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铁血“女”总督

    邰世涛心中一跳^,这正是他还没来得及扯圆的谎*。刚才他顺口撒谎,不敢犹豫,是因为纪连城看似爽朗&,其实最是多疑,刚才如果多犹豫一阵引起他的怀疑&,那么之后怎么解释都没用&。

    但此刻在这老奸巨猾又凶狠残暴的海鲨面前,犹豫也是找死^。他脑中急速转动&,正要开口,容榕已经笑眯眯回过头去,吐了吐舌头,“哎呀&,老爷子,这都怪我啦*?!?br />
    她绘声绘色地道:“我是逃婚出来的啦*!家里要把我嫁给一个老男人,我不肯&,趁夜里跑出来&^&,想着跑出海就没人找到我了&。谁知道忽然看见有一大群人,搬了尸体往海里扔*,我吓得半死,躲在船里不敢出来&,待人走了快快开船&。然后忽然发现这个人……”她笑指着邰世涛,“这个人动了动,又吓了我半死,当时我怕我家人追出来*,就把他先搬到了我船上,他昏迷了有一日才醒过来,那时候我们已经在海上&,我迷了路,他自然也认不得怎么回去……好在碰上了你们*?!彼铝送律嗤?&,很安心的模样。夕阳下小脸微微发红,睫毛都似在闪光,娇俏得令人心动^。一船上的汉子都在呆呆瞧着她。瞧她小嘴机灵地翻飞&,神情迷迷怔怔,大多人都没在意她到底说了什么。

    邰世涛却悄悄捏紧了手指——这孩子还是历练不够^,机灵过头了!

    谎诚然编得很好,也无破绽可寻,纯然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形象&&,只是太可爱了——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对男人的诱惑力不下于这海中珍宝么?

    但他又无法打断她*,眼瞧着纪连城脸色越来越好,目光闪动*^,若有所思&,而海鲨面无表情,被海风镂刻下的皱纹里**,每道皱纹似乎都深藏着难以告人的心思。

    他只得道:“少帅*&,总之都是我糊涂。正想着寻大船带领着赶紧回去&,静海城那边事情还没了呢!?br />
    “静海城能有什么事^^?”纪连城不以为然地挥挥手&,“我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你来得正好,陪我一起吧^*。眼看着也快到了?!?br />
    邰世涛看看四周**,纪连城和海鲨这个时候不在静海夺回权势巩固江山,出海做什么&?更重要的事&,还有什么事比静海城的权势更重要?

    心中思量,面上却恭谨地应是&。纪连城又命水手带容榕下去安排休息^,特意嘱咐了要给她单人一舱,态度很是热情。容榕很欢喜地谢了,临走时对邰世涛眨了眨眼睛。

    邰世涛不敢回应^,低头看甲板。那边纪连城一直注目容榕的背影进了舱,才笑吟吟回头道:“我刚才和海鲨老爷子正把酒临风,畅谈时事,你来了,也陪我喝一盅^*?!彼低瓴挥伤芫?&,便拉着他去喝酒。

    邰世涛只得含笑陪着&。海天盛宴后&^,跟随纪连城赴宴的另两名将领都莫名失踪^,如今纪连城身边的亲信只剩了邰世涛一个&&&,所以纪连城最近对他态度更为亲热&。

    顶层平台上果然一席酒未散,三人重新开席^,四面没有留人伺候&。邰世涛心中一动*&,掂量着此刻杀死纪连城和海鲨的可能,然而他转瞬就打消了注意——他没可能一瞬间同时杀死两人*,只要跑掉一人就有天大的麻烦&^,因为容榕还在下面一层舱房,他不能害了她。

    纪连城兴致很好^,一杯接着一杯,他有心培养邰世涛,在他面前说话并不避忌,邰世涛听着听着,渐渐明白两人此行是去见一个人&。

    这个人之前一直通过静海城内的暗线和海鲨联系,最近忽然没了消息,而这个人本来和海鲨约定&,近期要做一件大事*,忽然断了联系,海鲨自然不安心,怕临时有变故,也怕自己落了单,想来想去&,就先丢下了静海这边的事情*^,先出了海&^。至于纪连城&,跟随出海是因为海鲨对他说&,这人是南洋名医世家出身,身边很有一些医药高人*,或者有什么办法可以治他的宿疾。

    纪连城的宿疾*,也就是拜容楚和太史阑所赐,得的雄风不振的毛病。这事儿关系他的未来和家族,自然看得比什么都重*。这一年来精力也几乎都放在寻医问药上^,此时一听有名医,二话不说就跟了来。

    两人相谈甚欢*,邰世涛默默听着,心中却在思量能让海鲨远道去见的是什么重要人物*?要办的又是什么大事?还有城中那个忽然失踪的暗线是谁?往日和海鲨能有来往的人不多,那暗线想必是个有身份的,近期失踪的有身份的人……

    他在那做着饥饿状^,一边拼命吃菜一边思考*,没注意到海鲨和纪连城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隐约看见海鲨笑得深沉暧昧^,一些压低的破碎的字眼飘入耳中&&*,“……您这病不能讳疾忌医……一次不好二次……或者用年轻处女……”

    “世涛!”

    一声似乎有点不悦的呼喝惊醒了他^,邰世涛一激灵**,急忙抬头&*&,“少帅*&!”

    “你这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喊你几声都不回答?”纪连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刚才的提议*,你觉得怎样?”

    邰世涛愣了愣,看着对面纪连城暧昧的眼神,直觉的心砰地一跳,赶紧讷讷地道:“……卑下饿极了^,只顾着填饱肚子……”

    纪连城用筷子敲了敲他的手背&*,笑道:“别只顾着你自己的肚子,也好好想着你的前途和你妹子的终身&?!?br />
    邰世涛脸色微微一变^。

    “海鲨老爷子刚给我一个提议*,我觉得可行^?*!奔土切γ忻械氐?,“我看中了你妹子&,你今晚让她到我这里来吧。事成之后,我升你做副将^*?!?br />
    ……

    “这位姑娘^,你的安胎药忘记拿了!”

    这一声喊得凄厉*,却因为隔得远,船上大部分人没有听见,但要命的是,水姑姑一路从沙滩上跌跌撞撞奔过来,早已落入了大部分人的视线,海姑奶奶的脸便是冲着她那边的^,太史阑感觉到她握着自己的手掌瞬间紧了紧,很明显*,她听见了。

    太史阑的心也瞬间紧了紧&。千算万算&,没算到水姑姑来这一出&!

    她几乎立刻明白了这女子的用意——她确实不敢泄露暗中起事这事*,因为那会害死她的乡亲和意中人,但她可以揭露太史阑的身份,这样倒霉的就只有太史阑了。

    不得不说,女人在嫉妒烈火的灼烧下,确实可以迸发出绝顶恶毒的智慧来^。

    太史阑很后悔昨晚给她那一抓,这女子竟然是懂医的&,搭出了她的滑脉。想必还误以为这孩子是司空昱的*,伤心之下做出这事。

    太史阑心念急转^,思考着要不要使用自己的绝杀暗器?一旦用了,杀海姑奶奶没有问题^,可是还有这么多人呢?一旦出现围攻,她的回归计划便要受阻*。

    只是这么一犹豫^,海姑奶奶已经转过脸来,紧紧捏着她的手掌^,眯着眼睛问她:“她说的是谁^&?”

    ……

    水姑姑喊出那句要命的话的时候,司空昱正站在辛小鱼身侧&&,辛小鱼最近不受海姑奶奶待见,被派了最辛苦的活*,正脸色不豫地查问各项准备事宜^。

    他听清了那句话,先是愣了愣*^,随即想到什么*,瞟了一眼太史阑的肚子,脸色霍然白了*。

    他正在那痴痴的,一旁和人说话的辛小鱼没听清,凑脸过来问:“那丫头说什么^*?”

    司空昱阒然一醒^&^,一眼看见海姑奶奶的脸色^,出了一身冷汗。随即他偏头对辛小鱼一笑。

    他常拧眉*^,少笑意*,此刻粲然一笑,当真眉目生花&,看得辛小鱼一呆^,随即便觉得心口一痛,司空昱已经抄住她的手&,一手掐紧了她的腕脉。

    一线幽冷的声音传入辛小鱼耳中^,“我说什么你便点头,否则我杀了你^?&!?br />
    辛小鱼白着脸*&,震惊地感受到体内回荡的凶狠真气,僵硬地悄悄点头。

    司空昱拉着她走向海姑奶奶。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他拉着辛小鱼过来时&*,海姑奶奶正笑眯眯问着那句话,一只手抓着太史阑,另一只靠在船舷上的手掌慢慢扬起——

    “她说的是辛姑奶奶**!彼究贞诺纳舸?,海姑奶奶手一顿&,狐疑地转头,正看见司空昱扶着辛小鱼过来&,辛小鱼脸色古怪*,半边白半边红^^。

    此时几人都站在船头,方向一致^,说是辛小鱼似乎也对得上,辛小鱼脸上那古怪神情,瞧着也有几分像隐瞒的心事被说破的窘迫。

    其实她脸上的红不过是被司空昱的真力冲击所致&,此时正内腑翻腾,难受得说不出话&,却又不敢得罪司空昱,怕他真的出手杀了自己^^^,只得挤出一脸尴尬的笑,向海姑奶奶点头示意*。

    海姑奶奶半信半疑地瞧着她^&,道:“怎么没听你说?什么时候的事*?”

    辛小鱼脸色更窘迫,半晌低了头,呐呐地道:“有一个多月了。实在难为情……”

    海姑奶奶脸色变幻&&,半晌指了她笑道:“你也知道难为情&!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小心*!小心^!和那些人玩玩可以,别的却得收着,你却总不知收敛&,生生赔进去自己&!你算算^,这是第几个了?”

    太史阑默了一默——敢情这位还真是惯犯,司空昱误打误撞找对人了……

    船下水姑姑喊出那一声,心砰砰地跳着,睁大眼对船上望着&,似乎在等着太史阑被抛下来。

    司空昱用尽力气才逼迫自己转头不去看她&&,他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开口大骂或者出手杀人,刺激了那女人再惹出什么事来*。

    他恨恨瞪着太史阑——叫你多管闲事烂好心!

    太史阑皱皱眉,她向来不多管闲事,难得那次管了也是有心拉拢渔民^&,谁知道便遇上了啄人的恶鸟^。

    人性真是这世上最难以琢磨的东西,施恩者未必得报,作恶者苍天不管。

    海姑奶奶忽然皱起眉^&,狐疑地道:“奇了怪了&&,以往怀胎你都不要的,怎么这次却要安胎&?”

    辛小鱼愣了愣,司空昱状似放开她*,在她身后转目四顾,手肘却有意无意地顶着她的后心*。

    好在辛小鱼反应也算快&,怔了怔便忸怩笑道:“年纪大了^,单身久了*,心思也变了,忽然觉得寂寞……”

    海姑奶奶目光闪动&,依旧有点觉得奇怪,辛小鱼暗暗心急*&,却又实在找不到好理由。司空昱天生也是个不擅长扯谎的,皱着眉,也不知道如何打消海姑奶奶的疑虑。

    太史阑忽然轻蔑地道:“原来鱼姑奶奶是这个意思,你可想差了^!”

    她莫名其妙来这一句^,海姑奶奶立即转向她&,笑道:“怎么^?鱼姑奶奶和你又有什么事儿了*&?”

    “本来是不懂的&&,如今可懂了*?!碧防焕湫Φ?&,“前几日鱼姑奶奶约了我去钓鱼,我拒绝了**。我的心思如今都在海姑奶奶身上**,可不敢乱攀高枝。鱼姑奶奶生气了*,当即说我妄想攀龙附凤,也不瞧瞧自个什么根底,有她在^*,定然要我身败名裂,再不敢肖想贵人^,还是早点识相^,乖乖投奔了她的好&^。我当时听着也没在意,如今想着*,难道鱼姑奶奶留下这腹中孩儿,是为了等着诬赖我来着^?赖到我头上我自然是百口莫辩,海姑奶奶想必也定然不能谅我**&,到时候把我给逐出去,可不就遂了她的愿&&?”

    一席话说得海姑奶奶脸色发青^,司空昱目瞪口呆,辛小鱼脸色连变——世上还有人信口雌黄还能这么滴水不漏?真不知道是该谢她还是骂她好&,这段话虽然暂时解了她的生死之危,却顺手给她栽了一个“背弃旧主玩弄心机抢夺主子所爱”的罪名,她想到事后海姑奶奶必然疏远排斥,心里更加恨得牙痒^*。

    但身后还有杀神在逼着*^,她只得顺着太史阑的话意,赶紧躬身请罪,又叫屈^*,“海姑奶奶&,别听他胡说&&,小鱼万万不敢有这样的心……”

    “得了&,你有什么不敢的?”海姑奶奶斜睨她一眼^,“你不是一直宝贝着他,都不肯给我引荐来着?”

    她翻起旧账,辛小鱼有苦难言^,司空昱却忽然皱了皱眉,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船上有随船大夫。辛小鱼有没有怀孕^,一把脉便知**^。辛小鱼现在迫于他的压力暂时承认*,但他不可能一直控制着她&&,她一旦脱困^*,必然要反口&^,到时候一查她没有怀孕*,还是免不了一场厮杀。

    还有那水姑姑,一直瞧着船上,这要看见没动静,指着太史阑再喊出来^,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无法周全了^。

    他正愁着这个,忽听太史阑淡淡地道:“鱼姑奶奶,我知我最初得罪了你,你万万见不得我得海姑奶奶欢心&。你深知海姑奶奶脾性,也是万万不肯委屈手下的^^,我若和你苟且令你怀孕&,海姑奶奶自然要把我留给你,正正遂了你的意^,以后想怎么处置我都行&。只是我也未碰过你,我兄弟也未碰过你^,难道一个海六之前没能令你怀孕,现在反倒能了^&?再说那日你和那个水姑姑私下商议*,她偷偷来求你什么,你怎么不说给海姑奶奶听&&?”

    辛小鱼完全跟不上太史阑的思维,糊涂地眨巴着眼睛*,驴粪蛋脸皮子上粉簌簌地往下掉。

    司空昱却听懂了太史阑的意思,她这是也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提前为后头的“无孕”做铺垫了^,干脆把有孕说成辛小鱼为了陷害太史阑而捏造,事情统统推到辛小鱼身上,就算查出无孕^*,那也是辛小鱼撒谎^*。

    太史阑千回百转的心思***,他也得想一想才能明白&&。他看着神采奕奕侃侃而谈的太史阑^,忽然隐约觉得,这一刻的太史阑*,瞧着也有几分似容楚风采……

    司空昱瞟一眼太史阑肚子^,心微微一沉,垂下了头*^。

    她……她真的怀孕了吗……

    “你没怀孕?”海姑奶奶倒是听懂了^,“你为了抢走他,故意和人做这场戏,假称自己怀孕*,好骗我让出他^?”

    辛小鱼白着脸*,不知道该认还是不该认^&。司空昱虽然似乎站开了些&*,其实半身还侧在她身后,她能感觉到司空昱的气机锁定着她的后心。

    一旦她否认,司空昱和太史阑会不会死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她一定先死*&。

    在失去海姑奶奶信宠和失去自己的小命之间权衡许久&,她终于咬牙^,噗通一声跪在海姑奶奶脚下&&^,连连磕头,“姑奶奶!姑奶奶*!是我色迷了心昏了头*!我……我……我就是不服气这小子在您面前占高枝儿……我……我……之前我折辱过他,我怕他将来在您面前搬弄是非……才想着这法子想离间你们……我……我糊涂油蒙了心&,您饶了我!饶了我!”

    心中又急又怒又委屈&,她连声音都在哽咽&,这下听起来倒真有几分伤痛*。

    海姑奶奶面色阴晴不定*,低头盯着她&。辛小鱼心中慌乱&&,想来想去,又恨司空昱又恨太史阑*,更恨那个跑来喊上一嗓子的水姑姑——那个莫名其妙发疯的贱人!

    “海姑奶奶,我是糊涂了听人撺掇……”她抱住海姑奶奶的腿&,“就是下面那个贱人&^,她想求我减了下半年的鱼税^,给我出了这个主意……她还……她还说……她能帮我做到大把头……我一时糊涂才信了她……”

    海姑奶奶回头看去,水姑姑正仰头对上面望着,眼神殷切执着*。

    太史阑忽然上前一步,似乎要去扶海姑奶奶,道:“您可别气着了^!”

    她步子迈得太快^,靴子底沾了甲板上的水^,身子一滑,向前仰扑下去??瓷先ゾ拖癖蝗撕莺萃屏艘话?,要落下大船的模样。

    底下等得心急的水姑姑眼睛一亮*,格格大笑起来&&。

    “你……你果然……”她格格笑着,指着太史阑&,一句话要说未及说*,却忽然远远触及太史阑的眼神&&&。

    森然,讥诮,隐约似还有一分淡淡告别。

    那眼神令她一怔,随即她越过扑在船舷上的太史阑的肩头,看见海姑奶奶霍然回身*,柳眉倒竖,一手扬起&,冷光一闪——

    “咻*^!”

    五月初夏的风里*,开一朵生命染就的血梅花&。

    那梅花盛放在水姑姑的额头。

    水姑姑瞪大眼睛,眼神直勾勾向上^,似乎不明白,自己眉心里那柄小刀,是怎么多出来的?

    随即她便听见砰然一声^,天地倾倒,沙滩漫过身躯,那些往日松软的沙砾,如今却如刀子一般架在身下,她看见逶迤的血缓缓浸润过沙地&,似多少年未见过的红潮*。

    潮来了,潮去了,一生也便这样过了。

    最后一刻^,她只记得太史阑沉静的眼神^,和司空昱漠然的眼神^^。

    大船上,海姑奶奶潇洒地拍拍手,笑道:“一个渔家女&,也敢参合我黄湾的事儿!赏她眉心红!”

    “姑奶奶的飞刀越来越漂亮!”一众盗匪谄媚。

    太史阑立在船边^,手扶船舷&,她现在站得很稳,没有一丝要滑跌的模样。

    她的眼神,淡淡落在沙滩上倒下的女体上^。

    天作孽&^^,犹可逭*,自作孽^,不可活。

    沧海之上,长风浩荡^*,掀起她的长袍,散一抹坚定雍容王者香。

    身后有人长声喊号。

    “开船——”

    ==“我不能再呆下去了^?!比莩淖殴?&*,淡淡道,“这几天就要走?!?br />
    苏亚等人默默,心知他确实不能再留^,太史阑失踪已经二十多天,他再不回去^&,朝中那一摊事只怕便要惹麻烦^。

    容楚到来,不惜假扮太史阑^*,救了他们这一群护卫&^,控制住了想要趁乱摸鱼的三大军,赶走了最难缠的黄万两&,压下了静海城蠢蠢欲动的地头蛇^,顺手还给海鲨添了一大堆敌人,可以说就算他马上离开,静海也不会再出事^&*。

    众人安心庆幸之余,心底也浮上淡淡忧愁——太史阑在哪里?她怎么还没回来&?

    一直以来他们担忧太史阑生死^,但看着容楚信心满满不急不躁模样,也便安心了,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段日子容楚也没少派人暗暗查找^,她还是杳无音讯^,众人的心思眼看着又沉重起来。

    更何况还有件令人焦心的事,容府的小姐也走丢了^?;故窃谀峭砭然ㄑ盎兜热酥笞叨?&,王三到容楚面前请罪^,容楚细细问了事情始末^,没说什么^,当即便命周八暗中打探一下天纪军近期有无发生什么事。周八回来后和容楚密谈了半天,之后容楚言笑如常,但眼神微有忧色&^。

    苏亚等人惦着这事&,也觉得过意不去,如今听他说要走*,想着太史阑和容榕都没找到^。国公怎么能安心地走*^?

    容楚却好像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道:“只怕她们现在都在海上*,你我在静海城用尽力气也是无用,不如先做好眼前事*?!?br />
    他修长的手指按在静海军务分布图上,那一处的位置正是天纪军戍卫所在^。

    众人眼光都一跳。

    国公临行前最后一件事,竟然是要对天纪军下手^*?

    他自来到静海,逼走黄万两,敲打乌凯莫林*,整趴静海地头蛇,唯独对罪魁祸首天纪纪连城和海鲨没有任何动作*,那没想到他竟然是要留到最后的。

    “海鲨目前的力量还在海上^,静海城他已经无法借力&,我也鞭长莫及,这个人,就留给太史阑自己解决?!比莩恍?,“纪连城的天纪却还在静海,我走之前不给他送份大礼^,岂不是太轻视了咱们的少帅^*^?”

    ……

    夜色初降**。

    静海城外平沙村^*,现在是天纪军的东大营驻地**,也是最靠近静海的一个天纪分营*。

    夜色下的海岸线似乎很远,只将一层濛濛的水汽渗透在淡黄色的月光里,月光落在军营屋顶上时^,便显得湿润清凉,簇簇星火在潮气弥漫的天幕上一闪一闪&*&,烘不干这夜的潮湿气息^。

    虽然主帅不在,但东大营依旧气氛严肃紧张,甚至比平时还要紧张些*,早早地就熄了灯,勒令士兵休息^,岗哨也比平时要紧^,由两个时辰换一班,改为一个时辰换一班。

    这么紧张*,一部分原因是主帅不在,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前的静海局势^*。

    总督回来了,并对静海三军都下了手&,却放过了敌意最重的天纪军,这让天纪军更加不安*,他们清楚他们做了什么——最早出手伏击太史阑部下的就是他们&&,一直将太史阑部下消息向外传送^,暗示众人围攻堵截的也是他们,他们更曾在静海城和苏亚等人短兵相接,如果不是有人半路搅局&*&,现在苏亚等人想必早已丧命&。

    那一战他们没能讨得了好,连精兵营新任参将邰世涛都受伤失踪&&,众人想着太史阑属下的凶悍,再想到那个更凶悍而且很护短的总督已经回来了,浑身汗毛便禁不住往上竖&,怎么也无法平复^。

    在纪连城走后,负责带领全营的是副将郭准^*^,这些日子他操劳谨慎就不必说了,时不时还要做恶梦,不是梦见太史阑撞进了辕门,就是梦见自个被人一刀剖了肚子&&*。

    连日来忧心操劳,让他也觉得疲累,这天便早早封营睡下,烛火如星光一闪一闪隐没,整个军营笼罩在沉寂的气氛里^,只有一队队夜巡的士兵&,无声无息绕着营帐巡查&*。

    “这天真闷&?^!币桓鲂《映ぷ吖?,隐隐出了点汗^*&,便招呼同伴,“歇歇,凉快会**?*!?br />
    他坐了下来,想要折片叶子扇风,忽然“咦”了一声^。

    众人随即也发现不对——路边草丛叶片上^,凝了夜露,此刻那露水,正慢慢向下移动,整片叶子&,都在不易为人察觉地轻微震动。

    “不好&!”那小队长立即趴在地上,仔细听了听,随即一蹦而起,“有大片奔马到来&!速速去报将军!”

    此时上头的瞭望哨也发出了示警。

    但是已经有点迟了&。

    地平线那头,已经出现了一排马头&&,飞扬的鬃毛掠过夜色*,转眼就到了近前*,靠这么近,马蹄声也不响亮*&,只是地面震动得厉害,大部分人并没有被惊醒,只有瞭望岗和夜巡的士兵发现,一部分飞快拦截*,一部分飞报副将郭淮*^。

    “将军*!将军!不好了!”报讯的士兵冲进副将营帐。

    “慌什么^!”郭淮斥骂*^^,匆匆穿衣,自己却手指颤抖,险些将扣子扣错。

    忽然外头哗啦一声大响^,夹杂人喊马嘶声音*^&,郭淮心头一跳,箭步冲出去^,就看见辕门已经被撞开,几骑狂飙而进&*&。

    在那几骑之后,他还看见黑压压的人马!

    郭淮吸一口气——他想到太史阑可能会上门,但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她真的会以这种方式上门!

    竟然真的是夜袭踹营&!

    郭淮又惊又怒——无论如何^^,天纪军和静海总督府没有撕破脸,也不可能公开撕破脸^^&。都是陛下的臣子&,南齐的军队,所以天纪围攻苏亚等人*,不穿天纪衣甲*&,撕去所有标志。那么太史阑就算报复,也只能暗地使阴招&,一旦带军踏营,那就是造反!

    这也是郭淮守住东大营,并没有请求增调其余军队的原因,他也没有理由请求增调,难道告诉别人:因为我担心太史阑会踹营*?

    当先几骑闪电般飚进,灯火光芒下脸容清晰*,果然是太史阑手下苏亚火虎花寻欢等人!

    在他们身后*,隐约可以看见那辆传说中的马车*,马车门开着^,却垂着一道黑丝帘,隐约可以看见里头有人^,衣袍宽大,垂目而坐&^。

    夜色火光晃动,看不清那人容貌轮廓,郭淮心中一紧——这位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铁血女总督了!

    “总督大人*!”他咬咬牙*,决定先声夺人&,“此乃我天纪军营重地&&,你怎可带兵夜闯,毁我辕门,难道你是要造反吗^&!”

    “郭副将*!”说话的却是花寻欢,柳眉倒竖*,红发如火**,眼神比他还恶^^,“少在这胡扯放屁,姑奶奶是来传达总督大人命令的&!你们军营辕门自个不结实一碰就破&,关姑奶奶屁事*&*!”

    “传达总督大人命令?”郭淮抓住了话里的疑问,一仰头哈哈大笑^,“我天纪军和静海总督平级!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军下命令*!”

    花寻欢冷笑,却不理他*。苏亚上前一步^,展开手中一张纸卷,平声道:“奉静海总督、静海将军、一等子爵太史阑大人,及天纪副帅纪连城之命……”

    郭淮听见后一个名字&,大惊失声*,“什么?”

    苏亚就好像没听见他的打岔^^,一条声地读了下去^,“现将天纪东大营三万士卒,调拨静海将军麾下*,会同折威&、水师*^*、上府三营*,即日组建援海大营!”

    “……”

    一瞬间四面寂静如死。

    只留苏亚微带嘶哑而坚定的声音回荡&。

    “即日接令,立即移营,三日内移营完毕!抗令者以军令论处!延误者以军令论处!”

    “主将违抗者以叛国论处!”

    “其余将佐违抗者以贻误军机论处!”

    “士卒违抗者格杀勿论&!”

    一连串杀气凛然的命令当头砸下,将所有天纪军人砸得眼冒金星大脑当机。

    郭淮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太史阑终于开始组建援海大营!而且趁天纪少帅不在*,第一个拿天纪军开刀!

    他能接令?回来后少帅第一个饶不了他*。

    他不接令&&*?这是冠冕堂皇的理由&,有双方主帅约书为证&!有少帅手谕为证&!他不接,首先也是个抗令不遵之罪。

    他看一眼那约书,冷汗无声滚落*,当初纪连城被迫签订约书时&^,使了个鬼心眼^*,没有指明拨出哪部分的军队。他打的主意自然是万一被太史阑追讨不过,就随便打发给她最弱的士兵,比如罪囚营之流。

    如今却被那边钻了空子——没有填哪方面军,那可以是罪囚营,自然也可以是精锐兵营!

    “郭淮^^&!”火虎大声道,“你连你家少帅的命令都敢不接?”

    郭淮咬牙&,僵立原地*。

    他知道自己遇上一生至难之事,怎么走都是死局&,而眼前这个铁血总督,绝不会心软让步。

    火光猎猎*,火星子炸得噼啪有声,四面士兵屏息凝神&,不知下一步命运如何^。

    郭淮的眼神也如火星&,一亮一暗,渐渐便泛出烈火般的狞恶来。

    太史阑做事太绝*,轻易一步棋便将他逼到死路,那么^,就搏一搏吧!

    他悄然退后一步,正要下令,忽然对面车帘一掀*,隐约露出一人半张脸来^。

    尖尖下巴,细长而凌厉的眼眸,看人目光如剑刺,刺出万千寒星。

    郭淮心中一震,话到口边竟然一窒&&,那边帘子已经放下,随即冷淡语声传来*。

    “不从军令,是为不忠;不服主令,是为不义;置兵于险,是为不仁^&&;执着旧怨,是为不恕。如此不忠不义不仁不恕之徒^,留——你——何——用^?!”

    ------题外话------

    不能烧火*&&*,是为无用;不抵货币^,是为无用***;不能擦屁,是为无用*;不能擤鼻,是为无用&。如此不能烧火不能当钱不能擦屁不能擤鼻之月票,留——它——何——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43》,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四十三章 铁血“女”总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43并对凤倾天阑第四十三章 铁血“女”总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4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