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去信通知

    “太史阑&&!”

    “总督&!”

    “大人&^!”

    ……

    有人慌乱如见毕生大敌,如那些地头蛇;有人惊喜似逢再生&,如苏亚等人。

    苏亚惊喜得眼底都似迸出了泪花&,喃喃道:“大人竟然在这里*!国公真乃神人也!”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太史阑竟然出现在海姑奶奶的战船上*。她现在不是应该在后头马车里吗?

    然而再不可置信,那般姿态&,那般神情*&^,那般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往往便是震撼的出手,不是太史阑是谁?

    海姑奶奶由人歪歪斜斜扶起*,听见这一句眼前一黑,向前一个踉跄。

    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半仰起头,勉力瞧着那背影^,眼神恨恶而绝望,亦带一丝茫然。

    竟是她引狼入室&^&,以敌为友^,竟是她以女作男&^&,芳心错付*!

    那身边冷峻沉静&,体态风流的绝世男儿&,竟然便是此行大敌,静海女总督!

    想着这一路筹谋*&^,都是在太史阑眼皮子底下算计着太史阑^,她一口血呕在喉间,险些堵塞呼吸。

    但此刻并不是愤怒的时刻*,她惶惶然看着那条船&。

    那片船头上*&,海鲨胸口爆出的两团青烟还未散去&,就被激射的血花冲开,他在船头微僵那么一刻^,身子晃了晃&,落船。

    他原本靠近船边,关心海姑奶奶身子前倾*,两枪过*,无力落水。

    太史阑看着他略显臃肿的身影直线下坠,眉头微微皱了皱&。

    “噗通”一声,巨响似响在每个人心上^^,海面上蔓延开一片微红*,转眼被浪涛卷去。

    “爹爹呀——”海姑奶奶又发出一声瘆人的惨呼。

    太史阑一回头,手中的枪已经转向她^。

    这一转,船上反应过来^,蠢蠢欲动的人们都僵住。

    太史阑没有立即说话^,她还在观察对面船*,眼角扫到对面船上几个人影,顿时一怔。

    纪连城正在船上,看似萎靡不振地由一个人背着,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两个人正用激动兴奋地眼神,悄悄将她望着。

    邰世涛,容榕!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海鲨船上&*,又怎么会凑到一起?

    太史阑瞬间想到一种可能,眼神里闪过犹豫。

    看见纪连城,她当然想杀了他^,但此刻众目睽睽之下,杀他实在是授人以柄。既然世涛和他在一起……

    太史阑对邰世涛使了个眼色,又远远地对苏亚做了个手势。她的手势只有苏亚等人能看懂,她们都一怔看向大船&*,暗中开始布置。在其余人眼里,不过是太史阑抬了抬手。

    做好布置,太史阑才居高临下,枪指着海姑奶奶*&,淡淡道:“下令^,开炮?!?br />
    海姑奶奶一怔,随即脸色大变*&,明白了她的意思——刚才她不知那船是父亲的&,已经下令炮口对准那船&,现在&,太史阑要她炮轰自己父亲的船。

    “不,我不——”她悍然大叫*,“你有种杀了我!别想要挟我&^*!”

    日光下她眸子血红&,满是不可商量的决然&^*。

    太史阑冷淡地瞧她一眼,忽然一抬手^^,一枪放到了二层。

    砰一声炸响&^,没什么洞穿力却杀伤力范围巨大的土火药子弹,顿时将二层一个控制窗口炸开,一个人带着伤洒着血,从上头跌下来^&,砰地摔在甲板上。

    “开炮,射箭*!”太史阑声音毫无波动,“我说一次,杀一人&!”

    控制弓弩和炮台的另有其人*,就在二层和三层的小控制室内,海姑奶奶不同意^,太史阑就直接找上这些人。

    生死之前^,谁不惜命?

    稍稍屏息的沉默之后,在海姑奶奶疯狂的“不!不!”嘶喊声中^^^,“轰*!”

    船身猛地一震,一团更大的火光在黑黝黝的炮口炸开,红色的火光裹着黑色的霾云&,瞬间落在对面船上,船体瞬间出现一个大洞^,木屑铁片纷飞,船身猛然一震,眼瞧着甲板上拿武器的人们身子急速地向后滚退,栽成一团,惊叫声求救声各种无意识的吼声……乱成一团^。

    两船原本就靠得极近,无论是弩箭还是炮口^,打上去都极准&,此时那船要挪动逃开都已经来不及,轰轰轰轰一阵急响,第一炮开过之后就是连炮&&,大船支离破碎迅速下沉**,船上人为求保命纷纷跳水&*,海面上到处漂着木块铁片杂物和……尸体&。

    岸上的苏亚等人策马奔走,不断大喝:“总督有令,清剿海鲨余孽!人人有责*!在场士绅武装团但凡出手相助者&,即日将为其请求朝廷恩赏*&!今日逃离、隐匿、助纣为虐^、暗中营救者,一经发现,以叛国罪连坐论处!”

    呆傻了半天的本地地头蛇们,今天聚到码头,本就是得了消息&&,来看看风向&,如果海鲨占上风,自然就此避走*^,如果总督赢面大,就扑上去狠狠咬那个敢搜刮他们家产的老海鲨一口,此刻听见这样的动员令&,心中大喜&,二话不说*,带人狠狠扑上&*,将那些跳海挣扎上码头的海鲨手下*,捉对了厮杀。

    船上船下^,乱成一片,太史阑只站在高处*,对那渐渐倾斜沉没的船又望了一眼^^,那一眼她只望了邰世涛^。

    船上人生死之间做鸟兽散&,纪连城身边只剩了一个邰世涛&,这刹那间他面色变幻^^&,似乎也在犹豫是杀他还是救他,随即他一抬头^^,隔着一条船的距离&,看见太史阑的眼神。

    欣慰^*、担忧&、欢喜、鼓励……

    他心中一动^,眼睛瞬间潮湿,却不肯多看她,迅速将纪连城背起来&^,顺着甲板跑下去。

    他已经明白了太史阑的意思——已经委屈了这么久,就该得到最该得到的,杀他已经不重要&,之后会有更阔的道路可行。

    容榕跟在他身后跑下去^^,却在下甲板之前*,再次扭头看了太史阑一眼*。

    她眼神复杂*,难以尽叙心中潮涌。

    她……她还是这么出色……

    每一面都夺尽人间风采*,集世间一切钟灵毓秀。令人向往崇敬,不能不以目光表达膜拜。

    所以她喜欢过她*^,崇拜着她,像稚鸟追逐天际高飞的鹰。

    所以哥哥爱他,爹爹在意她^*^,无数百姓爱她……乃至他……乃至他也爱着她&。

    若有一日她也如太史阑这般优秀&,他是不是会愿意为她回顾?或者她陪他一路血火一路前行&,他是不是会最终习惯了她的存在?

    她转头,看着前方邰世涛的背影,他将自己的仇人背在背上,灵巧地越过倾斜的甲板和慌乱的人群*,一路向下。

    他做一切,为了太史阑&^。她做一切^,为了他*&。

    天地定数&,相遇是缘*。

    不过是命。

    她咬咬牙&,跟随着邰世涛跑下去*^。

    ……

    海姑奶奶被手下扶着&&*&,怔怔地看着那沉没的船&*,被追杀的人们*&,惨呼和惊叫,鲜血和刀光,那生生上演在她眼前的地狱惨景&。那属于海鲨团的末日&。

    五艘船都和她一般静默^*,凛然看着这扬威之师^&,遮天蔽日而来*&,还未能正式踏上静海土地*,便折戟沉沙。

    甚至^,他们被迫调转枪口*,海上自戕**。

    只因为一个人,无声而又冷然地&,早早将羽翼的阴影笼罩在他们上方**,然后在最后一刻^,展现雪白带血的獠牙。

    海姑奶奶的身子一节节软了下去&,却还始终没倒。她忽然扭头&*,看向后面几艘船&。

    她还没输&!她主力未失&^,五艘船的人还在^,八十杆枪还在^!

    “儿郎们!”她一声尖叫*,“速速取枪!”

    此时船还未靠岸,码头的军队还没上船&,太史阑一个人没有千头万臂*,一双火枪无法控制所有人的行动^。

    她海姑奶奶虽然被枪指着,前头的属下不敢动,但后头还有不少人*,后舱还有火枪!

    八十支枪,不会敌不过她太史阑两支&&&&!当然^*,她悍然下令,太史阑会一枪打死她,可一枪打死她,太史阑也就无人挟制&&。这些船上老部下,会先将太史阑打成筛子,替她报仇^^*&&!

    海姑奶奶眼睛血红,披头散发*,狞恶地盯着太史阑^,等着自己的死亡*,也等到下一刻太史阑的死亡。

    拼了自己一条命,换太史阑一条命,在她看来^,值得&^&^。

    太史阑只是淡淡冷冷地瞧着她,没情绪,没感觉^,好像她下的那个命令,无关她自己的安危*。

    底下苏亚等人已经在安排小船&*,试图抢攻上船^,并不断射出火箭*,深红的火箭在海面上空连绵成一条深红的虹,又或者是被火烧热的巨大的双截棍,自下而上*,狠狠劈来*。

    后舱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搬动盒子的声音^,海姑奶奶嘴角露出一抹狞笑——火枪就陈放在后舱小室内,现在人手一枪&*,马上……

    然而响起了惊叫声。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这枪……这枪……”

    海姑奶奶心砰地一跳,也顾不得太史阑当前^^,霍然扭头*,便看见一张张惊惶的脸*,那些属下冲了出来&*,手中拿着火枪盒子,可盒子里……

    盒子里赫然是木棍&!

    海姑奶奶脑中也似挨了一闷棍,懵了。

    怎么会这样?

    这批火枪*^,藏在武器库和岛主后院的夹缝中&,是一个最隐秘的地方^。无论从武器库外门进入,还是从岛主后院夹墙进入&&,都不可能完全不被人发现。岛主后院这处夹墙前,日夜有亲信驻守,任何时候都不会完全无人看守。

    她在取枪之前^,确认过那后院夹墙处从无人进入^,确实也从未发生过任何可疑警示&*&,而外头武器库&*^,门上大门紧锁^,也从未打开过。

    那么,那八十支珍贵的火枪&,是怎么凭空换掉的*^&?

    此时已经来不及疑问,因为她又听到一个声音,从后面船上发出来的,这声音清朗好听,此刻听见却如梦魇^。

    那声音很清晰地道:“水市岛的兄弟们&*,想给自己挣日子的,就开始吧!”

    “啪啪啪&!”

    那声音刚落,便是一大片的砸东西声,主船上的人骇然回头*,就看见后船上那批水市岛的青壮年*,在船帮和甲板上,忽然都狠狠砸断了自己的随身船桨棍棒等物*,从中取出了……火枪&!

    八十多支黑黝黝的枪口^^,如八十双恶魔之眼,忽然出现在后船&&,狠狠盯住了前船和本船的人。

    所有人背心的汗毛&^&*,忽然都竖了起来。

    “放!”司空昱的声音毫不犹豫&。

    “啪*!”一个紧张的渔民*,动作在理智之前&,第一个扣动了扳机^。

    又是一团灿烂的星火&^,这一枪却因为不熟练和紧张打偏了,击在桅杆上,咔嚓一声&,降半帆&*。

    但这一声&^,也似一声警告的钟*,敲响了所有人的理智——这是真枪^!真枪已经到了水市渔民手中^*!大势已去——

    枪声尚未散去,所有人已经开始奔逃,后船之上&,人体撞着人体&,脚踏着脚,肩膀搡着肩膀*&*,在闻名丧胆的火器面前^,没有人敢有对阵的勇气,没人敢拿肉体之躯对对上那黑红色的烟火^,他们慌不择路,上下逃窜^,不断有人跳海逃生&,噗通之声不绝*,海面上绽开一朵一朵雪白的浪花。

    “啪啪啪啪啪啪&!”开了这个头&,枪声终于密集地响了起来&,这些渔民不擅使用火枪^,有人发抖没准头,有人走火伤自己*,更多的人闭着眼睛乱打,但只要乱打就够了**,在船上,那么点大地方^&,密集的纵横的火力造成的杀伤力难以估量^,无论是枪*,还是因枪恐慌造成的拥挤^^,都足以令全船崩溃^。

    辛小鱼尖叫着&,裹在人群中四处乱转,昏头昏脑冲到船边*,想要跳船逃生^,一个渔民发现了她^,二话不说抬手一枪**。

    “砰”那团火炸开在她肩头^,她浑身一震&,慢慢转身,一张脸被火药熏得乌黑&,嘴唇白得像雪,一群渔民看见她*,连打枪都忘记了^,倒提枪杆冲上去,将她围在中间*,枪杆子当船桨&,劈头盖脸地打下去。

    惨叫声渐渐湮灭&^,司空昱沉默转开眼。

    不必同情,自有因果。

    这是后船^,离主船靠得很近,一些打红了眼&&,终于忘记害怕的渔民^,开始对主船开枪*,主船上的人看见后船那一幕&&,早惊得魂飞天外,丢掉手中的烧火棍子,开始四处逃窜??志宓那樾饕坏┞泳筒豢墒帐?,转眼五艘船上的人都开始寻机逃生*,海面上似下了饺子*,翻滚着无数挣扎的人体*,再被驾驶小船赶上来的总督府军队和当地武装团俘虏。

    “太——史——阑——”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中终于绝望的海姑奶奶*^,忽然一声嘶吼&,挣脱护住她的人&*,一抬手&&,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一把小巧的南洋手枪^,狠狠按动扳机——

    太史阑眼睛一睁^,手霍然抬起*^。

    “啪*^?^!?br />
    一声脆响。

    青烟袅袅,黑光一闪&,船上船下^^&&,忽然一静&。

    一簇血花*,横射三尺,喷在甲板上&,瞬间被泥泞和污水*,洇染成一片混沌的胭脂色。

    海姑奶奶捂住胸口,那里一团黑红色,难以辨明是血肉还是火药的余痕**,她咽喉格格作响^,艰难地扭头^,看向身后。

    她身后&,司空昱从天而降&,青衫如舞^,手中一柄长杆火枪烟气未散*,深沉明丽的眸子里聚满星光,依旧的冷,远*^,璀璨又森凉。

    他看也没看海姑奶奶一眼^,眸子只盯着太史阑。

    太史阑触及他的眸光&,心中一跳,随即她忽然发现,立在桅杆中截的司空昱位置比她高*,手中火枪并没有因为杀了海姑奶奶而放下,黑黝黝的枪口&,竟然是……对着她的*^。

    虽然认为司空昱不会对她下手,但她脑海中忽然便掠过那夜密室里的火光……一阵警兆闪过,她毫不犹豫再次抬起枪口,对准了司空昱^。

    海风若啸,衣衫齐飞^,你来我往,持枪相对&。

    司空昱眼底忽然掠过一抹痛色*&。

    随即他开枪!

    一霎间太史阑似乎觉得他枪口微偏,但此刻她已经来不及多想,这一刻她能选择的也只有——开枪!

    “啪^!啪啪!”

    炸裂声有三声^,并没有淹没在四周的乱像里&&^,一团热量擦着太史阑的身边过去*,太史阑忽然觉得不对劲*^,一回头就看见身后*,大越数丈远处^^,码头旁一株遮荫的高树上,树叶一阵哗啦啦响动&,有一个人一路折枝断叶,倒栽下去*。

    刺客!

    专为暗杀她而来的刺客&!

    隐藏在码头旁的高树上,一直沉住气冷眼看码头边风云变幻&,直到海姑奶奶身死,大局底定**,太史阑最松懈的那一刻,冷枪出手!

    而刚才司空昱的枪口,对着的就是他*^!

    如果不是司空昱……

    太史阑惊出一身冷汗,不是因为险些被刺,而是因为,她看见司空昱忽然一个后仰,从半截桅杆上倒栽下去*。

    太史阑风一样地冲过去,扒住船舷*,如果不是身后有人忽然拉住了她,她大抵就要跳了下去*。

    刚才那一枪……

    刚才那一枪*,她那位置居于下风&,出手也只是本能,不如之前决断&^,照她的想象,击中司空昱的可能性很小。但刚才同时^,那刺客也对司空昱放了一枪……

    她扑到船边*,水已经变成红色^,浮沉无数黑色的人头&,一时哪里辨认得出司空昱*^!

    “大人!”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是苏亚等人冲了上来,抓住了她。

    太史阑霍然回头,没容苏亚说什么&,一把抓住她肩膀&,“给我找人^*!下去找人*^!找司空昱!”

    苏亚一怔&*^,眼看太史阑难得如此焦灼,到嘴的话咽在咽喉,默默带人下去了。

    “隐秘些&!”太史阑又吩咐。她猜那刺客既然先前没出手,想必和海鲨并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当地驻军暗中指派^,那就和东堂有关系&*;蛐泶丝痰穆胪飞匣够熳哦玫奶阶觀,她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失去方寸,大肆表现出对司空昱的关切,给他带来麻烦。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抽——麻烦&,要人活着才能带来^&,如果他……

    她闭上眼,拒绝去想。

    司空昱救了她^,再被她因误会一枪击杀——这叫她情何以堪。

    “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

    ……

    海鲨身死,海姑奶奶身死、辛小鱼身死*^、几个负隅顽抗的大把头被射杀……剩下的人,跳海逃生的跳海&,其余人弃械投降&。

    这一场来势汹汹的战事,还没真正展开战场^*,便已经结束了。

    五艘大船近六千精壮,死七百一十二,死亡的人,多半是混乱踩踏至死*,少量被射杀,更多的人^,湿淋淋地自海中&*,被当地士绅组织的民壮,和总督府的兵丁俘虏^*,一排排地跪在码头广场上。

    邰世涛已经护着纪连城*,跳海逃生。他在水中护着纪连城很挣扎了一阵*,将他又折腾了一阵,最后在苏亚等人的暗助下,悄然夺了一条救生船,驶出了那片血海*&。

    当时纪连城身边亲兵只剩两个^,几人完全是因他才逃出生天^,重病的纪连城气息奄奄躺在船上&,看着湿淋淋满身伤^,耗尽力气的邰世涛^,眼神里满是感激&。

    逃掉的只有这几个人。其余都是俘虏或尸体,太史阑下令,所有尸体都要捞上来&&,一一辨认之后统一入葬。

    一个上午的激战,日正当中的时候&^&^,海面上终于平息下来*^。

    五艘满是创伤的大船停在码头边,码头上黑压压的人群默然等候&。

    有人放下梯板*,垂头恭候^。

    太史阑慢慢下船来。

    众人微微仰头,看着逆光行来的女子,高挑挺秀,姿态从容^&,行走间衣袂翻飞*,露出穿着白绸裤的修长笔直双腿,其色洁白,不染纤尘&。让人想起远山之上,落了雪的青松。

    众人看不清她的脸容,却能想到必然是冷峻沉静的,是雕刻了千年万年的玉版。

    却也没人敢于看清她的脸容^,甚至无人敢于和她的目光对视*^^。

    长空下,海波上**^*,满是创痕的楼船上**,硝烟未散的码头前,那人漫步而来,一袖一风云,一步一天下^。

    人们仰望着她,仰望这世上最勇猛的将军^,最智慧的女子,最果敢的英雄,最寂寥的王者*^,在她淡而远的目光里,轰然下拜。

    “见过总督&,恭迎总督回归^!”

    回归回归回归……无数人的声浪回荡海上,震碎平静海波^,扬于茫茫海域*&&。

    天下女帅^&,此刻诞生^。

    ……

    景泰二年五月二十,静海总督&、静海将军、一等子爵太史阑&,以计一举灭雄踞静海数十年的海鲨团^*,杀灭其首领七人,俘虏其余孽五千二百余。并成功整合当地豪强士绅势力^,令其以所豢养武装团组建民军。同时捐资成功组建“援?!贝笥?。

    捷报驰丽京,上大悦,依例升太史阑为三等伯*&,援海大营改名援海军^,赐虎符于太史阑,为援海军第一任元帅。

    ==

    码头上的清点工作持续了很久,天快亮的时候才基本结束*。静海的大小势力一改以往观望态度,分外殷勤地帮忙清点和善后工作^。

    太史阑一直没离开码头^^,等着具体的清点结果,众人更加不敢马虎。

    沈梅花带着一批人悄悄回来,站到她身后&,太史阑凝视着黑暗中斑驳的楼船,头也不回,“送走了&&?”

    “送走了?&!鄙蛎坊ㄓ械悴焕斫獾哪Q?^,咕哝道,“这时候一刀杀了多省力&?何必还专程把他护送回去*?”

    “杀了他,可拿不到天纪军的军权*?!碧防坏?,“外三家军的军制改革&,还指望以天纪军为突破口呢^&!”

    她眯眼注视着黑暗中的海域,想着世涛的苦日子,应该快要到头了。

    花寻欢也带了一批人过来^,低声道:“海鲨的尸体没有寻到?!?br />
    太史阑皱皱眉***,海鲨中枪落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两枪&,虽然隔了点距离&*&,她本人枪法谈不上精熟,可能没有击中心脏,但应该也是内脏要害,又从那么高的大船落水,寻常人早该死了&。

    她原计划是杀了海姑奶奶,却在意外发现海鲨那一刻,当机立断,选择对海鲨动手**,就是因为她知道海鲨比较难缠,在那种情况下,先杀海鲨,再挟持海姑奶奶才是对的。

    她做出了正确的举动,却没有收获如意的结果&。

    海鲨如果不死^,那么终有一日还是带来麻烦*^。他缘何不死?太史阑想起他穿得鼓鼓囊囊的袍子^&,他不会一年到头,身上都裹上了什么护身宝衣吧&?

    太史阑也不禁心中喟叹,纵横静海多年的海鲨&,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最起码他的谨慎便无人能及。

    只是海鲨终究还是错了一件事,他太狂妄,认定自己出手太史阑就绝无生路^,在关键时刻没有巩固势力*,反而放心离开静海&^,去赴一个在他看来更重要的约会。

    一个错误误一生,这一场约会,注定遥遥无期^,似乎也注定会就此隐没无人知&。

    又一批人上了码头&,是出去秘密搜索的萧大强和熊小佳^,面对太史阑微有些急切的目光,他们微微摇头*。

    太史阑目光复杂——司空昱的尸体也没有找到。

    这应该算是个好消息^^,他的落水,果然别有用意。铜面龙王已经落入了她的视线,在之前没有利益纷争的小岛上,他们可以将彼此的敌国立场忘记,但一旦回归静海&*,他的存在就会令她为难^。

    太史阑微微叹口气——就这样吧^。

    或许不久之后还会再见^,彼时已是战场相对?;蛐泶松鞅?,那桅杆一坠就是最后一霎&&。

    他还是有些恨她的吧,所以举枪相对,故意坠海,要让她以为是她误杀了他*。他用这样的方式**,让她狠狠地记得他&,记得这一幕彼此相对的黑色的枪口和眼睛^,记得曾有这么一个人陪她救她一路&,在最后一刻因她坠落。

    他是不是觉得她会轻易将他忘记,所以不惜以血色在她心上镂刻一刀?

    太史阑闭了闭眼睛*。

    这个别扭而……深情的男人。

    ……

    太史阑的思绪从云天深处收回,这才有时间一一慢慢看过身后的属下们&*,在船上一番惊险*,她没能也没敢一一去数自己的亲信,远远看见苏亚已经觉得是滔天幸运,此刻从人群中扫过^,她才愕然发现,最重要的亲信,竟然一个不少&*。

    怎么可能?

    不是她要低估自己的属下能力*,而是当时那情形,她一旦不在*,她的属下必然成为众矢之的,苏亚她们又倔强,万万不肯事急从权^,玉石俱焚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面对全静海的敌意**,他们有几分胜算?

    她赶回静海,心知再怎么着急&&&,该发生的一定已经发生,要做的也只有为她们报仇^。然而当她做好了亲信残损*&&、满目疮痍^,收拾烂摊子的心理准备后,却发现她们都好好的^^,一切都好好的&^^,甚至比想象中还好。

    苏亚触及她的眼光*&,才想起忙碌一夜^,一样最重要的事情没有报告*&,急忙上前一步,贴在太史阑耳边说了几句。

    太史阑身子一震&&。

    站在她身侧的沈梅花和花寻欢,都清晰地看见,她们的主子,一瞬间眼底光芒闪动,晶莹若珠&&。

    花寻欢转过脸去&,沈梅花却在揉眼睛,揉了又揉*&,不敢相信——太史阑是在哭吗?

    她会哭&?

    夜风掠过*&&,转眼太史阑眼色如常,脸容平静&&,沈梅花想自己刚才一定是眼花了。

    “大人?*!彼昭且涣臣鼻?&,“今天国公刚走!就在您到来前两个时辰出发的!我们现在快马去追还来得及!”

    “不必&!”太史阑语气坚决。

    苏亚却回头便走^,“大人!这事我不能听您的&!”

    “站??!”太史阑厉喝^。

    苏亚从来没听过她这样的语气,惊得浑身一颤&&&*,站住了&。

    “容楚如果能等我,他如何不等?但有一分希望,他都会等到最后一刻?^&^&!碧防焕渚驳纳舸?^,“他走,就说明确实已经一刻都不能耽搁*?!?br />
    苏亚抿嘴&^*^,她知道是这样&&,可这要她如何心甘?

    “他已经不是闲散悠游的国公,他身负军国重任&,来静海呆了这么多天,已经是奇迹和冒险&。他再耽搁下去&^,影响的可能就是朝局和天下*。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朝局有变他和我一样不能存活&!他远赴静海帮我解决后顾之忧*,难道我回报他的就是儿女情长坏他朝局大事?”

    苏亚默默垂头*^,众人都知道她说的对,但心里却似被什么堵住,沉沉的压抑。

    这一对总被责任和天下分开的情侣……

    太史阑摸了摸肚子,其实她更想自己快马去追&,好歹见他一面*^,可是最近毕竟折腾得太多,肚子里的小包子有造反的迹象,此刻正在隐隐作痛***,她不敢再骑快马,拿孩子冒险。

    她相信容楚也是不愿的。

    她感激他为她做的一切,所以她要为他更好地照顾好小包子*。

    “走吧^?;厝バ菹?&^?*!彼氐?&。语气没什么波动*,可熟悉她的人都听出她情绪低落^。

    她转身,看见天纪军正在整束队伍**,很服帖的模样*,目光微微一闪&&^。

    “这都是国公的功劳*?!鄙蛎坊ǹ烊丝煊?,忍不住的艳羡**^,“我还以为我学的指挥已经是一流水准,见到国公出手才知道天外有天&,他就在营里呆了三天,天纪那群崽子被整得鬼哭狼嚎,现在指东不敢打西,指南不敢往北^。??!国公要是在这多呆阵子……呃!?br />
    史小翠啪地一掌拍在她屁股上,沈梅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捂住屁股头一勾,难得地没有和史小翠针锋相对^。

    太史阑就好像没听见^,继续向前&,广场上的人看她走过来&*,都恭谨地自发让开道路,看她上了一辆马车*。

    有人看着这马车,觉得哪里似乎有点不对劲^,想了半天才一拍脑袋*&*,“哎呀*&!前几天总督的马车不都是半开门,垂黑丝,让人看个影子的吗?当时我们还说总督怎么风格变了^*,今儿可把门关起来了&,又是原来风格了!”

    “什么风格不风格&,你傻了吧&?”有人不耐烦地道&&,“没看见今天总督大人是出现在海姑奶奶船上吗&*?海姑奶奶的船可是从黄湾来的*。前几天那个总督大人,根本不是本尊!”

    “那是谁^?那几天的总督大人厉害可不比现在差!这天下还有第二个太史阑&?”

    “呃^&^&,我怎么知道&^!”

    ……

    “肚子有点不舒服?!碧防换爻毯退昭撬?,“悄悄寻个大夫给我瞧瞧*&,要可靠的&?*!?br />
    苏亚一听便紧张了^,回府急忙安排太史阑休息,又去请大夫^*,大夫来瞧了&,说是有点轻微地动了胎气*,开了药&*,要求最起码先卧床两日,之后一个月尽少操劳。

    属下们急得脸青唇白团团乱转*&,太史阑倒还从容,摸着肚子道:“你争气!闹成那样倒也没什么大问题。如今我都回来了^,你还闹?可别让我瞧不起你!”

    苏亚听着冷汗滴滴下——有这么胎教的吗?

    正好外头回报^,询问海姑奶奶船上收缴的很多物品的安排*&,苏亚一翻清单^,发现除了黄金珠玉之外^,还有不少名贵药材,赶紧拎了大夫去翻&,给太史阑寻好的补药。

    太史阑在躺下来之前*^,看了一眼书桌,看了一眼床*,忽然道:“谁进过我的房间,动过我的东西*^&?”

    “是国公?^^!彼昭歉辖舻?,“他坚持住在您房间里^^?!?br />
    太史阑扬扬眉,没什么意见地坐下去了,也没要求换床单被褥&^*??戳艘谎勰鞘樽?,道:“架个小几*^,把桌上东西挪过来&,我记得我临走时还有公文没批?**^^!?br />
    花寻欢把东西都挪了过来,连台历都没忘记&,笑道:“国公都替您处理了&,但是还没下文*,说等您回来再做决定*?!?br />
    太史阑一眼正看见案几最上面一封公文,关于那个寡妇索子的案件。

    她拿起来,注视上面容楚的字迹,铁画银钩,风骨峻拔。这人美貌悠游,平日里看着懒散^,也只有从字迹上,才能看出他骨子里的骄傲和原则。

    太史阑下意识轻轻抚摸他的字迹,眼神已经有些痴了。

    其余人都轻手轻脚地走出去*^*。苏亚临出门前,回望了一眼太史阑。

    她坐在床上,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下巴也尖了些*,侧面看起来竟然有几分楚楚之态,眼神是空的,越过面前的公文书案^,落到遥远的地方。

    那地方,想必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苏亚盯着她眼下青黑^^,心中一酸^,关门走开*,忽然对花寻欢道:“我要给国公去封信?!?br />
    花寻欢一拍手,“我正有此意!瞧她那模样,心里都翻江倒海了^,脸上还撑着^^&*,我看不下去?!庇淘チ艘幌掠值?,“就怕惹她生气,她现在这身体可不能气着?!?br />
    “大人毕竟是头一胎,现今这情况,多少有些不安&,这样牵肠挂肚一样休养不好?&^&!彼昭谴瓜卵?,“再坚强的女人^,其实也需要夫君陪伴的^。哪怕国公不能回来**,给她一封回信也好?!?br />
    “我写吧*&?&!被ㄑ盎读⒓吹?。

    “我写^?!彼昭遣蝗莘床?。

    两人都知道写这信*&,十有八九要挨太史阑惩罚,她一向纪律严明,出口的话不容挑战^^&&。干脆抢了起来^*。

    “我来吧*?!彼昭潜咦弑叩?*&^,“咱们不直接通报大人身体情况*^,咱们通报国公总督已经回来,难道不是应该的么&?至于国公自己从信里揣摩出什么*&,那是国公自己智慧过人,不是么?”

    “你这丫头,跟大人久了也学精了^&!”花寻欢笑起来。

    ……

    ------题外话------

    我、真的、是、一只、亲妈。你们^、的、票、不会、给错^^、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6》,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六章 去信通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6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六章 去信通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