&!?br />
    太史阑抓起桶瓢,满满一瓢慢慢对他头顶浇了下去,“大爷&,伺候得可还满意?”

    容楚半转身&&,一把抓住她手腕,“卿卿&,你似乎很有意见?”

    “湿了&&!”太史阑盯着他的狼爪,“等下你给我洗?&!?br />
    “湿了……”容楚笑得暧昧,眼神乱飞,“真的吗&?”

    太史阑怔了一怔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抬手就敲他的脑袋,“某种虫子又上脑了&?”

    容楚吸一口气&,努力缩了缩小腹,哀怨地道:“一天打渔,半年晒网&,存货无出,饥火难熬啊夫人!”

    ------题外话------

    我桂汉三又肥来了!

    存稿君屎开,我两天不在就给我管得评论区掐掐。

    月底啦,亲们&,我要在一大堆线索伏笔中收束心思梳理全文努力冲结局,大家也平心静气等文,等攒票,等结局,如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8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八十三章 疑似出GUI?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83并对凤倾天阑第八十三章 疑似出GUI?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8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