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诞生

    容榕开始取那个孩子。

    太史阑又开始了一轮被架在火上烤的折磨,她手脚都在细微的震颤,唇角一线细细的血蔓延,但周身已经感觉不到痛,只有烈火^^、冰雪*^、高山上万年不化的冰川的尖锐的棱角……在轮番灼烧磨砺着她……忽然烈火都不见了,面前就是雪地,无边无垠的雪,看不见尽头的雪,天地之间一片混沌&,再无别物&,只有她破衣烂衫,赤脚行走,被那些隐藏在雪地里的无数尖刺冰棱,不断刺破肌肤脚底,一路过处^,血迹斑斑*。

    她觉得疲倦,这路似乎没有尽头&^*,回身看去,连自己留下的血脚印都已不见,前方&^,前方是一片茫茫,在那边茫茫尽头&,又似乎隐约有阳光*,有绿洲,有温软的沙滩^,她心中一喜*,欢快地想要奔过去,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四面有呼啸的风声^,风声里似乎有人在呼唤^,但又听不清楚呼唤着什么&^,她立在彻骨寒冷的雪地里,心也慢慢地冷了下来……她应该身受苦痛,何来温暖绿洲?只有死亡才可以终结痛苦,那一片温暖光明之地的诱惑&^,或许就是人生的终点^。

    不变幻传奇*。

    她停下&^,停在风雪中,寒风忽然更烈,凶猛地从远处奔来,对她当胸推打,似要将她深埋雪地,她胸膛里忽然起了无尽的愤怒*,悍然上前一步^,迎着风&,大喊:容楚!容楚!容楚!

    唤他的名字,每一次叫喊都换来一分力量^,每一次叫喊都在提醒她自己&,别放弃^,别疲倦^*,别就此倒下,容楚还没见着孩子,还没娶到她,她答应他的很多事还没做&,他们还有长长的一生没有一起走过,她不能食言!

    容楚!容楚*!容楚!

    ……

    千里之外丽京府&,四更才睡的容楚,在五更时分忽然醒来&^。

    醒来那一霎&,他眼神茫然&。

    刚才,似梦非梦*&,恍惚里他行走在一处雪地&*,雪地彻骨的冷*&,雪花如席,风在凶猛地推撞^,将人打晕。他艰难地走*,远远地前面有个影子^&,破衣烂衫^&,行路艰难,他看不见影子的模样,只看见那人留下的一行脚印^,血迹斑斑&。他没来由觉得心慌^,想要追上去^,但却无法挪动脚步*,只得看着那人越行越远&&,眼看那人就要行出他的视线&*,他正焦灼着,忽然看见那人停下^,面对风雪&,摇摇欲坠却大声嘶吼,喊的竟然是他的名字!

    容楚!容楚!容楚!

    声音凄怆而决然,似天上的鹰,对雷霆风雪,带血长唳^。

    他骇然而醒,醒来那声音似乎还回荡在耳边*,那是……太史阑的声音!

    容楚霍然坐起,手一伸就翻开手边的台历&&,这东西是他回来后^,仿造太史阑那个重新做的,一模一样^*,标注的日期却不一样^&^,现在手头一页,画了一个记号的,是太史阑预产的日子^。

    离现在还有七天。

    容楚怔怔地坐着&,盯着那个红笔圈出的日子*,不知怎的,觉得那红太过刺眼*,鲜艳如血^。

    他忽然觉得眼角有些痒,伸手轻轻一按,指尖微湿^。

    他注目那点微湿&,神情慢慢现出震惊之色&。

    刚才在梦中*,他竟然流泪了……

    心意所系*,触动如此&,难道……

    太史……

    ……

    “好了&*!”容榕舒了一口气^,孩子已经取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孩子很健康^*,一出娘胎就扎手扎脚地大哭^,哭声嘹亮,惊得外头快发疯的几个人都砰地扑在了门板上。

    但容榕的笑容展开一半就凝结了&,声音里充满惊慌,“还有一个^!”

    半昏迷的太史阑听见这句*,眼前一黑——真的中奖了^&!怎么可能&?

    耳边风声呼啸,黑暗浮沉^,这一刻茫然混乱的思绪里&,忽然有一个声音,撕裂空间*,将久已封闭的意识唤醒*&。

    “妈妈……我们会永远过这样的日子吗?”三岁的小女孩,穿一身破烂棉袄,扒着母亲的腿&,盯着绿化带对面肯德基进进出出的孩子们。

    她面前是一个干面包,在寒风中早已冷硬。

    “不……不会的……”母亲抱着她&&^,坐在天桥的涵洞下*,裹着一床破被子,将她晃来晃去&&,“我家阑阑是个小霸王哟*&,抢了姐姐的命&^,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福气*,怎么会过不好?”

    “什么叫抢命*^?”她仰起有点脏的小脸我的民国生涯全文阅读&。

    “妈妈本来该有两个宝宝的,你姐姐和你?&!蹦盖茁ё潘?,“不过呢*,你太强壮&,你姐姐让了你。在咱们这里,这样子的小孩命硬,以后会有大福气的*^!?br />
    她似懂非懂&,“妈妈肚子里有两个小孩……”

    “是的。妈妈家族里有这样的传统&?!蹦盖啄靡桓龈嗟呐磷硬了男≡嗔?&*,“你大姨和你二姨就是双胞姐妹,你外婆和你舅公也是同胞,你本来也该有个同胞姐姐……不过没关系*,我家阑阑过得好就行了?^!?br />
    “嗯*,姐姐的福气给了我,我就是最好的?!?br />
    ……尘封记忆&,到此刻应景^,才被她翻掘而出*,太史阑模模糊糊地&,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都说家族有双胞胎传统的*&,后代双胞胎比例多*,不过轮到她身上*,她还真不愿意*。

    内心深处*,她并不期盼双胞胎,多一个孩子多一分风险&&,在这生孩子便如踏入鬼门关的古代,双胞胎的变数实在太大了。

    她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只挣扎着又看了看容榕*。

    容榕镇定了一点&&&,眼神严肃——那第二个之所以一直没被发现,是因为被前头那个家伙压在身下**,那孩子小得可怜,看上去和老鼠似的。

    已经经历了前面一次&,现在她手顺了许多,照常处理&,并吩咐稳婆准备等下缝合用的刀剪针线。

    史小翠也镇定了些*,帮忙剪断脐带**,用干净的布一裹,把新生的孩子抱了出去,想安排嬷嬷赶紧给孩子洗澡包裹&,那娃娃嘹亮地哭着,声音凶猛*,外头邰世涛扶着墙^,拼命探头望*&,眼神惊叹^^,“姐姐没事吧^?啊……好漂亮的娃娃*!”

    “确实,听说新生的孩子都很丑,这个倒白白嫩嫩的*^,瞧这头发*,多黑多亮*?!笔沸〈浜鋈幌肫鹨患?&&,“哎,刚才稳婆晕着,我们又慌着^*,居然没在意是男是女*,我瞧瞧&?!彼低暾屯?&,忽然看见邰世涛直勾勾的眼光&,才想起来不妥,一把将他推开,“一边呆着去!”

    邰世涛红着脸,垂头,问:“姐姐呢……”

    史小翠怔了怔*,眼神中有忧色^,将孩子交给嬷嬷去清洗,道:“还有……”

    她话音未落,忽然隔壁一声巨响*,似乎什么东西被推倒*,随即有男子狞笑声音响起。

    “太史阑&&,生完了*?现在可以把命交给我了!”

    ==

    史小翠霍然回头&,眼神里怒色一闪,隔壁屋子里容榕手一颤,但手下没停,第二个孩子也拿了出来,这孩子和前一个截然不同的风格*,极其瘦小,比巴掌大不了多少,脸色发青,哭都不哭一声^&。

    太史阑身下的褥子都湿透了*,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居然还是没有晕去^,她半仰着头靠在枕上&*,听见这一声,似乎想扯扯唇角*,却连这力气都使不出来。

    海鲨么……倒确实会选时机,也真亏他耐得住性子。不过她感觉里应该还有一个,怎么一直都没动静……

    海鲨并没有从门户闯进来&,他霍然暴起,掀翻被褥一地&,窜到墙边&,砰一声一拳打在墙上&,这面墙和隔壁共用,墙上开窗以便查看对屋动静,海鲨也算精明,算定这里才是最薄弱的地方^*&,远比那边门户安全^,第一目标便冲着这窗户来了^。

    “咔嚓”一声,窗户变形&,木屑纷飞,却没有碎裂,海鲨脸色变了变,他没想到这外表是木质的窗户,木头里面还钉了一层生铁&。

    他反应快*,一击不中*,立即让开,随即便听见“咻”地一声&,一排小箭从变形的窗户上方射出&,擦过他的头顶,射向对面墙壁徒儿已熟,师傅慢用全文阅读^^*。

    那般猛烈的风声从海鲨头顶过*&,海鲨甚至没有看见箭的形状和位置&&,只感觉一股森冷的风穿过头顶,随即头皮一痛,伸手一摸,满头的血&。

    他一惊^*,想不到这暗器这般凶狠&&*,这样的速度,明明自己躲不过^&,是暗器发射的时候慢了一点?

    “咻咻”几声*,那边的柜子被射裂^,被褥被瞬间扯碎&,连带里头的帘子都被撕裂&,那边墙壁被震动得嗡嗡作响^,随即哗啦一响,什么东西碎了,再“砰”一声^&,又有什么东西被震倒了下来*。

    海鲨来不及回头看&&,因为此时邰世涛已经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风声虎虎*,直击他太阳穴^^。

    史小翠已经抱着孩子又退回了产房,那孩子哇哇地哭着,声震屋瓦。太史阑听着那哭声,倒回复了些精神,颤声催促容榕&,“……不要管……快……快缝合……”

    容榕傻眼了^,她就记得开刀剖腹的准备工作和手法&,但是却忘记剖腹最后一关的缝合^,这这这……她不会女工??^!

    缝合也很重要&,这要缝不好^,留下丑陋的伤疤还在其次&,以后的愈合度也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再也怀不了孩子。

    身后娃娃哭*,隔壁男人在打架,屋子里稳婆在抖,血气弥漫,容榕快哭了——为什么嫂嫂连生个孩子&,也要这么惊心动魄与众不同&?

    但此时也容不得她犹豫,会不会缝合都得她上,她无奈,只得赶紧穿针引线,抖抖索索地开始缝合。

    人对于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东西,就会失去底气*,一腔勇气用到最后也会耗尽*&,突然生出怯弱。她的下手已经没有下刀时的利落^,额头很快渗出汗来。

    太史阑倒缓和了些*,痛到极致就是麻木,和最初活生生剖腹取子的惨烈比起来,缝合的痛已经变得可以忍受,耳边听着孩子生命力旺盛的哇哇大哭,精神一振*,周身的力气也似回来了点。

    此时屋内屋外一片混乱,邰世涛在和海鲨打斗,史小翠在门边匆忙总控机关^^,容榕在缝合&,稳婆在发抖&,隐约不知哪里还有点奇怪的声音^,这一片乱糟糟里面^,太史阑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最该发出声音的*^&,没有发出来^*!

    她浑身一颤,容榕一声惊叫,险些把针断在她肉里。正要按住她叫她别动&,太史阑已经哆嗦着道:“孩子……孩子……哭……哭……”

    容榕一怔^,这才想起第二个孩子出生以后*,一直没哭!

    她骇然转头^,孩子还抱在稳婆手里,可是稳婆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清洗&^,也不知道看性别,抱着孩子的一双手臂,只顾着不停颤抖^。

    容榕一看那孩子的脸,心中便轰然一声,眼泪哗地落了下来*。

    紧闭的眼睛,铁青色的脸……这是个……这是个死胎……

    她不敢说话&^,半卧在床上的太史阑却已经看见了她的脸色*&。

    太史阑心中一沉*,一沉的同时却又生出不甘——她不信……她不信!

    她不信她牺牲一切*,拼尽性命生出的孩子^^,会不见她一面而去&!

    “抱来……抱来……”她颤声道^&。

    ……

    海鲨此时不过和邰世涛交换三招*,两人都心情急迫,两人都满腔愤恨,招招杀招*,咽喉、眼睛^&^、眉心^&、太阳穴……刀剑之光在要害周围呼啸盘旋*,每一招都期待一次狠狠穿透天才儿子迷糊老婆最新章节*。

    海鲨毕竟老了^,又在黑暗中等待了这么久,之前的重伤也开始发作,没几招就被拼命的邰世涛又逼回室内。他却并不惊慌&,一边退,一边冷笑着伸手入怀&。

    他的怀里*,有着此行携带的一样重要东西&,这东西使用了,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包括他自己??墒钦庥钟惺裁垂叵?^*?他的王国已经崩塌&,他的从属全部死亡&^,他连唯一的女儿都没能保住,虽然小道消息有说海姑奶奶没死,但他心里知道,这只不过是太史阑的诱敌之计而已^。

    女儿死了*&,他心里知道*。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把年纪也不期待东山再起&,东山再起又如何&*?打下的江山谁继承^?天下万物都已空&,他现在所要的,不过是和仇人同归于尽而已^。

    怀中的东西&*,是东堂那边的秘密赠予&*,一个圆圆的黑球^*,炸开的同时*,会蔓延出世上最可怕的毒&。这个东西有个非常形象的名字&,叫“赤地千里&!?br />
    所经之处,赤地千里。

    他退回室内^,靠近那变形却无法进入的窗边,他的手已经触及那圆而冰冷的东西。

    忽然窗子那边^,传来史小翠尖利的大吼。

    “海鲨^!看看你背后&!”

    海鲨冷笑一声——真是拙劣的转移注意计。

    然后他随即便脸颊一抽^,感觉到背后砰地一声,忽然压下了一个东西。

    冰冷……僵硬……带着淡淡的血腥气和奇异的臭味……

    他喉咙里发出一声嚎叫,用力一甩将背上那东西甩落在地,在惊讶这东西这么容易被甩掉的同时,他的刀已经反手劈了出去&,一刀砍在那东西身上**。

    像是砍入木头的声音&,闷闷的。

    他的视线在动作之后,落在了地上,随即他发出一声惨烈的,不似人声的嚎叫。

    地上&,海姑奶奶经过特殊处理的&,僵硬的尸首横陈&^,尸首的左半边手臂,斜斜地吊着*,是刚才他那一刀的结果&。

    刚才倒在他背上的……是女儿的尸首。

    海鲨一瞬间心胆俱裂,此刻才明白先前击打窗户&&,那些暗器为什么没有先招呼他&*,那暗器并不是为了对付他^,只是为了击向对面的柜子,把柜子和柜子后的冰棺都击碎,露出海姑奶奶的尸首!

    而他,刚才就站在被褥后&,他身后一层薄薄板壁之后&&,就是海姑奶奶的冰棺。

    他站在女儿身前整整一夜*^,却不知道她就在身后&。

    海鲨噗地喷出一口血^&,扑向女儿尸首^,“阿??!”

    刀光一闪,邰世涛一刀砍在他背上!

    ……

    容榕的手指在发颤。

    她有生以来没有遇见过这么混乱可怕的场景,她侧身对着窗户*&,正看见那尸首倒在海鲨背上的一幕^,那惨白发青&,黑发长垂的尸首倒下时**,就好像倒在她背上,她手指一抖^&^*,又缝歪了。

    床上太史阑好像没感觉&,还在催促抱过孩子来&,容榕此时怎么敢让她看孩子,眼看尸首乱倒,血雨飞溅&,邰世涛苦斗&,孩子痛哭^,太史阑脸色惨白,身边还有一个死孩子……她五内俱焚&,还要在这种场景下,做自己从没做过的细致活吃货驯夫最新章节。只觉身入地狱,恨不得就此死了好。

    忽然又是哗啦一响*,此时所有人都是惊弓之鸟,齐齐向声音来处望,就看见产房内室墙壁霍然打开,一个人阴笑着出现,斜眼盯着太史阑,又瞟了一眼孩子,忽然嘿嘿一笑。

    “报应,报应啊……”乔雨润站在连接内室的密道门口^,声音凄凄地^&,却充满笑意&。

    容榕觉得她要疯了*&。

    为什么这时候在这位置&,居然也冒出一个敌人来^?

    就这样还没完*,她们忽然听见上头急促的脚步声,好像是从门口下来的&&,这时候能从门口下来的&,都是太史阑身边一等的亲信,容榕心中刚刚一喜,就听见那脚步声已经到了产房门口&,扶着门的人气喘吁吁,老远就一声惨厉的叫声&,“小翠&!出来**!快出来^&^!”

    那声音凄厉^&,听得所有人一怔&,这时候到来的亲信,怎么会这样的语气&?甚至还没有问太史阑的安危*?

    联想到此刻大部分亲信都已经被派往海上战场,容榕和史小翠的脸色都唰地白了*&^。

    “大熊!”史小翠左右为难,产室内出现敌人^,她要在此盺&^;ぬ防?&,外头熊小佳的喊声又太凄厉,听得她心怦怦跳。

    “小翠——”大熊一路狂奔而来^,满心报讯,此刻才惊觉底下的乱像*,急急隔门问,“怎么回事?大人怎样了^&?啊,孩子在哭!大人已经生产完了&?我是不是可以……”

    “闭嘴?&!笔沸〈湮蘖Φ乜吭诿派?^,容榕白着脸低着头,手底不停,肩膀却一抽一抽的。

    太史阑微微睁开眼睛*,理都不理站在那里冷笑^,四处观察,有心过来又不太敢过来的乔雨润,也没有询问外头熊小佳,只对稳婆厉喝,“孩子抱过来&!”

    不得不说太史阑选的这个稳婆,已经算是很不错,虽然两股战战,好歹还站立着**,孩子也抱得稳稳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惊恐之下的机械动作&。

    此刻太史阑一喝&*,她麻木地就将孩子抱了过去&,容榕阻止不及,咬住了唇。

    太史阑看一眼那孩子^,心便沉了下去*^,太小了^,都不知道有没有两斤重&,比成人巴掌都大不了多少^,现在脸色已经青中带紫&,不用去试呼吸,瞧着已经毫无希望。

    但无论如何&,她要试一试。

    她不信邪,从来不信&&!

    “倒过来!……倒过来&*!”她气喘吁吁地道*^。

    稳婆一愣*,忽然想起了什么^,倒提着孩子的脚&,开始啪啪地拍他的背心。

    “给我活着……活着^!”太史阑怒喝,“你还是个男孩*!有没有点骨气?四面是敌^,群兽环伺^,战争失利*,前后堵路……你妈有多少重要的事要做**&,你敢这时候死?你敢!”

    容榕手指又发抖&*,赶紧补针——太史阑用力过度^,伤口裂了^,鲜血流了一肚子&&。

    “噗”一声轻响,一团小小的淤血从孩子口中呛了出来^,啪一下落在太史阑心口。

    随即一声细弱如幽魂的哭声,呜呜咽咽在室内散开。

    “活了*!小少爷活了&!”稳婆喜极而泣**。

    手下不停的容榕,眼泪噼里啪啦落下来&*。

    太难了。

    这孩子生得……太难了&。

    她忽然有些为哥哥庆幸,幸亏他不在场^*,否则她怀疑他得晕过去这次换我说爱你。

    所以此刻她无比佩服始终没晕的太史阑&,难以想象的强大心志。也幸亏她始终没晕,否则很可能一尸三命^。

    开刀剖腹的时候&^,如果不是太史阑平静的目光始终支持着她&,她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失手。

    乔雨润的目光^,落在了孩子身上……两个!太史阑竟然是双胞胎*!

    她怎么可以好运到这个地步?

    两个孩子……她呼吸急促起来,这对她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她利用秘术打开密道*&,等到现在&,为的就是这一刻&。

    杀了太史阑,再夺了那两个孩子,拿容楚和太史阑的孩子做丹功鼎炉,一定功效非凡!

    床上的太史阑&,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刚才那拼尽全力的一喝*,把她最后一丝力气也榨干,儿子一哭,她也成了强弩之末。

    容榕飞快下针&&,这时候她不敢再慌,不敢耽搁*,甚至不敢害怕&,她知道此刻将是太史阑一生中最要紧的时刻,也是她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她如果不能帮太史阑赶紧处理好,将会有更大的灾难^。

    她已经开始缝合肚皮^,怕太史阑痛&,还赶紧又上了一层麻药&,却不知道麻药从来对太史阑就没有用^。

    乔雨润看见那满床的血&,和容榕正在做的事,饶是她天生狠人也不禁心惊^,以至于愣在原地一时竟不敢动弹^。

    心惊的同时也生出巨大的恐惧——太史阑这样的人太可怕&,决不能留她活下去&。

    她看看产房,心中暗喜^&,房内竟然就三个女人,其中两个还不会武功。

    但她还是不敢上前&,太史阑留给她的印象太深&,哪怕面前一览无余,太史阑近在咫尺^,跨前一步就可要她性命,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先扔出了一块石头^。

    石头落在地面&,啪地一声滚了出去,室内没有任何变化。

    史小翠扑过来&,挡在产床前&^,拔刀。

    乔雨润心中大喜&,飞身而起,直扑产床&,人在半空^,一双指甲尖长的利爪已经抓向稳婆手中的孩子^。

    容榕扑过来,将稳婆一把拽到身后&,自己挡在稳婆面前*,大声道:“快给大人上药擦洗!”

    稳婆慌忙放下孩子^,看见太史阑的伤口已经缝好^*&,歪歪扭扭一条线,蜈蚣一样爬着。她慌慌地打开药瓶^,不管三七二十一敷着喂着,好在药瓶是早已准备好的*,也不怕拿错。

    史小翠却只冷笑一声*,身子向后一撞^&^,撞得整个产床都向后一退。随即她大叫^,“世涛^,退&!”

    隔壁房间的邰世涛一怔&,原本他还准备给抱着女儿尸首,滚爬到一边的海鲨补刀&,因为他刚才全力一刀,似乎击在了什么铁板上,声音微脆*,却没有出血,只是他全力出手^,海鲨还是被撞击得吐了一口血。此刻他听见这句想也不想&,脚尖点地*,身形立即向后暴退&。

    海鲨抬起头&,此刻他也想退开,却又舍不下女儿尸首^,只这么一犹豫^,便听见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屋子都似在摇晃,随即轧地一声响,什么东西狠狠拍了过来&,像一个巨大的门板,拍在他背后&,他一阵天旋地转^&,只觉得自己成了一堆垃圾&,被一只巨大的铲子给铲住、推移,顺着地面哧溜溜一转……忽然就换了个方向&。

    此时乔雨润却又是一番感受,她身在半空^^,爪尖眼看已经快要触及容榕,忽然听见一声巨响&&,她半空扭头,便骇然看见,产房的墙,那面和隔壁共用的墙,竟然转了过来*,速度极快^,像一面巨大的扇子狠狠一转,又或者一座山忽然横了过来,正迎上了她的双爪肥田仁医傻包子&。

    “??!”她一声尖叫&*,蓄势而出的尖爪撞上了坚实的墙壁&*。整个人被撞得栽倒在地,正滚在海鲨身上,两人一尸撞成一堆&。

    这截墙竟然是假的&**,两间房一面墙,竟然整个做成了一个连轴的机关!

    此时乔雨润也顾不上感叹太史阑做个机关都好大手笔,赶紧爬起来^*,因为整面墙横扫过来,将镶嵌在壁上的明珠灯都扫落&*,这隔开的半间屋子又连着密道,顿时漆黑一片。

    乔雨润愤恨地爬起*,暗骂难怪太史阑有恃无恐*&,看见她进了产房都不在乎^&,一眼看见正对着自己的就是当初墙上的窗^&,隔窗对面的史小翠正冷而鄙视地看过来*。她急忙奔过去^,试图从窗子爬过去&。

    “砰^?!笔沸〈洳恢涝谀且槐呃铝耸裁?&,窗子关闭^,最后一瞥只看见史小翠仇恨的眸子,“去死吧^&!”

    乔雨润毫不犹豫向后飞掠,准备退往密道离开。

    “咻咻”几道风声从她头顶掠过^,“夺夺”几响,听声音正落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乔雨润惊出了一身冷汗*,刚要停下&,忽然又觉得不对,急忙一个后滚翻**,果然&^,“唰唰”几响,又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边掠过,插在了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她这边立足未稳^,又有风声袭来&*,她连翻、连滚*、东逃^*&、西窜……从屋顶翻到地上^,从左边窜到右边……折腾了七八圈^&,累得气喘吁吁,可那些暗器机关就像附骨之蛆,紧紧跟随着她^,逼得她一步也不停息&。

    乔雨润心中开始恐慌^^,似乎又回到了几个月前,她还在丽京&,在一次掠夺婴儿时^,被早已埋伏的丽京府兵丁包围……不,不是丽京府,还有军方,只有军方才有那样的高效和杀气……她被堵在一个小村里,不敢暴露身份,最后在乱箭之下,拿侍女竹情挡了箭^^,又命梨魄换穿了她的衣服^,才仓皇逃走&,她不敢回丽京*,所有通往京城的路都被把守着,查看人身上的伤痕……被逼到无奈,她才恶念一起,不顾一切去了静?!?br />
    这番经历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此刻恐慌的感受和那夜一模一样&*,她开始害怕,再这样追下去&*,岂不是要活活累死?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脚底踩到了什么东西*^,随即一声怒哼*,她听出是海鲨的声音&,心中忽如电光闪过。

    海鲨怎么没有受到机关追杀*&?

    因为他一直躺在地上没动过*!

    一念及此,她立即降下身形^,霍地往地上一趴&*,果然几道风声从她上方掠过,撞在墙壁上星火四溅^*,随即&,四面那可怕的风声便停了下来。

    乔雨润心中舒了一口长气&^,庆幸自己及时发现关窍*^,死里逃生。

    她不敢再起身^*,就地趴着向外爬,也不敢再试图打开这墙的机关,过去杀太史阑,她的全部信心,已经在刚才穷追不舍的杀手之下被摧毁*,现在她只想逃出去*,逃得远远的&。

    太史阑防备固若金汤&,她以瓶中毒虫寻到密道入口,提前躲了进去&*,就藏在太史阑产房背后^*,居然也不能得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在爬,她的腿被太史阑踢裂了*,成了歪腿^,施展轻功的时候没大问题,走路或者爬行却有点吃力。

    身后的海鲨也在爬,人在生死之境总是能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海鲨带着一具尸体,爬得比她还快,乔雨润感觉到那具冰冷的尸体^,擦过她的肌肤^。她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黑暗,机关,对面的幽深密道&&,身边冰冷惨青的尸体……她忍不住愤怒地低哼*,将那具尸首一推&。

    尸首从海鲨背上滚下来,正堵住了地道入口*,海鲨扑过去,抱住了女儿尸首^,这下地道口被堵得严严实实^,乔雨润心中怒极^,喝道:“滚开光明纪元最新章节!”一脚踢了过去。

    “格”一声微响&,骨节撞上铁板的声音&,随即乔雨润一声惨呼,惨呼里响起海鲨的狞笑,他抱起女儿尸首&,就往密道里窜去*。

    这边门开了&,正对着三条密道&,不知道哪里有了一丝光线,隐约照出三条密道的轮廓&,海鲨一怔&*,微微犹豫&&。身后风声一响^,乔雨润已经忍痛扑了上来^^,一把夺过他怀里女尸&,扔向左边一条道&*,又把他一推^,扔向右边一条道&。

    海鲨身子撞在中间密道的入口墙壁&,他怒喝&,飞身而起向左冲去*,在左边道口接住了女儿的尸首,眼看密道里寒光一闪*,急忙扑倒^,果然一道冷光从他头顶过去&,夺地钉在了对面墙壁上。

    乔雨润眼睛一亮——刚才海鲨身子已经进了中间道,但是中间道没有任何反应,这条是活路!

    她唰地掠过去*^,海鲨自然也明白这条才是活路^,也掠了过来&,砰一声两人又在中间道的入口撞在一起。

    海鲨毫不犹豫,在乔雨润下手之前^,狠狠一脚踩在她脚上。

    乔雨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她的脚趾刚才踢到海鲨背后钢板&,已经骨裂^,哪里经得住这狠狠一踩&&?

    十趾连心*,痛彻心扉。她身子一软&,海鲨已经狠狠抬腿,一脚将她踢了出去*,“滚&^&!”

    乔雨润身子向后斜飞,撞在墙上&,忽然身后一空&,她骨碌碌翻了进去。

    海鲨狂笑着^,抱起女儿&,大声道:“阿摇,我们走^,爹爹带你走……”踉跄向前奔去&。

    他刚刚奔出两步*^,霍然脚底咔嚓一响*,似乎踩到什么东西。

    海鲨习惯性地要赶紧卧倒&&,但他毕竟抱着尸首&^,密道又窄,磕磕绊绊,没能及时倒下去&。

    随即*,巨大的风声从身后奔来,那方位是正对着密道的后方,原先的墙壁所在地,风声刚一出现,就到了海鲨背后。

    然后海鲨就飞了起来&。

    连同他怀中抱着的女儿*,飞了起来。

    两具身体在半空中一闪&^&,已经被弩箭的力量带到了这条死路的尽头&!芭椤币簧?&*,烟尘四散^^,风声止歇。

    半晌,黑暗里有水滴的声音,嗒、嗒、嗒……

    那是缓慢落下的血^,在土道的终端,祭祀这夜的黑暗。

    一线微光不知从哪来,隐约照出尽头的轮廓,照出被钉在土墙上的海鲨^,至死^,他怀中仍然紧紧抱着海姑奶奶的尸首&。

    ……

    ------题外话------

    今天是十一月最后一天,包子也都生出来了*&,那些把月票捂得死紧的哭着喊着看到包子再给的&,可以把口袋松开了。这要再忘了投,对得起千辛万苦出来的那两只吗&。

    说到孩子,其实我原先的设定不是两个^,我就打算先让太史生一个女儿&,双胞胎这种事毕竟几率小^&,显得很童话*,我不想削弱文本的现实意义。以往我做好的设定从来不会更改,但这次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出现了矛盾,生一个无法解决子嗣问题,全文会留下缺憾。虽然对我来说缺憾就是美&*,但对你们来说估计缺憾就是痛苦&&,为了不让你们痛苦&*,我只好痛苦地修改了设定——请为我舍己为人的伟大怒点三十二个赞,被深深感动的亲一定要掏票鼓励我也是无法阻止的*,羞涩脸*,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8》,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八章 诞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8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八章 诞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