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

    容弥看了妻子一眼,脸色不太好看&,也不和她说话&*,转头对太史阑和花寻欢淡淡点头,道:“两位姑娘不必惊吓&,老夫原本不该过来惊扰,不过老夫先前在门前失礼^,想着还是该过来给两位赔情*,顺便致谢相救小儿之恩*^。两位听说也是侠女之流,也不必拘礼了*?!?br />
    花寻欢和太史阑本就是最不拘礼的人^,何况容弥那年纪早可以做她们父亲^,连忙还礼,连太史阑都微微躬身。

    她们两人施的礼&*,让容弥眼睛微微一睁*,却没有说什么。容夫人已经低头笑了来牵他衣角,轻声道:“老爷吃了没*?过来再吃些。王嬷嬷*,快些来安排*?*!?br />
    她亭亭过来时*,裙角不动,低首而笑的姿态*,宛然一朵不胜凉风的水莲花,容弥牛眼一瞪&,似乎原本想不给她面子的,然而一眼看见她侧脸&,忽然眼神就软了&,板着脸坐下*,咳嗽一声*。

    太史阑抱胸有趣地瞧着&,心想这就是以柔克刚?这就是女子的魅力?这角度真好看,这动作真优美,可惜这功力她一辈子都达不到*。

    她想了一下,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自己做低伏小的模样&*,更想不出容楚摆出一家之主的模样^*。

    她觉得如果她小媳妇状过去牵容楚衣角,容楚一定会吓得跳开;容楚要摆出一家之主模样^,她一定会当场吐给他看*。

    每对情侣和夫妻的相处模式,原本就是不同的*&*,每个女子降服她所爱的男子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不过……太史阑若有所思地想&,老国公没有再说什么就坐下来,是不是秉承“当面教子&,背后教妻”的意旨*?容夫人做小伏低婉转温柔^,是不是也只是为了在外人面前给他面子?

    要不然^,为什么她一边怯怯牵着他衣袖&,一边偷偷捏着他腰肉呢?

    嬷嬷们加了椅子^,备好碗碟*^,老国公自顾自坐下^,太史阑离他近&^,嗅了嗅,嗯^,马粪味道一点没了&,很清爽^*。连头发都用刨花油好好梳过&,亮亮的&。

    “刚才你们在说二五营?”容弥道*,“你们住在边境,竟然也听说了这些&?”

    “丽京能听说,边境自然也能听说*?!被ㄑ盎缎Φ?^*,“刚才您似乎另有看法**?&!?br />
    “妇道人家&,见识有限,你们不必理会夫人说法^?!比菝肿劬屯嵌悦孀亩际歉镜廊思?&^,肃然道&,“你们说的太史阑&,别的事不说,她锻炼二五营的方式就是极好的。宝剑锋从砥砺出,二五营遇见她*,是福气。老夫听说后^&,已经命人前往二五营*,去问她当初将学生分组搭配的方式&,以及和五越作战的具体情形?^!彼∫⊥?,似乎有点感慨&,“说起来&,现在整个南齐^,竟然只有太史阑及她带领的二五营&,和东南西北中五越都交战过,拥有对五越作战的第一手宝贵资料^,有机会老夫很想和她好好谈谈?*!?br />
    “是呀是呀&!被ㄑ盎睹挤缮韪胶?&,“五越当真是凶悍&,尤其以中越占据中枢……”她忽然闭嘴&。

    桌子底下^,太史阑踩住了她的脚,对面,容弥目光有点疑惑地望过来。

    花寻欢惊觉说漏嘴,急忙转话题,“啊^,也是听说的^*。想不到老国公您对二五营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那之后的天授大比您怎么看?”

    “那自然是极不容易的^?!比菝置凶叛劬?,眼神偶一睁依旧如刀锋,老而弥辣的姿态,“今年的天授大比是有史以来最凶险也最无胜算的一次,东堂有备而来^,势在必得。提出的比试方法匪夷所思&,若非太史阑力挽狂澜^&,此战必败。太史阑这一胜功德深远^,给了虎视眈眈的东堂当头一击^*,也为南方近海的战事提供了喘息之机^*,可以说当初她守北严是护住了南齐的北大门,这一胜便是护住了南齐的南大门^。今年南齐两大?;?,实则都赖她化解?!彼低暌豢谝”芯芧,道,“朝中百官说她升迁过快^,南齐立国来未有之异数*,一年未到*,已经二三品大员。天授大比奖赏一下,连升三级&*,那就是一品大员,对比诸人多有微词。哼&,这些书呆子懂得什么&?要老夫说&&,太史阑此两功,功在社稷,再厚封赏也当得起!”

    花寻欢两眼放光,满脸潮红,比夸她自己还激动,连连附和,“是极!是极*!您英明&!”

    太史阑慢慢夹了一筷菜*,还是那沉静漠然模样,倒更像个聋哑人^,座上人也就更加不会注意她*。

    和花寻欢喜形于色不同&,太史阑想得却更多*,诚然容弥口口声声夸她&,却未必是个好信号,听他说话行事^,便知为人端肃,一定是那种就事论事,公私分明的人。所以公事上推举她,未必代表私事上也能接受她^。

    “如此说来^,”花寻欢眉开眼笑地道,“对于如今传言的*,国公和太史大人相互有情&,即将成亲,老国公你一定是乐见其成的了^!”

    容弥正在吃菜,闻言将筷子重重一搁&。

    花寻欢愕然看他。

    “婚姻大事,岂可儿女自己做主*?这等流言,以后不必再提!”容弥沉声道&,“我容家的新一代国公夫人,不求她出身名门&,不求她富贵满身,不求她名动天下,甚至不求她容貌出众&。但必须贤良端淑&,恭孝仁顺,少上一条,老夫都不依&!”

    花寻欢瞪大眼睛,举着个筷子^&,已经快要结巴*,“可可可刚才您您您不是在夸赞太史大人吗……”

    “老夫就事论事&。单就功业来说^*,太史大人无可挑剔?!比菝终繼,“但这和她是否会成为我容家妇*,毫无关系&?&!?br />
    “这这这……”花寻欢瞧瞧面无表情的太史阑,再瞧瞧气壮山河的容弥*,半晌才挤出一句,“谁家不想要这样足可光宗耀祖的媳妇……”

    “容家功业,已经足够光宗耀祖&&,无需再为此经营&,否则老夫也不会令容楚交出兵权,选择归隐^?!比菝值?,“世家选好妇。女子无才便是德。别说功业,便是那一无所有贫家女*,只要她足够贤良&,便可为我容家妇&;话说回来*,便是功高盖世,若无女子闺阁之德,老夫也敬谢不敏!”

    ……

    席上一阵静默,半晌容夫人轻轻一笑,“话说得这么杀气腾腾做什么,没的别吓了客人&*?!?br />
    容弥却似被触动心事&,抓紧酒杯,继续杀气腾腾地道:“比如昨夜我遇见一位同僚*,他就是家有恶妇*,娶的那个儿媳妇凶悍无伦,竟然公然殴打公爹^!”

    “?^?!真的?老爷您昨夜未及回来就是为这事^?”容夫人睁大眼睛*,单手掩口*,眼神里满满惊讶*。

    “然也!”容弥脸都不红一下,重重地道,“那女子殴打公爹,居然还敢公然叫嚣^!”

    “世间竟有如此跋扈女子*!”容夫人惊叹^。

    “她不敬大伯,殴打公爹&,还将他置身泥淖污脏之地……”吃了一夜马粪,积郁在心的容弥&,越说越激愤,险些说漏嘴^&。

    “啊……这是哪家的媳妇^&,如此凶恶,那家如何还能容忍^!”容夫人连连追问。

    花寻欢早已低下头&,满脸通红——不是伤心&,憋笑憋的^^。

    容弥咳嗽一声^,重重地道:“哪家你别问了,要尊重他人隐私!总之一句话^,我容家选妇选德^,万万容不得凶恶跋扈之女*,误我儿一生&,令我容家受世人讥嘲。女人要什么千秋功劳?相夫教子才是正经&,那样的女人^,她能吗*?”

    “是极*!整日打打杀杀*,毫无闺秀之风,将来又如何操持一府事&?”容夫人连连点头,“而且听说行事还怪诞疯狂……”她脸色阴沉下来^,想是想起了那“小产”之事。

    花寻欢原本在笑*,听着两人这话却不顺耳了&,抬头亢声道:“老国公及夫人此言差矣!你们怎么知道女子能立功便不能做贤妻?太史大人为人正直&,匡扶正义,百姓有口皆碑^,如此不也是高尚品德&*?为何偏要追着那贤良端淑二字不放^?”

    “那就让她去匡扶正义,赢百姓无上尊敬,可我国公府不需要再锦上添花!”容弥怒声道,“国公府要的是平静日子,要家族平安*,所有人一生顺遂。不是那桀骜偏执,利欲熏心*,只爱风浪搏杀,一心要往血海政争里闯,不顾所有人死活的疯子&*!”

    “你说谁利欲熏心,说谁疯子!”花寻欢勃然而起,啪地摔了手中碗&,“信不信我揍你^!”

    她忽然发作&,众人都一呆&*,连容弥都在座上向后一仰,愕然睁大眼看着她&。

    “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花寻欢气得发抖,指尖颤颤指着容弥鼻子,另一只手已经去拔刀^。

    太史阑霍然站起,一把拉开花寻欢^,一手按住了她的肩,强逼她冷静。一边对容弥夫妇躬躬身,做了几个手势^。

    她的手势很简单,意思就是花寻欢脾气暴并无恶意*,并代她致歉。容弥还没反应过来&,有点茫然地摆摆手&,容夫人使个眼色,一个婆子立即上前道:“两位想要休息,请随老婆子来&^?!?br />
    太史阑立即点头致谢^,又对容弥夫妇一礼,容弥抓着酒杯怒气未消,容夫人微笑起身相送,脸色有点不自然^。

    太史阑也懒得多看一眼,拉了花寻欢大步离开。走出饭厅时,她听见身后的对话^。

    “你瞧^?!比菝值纳?,犹带几分愤愤,“这说的又不是她&&,愤怒什么^?”

    “听这姑娘口气&,似乎对太史阑很敬慕吧&^,她在外名声是好*?!比莘蛉颂酒?。

    “名声再好有什么用*?”容弥怒道,“那个太史阑&^,就是刚才这个花姑娘差不多的性子&!凶恶,跋扈!万万不能入我容家门*&!”

    “老爷您见过她了*?”容夫人反应敏锐^。

    “呃……不是,听说的?!比菝至⒓醋疤?&,“人和人真是相差很大*^,你瞧那个聋哑的兰姑娘。沉静贤淑&^,满身的好气度,这才是好姑娘^!”

    “是啊*?^!比莘蛉松钣型械氐阃?,“真不像寻常猎户武家出身……”

    话声渐渐听不见了。

    太史阑步子不停&,唇角微微一扯,一抹淡而微讽刺的笑容。

    ==

    两人被安排住进了西跨院的一个单独的院子,据说离老国公夫妇和容楚的住处都很远&,不过倒不算偏僻,装饰也算精雅*,一应供应都周到&,婆子丫鬟配备齐全&,并没有像容夫人说的那样显出仓促,也没有因为今天席上的不愉快而有所怠慢。

    大户人家的教养,实在让人无可挑剔*。

    太史阑虽然不想住在国公府,但既来之则安之&,瞧瞧容楚的生长坏境也是好的&&。

    花寻欢被她拉回来之后,生了半天闷气&,几度表示不吃容家饭菜*,太史阑劝她说&^,越讨厌越要多吃,不吃白不吃^,多花他家一点钱也是好的^,花寻欢深以为然^,不仅要求上燕窝熊掌,还和人家要酒喝,要二十年以上“翠玉泊”。

    国公府的下人真是训练有素,这样离奇的要求,人家眼睛都没眨一下,转眼就给她上酒&,燕窝更是来得迅速*,花寻欢好奇^^,问人家“难道你们燕窝熊掌都是常备的&*?”人家笑答“是的&,大厨房每日都备着&,不过府里没人爱吃,万幸姑娘喜欢&?!?br />
    花寻欢由此悻悻&,敢情她以为可以吃穷人家的好东西^,人家根本不稀罕。

    太史阑淡定——和土豪交朋友^^,就要有一颗扛得住刺激的强大的心*^。

    两人在席上都没吃饱,便在院子里摆了一桌*^,也不怕这十一月天气已冷,在树下对酌。

    十一月花树凋零,容府的每个院子却都配着温室,温室以水晶为门^,上悬着深红琉璃灯,浅红的灯光流水一般泻下来^,将水晶门照耀得华光四射^,水晶门里盛开着烂漫新菊^,姹紫鹅黄,浅红淡绿^,原本色泽艳得像年节里的画^,被那四散的晶光晕开*&,便只显出水粉画一般的清雅秀致来。

    太史阑是个不管闲事不操心生活的人&,见了这般的奇特景致^,也不禁多瞧了两眼^。

    这院子里大院子套小院子,处处有水流,处处有花景,太史阑端了一杯酒,立在菊花丛边看流水&,花寻欢走到她身侧,就着琉璃灯的光彩瞧她面上神情^,却是无喜又无怒的。

    太史阑虽然做官时日不长,但久经风波&,又天生气质威重&^,如今只是那么淡淡着,便自然令人凛然。

    花寻欢是个没心没肺的,此刻却也忽然不敢说话,看着太史阑的一动不动的背影**,忽然生出孤独的感受^。

    她行走天下,特立独行,自出道以来历经磨难,在劫难中亦能步步青云^,所经之处,或有无数人恨她惧她^,但却从无人敢于如此贬她弃她排斥她。

    这时刻的太史阑,虽然神色不动,想必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吧*?

    然而花寻欢却不知道如何安慰。最终也只能道:“你也不必想太多,想多了倒不似你的性子^,无论如何,国公心里有你就够了&?*!?br />
    太史阑无声喝一口酒*,对这话没反应——她嫌肉麻*,不过看在花寻欢难得笨拙地安慰人,还是别打击她了^。

    花寻欢还在絮絮叨叨试图开解她*,太史阑听着不耐烦,四面瞧瞧,觉得池子旁边的假山石不错,又高又敞亮,拎着一壶酒,一个纵身跳上去*,临风对湖*,喝酒*。

    花寻欢忽然想起她酒量不行,赶紧拿起那酒闻闻&,发现酒是极其清淡的清酒^,这才放心*,想来这是府里专门供应女客的酒,喝不醉的。

    她仰头看着太史阑&,那女子高踞假山石上^,俯瞰整个国公府,神色淡淡^,眉目间睥睨之气不改^^。夜风自花木深处生,掠起她乌黑的发,飘荡如旗。

    她坐得依旧笔直,名剑一般光华内敛&,锋刃暗藏^。

    这样的人,让人觉得高远而不可侵犯*,花寻欢没有再跟上假山石*,自坐在花房前喝酒&。

    太史阑喝了一会,觉得此处天高云淡^,月色澄澈*,头顶银河如练*,正是练功的好情境,便闭目练功。

    花寻欢也不打扰^,喝了一会,觉得酒味实在薄淡^,正嘴里发苦,忽然闻见一股浓郁的酒香*,她吸吸鼻子*,狐疑地道:“好像是咱们东昌的名酒三蒸雪*?”此时她正馋酒,对这味道极其敏感,急忙跳起来四处寻找^&,只觉得那酒香就在附近,却怎么也找不着*,不禁心中烦躁^,抓起身边酒壶就对感觉中的酒香方向一砸*。

    酒壶箭一般地射出,正砸上太史阑身边另一座假山&,啪一声,假山破了一个洞*,一人尖声惊叫,捂着屁股跳出来,大喊:“谁砸我!出来!”

    花寻欢一惊——什么人藏在假山洞里她们居然没发现?赶紧一个箭步窜出去,揪住那家伙往外一拖^。

    太史阑听见动静*,也睁开眼睛下望&。

    此时那家伙正转身,他身后光线幽黯^,第一眼没看见花寻欢&,却正对上太史阑的眼睛&*。

    刹那间月光退避*,苍穹黝暗,风起而树舞,漫天星光在遥远光年之外闪烁、绽放^、爆开……天地间只剩下一双眼睛*,冷的,远的&,没有情绪的,微带寂寥的&,却又是清亮的&、柔软的、漾漾如月下水波。

    奇特的高远又魅惑^、萧索又动人的眼睛。

    那人高坐假山之上,风掀起她衣袂如幡动,她远远瞧过来^,像王者遥望着她的臣民*。

    那家伙愣愣地瞧了半晌,忽然单手一遮眼睛*,呻吟道:“不行了*,不行了&,死了,死了……”霍然向后一倒。

    他当然倒不了,花寻欢揪着他呢,抓着他衣领^,啪啪拍他脸颊,横眉竖目骂&,“登徒子*!躲假山里干嘛*?偷窥我的美色吗?”

    那家伙“噗”地一声^,将口中的酒喷了出来……

    他一喷酒,花寻欢就闻见了一股奇异的酒香,顿时馋虫大动,眼睛发亮地问:“好&!最上品的三蒸雪!你哪来的?”

    那家伙扬起脸&&,一脸令人讨厌的傲然之色*,指指自己鼻尖*,道:“这么好的酒,自然只有我有^。你喜欢喝酒*?那求我*,求我我就给你尝尝^?^!币槐咚祷?,一边只瞟着太史阑。

    太史阑早已转过头去^,继续练她的功&,她在练习摄魄&,其实她也没觉得这门功夫有什么必要练^,但她素来是个迎难而上的性子^,越是难以成功,她越要挑战^。

    那少年见太史阑不理会,便有些讪讪的?;ㄑ盎度床焕硭?,单手一掀将他掀开,一头钻进了他身后的洞里&,撅着屁股一阵乱翻^,那少年跟在她身后^,拼命拽她衣服向外拖*,“喂你干嘛,喂你不许动我的珍藏^,喂你快出来!出来*!这是我的,我的*^&!”

    花寻欢哪里理他&,翻了半天,哈哈发出一阵怪笑&*,捧着一大堆东西出来&,笑道:“我说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嘛*,原来藏了这么多好东西!”

    她怀里有酒坛,有干果,有点心,有很多可以即食的好东西^;ㄑ盎兑话呀巧倌晖频揭槐?,眉开眼笑地翻着^,喃喃道:“西凌蜜脯哎!北严特产的杏干哦!这不是极东的三制狍腿么?哎呀还有这东昌最出名的三蒸雪*!”

    “你干嘛抢我的东西^*&,还给我!”那少年急得跺脚&,苍白的脸上泛起酡红*^,却根本拉不动疯婆子花寻欢。

    太史阑听着这些熟悉的名字^,终于又睁开眼睛*,那少年立即回头^,再次对上她的眼睛,目光一触,霍然向后便倒。

    砰一声他直挺挺倒在地上*^,倒把花寻欢吓了一跳*,一开始还以为他装死*^,哈哈笑着踢了踢他,道:“哈,小子,不给你就装昏,犯得着吗?”

    踢了两脚发现对方一动不动,她才慌了&*,赶忙蹲下身试试他呼吸,半晌抬起头呆若木鸡地道:“晕了!?br />
    太史阑挑挑眉^,道:“掐醒?!?br />
    花寻欢狠狠一掐,那少年惨叫着跳起来了,“哎呀好痛!”一眼看见太史阑*,又呆住了,花寻欢怕他再晕&,警惕地蹲一边等着,结果那家伙瞧着瞧着&,眼瞧着两行鼻血便缓缓下来了*,月光下红艳艳*。

    花寻欢傻了&^。

    连太史阑都怔了。

    不&!是&!吧^!

    至于吗?

    太史阑摸摸脸,差点以为自己忽然换了张国色天香的脸&,结果摸到一脸的易容,她还是那张只能算清秀的乡女的脸^,这人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吗^?

    何况就算她本尊的脸*,也不绝能令人一见就流鼻血&,她又没有三十四D。

    这小子有砂鼻毛病吧?

    她脸一低*,那小子就醒神,诧然又看了她一眼,“咦”了一声&。随即觉得鼻子那里不对劲*,一摸摸到一手鲜红,顿时也傻了。

    几个人都傻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好半晌这少年才道:“你们是谁&?这院子不是没住人吗?”话是对花寻欢问的,眼睛还瞧着太史阑。

    “你又是谁^?”花寻欢上下打量这少年,十三四岁年纪^,穿着华贵,眉目秀丽*,一双眼睛微微上挑*,竟然是桃花眼*,实在是个俊秀少年^&,只是脸色微微苍白了些&。

    那少年不答她的话,将她上下打量一阵&,又瞧瞧太史阑,恍然大悟地道:“你们是不是那个什么边境来的?前几天听说要给你们收拾院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早知道你们来这么快*,我就该把东西早点转移才对?&!?br />
    花寻欢低头看看那堆各地名产,道:“你是这里的小厮?偷了东西藏这里偷吃*?”

    她眼神狐疑&,这少年穿着打扮实在不像个小厮^,但如果是国公府主子级别的人物,又何必偷偷摸摸躲到这客院偷吃&?

    “我用得着偷吃?”那少年挺挺胸&,神情不屑^,“不跟你说了*&,还给我!”

    太史阑忽然跳下假山&,走了过来*。

    她身材高挑^,步伐稳定,走过来的时候,风拂起已经长长的发&,发丝微乱&,青绸般拂开^,而眸子是静的**,在背后一轮微黄的月色中幽幽闪光。

    花寻欢忽然觉得此刻的太史阑很美&。

    那个少年眼睛又直了&,刚才的嚣张得意全数不见,手赶紧缩回去^,在袍子上擦了又擦&。

    太史阑看一眼那些东西*,忽然道:“这些东西哪来的&^?”

    那少年似乎也没想起她应该是聋哑的^,立即紧张地答:“那个女人送的?*!?br />
    太史阑眉头一皱*^,那少年立即道:“就是外头传的那个我四哥的未来夫人啦*?!?br />
    花寻欢怔住了,呆呆地瞧着太史阑——她什么时候给容府送过东西&?

    她满心疑惑,连这少年无意中泄露了身份都没在意。

    太史阑也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弯下身翻翻那些各地特产^,这些特产所涉及的地域,都是她去过的。

    “既然是你四哥未来夫人送的东西,为什么会被你藏在这洞里?”她问。

    “没人要呗!鄙倌昶财沧?*,“原来倒是好好收着的,不过前阵子母亲忽然叫都拿去扔了。我瞧着可惜*,叫嬷嬷偷偷拿了来,藏在这里,这样我就有零食可以下酒了*,她们都管得我死紧&,不许我吃这个不许我吃那个&,非说我吃了会生病……”他忽然发觉自己说漏嘴,赶紧捂住了嘴。

    不过太史阑已经明白了。

    容楚想帮她先和府里搞好关系*,假托她的名义&,每到一处,便购买了当地特产命人送回去^。

    她感谢他的细心,不过好像这样做似乎也没收到效果*?

    人心本就是天下最难拿捏的东西^,老国公夫妇秉持了几十年的选媳妇原则^,不会因为几件礼物就改变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太史阑就是全力讨好,也不过是奴颜媚色&。

    花寻欢也明白了*,偷偷瞧她一眼*,眼神微带同情。

    “好了我说完了&,东西该还我了**?!蹦巧倌晟斐鍪?^,又瞟太史阑一眼,想了想道^,“如果你想吃,咱们也可以一起吃?!?br />
    太史阑点点头*,拿过花寻欢手里的东西&,顺手往池子里一扔^。

    砰嗵几响*,那些价值不菲的各地名产瞬间沉水。

    “啊你干什么*!”少年愣了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尖叫**,“你凭什么扔我的东西!”

    太史阑瞧也不瞧他,跳上假山继续喝酒*,花寻欢一手拎起少年&,笑嘻嘻地道:“登徒子*^,半夜闯入内院^,偷窥黄花闺女,污人清白,没把你送官就不错了&,扔你点东西还算客气——滚出去!”

    她心中有气*,抓着少年就把他腾云驾雾送出了墙&。

    呼地一声少年越过围墙,落在门外的地上,花寻欢抬腿一踢&,砰一声院门关上*&。

    院门又发出砰的一声&,是那少年擂门&,随即两人听见他在门外大声道:“啊^,是我失礼了,我是无心的,此处原本无人居住……唐突了两位小姐……那个那个……请恕罪,请恕罪!”

    花寻欢听得他前倨而后恭^,奇怪地摇头笑&,“一家子怪人!”

    外头那家伙还没走,还在喊^*,“那个……那个……还没问小姐芳名!”

    “芳你个蛋&!”花寻欢怒从心底起^,“有你这么问名的?滚^!”

    “我又没问你?!蓖馔飞倌晁坪跻灿辛伺?&&,“像你这样,粗俗太过也不成&。你身边那个,是谁?”

    花寻欢抬手就砸了一块石头出去^,石头弹过花墙,外头哎哟一声,想必被砸了头。

    随即有火光亮起,有人被这边喧哗惊动*^,赶了过来*,一个婆子声音惊道:“哎哟小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夫人在问您呢&,还不速速回去?”随即二话不说将人给拉走了。

    花寻欢听着外头动静小了^,叉腰怒骂:“女扮男装&,还要装模作样,一家子神经??^!”

    “啪&?&!钡匾簧?,上头又砸下一个什么东西*^,花寻欢一瞧*^,是一个酒壶&,却不是刚才那清酒酒壶&&,赫然是西凌三蒸雪的壶*。

    刚才太史阑扔特产的时候,酒壶倒在一边没有被扔出去&,花寻欢也没在意^,此刻一看这空酒壶,眼睛一直,哎哟怪叫一声,道:“啊太史阑你全喝完了?好歹留点给我?^!”

    叫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太史阑喝了三蒸雪*^?

    三蒸雪以上好苞米三蒸三酿,再陈上十年,是西凌烈酒中相当有名的一种*?^;ㄑ盎兑环从淳涂疾医校骸鞍パ皆懔?!”

    “一杯倒”肯定喝醉了^!

    花寻欢想到太史阑几次喝醉的后果——一次杀人^,一次悍然整倒了密疆公主&,这次她打算干啥^?

    何况这次她本就受了打击*,虽然一言不发,但难免心中郁闷&,不会去拆了容国公府吧*?

    花寻欢开始捋袖子&,准备太史阑拆容楚家她就去放火&&,又遗憾苏亚等人还没联系上^,打架就应该人越多越好的^。

    砰一声太史阑从假山上跳下来&^,她眼神幽幽发亮,并没有泛出血丝,反而多了一种醇酒般醉人的琥珀色,她表情也很镇定,唇线抿成平直的“一”,没什么杀气^,却只见坚定。

    花寻欢熟悉这个表情,太史阑每次遇见困难,都是这样的。如山之坚^,也不过任她傲然竖刀而过^,哧一声剖一个星花飞溅&。

    太史阑大步从她身边过,进了屋子*,过了一会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脸上的易容也洗了&,还回了她本来面目。

    要说晋国公府待客真是没话说&,衣橱里早已备好各式衣服,女装男装&,长裙短裙&^,连太史阑比较喜欢穿的番服都有&。

    太史阑现在换的就是一身紫色的番服&,紫色厚缎*,半长的裙摆八幅镶金色凤纹,腰间金色宽腰带&,金色半长靴*,袖口领口饰以黑色重锦&*。扎束得细细的腰,修长的腿*^^,行路而来时衣袂飞舞&,英气和华贵共存^^。

    而她狭长而明锐的眸子,耀着点奇异的光,潋滟荡漾^,似月色和日光熔为一炉^,成就天上颜色。

    花寻欢瞧得眼前一亮,咂嘴道:“太史阑你最近用了什么好胭脂水粉?我怎么觉得你一日比一日好看了^?”

    太史阑淡淡一笑*,她能用什么胭脂水粉?这张脸倒是经常被各种易容药物敷满,那些东西不伤皮肤就不错了。

    她有点嫌弃这衣服华丽太过,不过这已经是衣橱里最简单的一套了。

    容楚家里真是奢靡^^。

    “我出去一下,你早点睡*?!彼卣栈ㄑ盎?&。

    “你不是要烧国公府吧?”花寻欢瞪大眼睛瞧着她,“我去帮你泼油!”

    太史阑唇角一扯,环顾一圈&,“泼油干嘛^?这以后都是我的财产^,我和我的钱过不去?”

    花寻欢呆呆瞧着她*,她以为太史阑今天受了刺激&,八成要大打出手,然后一怒而去*。不想这家伙反倒更信心百倍*,瞧她那眼神*,国公府好像已经是她囊中之物一样。

    不过回头想想^,这也符合太史阑性格,遇强愈强^,迎难而上*^。

    花寻欢深信,这世上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太史阑想抢^,那么谁也抢不过她。

    “你打架可别丢下我&?*!彼辖糁龈?。

    太史阑拍拍她的肩*,“打什么架,我们要以德服人^。别跟着我&,我不闹事^,稍后便回*?!彼低昕糯蟛匠鋈チ?。

    花寻欢在她身后颤了颤*^。

    以德服人……

    ------题外话------

    举个旗子出来吆喝“此文是我开*,情节尽管猜,要想看肉戏,交出月票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5》,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十五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5并对凤倾天阑第十五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