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儿子?女儿?

    她冲过来时速度太快&,容楚也万万没想到,冷静淡定如太史阑*,居然也会有这么激烈的举动,一时惊住,他身后周八探头一瞧,叫声,“不好!”赶紧伸肘抵住他&,太史阑听见这一声&,忽然想起他伤筋动骨可别碰着他伤处,将将要撞进他怀中时赶紧一扭身,扭得甚不自然,以一种狗吃屎般的姿态栽进他怀里。

    容楚手一抄,将她抄住,搂住她的腰,笑道:“可别闪了?!?。

    太史阑听他语气异常,这才回忆起他进门时说的第一句话,愣了愣,眼光下意识向后飘去&,却哪里还有苏亚和周八的影子^?

    她扒着他肩头,心里闷闷的^,极度欢喜过后,担忧又涌了上来,看他这模样,是接到信了^,然后飞马回奔,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耽误事儿。

    “她告诉你的?”这个她指的是苏亚*。

    容楚不答,直直地瞧着她&,眼神充满新鲜以及不可思议,太史阑给他诡异的神情瞧得发毛,忍不住就想挡住肚子。容楚忽然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我的天,我一路走一路想,一路想一路走,可无论怎么想,还是想象不出你大肚子模样……这模样……这模样……”他盯着她已经鼓起的肚子,眼神灼灼,“……真是振聋发聩醍醐灌顶……”

    “我看你是语无伦次濒临失常?!碧防幻亲?,“就当饭吃多了吧!别尽顾着发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br />
    容楚抱起她往床边走*,挑眉道:“你也太小瞧我了。之前我一直忙碌,回去路上有了空闲,将事情又想了想,便觉得不对劲。我记得你给过我信,说甚是想念景泰蓝,好端端的你说这个做什么?你是暗示孩子的事吧?柜子里你用的内衣,尺码似乎也大了些*,这样我要猜不出来,何德何能做你夫君^?”

    太史阑眉毛也挑了起来,“你翻我衣柜?”

    容楚面不改色,“没衣裳换&,想借你一件衣裳穿而已*。你把那东西就那么大剌剌挂在那里,我想不瞧见都不行?!?br />
    太史阑懒得听他鬼扯,她的男装他穿得上&?

    身子一沉^,容楚已经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伸手拖过凳子坐下来&,太史阑伸手去摸他的腿^,道:“你的伤……”

    “嘘?!比莩种甘诖奖?,“别急,现在还没到摸我的时候?!?br />
    太史阑瞪他一眼^,容楚却不笑,一本正经地将手搁在她腹上,不说话&。

    太史阑莫名其妙看着他,不明白这家伙忽然装起正经来是要做什么*。眼神触及他凌乱的发丝,眼下的青黑,心中忽然一软,抬起手,轻轻覆在他手背上。

    手刚搁上去,就感觉到他的手指微颤,胸口也似在急速起伏,太史阑心中也一颤,抓紧了他的手指,只觉得他的手指触骨冰凉,掌心却一团热。

    她知他此刻心潮起伏*,却不愿显露太多情绪,又或者只想将这一刻静谧神秘的体验,在内心深处静静留存体味。她也静默着&,为他留一份祥和的纪念。

    容楚微微闭目^,感受指下微微起伏,之前他接到消息,惊讶、狂喜、疑惑、不安……种种情绪太复杂,那一刻习惯深思熟虑而后行的他,脑中竟然一片空白,完全凭直觉和冲动下车换马,一路急行,只有一个念头要赶紧赶回*。

    太过狂喜太过意外,以至于他这么多年稳定的情绪,在这一日夜里起伏澎湃,被那重大消息的海浪,一波波冲过堤岸,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激越,热血得像个少年,这一路上,要见她的迫切感受占据全部脑海,他想知道她好不好,怀孕是否辛苦,大着肚子主持静海出生入死又是怎么熬过来的,甚至来不及去细细想那个孩子的存在,然而当他的手按上那生命之源,心忽然便一抽^,才惊觉,有些人生里最重大的改变,发生了。那一片柔软之下^,是他的孩子,是他的骨血,是他和所爱的女子的生命延续。那个小东西,在他懵懂未知时着床,无声成长,再过五个月呱呱坠地^,一声啼哭,满了他一生夙愿。

    所爱的女子,共同的孩子,美满的家。

    到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心中满满湿润*,似有什么要溢出,充盈在这一刻的温暖里。

    华灯荧荧*,暖风如水,微黄的灯光下&,男子的长发垂下&,修长的手指轻轻,宛如抚摸一个盛放在琉璃瓶里的美丽的梦,女子的笑容轻轻,凝视他的眼神,也是一抹从琉璃瓶里^,蹑足而出的梦。

    这一幕的剪影倒映窗上,亦美若梦幻。

    良久,容楚发出一声长吁,似乎终于平静了下来。

    他眼睛亮亮的,似盛着一汪秋水,太史阑看得目不转睛,觉得容楚此刻真是美貌不可方物。

    “小东西?!彼崆岬氐?,“你爹险些就错过了你?!?br />
    太史阑听得心中一酸,很觉过意不去,也低头对肚子道:“小东西,这事儿怨你娘,她有心不让你爹知道你来了,这是她的自私*!?br />
    “小东西*?!比莩远亲铀?,“你娘虽然不是好东西,又霸道又凶狠,又冷淡又无情,带着你弃夫离家,跑远路走长途&,杀人放火抢劫使坏什么都做……”

    太史阑竖起眉毛——有你这么胎教的?

    “……不过这事儿上可真不算她自私?!比莩⒓葱σ饕骰胺嬉蛔?,“她初到静海*,四面楚歌,敌人林立,举步维艰&,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她,不知道多少陷阱等着她,她为了?;つ惚*;つ愕?,不得不把你守得紧一点。让你错失了早早见到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爹的机会,你要原谅她*?!?br />
    太史阑眉头一半高一半低,不晓得是该笑还是该骂或者该感动,这家伙诚然善解人意,给予她十足理解,一开始听得她心潮翻涌险些热泪盈眶^,可听着听着,咋觉得颠来倒去充满违和感呢?

    她低头对包子道:“你记住,你爹的话以后你只能听一半,听前面那一半,好的那一半?!?br />
    “你娘的话你也只能听一半?!比莩园友朴?,“你娘不是个好的^,以后可能还要剥夺我许多权利,为免你受了荼毒,你记得只需听她说我好的那一半^?!?br />
    太史阑吸吸鼻子^,将他一拉,“行了!你怨我就直说,和孩子叽咕什么!”

    容楚抬起眼,定定地瞧着她,他这眼神瞧得太史阑心发虚,却还瞪着眼睛和他对视,容楚蓦然张开双臂,搂住了她。

    他搂得如此用力*,以至于太史阑听见自己肩骨格地一响&,但他仍旧小心地避开了她的肚子。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的头埋在她肩上,声音咕咕哝哝。

    “我竟不知你怀孕出走*!”

    “你怀着他,竟然还杀?;?,立刑场,办海天宴,落海,杀人!”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让我知道他的存在?十个月?出生?满月^?周岁^?你是不是打算这些重要的日子*,让我都缺席?”

    “太史阑,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以至于你撕裂老天,也要过来荼毒我*?!?br />
    太史阑噗地一声险些喷出来——容楚撒娇真是让她吃不消&。

    这家伙似乎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也似乎累得很了&,今晚很有些不同*,先前还端着稳着,似乎怕惊吓了她或者孩子,渐渐便有些疯癫,一边骂她*,一边双手在她肚子上摸来摸去,似乎很想把那小东西摸醒,好和他打个招呼^。

    “喂……”太史阑给他搂得快要窒息,气喘吁吁推他,“你不是说要原谅我的?”

    “我那只是说给孩子听而已?!比莩碇逼车卮館,“总不能他还没生下来*,就对你这个娘存了坏印象*。你已经够对不起他了,人家怀着孩子,那是吟诗绘画赏花看月^,你呢?杀人放火抢劫灭门&??闪夷呛⒆?,出来了得是个什么样儿……”

    “人样儿!”太史阑眉毛竖起&,“生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没点煞气怎么存活^?我这是因时制宜地提前熏陶,他将来只有感谢我的!”

    “一个女儿家,要什么煞气?有你不就够了?”容楚完全不以为然。

    “儿子?!碧防桓硬灰晕籢,“我觉得是个儿子,也必须是个儿子?!?br />
    “女儿!比莩蝗葜靡蒦,“我想要女儿很久了,我们府里想要女孩儿也很久了。容家男丁太多,第二代第三代还是男孩儿多,长孙次孙都已经一大堆了。融融虽然是女孩儿,但从小也当男儿养大,着实令人想不起她是女的。容府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女儿!”

    太史阑想着那更不行*,那这个唯一的女宝贝岂不是要给他们玩疯?

    “儿子&?!彼晕腋芯跽庖惶ソ崾道喂蘜,应该是个儿子,才这么健壮强大。

    容楚挑起眉,认真凝视她半晌,道:“你急什么,多生几个岂不是男女双全?”

    太史阑想想,“也好,好歹生两个,小崽子让他们自己玩去^,省得来粘我&?!?br />
    “粘我就可以了&?!比莩氐繼,“反正大家一样,都是被嫌弃的那种?!?br />
    太史阑一听就知道某人又开始傲娇了^,颇有些头痛地赶紧转移话题,“那个,你说婴儿房什么颜色好?”

    “布置在哪里?”某人很警觉地立即提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太史阑险些咬到舌头——这个问题提得不成功!

    “呃,一边一个,一边一个?!彼蹲糯浇?,做殷勤状*,“多布置几个,他都用得着?!?br />
    “粉色*?!比莩抖そ靥氐?,“全部是粉色,改日我让人去打小床^,用江南行省的飞霞罗制全套的床褥被帐来,床应该打多大^?”他瞄瞄太史阑的肚子*,似乎对孩子的尺寸很有些吃不准*,双手比来比去^,“这么大?……或者这么大^?”

    “这么大只够睡只猫?!碧防恢迕?,“还有这颜色……粉色?太女气了。蓝色好^,沉稳,冷静,看着也清爽。江南行省的飞霞罗是贡品,一匹价值千金,拿来做床单被帐?你不怕雷劈了你?质料软和点的葛罗布就行了,男孩子要穷养*,不用这么娇惯?!?br />
    “女孩儿自然要富养^?!比莩裾裼写?,“你好像也说过,女孩儿应该让她从小见惯世面,长大了也不会被人家一碗鸭血汤就骗了去*?!?br />
    太史阑瞄他一眼——行了^,话题又转回男孩女孩的根本纷争上去了。

    她倒不信了^,容楚次次占上风*,这事儿他也能占上风?

    “该给她请个什么老师呢^?朝中那些夫子学问虽然好,但过于迂腐,我看你不会喜欢,也会教呆了我聪明伶俐的女儿。平常人家的师傅也不行,没那么深入骨髓的好教养,不够给她树立榜样……”容楚又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上去了,皱眉思索半晌,单拳击在掌心,“慕丹佩进宫了^,已经封为三品御前女官,将来是要做大女官的&。我看她不错,文武双全^,为人又大气*,有教养又旷达,真真最合适不过^?!?br />
    太史阑还是第一次听容楚这么一连串地夸一个人,对方还是个女子,还是个对他有意思的女子,木着脸,眼角斜斜飞着,“我也觉得她很好?!?br />
    “是极,当不会教坏我们的女儿?!比莩苈獾哪Q?。

    “她进宫了,想必和你见面机会不少&?”

    “是极^?!比莩σ饕?,“不然哪能注意到她?最近瞧着*,着实不错?!?br />
    太史阑又斜瞄他一眼,不说话了,心里盘算下封信要不要建议景泰蓝,干脆立慕丹佩为皇后算了&。

    容楚也笑吟吟斜瞄她一眼——紧张吧*?紧张点好,最好紧张到一有空就回丽京查房。

    国公表示:欢迎太史总督随时查房^。

    ------题外话------

    ==

    我、真的*、是、一只、亲妈*。

    但有些亲^、真的、不是、亲读者啊啊啊*。

    先说知道包子就给票,知道包子了&,说见面了再给票,知道包子也见面了&,说二更再给票,知道包子也见面了也二更了*,是不是要说啪啪啪再给票?

    我擦,月票不是当逗猫棒用的。

    抠鼻,斜眼:莫挑战俺的耐性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8》,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八章 儿子?女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8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八章 儿子?女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