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发飙景泰蓝

    景泰二年九月十九^,东堂进犯静海。

    九月二十一^,两国海军第一次海上接战&,南齐失利^&,被击沉战船一艘*,退居黑水峪二线。

    同日*,关于静海总督太史阑的流言传遍静海^。谣言指称她通敌卖国*,潜逃东堂*。称她潜伏不出、开战之时都不曾出现在战场上,是因为早已弃城逃亡。静海城因此人心惶惶,无数士绅举家撤离。

    九月二十二^^,太史阑出现在城西妓院,“出走”谣言不攻自破*,撤离之势顿缓*。

    九月二十四&,太史阑到达黑水峪*,于晨曦刚起之时踏上战船*^,南齐士兵士气大振,当即反攻,东堂措手不及*,败退出黑水峪海域&^。

    九月二十七*,太史阑不顾劝谏,下令允许远航商船回境*。九月二十九,苏亚和萧大强乘远航商船归来^,两人虽受伤却未死&,是因为落海后被商船冒险所救*。商船将两人隐匿在底舱&,躲过了东堂军船的盘查^。商船以往对此事从来袖手,破例相救*,是为了感谢太史总督到来后^,扫清海盗^,予他们一份安宁。

    九月三十&*,第二次两国接战*,太史阑亲自督战&,南齐再胜?;鞒炼谜酱剿襘,击伤南洋炮战船指挥统领&。

    十月初三,捷报飞传至朝廷^。

    军报到之前^,朝廷正在吵架^。

    “相邻静海的南徐总督*、两广总督先后上折&?!庇诽嗖煊氛谏献?^,“东堂进犯静海^,静海总督太史阑却没有亲临战场指挥&。首战失利之后&&,也没有及时赶赴黑水峪战场。甚至没有出现在静海城内安抚民心^^。现在海上将士苦战*,城中百姓离乱&。静海城数百富户迁移南徐,导致南徐境内治安民生压力剧增&。两地总督认为*,随着静海战事日渐蔓延*,如果静海城纷乱状态不能得到缓解*,还要承担部分军粮任务的南徐两广,将不堪蜂拥而来的难民带来的治理压力^。为此特向朝廷请旨*,封闭省境^*,禁止静海难民入境?&!?br />
    龙座上景泰蓝小脸绷得紧紧的&&^,他听得模模糊糊,不过还是能明白^,这是在攻击麻麻*。

    类似这样的攻击,他已经听了很久*,一开始他不听,后来他沉默*&,再后来他发怒,现在只得再次沉默,因为说话的人太多了。

    从静海和东堂正式接战开始,因为太史阑没有亲临战场指挥^*,朝中立即便有人弹劾,首战失利之后^,这种弹劾便蜂拥而来。一开始三公等人还有所维护,但首战失利太史阑依旧没有出面,三公也无法为她辩护,静海城出现乱象之后,弹劾和攻击到了高峰,相当一部分对太史阑印象不错,想要再观察观察,保持沉默的中立大臣也忍不住了*,纷纷跳出来指责太史阑不顾静海安危,国家安危^,擅离职守,不忠本职*。

    容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法顺利赶赴静海?^&?低跻幌党米藕貌蝗菀鬃プ√防淮泶?,一条声嚷着要阵前换将,锁拿太史阑进京下狱^^。这段日子以来这些人大小动作不断,三公连睡觉都睁着眼睛,而容楚,又怎么放心只留三公在京&,对付心怀叵测的康王、行事无耻的太后、以及什么都干得出来的西局*?三公是宦海老手,却失在本性刚正端方&,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心计上他们也许不输^,在手段上却绝对没人家狠辣,何况三公不能直接掌握军权*,容家才是对军中影响力极大的家族^,容楚在,就等于军权在,这时候容楚一步也不敢离开^,他离开&,康王就敢反,太后就敢对皇帝动手&,西局就敢罗织罪名构陷三公派系和容家其余人^,最终把黑手伸向太史阑^,将这一整个皇帝派系^,连根抓起。

    就如此刻,景泰蓝只知道生气,容楚和三公等人则更清楚&*,朝臣对太史阑的态度*,在皇帝迟迟不表态之后*,已经由攻击转为施加压力&,面对一省难民,强硬关闭省境&,本身就是对静海的警告&。

    此刻朝堂之上热血沸腾*,两地总督开了一个头*,后面的弹劾顿时如潮水一般涌来&*。

    “太史阑身为援海军主帅&,大战之际擅离职守&,无论战事顺利与否*,都是重罪&!”

    “静海城现在乱成一团*,十室九空!士绅逃亡于路*^&,百姓哀哭于途。物资抢购,米粮暴涨^,民生凄惨*^,人间地狱*^!”

    “臣等不明白太史阑在想什么!身在其位谋其政&,她身受皇恩,两年拜帅,一载封疆**,煊赫荣宠为景泰朝第一人^^,却不思报答皇恩,实在无耻以极!”

    “静海为我南齐南疆大门*,军事重地*,关系我南齐一国安危民生&,万不可托付于此等玩忽职守,无心国事*,专擅弄权之辈!否则静海危矣!南齐危矣*!”

    “请陛下速速下旨,查办静海总督,另换忠诚可靠之将领主持大局^!”

    “陛下,太学和国子监士子近日听闻此事^,都义愤填膺,连日在太学门口静坐,请缨静海,求罢太史阑&。此乃民意*,乃天下悠悠众口,吾等切不可违*!”

    “陛下,天纪元帅上书,请求接管援海军,并立下军令状,定将东堂贼子&*,驱逐出我南齐海域!”

    ……

    威严肃穆朝堂*,此刻闹哄哄如菜市场**,大家都在张嘴说话,大家都在眼红脖子粗&,景泰蓝瞪着底下无数一张一合的嘴^,蓦然蹦起&,握拳*,踩凳,挺胸&*,“闭——嘴——”

    尖利的孩子声音**,极具穿透力,回荡在大殿上空。

    殿内顿时死一般的静默。

    众人抬头,便看见三岁多的小皇帝^*&,脚踩在宝座上,双手叉腰,小脸涨红,恶狠狠地俯视着他们^,眼神杀气腾腾。

    群臣张口结舌,他们印象中的皇帝,聪明可爱,当然,聪明也是孩子的聪明&*,可爱也是孩子的可爱,大部分时辰这孩子坐在龙座上&,笑眯眯甜蜜蜜&,瞧着便贴心贴肺*,瞧着便让人期待,十年二十年后,南齐会出现一位最为宽容仁厚的明君。

    然而此刻,未来明君如一头饿狼下望&,所有人忽然都觉得自己成为了那只突然露出真面目的小狼崽子的猎物&。

    “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币黄材?,景泰蓝终于开口。

    开口第一句话&,大殿就好像劈下了雷^,几个老臣和御史瞪大眼,不可置信地抬头望了望,迎上小皇帝凶狠的眼神&,直着眼睛喊声&&,“陛下啊……”就晕了过去。

    容楚立即下令把那几个最爱谈规矩^,也最瞧不得不守规矩的酸儒给拖出去。

    他心情不错,觉得景泰蓝进步不小^,一句话就秒杀了几个最难缠的。

    “叫*^!叫*!叫^*!叫什么叫&!”景泰蓝憋了好几天的怒气,一发不可收拾*,“叫魂啊你们^?嗓子大有理?^&??嗓子大也得先给朕闭着!在朕的大殿上,最有话语权的——”他指着自己鼻子,一字字道^,“就^^、是&、朕!”

    “陛下……”康王怒极开口&。

    “闭嘴!”

    康王的白脸唰一下红了*,再唰一下白了&。

    “再说一句^?”景泰蓝回忆着麻麻的目光神情&,逼视着他^,“你再说一句&*?你再说一句就算你抗旨!朕下旨闭嘴,你敢开口^?”

    康王的脸色又唰一下红了*,在红红白白之间转换半天,换青色了的。

    他额头上青筋别别地跳&,腮帮上肌肉都已经憋得鼓起,他贵为亲王,深受先帝和皇太后器重,之前一直手握大权&,连重罪都可以轻轻放下&&,本身还是皇帝的叔叔,如今却在朝堂之上&^,被自己的三岁侄儿指着鼻子怒骂*,这叫他如何承受*^?

    但他深呼吸半天,却真的没有再开口——对面*,那个恶毒的容楚正笑吟吟地冲他瞧呢*。

    虽然容楚笑得让他越发心头火起,却也让他稍稍清醒,心知不能在此时逞一时意气,否则皇帝和容楚真的能将他以抗旨罪名拿下^&,到时候可就坏了大事。

    他只得僵硬地鞠躬*,默不作声退后一步*,在心中一万次背诵“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康王派系的臣子们失望地看着自己的头领,他们原以为挟王叔之威&,康王定然能压下三岁娃娃的气焰,之后他们便可以趁势而起**^,令陛下当朝下旨,不想王爷竟然真的退让了。

    康王一退&,再无人敢于发声。景泰蓝神情满意了一点,却凶相不改*&,小靴子踩在宝座上^,环顾一圈,众臣在他目光扫视下&,忽觉自己是一只放在案板上待挑选下锅的鸡。

    景泰蓝很快选好了一只鸡。

    “你^?^!彼恢咐舨可惺?*,“你说太史总督两年拜帅*,一载封疆,煊赫荣宠为景泰朝第一人*,却不思报答皇恩^。对哦*,你是吏部尚书,你最清楚太史总督是怎么两年拜帅一载封疆的,你要不要给朕,给朝上所有人说说^,她怎么拜的^?怎么封的^?”

    吏部尚书呆了呆*,他当然知道太史阑怎么一步步上来的&,然而那履历在心中过了一遍之后^,他忽然便出了一身汗*。

    景泰蓝不等他开口,已经尖着嗓子嚷道:“你说得好像太史总督火箭飞升*,讨好大便宜&,你怎么不说朝廷根本没有给她应有的封赏*?她出身光武营*,在营中便得了勋章,按照规定&,历练时原可为典史,她只做了典史副手&。她挽救北严&,救十万百姓*,救我南齐北大门^*,功勋为近十年来前所未有*,按例*,这样的功劳该封什么——章大司空!”

    “到!”章凝立即恭谨地问&*,“老臣可以说话吗&^?”

    “可以!”

    “回陛下*!”章凝声音更大&,“武定七年西番作乱^,急攻极东山阳城,时任山阳推官的沈风一临危受命*,力挽狂澜&,阻敌于城下半月,终于等到援军到来**。事后叙功&,沈风一得授山阳府尹,一等伯爵*,领极东将军衔!”

    “姚尚书!”景泰蓝大喝*,“太史阑功勋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的封赏是什么*^?”

    吏部尚书默默^,半晌低声道:“一等男爵,北严同知,领西凌上府副将衔……”

    景泰蓝嘿嘿一笑&,“康王案……”眼珠子对康王一转&*,康王难堪得脸色涨红**。

    “康王案太史阑有功,按例最起码该升西凌按察使*,她升了没^?”

    “二五营赶赴参加天授大比路上,连败五越,保一方平安百姓民生,更曾俘虏五越士兵五百&,为近年来对越战争是最大首胜*^,按例最起码也该升文武职及爵位各一级,她升了没?”

    “天授大比她再次力挽狂澜&,带领南齐队伍获得胜利^*,保住静海^,护佑我南齐南大门&,功勋可抵开疆之功,按例足可拜相,进入公爵一级&。她升了没^?”

    “静海她平海鲨,治民生&,组海军,灭?^??*&,以上无论哪一件事&*,都可以分开来厚赏*,无论哪一件*^,轮到你们头上都得赏上一堆*,封妻荫子^,吹嘘三代!她呢^?还是静海总督,援海元帅是因为大营人数达到建制数目,自然升职,爵位也是因为成为元帅^,自然提升*,说到底&,朝廷还是没给她赏赐^&!”

    “这些事别人不晓得*,”景泰蓝恶狠狠逼视吏部尚书,“你不晓得?嗯*?你有脸说她承受皇恩&?嗯?”

    “给朕搞清楚**!”他指着吏部尚书鼻子&,“不是她沾了朝廷的光,得了朕多大的恩,是朝廷欠她的*!朕欠她的^!”

    满堂寂静,大多人垂头,听小皇帝怒极咆哮^^&。三公眼圈微微泛红&,忽然想起昨夜皇帝半夜要求调太史阑的档,调来后点着灯火看了半夜,又召来通文墨的亲信太监*,一句一句写什么东西,忙了整整一夜*。原来是为了熟悉他麻麻的履历,今天好在朝堂上流利地骂出来。

    天知道这孩子为此想了多久,才想出这个主意&。天知道这些天,面对众臣无休无止对太史阑的攻击&*,这孩子承受了多大的怒气和压力*。

    他爱太史阑如爱自己的生命,谁说她一句不好他都会暴走抓狂,忍了这么多天^,终于到了极限*。

    “朕不仅要和你们算朝廷欠她多少^,还要让你们搞清楚你们多傻逼多无耻!”景泰蓝甩着袖子^&,啪啪地打着金龙扶手**,“她做了这么多,不下于开疆拓土之功,近十年来只有容家功勋可堪比拟,这些你们都忘了?忘了*^?如今不过一点失利,略有乱象,到底怎么回事还没搞清楚*,你们何至于如此咄咄逼人?首战失利有什么稀奇的^^?历朝战争首战不利得有多少&,都问罪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们怎么知道她怎么打算的^^?急吼吼地逼迫问罪&,你们有没有一点耐性和城府^?”

    皇帝的小舌头噼里啪啦,头毛都竖了起来^*^,似只暴走的小狮子^。群臣听得脸上发麻,想着三岁多的皇帝诚然口齿伶俐*,可也太伶俐了些&^,这哪像三岁孩子的话&?明明就是一篇文章&。

    景泰蓝也皱眉^,昨儿背了半夜,熟练是熟练了,感觉还是不给力&。

    “静海有多乱?你们亲眼看见了?你们怎么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或者她有难言之隐^?或者她生病了,受伤了,来了大姨妈,不行吗?不行吗?不!行!吗^!”

    三公:“……”

    容楚&&,“……”

    哦陛下&,太史阑近期不会来大姨妈的*。

    不过这才像个孩子的话嘛。

    “陛下……”有人弱弱抗议,“太史阑听说是个孤儿&,没有大姨妈……”

    “老子允许你开口了吗^?”景泰狮子立即蹦起来,“抗旨!拖出去!拖出去*!”

    一只倒霉的鸡被哀嚎着拖走了*。

    “太学士&!”景泰狮子的枪口霍地又对准了前头一个文臣,那家伙惊得浑身一颤&,下意识想大声回应,忽然想起刚才那家伙的下场,顿时不敢答应^,这家伙还算聪明,立即噗通跪下去&,把脑袋深深地伏在地上^^。

    “学宫国子监太学^,都是你管理的!”景泰蓝大喝,“没有你允许&,那些混账学生也不敢静坐*!坐!坐!坐你妹!学宫门口要摆摊做生意的&,他们坐了老百姓生意怎么做???&?那都是无辜百姓*^,生意给搅了,靠什么吃饭?没饭吃饿死怎么办?你们那些士子不是口口声声爱国爱民吗&?怎么现在跑来断人家生路?来人!给朕传旨^,让那些静坐的,给我继续坐&!不准起身^,不准撒尿*,不准吃饭^,还得赔偿那些无辜生意人的损失!去斥责他们的自私无耻^,罔顾民生&&,让他们坐&!把地面坐穿&!坐到朕下旨查办太史阑*,押送她进京为止!”

    群臣险些踉跄……好狠……

    太学士砰地一个头磕在地下,“陛下^,不能啊……”老泪纵横,眼泪鼻涕瞬间沾了一地。

    “不是要坐么^?朕就给他们坐呀?*!本疤├镀婀值厍谱潘?,“瞧朕多么开明^?”

    “陛下不能啊……此举必丧天下人心……”

    “人心你妹!人心又他娘的被代表了&!”景泰蓝大喝,“别在这里满嘴人心&,出去自己瞧瞧,随便街上找个人问问,看看是说太史总督好*,还是说你好——来人*!”

    一队侍卫赶上殿来*。

    “押着他上街^^,随便找什么人*,一个一个地问!”景泰蓝指定那太学士,口沫横飞&,“他不是知道人心的吗*?就让他亲耳听听人心^!问人家&,是觉得太史总督好,还是他好*!是太史总督能干,还是他能干!是太史总督有功于国**,还是他有功于国&!”

    “陛下^!陛下!微臣怎敢和太史大人相比^,是微臣昏了头胡言乱语!”太学士大惊^&,匍匐于地滚爬过来,“您恕了微臣昏聩之罪!微臣萤火之光,怎敢与太史大人皓月之辉相比……”

    “你知道她比你有功比你能干^?”景泰蓝小脸俯下来*^,眉毛挑得高高的&,“她比你有功比你能干她要下狱&?那你连她也不如该是什么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太学士翻翻白眼,晕了过去。

    “去问!”景泰蓝不罢休,“他只是怕了^,在糊弄朕!让他亲口去问!朕给他个心服口服!”

    侍卫们抓小鸡一般把太学士抓了出去&,景泰蓝在他被拖出去时^,貌似自言自语,却十分清晰地嘀咕了一句,“自己是个被煽动的蠢货^,还要去煽动别人静坐&。静坐,静坐*!坐到你烂屁股^!煽动!煽动!煽到你花儿红&!”

    群臣:“……”

    人人低头,个个屏息,连康王心中都在发紧——诚然小皇帝一番发作*^,粗词俚语*,形同撒泼&,让人不忍听&*,但仔细听下来,群臣却都发现,皇帝这一番处置当真厉害之极*,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群臣盖大帽子给太史阑&^,皇帝就盖大帽子给群臣。太学生静坐这样棘手的事情,他干脆让人家坐到天荒地老,顺手还扣个“扰乱民生”的大帽子^。太学士在天下士子心中地位超卓,他就把他拎出去让他自己打脸^,不用问&,这位夫子在民间的声誉肯定不如太史阑,这番威望一失,以后再想煽动什么就难了。

    这哪里像一个三四岁孩子做出来的事*&?虽然隐藏在孩子气的举动之下^,但内里狠辣和决断**,匪夷所思却又直达要害的做法*,完全是宦海老手的水准*。

    康王的眼神对容楚瞟了过去,容楚目光纯净,眼神无辜&。

    景泰蓝威风凛凛地坐在上头,目光一圈一圈雷达般扫视群臣,所有人噤若寒蝉*&,生怕被他揪出来&,从此毁了一生英名*,对于一些酸儒来说*^,没了声名比死还难受,以至于一群平时最会指摘景泰蓝这个不对那个不妥,洋洋自得以“诤臣”自居的翰林御史们&&,今天缩得如寒风中的鹌鹑^,一声不吱。

    景泰蓝发泄完了,也累了^,一屁股坐下来,心想果然还是撒泼最爽&&,可惜麻麻和公公都不给他随便撒泼,说撒多了就没有杀伤力了&&,嗯*,该多久撒一次呢?一个月^?半个月&?十天^?

    “没有话说了?”他也想回去休整,再等等麻麻的消息,打算收兵**,“那就退……”

    “陛下*?!?br />
    景泰蓝小眉毛危险地挑了起来*,盯着康王——这老不死的果然发声了!果然发声了*^!

    “陛下?!笨低跻磺扑俏O丈袂?^,连忙道^,“刚才是您询问是否有人要说话的,臣不算违旨**?&!?br />
    景泰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看了容楚一眼,容楚没什么表情^。

    “王叔请讲?!本疤├睹忝闱壳康氐?,“不过刚才的话就不必重复了*?!?br />
    “微臣要说的不是那些&?&!笨低醯?,“微臣只是最近听闻了一些消息&^,十分惊骇*^,且关系我家国平安*,百姓存亡*。虽然微臣不敢信&,但毕竟事关重大*^,为慎重计,微臣不得不……”

    “想说就说咧^?!本疤├兜繼*,“绕什么弯子?!?br />
    康王哽了一下^&,喉结滚动,盯了景泰蓝一眼^,“是?!毕肓讼?,尽量和缓地道:“也是静海传来的消息,倒不是说战事。是说前阵子^&,静海总督曾经失踪,在海上漂泊了二十多日才回来,据说当时救了她,并陪她流浪海上的,是东堂潜伏在静海的首领之一&*,东堂世子司空昱^?^!?br />
    朝堂上响起一阵嗡嗡的议论&,这个消息&,大家大多都没听说过,一时都神色惊疑。

    “失踪&?”景泰蓝皱起小鼻子&,拖长声音,“敢问何时啊^&?!?br />
    “今年四月中……”

    “放屁^!放你娘……”景泰蓝张嘴要骂,忽然想起康王的娘也是自己奶奶,只得打住&,嚷道,“今年四月中!大司空^,你告诉他,今年四月^,静海都发生了什么*!”

    “是*?*!闭履煽斓氐?,“四月中旬,太史大人宴客于海天石&,劝说三军合力*&,成立援海大营;四月二十三,先后拜访上府^、水师、折威三军*;四月二十六,宴请静海士绅&,得士绅乐输建军白银三百七十万两;四月二十九^,折威军前往黑水峪;五月初五,斩抗命天纪将领郭淮,调取天纪三大营……”

    他滔滔不绝将四五月间静海发生的事罗列了一遍,众人听着都释然*,以上的事都是必须总督出面才能办成的大事^,换成其余任何官员,这些事都最起码花费半年以上甚至更久&,这些事发生的频率,也符合太史阑的风格*。

    康王咬牙*^,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是李代桃僵!但是此时说是容楚干的也没用*,容国公会非常无辜地喊冤,表示那时候他在丽京养腿伤,怎么会到静海&?

    现在不是纠缠这个的时候&,他到现在也了解容楚,任何事只要扯上他,就会变得复杂,东拉西扯*,到最后离题万里*。

    “是?!彼⒓吹?,“所以微臣也说不信&。太史总督如果不在^,谁能替她办好这些事?”说着目光对容楚扫了一眼。

    众人也扫了扫容楚*,容楚泰然自若。

    “正因为微臣不信,所以搁下了,但是前不久,微臣忽然得了一样东西?&!笨低跣表湃莩?,唇角现出一抹冷笑&,“这东西却完全可以证明*^,就算当日陪在太史总督身边的不是司空世子,太史总督也和他关系非凡!”

    殿中又是嗡地一声,群臣都忍不住上前一步,注目康王探入怀中的手*,也有人瞟着容楚*。谁都知道容楚和太史阑之间那不可不说又不能乱说的关系**,当日太史阑惊世骇俗^,在容府拖了容楚去睡觉^&,睡完了拍屁股就走,满丽京谁不知道。

    容楚满脸平静,好像与己无关。

    景泰蓝目光灼灼*,盯着康王的手*。

    众目睽睽,康王有些犹豫^,忽然觉得这要紧东西这么摊出来不妥^,可是不拿出来如何成为铁证*?这时候不拿还什么时候拿&?

    他张开掌心,金翅大鹏熠熠生辉*。

    容楚忽然笑了笑&。

    可算给掏出来了……

    “诸位&,请看这金翅大鹏,这是……”康王举起手*^,眼看着就要把那晚宗政惠说的话,照样给群臣也演示一遍*。

    景泰蓝忽然道:“?^?*!这东西我见过&!”

    康王及群臣霍然回首,康王目光灼灼&,喜得声音都在发颤,“陛下^,您在哪里见过*?”

    他知道景泰蓝和太史阑曾有半年相处,感情深厚,皇帝毕竟小&,只要诱导一下,保不准他就会说出在哪见过^,他要见过这东西,也必然是在太史阑身边*,那就是金口玉言的铁证*&*!

    “陛下……”他看景泰蓝似乎在思考*,神情犹豫^*,急忙道,“微臣听说太史大人倒不是要叛国,其实是和司空世子早有婚约,也许她现今不在^,就是和司空昱双宿双飞&,成亲生子,逍遥外国去了……”

    他一边说一边瞟着皇帝脸色,果然看见景泰蓝脸上露出恐慌之色,显然很害怕失去太史阑的模样,话风一转又道:“不过这也说不准&&,也许只是东堂放出的谣言&?但无论如何,查证清楚这事*,及时找回太史大人才是要务*,如此*,我南齐才不会失去一位股肱之臣啊……”

    众人都瞠目看他,觉得他这一番话简直胡扯乱弹大失水准*,这不是哄孩子吗&?太史阑真要被查证出和东堂世子交情不同,被找了回来,还能继续当元帅*^?还能继续做股肱^?

    康王对这些眼光视而不见——就是在哄孩子&!

    景泰蓝小脸上果然神情不安,似乎对太史阑“成亲生子,逍遥外国”这样的消息很接受不能^,坐下来努力思索*,斜眼瞄着那金翅大鹏,喃喃道:“哪儿呢……好像是在西凌……”

    “对对,是西凌……”康王目光大亮——皇帝竟然自己说出了西凌!皇帝怎么会出现在西凌?那是不是他接下来可以追究太史阑的拐带帝王之罪&?

    群臣也听出了不对,面面相觑&。西凌?陛下什么时候去过西凌。

    “哎呀……老了……”景泰蓝拍拍脑袋,一副想不起来模样^,迎上康王微急的眼神*,随随便便一摊手,道:“奉上来,朕瞧个清楚^,也许就想明白了?&!?br />
    康王一怔,微微犹豫,他原本怕的就是这个*,所以急急掏出来就打算立即开口&,不想被皇帝打断,心思便转到套出皇帝话上面来*,此刻皇帝果然索要这东西,给还是不给?

    不给没有理由,这原本就该进奉陛下*;给的话&,又怕……

    “陛下**,”他道*,“此事事关太史大人下落……”

    “是极*,所以朕要想清楚?!本疤├蹲偶钡氐?^,“早点把她找回来啊&,她不能丢下我啊^?^?斓?&,朕瞧瞧,这个好像是在西凌昭阳府……”

    “昭阳府怎样^?”康王眼睛一亮,追问^,“昭阳府的时候*,您就看见过这金翅大鹏标记了*?是在府尹签押房吗&^?”

    景泰蓝不答&,伸着手*,一副你不给我我想不起来模样*,一个侍卫走下殿,在康王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迅速把东西接过&,放在托盘中,用布盖住,走了上去。

    康王无奈*,只得跟上两步,紧紧盯着景泰蓝,“陛下,想起来了吗&?”

    侍卫走上殿,挡住了康王的视线,景泰蓝掀开布,抓出那东西^,看了半晌*&,忽然对地上狠狠一扔&。

    “什么玩意!”

    那东西在地上蹦了两下&,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却没有碎&,康王迅速扑过去捡起&*,眉目间掠过一抹冷笑。

    他早就防着皇帝这一手了*!为此早早试验过这东西^&,发现是摔不碎也砍不破的^*。否则他怎么敢就这么亮出来?

    “陛下何必急着把信物砸出去呢*?!彼表啪疤├?,“不过好像没有碎呢^?^!?br />
    景泰蓝咬着嘴唇,似乎有点不敢置信*,康王得意地笑了笑,将金翅大鹏拿在手中,面对群臣*,道:“虽然陛下刚才用力甚猛,险些将此证物砸碎&。不过好在这东西并非凡物,便是刀剑加身也未必能伤&。当然&*,这是东堂司空世家的信物^,自然与众不同,也不是我南齐能有的东西&。诸位,请换个方向*,让我过去*?!?br />
    说完他也不等景泰蓝同意^^,侧身站到了殿门前&,一缕阳光从槅扇缝隙里射进来^,似一抹迷蒙的烟光^。

    他的脸容在这抹烟光里也似微微扭曲^,伸手抓着那金翅大鹏,对准太阳,得意地道:“诸位,稍候你们便会看见*,司空昱的名字&,以及我们某位南齐股肱之臣*,著名大帅,功勋彪炳^,德被天下的女将军的名字……”

    众人都呼啦一下转过头,盯着他手里的东西**,康王将手腕一翻^,对准阳光&,“你们瞧!”

    ……

    ------题外话------

    景泰蓝大喝:“来人!给朕传旨!那些藏月票的,给她们继续藏!藏到生出小月票来为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7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七十一章 发飙景泰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71并对凤倾天阑第七十一章 发飙景泰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7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