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脚踢公公

    她知道容楚有兄弟,还不止一个^^,老国公出身贫寒^^*,早先在乡下的时候早早娶了亲*&,光原配夫人就给他生了三子一女*^。

    原配夫人是个没福的&*,老国公还没当上参将***,她就去世了。现在的国公夫人*,是老国公的续弦夫人,封为国公之后娶的**,老国公大她十八岁*^,自然十分迁就**。

    老国公原配夫人生的儿女&^&,其中长子早年战死沙场,另外两个儿子^,一个任中郎将^,一个在御史台任言官&,都早早出府&,女儿也已经出嫁**。

    容楚是后头夫人的长子*^^,后头夫人出身高贵*,非乡下女子可比^,容楚又才智卓绝*,战功卓著,深得先帝宠爱,直接指了他承爵。容楚另外还有几个弟妹,除了一个是国公夫人收养的孩子外&,其余是侧室所生^。说起这侧室又是一段故事,总之太史阑一直觉得容楚家复杂,很复杂。

    这也是她之前一直看不上这家伙的原因之一。

    既然是二公子***,也就是容楚最年长的哥哥*?

    她在打量那男子*&^,那男子也在打量她*,眼神比太史阑好奇得多——任谁第一次看见这样一位出奇的“弟媳妇”,都会很有兴趣的&。

    如果是平时,太史阑随便他瞧多久&,心情好说不定还会看在容楚面子上寒暄几句,但此刻她心急如焚^^,急着换衣服等着景泰蓝一起进宫,又不知接下来要发生何等大事&*,哪有心思在这里和容氏家族的人相见欢*&?忍耐着等他看了几秒钟&&,扬扬手中的衣服*&^&,道:“容二爷,我要换衣服了*?&!?br />
    她这样对她来说就算很客气了&,正常情况下她会说:“我要换衣*&,你可以出去了^^?^!?br />
    听在容弘耳朵里却觉得这女子当真粗鲁没教养^^,冷冷道:“这是我家的地方*&*!?br />
    太史阑听他语气不善*,看了他一眼*。

    容弘只觉得这女子眼神若针刺&,刺得他险些坐不住^,顿时恶感更甚——看来传说不假&,这位真是百年难遇母老虎*^,堂堂容国公府真的要迎来这样一位女主人^?

    太史阑瞟他一眼*,无心玩宅斗*&&,快步走出&,准备换个地方换衣服&&。

    容弘却忽然起身^,一招手^*,几个黑衣护卫从黑暗中滑出来*,拦住了她*&^。

    太史阑掀起眼皮冷冷看着面前的人^。

    “这是我容国公府的地方,你从这里走出去就代表我容国公府^?^!比莺朐谒砗罄淙坏?*,“太史大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希望你无论做什么^^^,不要牵扯上我容家?&!?br />
    太史阑看了一眼赵十三**。

    赵十三却早有准备一样,掏出一封信笺,对容弘扬了扬**&,道:“二爷&^,这是国公的信*^,今晚的事,您还是别掺和了?&!?br />
    容弘不接^*,垂下眼睛道:“他虽然是国公&&,是容国公府的主人*,但是他和我^^,都只是儿子?&!?br />
    赵十三脸色变了^^*。

    “老爷子知道了?”他失声道^**。

    太史阑顿时明白,敢情容家父子不是一条心,容楚是铁了心要帮她^&*,老国公却不愿牵连家族&&,引来祸患*。

    至于老国公为什么会知道&,很简单*,要么老国公消息灵通,要么就是宗政惠事先警告过国公府什么*。

    宗政惠未必能想到她会回京*,也未必会把她放在眼底^,却不会不顾忌晋国公府^^,在她最虚弱的时刻**,她自然要抓住忠心于王朝又一切以家族兴衰荣辱为重的老国公^*。

    容家能交出军权推却权位,自然不是野心之辈&&^,要的不过是安稳而已&*。

    “我不知道四弟怎么想的^?!比莺牒帕车?*,“这样的事他也敢掺和*?当真不管我容家一族千余口性命么&*?”

    “哪有那么严重*?^!闭允涣巢灰晕?&^*,“主子会处理好*?*!?br />
    “敢情是以为有三公撑腰便可获胜&*?”容弘指着赵十三鼻子*,“幼稚!上头那位——”他指指头顶&,“不是无根无基的普通嫔妃出身&!正宗的清贵大学士家族**!勋爵中齐国公更是她家姻亲之好^*,齐国公的女婿就是内五卫之首勋卫的总指挥&。她掌握内五卫中三卫*^,也有权指挥城外的天节军。御史台以及六部中的四部都是她的人*,朝中百官这一两年都拜在康王门下——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十三也不明白二爷您在想什么*^?”赵十三挑着眉毛^,“不就是来个客人换个衣服么&^?还是个女客**&,二爷你也不晓得避嫌&^,愣要在这里拦着&^!?br />
    容弘气得翻白眼^^,太史阑却皱起眉*&,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宗政惠的真正权力^,以前容楚不爱和她说这个&??蠢凑馀怂淙恢凑痪?,但培植势力很有一套*。

    那么三公今晚的发动会不会觉得仓促^*?说到底,一群老臣文臣&&,和一个不掌军权的容楚*,是不能把权势熏天的宗政惠打倒的&&,就目前的布置来看,似乎三公也没打算武力逼宫^。

    不管怎样^^,太史阑很能理解容家人的想法^^,点点头道:“是&&,我也不想连累容家*,那么请诸位让开^,我到外头找地方去换^^!?br />
    面前的护卫却没有动^&。

    “太史大人,多谢你体谅^?!比莺氲纳籼鹄春廖扌灰?,还带着点讥讽*&,“不过此刻就算你出去了^*,你换上这衣服&&,你跟着进皇城&,我容家还是脱不了干系*^。所以你就好人做到底**&,今晚就留宿在这里如何*^?”

    太史阑默然*,挥手止住苏亚等人的反击&*^,道:“容二爷这话提醒了我。我忽然想起*&,我和容楚牵绊太深&&,就算我今晚睡这里不动^,但只要我此刻在京城,他**,以及你们容家一样脱不了干系^*,这可怎么办?”

    “这个好办**&?!比莺肓⒓吹?^&,“你留在这里*,容家自然?&&^;つ?*&,稍后会将你改装,送出京城,回到容楚的使节队伍里^,你本来就不该提前回京&,我们容家会进行补救?*^^!?br />
    “容二爷主意很好^?!碧防坏?*,“我建议你^,不仅送我回使节队伍**,干脆联合你们所有的力量^,弹劾我*,让我从观风使降到西凌府尹^*,再降为代理府尹,再将为典史,再回到二五营,最后逐出二五营,如此才一劳永逸^&,和容家彻底撇清干系&^,否则终有一日太后翻旧帐&&,都难免和你容家清算*。不如补救得彻底些^?^!?br />
    容弘给她噎得一愣*,眉毛一挑已经现出怒色&,“我容家要如何做**&,无需你管*!”

    “那么*,”太史阑立即道^,“我太史阑要如何做*,也无需你管**?^&!?br />
    她抬腿便走^&,容弘霍然站起^,大声道:“拦住她^^!”

    “啪**?&^!币簧葡?&*&,太史阑面前的护卫忽然倒下^。

    倒下的护卫身后,出现赵十三,吹了吹拳头^**,笑嘻嘻地道**^&,“我出拳比你快?!?br />
    太史阑伸出的拳头收了回来&,问他*^,“不怕得罪二爷^?”

    “我只怕得罪我的爷*&!闭允?*&。

    “赵十三^!”容弘大怒,“你疯了&!这是老国公的命令!”

    赵十三一板一眼地答:“我是晋国公的奴仆*,我只听他一人的命令!”他一挥手&&,一批护卫快步而来*^&,直奔容弘带来的护卫而去&。

    “走吧!”赵十三塞了个纸条到她掌心&,“按上面说的做^!时辰差不多了!别耽误了^!”

    太史阑毫不犹豫向外走^*,一边走一边穿准备好的衣服,花寻欢紧跟在她身后&,苏亚等人则拦住了容弘。

    她和赵十三擦肩而过的时候^*,听见他悄声道:“?&;ず盟?*!”

    太史阑心中一暖——十三这样卯上自家老主子也要让她走&,不仅因为这是容楚的命令,也是为了景泰蓝吧^*&?

    那些相处的日日夜夜&*,景泰蓝和赵十三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她还多*,她很少抱景泰蓝*,都是赵十三把他捧在怀里^。

    陛下是他心尖上的小祖宗。

    太史阑就在外头照壁后^^,把太监衣服套在自己衣服上,自有两个默不作声的仆妇过来^&&,把她和花寻欢的头发散开**,重新梳头^。

    容楚做事&,总是很周到的^。

    看看时辰^,差不多了^^&,里头还在砰砰乓乓的打^^,太史阑也不管,抬步就往外走^,按照纸条上的安排**,这大门外有一个牌坊^,她就躲在这牌坊后^,然后陛下车驾到时^&,马会受惊^**,马车倾斜,会有两个人滚出来&*,她要做的^,就是和花寻欢迅速把那两个人推到牌坊侧的树后,然后自己换上去。

    天黑*,牌坊后有阴影,只要动作快,应该是没问题的。

    太史阑隐隐听见远处大片的马蹄声*,应该是接应圣驾的勋卫到了。而在另一个方向^^,也远远看见一路逶迤的灯火,应该是景泰蓝的车驾*。

    现在这时候还能公然在街上排队前行的,也只有皇帝车驾了&^。

    太史阑选择了一个最好的角度,静静地等。

    正在这时她听见一声马嘶^。

    极清亮&**,一听就知道是好马^,随即从对面的一条巷子里,忽然冲出一骑来。

    来者出来得突然&^,连太史阑都吓了一跳&,借着幽黯的月光*&,她看见对方身躯高伟^,颔下须发微白,是个五六十岁的男子,人在马上&&,肩背笔直*。

    这人狂驰而来^,在牌坊前勒马,骏马长嘶仰蹄,他手臂一动不动,浑然如铁。

    这人浑身充满了军人的气质,满身细胞都似乎在叫着“我是老将*&^!我是老将&!”

    太史阑眼看他冲到牌坊正中*,停马*,面对皇帝车驾来临的方向&&,一动不动^。

    月光下他的影子岿然**,越过牌坊射在太史阑脚面。

    太史阑抿唇等着^*,以为他马上要走,结果这家伙竟然不动了*。

    太史阑暗叫不好——这么一个家伙铁塔一样矗在这里^,等下还怎么做手脚&?她还能怎么滚出去换人?

    看来这一定是容家的家将*,容家为了避免卷入今晚的事件,干脆双管齐下*,一边拦她^,一边拦皇帝车驾。

    马蹄声在接近,皇帝车驾磷磷的车声也在接近&。已经可以看见两边隐隐飞扬的旗帜。

    太史阑忽然跳了出去&^。

    马上的人回头&,还没看清太史阑的脸*,太史阑已经滚到了他的马蹄下&*,一脚横踹*。

    “啪”一声*,骏马一声长嘶*,抬足乱蹦&,那老将猝不及防,仰身栽倒马下&。

    眼看他要滚到马蹄之下被惊马踩伤^*,太史阑伸手一捞^,抓住他的领口将他拎开。

    “放肆!”那人怒喝&,还在她手中挣扎**,力气很大,太史阑二话不说^^,随手抓起一把泥巴塞在他嘴里。

    那人发出愤怒的呜呜声和欲待呕吐的声音——路边常有牛粪马尿^,烂泥向来很臭&。

    太史阑才没有怜惜之心*^,谁想坏她的事她揍谁*,毫不客气拖着这家伙走回牌坊后*,花寻欢早已备好了绳索&&,太史阑三下两下将这老家伙捆了^*,往牌坊后的树荫里一扔&*。太史阑顺手在那老家伙骑来的马屁股上一刺,马长嘶着狂奔而走^^。

    此刻马蹄声急^,勋卫已到^*!皇帝车驾已到^&!

    太史阑无心再管这人^,抬脚将这人往树荫里一踢*。

    推出去之前她一低头,正看见他腰上黑色玉佩*,一个硕大的“晋”字*。

    她眼睛一眯&,一抬头*,终于对上了那人愤怒得欲待喷火的眼神&*。

    一张她曾经听过好几人描述**,有点熟悉的脸。

    她一怔^,随即笑了笑^。

    道:“公公&,你好?&!?br />
    然后手一推*。

    可怜的老国公&,呜哩呜噜被推到了满是烂泥树叶的树丛里……

    ==

    太史阑一脚把未来公公踢进树荫^,也便不管他了^,目光灼灼地盯着外头大路&。

    眼看皇帝车驾即将近前,她连心都砰砰跳起来——景泰蓝好吗**?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受过委屈?今晚可受了惊吓?

    她自穿越后几乎和景泰蓝就没分开过^,如今虽然离别没多久^,但于她却好像和景泰蓝分别了一年,满心都是思念&。

    黑金色的马车从西往东,勋卫的队伍从东往西,相距还有二十丈&*,勋卫首领将军正要下马接驾的那一刻*,忽然马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马车微微一倾&,帘子一掀&,坐在马车两侧的两个太监骨碌碌滚了下去^*,跌到道路一边的草丛中^*。

    太史阑对花寻欢使个眼色&,两人迅速拖过那两个太监&&,胡乱往身后树丛里一塞^。

    两个太监肥硕的屁股正堵在老国公嘴上……

    随即太史阑和花寻欢滚了出去,几个太监跳下来*,一边将车子扶住,一边向车驾下跪请罪*,另有两人过去默不作声将两人扶起&^*,此时勋卫正好到面前,看见圣驾自然要下跪避道行礼&,也就没法上前查看&,视线也被请罪的一大排太监挡住。

    章凝从后头一辆车子里探出头来,过去问了安*^*,随即不耐烦地道:“没事便速速起行^^!”太监领命,顺手便将太史阑和花寻欢推了上去。

    两人低眉敛目,并不说话**,坐在车门两侧^*,微微垂头^^。

    那边勋卫卫将军迎上章凝^,见礼后问:“陛下是要进宫么*?可是此时宫门已经下钥了……”

    勋卫是内五卫中最高一卫^^,由王公贵族和三品官以上子弟组成&,每年武比三甲也会优先选入勋卫,历来是皇帝亲卫*,如今皇帝年幼,谁都知道这一支内卫应该是受太后掌控。

    好在无论如何*,这还是皇帝亲卫*,本身就应该承?^;实鄢鲂械谋N乐館,并没有任何权力可以阻挡圣驾&。

    “便是宫门下钥&,也不能阻挡陛下视疾,”章凝正色道*,“听闻太后今夜凤体不安^,陛下特意连夜赶来探看*&,陛下以仁孝治天下,怎能对太后疾病不闻不问?”

    勋卫指挥垂下眼睛*&,心想太后身体经常各种不好,怎么没见陛下这么趁夜巴巴赶来探??&?

    他今晚接到的命令是严守宫门^^&,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入*,但这个任何人里面^,到底包括不包括皇帝,他也不敢做主。

    想了想,他笑道:“是*^,末将领命*^*,不过按照规例,但凡半夜入宫人员,都应该先经过勋卫查看*^,微臣不敢查看陛下&,不过那几位宫人还请移步**&。这也是为陛下和太后安危着想*,请陛下和大司空宽涵^?*!?br />
    说完也不等章凝回答,对身边一个年轻将领努了努嘴,那将领带着几个士兵直奔车前&,章凝皱了皱眉**^,对太史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小心,让开一步^&。

    太史阑和花寻欢跳下车*^,面对那过来的年轻将领*,那人身材纤细,个子不算高*&^,头盔压在眉间*,遮挡住了半边脸&。

    太史阑瞧着这人觉得有些眼熟&*^,但这时候遇见眼熟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人走到近前,步子很快,步态也有点眼熟,他并没有直接走到太史阑两人面前搜身&&,在她三尺远之外立定**,笑了笑*&,道:“两位是西局特使^^&?西局的大人们,末将不敢唐突&*,搜身就免了,只想请问两位一个问题——请问西局在丽京新辟的特局坐落何处&&,新任副使何人?”

    太史阑一怔——她怎么知道这个^?

    章凝脸上也微微变色&,西局建制特殊*,是朝廷内设的特务机构,整个体制和运转方式都只有太后等寥寥几人掌握**&^,不对外公开,听说西局每个月还会开会*,在一起交流办案心得&,以及互相学习新的刑讯和诈钱办法,西局的很多事&*,也只有西局的探子自己明白*。并且据说西局内部的秘密也是分等级的*^,什么等级能知道什么消息&&,一点都不会错*。

    所以现在这个问题十分刁钻^,这个问题的密级*,很可能不是普通的西局探子能够知晓^,但是这又是不确定的事情&,很可能无论答出答不出,都是错&。

    勋卫根本不想让陛下车驾过去*,这是要拖延时辰了^,一旦答错*,这边就可以以随从有问题^,可能影响陛下为由拦下车驾,慢慢盘问&,等问完*,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章凝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一着厉害,却完全没有对策,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来^*。

    这边一时沉默掂量*&,那将领似乎脾性不错^,很有耐心地等着^**,他似乎有些饿了&,太史阑看见他悄悄从袖子里摸出一颗花生米来,偏转脸嚼着^。

    他脸一偏,月光下一个熟悉的轮廓,睫毛纤长,鼻梁挺直**,光亮射过去&,泛着玉般的颜色*。

    太史阑眼睛一亮&。

    慕丹佩!

    她竟然已经在勋卫任职&^!

    一霎间太史阑心中转过很多念头^,最终决定*&,冒险^^*!

    她不能确定慕丹佩的立场^^,甚至不知道她到底会怎么做^,却想试一试自己的眼力^*,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看错人^。

    她手指伸入车内*,做了个手势,随即做出要跳下车的模样^,跳车的动作却有些笨拙&,压着了车帘,车子一阵晃动&,里头景泰蓝立即尖声道:“轻些!”

    一把掀开车帘。

    慕丹佩一抬头*,正迎上景泰蓝的脸^。

    景泰蓝一眼看见她也怔了怔^*,随即明白了麻麻要他露面的意思*&,小嘴一鼓,对着慕丹佩做了个“老婆”的口型&。

    月色下慕丹佩的脸色阵青阵白,好像见了鬼。太史阑还从没见过这潇洒的女子这种德行*,忍不住多欣赏了一会儿*&。

    她知道以慕丹佩的聪慧&,在这时候看见景泰蓝*,一定会联想到很多**,比如这是圣驾,比如陛下传说里一直在皇宫和永庆宫&,比如她明明在极东天授大比中见过景泰蓝&。

    她再聪明些^,不仅可以猜出太史阑^,还可以想到更多事**,想到今晚的不对劲^。

    太史阑知道慕丹佩绝顶聪明,她等于把自己的秘密坦然晒给了她,现在赌的就是她有没有猜错慕丹佩的心性&。

    好在慕丹佩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一瞬间的惊讶过后,立即清醒过来^,瞧了景泰蓝一眼^,又瞪了太史阑一眼&。

    她这眼一瞪^*,太史阑心中便一定。

    随即她走上前去,笑道:“将军问的问题比较私密*&,涉及我西局机密,请附耳过来*&?!?br />
    慕丹佩似笑非笑瞧着她,太史阑附在她耳边*,恶狠狠地道**,“有种你就卖了你夫君&!”

    慕丹佩撇撇嘴&&*,低声道:“有何不敢*&!你这个混账^**!”随即点点头,装模作样*&,“哦”了一声^,转身退开。

    她退到勋卫指挥使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人犹豫一下&,终究点点头&&*。

    “请由末将为陛下和大司空引路?&^!敝富邮共嗫?*^。一边对身边属下使了个眼色。

    车马再次移动^,章凝松了口气&&,太史阑从站在路边的慕丹佩身边过^&,目不斜视^^。

    景泰蓝已经对“未来老婆”咧嘴笑了笑^,忙不迭地放下车帘,他要忙着瞧麻麻呢。

    太史阑垂首坐在车边,隔着一层金丝竹帘和一层织锦缎帷幕,都能感觉到里头小人儿灼灼的目光。

    她的手撑在车边^,指尖向内**,这是为了防止景泰蓝看见她控制不住扑过来,好把他给推回去*。

    好在景泰蓝并没有扑过来^*,他竟然还是坐在原地不动,这让太史阑欣喜他的定力,又微微有点心酸^&。

    直到马车再次开动&*,她才听见马车内有点动静,窸窸窣窣的^,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了过来**。

    太史阑几乎能想象到某个娃娃撅着屁股从座位上溜下来^*,小心翼翼凑到车边的景象*^。

    她把指尖往里递了递。

    对面花寻欢瞧着*^,忽然促狭地一笑&^,也把自己手指往里递了递。

    太史阑瞪她一眼&^,花寻欢毫不畏惧,悄悄道:“考验……”

    是考验他呢还是捉弄他&?太史阑很想踹花寻欢一脚^,两个人手指都不涂蔻丹不戴戒指*,没有任何多余装饰&,这叫景泰蓝怎么辨认*?

    里头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即太史阑手指一热,已经被一根小小软软的手指给搭住。

    太史阑瞬间连心都似热了&*,赶紧反掌一握,将那小肥爪子握在掌心*,先细细摸了一遍^&,想要知道他瘦了没。

    其实心里也明白,就算瘦了**,摸手也不那么容易摸出来,但还是忍不住要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她细细数他手背上的窝儿,一^*、二^*^、三*&、四……嗯,很好,没少&&。

    景泰蓝的手很乖巧地蜷在她掌心&&,像一只不会飞去的鸟儿,她微微闭了眼^**^,心里知道这不是鸟,这是龙^^,他也一定会飞去^^,在九天之上俯视众生^,从今以后,便是如今日隔着车帘的触摸&,也得祈祷上天机缘*。

    景泰蓝忽然在她掌心里写字,她赶紧收拾心神&,细细揣摩*&,那小子写“我很好”“整了乔姑姑^?!薄奥槁槲蚁肽?&^*?^^!?br />
    她也在他掌心写^,“我又升官了”“整得好*,继续”“?;ず米约骸盺。

    掌心里忽然落了点柔软的东西&,好像是块点心&,她收回手一瞧&,果然是块枣泥百合软糕,小子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她一边想着自己不在他身边了果然零食吃得厉害,一边手掌一翻,将小子贡献出来的点心藏到了袖子里。

    掌心里忽然又软软湿湿的&,却是景泰蓝在用小舌头舔她掌心里的点心屑儿*&,太史阑有点不习惯^&,心想这小子这么馋**,又觉得不卫生&*,想要缩回却又停住*&。

    这小子没这么馋^。

    他就是想有借口亲近她而已^*。

    太史阑微微有些心酸^,这年纪的孩子*,谁不是想撒娇就滚到大人怀里&&,被捧住心肝宝贝肉肉的一阵乱喊^?用得着像他这样七拐八弯费尽心机小心翼翼&&?这都是她一直以来一心想要培养好他,不纵不宠&,扮演严父的角色,虽然把他给扳正了*,却也没让他尝过多少慈母溺爱的滋味。

    她翻过手掌,温柔地把住了他的脸颊。

    景泰蓝立即将自己的脸颊凑过来^*,紧紧贴在她掌心&,不动了。

    太史阑几乎可以想象出他惬意地眯着眼睛如一只大猫^。

    她轻轻抚摸着他&,指腹一点点摩挲过他细嫩的肌肤,随即又转到他脑后^&^,给他按摩后脑和颈部&。小家伙似乎隐约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咕噜声&。

    相处半年^,她照顾他教育他&,却真的很少伺候他^*,景泰蓝受宠若惊*,撅着屁股趴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麻麻就抽手^*,也不管他现在这姿势多诡异&&^。

    马车微微摇晃,彼此气息匀净^,一层薄薄帘幕,隔开唇角笑影&。

    对面花寻欢瞧着这对半路母子的手底官司^,忽然轻轻叹口气^。这豪爽恣肆的五越女子,此刻眼底也有了微微哀愁&。

    忽然车马一震*,太史阑立即缩手^^,景泰蓝也迅速坐回原位^。太史阑抬头一看&,已经到宫门前了^。

    宫城的阴影远远笼罩了半个京城,阴影下无数士兵披甲执锐&,标枪般矗立。

    有人匆匆迎了上来&^,对车驾磕头^&,却是大司马大司徒,这个时辰还能在此处逗留的&,也就他们了&。太史阑瞧着,心里却叹了口气——景泰蓝的背后势力*,还是太薄弱了&^。三个风烛残年手中无兵的老头子*,就算能在朝堂上带领一批中下层忠心臣子声援他**&,但这种时刻&,那些力量&,还是帮不上忙。

    争天下*^,果然争的就是兵权^^。

    宋山昊和魏严迎了上来,眼神都在太史阑身上转了一圈,有点不确定的模样*,直到章凝对他们微微点头^*,两人眼神才一松^,不过魏严还是皱着眉头&&,神情微带不安。

    宫门前的守卫对圣驾参拜,随即一名男子朗声道:“御卫指挥使戚中秋参见陛下*。刚才微臣已经接到太后懿旨&,称凤体无恙&*,请陛下不要坏了宫门入夜不得开启的规矩&^*,还请立即回驾*?^!庇中Χ匀?^&,“也请三公立即奉陛下回永庆宫*,这宫城入夜之后^*,轻易也是不允许臣子盘桓的&*&&!?br />
    其余两人还没说话^,老而弥辣的章凝已经眉毛一挑道:“别的臣子不允许**,老夫和司徒司马^*,曾由先帝赐予宫城跑马之权!你敢说这里我来不得?”

    “不敢&?*!逼葜星锏屯?&,语气却一丝不让,“三公尽可在宫门前跑马^,但入夜之后宫门不开^,三公定然也知道这规矩&&,卑职职责所在,请陛下和三公成全^^?!?br />
    “谁说我要进去了?”章凝忽然又阴阴一笑^,“宫中规矩*,老夫需要你来教*^?”

    戚中秋松一口气,躬身更低,“恭送陛下,恭送三公?!?br />
    “谁说陛下要回去?”

    戚中秋脸色一白,章凝却根本不理他^,仰头对宫墙大呼道:“李公公,老李&&,我知道你在上面,出来,老夫寻你说话*?&!?br />
    宫墙后一阵沉默^&,随即一盏灯火燃起&^*,墙头上忽然多了几个高高低低的人影^*,其中那个被灯笼照得脸白惨惨的&^,赫然是李秋容^。

    “参见陛下^,见过大司空^、大司马&&、大司徒*?^!彼谇酵非飞?,橘皮老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干巴巴地道&,“趁夜而来^,所为何事?”

    他明明在墙后不知道听了多久&^,此刻却还要再问一遍&*^,摆明着拖延时辰^。

    三公哪里肯上他当^*,宋山昊当即道:“大总管,陛下听闻太后凤体违和*,彻夜赶来探望***,如何能将他拒之门外&*?”

    “您言重了?!崩钋锶莶欢?&^,“方才戚指挥也已经说了,太后无恙*,而宫门半夜不开这是铁规^^*&,想来您也是知道的*?*!?br />
    “陛下久已不见母后,心中思念前来探望**,这是孝道^&*?!蔽貉系?,“不知大总管以何理由阻止陛下行孝&?”

    孝义向来是个大帽子&,南齐奉行以仁孝治天下*,魏严抓住这点质问^*,李秋容却只淡淡道:“太后说了*&,孝道要尽&,规矩更要守*。若她有什么重病*,违例开门倒也应当*,只是她如今身体尚好,已经明白告知陛下*^&,那又何必破坏宫门铁规*?今日规矩一破^&,明日宫门不严^,最后影响的还是太后和陛下的安危&,孰轻孰重*,陛下年幼不知&,三公难道不知?”

    这是训诫的口气了*,三公只得躬身听训**,不过章凝腰弯着&*,脖子却直着,道:“我等谨记太后教诲^&。不过有句闲话想问问李公公&&*?&!?br />
    “您说**?!崩钋锶蓍倨だ狭吵槎艘幌?*。

    “公公口口声声规矩*,”章凝唇角一抹冷笑,“如果老夫没记错**,这宫墙上也有规矩不许站人&^。李公公如今不仅站了^,还带人站了*。这宫墙居高临下^,墙头没把守好,宫内外一切都在危险之中^*,可比一个宫门要紧得多^,直接影响陛下和咱们三公的安危^&&。孰轻孰重,勋卫装聋不知&^*,你李公公难道不知?”

    太史阑险些笑出来&&^。

    这老章^,真是太辣了!

    勋卫们齐齐垂头,再次装聋*,老李身子晃了晃**&,暗骂老章无耻——不是你在那里喊,要求对话*,我会跳上宫墙^*?不上宫墙怎么和你对话^*?

    他冷冷一拂袖,道:“是*&,为了回应大司空您^*,奴才是坏了规矩&。稍后自会到太后面前领罚^&。不过既然如此,自也无需对话,奴才便回宫了*,请三公尽早奉驾回永庆宫吧?!?br />
    说完便要下墙,章凝忽然又笑了&,道:“哎呀老李,生气了*&?别啊&*,老夫和你开玩笑呢*?!?br />
    李秋容身子又晃了晃,怒而回首,章凝对他摆摆手,毫不在意地道:“老李*,我说你剑拔弩张地做什么^?不怕惊着陛下*?说实在的,陛下今晚要回宫^,是因为永庆宫那边太偏僻,陛下夜间游园受了点惊*&,说什么也不肯再在永庆宫住*。正好老夫前去探望陛下*,瞧着实在不是个事^^,便想着奉陛下回宫中*^,好歹在太后身边安安心。你放心,老夫等知道规矩^,不会跟随进宫城一步,这许多随从自也不会进入,只让陛下带两位西局侍应进入如何?”

    ------题外话------

    今天这章开头如果看着觉得接不上的,记得回去看一下昨天那章。昨天我上传章节的时候&,记错了前天的断点^,重复了八百字,之后将那八百字删除,又重新补了一千八百字,亲们回头再看不用再买多出来的一千字&*,算是我给亲们的致歉和补偿&。

    最近事多人忙^,时有疏漏,请包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倾天阑11》,方便以后阅读凤倾天阑第十一章 脚踢公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倾天阑11并对凤倾天阑第十一章 脚踢公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凤倾天阑1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