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三角关系

    “姐姐您……”邰世涛结结巴巴地指着她肚子*,“您您您……”

    “果然还是能看出来啊*?*!碧防坏?,“看来我驱赶那个家伙是对的*?!?br />
    邰世涛砰一下又坐下来*,两眼发直。

    太史阑瞧着他那神情倒好笑——这算欢喜还算惊吓?

    邰世涛还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惊吓,他觉得自己爱着她**,却又从无绮念*,想都没想过和她双宿双飞共偕鸳鸯,只单纯的希望她过得好**,希望能一辈子守在她一转身就能看见的地方***。她心中所爱*,她的选择*,他向来十分清楚**,还曾为此出谋划策*,也没那么多心结,但接受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她怀孕又是一回事*,他一时无法接受心目中冷峻如石高不可攀的姐姐,大腹便便的模样,怔在那里*,心里乱糟糟的,有点微微的欣喜,欣喜里更多的是难言的酸楚,但到底为什么酸楚,他却也说不清想不明白*。

    只知道**,这一刻神般的女子**,离他更远了*?;蛘咚谰墒巧?,却已经是凡间之神,染了人间烟火,红尘气息*。

    “这回你可做了正经舅舅了*,景泰蓝那个不算*?!碧防幻凶叛劬?**,抚着肚子对他道**,“这也是我叫你来的原因*,好歹给你知道这事*?*!?br />
    日光下她的侧脸明朗,茸茸的淡金色*,最近胖了些,便显得线条柔软**,眼神也是软的,盈盈地荡漾着浅浅喜悦**,覆在腹上的手指也是软的*,一个珍重呵护的姿势*。她还是那个太史阑,却又不再完全是那个太史阑*,像往昔那颗冷光四射的钻石*,微微打磨了边角*,透出圆润而更璀璨的光泽**。

    他望着此刻的她**,忽觉心安*。

    真好**。

    怕她不能活下去,怕她不能有真爱*,怕她折损于中途*。如今她活得比谁都好,受人敬重呵护*,甚至速度很快的**,连女人的终极幸福*,孩子都有了*。

    她真是从不让他失望***。

    “真好*?*!彼断财鹄?,跑过去*,将耳朵靠近她肚子**,“来*,叫舅舅**!”

    太史阑从容地道:“等着吧**,很快的?!?br />
    邰世涛也发觉了她的肚子不小**,惊道:“几个月了*?”

    “还没到日子**?*!碧防徊幌胨P?,含糊地道*,“坐下来聊聊*,我有事交代你?!?br />
    两人坐回原位*,太史阑问了问他精兵营的情况,以及纪连城的情况*,和他下一步对战事的安排,邰世涛果然也得了东堂开战的消息*,说纪连城身体是确实不行*,将精兵营安排在援海大营附近,其实也是心虚*,起个动静监视的作用***,大战当前*,应该不至于搞出什么幺蛾子*,何况他现在操心自己身体还操心不过来呢。

    太史阑一直若有所思**,末了道:“按说以天纪和我之间的关系,此次大战,若非必要**,会尽量避免天纪其余军队参战*,但不参战就没有战功,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你带精兵营参战*,攒些战功*,好继续上位*?!?br />
    邰世涛却摇头,“姐姐,这样很冒险。战局非一人可以控制,天纪战线现在安排在你们之后*,你如果想让我也参战*,就意味着会让对方打过你们的海防,意味着你要先输一次,这可不行*。我不会将功劳建立在你的失败之上*。何况战事输赢如何控制*?一旦弄巧成拙,造成无辜损失怎么办*?如果我这最后一道防线没能挡下,给东堂长驱直入怎么办**?”

    太史阑想着邰世涛果然长进了,一听就明白了关键所在*,他有这样的眼光*,就算自己不帮着,迟早也必崭露头角。

    她点了点头,没有就这话题继续说下去,和邰世涛谈了谈日后计划,看看天色**,道:“难得来一次**,一起吃个饭**?*!?br />
    邰世涛大喜过望,又有些不安*,“这个……什么理由*?”

    “不需要理由?*!碧防坏?,“我想请谁就请谁,你敢吃还是你的功劳*?!?br />
    邰世涛想起她那著名的海天盛宴**,不禁一笑**。确实*,太史阑请他吃饭**,不会给天纪军认为是两人有私交。外头已经有了谚语:总督请客——扒皮**。

    太史阑便命传饭,邀邰世涛到隔壁饭厅*,正安排着,忽听史小翠来回报,“有位姑娘求见**?!彼低甏盏教防欢?**,低低说了几句**?**!?br />
    “她今儿怎么终于肯来了?”太史阑怔了怔**,随即似想到什么,斜眼一瞟邰世涛**,“好巧,好巧**?!?br />
    邰世涛愕然看着她*,心忽然砰砰跳起来*。

    果然听见史小翠笑道:“容榕姑娘来了?**!?br />
    邰世涛立即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看那模样是想立即逃走*,但是又舍不得这顿饭**,左右为难*,愁眉苦脸**。

    太史阑瞧着想笑***,又想自己当初在丽京***,不惜让火虎扮个假世涛,给融融留下了第一印象*,原也只是一腔私心****,碰碰运气,没想到老天还真遂人愿****,他两个居然能在静海碰上**,还一起流浪**,一起阴了纪连城。

    要说这不是缘分深重**,谁都不信。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吧,融融不是外人*?!碧防豢戳丝篡⑹捞?,“你也不是外人?!?br />
    她两个“外人”语气略重*,邰世涛哪里听不出来*,更加尴尬地低下头去**。

    他忽然想起那日姐姐在海姑奶奶船上大展英姿*,射杀海鲨,挟持海姑奶奶**,而他背着纪连城仓皇逃奔*,自舱底落水*,海里当时落水的人太多*,难免碰撞,他背着纪连城有些吃力,正挣扎时忽觉身子一轻*,回头瞧时便看见容榕竟然也跟着下了水*,帮忙托住了纪连城*。

    看他转头***,她眼神闪了闪***,似乎有些凄然*,随即恢复了平静**,问他:“太史总督……是你的姐姐?”

    他微微犹豫,终于点头。

    她抹一把脸上的水,对他有些恍惚的微笑*,“真巧**,她是我的嫂嫂……她很厉害,很让人喜欢,不是吗?”

    他怔住*,忽然觉得不安,而前方不远处的山崖阴影里,苏亚等人已经过来接应*,他没能把话说出口*,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日之后**,她不能跟他到天纪军营**,两人自然分道扬镳*。事后他想起当时她的神情**,总觉得滋味复杂,不知是涩是苦*,想着她当时应该算是受伤了吧**,那样一个尊贵的女孩儿*,受了这样的委屈*,必然不会再有什么想法**,如此*,也算了结干净**。

    没想到今日她会过来*,世上没这么巧的事,她想必也是猜到代替天纪少帅赴宴的一定是他,才赶过来的……

    邰世涛低着头,将双手拢在双腿间***,微微有些不安。

    片刻容榕进来**,两人一见她便怔了怔*,这丫头居然恢复了女装***,还是彻彻底底的女裙。粉紫衫子,银白闪珠缎长裙,裙角错落有致绣几朵紫云英*,裙摆下探出白色镶紫边的小小绣鞋*。碧玉钏**,宝石簪**,明珠耳珰点翠镶,几件首饰精致华贵**,又恰到好处的色泽柔美**,配着这一身极尽女性美的衣裙*,整个人亭亭而立,熠熠生辉。

    她微微瘦了些*,乌黑的鬓发掩着小小的脸***,越发显得下巴尖尖**,精巧可爱**。但肌肤光润**,分不出那缎子般的黑发和玉一般的脸,哪个更养眼。

    太史阑眼神里有赞叹**,她见过容榕女装,但依旧没有想到她精心打扮起来这么美,娇俏精致得让人不忍靠近。

    不过容楚的妹妹,有这份精致也是正常。兄妹俩仿若受天神眷顾*,天生明珠玉润的气质*,仿佛由内而外散发着辉光***。

    太史阑瞟了邰世涛一眼**,他只是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太史阑觉得两人之间似乎有点怪异*,按说两人共同海上历险**,又一起对付了纪连城*,能合作做这样的事*,说明彼此信任且情谊深厚,怎么如今见了面*,一个恨不得能缩到墙角去,一个垂头看衣角***。

    明明两个人都不是拘泥忸怩的人*,怎么尴尬成这样*?太史阑眼神闪了闪*,若有所悟——当年轻男女开始不自在的时候***,是不是就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她只猜对了一半。

    她似笑非笑看着那低头玩衣角的姑娘,觉得有趣,几个月前这孩子还一身男装爬她墙头,一副倾心追求的模样*,如今就好像忽然开窍***,羞答答娇滴滴*。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动物。

    “容榕**,来得正好,今天有好料**,便宜你俩*?!彼匀蓍耪惺?。

    容榕上前来给她行礼*,一双雪白的手交叠在腹前*,姿态优雅**。她毕竟出身豪门***,耳濡目染*,自然而然的好姿态。太史阑忽然想起容夫人*,初见时也是这般的尊贵*。

    太史阑天生冷峻*,实在不擅长拉皮条,看出这两人有问题***,却也做不到极力拉拢,只是瞧着邰世涛那忽然畏缩起来的德行,瞪了他一眼,道:“世涛,你和容榕是认识的吧?”

    被点名的邰世涛无奈*,只得上前和容榕见礼**,容榕脸红了红,倒落落大方上前一步*,笑道:“邰大哥**?**!?br />
    太史阑听这称呼**,唇角一扯,这小丫头倒挺自来熟*。

    邰世涛回礼*,低声道:“容小姐?*!蓖低殿┝颂防灰谎?。

    容榕眼神微有失落**,却依旧笑着,她的笑容和几个月前不同***,羞怯少了,带着淡淡的坚定**。

    太史阑眉头皱了皱*,又瞪了邰世涛一眼,邰世涛垂下头*,心中滋味苦涩。

    “你们一个是我义弟,一个是我妹妹*,最该熟不拘礼*?!碧防坏?,“世涛,你招呼好容榕*?***!庇置沸〈浯耸卦诿趴?,以免被人瞧见这和乐融融的一堂*。

    其实也说不上和乐融融,那两人对面而坐**,互不交谈。邰世涛双手搁在膝上,眼观鼻鼻观心,容榕专心和太史阑说话**,身子微微斜着*,眼角余光罩着邰世涛。

    太史阑瞧着也无奈*,她干不来红娘的事情,只得和容榕说几句闲话*。容榕一直不肯走**,又不肯住在太史阑的总督府,先在苍阑女军的营地里混了一阵,后来干脆在营地附近找了房子住下来*。丽京国公府来过几次信命令她回家**,她只当不知道*,后来渐渐的老国公夫妇也不提了*,是被容楚劝住了*,照容楚的意思,容榕在静?**;贡仍诶鼍┌踩?*,丽京不全是容家的地盘*,可静海却是太史阑的地盘*。

    聊了几句*,史小翠过来说菜色齐备,太史阑站起身,觉得肚子忽然往下一坠***,她吓了一跳,以为要生了,不动声色地等了等*,好在只是这一下动静***,随即又恢复正常*。史小翠的眼光疑惑地看过来*,太史阑摇摇头**,只道:“有些腰痛***?!?br />
    容榕却站住了,怔怔地瞧着太史阑的肚子,“嫂嫂你……”

    太史阑没想到她不知道,无奈地扶着肚子,道:“肚子里有个崽**?!?br />
    容榕瞪大眼睛***,一脸受了惊吓的表情*。她还真不知道太史阑怀孕了*,苍阑军营里花寻欢等人守口如瓶,丽京来信,容楚等人怕她年轻不知事,不小心泄露出去或者惊扰太史阑*,也没有告诉她。

    “啊……”容榕傻了半天,欢喜地道,“我要做姑姑了*?”

    太史阑笑了笑,“你俩一个做舅舅*,一个做姑姑*,都给我准备好见面礼*?!?br />
    容榕瞟一眼邰世涛,脸又红了。太史阑玩味地瞧着她**,心想这姑娘不是想着要改做舅妈吧**?

    三人进了议事堂旁边的饭厅**,太史阑是个对生活不讲究的人*,她府邸里所有的建筑都没那些附庸风雅的名字**,只以功能划分**,简单明了。

    帘子密密地拉了起来**,太史阑在主位坐下*,招呼两人吃菜,指着一道芙蓉乳鸽道:“这是我府中大厨的名菜,选细嫩乳鸽*,以特制秘料腌制三日之后**,再配以新鲜芙蓉花瓣**、香菇*、参茸等物*,入高汤蒸成*,最是丰腴鲜美*,尝尝*?!?br />
    两人都笑应了*,各自伸出筷子*,对准了乳鸽的腿。

    啪地一声,两双筷子撞在一起,两双明亮的眼睛也撞在一起*,各自对望*,各自躲闪开来*。

    太史阑双手撑着下巴,瞧。

    两人垂着眼**,让开了对乳鸽腿的掠夺*,筷子一落*,都落在了乳鸽翅膀上,筷头银链相撞,当啷又是一声*。

    太史阑换个坐姿**,瞧*。

    两人目光再次撞上*,再各自躲闪开来*,都默不作声,干脆一人扯住一边*,一拖*。

    乳鸽的两只翅膀分离,两人再对望一眼**,将翅膀盛到小碗里*,同时递向太史阑*,“姐姐(嫂嫂)请……”

    异口同声***。当啷一声*,两个装了乳鸽翅膀的金边小碗再再次相撞*。

    太史阑噗地一声笑出来。

    那两人脸色都瞬间成了大红布,慌忙将小碗往太史阑面前一墩,慌慌张张坐下*,都赶紧操起筷子吃东西好掩饰尴尬*,谁知道竟然又都瞧中了桌子正中的腊味合蒸*,啪一声,两双筷子再次撞在一起***。

    太史阑这回忍住了笑***,将两个小碗推到两人面前,道:“一人一个*,各自吃**,这回可不会撞筷子了*?***!?br />
    两人低着头***,连客气都忘记了**,赶紧端过小碗,埋头吃*。邰世涛吃得狼吞虎咽**,将骨头咬得格格响**,毫无平日大家子弟风范*,容榕吃得细致优雅**,一边吃一边偷偷瞟他*。

    太史阑摇摇头**,自己随便夹了些东西吃着,她今日胃口不太好,心里有点烦躁,看着身边这对活宝*,心情才稍稍平静些***。

    ……

    总督府院子后,负责督造扩建工程的管事在给工人们派发工钱,一排排大车在巷子外等着。

    这些给总督府做过工的工人*,将会在拿到工钱后,立即被送上这些大车,送出城外*,到城外帮助一些村庄架桥*,这是总督府为这些工人安排的活计**,同时也是为了盯紧这些人的行踪*,确保他们在太史阑生产前后,无法再接近总督府,无法再传递任何消息给别人。

    这也是容楚的安排**。容楚一直认为***,总督府的扩建会是一个不安定因素*,但当时扩建已经开始*,无缘无故叫停不合适*,太史阑也不以为然*,认为不必小心过度*,也不必剥夺了别人的生路*。所以扩建继续进行*,只是事后做好防备*。

    工人都已经领过工钱*,要上车了*,忽然一个黑瘦少年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那管事走过去,认出这少年就是那个北方难民*。这少年虽然微微有些瘸*,做事却从不打折扣,而且气力也大,一人抵两人用*,管事对他印象不错*。

    “大爷……”那少年张大惊惶的眸子*,“我……我……我好像把我娘给我的簪子丢了……”

    “一个簪子,不值什么?*!惫苁虏灰晕?*,“总督府工钱不低,别伤心了*。要么帮你在这四周找找?**!?br />
    一群工人都低头向下看,那黑瘦瘸子少年抹泪道:“……簪子不值什么,只是个铜包银的……但那是我娘的陪嫁……剩下的最后一件……我娘死在逃荒路上……临终前就留了这个给我……”

    众人都是穷出身**,听着便忍不住唏嘘,都主动帮他寻找,一旁看守大车的人虽然有些不耐*,却也等着**。大家都知道总督大人虽然冷峻**,却最是怜贫惜苦,尤其不允许仗势欺人之类的事情发生,谁也不敢吵闹起来*,给自己带来麻烦*。

    找了一圈没找着,有人便道:“莫不是刚才落在了府里*?”

    众人都有赞同之色*,刚才最后一遍检查密道*,都是弯身低头*,一遍遍摸过去的*,又不许点灯作业**,东西在那时候掉落*,再正常不过*。

    管事皱皱眉,道:“已经结束的工程*,不允许再进入*。这是史姑娘的命令**?*!?br />
    那黑瘦少年也不恳求,只坐在地上哭泣**,一遍遍在墙根下,石头底摸索,乌黑的手指沾满了秽物*,指甲也渐渐翻了起来*,眼泪一滴滴滴在污浊的手指上***,冲出一条条泛白的沟。

    众人瞧着不忍*,也知道他这样找是徒劳*,东西如果在这里,这么多人帮忙寻,早就看见了。

    管事也开始犹豫***,这孩子不肯放弃***,如果硬拉他上车*,一路哭过去***,到时候他倒背个仗势欺人之名*。不拉他走***,又耽误时辰**,城外村子那边还等着呢**。

    众人也在纷纷求情**,那管事想着,也不必让他进去,只让他在外围转转找找,好歹安他的心,也算有个交待*。便取下身上腰牌*,道:“你和守门的人说*,我的工牌落在里头院子的花石上,派你进去拿。你在前头院子里找找就罢了,刚才咱们去的地方可不许靠近*,那里我们也进不了*?!?br />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那黑瘦少年捧住腰牌**,满脸都是感激的泪水,“我就在院子里找找*!找不到就罢了*,绝不会靠近正厅和后头的*!”

    管事听着这话*,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不过又想不出什么不对*,点点头*,嘱咐他快去快回,挥手让他去了*。

    黑瘦小子弯身离去*,并没有凭腰牌进入府门*。脱离众人视线后***,他忽然直起腰*,快步绕着围墙走了一圈*。

    只是这么一直腰,这少年刚才的畏缩可怜之态忽然都不见,眼眸闪动间光芒冷冽*。

    他目光在墙上扫过**。在一处墙根下停住*,看了看那里一个古怪的标记**,抬起头,对面有棵大榕树*,枝繁叶茂*,细碎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洒下来*。

    他轻轻纵身,根本没怎么作势**,人已经到了树梢*。

    这里离总督府还有点距离,但远远地**,可以看见总督府前院。

    树荫里有低低的对话传来*。

    “等了你好久*!”

    “里头看守得太紧*,一步自由都没有*,我是眼看要上车了,才冒险编个借口过来!”

    “废话少说***,那地道你确定在前院*?”

    “不……可能是一个大工程,贯穿全院**,我只接触了其中一部分……”

    “一部分有什么用……”

    “有用……你可以选择我知道的那部分**?*!?br />
    “但她可未必会选择你知道的那部分**!”

    “自有办法,你听着……”声音更加低了下去*,过了一会*,一个粗哑的声音道:“议事厅……竟然在那里……我还以为是她的房间……”

    “我来了这么久,只远远见过她一面*,还是背对着的……”黑瘦少年的声音*,“她这半年深居简出,这不合她的性子***。我曾经翻遍所有阴沟,找到了一些药渣……”

    “怎么?”

    “她可能怀孕了……”

    “?*?!”树中人似乎被这消息惊得忘记言语*,“她不是还……还没……”

    “这个贱人*,她什么事做不出*?”黑瘦少年声音充满恨毒。

    “这么大的事*,你能确定?”

    “当然?*!焙谑萆倌昀湫?*。

    那个人怀孕时,因为胎像不稳保过胎*,后来又试图催产***,她为她寻过名医**,对这些药方最清楚不过**。

    现在大家都沦落了*,那位失去了孩子*,被驱逐到偏宫**,而她也被京中查得越来越紧的儿童失踪案**,逼得不得不找借口出京**。一时无地方可去***,想想发生的这许多事**,受到的这许多罪**,归根结底都是太史阑那个贱人导致的*,干脆*,就来静海。

    千辛万苦来了,不见到点血*,怎么对得起这一路筹谋辛苦?

    “如此甚好!”树中人声音满是欢欣,“难怪她如此小心*,原来现今当真是她最虚弱的时刻*!”

    “你知道那边的机关怎样*?”

    “我们不可能接触到机关,但是我用了一点法子……你们可以试试……”

    “你有什么好建议?”

    “总督府守卫严密*,但最近却显得薄弱。海峡那边打起来了,那几个最厉害的都派了出去。但今晚他们都会赶回来*,所以只有今天下手。外头守卫太多*,直接闯也不行**,你闯进来,她避进去*,往乌龟壳里一缩,咱们还是白用功*?*!?br />
    “那你说怎么做……”

    “咱们两路人马,一路虚张声势**,逼她进入密室,一路提前进入密室**,在那里守株待兔,她不是挖了个坑避险吗?就让她顺便把自己也给埋了吧**!”

    “好主意,密道进入方式你有没有?”

    “用我的办法……”

    片刻后*,树叶拂动*,黑瘦少年无声下了树*,顺着墙角一瘸一拐地走回去**,用腰牌到府里转了一圈*,目光在议事厅严密的窗帘上扫了扫**,随即快速地出了府**,满面沮丧地将腰牌还给了管事**。

    众人一看他那模样*,就知道东西没找着**,都安慰了他几句**,管事便赶紧安排人上车出发***。

    路走了一截的时候**,遇上一个大坑*,车子狠狠颠了一下*,隐约有人听见似乎有噗通一响,因为车子里很挤,一时也看不出什么*,也便算了*,到了地头清点人数,发现那个黑瘦瘸子不见了*。

    管事怔了一会儿**,想着那孩子可能还是不死心,回去找母亲纪念物了,叹了口气,命令这边先开工,准备等事情忙完**,回头再和府里大管家禀告一声**。

    ……

    这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议事厅隔壁的饭厅里*,三人之席刚刚进行没多久***。

    帘子拉得紧密*,将里外的视线都遮挡,太史阑自然也不会看见一个在花园里寻找母亲遗物的工人**。

    密闭的帘子挡住阳光*,大白天屋子也点着灯*,太史阑觉得闷气**,一边给两人布菜***,一边有所感触地道:“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一起吃饭,不用再偷偷摸摸***?*!?br />
    “姐姐,你放心?!臂⑹捞胃胁?,“我一定做到**?*!?br />
    正在这时容榕也起身给太史阑舀汤*,两人的手在半空中撞在一起,邰世涛慌忙缩手*,容榕一惊**,手腕一翻**,一勺热汤都浇在邰世涛手背上。

    太史阑扶额——今天这顿饭能吃好吗*?

    “烫着了**?”容榕立即扔下勺子和碗**,要去看邰世涛伤口,邰世涛要缩手,容榕早已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指尖*,仔细看看已经烫红的手背,俯下脸道:“我给你吹吹*?!?br />
    太史阑立即低头吃饭,忽然对食物很有兴趣的模样**。

    容榕低下头轻轻吹*,檀口香芬**,红唇娇艳*,邰世涛夺也不是*,不夺也不是***,脸涨得通红**,太史阑低头吃饭,一眼不瞧*,她越不瞧***,邰世涛越心急***,下了狠心要狠狠夺回手*,太史阑忽然慢条斯理地道:“男孩子要有绅士风度*?*!?br />
    邰世涛一僵*,容榕已经醒觉*,立即放开手,脸红红地坐了回去**,太史阑转头对史小翠,“我记得我那屋子里有治烫伤的膏药,拿些过来?!?br />
    太史阑的屋子,除了亲信不许别人进去**,史小翠微微犹豫*,但看着四面护卫谨严***,也就转身去了***。

    剩下两个人也不吃饭了*,容榕刚才情急失态,下意识呵护*,却遭到邰世涛冷遇*,此刻脸红如血**,把头低得不能再低,忽然又觉得委屈*,眼眶里有两泡泪盈盈打转,却又倔强地不肯落下来*。

    邰世涛坐得僵硬*,将一颗饭吃来吃去*。愣是吃了好久没吃完。

    太史阑觉得今天这顿饭无论如何都不能好好吃完了**。

    她对邰世涛使个眼色**,示意他说点软话*,无论如何,他刚才夺手的动作太过无礼*。

    邰世涛这回却坚决不接她的眼色,紧紧抿着唇。

    他此刻心情很是懊恼***。他和姐姐咫尺天涯*,难得一见*,一起吃饭更是今年第一次*,他从昨天听说总督宴请少帅就开始期待,为此在少帅面前转来转去*,极尽殷勤*,果然少帅派了他去*,他心花怒放。想着不仅可以见见姐姐*,说不定还可以单独说上几句话***,说不定还可以和姐姐一起吃顿饭。最后这个几乎是梦想***,可是他不能抑制地想了大半夜,天明才朦胧睡去*。

    好容易来了*,见上了**,说上话了*,单独相处了**,甚至还真的可以共餐了**,他欢喜得心都要炸了*,谁知道*,容榕来了。

    他并不抗拒她来,却有点不愿意她这时候来*,有她在*,很多话没法和姐姐说**,他也没有想到她来之后情势会变这么尴尬*,此刻一顿好好的饭吃成这样**,连姐姐都受了影响**。

    邰世涛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扭头去看窗外的花*,可帘子遮住了人的视线*,阴霾笼罩了明朗的心情**,他看不见任何风景*。

    太史阑心中也有些遗憾**,遗憾这顿难得的饭没法好好吃*。她理解邰世涛的心情,他重情重义,也情绪分明*,他一定很期待这次见面,并讨厌所有干扰的人。如果面前不是于他有恩的容榕,世涛脸色会更难看些*。

    但这话她也不好拿去和容榕解释**,难道要和她说,世涛对你已经够客气了*?容榕可不是她八风不动的太史阑*。

    饭是没法吃了,这样三个人僵持着也太尴尬*,太史阑心里叹口气。无论如何**,世涛和容榕都是难得来一次***,不能这样尴尬到底。

    她腹中有些不舒服,一坠一坠的*,不过最近几天都这样,她也没太当回事。想了想**,缓缓起身*,道:“融融*,我这前院的花园里,移栽了一些南洋树木**,听说你擅长养花**,去帮我瞧瞧**?*!?br />
    容榕点了点头*,立即起身。太史阑又对邰世涛道:“你再吃些**,我们饱了**?*!?br />
    邰世涛垂头看着饭碗*,点头*。

    容榕看他一眼,垂头不语*,扶了太史阑出去***。从议事厅侧门出去,走过一条回廊就是花园,园子里没什么奇花异草,只有稀稀拉拉几棵怪树,充满彰显了太史阑怪异的欣赏口味。

    好在两人一个不是真心要请教园艺,一个也无心园艺,根本没进园子**,就在回廊上一坐一站着说话**。

    “容榕***?*!碧防挥淘チ艘幌?*,终于道*,“世涛他很不容易,你要体谅***?*!?br />
    “嫂嫂**?!比蓍湃此圃谧呱?,好一阵子才怔怔道*,“我是不是命不好?”

    “你这是什么话?”

    “我觉得我命不好**?!比蓍抛房此?,目光清亮*,“我虽然是国公府唯一的小姐,但我也是庶女**。我的姨娘**,是夫人心中的一根刺*。我从小就养在夫人那里*,十岁之前我我都没见过姨娘。夫人待我好*,却好不到心尖骨肉里,很多次我病得快死了*,想要见姨娘***,但因为夫人不许姨娘进入她的院子***,我也就没法见到她。十岁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长什么样子**?*!?br />
    太史阑默然*,她对老国公的那房妾室也很有疑问*,看老国公夫妻情深**,不该有妾室的*。而且以夫人那种性子**,真要老国公背叛了她**,只怕也不会容忍*。不过她向来是个不爱八卦的性子*,也就没有问过**。

    如今听容榕忽然说起小时候的事*,心中也有几分怜悯*,小小孩子,重病缠身**,却没有母亲在身边呵护*,难免心中要留几分遗憾**。

    没妈的孩子过的是什么日子*,她明白。

    她拍了拍容榕的手*,容榕回头看她一眼**,神情倒还平静**,道:“我那姨娘**,当初是给爹爹冲喜的。爹爹和西番一场大战*,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药石无效,不知道哪里来的游方道士**,说只有娶个人给爹爹冲喜才行**?**;怪赋隽四侨说姆轿缓褪粝?,符合条件的只有我姨娘*,当时军中还有爹爹的族中长辈在**,当即就把我娘抬了过来**,在临近军营的小镇上租了房子,安排我娘伺候爹爹**。爹爹昏迷了三个月**,都是娘衣不解带地伺候,他醒来的时候是一个晚上,当时灯光昏暗,爹爹神智还不是很清楚***,后来……后来就……”她低下头,脸红了红**。

    太史阑这才明白国公府姨娘的由来,这女子是对老公爷有恩的*,难怪夫妻二人虽然不愿*,也终究留了下来*。

    她眯着眼睛*,想幸亏容楚交卸了兵权*,这种好事儿**,他就别想了***。

    “我从小有娘等于没娘,是个女孩却做个男孩养*,做男孩却又没有其余男孩的自由**,整天关在屋子里发闷*,等着我到十五岁*,可以恢复女身,然后就可以打发我嫁人。我等十五年*,等着从这个牢笼,嫁到那个牢笼*?!?br />
    太史阑皱皱眉*,觉得容榕这话虽然听着刻薄了些**,但事实上,似乎真的是这样的。

    命运对这金尊玉贵的国公府唯一小姐,其实并不宽厚。

    “我怎么可能真的认为自己是男人**?”容榕苦笑一声*,“从十三岁起**,嬷嬷就开始对我各种暗示,十四岁时我来了月事……我心里很明白,明白地看到自己的将来*,我还坚持着我是男孩子*,只不过是不愿意屈服于那样的将来而已*?*!?br />
    太史阑点点头*,她也猜到容榕早已明白*,只是一直在装傻,一旦回复女身,她的青春也就结束了**。

    她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

    “可是我还是命不好?!比蓍庞械忝H坏氐?*,“我想要找到一个特别的,能带我飞出去的人。改变一辈子困死深宅大院的命运***。我遇见了你,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能*,哪怕你是个女人**,但你可以改变我的命运*。所以我不管你是哥哥的女人*,也不管我自己也是个女人*,死皮赖脸地缠上你***,心里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其实还是没指望*,但是我丢不下**,因为除了你,我再见不到任何可以给我机会的人了**?*!?br />
    “你走了,我也跟着来了,从这点上来说*,你还是给了我机会*。然后我遇见世涛……”

    她忽然顿住了**。

    太史阑看着她娇俏的*,却隐隐聚着愁绪的侧影。既然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女孩*,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么她对世涛就不是一时兴趣**,她是真正想将自己的一生*,拴在这个年轻却又注定要高飞的少年身上*。

    “我说我命不好*?*!彼谌沃馗吹?*,“我总是喜欢错了人**。上一次*,我喜欢了我的嫂子*,这一次**,我喜欢的人*,还是喜欢我嫂子*?*!?br />
    ------题外话------

    以为今天能写到太史阑发作了临产的*,结果还是没写到。

    另外*,我应该是**,一只,亲妈。嚎叫得太早的*,小心将来赔我月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五章 三角关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5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五章 三角关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