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生产前夕

    太史阑却依旧平静,闭目算了一下日期,道:“给天纪军下帖子*,明日宴请天纪少帅纪连城&,谈谈精兵营驻地不妥的事情&?!?br />
    苏亚怔了怔,这时候请客&?

    “大人,纪连城不会赴您的宴……”

    “要的就是他不赴?*&*!碧防黄乘谎?,“我现在职级在他之上*,我的邀请,他不赴,也得派个代表,你猜他会派谁?”

    “邰将军!”

    “是极?*!碧防坏?,“我担心大战一开始,纪连城会给世涛下些让他为难的命令&,我不能让世涛孤注一掷&^。明日我宴请他,然后故作翻脸^,先扣留了他&。战事过半大局底定再安排他逃出。一来他可以避免某些难办的命令,二来他能从我手中逃出,将来自会得天纪军敬重佩服*。三来他这算是又为纪连城挡灾,纪连城只有更感激他^。四来^,东堂军队已经逼到黑水峪*&,离此地不过一日半的水路*,如果此时城中得知消息,必然恐慌^*。城中应该有人已经得到消息^,只是未必能确定,我在这时候还在开宴^^^,可以让人心先定下来^,以免生出事端?!?br />
    苏亚神情佩服^,“大人,您越来越像国公了^!”

    太史阑一笑,“近墨者黑&^?^!?br />
    众人原本有几分激动^,更有几分紧张^,此刻看她冷静如常,心也慢慢定了下来。

    苏亚领命出去。

    “寻欢^,你和沈梅花速回援海大营*,跨海营准备出战,拦海营布置从黑水峪到蓝湾这一线的海防*。定海营随时增援**?!?br />
    “是&?!?br />
    “杨成,你和薛暮辛前往苍阑营^?!碧防坏?*&,“负责两营讯息传递**,以及紧急状态下的人员调拨,必要的时候征收当地士绅民船事务^?!?br />
    杨成却在犹豫*&^,“总督,我们都走了*,苏亚近两日也要奔走各军传递命令&,你身边谁来照顾?”

    “不是还有你老婆嘛&,再说我们也有准备&,早已万无一失*?!碧防晃匏降鼗踊邮?,“军令如山,再拖延一刻^^,就打板子?!?br />
    杨成等人只得离开,太史阑眼看他们离去^,眉头微微一皱^&*,慢慢扶着腰坐下来^^^。

    看样子真的要生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仗,果然在最要命的时候打响了。

    又或者这仗本来就选好了时机&?莫非有人将她怀孕的事泄露了出去&^?太史阑皱起眉*。知道她怀孕的人,不多^,却也不少&。二五营这一批同生共死的亲信^^,火虎&,于定,雷元,都是知道的。

    都是一路相随的亲信&,陪她经历风雨的同伴^。她就任总督之后,家大业大,需要众多帮手&,这些人就不可避免地成为她的小团体核心,她必须给予信任和接近。她身子日重不能随意出门&*,事情都是交托给他们,她不见别人,却不能不见他们,有些事不能瞒也瞒不了。

    这些都是她的兄弟姐妹,她怀疑谁都不愿意怀疑他们*。也许是自己怀孕征象明显,被人无意中发现了吧&。

    虽然她这样解释^,但心中终究有些不安*,所以刚才听见所以刚才听见东堂开战的消息^,有句到了嘴边的话便没有说出来——本来她是准备带众人去看她准备待产的密室的。

    为了防备生产正临着战争,她听从史小翠的建议^,趁总督府扩建的时候*,不动声色挖了地下密室&,昨日已经完工,今日还有些收尾平整的工作。

    “总督*?!笔沸〈涞哪源搅私?&,“那屋子完工了*,明日扩建工程也将完工,您要不要去看看?”

    太史阑最近不出二门*,自然不是去看扩建的大院子,而是指这个密室。

    太史阑想了想&*,点点头**,史小翠给她在袍子外披了件披风,这样便看不出她身形的臃肿&。

    两人正要离开^*,忽然头顶砰一声响&&^,史小翠纵身出外*^,只看见一抹影子一闪不见,她跃上屋顶*,看见屋顶上放着一个箱子*。

    史小翠把箱子搬下来*,就要打开&*,太史阑手一拦,道:“小心些?!痹对兜赜弥窀吞艨薧,当然^*&,没有炸弹没有烟雾,箱子很安静地放在地上。

    太史阑心中暗笑自己草木皆兵^,走了过去*,一眼看见最上面一封信&*&^,白纸黑字,写着“李扶舟字呈太史总督足下*?**!?br />
    太史阑一怔——李扶舟派人送来的?

    她一时有些恍惚,当日乾坤殿前一别*,李扶舟就武帝位闭死关^^&,从此再没能见到他,她这些日子忙碌纷繁*,也似乎将他忘记*,然而此刻看见他的笔迹,心中依旧不禁微微一揪,忍不住想起那日大殿深黑&,而他红衣如血^,掩一抹苍白的笑容*&。

    不过一场变乱^^^,仿佛那个春日杨柳下的和煦微笑^,便已是前生^。

    她慢慢展开信&,信却写得简单&,只寥寥几个字&,说箱中物事,各有妙用,知她身在静海,树敌众多,特赠以为应敌之用。

    她简单看了一下*,有个小箱子里都是刀*&,柳叶一样的薄刀*,薄如蝉翼,轻巧透亮^,她想起容楚似乎用过这样的刀,这刀有点像现代做精密手术的手术刀*&,非常锋利*。

    里头还有一些特殊的线&,似乎动物筋脉制成&,有标签注明说受伤后以此物缝补伤口,几乎不留伤痕^。

    另外还有几瓶极好的金创药和内伤药&,甚至还有一瓶“沸麻”&,标签上说是乾坤山独有的草药制成&,效用可令人感觉麻痹而不伤身体,可以用来治伤,也可以用来害人*,因为这东西不小心用多了人会变傻子。太史阑觉得这或者就是麻药的效果。

    基本上都是江湖人士需求的珍宝&^,关键时刻可救命的那种^,对她也很适用*。

    太史阑一一看过,默默无语^&^&。心想李扶舟在这种时候千里迢迢命人送来这些东西,是巧合还是他知道了什么&^?

    她把玩半晌,将东西原样收好^,道:“都是好东西。正好咱们要去看密室,就顺带拿去放那里吧&?!笔沸〈浣渥幽昧?&,陪她一路过去*。

    密室并没有连着她的卧室,反而超乎常规,把入口设在了议事厅的夹墙下&。当然她的房间也有入口*,但房间的入口下去,会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室^&,只有推开空室的墙&,才有密道往密室去。这是太史阑的亲自设计*,为的就是万一有意外可以迷惑敌人,一般人都会认为密室入口在房间,找到入口进去后发现是空房间,也会认为人已经离开,不会再想到推那座墙*。

    那墙也是伪装过的,看上去就像没有经过开挖建造的地下土石&。

    为了保密*,密道和密室分为三段*&,由三批工人负责开挖,除了太史阑和史小翠*,没有谁能完全掌握这密道设置^。

    史小翠扶着太史阑出去,在到达议事厅的时候,太史阑正看见于定带着一批工人,从院子的另一头过去,史小翠道:“我和于定雷元各自负责一段^,现在这段想必于定已经弄好了?!?br />
    太史阑目光却落在那批工人身上^*,道:“都很矮小?!?br />
    “挖地道需要身形轻捷瘦小的人^^?!笔沸〈浣馐?。

    “怎么还有个微瘸的?”太史阑看着其中一个浑身泥水的瘦小少年。

    史小翠看了一下*,“哦^,这人我也问过,管事的说是个逃荒的,险些饿死在路边,想着您说过^,要尽量给衣食无着的人安排出路*,就留下来了。这人虽然有点残疾,身形倒还灵便*,地底挖地道走路不多,倒不碍事&&^?&!庇值繼^&*,“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挖的方向也分成两段&^,一部分从那边挖进来,一部分从这边挖过去,那边挖进来的不知道入口在哪里,这边挖进去的也不知道出口通向何处&。如此便妥帖了&?*&!?br />
    太史阑知道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极难^,在地上找两个点&,和在地下找两个点不是一回事,必须要有一些奇妙的办法才能确定两端的人能挖到一起去*&,想必杨成那边也提供了一些藏宗秘术。她拍了拍史小翠的手,道:“难为你了!?br />
    史小翠笑了笑^*,无意识地道:“如此&*,真正知道密道全程的就只有我&,我忽然觉得好大的责任……”

    太史阑心中一动,转脸看她*^,道:“小翠*,府中人其实都是可信的。先前我还打算带大家都去看看密道来着&*。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大家也可以避入密道&&?!?br />
    史小翠犹豫了一下*,道:“大人好心**。只不过这密道太要紧&,暂时还是先别说吧^?!?br />
    太史阑心中微微一惊——她不会是知道什么吧?不过她如果知道,又怎么会不和自己说^^?

    她看看史小翠神色*,倒也没什么异常,有些话也不能随便开口问**,只好将心思搁下&&。

    两人进入议事厅&,厅隔壁就是一间用来待客的饭厅,在议事厅和这饭厅之间的墙前案几上&,放着一座做工精巧的南洋黄铜钟。这东西在丽京或许稀罕,在静海*,却几乎是所有富户家家必备的装饰品^,普通到没有人会多看一眼*。

    史小翠走到那钟旁**,打开水晶玻璃盖子*,探手进去,拨动指针&,到正午十二时&,轧轧一阵响^,案几移开^,现出门户。那案几仔细看,是和墙壁连在一起的。

    这设计倒是精巧*,太史阑赞许地点点头^。

    “只有拨到位置才能打开?!笔沸〈涞繼,“否则就算砸坏案几和钟都无用?!?br />
    “谁想出来的^^?”太史阑单手托腮&^,表情玩味。

    “您猜*?”史小翠眨眨眼睛^,笑容暧昧*。

    太史阑挑眉&*,不说话&&^,当先走了进去。

    还能是谁*?当然是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史小翠出身农家*,可想不出这样精巧的机关。

    进去是向下的阶梯,同样有机关设置。史小翠立在门边,伸手一扳*,第一第二级阶梯安然无事&,第三级阶梯射出向上的箭*,第七级阶梯翻倒*,第八级阶梯向下忽然都不见了。

    第七级阶梯翻倒时^,太史阑隐约看见底下有坑,闪着寒光,还还有蠕蠕的黑影。

    太史阑在摸下巴——很明显又是某人那种&&,喜欢将所有人反应都计算在内的连环计风格啊*。

    人在走地道时,会有下意识的戒备心理&^,前两级必然是小心防范**,第一第二级阶梯无事^^,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一般会就选择下去,但第三级出现了机关&,这机关能射杀一般蟊贼^,却未必能伤着高手,这时候高手必然要腾身而起&&&。

    太史阑瞧瞧头顶&&,头顶果然也设计过&,对应第三级阶梯向下,洞顶很低^,逼得人腾身而起也无法窜太高太远*&^,要么还是被射死,要么本事很大,能窜出去^,最多……嗯*^,应该就是在第七级阶梯上,这是个极限。

    高手按照计算落在了第七级^,这时候阶梯翻倒,要么落下去&,要么最后一搏窜出来,但是窜出来后……

    没阶梯了*。

    这时候经过三轮空中腾挪换气*,就算大罗金仙也无法再折腾,最后的结果还是掉下去。

    太史阑觉得,容楚害人真是天赋异禀,风标独具^。

    “大人想必已经看出这机关的厉害之处。真难为国公*&^,从何处想来*^?*^!笔沸〈湫Φ?,“不过这机关还有一处奇特处^,您定然想不到?*!?br />
    “嗯?”

    “这机关是逢单数开启的*?^*!笔沸〈涞?,“我们第一次来&&^,它启动。第二次*,它不动^。第三次,启动^^,第四次*,不动,以此类推&*?!?br />
    太史阑怔了怔&,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机关,容楚果然将什么情形都推测到了。

    密室造好&,她必然是第一个来查看的&,所以第一次启动。密室为了保密^^,不能随便开启*,下次开启的时候,必然就是需要使用的紧急关键时刻,这时候如果还有机关,会耽误太史阑下密室生产的时间*&,所以这次不启动^^。而如果真的有人能追下来&,那就是第三次进入密室,这时候机关启动*,将追兵刺杀*^。

    史小翠目光闪动——好厉害的晋国公&,心思细密算无遗策**,做他的敌人真是倒霉催的&。

    等到台阶全部回复正常*&,史小翠扶太史阑下去*&,一边走一边道:“台阶全是麻石^。国公吩咐*,不用任何比较滑的石料,以免地下潮湿,石块滑脚伤了您*?!?br />
    “哪里就那么容易滑脚,他这心思也操得过甚?!碧防灰⊥?。

    史小翠悄悄笑&。听出太史阑看似责怪,心情却不错&^。

    “这有什么?我还觉得国公做得不够呢^^?!彼室獾?,“您快要生产了,这是何等大事?他却不能陪在您身边^,就凭这点^^,他就亏欠您一辈子,做什么都应该!”

    “话不能这么说?!碧防灰⊥?,“这是不可抗力,非他所愿&。如果可以,他比谁都更希望此刻在我身边&。他现在做的事,也是为我,为孩子,为全家的生存和性命努力,如何能怪他?”

    “唉&?!笔沸〈渥澳W餮酒?,“世人都说您强横霸道^,不讲道理**,真该让他们来听听您这话?!?br />
    “他们没说错?*!碧防坏?,“我的讲理和体贴*,只给了一个人而已&?&!?br />
    “国公遇见您&,真是他的幸运?!笔沸〈溆芍愿刑?。

    “不&!碧防宦蛳伦?&,“遇见他^^&,才是我一生之幸?!?br />
    她步伐缓慢*,于无人处唇角现淡淡微笑。

    这话之前她没想过,但说出口却觉无比自然。往事在这一瞬间回溯&,她真心觉得,和他的相遇&,是老天对她的补偿&。将她前半生所欠缺的理解和温暖,一股脑儿地补偿了她。

    爱上他*,并不因为那绮年玉貌*&,荣华权势&^,而是他给予的理解和成全&*。

    扶舟对她的爱,横贯了往昔的痛苦。他的拥抱永远空缺一块,给不了她全部。

    司空昱对她的爱,是一种奇特的移情&^。从失望到迷恋^*,他的眼眸里&,也始终倒映一个南齐女子的影子&。何况他内心里^,从未真正赞成过她的风格和道路&,所有的接受,被动无奈^。

    只有容楚,全新接纳,真心欣赏。

    就如她惊世骇俗始乱终弃*,扶舟会拒绝*,一定要等到洞房花烛那日;司空昱也许不会拒绝&,但会在事后一定绑她回身边。

    只有容楚,容这世间颠倒痛楚&。她做了*^,他接受&^,容她将他占有^,再不理而去&。予她自由*,为心愿和理想飞翔。

    为此他接受丽京贵族背后的讥嘲讽刺,坦然自若^,从不对她有一句怨言&。

    太史阑唇角笑意朦胧*^,在油灯掩映下温柔醇和&,史小翠立在一边默默注视着她,心想她终究是变了。

    初见时的全然冷漠锋锐*,到如今终见宽容明亮。

    虽然只是仅仅给予部分人的一面*,但那已经是她的救赎和幸福。

    史小翠也笑起来,道:“得,得*。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人都说一样的话。算我知道你们心有灵犀^,天生一对^,成了吧?”

    太史阑瞥她一眼*&,哼了一声*。

    下了阶梯&^,太史阑眼前一亮*,眼前的景色,竟然像个后花园一样&^,地面铺了砖,四面嵌了贝壳珍珠灯,光泽柔和如白日&&,顺墙一边都是喜阴的绿色植物,植物间安置着原木桌椅,营造出花园小径一般的感觉。

    “国公关照的?!笔沸〈湫Φ?,“说是地下感觉太阴暗压抑,对你和孩子不好,如今弄成这样,你看着也舒服些?!?br />
    “只怕到时候谁也没心情欣赏?*!碧防怀冻蹲旖?,漫步过小径*^,对面就是密室*,分为两间^,左边一间是产房,铜墙铁壁一样的产房*&^,也是机关处处,总控开关在门边,这个产房的机关不分单次双次&,人工开启^。右边一间是杂物间,放着备用的被褥被单锅盆食物,还有一个炉子,安排了专门的对地面的烟道。

    产房后面就是密道,密道不算短&,中间还有分叉,三条道路摆在眼前&,史小翠对她笑&,“再考考你们的心有灵犀&^,你猜是哪条道?”

    太史阑想也不想,“第四条?!?br />
    史小翠一怔,笑起来,“服了&^!”

    太史阑嘴角一撇。容楚和她&*,思维一向是不走常规的&,都在三条道中选*,他就一定会来第四条&*&。

    史小翠手在墙壁上一扣*&,看起来很自然的土墙打开,墙后果然是第四条密道。

    “让他们在三条密道里找死吧?!笔沸〈浜呛切?。

    太史阑打开产房的门,屋子里十分干净整洁,竟然是和她卧室里一样的布置,连床的位置,床上的被褥都一模一样。

    “国公说^^&^,在熟悉的环境里生产*,比较有利^?^!?br />
    “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懂这些?”太史阑疑问&*&*。

    “哦,杨成说,赵十四告诉他,国公请教了好多千金国手&&^,学习了好久**&。前阵子送来的那个养生指南,其实就是孕妇生产及调养指南&,也是他亲手写的&&?!?br />
    太史阑咕哝一声,“婆妈&^?&!?br />
    “估计等您生了,育儿指南也要送来了&&?^!?br />
    “这个他是该学学^,”太史阑道&,“孩子的成长也该有父亲的参与&^?!?br />
    “您打算把孩子送回丽京?”史小翠一怔,她知道这不是一般母亲舍得做出的决定。

    “到时候看?!碧防坏故俏匏降哪Q?,左顾右盼*,看着黑黝黝的暗室&,忽然问:“我要你准备的那东西准备好没?”

    史小翠眨了眨眼&,神色有点古怪*,道:“准备好了?*&!?br />
    一阵风过,油灯摇晃*^,在墙壁上打下黄惨惨的光,史小翠打个寒噤*&,抱住双臂道:“大人您能不能不要在这里提这事*&?怪怕人的?!?br />
    太史阑笑了笑^。

    “再说……”史小翠有点犹豫*,“万一真在这里生产^^&,那东西放进来*,不吉利吧……”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百无禁忌?!碧防晃匏降卮?^。

    史小翠挑挑眉*&*,想想也是^,太史阑还有什么镇不住的?

    太史阑命史小翠将李扶舟送来的箱子*,放到杂物间里去,从密道走一截路^,经过一个空室,再出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整个密道设计,两边对称,横贯半个府邸&。

    太史阑对密道表示满意^,这样精密的设计&*,实在没什么好挑剔的,再有什么意外,那只能说是天意^。

    她走了一阵*,觉得有点不适**&^,便上床去睡了。

    战争虽然已经打响^,但她现在也不能亲身上阵,她之前对海防已经做过周密安排,就算东堂出现得突然^,很可能在海中老手的指引下&,冒险绕了常人不去的天南礁群,才能这么快出现在静海近海,但短期之内,也不可能就打上静海城。

    该吃吃**,该睡睡,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虽然苍阑建军不久*&,但援海大营的主力可是水军,训练了也有两三年,该是拿出来练练的时候了^。

    苍阑军之后也要上战场,刀炼出来就是用来砍人的&,这正是磨刀的好时机^,太史阑不心疼*。

    睡了一觉,梦里海涛起伏^,战船炮火相接&。身子悠悠晃晃似在船中*,她夜半而醒&,出了一身微汗&*,感觉到肚子沉沉的,直觉告诉她*&^,虽然预产期还有一周,但可能就在这一两天了&。

    天快亮的时候^,她起来洗漱,叫来大夫把脉&*,大夫说尚好,只是把脉时神情有些犹豫,但太史阑问他*,他又不说,只说安心待产便好。

    大夫出门时&,伸出两个指头比了比^*,却又不确定地摇摇头,咕哝道:“还是等到时候看吧……”

    几个稳婆和伺候的嬷嬷都睡在她院子里^,早早等候在隔壁^,太史阑没让别人伺候^,直接让她们进来,喝了点粥*,忽然道:“我估计就在这一两天要发作&,你们谁今夜睡在我屋内*?”

    嬷嬷稳婆们神色都一凛,太史阑一向不要人睡在自己屋内,今日这么说,说明确实已经快生产,而她临产时&&,在身边那个自然责任最大*^^。

    一个稳婆面现犹豫&^,一个稳婆在沉思^^&,一个稳婆已经迅速道:“老婆子愿意留在大人身边伺候?^!?br />
    在沉思的那个稳婆&,隔了一会才道:“大人身边应该多几个人贴身伺候才对,如果大人不介意^,老婆子也在大人屋内伺候,并现在开始准备?!?br />
    太史阑点点头*,示意众人出去&,众人莫名其妙出去后,她才命史小翠进来,道:“王婆子留下,睡在我屋内,生产时以她为主^。刘婆子做副手。李婆子打发出去&,不需要她插手&?!?br />
    王婆子是最后说话的那个,刘婆子是最先表态的那个,李婆子是犹豫的那个。

    史小翠毫不犹豫照办,三个婆子对这样的安排很愕然,但也接受了^。史小翠回来和太史阑回报^^*,“王婆子谢了大人^,已经去安排用具,说一定不辜负大人看重*&。刘婆子没说什么&。李婆子住到外院&,表情不太好看?!?br />
    在太史阑生产前,这些下人一步也不许出府门*。

    太史阑慢慢喝着枣茶^*,道:“稳婆不是越多越好,多了*&,各自顾忌^,都怕承担责任,在紧急时刻反而没人敢出手。必须要订个主事人&^。所以我刚才试了试她们,李婆子是个不能担事的&,关键时候指望不着*;刘婆子性情急躁欠思量^,做主事人会坏事;只有王婆子*,稳重细密,可以一用?!?br />
    史小翠听了&&^,若有所悟,“这是识人之道^^,谢大人指点?!?br />
    太史阑垂眼喝茶。生产在即,不能不一切小心&,容楚如此殚精竭虑^,她自然也要花费心思为小包子的安全打算。另外也顺便教教身边人*,这些亲信将来都是要放出去做将军的,必须有独当一面^,用人识人之能。

    “天纪那边有回复没有?”她问。

    “纪连城果然回绝了*,说身体违和,特派新任精兵营副将邰世涛前来和大人商议^^?!?br />
    “好。见面地点就在前院议事厅&&?^!?br />
    “是*?&!?br />
    不多久于定来报,天纪军邰副将求见。

    太史阑穿上宽大的袍子坐上软轿出后院&^,接近议事厅的时候**&,下轿步行&,老远看见前厅一排士兵全副武装,姿态笔直*,杀气腾腾地站成一行,他们对面则是自己的护卫^,也是全副披挂,面无表情,凝神戒备的姿态&。

    双方目光相遇,噼里啪啦似有火花。

    太史阑远远地笑了笑。

    天纪军和援海军不和,现在已经是整个静海城都知道的事情^^。太史阑抢了天纪军仅次于精兵营的三大营,安排海防时^,还勒令天纪军迁出近海海岸^&^。众人都认为,如果不是天纪少帅纪连城病重,两军早已打了起来^^。两军士兵偶有碰见,多半剑拔弩张*。

    不过太史阑笑的不是这个&。她笑的是她看见士兵队伍里很有几个脸熟的,当初她去天纪军营里送粮时,曾经见过。

    那时这些人隔墙*,嘲笑侮辱邰世涛^,那时候邰世涛赤脚裸背洗粪桶^,被冷水冲得一身污脏&^。

    现在他们还是精兵营的兵,邰世涛却已经是精兵营的总管,当日他们嘲笑侮辱的罪囚营士兵^^,如今是他们要盺;さ慕?。

    这世事&&,只要敢做敢想&,没什么不可能^^。

    太史阑心情欣慰&,远远瞟了那些士兵一眼,从侧门进了议事厅&。

    邰世涛笔直地坐在厅内,身边还有一个将领模样的男子^,看见太史阑进来^,邰世涛条件反射就要跳起来,随即发现身边还有人,立即坐稳了屁股,等太史阑进来坐定,才慢慢站起,不卑不亢一拱手,“天纪副将邰世涛^^,见过总督大人*?^!?br />
    那将军也通报了,是精兵营的两位参将之一。

    太史阑瞄了一眼那将军*,不确定这人的到来,是纪连城不放心邰世涛呢*&,还是关心邰世涛派来?;に?*&?

    她请两人喝茶,眼神远远地掠过去^,邰世涛也在低头喝茶,手指微微一动,示意无妨。

    太史阑收回目光,眼神微有笑意&,世涛是历练出来了。险恶的环境,向来最能逼出人的潜能^。

    因为彼此“关系不和”,且太史阑凶名在外**&^,一向宴无好宴&*。一个海天盛宴就把天纪军精锐大营给骗去*&,现在的请客又能有什么好事?所以两人都脊背绷紧,神情警惕^^,不敢漏过太史阑任何一句话&,那个参将*,连茶都不喝^,还不住给邰世涛使眼色&^^,让他也别喝*。

    邰世涛做出“不能太露痕迹,哪怕有毒也得做做样子”的眼神,他的参将感佩地仰望着副将大人。觉得副将大人的英勇果非吾辈能及&。

    太史阑坐在上头^,面前横个茶几^,正好挡住她的肚子,她在茶几上慢慢挑点心吃,开门见山就问到了精兵营驻地的事情,并直接表示要求精兵营换营地^。

    邰世涛回答得不卑不亢&,“移营是大事&,请容末将回去请示少帅^,再回复总督^&?!?br />
    这也是一个常见的拖字决^,太史阑阴沉着脸^,斜睨那个参将*,“听闻陈将军在精兵营,主管粮草军需和后勤军务事宜^,移营之事应该由你主办吧^?你对此有何建议?”

    那陈参将一怔,万万没想到太史阑竟然绕过自己的主官,问到他头上。耳听邰世涛冷哼一声,似乎十分不快*,心中紧张*,有心想不答,对面太史阑也冷哼一声&,似乎更不快^。

    陈参将抖了抖^,决定还是别太过得罪这静海最大地头蛇的好,小心翼翼地道:“末将也是听凭少帅和邰副将的指令行事……”

    “砰^?^!碧防缓鋈灰徽婆姆俗雷?*。

    两个人都惊得一抖,邰世涛下意识想站起来&,陈参将下意识想跪下去。

    “我枉自坐镇静海^,总揽军政!”太史阑柳眉倒竖,“什么人都敢来搪塞我*&!一个副将这么说,一个参将还是这么说,当我太史阑好欺负么&?”

    满室寂静*,垂头侍立者呼吸都不敢大声,暗暗为两个倒霉蛋哀悼,运气不好^,逢上总督暴躁期。也有人奇怪&^,太史阑虽然冷酷,但并不暴烈,看来今儿是来意不善,存心整治天纪军的将领了。

    外头士兵听见声音*&,眼睛都朝里面瞟。

    厅内两人愣了一瞬&,才明白太史阑怒什么,那陈参将看太史阑如此不讲理,忍不住来了火气*,振声道:“总督大人好生不讲理!天纪参将可不是您部下,我上有……”

    “赶出去!”太史阑大喝,“还敢咆哮我的议事厅!”

    护卫应声上来,拽着陈参将就往外走,陈参将怒极^,颤抖着手要去拔刀&,太史阑眼神锋利,立即冷笑&^,“好极&&!天纪将军,在我这援海元帅府拔刀相向**&,是纪连城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陈参将此时才醒悟她是故意找茬*,心中一惊,如被冷水泼下&,正犹豫不知如何是好,邰世涛已经霍然站起^,一边向太史阑抱拳,一边赶到他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道:“陈兄务必稍稍忍耐&^!若得罪了她^,你我生死还是小事^,被她寻着把柄为难少帅岂不麻烦^?还是暂避锋芒便是……”

    陈参将咬牙点头,担心地看了邰世涛一眼&,“将军*,那我趁势出去^,委屈您和这女疯子周旋了……”

    邰世涛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针尖一样,看得陈参将心中一冷*^,正莫名其妙间,已见邰世涛飞快低了头,一脸隐忍地道:“为少帅和我天纪声誉生存,这点个人荣辱算什么……”

    陈参将心想自己还是眼花,副将虽然年轻,但隐忍功夫当真己所不及&*,连连点头*^,一脸感动地出去了^,太史阑余怒未消,令人在他出门后,砰一声关上了门&。

    门一关*,厅堂内只剩了两人,抬头^,对望一眼&。

    太史阑抚着茶杯,忽然笑了。

    邰世涛眼睛一亮,有点贪婪地盯着她的笑容*,随即又低下头&^^,抹抹额头的汗&*&,苦笑道:“姐姐刚才突然发作&^,吓得我好苦……”

    “不如此怎么赶走你的跟屁虫?”太史阑扶着腰站起来,松松筋骨^&,“现在好了,咱们姐弟好好说说话?*&!?br />
    邰世涛一眼看过去^,一怔*,再看了一眼,忽然蹦了起来&。

    这小子这两年已经日渐沉稳,这般惊吓模样少有。太史阑停下*,斜眼睨着他&。

    “姐姐您……”邰世涛结结巴巴地指着她肚子*,“您您您……”

    ------题外话------

    写下这个标题我感觉好诡异*,真的没想过我的文里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情节,还发生在太史阑身上。

    嗯,攒到票的可以提前庆贺太史家包子诞生了。

    搔下巴^,提醒一下*&^,文中所有日期都是阴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54》,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五十四章 生产前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54并对凤倾天阑第五十四章 生产前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