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春暖

    “我既看上你,自然待你全心全意&?!彼词治兆∷种?,“由来心意无价,你我之间,实在不必计算这些&?^!?br />
    容楚拍拍她的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亲自将那些用来让她月子里更舒服的卧具给她换上,余下的便不必现在拆封&^,安排送进后屋^。

    太史阑一睡上容楚给准备的垫子,果然觉得轻软柔绵,如在云端&*,立即昏昏欲睡*,两个孩子躺在她身边*,也一脸困意,太史阑正要睡去,忽然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她睁开眼看看外头&,有护卫正将那些箱子往侧厢送*^。

    再一看容楚已经离开她身边,也在注视着那些箱子,忽然道:“站住&!?br />
    屋外院子里的人一停,容楚指了指一个人道:“你,过来一下……嗯*,别丢下箱子,连箱子搬过来^?!?br />
    院子里一静**,众人都停手看着那边,那两个护卫犹犹豫豫抬着箱子过来*,容楚微笑看着他们,道:“打开?!?br />
    两人便蹲下,将箱子落地,箱子将落未落时*,两名护卫忽然手一掀,箱子翻滚而起,直扑容楚面门!

    翻飞的箱子看起来不重*,藤条间却漏出淡淡的烟气,训练有素的护卫齐齐闭住呼吸,噗通几响*,几个帮忙的嬷嬷倒地。

    屋内太史阑霍然坐起,隔窗相望。

    屋外容楚首当其冲,却神色不动,衣袖一拂身形如流水&,迎上藤箱*,雪白的手指在箱子上轻轻一点*,便阻了箱子旋转散毒之势,随即衣袖一托一送,将箱子远远送了出去。

    两个护卫趁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拔腿便跑&,容楚微微一笑,手指一弹,两道彩光闪过^^,啪啪两声,那两人扑倒在地^。地上两颗彩色弹珠骨碌碌滚开。

    负责后院守卫的雷元冲了过来,面目狰狞,劈手就抓住两人头发^,“混账!”

    他现在最恨叛徒,出手毫不容情,容楚却道:“控制他们!小心他们自杀!”

    雷元立即醒悟,眼看两人狠狠张嘴,来不及思考就将自己的手塞进他们嘴里*,随即哎哟一声痛呼,两只手被咬得鲜血横流,但好歹阻止了两人事败自杀。

    刺客没能咬破齿间毒药,眼中露出惊恐之色,雷元把手拿出来,容楚已经掠了过来,正要出手闭穴审问,那两人忽然“啊啊”两声*,脸色瞬转青黑*^,人也软了下去^。

    雷元大惊^,诧道:“怎么回事?”

    容楚低头一看^,道:“两人事先已经服了毒药,无救错嫁相公,极宠妃最新章节?!?br />
    雷元恨恨顿足*,又惭愧地向容楚致歉道谢&。有人将那箱子拎过来,打开箱子,才看见那箱子分成两层,上半截是一些灰黑色的粉末,下半截却是一个香炉一样的装置*,最上头还有一根铜管,管头朝外。

    很明显,粉末燃烧有毒&,下头的香炉就是加热装置,等下这两个护卫将箱子搬进侧厢房,会调整位置,将隐蔽的铜管对准太史阑的屋子*,然后点燃香炉离开。那东西刚刚点燃很难被发觉*,到了一定时辰,比如夜深人静&*,那些氤氲的烟气就会笼罩整个院子,让人不知不觉中招&。

    而那时要想查出毒粉来源,进而查出是谁做的手脚,会很难,毕竟今天是整个院子进出人数最多的一天,就算太史阑没中招,对内院护卫也进行清洗,反而更容易给敌人找到浑水摸鱼的机会^。

    众人瞧着这样的设计,都觉得心中发寒,对方心思缜密,对总督府情况了如指掌,会是谁?

    雷元脸色尤其难看^,总督府经过于定背叛事件后*,已经再次加强了内外院的防守,对人选的筛选也更注重。现在事情出在内院*,在他眼皮子底下^,护卫又是他属下^,他难辞其咎。

    “大黑和老黄!”他看着两人尸体*,不敢置信地道^,“怎么会!”急忙对容楚道:“国公^,我不……”

    “这不关你的事^,”容楚摆摆手^,“这也不是你的属下!?br />
    他蹲下身,在两人脸上一摸索,撕下两张人皮面具&,露出两名刺客陌生的脸。

    雷元的脸色变了,他不认识这两人。

    “看样子计划已久?!比莩粲兴?,示意雷元将尸首带下去&,重新清查这些箱子。雷元走了几步*,忽然回身问:“国公,刚才这些箱子都一模一样^,您是怎么看出问题来的&?”

    “一模一样么?”容楚靠着门框,唇角笑意似有若无&^,“在你眼里一模一样^,在我眼里没有完全相同。因为这些箱子都是我亲眼看着,亲手准备&,亲自监督打理。,我知道每只箱子里装着什么^^,放在哪里。比如刚才那箱子,原本应该装着布料*,但那两人却抬得分外小心,像是怕倾斜,自然不对劲?!?br />
    雷元愣了一阵,摸摸头,咕哝了一句“总督当真好福气”^,走了。

    一直站在窗边,听着两人对话的太史阑,双手拢袖^,微微一笑。

    只有给她的东西*,他才会亲自打理*,只有亲自打理^^,才会在别人都无法辨明哪个箱子对哪个箱子的时候,他一眼就知道分明*。

    每个箱子,都凝聚他的心思和心意^。

    因为心爱&,所以看重,所以记得。

    她真的,很有福气。

    ==

    院子里安静下来,周八带人去清查所有的礼物*,容楚慢慢踱回来,看见太史阑下了床,眉头一皱&,也不和她说话,一把抄起她膝窝,把她送回床上^。

    “你总得让我运动运动?!碧防灰鹕?,容楚双臂撑在她身侧^*,把脸搁在她胸上,道&&,“不许动?!?br />
    太史阑一笑^,她就爱他这撒娇又霸道的语气*^,也便躺着,伸手玩他缎子般的发*,感叹地道:“蛀虫的日子真爽?!?br />
    “刚才是小事儿*?!比莩崦璧吹氐?&,“你放心,我既来了,这也便是他们最后一次了&?!?br />
    “自然权少,惹火伤身TXT下载?!碧防簧钜晕?,“就这一次,想必他们也是费了很多心思,用尽力气才等到的&,不过……”

    “不过因此更证明了,康王和东堂^,是有勾结的?!比莩⒓唇拥?。

    两人相视一笑^。

    很明显,这次刺杀依旧是东堂潜伏余孽的手笔&。经过上一次的共计,东堂刺客被铲除大半,余下的慑于总督府威势^*,必然不敢轻易出手。所以这一次的刺杀是设计好的*,早早做了安排,等待浑水摸鱼的机会——在诸多的礼物箱中塞进一个毒箱,确实很难被发现。

    但问题是*,容楚是秘密来静海的,东堂不可能这么快掌握他的行踪*,那么东堂刺客原先想在谁的礼物里做手脚?

    静海本地官员是不会大批量地给总督府送礼的*,近期会到总督府,并大量送礼的*&,只有前来“赔罪”的康王。

    康王“赔罪”这事,同样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东堂能知道&,不是康王告诉他们的还有谁?

    这些奸细原本打算等康王上门送礼再下手的,但忽然发现了容楚的礼物更多,更难以辨认^,而且容楚自己带来的礼物,容楚和太史阑都会更放心,所以当机立断^,临时改变了计划,在容楚的礼物中下了手。

    说起来有点复杂的事情&,在这两人精密的大脑里,不过一个拐弯,便理了清楚。

    太史阑哼了一声^*,道:“西番打来他勾结西番,东堂打来他勾结东堂^^,这位可当真天生反骨?!?br />
    “如此也好?!比莩裂笱蟮氐?,“当初西番那件事,我们没能找到证据&。如今东堂这件事&,万万不能再放过?!?br />
    “我想好了,不必提前伏杀他^,保不准还落入他的陷阱?!碧防坏?,“还是等他老人家来给我赔罪先*,好歹出口恶气再搞他?!?br />
    “不能更同意!比莩钌钗?,“哎&,你这里最近好生柔软舒服&?!?br />
    太史阑一瞧,某流氓正埋头她胸间&,只露出一双眼睛,流光潋滟地对她瞧。

    太史阑忽然想起冰河世纪里那只松果狂松鼠……

    她的胸在怀孕后自然蓬勃了不少^*,不过生产后又有所回降,她没有亲自哺乳,所以至今还是挺拔的,容楚将脸蹭来蹭去,一脸欲求不满,看那模样,如果现在天黑了,大抵就要扑上去左右开弓&^。

    “你再抓我不该抓的地方*?!碧防幻嫖薇砬榈氐?,“我就抓你不该抓的地方&?!?br />
    “欢迎之至^*?!比莩劬Ψ⒘?&。

    太史阑抓起身边一只粉红软球^,恶狠狠攥在掌心,用力一挤,“嗯*?你确定^?”

    容楚看着那圆球在太史阑掌心被挤得扁扁*,美貌的脸瞬间也扁了……

    他哀叹着从床上爬下来^,去给太史阑处理公文,给叮叮当当换尿布,给叮叮当当查看便便,给太史阑查看膳食,给太史阑喂饭^,陪叮叮当当说话^^,给太史阑读书……二十四孝好夫君*,忙得团团转*。

    太史阑瞧着又怪不忍的&,想着这朝堂上运筹帷幄的众臣之首&,如今跑来静海做个奶妈子兼佣人兼幕僚兼管家着实不容易*,晚上睡觉时也就没有再强硬地赶这家伙&,默许他爬上了自己的床。

    容楚一开始倒还老实,带着自己的被子,在她身边叠了个被窝筒,太史阑闭眼之前瞧瞧*,这家伙直直睡在自己身侧,呼吸匀净,表情平静*,很满足模样*,也便熄灯睡了&。

    结果睡到半夜嫌热&,醒来才发觉不知何时两个被窝筒变成一个,她也不知何时落到了他的怀中,鼻端是他淡淡香气,唇边触着他光滑肌肤^,耳边听着他心跳,沉厚有力^,一声声将夜催眠[综]梦·游记。

    她心中妥帖*,忍不住向他靠了靠,他低笑一声,声音低沉悦耳,一双手开始渐渐不老实,挨挨擦擦&,磨磨蹭蹭&,那双灵活在她身上游走的手^,似携着无限的热度,在她身上渐渐点着了火^,她身体灼热而心情空虚,忍不住双腿用力,夹紧了他的腿。

    他又在笑&,在她耳边低声道:“嗯……想了*?不过你现在不能啊……”

    太史阑怒瞪这无良的家伙一眼&*,伸手将他向外推^,他的手却更紧地抱过来^,掌心顺着脊背滑到她尾椎,在她光滑的软云窝里打着圈圈,他的声音也越发低沉魅惑,“我也用手给你……好不好?”

    太史阑抿抿唇,有些好笑&,这家伙还想活学活用??上纳硖逶段椿指?,根本不适宜此类运动^,只得懒洋洋道:“滚粗&?&!毖劬σ缓嫌炙斯?。

    她的身体亏损太厉害^,虽然天生体质好&,恢复能力强大&*,有灵药护体&^,又天生痛域值高,受的罪比寻常人想象得要好些&,但内力实质的损伤*,却不会因为这些外在的得天独厚条件而消失,所以她精力不济&,大部分时候说话都是无力的*。

    她白日里尽力去维持,不想让容楚心疼&,到了夜间*,却实在没有力气多说几句。

    容楚也安静下来,她在沉入睡眠时,隐约似乎听见他的叹息*^,感觉到额头湿润的触感,应该是他细密的吻。忽然嘴唇换了手指*,再次从她全身细细走了下去,却不是先前的狎昵^,手指所经之处,似有一道细细电流流过,疏通^、贯穿、缝补、弥合……电流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在她体内循环往复,直到融入耳垂末端,在耳垂处引发一轮新的灼热,贯通全身。

    这感觉持续了整整一夜,她隐约感觉到容楚这是在用自己的真力替她调养身体,有心想拒绝^,却又无法睁开眼睛^,天亮时她醒来^,觉得精神好了很多,睁眼看见对面,容楚安详地睡着,她在晨光下仔细打量他的脸色,发觉他亦有些憔悴^&,想着他这些日子虽然并未如她历经大险,却又要总控朝局又要挂心静海,殚精竭虑,劳神劳力&,想必也早已疲惫在骨&。

    她伸手轻轻给他理了理微乱的鬓发&,叹了口气。

    只望战事早毕,孩子早愈,一家团圆&。

    正想维持不动&,让容楚多睡一会,忽听外头脚步声响,随即苏亚声音在门外响起,“大人^,信使传报&,康王已经抵达静海^!?br />
    太史阑坐起&,容楚睁开眼睛*,按下了她&。

    “多少人马?”他问。

    “护卫三千?!彼昭巧羲朴屑コ?,“不是他自己的护卫^,是南徐的上府兵&,康王由南徐总督亲自护送*&,进入静海境,并直接停住在佛渡驿站&,发急单要求大人亲自前往迎接*?!?br />
    太史阑冷笑一声^^。

    来给她赔罪,却在城外驿站停留^,颐指气使发令让她去拜见^,有这道理?

    这怂货不敢大张旗鼓出京,只带了高手一路潜行^,担惊受怕^,绕路进入南徐境内&,之后由南徐总督带领地方驻军亲自护送*,倒是打得好算盘*。难怪后来容楚没能遇见他,容楚一心赶往静海*,自然不肯绕路南徐。

    “去回禀康王殿下,”她道&,“静海现今进行军事管制^,所有外来军队未经朝廷许可和本帅批准,一律不能入境&,请南徐上府兵迅速退出静海地域,否则视为对静海的挑衅&&!?br />
    “另外告知康王殿下。本帅现今总控静海对南齐战事,身负捍卫南齐南大门重任,军务繁重^*,战局瞬息万变,佛渡驿站又深处腹地&,离战线太远,若因为迎接康王殿下,稍离职守&,万一为敌所趁&,有所失利^^,到时候又得烦劳他在朝中上本弹劾,还得烦劳我向朝中对他进行弹劾,大家都劳心劳力&,何必&?还是免了吧邪魅仙主,命犯桃花TXT下载^!”

    苏亚自去回报^,太史阑冷笑躺下来*,不必急,康王还在老远的地方窝着呢,这么你回报来我回报去*,没个半天一天工夫,不跑断几匹马腿是不会有定论的。

    果然到了晚间,苏亚又得了康王的回音,来回报:“殿下说&,上府兵是南徐总督的护卫^,南徐总督进入战时管制静海,为防东堂细作对他进行挟制,所以多带了些护卫,稍后会退往南徐和静海省境边缘。另外,太史总督不肯擅自职守,殿下十分赞同*,既然如此*,殿下也不便前往静海城,怕到时候大帅不得不亲自接待殿下^,影响太史大帅日理万机主持军务^&,若因此对大帅军务有什么影响,或者大帅自说自话安排什么影响,殿下自觉他也承担不起^*,那便不必叨扰^*,稍后殿下遵旨修书一封,向大帅表达此行来意之后^,便离开静?;鼐┌樟?^?^!?br />
    太史阑听了,打个呵欠,道:“你和康王来使说*,总督睡了,明日回复?&!?br />
    苏亚回复了,对方无奈&,只得等着。

    这边太史阑道:“王爷素来养尊处优*,想来今晚一定会认床^*!?br />
    “然也?*!比莩⑿?。

    当晚康王殿下没有认床*&,因为他根本没机会挨到床。

    本来白天他已经给太史阑气得火冒三丈^*,摔坏了好几个杯子瓶子^,到了晚间,回报的人还没来^,他更加勃然&,当即道:“反正本王来了静海*,她不见不是本王的事^,陛下也说不得本王抗旨*,明日就回京!”

    “殿下说得倒轻巧&^?!倍悦嬗腥死湫Φ?&,“您忘记来路一路艰难了&?若非我等相护&,殿下您以为您能安然到达静海&?只怕一出丽京,就身首异处&!”

    康王眉头一阵抽搐*,冷然回身注视着说话的人*。

    说话的人三四十岁^,面容温和敦厚&,穿一身青色团花长袍,看上去像个饱学夫子^,但眼神阴鸷^,看人时带三分寒意*。

    他迎着康王带点凶狠的目光^,毫无惧色^,只淡淡冷笑。

    “大殿下*?!笨低跛坪跞塘巳膛鴁,才道,“这一路确实承蒙关照。不过如今你也见了,太史阑不上当*,不肯前来此处。我就说过这人桀骜无礼,不会理会亲王的要求*。如今她不来,听说你们的暗杀计划也失败了,你还要怎样*?难不成要本王亲自进入静海城&,去暗杀太史阑不成^?”

    东堂大殿下皱皱眉,道:“殿下您来都来了,此时便走不过落人笑柄*。再说这样行事*,只怕你们皇帝陛下依旧不满意,到时候太史阑还是可以参你一本*,你何必匆匆来去^?”

    “反正让我去静海城是不能的?^!笨低踝吕?,脸色铁青,“你东堂没有资格让我去送死*?^!?br />
    “殿下想得也太简单?!倍么笄淄醯?^,“你以为你想走便能走*?太史阑会让你走?”

    康王一下子便像泄了气,眼睛发直不语^。

    确实,以他和太史阑的恩怨^,再综合太史阑的性子,他既到了此处,太史阑是决计不会放他走的。

    “来都来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东堂大亲王声音诱惑,“殿下^,你总想着这是太史阑杀你的好机会^&,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也是你杀太史阑的好机会^?日后太史阑加官进爵&,回丽京受封,身份威势更上一层,到时候想动她更难。倒不如现在,你在她地盘*,她必然放松警惕*,你更容易得手。太史阑一死&&,你出静海就安然无恙,总比现在冒险逃奔好^*,是不是*&?”

    康王沉吟不语,面有难色。

    忽然外头一阵喧嚣,隐约人马步声杂沓,东堂大殿下脸色一变,赶紧戴上面具站起*,他身边几个贴身护卫上前一步*,作出防卫姿态农门悍女。

    康王急忙抢出去,怒道:“夜深人静,何事喧哗!”眼看外头人喊马嘶,火把跳跃,马蹄踏地之声不绝,似乎是三千人营地那边出了事^,心中更加慌乱——难道南徐上府的士兵也不可靠&?

    “殿下!”南徐总督披了件袍子,骑马匆匆赶来^,脸色煞白,“是静海上府兵忽然出动^,来了五千人,包围了我们的人&,要将我们驱逐出境!”

    康王脸色铁青,怒道:“太史阑!”

    “殿下……”南徐总督为难地看着他^,“按照律例*,他省军队确实不能擅自进入战时区域……”

    “你们退往省境^!”康王拂袖&,“这里本就靠近省境,就隔了一片树林子不是?你们给我退!顺便把树林给砍了!清出道来!只要静海上府敢有异动,你们立即可以过来?;の?!”

    “是,是^?!蹦闲熳芏郊泵ν撕?,匆匆整束自己的军队&,开始后退。静海上府军默然押送^,看见南徐那边砍树也不阻止?*?低趿成嗟厍谱?,怒道:“静海上府总将呢?为什么不来参见本王!”

    过了一会^,胖墩墩的莫林,如一团肉球滚了过来,老远就施下大礼&,“末将参见王爷!”

    康王看他恭谨&,才稍稍气平^,然而交谈不到几句^,又开始烦躁——莫林滑得像河里的鹅卵石,句句都在谦让*,却句句都不在实处&^。

    “啊……殿下您要撤军&?嗯嗯……喂,你们那边,西边看守好^!”

    “是的是的……殿下您受惊了,是我等行事粗莽……蠢货!这些砍下的树不能给南徐兵带走&,这是静海的公有物,登记在册的&!”

    “是是&,殿下您体谅末将难处……去,安排前锋营在省境处看守&!”

    康王怒火满胸——太史阑什么时候把静海的地方军队势力整治得这么听话了&?莫林这个老狐狸&,竟然敢一边虚应他,一边当着他的面毫不犹豫地赶人!

    “你们……”他脸色煞白&,要拿出王爷的威势压人&,莫林却飞快地鞠了一个躬&,“王爷万安,王爷早点休息&,末将去让他们手脚快些,免得耽误您安寝?!币涣镅痰嘏茏吡?。

    康王无奈,只得站在冷风里望着,本来看见树林砍掉^,省境近在咫尺,南徐上府兵一览无余,骑兵随时可来支援&,心中稍安。谁知道莫林圆润地跑过去^^,上了马,扬鞭大叫,“开挖!”

    五千人立即行动^,在那片被砍伐的树林中挖了一条长长的坑,坑的长度保证马越不过,正好围住了驿站^^,莫林一声命令,士兵们将刚才抢下的南徐上府兵砍断的树木扔进坑里*,天然的陷阱迅速完成^。

    这下虽然近在咫尺,望眼坦途,可南徐的骑兵再也无法迅速过境。步兵来得少*,要想救人也没那么利索。

    康王立在原地*,浑身发抖,又气又怕——太史阑行事^,永远这么凶悍绝情^,不留余地*。

    当初她还是一个小官时,他就觉得对她有种无力感*,现在她一地封疆,手握大军^,他在她面前&,那种无力感已经变成了深深的恐惧^,只是他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殿下!”莫林远远地对他招手大喊**,“放心^。我等已经受太史大帅之命*,接替您的保卫任务^。务必保卫您在静海的安全&,您请放心地去睡吧*!”

    睡得着才怪!

    康王胸口起伏半晌,终于还是狠狠甩袖,一转身进了屋子。

    屋内东堂大殿下还没走,似笑非笑看着他惨白的脸色,道:“如何?你瞧太史阑这人,你想走,她放得过你吗^?”

    康王咬牙,此刻怒火满胸,畏惧三分憎恨倒有七分,忽然便认识到太史阑这样的狂人&,行事从无顾忌,不会把他这个亲王当回事^&,保不准马上想杀就杀,他和太史阑诚然你死我活^,走到这一步想要全身而退万无可能,犹豫下去倒可能害了自己,倒不如铤而走险试一试诱宠,毒医太子妃全文阅读^。

    “如此?*!彼坏繼,“你有什么好法子&?”

    东堂大殿下笑了,随即他拍了拍手。

    他身边三五个护卫^,都斗篷遮面,十分神秘^,其中一人听见这声掌声,缓缓掀开了头顶的风帽。

    康王大惊^,“你&!”随即目光警惕,“怎么会是他?你怎么能把他带来?他对太史阑……”

    “殿下,少安毋躁!倍么蟮钕滦Φ?,“您再仔细瞧瞧?^!?br />
    康王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对方眼神呆滞^,一动不动盯着地面,似乎根本没有认出他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您就不必问了,总之是我东堂之术。总之世子如今已经洗心革面,愿意相助王爷,斩杀太史阑?*!倍么蟮钕驴人砸簧?,笑道,“您不必担心他会背叛。前尘之事,他暂时都已经忘了*,现在他的想法,和你我一样?^!?br />
    康王半信半疑,犹豫道:“就算是他愿意帮我,太史阑也信任他&,可是太史阑身边护卫如云……”

    “此人原本是我东堂参加天授大比的领队,自有他人不能及的异处?&!倍么蟮钕滦Φ?^,“放心**。你看我都敢将他带在身边,你还怕什么?&!?br />
    康王这才点头,却道:“你有什么安排&?”

    东堂大殿下对他招手,康王附耳过去^,东堂大殿下低声说了几句*,康王惊得一跳&,“真的?天哪……”忽然又喜动颜色&,“如此甚好*!太史阑又多几个弱点&&!”再听了一阵,点头,随即鄙视地道:“这女人当真无耻之极^,竟然未婚生子&!”

    “非常人行非常事嘛……”

    两位异国亲王,相对哈哈大笑*。

    一旁站立着的脸色雪白的男子,目光慢慢地*,闪了一下。

    东堂亲王很快就告辞了,穿上斗篷*,掩上风帽,借着夜色掩护&,从驿站后的小道离开,康王让驿丞亲自陪着^,以防有人盘问,好在莫林的人只是远远守着,并不曾出来干涉*。

    康王回到屋子里,刚才目光呆滞的男子已经不见,想必已经隐藏到别处。他慢慢坐下来*,沉思片刻,忽然道:“你有什么想法^?”

    屋中安安静静,片刻,内室里走出一个人来,扬眉笑道:“我倒觉得那位殿下主意不错?!?br />
    这人一身护卫装扮*,乍一看像是康王护卫,此刻一抬头,大嘴大鼻,眼眸锐利,周身气质张狂又凌厉,赫然是西番大将耶律靖南&&。

    “他虽然给我提供了一个好办法。但我终究不能放心这人^*?!笨低跄抗馍炼痎,“你得时刻?;ぴ谖疑肀?*?!?br />
    “那是自然&,我亲身远赴他国^^,刺杀生平仇敌*,既然走到了这里&,自然不会半途而废&?!币删改侠湫?,“刚才你就算想走,我也不会同意&,我还没见到太史阑呢*!?br />
    康王默然,耶律靖南又道:“你能一路走到如今,我家族给你帮助不少&,你和东堂再怎么交联,我们之间谈好的事情可不能有什么更改?!?br />
    “怎么会*?!笨低跣Φ?,“男儿一言驷马难追^。再说西番在西^,东堂在南&,相隔甚远,便是我和东堂有什么私下协议^,也断然影响不了你的利益”名医太子妃全文阅读^*。

    耶律靖南默然看他一眼,眼神里微带蔑视。

    他此刻虽然?;ひ栏阶趴低?^,内心深处着实对他人品不齿。身为南齐亲王&,却没有一日做过对本国有利的事情^*,整日和敌国勾连^,勾了西番勾东堂,不知道下一个他会勾搭谁?大燕^?五越^^?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康王应该打的是四面借兵直逼中枢的主意&,先助他杀掉太史阑,挽回当初错失*,重新夺回在西番的地位权势&,再借他西番之兵逼西北^*,以东堂之兵逼东南&,自己再里应外合,夺取皇位。当然,南齐江山在手了&,却也不全了*,西北割让西番,东南交托东堂,剩下南齐疆土大半,成就他半幅江山。

    祖业家国在这样的人眼里,不过是用来交换利益的筹码。

    康王也在悄悄看耶律靖南一眼&&,眼神里浅浅警惕。

    他能在容楚的威胁之下保全自己至今,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从流云山庄和容楚太史阑碰了一场之后^,他就越发担心自己的安危*,为此网罗了更多力量,耶律靖南不过是其中之一。在他看来*,以适当的利益交换,换取自己的权位和生存^^,再合理不过^。当初太史阑状告他贪腐*,太后勃然大怒*,最后还不是靠他这些隐秘盟友的力量使力,将此事高高抬起轻轻放下,只是象征性处罚,最后还能获得军权?

    而眼前这个耶律靖南*,是他用得最为放心的人&,因为自北严之战后,耶律家在西番的地位一落千丈,耶律靖南很吃了一些苦头,对太史阑的恨毋庸置疑。而西番国内,对太史阑的警惕^,已经超越了昔日容楚,西番国内谋臣分析,等太史阑平定静海,下一个目标^,十有是西番*,因此国内对太史阑下了巨额赏格^,丰厚到令人震惊,可谓杀一人&*,足可荣华一族。

    在这种情况下,耶律靖南无论是为自己雪耻也好^^,为家族东山再起也好*,都必须对太史阑出手。

    “既然如此^*?!笨低蹩纯赐馔妨鞫幌⒌幕鸢?,下定了决心,“我刚刚听闻了一个消息,这几日我有合适的理由进城*,你随我去吧*?*!?br />
    “好?!币删改纤呈帜闷鹱郎暇坪票?,斟了两杯酒**,“来^,殿下&,为你我今后宏图伟业,干杯&!”

    “干杯!”

    ……

    太史阑睡到半夜,感觉到容楚起身,似乎出去吩咐了什么事情,她勉强睁开眼睛,含糊地问:“嗯^?”

    容楚回身*,先在暖炉上烘了烘身子^,不让自己把冷气带进被窝*,才滑进被子&,揽住她道^,“我让上府军去办些事?!?br />
    “怎么?”

    容楚低笑“让咱们的康王殿下,和东堂团结得更紧密一些^?!?br />
    “你这坏人……”太史阑把脑袋往他怀里钻,根本懒得问他到底怎么做。

    “我还可以更坏一些……嗯……你要不要试试……”

    一室春暖^。

    ……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和安慰**,貌似还有因为觉得我很个性而投票的。说到个性这东西&,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赚到月票是有,因此挨刀也是有&。正如我写太史阑这个女主,她身上有我的一半影子,一般的冷峻沉默&。爱之者如珠如玉^,厌之者如见狗屎*。但就算是做狗屎*,我也必须要做山顶上的狗屎,只有我砸下来臭人的*,容不得谁都来踩——好吧^,我又胡言乱语了,不必理会我的神神叨叨,每次临近结局我都是烦躁癫狂期&,大家淡定飘过,支持文便好。谢谢理解^。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凤倾天阑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七十九章春暖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79》,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七十九章 春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79并对凤倾天阑第七十九章 春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