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以我之寿*,换你平安

    同一时刻,锦衣人站在密道入口那堆被炸毁的废墟附近*。

    面前是一堆土石,身后一群刺客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对方就要追上来了,殿下为什么不赶紧趁最后机会去追杀太史阑*,反而回头到这死路。

    但无人敢于质疑,谁都知道质疑这位主子&,下场会比死还难受。

    锦衣人长身玉立^,立于密道浅淡的黑影中*,他只瞄了那堆废墟一眼,便转过头,目光在两侧墙壁上掠过&。

    “这里*^!彼谎劬涂醇饲缴闲橥林?^,随手一指^。

    一个刺客上前用刀一劈&,嘎吱一声怪响,随即他惊呼,“还有道路&!”

    众人惊诧*,一方面惊诧这密道修得太曲折诡秘,另一方面也惊诧主子是怎么知道的^**?

    锦衣人探头看了一眼,道:“不是密道^,是烟道。我说刚才那里怎么有个炉子*^^?!?br />
    随即他又看看烟道四周,挑挑眉,“两个人&,其中一人不良于行或者身受重伤……嗯,太史阑?!?br />
    “殿下您怎么知道是她……”

    “废话?!彼沽沟氐?,“如果太史阑康健完好*,你以为我们能在她府邸里行走到现在*?”

    “她又不是三头六臂&,我们这次出动这么多人……”有人不服气。

    “我们这次出动这么多人,周全了这么久的计划,到现在死伤已经有了一大半^,连太史阑的衣角都还没看到^?!苯跻氯擞锲?^。

    众人都垂头。确实,出动所有高手,追杀到现在,也只给总督府造成了一点破坏,总督府仅仅凭那些护卫,还奇怪地缺少主事人,就已经把他们斩杀大半&,这要换成太史阑当面,亲自指挥^,这里还能活几个人?

    “看首脑,可以先看他们的手下&^。这个女人的厉害,名不虚传啊……”锦衣人感叹,随即斜睨众人一眼,“当然,看你们&,也就知道我大哥为什么会这么失败了?&!?br />
    众人头垂得更低&,觉得丢人&,更不敢接话——这位主子又开始鄙视皇子们了&&。

    “我们……马上追^?”有人试探地问^&,不明白为什么殿下还站着不动*。

    “追啊?*!苯跻氯瞬镆斓氐繼,“这么肮脏的烟道*^,难道你们要我爬?”

    东堂刺客们晃了晃*,争先恐后地钻进烟道*^,锦衣人抄着手在一边看着*^,一直等到身边只剩了他自己的护卫,才道:“行了?!?br />
    他的护卫停下^&,锦衣人听着里头东堂刺客们艰难的爬动声^,惋惜地摇摇头*,“大哥的人^,真是蠢……”一转身走了出去**。

    他的护卫们默默跟着*^*,不问*,跟他一直走上太史阑房间下的那个出口^,才听见他悠悠道:“既然是炉子的烟道,自然开在厨房附近才最引人耳目。方才看那位置^^&,应该是前院西侧的厨房*。你们直接到前院西侧附近去找*&&!?br />
    “是?&^*!?br />
    东堂护卫们闪电般窜出地道*^&,心中默默为还在傻傻爬窄小烟道的刺客们点了三柱香……

    ……

    邰世涛从烟道里爬了出来^*,抱着太史阑&,双臂微微颤抖^。

    烟道狭窄,带着一个昏迷的人很难通过,他将太史阑绑在自己胸前*,一手持刀在两边洞壁上不断砍出缝隙,再双脚蹬踏而上&,这样出来自然很费力气*。

    姐姐就在他怀里&,他的下颌擦着她的发^,他的胸膛感觉到她的心跳&,相识至此两人从未能有如此亲近的距离,然而此刻他毫无遐思,只忧心地听着她有点虚弱的心跳&,砰、砰、砰……

    头刚刚探出洞口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做了个决定&*,要违背一次姐姐的意思,不带她出城或者赶去黑水峪&*,让她先在府里休养&。无论如何^*,性命最重要*。

    他的身子刚出一半就僵住了。

    头顶上&,一柄剑,悠悠晃晃地指着他,持剑人背光看不清颜容&,只看见身形修长峻拔^,一身锦袍华贵,隐约眸光,带笑而又森凉。

    而身后^,烟道发出嘭嘭响声*,有刺客通过烟道追了上来。

    ……

    同一时刻^,正在议事的容楚&^&,忽然停住了语声。

    憩虎堂里所有人都愕然看着他,容弥皱眉道:“怎么了&^?”

    容楚摇摇头***,脸色有点白&,只觉得忽如其来一阵心悸,到此刻心脏似还在绞紧,额上出了微微的汗*。

    “你最近气色不好*,”容弥端详着他的脸,“听十四说你夜里常常不睡,点灯到天明,是不是忧心前方战事?这事急也没有用,你要相信太史阑^?^!?br />
    容楚微微闭上眼*,忽然道:“首战怕有不利*?!?br />
    众人动容**,还没来得及追问原因,容楚又道:“南齐海军初建^,东堂经营多年&,首战不利几乎必然&,但南齐方近期准备很妥善&,也不会有太大损失&。本来这个无须太过担忧&,太史阑目前在静海人望无与伦比^,已经站稳脚跟,只要她不乱阵脚&,登高一呼^,及时安定人心事态,东堂无法趁虚而入,之前在静海的准备就白费*。而东堂远海偷袭作战,补给线过长,战事胶着时日越长&,对我南齐越有利&。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必然是我们的?!?br />
    “是极?^*!痹谧谌朔追自尥?*,兵部尚书道,“说起来都有赖太史大人。本来东堂是打算借助海鲨之力^,兵不血刃夺取静海的*。结果太史大人一去&,就打掉了海鲨&,海迅速成功组建了援海军。速度之快^,定然也超出了东堂的预料,东堂方原先可能还抱着原来的打算,想看静?;蛔芏街蟮穆蚁?,来个趁火打劫,结果眼看太史大人越站越稳,再拖下去胜算全无&,所以才迅速动手**。但凡仓促出战*,多半色厉内荏,越是初战汹汹而来,越容易因为备战不足而后继无力。老夫也赞同国公的意见,这场战争*^,只要熬过最初便好&?!?br />
    “熬过最艰难的最初&,对别人来说也许很难,对太史大人来说,算什么问题?”宋山昊笑看容楚&,“既如此,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容楚默然。

    为了太史阑安全,她怀孕的事&,只有他和父母&^,几个亲信护卫^*,以及景泰蓝知道^,他连三公都没告诉。

    他要如何说^,还有三四天就是太史阑的产期^?他要如何说,太史阑很可能会在战船之上,大海之中,炮火之间^,生下他的她的孩子*^?

    这几日夜梦不安,闭上眼就是她在血泊中挣扎*^^&,无数次他从噩梦中惊醒,满身冷汗坐起,睁眼到天明*。

    这一生至此&^,他从未有过紧张或恐惧的情绪*,然而此时,他万分害怕这是预兆&,或者什么感应。只能安慰自己&,只是太过紧张了,太过紧张。

    她生产^^*,恰逢大战&,他却不能在她身边&,海疆战事一起^*,牵动京中风云&,康王手中军权未卸&,他不能再离开*。

    他闭了闭眼,对容弥道:“儿子去休息一会?!?br />
    和周围同僚告了罪^,他走出门去&^*,拐出一个弯^,赵十四凑了上来^&^。

    “怎么样*?”他问。

    “西局最近很安分?*!闭允牡?^,“说是乔指挥使接到密令,赶赴极东公干去了。现在西局由康王亲自管辖?&!?br />
    容楚脸色微微沉了沉。

    “给我秘密下文&&,派人在丽京到静海沿路查问*^,有无一个左腿微有残疾,口音含糊不清的男子经过*,以及请刑部下文查问,沿路省份是否有失踪儿童案件发生&?*!?br />
    “是&!闭允淖砭妥?^^,忽然意识到什么,霍然转身瞪大眼睛,“等等^,主子^*,您的意思是……前阵子丽京府围剿不成的杀婴恶盗,竟然是……乔雨润?”

    “如果前往静海的一路上还有婴儿死亡案件发生&&*,那就是她^?!比莩成?&。

    “可是乔雨润不会武功啊……那晚那个人……”晋国公府最早发现杀婴凶手,因此赵十四也参加了前阵子对杀婴恶盗的围剿^,这也是近期来朝廷出动兵力围剿恶盗**,人数最多的一次^^&。

    他还记得那夜暴雨之下&,那人身形飘忽&,如鬼似魅*,明明被围堵到了绝境&,硬是凭着一身诡奇轻功*,冲崖而下&,事后士兵们也没能在崖下找到这人的尸首,只是所有人回想起那夜抓捕,都觉得身上起栗*&^,忍不住要说声“那不是人……不是人^!”

    也正因为如此,见过优雅装逼乔雨润的赵十四&,更加无法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杀婴是为了取骨练功&^,这应该是失传已久的一种邪功,据说可以速成*,但反噬极大……”容楚眼神里有思索的神情&,“只怕已经迟了,她真要去静海已经到了……你去吧?*!?br />
    赵十四怀着一腔震惊匆匆走了,容楚在原地站了半晌,只觉心头压抑&,四面高墙直如禁锢*,一时竟不知该往哪里去^。他有点茫然地走了一阵,尽往偏僻少人的地方走,渐渐四面景色清幽,人影稀少&*,他一抬头*,看见黑瓦白墙的院子上方^,挑出一角青灰色的飞檐。

    容楚怔了怔,发现自己竟然逛到家族祠堂来了^。

    他想了想^^&,慢慢推开门,走进家族重地。阴暗肃穆的祠堂内,淡淡的香灰气息氤氲*,四面安静,却又隐约有人耳无法捕捉的低音^&,似乎隔着时间和空间&^,此处另有一种喧闹*。阳光如金纱铺开*^,照见对墙的供台上*,四面黑底金字的牌位高低排列*,列祖列宗们,沉默而肃然地俯视着他。

    容楚仰望神位良久^*,终于缓缓一掀衣袍&,在正中的蒲团上跪了下去。

    他姿态慎重^,面容平静。

    “容氏宗族第一百三十七代孙楚,今于列祖列宗膝前求告,”他低声而清晰地道,“容楚愿以二十年阳寿相折抵,换取太史阑一生顺遂*,母子平安?!?br />
    他缓慢而沉重地磕下头去^,光洁的额头撞击地面砰然有声^*。

    青砖地上&^,有深红的痕迹慢慢洇开,容楚伏地未起,姿态谦恭^&。

    他不信神灵^,一身清贵^,此生此世*,从不屈膝求人。这是他第一次向虚幻之灵求告,此刻心中却充满虔诚*。

    是因为终于发现这世事如此变幻^*,人间太多为难,便纵绝顶智慧^,也未必能事事如意,万般无奈&,终寄于天上香火。

    身后忽有响动&*^&,他转身,便看见院子里,母亲正捂住嘴愕然而立&,看他回头额间带血&,霎时泪光盈盈^^。

    ……

    孩子落了下去。

    那个瘦弱的,生产时就险些没命的男孩儿*。

    谁都知道再经过这一摔*,太史阑的两个孩子就会只剩下一个。

    “接住他!”史小翠的狂喊撕心裂肺,她自己双臂向前*,一个扑跪冲去&,双膝立即在坚硬的沙石地上蹭得血肉模糊,她却毫无所觉,指尖拼命向前。

    无数人冲近&,伸手,还是史小翠离得最近,可是她的心已经沉了下去&。

    她的指尖,离那小小软软的身体还差一寸,可她的身形,已经无法再向前一步!

    只差一寸!

    眼看那孩子和史小翠指尖错过,翻滚落地,众人大多闭上眼睛。

    忽然一阵微风拂过&&,明紫衣裙一闪,一双雪白的手轻轻一抄**,在孩子的背即将落地之时*,将他抄到了手中&。

    那手在抄着孩子离地时^,手背已经接触地面^&*,蹭出一条血痕**。

    险到极点。

    史小翠跪在地上&,还维持着拼命双手前伸的姿势*,一颗心从谷底到峰端,此刻看见孩子又落入人手,心又吊了起来。

    她抬头看看那女子,妇人装扮^*,年纪却还轻^,抱着孩子向她淡淡看来。

    史小翠接触到她的目光,心中竟然一震……多么寂寥萧索的眼神!

    此刻她也顾不上什么^,眼看那妇人似乎没什么敌意,便决定先对付乔雨润^,把大小姐给抢回来。

    她身子僵硬*,挣扎一下竟然没能爬得起来——刚才紧张太过**&,用力过度*,她竟然肩膀脱臼了^。

    熊小佳跑上来&**,将她扶起。史小翠还没站稳,就厉声道:“射她&!”

    她指的是乔雨润,乔雨润此刻背后已经没有了孩子遮挡,史小翠对她恨之入骨^,这是要冒险下杀手了^。

    乔雨润头也不回跑得更快^*,她身形如鬼魅&^,虽然伤了脚趾依旧跑得很快^,追上来的护卫终究有所顾忌*&,不敢随意射箭&^,眼看她三窜两跳*,就要跳过后院的花墙*。

    忽然花墙上出现一排人^,正挡住了她的去路^^*。

    乔雨润仰望着那些人*,愣住了。

    “你们……你们……”

    明紫衣裙一闪^*,那妇人抱着孩子,也到了墙头^,俯视着乔雨润^。

    乔雨润一看清她的脸&^*,脸上的肌肉顿时狰狞扭曲,尖声道:“韦雅!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

    史小翠等人一听这名字,都神色一变——竟然是新任的武帝夫人&!也就是李扶舟的名义上的妻子*&。

    二五营的人^,都知道一点乔雨润对李扶舟的心思,也知道一点这几人的旧事,想必此刻乔雨润见了韦雅^^,心中恨意不比对着太史阑低^。

    “我为何不敢来?”韦雅看着她,眼神里掠过淡淡憎恶^*,“便是来一趟看看你如今模样,也是值得的^?^!?br />
    史小翠听着两人对话,皱了皱眉*,心里隐约觉得*,似乎这两人原先就是认识的?

    “你来救太史阑的贱种&&?”乔雨润眼神阴沉,看着她怀中孩子*,忽然格格笑起来,“我的天&,韦雅,你可真善良大度!你居然千里迢迢专程来救太史阑的孩子&!哦,也是*,”她装模作样点点头&,“太史阑帮你成为武帝夫人*,虽然只是个空架子^,好歹你坐上了那位置*,你知恩相报倒也是对的*?**!?br />
    “家主传令,令我等前来护卫太史阑&?^!蔽ぱ拍坏?,“这是家主闭关一年来首次传信^,所以我亲自来一趟**?!?br />
    “韦雅^&?!鼻怯耆蠛鋈挥中α?&^,这回不再是刻薄讽刺,倒显得亲亲热热&^,“其实呢,你我之间可没什么仇恨^*。倒是太史阑,她是害扶舟伤情闭关的罪魁祸首&。如果没有她*,扶舟必然能接受你&^,你就不会是一个刚成亲便独守空房的武帝夫人^,空闺寂寞,无人相伴^*^&,还是武林笑柄&??闪 较衷谡煞虮展匾荒昝患?,唯一一个消息,还是要你来护佑太史阑的孩子……”她窥探着韦雅的脸色&,深有所憾地摇摇头,“你真是好性子,换我&,早一刀杀了那个贱人!”

    “乔雨润!”史小翠怒喝^,“挑拨离间*^&,煽风点火,你有没有廉耻!”

    韦雅面色漠然,一动不动*,似一尊雕像矗立在墙头,谁也看不出她此刻心绪&。

    乔雨润却觉得十拿九稳,理也不理史小翠,声音更加诱惑,“这个孩子……你瞧*,是太史阑那个贱人^,未婚生子,和容楚搞出来的贱种。她都和容楚生孩子了,还要拉扯着你家扶舟,这不是欺负扶舟和你^*?你又凭什么千里迢迢地来救这两个小杂种?这将你这武帝夫人置于何地……”

    “这两个孩子,骨骼清奇,我很喜欢**?^*!蔽ぱ藕鋈坏?,“如果太史大人同意,我想收他们做契子女*。所以^,请你不要一口一个贱种&?*!?br />
    乔雨润呛住&,不断咳嗽。

    “你刚才说得也对,也不对?!蔽ぱ诺?^,“我和太史阑之间那笔帐*,不劳你来算**。不过你说你我之间没有仇恨^,我还不敢这么认为^,”她伸指点了点乔雨润,眼神讥诮*,“我相信,你恨我不下于恨太史阑,只要有机会,你一定会杀我?!?br />
    乔雨润给她一指点住^,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仰头看着气质高贵的韦雅*,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泥泞血迹的狼狈^^,顿觉一心的恨意*,都腾腾地涌上来*。

    韦雅算什么东西*?当初只是李扶舟身边一个女属下,大丫鬟的地位!一朝成了武帝夫人,如今武功出手,连带周身气度^,四面拥卫,竟然都已令她无法追及^*!

    而这些*,本来该是她的*,她的*!

    “韦雅^*!”她脸色一冷,又恢复了先前的狰狞,“既然你要救这贱种,现在就给我乖乖让开*!惹怒了我&&,我先掼死她^!”

    “留下孩子,我让你走?^^!蔽ぱ挪豢此?,站在墙头仰望云天深处,极东之地,眼神很远。

    “夫人!”史小翠急了,乔雨润这样的祸害,怎么能放走?

    “你们有把握留下她的性命,并且保证孩子的安全么?”韦雅眼光转过来&*,依旧那般空*&,却又似乎带着淡淡讽刺的眼神^??吹萌诵闹心咽?&,觉出沧海桑田般的寂寞。

    史小翠一怔&。

    “我们也没这把握?!蔽ぱ诺?,“孩子为重*?^!?br />
    史小翠只得默默无语^^。

    “先让开路&?*^!鼻怯耆笳氐?,“我要先出了总督府,到了安全地方,咱们再来谈条件!”

    史小翠等人怒目相视^,熊小佳落到人群后*,悄悄召来一个人,低低嘱咐几句*,那人领命而去^^。

    史小翠用眼角余光看见他们的动作*&,心中稍安*,冷哼一声。

    走得出这总督府&^,也走不出静海城!

    “既然如此*&,任凭夫人做主^?^!彼?,“但请一定保证我家小主人的安全&?!?br />
    “你放心^&?!蔽ぱ诺?,“既然我来了&,自然不能坏了你们的事。总督府和国公府,也不是我李家能招惹得起的?&*!?br />
    史小翠听她说话^,平和里总带着点骨头,听着甚不舒服,想来韦雅虽然没有被乔雨润说动&,其实心中还是存了点怨气&。她此时顾忌着小公子还在韦雅手上^,只得当没听见。

    墙头上的人让开&,乔雨润冷笑着迈过墙头*,韦雅也要跟过去,史小翠急了&,急忙道:“烦请夫人先把小公子还给我……”

    “没看见我一直按着他后心吗&?”韦雅道&,“你家小公子先天不足*,母腹之中又受了太多折腾*^,我一直以真气护着他的内腑*,是否能存活&,还要看机会……”她身子一闪^,已经跟着乔雨润追了过去&。

    史小翠呆呆立在原地&,想着她临去的几句话&,心中巨震。

    “先天不足&,难以存活……”她痴痴地扭紧了手指*,“怎么办……”

    ……

    “我尊敬的太史总督^&&?!苯跻氯耸掷锏慕S朴苹位?,漫不经心地指着太史阑的太阳穴&,“看到你真令人欢喜,看到你萎缩于男人怀中更令人欢喜?*!?br />
    邰世涛看着他的眼睛&,乌黑深邃的眸子&,眼角微微挑起&,看上去有三分喜意,仔细琢磨却只有漠然^。

    淡淡的^,因为看穿和掌握一切,而觉得无趣的漠然。

    邰世涛默不作声爬上来,并没有理会那悬在头顶的剑*,果然锦衣人的剑也向后退了退^&,但还是对着他和太史阑的要害。

    邰世涛这个举动^,让锦衣人终于一怔,这才仔细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道:“我说呢*,太史阑在这种时候居然单身依附于一个男子……你不是她的护卫?&^&!?br />
    他一口肯定邰世涛身份,邰世涛也不理会也不询问&,手掌轻轻按在太史阑后心*。

    “你应该是一位将领!苯跻氯擞挚戳怂谎?*,“从军未久*&,但经历颇多*。目前官职不低,和太史阑的交情应该是私下交情……嗯,听说前院有天纪军的士兵在,等待他们的副将出来,你该不会是天纪军的副将吧*^&?”

    邰世涛心中一震,想不到多少眼前人都猜不到的事情^&*,竟然这不相干的东堂刺客,一眼就看了出来!

    “天纪军不是和太史阑不和么?”锦衣人眯起漂亮的眼睛&,似乎终于来了兴趣,“你是奸细*?”

    邰世涛缓缓抬起头来*,静静盯着他。

    “你想杀我了?!苯跻氯擞腥さ氐?,“难得的是你眼神居然没杀气^*。这么年轻就身居高位,果然有点门道?!?br />
    邰世涛倒觉得有点摸不清这人的门道,明明是敌人^,杀意却不明显,至今站在这里废话&^。这个人&^^,似乎把“遇见并解决有趣的事情”,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这是那种绝顶智慧,难逢对手的人才会有的心态&&&。

    “交出太史阑*?!苯跻氯说?,“我给你一个机会杀我^?!?br />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他?”忽然一个声音缓缓接口&*。

    锦衣人眼睛一亮,“你醒了?!?br />
    邰世涛怀里*,太史阑缓缓抬起头来^,脸色还是极白&,眼神也颇暗淡。

    锦衣人却没有掉以轻心的模样,手中剑立即转向她*,笑道:“大名鼎鼎太史总督,太史元帅*,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见面更胜其名。都伤成这样了^,说起话来还是这么嚣张*&&?!?br />
    “我就是死了*,你也只配在我尸体面前跳大神?!碧防坏氐?,“东堂,亲王&?”

    “贱名不足挂齿?&!苯跻氯司尤霍骠嫦蛩?,姿态优雅*。

    “我本来就不知道你的名字*?!碧防簧粜槿醵闲?,态度却很不客气^^,“不过我也很奇怪你的嚣张^&&。你以为剑对着我就是挟持住我了&?你忘记这是在谁的地盘?”

    “是的?!苯跻氯艘恍?*,“不过我很奇怪^,您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召唤护卫前来营救呢&?虽然此处偏僻&&,在厨房之后,但我相信以你府中人数众多的护卫*,应该很快就能赶来?!?br />
    “我……也很奇怪,你为什么还在废话?*^!碧防焕淅淇此谎?,“在我护卫赶来之前,你看起来确实来得及先围攻杀死我*?!?br />
    不等他回答&,她淡淡道:“因为你很闲?!?br />
    锦衣人忽然笑了,这一笑艳光四射,围观的人如被灼痛眼睛般低下头*。

    “哦*^*?”他声音轻轻,看太史阑的眼神温柔缱绻,如见久别情人。

    “你不是东堂主事人^,你甚至……和东堂在这边的主事人关系不佳&!碧防坏?,“这些刺客对你尊敬却不亲近^,甚至还有防备&,所站的位置也有距离^*^&,不像要?;つ?*^,倒像先?*;ぷ约?。显然你能决定他们生死*&,而且不会爱护他们^,所以他们忌惮你*,这不是主属之间应有的关系**&?!彼盗苏饷炊嗷?,忍不住喘口气,邰世涛将手贴在她后心给她输入内力,太史阑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

    锦衣人眼神一扫&,那些刺客汗出满身,心中大骂太史阑太毒*,仅仅这么一句话&&*,很可能等下就会害他们遭受杀身之祸*。

    谁不知道这位主子喜怒无常^,杀人如除草?

    “果然名不虚传**&?*&!苯跻氯税肷吻嵝?,“那又如何呢?”

    “那说明你如果在此杀了我或者掳了我*,你就是个傻叉^?!碧防幻嫖薇砬?,“你不是东堂主事人&,你来此不过是路过&,你杀了我,功劳也是别人的。为他人作嫁衣裳^,你有???”

    “有道理?!苯跻氯诵σ飧?*,“不过我如果不杀你&^*,就得杀了这些刺客**&,我为了不杀你而杀我东堂人&?这事儿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奇怪,是不是更有?&?*?你哪里值得我这么做呢?”

    “挑战?!碧防磺崆岬?^,“世间难得的挑战*,都值得你去玩一玩!?br />
    锦衣人不笑了^,深深凝视着她*&,忽然唏嘘道:“太史阑*^,巍然如山^,洞彻人心*。为东堂将来打算的话^,我该立刻杀了你*?!?br />
    “你该&?**!碧防荒坏?&,“这世上应该但是没有做的事情*,太多&?^!?br />
    “你要如何挑战我呢?”

    “是你挑战我**?!碧防徊豢推鼐勒?,“你先让我离开^&*^,之后我会出现在静海城安抚民心,赶赴黑水峪主持战事^。在这段路途中^,你可以追击我&,如果你能拦下我&,便算我输*,我任你处置&,如果你最终没能拦下我,让我顺利地传递给全城百姓我还在静海的消息,并顺利地登上战船,算你输,你立即离开静海&,并发誓永不再参合静海的事*。这个时辰限定,以我跨上黑水峪南齐任何一艘船只为止*?!?br />
    “姐姐^!”邰世涛低喊&,瞬间出了一身冷汗——这样怎么可以?姐姐处于最虚弱的时期,要如何和这智慧绝伦的东堂亲王相斗?

    然而他瞬间就明白了太史阑的意思,她是担心两个孩子&,不想让这只大鳄鱼留在府中威胁新生儿,宁可自己先把锦衣人引出府,给孩子一个安全的地方&。

    “听起来还是我亏**?!苯跻氯说?,“我完全可以现在就留下你?*!?br />
    “我也完全可以让你在杀了我之后*,无法出府,小命交待在此地&?!碧防坏?,“现在&&&,我们都不动用彼此手下的力量^,只较量一件事——”

    “智慧&?!苯跻氯说?,眼神深深。

    “这不是你最喜欢较量的事情吗^?”太史阑道&&,“你已经因为缺乏对手,寂寞了好久&?!?br />
    锦衣人似笑非笑盯着她,忽然回头又对府中看了看&^,邰世涛的心因为他这动作不禁一紧,太史阑神色不变。

    “我觉得你似乎在隐瞒什么^,或者想?;な裁础?&^,以身作饵,调虎离山^?”锦衣人笑容玩味,盯着太史阑。

    太史阑用一种“你是傻逼,你是多疑的大傻逼”的目光回敬他。

    锦衣人又笑^,这人笑起来异常潇洒干净,漂亮到夺目。

    “不过我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彼浊械氐?^,“不仅好玩*。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如果我是在你对百姓演讲的时候擒下你,或者在你即将在黑水峪登船的时候擒下你*,那绝对比现在默默杀了你要有意思?^!?br />
    “对*?!碧防坏?,“这样不仅你可以狠狠打击南齐的百姓和军队*&,而且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的功劳*,谁也抢不走&,东堂夺静海最大的功劳*,就归你了^**?!?br />
    “诚然很有诱惑&!苯跻氯朔缍若骠娴毓?,“那么*^,请吧^。我给你一炷香的时辰先走?&!?br />
    “殿下……”东堂刺客们忍不住出声,实在不舍得这个杀太史阑的大好机会被殿下给玩没了^。

    锦衣人眼角轻轻一扫^,所有人立即噤声*^。

    有种人他在笑^*&,没有杀气^,但别人就再也不敢笑。

    锦衣人此刻就是这种微笑*,做出揖让的样子^,但手中剑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一直没有让开*&。

    邰世涛看也不看一眼,随手拨开他的剑,抱着太史阑从容地从他面前过去*,后背坦然地对着他*&**。

    锦衣人眼神里有激赏。

    邰世涛走了几步,低声问太史阑&,“姐姐,我要如何召唤你的护卫?”

    “不……”太史阑声音更低*,“带我出府……”

    “姐姐!”邰世涛大惊失色&,他原以为太史阑不过是麻痹对方*,先脱离对方的杀手。一炷香的时辰^*,够他们出了前院*,召唤护卫**,那样就算不能将这些人立毙于当场,也可以保证太史阑能得到更多盺;*^,才好在城中露面**。

    难道她竟然真打算信守承诺,老老实实和自己两人*,应对那可怕东堂亲王的追杀^?万一失手&,她自己和静海^,那就是万劫不复^^&!

    邰世涛怎么也不肯相信太史阑是个这么老实的人**^^。

    “你能想到这点,他如何想不到?”太史阑唇角露出一丝苦笑&,“他为什么肯答应?”

    邰世涛一怔&&,随即脑中如电闪*,一个可怕的念头&*,竟劈得他浑身一颤&*,“您是说……这府中^^,有东堂内奸!”

    太史阑沉默,这是她也不愿意承认和相信的事情^,但她不敢冒险&&。

    “难怪他肯让我们先离开一炷香^*?!臂⑹捞梧?,“是不是算准了我们现在能召唤来的,必然是内奸*,那时候我们就真的腹背受敌了……”

    不能往内院跑*,内院有两个孩子,也不能在前院召唤护卫*,甚至不能呼唤专用来保卫太史阑的五百长林卫*,因为谁也不知道&^&,东堂在这些外围护卫中*,渗入了多少奸细^*。

    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东堂这位亲王,玩一玩追逐游戏了^。

    邰世涛只担心了一刻,随即便笑了笑&。

    “姐姐,”他温柔地注视太史阑,“没什么,那我们就出去*^&,相信我*,我能盺&*;ず媚??!?br />
    “两位&,请速速逃跑^?^!鄙砗?,锦衣人带笑的声音传来^*,他亲手点起了一炷香,香烟袅袅里,笑容期待又悠然&。

    ……

    ------题外话------

    有木有被公公感动?我感动得要哭了,攒到票的亲快点拿票来给我擦鳄鱼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6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六十四章 以我之寿,换你平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64并对凤倾天阑第六十四章 以我之寿&^*,换你平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6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