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尘埃落地(大结局)

    434。请使用访问本站*。g尘埃落地

    “王爷*,王妃。南诏女王王夫和西陵镇南王求见^^!泵磐?,秦风沉声禀告道*。

    墨修尧点点头道:“让他们进来吧*?!?br />
    不一会儿^,安溪公主等人便一道走了进来**,安溪公主手里还抱着小王子,美丽的容颜上满是慈爱和欢喜^。叶璃含笑看着三人道:“这么晚了^,几位怎么来过来^?”雷腾风看看叶璃二人,在看看安溪公主夫妇笑道:“大家都还没有歇息*,本王不胜酒力就出来走走了。正好碰到南诏女王和王夫*,听说他们过来求见王爷和王妃,在下也过来讨一杯茶*,还请王妃勿怪?!?br />
    叶璃莞尔一笑**,“镇南王哪里话*,请坐便是^?!彼蛋沼忻松喜鑎。

    安溪公主抱着孩子^,一刻也不远撒手*。儿子的失而复得,让一贯坚强的安溪公主也差一点泪流满脸*。叶璃含笑看着安溪公主道:“小王子可还好*?”

    安溪公主连连点头道:“朔儿很好^,我们过来…正想谢谢小世子呢*^,小世子…回来了么?”叶璃笑道:“在外面疯了一天*,已经回房休息了?!卑蚕饔行┮藕兜牡懔说阃?^*,笑道:“今日我在亲自跟小世子道谢*?!?br />
    叶璃看看安溪公主怀里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自己的小宝宝笑道:“我能抱抱孩子么**?”安溪公主轻轻将孩子放在叶璃手中。小宝宝睁着大眼睛望着叶璃***,倒也不哭^*。安溪公主不由笑道:“这孩子…出去一趟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往日里可认生的很?!彼档秸饫?*,想起儿子这几天不知道受了什么苦^,安溪公主又有些难过起来了*^。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不必大孩子*,就算是受了什么苦自己也说不出来*,也就更让人担心和心疼。

    叶璃看着安溪公主^*,轻声安慰道:“小王子看着没事*,让人检查过了么*?”

    安溪公主连连点头道:“沈扬先生亲自为朔儿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赡苁芰诵┚?*,过几日就好^?^!?br />
    “那就好^?^^!?br />
    坐在旁边停着他们说话的雷腾风有些惊讶的看向叶璃和墨修尧,“是小世子带回了南诏王子?”墨修尧不在意的笑道:“那小子胡闹*^,正好碰到墨景黎将小王子和他放在一起了^*。他放了一把火趁乱便让人将小王子带回来了?**!?br />
    墨修尧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墨小宝就真的是胡闹随便放了把火就走人一般*。但是雷腾风等人却明白^^,一个才年方十一岁的孩子要在墨景黎的重重守卫之下放火然后趁乱逃走有多么困难。别的不说*,若是换成一般人家这个年纪的孩子^*^,只怕什么都做不了就只会哭了^。

    “小世子年少有为^,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崩滋诜缭薜?。

    安溪公主和普阿也连连点头,对于将儿子救回来的墨小宝同学心中是万分的感激*^。雷腾风喝着茶^*^,一边随意的问道:“定王^,王妃^*,不知道墨景黎……”听到雷腾风的问题,安溪公主和普阿也不由的望向叶璃和墨修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墨景黎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必须要立刻铲除的对象了。

    墨修尧挑眉*,淡淡笑道:“很快就有接过了^*?^!?br />
    雷腾风扬眉*,有些不信的看着墨修尧,“以定王和王妃的能力*,墨景黎不可能蹦跶这么就啊^!蹦抟⑿Φ溃骸疤盒〕蠖?,镇南王何必在意他*^。这种小事,交给墨御宸那小子去处理就可以*。本王搀和进来…未免有些显得仗势欺人了^^^?!闭淌破廴说氖虑槎ㄍ醯钕驴刹皇敲痪?,不过用来欺墨景黎这样的角色,定王殿下还是觉得稍有些显得落了下乘^。

    雷腾风眼中掠过一丝诧异,没想到定王府这么早就开始培养世子的能力了^^。因为在雷腾风看来墨修尧虽然可能是个很严厉的父亲^,但是叶璃却绝对是一个心软疼爱孩子的母亲*。再想想自己二十岁的时候还在父王的羽翼下自鸣得意^^,雷腾风也只能在心中暗暗摇头为自己感到羞愧了*。

    安溪公主同样也是十几岁就开始以王太女的身份处理政事的人,自然不会对墨修尧的话感到惊讶*。只是因为墨小宝救回了自己的儿子而分外感激^。

    墨小宝住的院子在定王府内院的东南角。为了让儿子能够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叶璃和墨修尧在墨小宝到了单独住一个院子的年龄之后就将王府里仅次于正院的一个大院子连带一个小花园一起划到了墨小宝的领域范围。墨小宝在这里面干些什么或者怎么布置两人一般都不会管的。这院子的面积比起一般寻常大户人家的整个府邸也不遑多让,房间也多,许多时候徐知睿冷君涵等人也会在这里小住一些日子。

    墨小宝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冷君涵和徐知睿都早已经睡下了^^^。他们年纪最小,一整天跟着墨修尧和秦烈到处跑^,早就累得不轻^^*。一回来洗漱一番就睡下了,墨小宝也不去打扰他们*,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推开房间的门,墨小宝便愣了一下*^^。一个冰冷而尖锐的东西正顶着他的腰,身后传来一股有些奇异的桂花香味^^,墨小宝皱了皱鼻子味道很熟悉**,“墨景黎*?***!?br />
    一只手在他身上快速的点了几下*,墨小宝身上的几处重要的穴道被人制住**。然后才有一只手将他拉了过来*,有些阴暗的房间里,一个高大阴森的男子正满眼阴鸷的盯着他^,果然是墨景黎。

    墨景黎拽着被点了穴道毫无反抗之力的墨小宝进了里间**,才点燃了一边的烛台。房间里渐渐的明亮起来*^,墨小宝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定王府暗卫的服饰,过于苍白的脸色和阴鸷幽暗的眼神让他看起来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幽魂*。

    “墨御宸**,你真是好本事^?*!蹦袄瓒⒆拍”?^^,阴森森的道。

    墨小宝耸了耸肩,笑眯眯道:“你也不差*,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摸进本世子的院子。是谁帮你的***?只凭你一个人^,绝对没有能力悄无声息的避开王府的暗卫进入本世子的院子*^*?!?br />
    墨景黎神色古怪的笑了笑道:“可惜*^*,你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了^*^*?^*!?br />
    墨小宝挑了挑眉*^,看着墨景黎道:“我说…你不是打算现在就杀了我吧?!?br />
    “你猜对了^*?!蹦袄枘Φ溃骸霸缰滥阏飧鲂」碚饷唇苹?,抓到你的时候就该直接杀了你,也省得朕费这么多的功夫了*?*!?br />
    墨小宝顿时耷拉下小脸^*,“杀了我你也出不去了?!?br />
    墨景黎笑道:“朕能进的来^,就能出的去?!蹦”Τ聊肆季胇*,终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你动手吧^?*!?br />
    他如果不这么说**,墨景黎说不定就马上动手了*。但是他这么说了*,墨景黎反而迟疑了^,怀疑的盯着他道:“你又有什么阴谋*^?”墨小宝翻了个白眼^,“我都要死了还能有什么阴谋**^?我为自己的短命哀悼一下行么*?”

    墨景黎沉默不语*,墨小宝想了想^^,抬头问道:“对了*,我死了之后你记得离我远一点*。不*,是记得死的离我远一点?^!?br />
    “什么意思^?”墨景黎沉声道^。

    墨小宝有些愧疚的道:“之前在小院里^^*,你喝了不少酒吧^^?”

    “那又如何*?”他确实喝了不少酒^,但是那些酒量还不至于对他有什么影响。墨小宝对手指,“我不小心*,往酒里加了一点东西*??赡芑帷赖牟荒敲春每?。总之^^,你要离我远一点^*?!笨醋拍”σ涣橙险娴哪Q?^,墨景黎气得目眦欲裂^,低声怒吼道:“墨御宸*!”

    “这不能怪我!蹦”θ险娴纳?。

    “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

    墨小宝连连摇头,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反正大家都要死了^,什么药也不重要对不对?如果你能赶在毒发之前弄死自己的话^,其实完全没有影响的*?!?br />
    暴躁的墨景黎突然停了下来,打量了墨小宝许久才嗤笑出声,“朕倒是忘了^*,你这个小子的诡计多端比起你爹来也不遑多让*^。差一点就让你给骗了**?^*!蹦”Ψ烁霭籽?,也不着急^,“本世子说了^,只要求你死了的时候离本世子远一点?!?br />
    “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药?”墨景黎暴怒*,墨景黎这样的人,最缺的就是那股豁出去的勇气^,所以也很容易被一些莫须有的东西吓到*^。如果墨小宝直接了当告诉他下了什么药的话*,他反而不会那么紧张了。正是因为墨小宝这样的态度^*,才让他感到忐忑不安。一句话*,脑补过度。

    墨小宝一脸无辜的望着他^^,那双眼睛里简直就明明白白的写着,早死早超生吧。

    瞪着墨小宝看了许久,墨景黎眼底闪过一丝血光*,终于下定了决心抽出匕首就要朝着墨小宝的胸口刺去^,“既然你不想说^,就自己留着吧^*!?br />
    “墨景黎^,你在找本世子么^?哈哈,笨蛋*,你连人都认不清楚还出来混什么?*??”门外响起一个清脆欢快的声音,带着无数恶意的嘲讽传进房里^。墨景黎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跟前的人*。被迫坐在凳子上的墨小宝朝他挤出一个无奈的苦笑*,“我真的不知道他给你下了什么药^^,另外,我也不姓墨?!?br />
    “你不是墨御宸?”

    “墨小宝”耸了耸肩^,“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墨景黎一把抓起墨小宝拎着他一路到了门口,透过门口的缝隙,墨景黎清楚的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个身着墨色锦衣神采飞扬的俊美少年^^,竟然跟他跟前的墨小宝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月光下^,那双眼睛里毫不掩饰的透露出对屋里的人的鄙视和幸灾乐祸。

    “秦烈^,你个笨蛋怎么又被抓了*?”院子里的墨小宝不爽的叫道^*。墨景黎手里的墨小宝翻了个白眼,同样的不爽^,“我这是被谁害的?”他娘的他只是还没来得及卸妆换衣服*,打算先过来等着某人回来商量一下下面该怎么不拿而已好不好?

    墨小宝摸摸下巴*,还是很有良心的点头道:“好吧^,墨景黎你快出来*。伤了秦烈你也跑不了?*!蹦袄枥湫σ簧?^^,道:“你过来换他?^*!?br />
    秦烈白了他一眼*,“你脑子坏了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觉得定王府会用世子交换一个暗卫的命*?”他虽然获得了加入麒麟的资格*,但是还没完成正规的训练之前,他还是只能充当暗卫。想到这一点^,秦烈有些忧伤***。如果他就这么死了^^,最后还没被追加为麒麟队员的话**,他做鬼也不会放过墨小宝的^。

    某人的怨念让墨小宝觉得后脑勺有点发凉**,摸了摸脑袋^,墨小宝笑眯眯道:“那啥…换人肯定不行,我给你解药怎么样?”

    “什么解药^^?”墨景黎警惕的盯着他半晌才冷笑道:“我现在要解药还有什么用^*?”

    被拒绝了的墨小宝幽幽的望着他道:“你会后悔的**^?*!?br />
    墨景黎冷笑一声*,极不答话,也不出门*。秦洌比他矮的多^,一旦出了门墨家军的神箭手偷袭的话^^*,连个挡箭牌都没有*。但是墨景黎也明白,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他手里的人真的是墨御宸^,他还可以跟他同归于尽*,但是现在换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暗卫,墨景黎就犹豫了^。用自己的命换一个暗卫的命^*^,墨景黎深深地感到不值的*。

    这么一会儿的动静^,墨修尧已经带着众人赶到了*,看到站在院子里一脸哀怨纠结的墨小宝^*,墨修尧嗤笑一声,“怎么,又栽了^^?”墨小宝咬紧了腮帮狠狠地瞪着他爹,什么叫又栽了?^*!他墨御宸什么时候栽过了*?

    叶璃抬手抚了抚儿子的小脑袋,蹙眉道:“秦烈在里面?”

    墨小宝重重的点了点头^*,表面上看起来轻松,但是墨小宝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谁知道墨景黎那疯子会不会明知道没有退路了铤而走险给秦烈一刀**?

    墨修尧拉着叶璃上前几步*,淡淡道:“墨景黎^^,既然已经来了*,就别再躲躲藏藏的*,出来吧*?*!崩锩娴娜税胩烀挥谐錾鵡^^,不过好一会儿墨景黎的声音才从里面传来*,“墨修尧,你当朕是傻子么^?”

    墨修尧不由得低笑出声,“难道你不是傻子么?本王放你走了,你还自己跑回来^,难道你指望这一次本王还会放你走?是谁给了你这个自信*^*,认为自己可以在定王府里伤到本王的儿子?自个儿走出来*,本王让你死得轻松一点**?!?br />
    房间里,墨景黎紧紧地抓住秦烈抵在门边上**,秦烈被他抓的有些难受^,不舒服的动了动叹气道:“你抓着我真的没用。我只是世子身边的一个暗卫而已^,你觉得王爷会为了我而放你一条生路么*?还有啊**^,就算放你走了*,世子在你身上下了毒,你也跑不了多远吧^^*?!?br />
    墨景黎盯着他**,笑容有些狰狞,“你是在鼓励朕带着你一起同归于尽么?”

    秦烈识相的闭嘴,他还不想死*,就算死也不想跟墨景黎死在一块儿。

    “墨修尧,让你所有的弓箭手都滚远一点!”对于抓着人质的人来说^,最害怕的就是那些隐秘在暗处让人防无可防的弓箭手^。特别是定王府的弓箭手都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

    墨修尧挑了下眉,抬手示意了一下道:“没问题^*?!?br />
    “朕凭什么相信你?”墨景黎怀疑的道。

    墨修尧有些不耐烦的道:“本王怎么知道怎么让你相信^?你爱出来就出来^,不出来就算了**?!被蛐硎翘隽四抟⒌牟荒头?,墨景黎终于松动了一些。他手里能握住的东西太少了*,只有一个假扮定王府世子的暗卫^*,根本不足以跟墨修尧谈条件^。

    “放我离开定王府***?!蹦袄枰а赖繼。

    墨修尧顿时乐了^,懒洋洋的看着紧闭的房门笑道:“墨景黎*,你以为本王在跟你玩儿游戏^?还是本王要跟你来个几擒几纵?你有那个价值么*?”

    又过了半晌*,房门终于从里面被拉开,墨景黎抓着秦烈走了出来^。墨景黎一只手抓着秦烈挡在自己身前^,一只手握着匕首顶着秦烈的后背,只要一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可以率先一步将匕首送入秦烈的后背上^。

    墨修尧淡淡的斜了一眼墨景黎**,“你终于肯出来了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吧?”墨景黎警惕的顶着院子里的一群人*,即使没有弓箭手,就是这些人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活着闯出定王府。就这烛火*,看到站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的墨小宝,果然和自己跟前的人一模一样*^,但是那孩子眼睛里闪动着慧黠的光彩却让他一眼就肯定了*,那个孩子确实是真正的定王府世子墨御宸^^,因为这讨厌的小鬼看他的眼神分明跟他那个爹少年时候一模一样^。

    墨景黎抓着秦烈^*,盯着墨修尧道:“不想这个小鬼没命,就给我退远一点^^^?*!?br />
    墨修尧神色平淡*,显然根本不将墨景黎的威胁看在眼里^^。

    “怎么样*?小世子?你也跟你的父王一样不将这小鬼的命看在眼里么^?他是因为你才被朕抓住的吧?”墨景黎吵着墨小宝恶意的一笑?*?吹角亓页酝粗迕嫉哪Q?^^,墨小宝原本还带着笑意的笑脸顿时凝重起来*^^^。恨恨的顶着墨景黎道:“放开他?!?br />
    “放我走*?!蹦袄韬敛挥淘サ奶岢鎏跫?。

    “不可能?!蹦”σа赖?。

    看着他生气,墨景黎的心情反而好了一些*,笑道:“那你过来换他?!?br />
    “好^!”墨小宝朗声道***^*。众人皆是一愣^,就连提出条件的墨景黎说这话的时候更多的也是带着嘲讽的意思*,根本没想过墨小宝会一口答应下来^^。

    “世子三思!”跟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的人都吓了一跳^*,连忙阻拦道。在他们这些人眼中*^,一百个秦烈的性命都比不上一个墨小宝重要。不是他们轻贱别人的生命**,而是在世间任何一个人的眼中*^,都不会认为一个暗卫的命会比定王府未来的继承人金贵^。

    墨景黎愣了愣*^^,谨慎的打量着墨小宝道:“你说真的?”墨小宝傲然的扬起小下巴道:“那是自然,本世子怕你就不叫墨御宸^^?^!?br />
    墨景黎看向站在旁边的墨修尧和叶璃*。在一群七嘴八舌的劝谏的人群中*,身为墨小宝父母的人反倒是显得格外的安静**。

    “娘亲^?”墨小宝抬头望着叶璃^,叶璃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抬手揉揉墨小宝的小脑袋道:“小宝长大了,你自己做决定吧。千万要…小心^^?!蹦”π×骋涣?^,重重的点头道:“孩儿知道^,多谢娘亲*?*^^!?br />
    说完^*,墨小宝朝着墨景黎抬手示意自己身上并没有带什么武器^,便抬脚慢慢的朝他们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到距离墨景黎只有三步远的地方时^,墨小宝瞪着墨景黎道:“放了秦烈^?*!?br />
    有了墨小宝再收^,墨景黎自然不会再在意一个秦烈了^^。何况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带着两个人质,抬手便将秦烈推了出去,另一只手同时抓向墨小宝**^。

    “去死!”被他推出去的秦烈却并没有甩出去,反而一个扭身吵着墨景黎的方向撞了过去,同一时间墨小宝也飞身一脚揣向墨景黎的面门*。墨景黎突然遭袭*,但是并不是没有准备。以墨小宝的狡猾^^*,墨景黎知道他根本不可能速手就擒^,但是他必须赌一赌*,否则就算他有秦烈在手^*,最后也绝对逃不过一死。所以*,墨小宝一脚踢向他面门的同时,墨景黎已经侧身闪过,再一次出手抓向墨小宝的要害^^^。

    秦烈被止住了穴道^,虽然这一会儿功夫冲开了一些,但是能够有这一撞之力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很快便被墨景黎一脚踢到了一边。旁边的暗卫连忙上前扶起他,发现并没有受什么重伤**。

    旁边跟过来的凤之遥等人立刻要上前帮墨小宝,却被墨修尧抬手拦了下来*。

    “王爷^*!”凤之遥皱眉^,不赞成的看向墨修尧**^^。以墨小宝的武功^,绝对不是墨景黎的对手*。墨修尧淡然道:“不用担心,让他试试。你们平时若是肯用心跟他打^,现在就不用这么担心了^^?!蹦”κ嵌ㄍ醺雷?^*,身份贵重*^。虽然习武也算是刻苦*,但是到底身份不一样。无论是陪练的还是教授的很少有人敢跟他动真格的*,更不用说拼命了。也就导致了墨小宝的实战经验其实相当的匮乏。墨修尧当年好歹还有几个不对盘的皇室贵族之地三不五时的打个闷棍什么的,墨小宝从小到大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帆风顺了。

    小宝和墨景黎过招的过程不可谓不精彩^*,虽然身量短小^,内力稀松*。但是长期混迹于麒麟且天生三观略歪的墨小宝出手狠辣刁钻*,丝毫看不出第一次跟人拼命的紧张和拘束^*。就这样的表现,若是再大两岁**,说他杀人如麻都有人相信。

    站在一边的雷腾风看着墨小宝的表现也不得不叹服,有子如此,定王府五十年内只怕绝对不会衰退了。

    “王爷*^,咱们这是在养世子还是在养杀手?小世子这功夫…怎么看着比阎王阁那帮人还狠*?”凤之遥哀叹道^*。阎王阁的杀手只是狠辣而已,但是他们的小世子出手不仅狠辣而且还十分猥琐^。简直让凤之遥感到不忍直视^。你一个十一二岁的小鬼招招都用“猴子偷桃”这样的招式^^,真的大丈夫么?

    墨修尧丝毫不以为忤,“打得过就行^。等他武功高了*,自然会改正过来了***!彼不队谜庑┾龅恼惺??这不是能力更不上么**^?等到武功高强了,能够大杀四方了,以墨小宝那天生得瑟的个性*,自然会选择更加光明正大的招式**。凤之遥摇头叹息,“徐家的众位知道了^,一定会感到痛心疾首的^?!蹦”Φ慕逃幸话胧切旒以诟涸鸬?,就算教不出一个如清尘公子一般的浊世翩公子,至少也该是一个温文尔雅*,月朗风清的端方君子吧?

    墨修尧嗤之以鼻*,“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本王可没有心情时不时跟在他身后替他擦屁股收拾烂摊子^^?!蹦”σ院笠龅目刹皇堑ゴ康氖爻悄敲醇虻?。若是太单纯了遇到问题一天到晚来烦他,他只会想要敲死他^。

    虽然墨小宝竭尽全力**,但是到底实力差距太大*,终于被墨景黎打了有些招架不住了^^。墨小宝也不爱惜面子,毫不犹豫的舍弃了墨景黎满院子乱串起来^??寄袄杌咕枳拍抟⒌热嘶嵬蝗怀鍪?,等到发现墨修尧根本无意插手之后**,而自己只要不试图逃离墨家军的暗卫便置之不理之后,墨景黎便将全部的怒气发泄到了墨小宝的身上*。

    墨小宝被追得到处跑*,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嚎^,“沈先生^,你的药是不是过期了啊啊啊?***?!”

    正在自己的院里睡的十分香甜的沈扬睡梦中翻了个身低声嘀咕着,“混小子^,本神医的药什么时候失效过^?”

    就在墨小宝一边施展轻功到处乱串^^。一边思索着要不要拉下脸皮向他父王求救的时候*,突然明显的感觉到墨景黎追着自己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百忙之中,墨小宝回头一看虽然因为天色看不太清楚墨景黎的脸色***,却明显的看到墨景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片*。如果墨小宝这个被追着跑的都人还没有出汗^,而追着他的人却已经汗流浃背了的话…这很显然是不太合理的^。墨小宝眼珠子一转,从怀里掏出一个玩意儿朝着墨景黎抓了过去^,“解药给你*!”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扑向了站在一边看戏的墨修尧。

    墨景黎在追着墨小宝跑了几圈之后,就明显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一股诡异的燥热感渐渐的涌上来,而且慢慢的开始影响他的身体。这一刻^^^,他才真正的相信了秦烈确实没有骗他,他真的中毒了^^*。

    所以在墨小宝大叫解药的时候便顿了一下伸手将墨小宝砸来的东西接在了手中*。等他发现那不过是墨小宝随意扔过来的一个玉佩的时候**,墨小宝已经扑进了墨修尧的怀中*。但是墨景黎并没有功夫去理会墨小宝的卑鄙行径,因为那诡异的毒已经开始发作了*^。此时距离他喝酒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之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但是现在一发作起来却仿佛是野火一般的片刻间便成了燎原之势。

    “你……”一时间墨景黎汗如雨下***,整个人仿佛在水里泡过一般。墨景黎倒在地上,身体里仿佛被烈火烧灼又仿佛有什么诡异的冲动和欲望。这些奇怪的痛楚胶着在一起^,让他感到整个人仿佛被虫子噬咬一般的难受*。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怒瞪口呆*??聪蚰”Φ难凵穸急涞糜行┕钜炱鹄?,“这个…世子^,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凤之遥皱眉问道*??茨袄璧难?*,也不像是哪儿痛,或者是全身上下每一处不痛^?而且到底是什么毒直流汗不吐血不七窍流血,甚至还面色红润根本看不出来中毒了的模样?

    站在另一边的韩明晰怜悯的看了一眼墨景黎,再看看趴在墨修尧怀里直喘气儿的墨小宝^^,摸摸鼻子还是决定闭嘴^。

    墨修尧瞥了墨小宝一眼,拍拍叶璃的手道:“阿璃,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没什么事了**?!币读⑽⒛?^,看了看趴在墨修尧怀里满脸纯真的笑容望着自己的墨小宝轻轻叹了口气**,点头道:“我先回去了^^。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别再玩儿了?!?br />
    墨小宝连连点头*,朝着叶璃挥手,“嗯嗯*,娘亲晚安^*?**!?br />
    看着叶璃带着人远去,墨修尧轻哼一声随手一甩就将墨小宝抛了出去,墨小宝在半空一个利落的反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父王,你好狠的心啊^!焙邝铟畹拇笱劬ρ郯桶偷耐拍抟?,眼睛里的水光泫然欲滴。墨修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到底是谁把墨小宝教的如此没脸没皮的?^??

    墨小宝撅着小嘴儿*,轻哼一声***。面对父王这种儿子不如草的狠心爹^**,要脸皮有个屁用啊**^,本世子这也算是以柔克刚。

    旁边,凤之遥轻咳了一声道:“我说,王爷世子*,那个…是不是该处理了^?”指了指倒在地上痛苦的声音的某人,凤之遥问道。墨修尧眉梢轻挑*,“毒是本王下的么*?”

    “世子^^?”凤之?^?聪蚰”?^。

    却发现墨小宝正拉着秦烈试图逃逸现场^,被人叫住了墨小宝有些扼腕的转过身幽怨的瞪了凤之遥一眼。凤之遥也不明白自己哪儿得罪这位小祖宗了**^*,只得摸摸鼻子笑道:“世子,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咱们还要审问呢*^^^^,你弄成这样…咱们不方便办事啊*^^?!笨茨袄柘衷诘难觀**^,只怕就是狠狠抽他一顿他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墨小宝张了张嘴^^*,可怜巴巴的看向秦烈^*。秦烈抬头望天,今晚的月亮真圆*。

    墨小宝跺了跺脚,跑到凤之遥身边低声跟他打商量*,“你别告诉我娘亲哟?*!狈镏S淘チ艘幌耝,还是点了点头。墨小宝这才俯在凤之遥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凤之遥愣了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墨小宝,“我记得王妃说……”墨小宝恼怒的瞪他^^,“所以我才说,不许*、告、诉*、娘^、亲^*!”

    说完,还不忘自以为饱含威胁的瞪了凤之遥一眼,回头拽着秦烈跑了^。远远的,传来秦烈疑惑的声音*^,“你不是说要看戏么?”墨小宝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你看那个模样好看么?*!”

    “呃…好像是不太好看^^^!彼涂吹侥袄柙诘厣吓ぐ∨ね纯嗟纳胍髁??^;共蝗缪闲炭酱蚶吹糜锌赐?^^*。

    看着跑走的两个孩子,凤之遥的神色难得的扭曲了。韩明晰心中早有了结论*,也不在意笑眯眯的拍拍凤之遥问道:“小世子说什么**?”

    凤之遥无力的挥挥手道:“你们谁…带他去趟妓院?”定王府这样的地方,肯定不能让青楼女子进来的。尼玛世子才十一岁啊十一岁,居然连续两次对墨景黎下春药*,这可怎么得了?幽怨的忘了一眼旁边的墨修尧*,“王爷,属下觉得您和王妃对世子的教育要加强^*^^?^!?br />
    墨修尧嘴角抽搐,难得沉默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道:“青楼…你们还是去问问沈扬有没有解药吧*?!笔裁唇凶銮喑鲇诶?,墨小宝现在的行为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墨修尧自问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过如此天才如此恶毒的想法^^^。想教儿子做坏事的墨修尧深深的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现在去叫沈扬*?我们会被弄死的**?!狈镏A⊥?^*。

    韩明晰轻咳了一声道:“我记得…沈先生说过^*,那个药…不算毒,暂时配不出来解药**?^^^!?br />
    墨修尧摸摸鼻子**^*,挥手道:“你们自己看着办,本王先走了^^?!倍ㄍ鹾敛挥淘サ亩葑?,将烂摊子留给属下收拾*^。躺在地上的墨景黎痛苦的恨不得自己早点死过去。虽然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难受^,整个人仿佛要被撑爆了一般的痛苦,但是凤之遥等人对对话却一字不漏的传进了他的耳中**。

    “不要…杀了我*!杀了我^*!”墨景黎现在终于明白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什么了。他甚至希望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进过定王府**,这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蛘咚霸诙ㄍ醺拇蟮罹捅荒抟⒏绷?。一个男人…一个早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的男人,却被下了春药。即使已经失去了某些能力*,但是却并不代表墨景黎就失去了某些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受到的痛苦更是寻常人的两倍**。更让他恐惧的是,如果让被人知道……

    即使浑身是汗^^^,墨景黎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墨修尧!有本事你杀了朕**!你动手??!”到了这个地步*,墨景黎再也无力掩饰什么^^,他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刺耳*,让人听在耳里都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在场的众人,有不少都是曾经出入皇宫的人*^^,怎么会听不出这声音的怪异之处^*。这分明是那些宫里伺候人的阉人才会发出的尖锐声音^,墨景黎本身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英挺男子*,年过而立之后声音更显得厚重低沉^^。与这突如其来的尖锐和诡异感相对比**^^,更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这是怎么回事?”凤之遥惊恐的道^。墨修尧其实人品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他从头到尾从来没有跟人宣扬过自己对墨景黎做了什么凶残的事情,墨景黎自己当然也不可能四处宣扬了*。于是*^*,对于墨景黎突然发出这样诡异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墨景黎的某一处*。

    雷腾风轻咳了一声^,低声道:“黎王自从已故王妃的生下一个世子以后,似乎一直没有……”于是^,这位怀疑其实墨景黎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那什么了。凤之遥等定王府的人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据他们所知当初黎王可是为了解药被王爷坑了不少东西^^。难道王爷坑完人家之后还弄了一副假药还得人家不但从此生不了孩子^,连男人都做不了了?

    被误会了的墨修尧轻咳了一声^,摆摆手道:“凤三,这件事交给你处理了啊?^!彼低阇^,也不再管众人诡异的神色^,定王殿下翩然而去^^^。

    雷腾风和之后才感到的耶律泓怜悯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墨景黎^*,有些尴尬的笑道:“咱们也该回去了^*,大殿上大概还在喝酒*。北戎太子*,咱们再回去喝一杯*?”

    耶律泓点点头*^,跟着雷腾风结伴走了*。把这烫手的山芋留给定王府的人^,他们只需要知道墨景黎以后再也翻不了身就可以了*。凤之遥欲哭无泪^^,抓一个俘虏没问题,但是抓一个身中烈性春药还无法缓解的俘虏^,这要怎么办**?

    韩明晰摸摸鼻子笑道:“这个…忍忍就过去了*^^?!彼灯鹄吹氖焙?*,韩明晰也有些心虚,一般人自然是忍忍就过去了*^,但是这个…到底能不能忍过去谁也不知道。小世子实在是太凶残了*,说他完全不知道墨景黎那什么*,谁也不信。谁没事干专门给人下春药?^??

    正院的卧室里*^,叶璃梳洗了一番褪去身上的饰品和妆容*,悠闲的倚坐在软榻上拿着一卷书慢慢的翻着^。虽然已经过了四更天^,不过这一天忙下来突然放松了倒反而没有了困意*。叶璃便坐在床边的软榻上一边看书一边等墨修尧回来**。

    “王妃*,已经这么晚了^,您还是用些汤早些歇息吧*?*!鼻逅俗乓恢鸭μ拦?,轻声笑道。叶璃含笑点点头,接过鸡汤尝了一口笑道:“味道真好^*,还是青霜的手最巧了^。我都有些舍不得你出嫁了^?!鼻嗨瘟澄⒑靆,娇嗔道:“王妃又拿奴婢开玩笑?**!?br />
    叶璃轻叹一声道:“我可没有开玩笑,你跟在我身边时间最久^。这一次…的事情过了,我和王爷亲自为你和阿瑾主持婚礼?^!?br />
    青霜眼眶微红,道:“这世上再也没有王妃对青霜更好的人了?!?br />
    叶璃有些无奈的笑道:“你这丫头,好好的哭什么^^^。你去看看王爷回来了没有^。这些琐事让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鼻嗨僖闪艘幌?,还是点头道:“是,奴婢告退*?^!?br />
    过了一会儿^*,青霜走了进来含笑道:“王妃^*,王爷去书房……”软榻上*,叶璃手中握着书卷已经沉睡了^^。放在旁边的鸡汤还上下半盅已经微凉^。

    “王妃^^?”青霜缓步上前**,看着眼前沉睡中的清丽容颜*^^,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王妃…你睡着了么?”叶璃睡颜沉静^^,丝毫不受影响*。青霜咬了咬唇角^,低声道:“王妃*,对不起了……”站起身来,青霜抬手一指点向沉睡中的叶璃。只看那熟练的指法和指力,就知道内功不弱^。甚至可能比从前跟在叶璃身边的青鸾还要更高一些**。

    一只芊芊素手挡住了她的手指*,沉睡中的叶璃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青霜*,你太让我失望了^*?!?br />
    “王…王妃^^?”青霜脸色一变*,连忙挤出一丝笑容道:“王妃*,你在说什么,青霜不明白?**!币读б∫⊥?,笑道:“你怎么会不明白^^?沉香醉确实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迷药***^,但是…你却不该在鸡汤里面放菌类^。难道你没有闻到香菇的味道有些不对劲么*^^?沈先生说过*,沉香醉与很多东西都不相容,比如兰花*,比如菌类…*?*!?br />
    青霜也自己既然被发现了肯定是瞒不过叶璃的,沉声道:“王妃,得罪了^^^!”抽出被叶璃握住的手*,青霜抬手一掌朝着叶璃劈了过来。

    叶璃也不示弱^*,一手在软榻上一撑便一跃而起,抬脚踢了出去。青霜跟在叶璃身边十几年*,自然比谁都清楚叶璃的实力*^^,也不敢怠慢,抽出一柄软剑朝着叶璃便刺了过来。叶璃眼神一黯^*,袖间短刃飞快的划出^,银光一闪朝着青霜直射而来^^。

    “找死!”

    青霜的软?;姑挥写痰?**,门口传来一声饱含戾气的声音*。一道凌厉的劲风朝着青霜席卷而来*^^,青霜整个人顿时被打飞出去撞到了一边的墙上*,吐了一口鲜血再也爬不起来。

    墨修尧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青霜*,那幽冷无波的眼神仿佛是再看一个死人一般。青霜自知今日难逃一死*^^,也不再反抗闭上眼睛引颈就戳^*。

    “修尧^**^,不要^?!币读兆×四抟⑻鸬氖终?,轻轻摇了摇头。墨修尧低头看着叶璃恳求的眼眸^^^,轻轻叹了口气道:“不许为了别人难过?^*!币读С恍?*,道:“我不会为了别人难过*?!弊?^,看向青霜叶璃沉声问道:“青霜,为什么^?”

    原本闭目就死,等了半晌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青霜有些茫然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叶璃的眼睛里满是不解。叶璃轻轻叹了口气*,默然无语^。

    花厅里^,墨修尧和叶璃坐在主位上,旁边不远处坐着墨小宝?;褂形叛抖吹男烨喟睾湍芄馨㈣热?。青霜跪倒在大厅中央^,神色黯淡一副心若死灰的模样*。

    “王爷,王妃^,老奴…老奴…”墨叔长叹一声^,跪倒在地上道:“请王爷王妃责罚!币读鹕矸銎鹉?,轻声道:“墨叔你这是做什么^。这事…这事是本妃对不起你和阿瑾*?*^!鼻嗨桶㈣幕槭乱丫?,说起来青霜就算是他们家的人了。青霜出了事,他们家也一样要受牵连^。但是青霜却是跟了叶璃十几年的丫头,说起来还是叶璃的愧疚更多一些*,“墨叔快起来^,你这样说…让我实在是无颜以对!?br />
    墨修尧点点头道:“王妃说得对^,墨叔你们一家对定王府忠心耿耿,这次的事情确实与你们无关^^*。阿瑾^,回头本王在为你寻一个好妻子可好^^?”对于沉默寡言的阿瑾,墨修尧的脾气一向很好。阿瑾从小便跟在他身边的^^,虽然不聪明,却更加的忠心^^。

    阿瑾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他跟青霜也认识很多年了,从两人都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少女开始*,虽然不像王妃和王爷那样,但是王妃说要将青霜嫁给他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的^*。现在看到青霜这样^,阿瑾心里很难过*。却倔强的偏过头去不再看她^*,王爷和王妃都是最好的人*,也是他们要效忠的人**^,想要对王爷和王妃不利的人都是不对的*。

    叶璃扶着墨叔在一边坐了下来,才回头看着青霜,淡淡问道:“青霜^,为什么?”

    青霜抬头看着叶璃,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道:“王妃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么?”叶璃仔细的看着青霜^,她还记得当初她将青霜带回府中的时候,她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天真可爱的孩子^*。一转眼已经十多年过去了,眼前这个满眼无奈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看不到当年那个女孩儿的踪影了^。

    “你是苍茫山的人?”叶璃问道^。

    青霜点了点头^,叶璃道:“苍茫山早已经不存在了*。我知道,你这些年并没有出卖定王府的消息*,否则,你早就应该已经暴露了。当初…苍茫山覆灭的时候你为何不告诉我*?难道你认为***,你说出这样之后,我会杀了你^*^?”

    青霜摇摇头,望着叶璃道:“我知道王妃对我很好,是我对不起王妃**。事到如今^,青霜只求一死?*!?br />
    叶璃闭了闭眼眸^,清丽温婉的容颜染上了一丝怒意*^,“只求一死?好一个只求一死^!在你眼中^*,命就那么贱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管^,就要求一死^?还是说…定王府灭了苍茫山^^*,你心怀怨恨?若是如此的话…本妃成全你***。青霜*,你告诉我^*,你是心向苍茫山么^^*?”

    青霜低头不语^,叶璃摇了摇头叹息道:“你不是^,你八九岁就跟在我身边,之后又跟着我进了定王府^^。如果你真的对苍茫山有感情的话*,跟在我身边这些年早应该收集了不少的消息可以透露给苍茫山的主人。甚至你还是最有机会接近小宝和麟儿心儿的,但是你一直什么都没做*。青霜^^,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青霜呆呆的望着叶璃,许久才低下了头^。晶莹的眼泪滑下眼角*,一颗一颗的滴落在跟前的地板上^。

    “王妃…呜呜……”青霜望着叶璃,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叶璃平静的看着她神色温和,轻声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捏在墨景黎的手上?”

    青霜点头道:“我的家人…我还有一个弟弟*,他在黎王的手里,如果我不照他说的话做^^,我弟弟就会死的!?br />
    “你弟弟*^^?”叶璃皱眉*,“你不是孤儿^^?”当年叶璃遇到青霜的时候*,她只是一个街边上快要饿死了的孤女*,后来青霜也说了她的父母在水灾的时候淹死了*。叶璃摇了摇头^*^^,既然青霜是苍茫山的人^,这些自然都是假的了。

    青霜摇头,低声道:“我从小便父母双亡**,和弟弟一起在苍茫山长大。遇到王妃的那年正好发生水灾^,苍茫山便派了一群人潜入楚京,好伺机潜伏进楚京的高门望族的府邸中*。我扮成流落的孤女^,正好被王妃救了回去^**!?br />
    叶璃挑眉道:“所以*,你原本其实不是要进叶府的?”

    青霜咬了咬唇角道:“向我们这样的细作*,有许多终其一人都不会接到任何任务^*,就可以像平常人一样安安分分的过一辈子^^^^。当时王妃买了我回去,我知道王妃是黎王的未婚妻*,跟着王妃进叶府也不算错*。后来…王妃被黎王退亲了*,却没想到会嫁入定王府。奴婢只想平平顺顺的过日子^,所以…就劝说苍茫山的人,如果奴婢透露了定王府的消息,一定会引起王爷和王妃的怀疑。与其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消息路出马脚^,还不如留着等到重要的时候用……之后几年^*,苍茫山就再也没用问奴婢要过任何消息。而且…定王府守卫森严**^,真正重要的消息奴婢也不知道。知道…东方夫人过世之后不久*,黎王派人找到了奴婢。之前奴婢一直敷衍他^^,这一次他亲自到了璃城*,还带来了奴婢的弟弟的信物……”

    青霜断断续续的诉说着自己的事情^^,在座的众人停在耳中也不由得叹息^。一个从小被苍茫山教养的女孩子^,还有一个被扣押当做人质的弟弟,青霜也有她自己的难处^*。

    “墨景黎要你做什么?”叶璃问道*。青霜垂眸,哑声道:“如果…如果他不能活着离开璃城的话^,就会有人杀了我弟弟。除非我能救他*,活着杀了王妃…我不想*、不想杀王妃……”叶璃看着她^,道:“所以*,你想利用我对你的信任,抓住我然后要挟定王府放了墨景黎*?”

    青霜沉默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叶璃问道,“墨景黎的品性你不会不了解^,你不觉得事成之后他杀人灭口的几率要高过放过你弟弟么^*?相较起来^,由定王府出面救人的胜算更大一些吧*?”

    青霜默默流泪^*,关心则乱*,弟弟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一看到他的信物她的心就已经乱成一团^。不由得就被墨景黎所挟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有些事情,坚持起来很不容易*^**,但是一旦放弃了就再也收不住手里^。如果没有她的帮忙*,墨景黎又怎么可能在璃城内外来去自如*?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叶璃轻轻叹息道:“墨景黎来璃城的时候早已经恍如丧家之犬,又怎么会将你弟弟带在身边?如今他已经被定王府抓住了*,你怎么会有机会去杀你弟弟?青霜*^*,如果墨景黎说的是真的的话^^^,你弟弟有可能还在江南。但是至少有六成的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听了叶璃的话,青霜怔怔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璃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挥挥手道:“先带她下去吧*。派人去查查她弟弟的事情**^*?!?br />
    “是*,王妃*?!鼻胤缁邮?*,命两个暗卫带着青霜下去*。

    “小姐…对不起…”青霜被两个侍卫押着*^,回过头来望着叶璃咬着唇角羞愧的道。叶璃摇摇头道:“你先去吧?^!钡鹊角嗨谎毫讼氯?,花厅里才安静了下来。对青霜的怀疑并不是今晚才开始的^^^*,毕竟能够知道那么多消息的*,能够暗中给墨景黎提供帮助的必然是定王府亲信的人^*。而叶璃身边自从青玉青鸾青霞等人离开之后*,也就只剩下青霜一个最亲近和信任的人了^**。

    其他三人虽然也时常出入府中^,但是青玉青鸾都是徐家知根知底的,青霞虽然曾经叶璃怀疑过她的来历,但是也不过是王氏放在她这里的一个眼线而已。而且青霞是个聪明人^^^,这些年也一直安安分分^,出家之后就一直规规矩矩的为人妻为人母^**。这三个人如今也没有能力帮墨景黎了^。虽然早就有所怀疑,但是当青霞真正动手的时候,叶璃还是忍不住感到有些难过和遗憾*^。

    墨修尧伸手握住叶璃的手,轻声道:“阿璃^,为何要留下她^*?”对于背叛了阿璃*,甚至意图想要劫持阿璃的人,墨修尧从来都是不肯手下留情的*。若不是看着叶璃黯然伤神却坚定的要留下青霜的模样*,墨修尧早就一掌劈了她了。

    叶璃叹了口气道:“她…毕竟跟了我十几年了。索性没有铸成大错。先看看吧^?!蹦抟⒅迕嫉溃骸拔也还苣阍趺聪?*,就算她是被迫的*,那样的人也绝不能再留在你身边*^?!?br />
    “我知道,我也没那么想**!笨醋拍抟⒀纤嗟哪Q?^*,叶璃莞尔一笑,淡淡道^^。虽然她看在十几年的情谊上留下青霜的性命^**,但是又怎么会还将她留在身边^。有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就永远也无法磨灭*。无论是在谁的心中,终究都会留下一丝痕迹。

    看着叶璃依然有些黯然的神色*,徐清柏淡笑道:“璃儿别想太多了^,这十几年来那丫头也没有向苍茫山泄露任何关于定王府和你的消息^。算起来…这十几年的相处也不是白费^?!比硕际亲运降?^,自己的血缘亲人总是最重要的^。即使是号称当世清流之首的徐家^,在自己的亲人和不相干的外人之间也还是会选择自己的亲人的。只是青霜解决问题的方法错了^^^,也就注定了这十几年的感情终究要化作泡影**。

    知道四哥是在安慰自己*,叶璃淡然微笑道:“四哥不必担心^^,我没什么*?!?br />
    “属下凤之遥求见王妃!”门外^*,凤之遥匆匆求见。

    “进来?!币读Э醋欧镏A成殴值淖呓?^^,连忙问道:“怎么了^*?墨景黎那边……”凤三公子俊美的容颜稍显扭曲^,“墨景黎死了*?!?br />
    “死了^?”叶璃有些惊讶,“怎么死了^^?”墨景黎看起来并不相识刚毅不屈^,宁死不辱的人*。而且^,墨修尧回来的时候也只说抓住墨景黎了*,怎么这一会儿工夫就死了*?

    凤之遥有些烦恼的抓抓头发*,挤出一丝笑容道:“反正墨景黎已经死了,那个…属下其实是想问他的尸体怎么处置^?”叶璃看了墨修尧一眼*^,问道:“是不是将遗体还给大楚?”过些日子^*,大楚就会派使者过来跟定王府谈判,顺便接小皇帝墨随云回去^。

    凤之遥连忙摇头道:“王妃^,这个…等大楚的人来了,墨景黎的尸体早就…不如把骨灰还给他们吧**?!彼淙凰芑骋纱蟪娜说降子忻挥邢胍袄璧囊盘?*。

    叶璃皱了皱眉,虽然对凤之遥的态度感到有些奇怪^,不过凤之遥所说的也并不是没有到底*。见墨修尧也不反对,便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凤之遥这才松了口气^,神色有些古怪的撇了墨修尧一眼^,墨修尧抬眼,对着他淡淡一笑*。凤之遥只觉得头顶寒风呼啸,连忙将脖子缩了回去。

    叶璃心情不佳****,坐了一会儿便回房歇息了*。其他人却还要留下来处理剩下的事情^,幸好今天过后^,定王府就可以真正太太平平过上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在座的人也都很有精神的没人感到疲倦。

    墨修尧坐在主位上跟徐清柏商量着各国使臣的安排。过了这两天^,这些西域使臣就该准备启程各自回国了。送行也是个不小的事情*,而且今晚上风波连连宴会难免让人觉得不能尽兴*,因此践行宴就无比要办的更加盛大了*。

    凤之遥坐在一边,仿佛受了不晓得刺激^^^,一会儿瞄瞄墨修尧***,一会儿瞄瞄墨小宝*,眼神中透着的古怪连徐清柏的忍不住再三的打量他。等到墨修尧和徐清柏说完了^,墨修尧看着凤之遥挑眉道:“要说什么就快说?^!狈镏A⊥?^^,坚定地道:“我没话要说^?!?br />
    墨修尧轻哼一声^*,压根儿不信*,“墨景黎死前跟你说了什么*?”

    凤之遥连连摇头*,小声道:“没说什么。我猜的?*!?br />
    “你猜出了什么^?”

    “我什么以没猜出,我看出来了你有多恨墨景黎了!”凤之??诓辉裱粤?^,定王殿下的折磨人的手段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有进一步了*。居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把墨景黎变成了一个太监的^*。变成了太监也就算了,居然还指使自己的儿子给人家下春药。对着一个太监下那种药^,简直是令人发指丧心病狂啊**。想起墨景黎死之前的痛苦惨状^,凤之遥绝对有理由相信墨景黎又九成可能是被无法纾解的欲望给憋死的^,还有一成可能是被墨修尧和墨小宝这对父子给气死的^。

    可怜一代君王^,最后居然落得个如此惨烈的死状。更惨的是^,知道他情况的仿佛不止他一个人,如果墨景黎在天有灵的话,只怕还会被气活吧?

    看着凤之遥的眼神墨修尧就知道他误会了*,但是他真的不能跟别人解释不是他指使墨小宝给墨景黎下药的*^,虽然他有过这方面的提示^,但是他绝对没想到墨小宝会比他的想法更干净利落效果惊人^。就算他解释了**,大概也没人会信吧*?墨修尧有些遗憾的想着**。

    “墨小宝^^^*!笨醋耪琶疟呦胍镒叩哪”*,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愉悦的笑意^。墨小宝连忙竖起身子站直了,“父王*,孩儿累了要回去休息了*!?br />
    墨修尧点点头道:“去吧,乖^*。明天开始你的禁闭吧^。你三舅四舅大婚的时候父王会向你娘亲申请半点的假释给你的^*!彼底拍抟⒒古赘右桓隹锤竿醵阅愣嗪玫谋砬?。

    “父王*!”墨小宝顿时炸毛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墨修尧笑眯眯的看着他,“父王我怎么样了*?”墨小宝气势汹汹,“你明明说过,如果我赢了禁闭就免了,我没用定王府的暗卫和麒麟,我赢了我赢了!”墨小宝使劲跳脚。

    墨修尧抚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没用?秦烈不是暗卫么*?”

    “他是我的朋友!他已经不是暗卫了*,他还没加入麒麟^!他是自由人^*!”墨小宝据理力争。墨修尧扬眉,“是这样么?”墨小宝扬起小下巴道:“当然是这样^^,不信你去问墨华*,秦烈不是暗卫*!”幸好本世子聪明,先一步把秦烈的名字从暗卫里面剔除了^^。墨小宝在心中庆幸*^*,他既然敢跟父王打赌,又怎么会输在这种小事情上*?

    墨修尧的笑容依然和蔼可亲^**^,“哦?既然这么说…那么沈扬也不是暗卫*,沈扬的药自然也就不是暗卫的东西*。不能算是违规了,儿子^,你说…是不是^?”

    咔擦*!

    活蹦乱跳的墨小宝顿时卡壳了。娘亲…娘亲说再用不该用的药,就要狠狠地收拾他*^!如果被娘亲知道了他又偷了沈扬的什么香什么春什么丹**,别说免掉三个月的紧闭了*,再加三个月都有可能^*。

    父王是混蛋*!嘤嘤……墨小宝世子在心里默默地哭泣*^。

    墨修尧丝毫感觉不到儿子悲凉的心里^,脸上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风寒料峭!

    “儿子**^*,父王说错了么?”墨修尧温和的问道^^^*。

    墨小宝咬牙**,“没^、有!父王说得对^,秦烈是暗卫!”

    卑鄙^!混蛋!陷害我!墨小宝使劲瞪瞪瞪^*。

    笨蛋!傻瓜!你还太嫩了*。墨修尧悠闲的喝茶。

    “那么这次是父王赢了?”墨修尧笑问**。

    “父王说得对!”墨小宝咬牙切齿。

    墨修尧慈爱的摸摸儿子的小脑袋道:“儿子*,做坏事没问题,但是如果被大人抓到把柄的话就不好了。以后…再接再厉吧***!?br />
    墨小宝咬着腮帮子,“父王^^,你小时候没被祖父和大伯抓住过吗*?”

    墨修尧轻声叹息*,“父王小时候从来不做坏事?*!?br />
    墨小宝直接抛给他两个大白眼,气冲冲的转身而去。相信你本世子就是个蠢蛋?*?醋哦臃缫话愕某宄鋈サ纳碛?*^*,墨修尧含笑摇摇头,叹道:“本王真的没骗你,从小到大别人都夸本王聪明懂事啊!?br />
    旁边看着这父子斗法的凤之遥默默无言**^。没错,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夸你*^。那是因为你儿子是明着损,而你是暗着损,俗称阴损。所以直到现在除了本公子都没有人知道当年墨景黎被你恶整的各种倒霉事*?^?闪哪袄?*,本公子回头一定去为你上柱香^*,你自个儿安息吧^。至少…死了以后的世界,没有墨修尧这种生物。

    定王府周岁宴之后,璃城依然是热闹纷繁的^^*。宴会那晚的所有的事情都被牢牢的锁在了定王府里,所有的平民百姓都愉快欢乐的度过了一个不是节日却胜似节日的日子。虽然第二天有的人发现自己的邻居或者好友不见了*,但是时间久了也就不了了之了*。而真正改变了态度的却是那些前来道贺的各国使臣们*。虽然定王府没有公开消息,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大楚被废掉的皇帝墨景黎已经死了。而且死状还相当的不名誉。听到这个消息的各国权贵们心中都不由得一寒*^,那样的死状…实在是所有人平生的噩梦啊*^。而定王府能够在短短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灭掉一个帝王,即使那是一个流落在外的被废弃的帝王^^*,而且据说定王和王妃本人根本没有出手*^^,一切都是由年仅十一岁的小世子完成的^**,这怎么能不让人既敬且惧?

    因为两个孩子周岁的晚宴出了一些意外不能宾主尽欢,定王和定王妃又邀请所有的宾客参加十几天后将要举办的徐家三公子和四公子的婚宴。虽然徐家三公子和四公子比不上大公子位高权重,名声显赫,但是却也是徐家嫡出^,定王妃的亲表哥。徐四公子更是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特别是和西域的使臣们一路结伴而来,也算是交情甚笃,于是所有的使臣们都答应下来参加完徐家的婚礼再走^^*。

    徐家两位夫人急着娶媳妇儿^^,徐家两位公子也想要抱得美人归。两位新娘一位曾经的大楚公主*,一位是为国捐躯的华国公的孙女定王妃的闺中密友。这场回礼自然是前所未有的隆重。

    转眼间,便到了大婚之日。定王府的客院里一道早便人来人往的喧闹不已^*??泶蟮姆考?,两个穿着大红嫁衣的美丽新娘并列而坐**,叶璃带着一众夫人姑娘们忙碌着为两位新娘梳妆打扮^。

    无论是华天香还是墨无忧,论容貌都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丽^?;煜愠さ妹餮薅?,虽然已经年过二十却依然容颜不改^**。点上淡淡的妆容**,更显得风华夺目**^。墨无忧长得与华天香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多的却是与小时候不同的温雅恬淡的气质*^^^?;蛐硎茄б降氖奔渚昧?,行医济世救助病患的经历让她眉宇间更多了几分让人亲近的和善之意^*。

    “哎呀^^,定王妃,你化妆真好看^?^!焙绽脊鞔┳乓簧砘鸷斓暮煲潞闷娴脑诜考淅镒醋。她是北境人,平生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中原婚礼**?醋帕礁鲂履锎┥闲遄帕锍氏楹驮а煜匪及傅募抟?,点上淡淡的妆容*,眉宇间都透着淡淡的幸福滋味*^,赫兰公主不由得有些羡慕起来。

    叶璃含笑看了赫兰公主一眼笑道:“公主喜欢的话不如也在中原找个人嫁了*^**,到时候本妃亲自为你化妆可好**^?”

    这自然是个笑话**^。叶璃也知道赫兰公主是不会介意这样的玩笑的^^^^。赫兰公主佯装思索了一会儿,才有些惋惜的摇摇头道:“可惜啊,本公主还是喜欢我们北境男儿***。以后本公主结婚*,也请定王妃去参加**,到时候就要定王妃帮本公主化妆^?!?br />
    众人不由的齐声笑了起来*,对这个大方爽朗的公主更多了几分好感^。

    华皇后仔细的为华天香插好了金簪,仔细看了看,笑道:“很好看^^^,美丽极了^*。公主说的不错,王妃的妆容果然化得美极了^?!笨醋叛矍懊览龆说闹杜?*,华皇后眼眶不由得微微发红***。如此出色的孩子*^*^,却拖到如今这个年龄才成亲^*,最美好的年纪都被锁在了深闺之中啊*^^^。

    “姑姑*?**!被煜阄兆』屎蟮氖智城澄⑿?,“姑姑*,我真的很好看么^?”华皇后笑道:“我的天香是最美丽的新娘^?!?br />
    “娘,女儿呢?你都忘了女儿了**^^*?!笨吹侥盖咨烁衈*,墨无忧连忙也出声打断她的愁绪^,不依的撒娇^^^^;屎蠛δ竽笈男×车溃骸拔业奈抻且彩亲詈每吹男录弈?。乖乖别动,娘替你挽发^^*!?br />
    墨无忧一动不动的任由母亲亲自为自己挽发^^^,看着铜镜里映出的母亲专注的神色^^,也跟着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吃饭了哟。新嫁娘吃饭了…”云歌和慕容婷托着几个小菜和点心过来,笑容可掬的道:“快来吃点东西*,一会儿都弄好了就没得吃了**,今天要饿一整天呢*^?!闭饪墒悄饺萱玫木橹?,想当初慕容婷出嫁的时候*^*,还随身携带了一个大苹果^,结果等到婚礼结束也饿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华天香回身笑道:“慕容,云歌^^,谢谢你们*^*?^^!?br />
    慕容婷不在意的摆摆手^,云歌抿唇笑道:“不用谢^^,徐伯母昨天悄悄跟我说要给你们准备点吃的,不然会饿肚子的。成亲不能吃东西^,好可怜…不过华姐姐和无忧都好漂亮^!”

    叶璃含笑起身帮着她们摆东西^^*,一边笑道:“云歌喜欢华姐姐和无忧这样么?”

    云歌眨眨眼睛*^,点头道:“喜欢啊,我还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呢^!?br />
    慕容婷掩唇笑道:“那很容易啊,云歌也去成个亲,就可以穿这样的嫁衣了?!?br />
    “??*?”云歌眨眼*,有些困惑***,“但是…云歌要跟谁成亲呢?”慕容婷笑的更加神秘起来,悄悄问道:“你看清尘公子怎么样^*?”

    “清。清尘公子^?!”云歌脸色大变^,连连摇头**,“不要不要!”众人茫然**,清尘公子没这么招人嫌弃吧?小姑娘吓得脸色都变了*。叶璃有些好笑的拍拍云歌*^*^,柔声问道:“为什么不要^*^^?云歌不喜欢大哥?”云歌小心的看了叶璃一眼*,“璃姐姐,你不告诉清尘公子好么**?”叶璃认真的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随便乱传话^。云歌这才耷拉着小脸道:“清尘公子好凶…每天都要我抄书^。前天还让我抄礼记**。我都问了秦筝姐姐和徐大伯母了,秦筝姐姐明明就说她以前也没有抄过那些^。但是我不抄的话,清尘公子就会一直盯着我…好像我、好像我很不乖很坏一样。人家…人家还要跟着干爹学医啊^^,昨天晚上我写到子时才睡觉…”

    听着云歌姑娘的小声抱怨,众人面面相觑。清尘公子这是想要干什么啊***,把人家小姑娘吓成这样*^^**??吹揭读У热松裆欢?^,云歌连忙安慰道:“璃姐姐**,你别担心*,我不怕清尘公子了?!?br />
    “哦?为什么*^*?”叶璃不动声色的问道。

    云歌一脸欢喜的道:“干爹跟我说了,等三公子和四公子的婚事过了他就要外出云游去了^。他要带我一起去哟。然后我们就可以云游四方**,悬壶济世^^^。等云歌回来的时候,就会变成天下最有名的率神医了**?!弊钪匾氖?^,不用每天被清尘公子押着抄书了。想起自己书房里还有没抄完的书,云歌小朋友小小的手不由得抖了几下^。小巧的菱唇也有些委屈的撅了起来。清尘公子太坏了^,秦筝姐姐说她一辈子都没有抄过那么多书,明明只需要看看明白了记住了就好*。但是清尘公子居然说她太笨了,一定要抄写才行。人家明明就已经会背了!

    “云歌这么讨厌清尘公子???”华天香坐到左边,一边用膳一边好奇的问道。

    云歌连忙摇头道:“也不是啦。如果清尘公子不那么凶就好了,清尘公子交了我好多东西*,还带我回来让我住在他们家。跟和爹爹和干爹一样对我最好了?!?br />
    “咳咳……”华天香和慕容婷同时被呛到**,坐在梳妆台前的墨无忧也不由的歪了一下脖子,发簪立刻被插歪了。只有叶璃还淡定坐在一边喝茶。

    “天香姐姐和婷儿姐姐怎么了?”云歌有些担忧的道**。

    “咳咳*,没什么?!被煜愫Φ繼^。清尘公子^^,安息吧*。

    等到华天香和墨无忧打扮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叶璃拉着华天香的手微笑道:“以后就要叫你表嫂了*,祝你幸福?^^!?br />
    华天香娇颜微红^,点头道:“璃儿*,谢谢你*?!?br />
    “傻瓜,谢我什么*^?”叶璃笑道:“只要你过的幸福^^*^,三哥也开心^^^,一切就都好了不是么?”华天香点头道:“对,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咱们都会更好的^^!?br />
    “启禀王妃,迎亲的队伍已经来了^?**^!泵磐馐膛鞅ǖ?。

    叶璃点头笑道:“知道了,进来吧?*!逼鹕砣」旁谂员叩牧锍氏榈母峭非资治煜愀巧?,旁边华皇后也取过盖头为无忧盖上^^,门外早就候着的喜娘和丫头们连忙进来,牵着两个新娘小心翼翼的出门去了^。叶璃转身笑道:“好了**,咱们也要准备去徐家凑热闹了??旎厝セ灰路蒦!币蛭ㄍ醺托旒业墓叵?,这场婚礼便凑到一起摆了。等到新娘出门以后,所有的宾客再一起到徐家去赴宴**。如此一来,倒也免了众人的为难^^^^。毕竟^,定王府嫁姑娘^^,虽然不是定王的亲妹什么的**,却总是从定王府出嫁的^^*。没有人敢不去^。如此一来*,岂不是徐家就没人道贺了^?现在这样直接放在一起办了,大家都方便个更加热闹了。

    深夜的徐府张灯结彩热闹纷腾^,在司仪高高的“送入洞房”的呼声中,两对刚刚拜了天地父母的新人被簇拥着送入了东方^^^*。随后晚宴开始*,整个徐府也更加热闹起来*。大厅里歌舞升平,酒香四溢^,就连平时庄重儒雅的徐家两位老爷都不由得多喝了几杯,儒雅的面容上更多了几分颜色*。两位徐夫人带着秦筝在女眷的席边转来转去满脸的笑容照顾的十分周到。大厅外的院子里^^^,同样也摆满了酒席,这些是那些身份不够没有资格坐在大厅的宾客们准备的^。虽然坐在外面^,但是外面却被妆点映照的恍如白昼。虽然不能欣赏里面的歌舞^,外面的天空中却又五彩缤纷绚丽夺目的焰火*。更有徐家的徐二公子和徐五公子亲自作陪也不算怠慢^。

    一边热闹欢庆之中^,徐家高处的一个房顶上,两个人影相依而坐^。男子白色的长发在月光下流动着淡淡的银光,和女子乌黑的秀发在微风中悄悄的纠缠在一起。叶璃坐在墨修尧的身边^^,轻轻将头靠在他的腿上,双眸未必享受着这热闹喧哗之中的宁静^。

    墨修尧眼眸温柔如水,抬手轻触她微红的双颊**,低声笑道:“他们成亲**,阿璃这么高兴么^*?”叶璃睁开眼睛,眼中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刚刚在下面她多喝了几杯酒,脸上倒是比平常更加红润,眼中也更多了几分流转的笑意*^。

    “三哥和四哥成亲*^*,我自然是高兴了**^^。不过,我最高兴的还不是这个^?”

    墨修尧亲昵的拂开她颊边的发丝,问道:“那是什么?”

    叶璃笑道:“我们终于可以开开心心的过自己的日子了,对么?”

    墨修尧莞尔一笑**,低头以自己的额头抵着叶璃的额头笑道:“对^,咱们不用在打仗*,不用再明争暗斗了*。这世间,再也没有人敢来烦咱们了***。以后阿璃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咱们就过什么样的日子^?!币读У愕阃?^^,道:“不用打仗了很好,黎民百姓很可怜^。现在天下太平了,我们什么都不做了^^^,我也不会愧疚^*!?br />
    “无论天下变成什么样子^,阿璃都不用愧疚?^^!蹦抟⑷嵘溃骸疤煜略倜挥信幽芄槐劝⒘ё龅母昧??^!?br />
    叶璃笑道:“如果依然是天下大乱^^,我还非要你放下一切陪我那就会内疚。嗯…那是无理取闹?!蹦抟⑻裘?*,轻声笑道:“阿璃可以无理取闹^,无论阿璃想要什么都是对的,阿璃喝醉了^?”

    靠在墨修尧怀里*,叶璃摇了摇头有些困顿的闭上了眼睛,“现在这样很好。以后还会更好*!?br />
    墨修尧轻轻将她圈入怀中*,“什么很好^^^?”

    叶璃道:“现在这样很好,以后还会…河清海晏**,四海升平^*。我们出去游山玩水的话^,看到的就是百姓安居乐业……”

    墨修尧笑道:“我知道阿璃不喜欢打仗^*,我记得阿璃写得诗——可怜白骨攒孤冢^,尽为将军觅战功?*!?br />
    “不是说你?!?br />
    “不知道*,河清海晏么…这个目标就交给墨小宝来努力吧^。阿璃说好不好^^?”墨修尧低头笑道*,一个轻柔的吻*,细细的落在微红的娇颜上^。

    “碰碰!”

    远处,几个巨大的焰火在空中绽开**,绽放出绚丽的光芒和花朵^。叶璃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温柔的水眸中映入男子神情的眼眸。

    “修尧^,我爱你……”望着眼前的男子俊美的容颜,温柔的眼眸,如雪的白发^,叶璃突然开口道^**?*^?谒蛋⒉荒?*,难的是携手并肩*,同生共死,天下在握之后依然深爱。

    墨修尧微微一愣,俊美的眼眸中闪动着全然的喜悦和满足,“阿璃…阿璃^^,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个**?^!钡屯?,轻轻地覆上那一片殷红的朱唇。叶璃抬手扶住她的肩膀^,“生生世世…爱你^。如果没有我…你早就登基称帝**,开创一代太平盛世了^^?*!蹦抟⒓岢植豢系腔?,叶璃心如明白^^^,其中多半都是为了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无心与宫闱,更因为他许诺给自己今生唯一**。

    墨修尧低声浅笑*,“阿璃*,没有你*,何来定王府的太平盛世?”

    夜空中炫目的焰火不停的绽放*^^,两人并肩而坐相依相偎^,静静地享受着绚丽夺目的美景……

    “等到小宝长大了*^^,本王就陪伴阿璃走遍万水千山**,逍遥自在?**!?br />
    “只要我们一家在一起*,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觉得逍遥自在***?^^^!?br />
    “遇见阿璃*,是墨修尧今生最美好的事情?^^^!?br />
    “前世今生,遇到你也是我最幸福的事情**^*?!?br />
    如果能够遇见你,受尽苦楚历尽生死又如何?

    如果能够遇见你,穿越时空历经世事又何妨?

    “碰*!”

    红色焰火在空中绽出华丽的牡丹^*,幻化成百年好合的巨大字迹。

    今生遇见你,只愿百年好合,平生静好*。

    ……

    五年后**,定王传位于定王府世子墨御宸,携王妃飘然而去。从此逍遥山水之间,再不问天下事。

    墨御宸继位定王之位,再一次拒绝众臣登基之请^,励精图治,定王府麾下势力越见强盛。

    十三年后^^^,年方十四的定王之弟墨御风受封定王府兵马大元帅^^^,横扫西陵西陵俯首称臣***,定王墨御宸亲征北戎退居极西冰原^。墨家军兵临云澜江**,墨御风亲自南楚劝降,南楚皇帝见大势所归自愿归附定王府*。从此天下太平^。

    墨御宸三十岁登基称帝,定国号“璃”^。三十岁的墨御宸坐拥天下,从此天下一统*,史书上最强大的盛世皇朝之一由此展开**。

    ——正文完——

    ------题外话------

    呼呼,终于完结鸟^。好想哭^。这个结局虽然感觉可能有些不是特别完美的地方*^,但是总算确实是我最初设定的解决*。感谢所有一路陪伴轻轻走过的盆友*^。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3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34.尘埃落地(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34并对盛世嫡妃434.尘埃落地(大结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3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