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获知喜讯

    群臣哗然惊叫*,万万没想到景泰蓝忽然来这一手^。孩子的力气抵不过大人^^,但景泰蓝原本就坐在康王胸口^*,压住了他的呼吸令他乏力*,此刻肥胖的小身子全部压上了康王的脸^^^,一双小爪子死死扼着康王的脖子^^,瞬间就让他窒息^*^*。

    康王猝不及防,在景泰蓝身下挣扎,群臣在身后惊叫^,大叫陛下住手*^,景泰蓝听而不闻——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是很讨厌很讨厌这个人*,他只是想让他那张聒噪的嘴闭嘴**^,他只是受够了这些日子的压抑担心恐惧和逼迫^^*,不……不止是这些日子^**,是很长日子*^,是他从记事起的记忆***,只要把和麻麻在一起的那大半年拿掉*,剩下的所有日子*^,都是压抑的、黑暗的^^*^、无奈的、烦躁的……

    朝堂上慢慢静默下来^*,众人盯着那一动不动的小身子,和小身子下四肢胡乱挣扎的康王*,都似乎隐隐感觉到殿中散发的某种决绝哀凉的气息……那小小的孩子*,他压抑了多久^^^?控制了多久*^?又暗恨了多久^*,才会在今天**,大殿之上^*^,心上大石落地之后*^^,不顾一切^,愤然出手*?

    没有人敢动^**,没有人敢去拉皇帝,甚至康王亲信也不敢,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康王无力挣扎*^,眼底渐渐浮上巨大惊恐——难道今天*^^,大殿之上^,皇帝陛下真的要亲自压死自己的叔叔*^*?

    康王……真是把皇帝给逼急了……他那最后的吞捷报*^,和巧言为自己辩解,实在做得过分了些,难怪那小小孩子控制不住^。

    而平日天真乖巧的那个孩子^,一旦怒极发作^^,竟然那般狠,那般狠……

    殿上忽然有人叹息一声*,随即一双手^*,轻轻将景泰蓝拉了起来^^*。

    “陛下?^^!比莩纳羧岷偷叵煸诰疤├抖過^^,“微臣还等着康王殿下给微臣道谢呢^?^^*!?br />
    众臣都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也只有国公敢这么做了^*。

    容楚神色平静*^^*,虽然康王真给扼死了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但他不能让景泰蓝此刻在大殿上这么做。

    当殿扼杀皇叔**,这样的事情,足以让小小的景泰蓝永生背负暴君残虐之名^,令群臣寒心**,甚至皇位不稳**。毕竟康王之恶^,并没有全部显现在群臣面前^,今日在群臣眼中^^*,也不过是他为求胜行事过分了些^*^*,官场政争***,手段百出^**^,在这些大佬心里**,这些都不算必死之罪*,如果景泰蓝当庭便因此将亲叔叔扼杀^*,必然令百官警惕不安*^^,日子久了就是隐患。

    适当展现凶恶就够了*^^,杀康王*,总有机会的^*。

    不仅杀^^,还要光明正大地杀^^^,要让天下人明白他的无耻罪恶之后再杀*。为杀恶人令自己担负罪恶——他配吗*?

    容楚轻轻叹息*^^,想着那个北严城破案的重要证人吴推官^,这个人他知道已经回到南齐*,但是居然一直找不到他的下落^,上次在巷子里让康王看见的^,不过是一个身形相貌和吴推官相仿的人^*,这个人是死是活**,目前也没有定论*^^*。

    如果能找到那个人^,治康王的罪便容易了^*。上次的贪腐大罪^*,最后是康王请出先帝铁券,并削去世袭罔替恩典之后*,由皇太后赦免的^*,现在的康王^,行事更加谨慎**,一时也没什么把柄落下来。

    景泰蓝眼神有些发直^^,慢慢坐起身*,起身的时候^*,还顺手按在康王额头的包上借力,把康王按得一声大叫^^*,想要起身又软了下去^^。

    经过打岔*^^,景泰蓝似乎也恢复了过来*^,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小手^^,把手心嫌恶地在袍子上擦了又擦**,才转身蹬蹬蹬走回去*。

    这回群臣唰一下分开如拨浪^,腰弯得更低*。

    “皇叔?!彼诒ψ献?**,道^*,“你还不向国公道谢*^?这可是救命之恩***!”

    众臣点头^,这回真的是救命之恩啊^。

    康王艰难地爬起身^*^,怨恨地盯一眼容楚**,想用眼神威逼他不敢受自己的礼^^。容楚含笑站在他对面**,姿态从容,连一句“不敢”客气话都没说。

    最后康王无奈**,只得给容楚鞠躬为礼*^,嘴里含含糊糊不知说了什么*。群臣看着^^**,也有些鄙视^^,心想无论如何容楚刚才确实救了他一命^*,救命之恩何等重要*^,康王还满脸仇恨^^,心性可见一斑**。

    完了康王弯着腰*,对景泰蓝道:“微臣身体不适^*,请求提前告退”便要离开***。

    “慢着*?^^*!本疤├兜?*,“皇叔你还忘记了一件事*^?^!?br />
    康王背影一颤^*^*。

    “你和朕的赌约,”景泰蓝小嘴斜着****,笑得张狂^,“你说过什么来着……”

    “陛下……”康王回身^**,满心苦涩,低低地道*^^*,“微臣等太史总督回京*^,一定亲自上门请罪……”

    “她回京得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战事方起*,她没可能现在回京*?^!本疤├洞笠∧源黕**,“请罪就是得立即请*^,才叫诚意**,你们听过谁为两年前的错误上门请罪的^*?”

    群臣默然^,心想这对叔侄反正是卯上了*^,装死闭嘴就是**^。

    “这个……”康王怎么肯去静海^,连忙道*,“可是微臣总领丽京三卫^*,肩负守卫陛下安全重任*,决不可擅离京师……”

    “那就不领便是^^^!”景泰蓝接得飞快干脆。

    康王浑身一颤^**,“陛下*^!微臣领三卫并无罪责^*^^!如何能轻易将微臣卸职***!”

    “那你就去静海赔罪^?***!本疤├抖⒆潘?*。

    容楚微笑*,“为将者一诺千金^*^,否则何以将三军**?何况这是驾前赌约,如果不遵****,岂不是欺君之罪^**?殿下如果一定不肯现在去赔罪*,这便是罪^*^^*!?br />
    “对^^?^!本疤├读⒓吹?,“皇叔你是打算卸职了去赔罪^,还是不卸职去赔罪*?”

    康王咬牙——反正都要去静海,去撞上太史阑那个更凶狠的贱人*^,更要命的是*,他这么一走*,不仅给了太史阑害他的机会*^,还给了京中容楚等人抢夺权力的机会**。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心中呕血*。

    三日前他逼皇帝*^,如今皇帝逼他。

    景泰蓝目光灼灼盯着他^,看那模样^^,更希望他坚持不肯去静海*^^,好趁机将他治罪*^*,让京城兵权大一统*。

    康王心中飞快转过无数念头*^,无论如何兵权不能交**,他掌握兵权这两年*,已经将三卫首领换成了自己的亲信**,甚至天节军和上府军^,以及京城光武总营都有渗透^,一旦失去兵权^*,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原本想等拿到京城总卫合并后的军权^,再取出那份遗诏,一朝逼宫,改朝换代*^。但此刻要被逼出丽京^^,剩下的亲信是否能在容楚等人手下安然无恙,他实在没有把握*。

    但此刻不低头**,就给了皇帝把柄^**,康王暗恨自己心急,打什么赌^?

    也只好快去快回了^,多带护卫军队*,快马赶路^*,可以十天就一个来回^*,这十天内让西局好好牵制容楚三公,让他们无法下手^。

    “微臣遵旨!”思来想去*,他只得磕下头去^*。

    景泰蓝撇了撇嘴,有点失望^*??低跆鹜防?**,正看见身边容楚对他笑^^,笑得意味深长心中不由咯噔一声*^。

    “退朝——”心满意足的景泰蓝*,欢快地捧着捷报^,回宫补觉了^。

    容楚缓缓地走在人群后头,对所有人微笑点头**,搭讪说话*^,周全得没任何不妥*^,直到上了自家马车*,他才吐了口气,迅速从马车里取过药水^,将景泰蓝刚才给他的小筒浸泡后展开^*。

    那外表看起来是精钢的小筒*,其实本身还是纸卷,夹层里藏着真正重要的消息*。

    “恭喜国公^*^^^,总督已诞^,一子一女^**!?br />
    容楚的手指颤了颤^^^,纸卷落地^,日光忽然穿透窗帘*^,照见男子一瞬间,眼角泪光。

    ==

    静海的蝴蝶扇了扇翅膀*^^,丽京就是一场龙卷风^*,这场风不仅让皇帝派系扬眉吐气顺风而行**,也狠狠拍在了康王等人的脸上*。

    三公舒了一口气*^,他们和容楚最近一步不敢离丽京**,全力控制舆论*,就是为了将太史阑从“通敌卖国”的罪状中捞出来^。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否翻盘还是要看太史阑的表现^。所幸太史阑从不让人失望*^**,她出现得极快极及时**^,她本人威望也太高*,几乎一出现就有鼓舞人心力挽狂澜的效果*^。她用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方式^^,把那些还没来得及发出的弹劾奏章*,狠狠地拍回了那些人脸上^。

    据说之后几天*,各路驿站驿使和各家府邸护卫奔掉了魂——他们要忙着把那些弹劾的奏章给追回来。

    第二场海战之后*^^,东堂退入黄湾海域之后**^,暂时休整*。南齐也没有乘胜追击*,谁都知道^,这不是一场两场战役就能解决的事情^,东堂夺取静海城的心思十年八年都不会死**,两国最近处的海峡相隔太近,东堂的战船随时可能驶入静海海域,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战争*。

    但太史阑也无所谓^^,国境线的争夺向来都这么回事*,长期保持警惕的军队才有可能更好地被磨练*。十月初九***,在她生子大半个月之后*^^,海疆战事喘息间歇*^*,她终于下了战船*,回归静海^*^。

    之前她已经得到于定雷元和韦雅的同时通知*,都是说孩子目前安好^,韦雅带武帝世家的高手^*,住在总督府后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照顾?^;に牧礁龊⒆觀。

    于定雷元在信中隐约有些微词^,意思是说武帝夫人很是不讲理*,反客为主**,占了总督府后院*^*,自己开伙^*^,自己决定怎么照顾孩子**,甚至不许总督府护卫进入后院*^*。于定还好*,他总管前院^**^,本就不该去后院*,雷元的意见颇大^,他总管后院*,居然不能进入自己的地盘^*^,这要后院将来被外人做了什么手脚^,他怎么办**^^?只是两位小主子由李家人盺^*^;ぷ?**,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在内院之外层层守卫罢了^^。

    两人还都提起了史小翠和容榕*^^,询问两人是不是跟随她一路?;ち薧^,说两人和她同时失踪*。太史阑当时看信*,心中就咯噔一声**,之后立即派士兵自黑水峪和总督府一线沿路寻找,至今还没有消息*^*。

    太史阑记得容榕当时应该是来得及逃走^^*,原以为容榕一定回了内院**^,和小翠雷元在一起^^^,谁知道她不见了*,小翠也不见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联想到锦衣人的可怕*,她的心沉了下去*^^。

    于定雷元都和她说^*^^,已经将总督府细细搜过很多遍^,现在也派人在外面悄悄寻找^^,但既然找不到来问她,显然确实毫无踪迹^,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太史阑十分心焦^^,一边指挥战役一边休养身体一边派人寻找*^^,容榕是容楚唯一的妹妹**,国公府唯一的女儿^,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太史阑真觉得无脸见容楚*^。

    小翠失踪的事情^,太史阑还没和二五营属下讲*^^,小翠失踪肯定不单纯^^,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二五营便要受到莫大打击^^,还是先等等吧*^。

    战事稍歇之后^^,嘉赏圣旨也来了,将官们各得封赏*,欢欣鼓舞,太史阑小开庆功宴之后*^,便带着火虎下船*,二五营的人^^,这次她不打算带回去*^,苏亚伤势未愈,她也留在船上养伤*^。

    至于邰世涛*,早在送她上船之后便赶了回去^,他对纪连城扯的理由是当日恰逢总督府有刺客^^,他无意中发现了总督府的地道*,便下去一探究竟*^,谁知道误被地道困住*,摸索了好久才逃出来*,顺便他向纪连城献上了关于密道的设计^**^,纪连城对此很感兴趣^,拿去研究了**,注意力被吸引走*,他也就没有多推敲邰世涛的说辞^*。而对于太史阑来说**,一个毁掉的密道设计算什么^*,只要愿意^^,她和容楚下次尽可以重新设计*^。

    她走到半路上的时候^,花寻欢追了上来^^*,说不放心她安危,怕武帝世家的人翻脸^**,要陪同她回去^。太史阑看看花寻欢神情单纯的脸^^^,心中叹一口气——怎么偏偏是她*^?

    或许^*,这就是命。

    十月十一^,她回到府中**。

    于定雷元在府门口接着她^*?^;ㄑ盎渡仙舷孪碌乜从诙?*,见他无恙^^^,舒了口气^**。

    雷元一见太史阑就大叫:“总督***,万幸您安好*^,您可回来了*,我们这阵子……”

    于定打断了他的话,道:“老雷,总督才刚回来^*,你咋呼什么呢^?还不先让总督回院子休息*^?”

    “回院子回院子……”雷元嘟嚷**^,“可是我现在都无法给总督安排进内院^*^^,小翠也不见了?**!?br />
    披着连帽斗篷*^,坐在软椅上正要被抬进去的太史阑^^,忽然挥了挥手^*^^^,示意停下*。

    她平静的眼神落在两人脸上^*^,于定低着头^^,看不清表情*,雷元神色郁郁^,一脸不得志^^。

    太史阑看了看*,忽然道:“先不忙去内院*,到议事厅?*^!?br />
    议事厅已经重新整修过*,所有物件都换了新的^**,太史阑在厅上坐定^^*^,看看一左一右的于定雷元^*,道:“容小姐和小翠是在什么时候失踪的?***!?br />
    花寻欢和火虎吓了一跳,失声道:“小翠失踪了^?”

    “就是和总督您一天失踪的**?**!崩自袂榫谏?^*,“府里府外都找过了*^!?br />
    于定也叹息*,道:“容小姐我们一直没看见*^,我们也不清楚当时在地道下到底是什么安排*^,还以为她之前就趁乱走了***。小翠出现在后院时^,因为当时少爷小姐被掳^**,我们忙于处理此事*^,她也没和我们交代容小姐的下落*^,只是出于担心询问了苍阑军营*,知道她没回军营^*,才发觉她失踪**^。至于小翠,我们以为她当时找到了您^,事发紧急,来不及通知先护着您离开了,谁知道……”

    “最后一个看见小翠的人是谁*?”太史阑想着容榕的事还没头绪**^,她定然是在地下失踪^,得着落在东堂人或李家人手上*,问于定雷元没用*^,只能先处理好小翠的事^^。

    “是我^*^?^^!崩自?^,“我看见她向前院方向走**,问她去哪里*,她没回答**^,对我摆了摆手?*^**!?br />
    于定忽然道:“不^,应该是我*^?!?br />
    太史阑抬眼看他。

    “那天她是到了前院^^^,和我说要去寻找大人,我才知道原来大人没有进后院**。我说陪她一起找^,她不要^^^,又回了后院^。我当时看见树上有一些痕迹*^,上树去查看*,无意中却看见小翠没有进后院*,而是在月洞门附近^^,和一个男子说了几句话^***,当时那男子是背影**,我以为是府中护卫*^,没有在意^^^,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后来就没看见小翠*,我以为她回了后院^**。雷元告诉我她不在我们才知道她失踪!?br />
    “这事你怎么没告诉我^**?^*!崩自裳鄣?。

    “我这不是没想起来么^?*!庇诙ǹ嘈*^^,“刚才我经过那边的树*^,忽然想起这事*,忽然觉得那男子背影穿的衣服好像和府中护卫不同*^^,这才觉得不对的*?^^!?br />
    花寻欢瞠目道:“莫非那男子是东堂刺客**?小翠被他杀了^*^?哎呀不对啊*^,如果那男子是东堂刺客*,又怎么会和小翠说话……”她忽然顿住^*,脸色变了**。

    堂上一片沉默^^^,于定低下头,雷元还没反应过来^^^,火虎脸色变了*,太史阑皱了皱眉^*。

    当日府中除了护卫都是敌人**,史小翠和非府中护卫的人密议*,岂不就是内奸*?

    那天情况乱成那样*^^,大家都知道内奸功不可没^,只是不知道是谁*^,诚然史小翠嫌疑最大^,她是太史阑当时最亲近的人*^,一手掌握太史阑的所有事务*,甚至连密道^^,她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全程设计的人^,如果……

    “不可能!”花寻欢立即道^,“小翠不是那样的人!”

    她脸色涨红^*,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慷慨激昂地道:“小翠和杨成两情相悦^,两人商议等这次大战之后*,去藏边一趟,见见杨成的家人^*。她怎么可能犯糊涂^*?再说且不论情分^,她跟在大人身边*^*,寸功未立就已经是校尉**^,这样的升迁速度*,谁人能给*^*?她怎么可能背弃大人^?”

    火虎忽然叹口气****,喃喃道:“照你这么说^^,大人身边的人^*^,谁都不该背叛*?^^!?br />
    花寻欢窒了一窒*,随即斩钉截铁地道:“反正小翠不可能*^^^!”

    “我也认为不可能^**!”于定道^*,“我只是觉得,她当时可能被人欺骗或蒙蔽^,我现在很担心她被东堂人……”

    雷元倒是道:“当时那情况^,东堂刺客到最后自顾不暇*,给我们追杀得满地跑,应该没什么可能再去杀小翠的^**^!?br />
    “你什么意思^?”花寻欢怒道,“你的意思是小翠是内奸*^*?”

    “我可没这么说^?^*!崩自捕艘馄?^,“我就事论事**,你不在场你怎么知道当时情形**?府中护卫被搅乱只是一阵子^^,之后李家人来了之后^^,便能抽出身合围东堂刺客*^,那些刺客后来多半自杀^,没留下活口^^,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时辰再去杀小翠***!?br />
    “我倒觉得你才是内奸*^!”花寻欢火气上来口不择言***,“你管着内院*^,当时前院乱着的时候你去干嘛了^?后院那么多人^,为什么少爷小姐还会被抢夺*^?李家人为什么要把你驱逐在外不给你带人保卫内院^?是不是他们也觉得你可疑**^^?”

    “花寻欢你说话凭点良心*!”雷元唰一下蹦起来*,青筋上脸^*,“府中内外院职司分明**,没有大人的命令我怎么好带人闯外院^!少爷小姐是在屋子里被抢夺的**,我们也没有权限进大人的屋子^**,屋子里当时只有小翠在……”

    “放屁*^!”花寻欢也脸红脖子粗*,“你什么意思^!又说到小翠身上去了,你是一定要把内奸的罪名往她身上套不是^^?”

    “我只说事实……”

    “闭嘴^^!”

    太史阑清清冷冷的声音^,冰块一样砸过来^^,两个人立即闭嘴^^,犹自脸红脖子粗,斗鸡一样怒目相视^^^。

    于定连连叹息^,拉花寻欢袖子*^,低声道:“你急什么呢*,怎么好这么说老雷^,他也有他的难处……”

    “呸?^*!被ㄑ盎斗呷灰凰κ?*,“你呀^*,就是看谁都是好人^!”

    于定苦笑**,雷元又要跳起来*^,太史阑眼光冷冷扫过去^*,雷元也不敢动了****,可是偌大一个汉子^,瞬间连眼眶都红了**^,“大人*,我……”

    “好了?^!碧防话诎谑?,出了一会神^^,淡淡道^*,“安排所有护卫*^,在府中寻找^^?^!?br />
    “寻找什么……”四个人默了默**^,半晌*^,火虎才低声问。

    “小翠的尸体^?*!敝谌瞬辉杆党龅募父鲎?*,被太史阑淡淡吐出口^*。

    花寻欢神情宛如被雷劈^,眼泪滚滚而下,其实这个想法大家都有^^,但不说出口就似乎没有一份希望^*,如今被太史阑亲口认定^^,最后的希望也被掐灭了*。

    “在……在哪找……”火虎问了个傻问题^。

    “前院**?^!?br />
    于定肩膀微微一颤^,太史阑已经道:“后院早早就有李家的人驻守^^,谁也没办法在那里杀人埋尸^*^^?^!?br />
    随即她道:“你们三个去找*,寻欢留下*^?**!?br />
    花寻欢眼看那三个男人出去**,坐近了太史阑,焦灼地道:“大人***,你可别信雷元的话……”

    “我谁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的判断^^*?!碧防坏繼,“不过我可以听听你的意见*,你倾向于是雷元^*^?”

    “当时就那么几个人^,不是他是谁*?”花寻欢愤愤^,“这家伙别看他粗豪^^*,心思细着呢^,还特爱财^?^!?br />
    “哦^^?”

    花寻欢这下倒犹豫了^*,摇摇头道:“我是嘴快^,其实这是他平时的小毛病*,或者说是习惯*^^,我不该拿这个来干扰您的判断^^^*^!?br />
    太史阑将茶杯在手中转着*,若有所思*^*^,道:“你怎么完全没怀疑于定****?”

    “他怎么可能^^!”花寻欢笑起来^^,“于大哥性子温和^,待人和善^^*,里里外外没人说他不好^,和小翠更无过节*,他为什么要杀她^*^?”

    太史阑看她一眼*^,道:“我倒忘了你和他交情不错^,据说马路都压过几次*?*!?br />
    花寻欢竟然难得娇羞起来*,脸颊上透出一层薄红^*,“也就是一起逛逛^^*,还是给府中买东西*^,其实没什么……”居然声音越来越低*^。

    太史阑闭了闭眼睛,道:“我累了*^?**!?br />
    “我给你找张毯子^,盖着休息会吧*,或者先回去看看少爷小姐^^*^?你到现在还没……”

    “不用?^!碧防淮鸬霉殴?^,“我怕我见了那两个小的^^,心就软了*,有些事就做不来了^**^!?br />
    花寻欢愕然看她*,太史阑已经闭上眼睛*,花寻欢轻手轻脚去找毯子^,忽然听见太史阑淡淡道:“任何时候,记住勇于面对现实*^^?^*!?br />
    花寻欢愕然回首*,却见太史阑闭目在日光中^^,淡淡神情^*^,仿佛刚才那句话从未说过**。

    ==

    内院韦雅早早听说太史阑进府了**,以为她立即会进后院来看孩子,立即吩咐将两个孩子抱着睡在一起^*^。平日里两个孩子都是分开睡的^*,各自有婆子陪着^*。

    结果等了好久没人来*^,再去打听说是直接进议事厅后就没出来,韦雅听着**,脸上神情不可思议***,怔然良久道:“她还是女人么**?生下孩子就出府打仗^^,回来后居然先去议事。两个孩子到现在还没吃过她一口奶?^*^?*!”

    她身边的婆子,是她自小便陪着的,冷笑道:“太史元帅当然不凡*^,家国为重*,只是可怜了这两个孩子*?^!?br />
    韦雅默然**^。半晌喃喃道:“或许家主*^,爱的就是这份与众不同吧……”

    涉及李扶舟^*,婆子不敢接话^*,只不赞同地摇摇头*^**,给两个吹泡泡的孩子掖被角,“小乖乖^^,等母亲回来后再带你们去泡药澡好不好*^^?”

    两个孩子现在每天都泡药澡一个时辰^*,今天为了等太史阑推迟了^^。

    “带他们去吧^^^,身体要紧^!蔽ぱ趴戳丝戳礁龊⒆?,眼神温柔*^,忽然轻轻道**^,“她这么冷心冷情也好***^,这样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

    太史阑并没有睡多久*,其实她不是睡^*,只是闭目养神^*^*,梳理一下烦乱的心绪*^*。

    有些事她永远不想面对*,有些事她以为永远不会发生^,有些人她以为自己只要赤心相待*,必然就会被理解和接纳**,予她同样的丹心一片^,哪怕她淡漠^^^,冷情^*,沉默*^^,但他们不是别人^,他们应该能懂^。

    她虽漠然不语^^,甚至显得不在意,其实一直为这样一路相伴走过的知己情感而骄傲欣喜*,然后忽然有一天她发现其实有人没懂^,没接受^。

    伸出去的指尖*,触及混沌和冰凉^**。

    她的心也微凉^。

    厅外有杂沓步声^^,听起来有些沉重^^,她睁开眼睛,就看见几个人抬着一个物体走了过来^。

    有走遍江湖^^*,善于发现隐匿踪迹的火虎在^,找这些总是很快的*^。

    太史阑垂下眼*^**,不去看那个被油布包裹着的身体^,她的部下**,她的朋友,她内心深处的姐妹^,到今天^,她终于亲眼面对了这样的失去。

    人间背叛,知己永别^,情何以堪^。

    火虎于定雷元三人脸色苍白发青^^,雷元手指都在发抖*。

    啪地一声轻响*^,太史阑回头*^,就看见花寻欢立在厅口*^*,手中茶盏落地*。

    她张着双手*,一瞬间似乎要拥抱,又似乎打算呼号^*,然而她眼神直勾勾盯着那物体*^^*,呼号不出*^,也拥抱不了^。

    “……在前院大厨房后的树荫下……”雷元喃喃地道*^,“因为地道口有一处开在那里^*,我们只找了那边地道口^,也以为那些翻过的土是因为地道被掘挖*,没有想到……”

    于定垂着头*,道:“属下失职*^,请总督责罚^?*^!?br />
    火虎沉着脸,只道:“腹部中刀,一刀毙命^^?*!?br />
    “小翠**^!”花寻欢终于喊了出来^^,猛地扑了上去^^^*^,被于定半途拦住^^^,“别看**!”

    花寻欢就势在他怀中痛哭*,大叫:“谁杀了她**!谁杀了她^*!谁杀了她我凌迟谁偿命^^!”

    于定的肩颤了颤^^^*,轻轻拍着她^**,“是……我们都要报仇……你先别哭了……别扰乱大人心神……”

    太史阑一直半闭着眼睛*^,她生产之后逢着战事,支撑着指挥战役**,之后在船上休养了一些日子^,终究是耗损太过,身体一时无法恢复*,脸色本就发白**,此刻更是透出一股惨青之色^^。

    厅上渐渐安静下来*,她睁开眼^,缓缓扫视一圈^^。

    眼前都是她的亲信*^,朋友^*,姐妹兄弟,可是已经死了一个*,接下来^,她还要亲手再处置一个^^*。

    她慢慢上前^,掀开包裹**,上上下下仔细看了遍**^。丝毫没有嫌弃那般气味*。

    末了她盖上包裹*,吩咐火虎*,“厚葬**?**!?br />
    “是^^***!?br />
    太史阑回身坐下,淡淡道:“小翠是被熟人杀害的^*?!?br />
    三个人都变了脸色*。

    所谓熟人^^*,就是眼前这几个人*。甚至就是于定雷元**。

    “大人……”火虎忍不住道^,“我不认为小翠是被熟人杀害的*,她脸上神情……”

    “她素来还算伶俐*^^*,就是心思厚道了些^^?*^!碧防唤囟匣鸹⒌幕?*,“她脸上神情没有惊讶***^,所以你认为不是熟人下手**。如果是熟人*,她会惊讶^*,是吧*?”

    火虎默认了*^。

    太史阑没说什么,摇摇头^*,“你看漏了一点。她脸上神情没有惊讶*,却有防备*?^^!?br />
    “她防备什么*?她为什么防备了还是被下手^?她腹部伤口很深^*,而且刀痕微微倾斜^*,自上而下^*,说明她当时应该是一个凑近对方的姿势,她防备了^,却还凑近对方**^*,这又是为什么?”

    三人脸上都露出茫然神情**,这确实是一件想不通的事情^。

    “因为她发现了内奸**^*!碧防挥质且挥锸铺炀?**,“她不肯相信那人是内奸**^,但又心中防备^*^,她之所以还肯靠近那人**,想必是那人说了什么谎话*,或者拿出了什么重要东西*,让她以为还有希望^*,她因此凑近^,然后被杀^^?^!?br />
    三人沉默,都明白虽然真相已经被死亡掩盖**,但太史阑的推断,必然是对的^。

    真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于定垂着头***^,雷元握紧了手掌*^,现在他们很难堪^,太史阑的话等于直指向他们两人^^,府中其余普通护卫^^^*,史小翠虽然认识,但却不会接近*^,她向来是和于定雷元才有交流**^。

    太史阑把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那么,马上凶手就会被她认定^。

    众人都觉得不能接受^*,花寻欢怔怔地望着两人^^*^,火虎却还清醒*,退后一步*,拔刀^^。

    太史阑慢慢垂下眼*^*,苍白的手指按在被角。

    “拿下……”她道^,“雷元*^?^^!?br />
    一瞬的静默,随即是雷元的狂呼^,“不**!不是我!总督^^*!不是我^*!”

    火虎早已等在那里的刀已经飞了出去,刀背撞中雷元膝窝^,雷元一个踉跄扑倒在地^^^,火虎趁势上前压住,反扭住他的手臂压在地上,早有安排好的护卫上前*^^,将雷元给锁了*。

    雷元狂呼挣扎,声震屋瓦^^*?^*;鸹⒉晃痎,脸色铁青**,花寻欢还没反应过来**,怔怔看着雷元,喃喃道:“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于定脸色青白*^,慢慢松开了她的手^^。

    “我不会滥用私刑,明日会送你到静海府**,以杀人罪正式过堂**?^*!碧防徊辉倏蠢自?,缓缓站起^**,“先关到前院柴房*^,加派人严加看守^,不能出任何问题^^^!”

    “是*?*!?br />
    ------题外话------

    嗯^*,容楚终于知道有儿有女了,泪奔*^^,握拳^,不容易啊……要不要赏我点什么^*?兴奋搓手指^*,猥琐嘿嘿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7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七十三章 获知喜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73并对凤倾天阑第七十三章 获知喜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7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