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人心逐利

    416。人心逐利

    看着叶璃出去,华天香三人都有些担心的互相看了看,无奈的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即使是像叶璃和墨修尧这样,可以说是全天下最有权势的夫妻^,同样也会情非得已的时候。

    慕容婷叹了口气道:“幸好冷二没什么大本事,也没有人逼着他非要娶妻纳妾什么的了*?!敝劣谀切┎怀ぱ鄣南胍蜕厦爬吹娜?^,她自然也是有法子收拾的。但是像定王府这样的情形却不是像她一样把那些人赶出去就可以解决的了。

    秦筝也幽幽的叹了口气*,慕容婷顿了顿看向华天香道:“定王迟迟不肯登基,不会真的是因为这个吧**^?”华天香瞥了她一眼道:“就算不是全部^,应该也有那么一点点吧*^。不过…这话在这儿听过了就算了*&,你可千万别在外面乱说&*,包括冷浩宇也不能说!”

    慕容婷朝他翻了个白眼&^,“我自然知道,你当我是白痴么*&**?这些人真讨厌,当初定王府落魄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赶着把女儿嫁给定王*,现在眼看着定王天下在握了就凑上来,还说什么礼仪什么宗法……居然还明里暗里挤兑徐家想要外戚专权*,真是……”

    秦筝含笑拍拍她的手背道:“好了,我都没生气*,你生什么气。既然璃儿心里有数*,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看着就是了*&?!?br />
    慕容婷嘻嘻一笑^,道:“谁说我们帮不上什么忙?本姑娘至少说服了几个姑娘不想嫁给定王&?^!?br />
    华天香挑眉,“你有这口才?”定王现在可是未来的帝王^*,别说慕容婷口才真心不怎么样&,就算她真的舌灿莲花,也未必说服得了那些前赴后继想要成为帝妃的女子*&。

    慕容婷哼哼道:“她们是被冲昏了头了,忘了定王是什么人了。定王可不是不杀女人的人。我跟她们讲了讲倾慕定王的女人的各种下场**&*,有好几个当场就表示不想做妃子了啊&?&^!?br />
    秦筝哭笑不得,“婷儿&^&,你以为嫁不嫁给定王是她们自己能决定的么?你吓她们有什么用???”

    慕容婷一愣^,也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刹皇敲?,这个世道有多少事情是女子能决定的?想要嫁给定王做妃子的女子固然是向往荣华富贵**&,但是就算她们不想嫁又能如何?说到底*,嫁不嫁根本就没有她们选择的余地。

    叶璃站在书房外并没有立刻进去,还没走进书房就听到里面传来墨修尧的声音*^&^。墨修尧真正动怒的时候是十分平静的,但是这样的平静往往却伴随着惊人的血雨腥风&?;蛐碚且蛭飧鲈騘,徐清尘才会暗中命人去请她过来^。毕竟^,现在战事初定*,天下尚未真正的太平*。徐清尘也不希望这个时候传出定王兔死狗烹诛杀功臣的事情,虽然这里面的许多人清尘公子也不认为他们能有什么功劳。

    “不登基怎么了?你们都不用活了?这几年西北没皇帝,也没见有谁就活不下去了啊^*?!蹦抟⒌牡?,“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这样&^,要你们干什么*&?”

    “王爷……”显然还有人不死心想要继续劝谏&。

    叶璃一看再不进去&,墨修尧就真的要爆发了*。这才推开了书房的大门缓步走了进去^&,“王爷怎么了^?我还没走进就听到你在发火&**?”

    墨修尧不悦的瞪了徐清尘一眼,徐清尘含笑不语^&。

    “阿璃,你怎么来了^&?”墨修尧走下座位,伸手拉着叶璃轻声问道^&^^。叶璃淡淡一笑道:“我想起一些事情想要跟王爷商量,就过来了。我来得不是时候么^?”

    墨修尧拉着她走上前^,道:“没什么事,坐下说吧&。你们没事都退下吧^?!?br />
    看到墨修尧拉着叶璃在主位上坐了下来^,下面的众人不由得纷纷皱眉*,有几个还露出了一些不满之意。至于那些定王府的心腹,都赶紧低下了头恨不得立刻挖个洞将自己埋进去**^,心中不无抱怨:你们想要找死,也要等咱们走了再说啊。

    “王爷,臣等正在与王爷议事&!”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上前来,沉声道。叶璃扫了一眼,有些眼熟但是又不太熟悉*。记得好像是原本大楚某个名门世家,也算是两朝老臣。北戎入侵的时候^*&,因为距离西北比较近,就跑来投靠定王府了^。不过一直没什么作为&,叶璃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是自然的&^^&。

    墨修尧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淡淡道:“议事?一大早本王坐在这里尽听你们的废话了^。你们以为本王很闲么&&?以后有什么事,先吵出结果了再来告诉本王&*!”

    老先生被墨修尧堵得险些哽住了^,“登基大典,怎么会是废话?!”在读了一辈子书,自诩诗书传家的老先生眼里*,有什么事是比一国之君更大的么?

    旁边,几个定王府的心腹同情看了老先生一眼&,很自觉的往后靠了靠,免得王爷发起火来被殃及&&。对于定王来说,登基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儿&。如果想要当皇帝的话*^,定王早几年就已经登基了。

    墨修尧不耐烦的道:“谁告诉你们有什么登基大典的^*&?前两年还哭着喊着是大楚的忠臣,怎么着,大楚还没灭呢就急着想要从龙之功了&?想要登基大典是吧…正好,江南那边这段时间正好有个登基大典,本王派人送你们去,说不定还能赶上喝杯酒?”

    “王…王爷?”这几句话,听在这些原本的大楚权贵耳朵里,绝对可说的上是诛心之言&&。但是墨修尧此时正在气头上,哪里管他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模样*,冷笑一声道:“想要把女儿送进定王府?行!本王的爱妃还缺几个端茶倒水,洗脚叠被的丫头*!实在是不行,府里浆洗洒扫的活儿也可以给他们做,还省了定王府再买丫头的钱^?^^*!?br />
    “但是王爷^,三妻四妾本就是古今常理^。从前王爷诸事繁忙^,无暇顾及这些,但是如今天下承平^^,王爷府中若是还只有一位王妃,未免…未免失了定王府的颜面*?!币廊挥腥瞬桓市牡牡?&,这一次开口的是一个原大楚的官员,曾经也算是官职尚书的大员*。不过一直态度暧昧*,既不得罪定王府也不得罪墨景祈。之后大楚南迁,他倒是带着家眷来了西北*,也算是有眼光押对了宝。

    这些人叶璃都不看在眼里*,真正让叶璃担忧的是那些目光里同样跃跃欲试的墨家军旧臣。

    这些人许多都是世世代代跟着定王府的,虽然不似凤之遥冷浩宇这样从小与墨修尧相交,既有心腹的信任又有兄弟的情分。但是论起他们在定王府和墨家军里的关系,却比凤之遥和冷浩宇这样的心腹更加复杂。这些人跟着定王府被大楚皇室打压多年&,也算得上是忠心耿耿。如今王爷好不容易要一统天下了,自然也就到了他们扬眉吐气的时候了&&。这样的想法并不是他们的错^,毕竟历朝历代的开国功臣不都是这样的么&?有哪一朝开国的好处功劳都是被一家占去的*?但是,偏偏他们遇到的主子是不按理出牌的墨修尧&。

    叶璃轻声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怒意勃发的墨修尧的手背,让他安静了下来。虽然墨修尧并没有动怒,但是叶璃坐在他身边都能感觉到他身上迸发出来的冷意了^。

    但是这样的情形,看在那些老臣眼里却有些不成样子^&&。这些文人*,也不是战场上的武将^,最将就的就是什么礼法规矩。叶璃以王妃之身直闯议事的书房^,还跟定王并肩而坐&&。这在这些老酸儒看来^,就是大逆不道不守妇道的行为*。

    “王爷&,王妃身为女子应当谨守闺训*,退守后宅&,怎么能如此堂而皇之的坐在议事的大殿之上。实在是有些…不成体统!”一个白胡子的老臣颤巍巍的道*^,“王妃也是徐家书香门第出身,如此作为…岂不是辱没清云先生的名声?”

    “闺训?”墨修尧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一脸痛心疾首的老先生问道:“当年雷震霆率兵反境的时候怎么没人想到本王的爱妃是女子,应当谨守闺训?这次本王出事的时候,各位怎么不想想王妃是一届女儿家**,怎么不上前线去替王妃领兵拒敌^?现在天下太平了^,你们想起王妃是女子了?原来…诸位所谓的忠孝礼仪,就是…危险来了躲在女人身后*,然后坐着女人替你们打下来的江山荣华富贵顺便指责那个女人不受闺训*?真是不错…真是好想法^。本王佩服得很…&?!?br />
    这平平淡淡的几句话,却是说得刚刚还义正词严的几位老先生老脸通红*&。这些人并不是定王府的心腹^,自然不了解定王的为人和性格^。不过是仗着自己的名声和资历倚老卖老罢了。

    墨修尧一挥手,盯着众人冷然道:“王妃要做什么事,轮不到你们干涉。你们给本王记清楚^&,王妃说的任何话,做得任何事都是本王的意思*^。敢有违逆*^,莫怪本王手下无情!”

    偌大个书房里,众人只觉得头皮一冷&^,连忙道:“属下遵命!”

    挥退了众人,墨修尧的怒气犹未消散^^^&,满脸不悦的瞪着徐清尘*。清尘公子优雅的喝着茶&,淡淡道:“瞪我做什么?不叫璃儿过来*,难不成你还真想杀几个立威不成?”

    墨修尧轻哼一声&,“你以为本王不敢?”那些老头子整天出了唠叨些没用的废话*,什么正事也干不了&?;咕换岣砺榉?,真不知道当初收留这些人干什么**&?他宁愿用这些人换几个会种地会干活的平民回来^。

    徐清尘悠然笑道:“这些人是没什么用*,有的时候还挺烦^。但是偏偏还真不能少了这些人^。王爷^,这些人老迈腐朽是不假,可是每一个人都可说的上是门生故吏遍天下。都是老得成了精了的,他们真捣其乱来,效果可不必千军万马差?!蔽娜耸种械谋?&&,可比敌人手中的刀要麻烦的多。当然如果墨修尧想要当个焚书坑儒的暴君的话,那也可以不用在意&^^。

    叶璃坐在墨修尧身边,微微蹙眉道:“还是为了劝修尧早日登基的是么?”

    徐清尘似笑非笑的看了墨修尧一眼,戏谑的道:“若是只有登基的事情,何止与此?那些老臣子闲着无事,连为新皇广设后宫的事情都想到了呢&。正打算将选妃的折子呈给王妃看看^^。新皇登基^*,若是只有一个王妃^^,岂不是不好看么?到时候可以一并将妃子给册封了??纯碸,连品级都列出来了*?;屎笾?^,当有贵妃二,妃四&,昭仪昭容等若干……”

    徐清尘不顾墨修尧杀人的目光**,含笑将手中的折子递给叶璃。墨修尧之所以大发雷霆*,正事因为那些人自作聪明的打算直接将折子送到叶璃跟前去。只不过被墨修尧快一步给截了下来。

    叶璃接过来翻了翻,还真是洒洒扬扬的写了好几页。叶璃微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徐清尘皱眉道:“这些日子是不是有人去徐家打扰大舅母二舅母他们*?”

    徐清尘温和的看着叶璃道:“这些都是小事*,那些夫人们上门拜访,总不能放着不管。她们还不敢在娘和二婶面前放肆!币读е迕嫉溃骸拔遗略俟┤兆?,他们就该去打扰外公了^?!?br />
    徐清尘也不在意*,淡淡道:“祖父这么大的年纪了**,难道还会看不开这些事情*。璃儿,我和父亲还有二叔的意思你们的,无论你怎么做徐家都会支持你&^?!?br />
    叶璃点点头&,轻声道:“我明白,大哥?!?br />
    话说得差不多了,徐清尘起身道:“现在看来,不登基是对的。这还没登基称帝呢…许多人就已经等不及了。而且*^&,这次的事情来得太快了一些。背后未必没有人作梗,定王府手下的人,也该适时的清理一下了&。你这做爹的也别太懒了,全部都想丢给儿子^,你儿子能处理大事还得好些年呢?*!弊詈笳饩浠?,自然是说给墨修尧听的^。墨修尧臭着脸道:“本王知道了,敢在本王面前随便伸手,本王断了他们的手脚!”

    徐清尘离去&,书房里便只有墨修尧和叶璃二人。叶璃浅笑着拉下墨修尧的俊颜*,道:“还在生气^?”墨修尧冷笑一声道:“他们真想要皇帝,本王不介意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暴君&^!”

    “我可不想我的丈夫变成臭名昭著的暴君&^?!币读Φ?。

    墨修尧将她搂入怀中笑道:“本王若是做了暴君,阿璃就做一个妖后如何?”叶璃靠在墨修尧怀里*&,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唇角*^^。身为一个新时代为国捐躯的军人妖后什么的实在是太挑战她的三观了。而且虽然这么说*,但是其实彼此都明白,他们谁都做不到真的不计一切代价的任性妄为*^。墨修尧对敌人很残酷,下手也从不留情*。但是对自己人其实一直都是很心软的。

    他们无法挑战这个时代千百年来的观念和传统。所以墨修尧才选择了搁置这个问题,不登基不称帝自然也就不存在后宫的问题了。而身为一个王爷*,有了子嗣就是对定王府最大的交代了&。定王府历代先王可没有要求一定要妻妾成群的。另一方面&,墨修尧对皇位确实没有兴趣,他喜欢的是征战天下的过程,而不是那高高在上的金灿灿的龙椅^。他并不想被绑到那个位置上,但是一旦坐上了那个位置,很多事情便会变得身不由己了^&^*。

    墨修尧亲昵的蹭了蹭叶璃的发丝&,笑道:“阿璃只要开开心心的陪着心儿和麟儿玩就好*。这些讨厌的事情本王会处理好的。等到小宝长大了^^,我们就可以出门游山玩水,自由自在的过自己喜欢的日子了&?**!?br />
    “好,听你的^*?!币读У⑿?**&,眼眸微垂*,低声道:“如果那些人一再的打扰徐家和外公……”

    “阿璃处理掉就是了**&*。我说过&,无论阿璃做什么&,都是本王的意思?!蹦抟⒊辽?,就算阿璃想要将所有的人都杀光*,这些罪名也可以由本王来承担。不过这句话墨修尧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以阿璃的心性^&,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阿璃心软…你不愿意做下不了手的事情**,本王都会替你做好的&!

    叶璃所料的并不错,墨修尧雷厉风行毫不留情的贬了几个蹦达的最欢的人之后,这些叫嚷着登基立妃的人顿时沉寂了下来^。但是很快又有人想出了新的出路。在利益和荣华富贵面前,总是有无数的人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想要往里钻。

    城外的骊山书院后的翠竹林里&,清云先生正与苏哲对坐弈棋。苏哲拈着黑子一边看着棋盘思索着&*,一边笑道:“如今定王大业将成,徐老为何依旧愁眉不展&*?”

    “有道是*,守夜更比创业难。以定王的才智心性,只要不出意外^,一统天下并非难事。但是自古得天下而不能安天下者,数不胜数。古时泰皇,谁说不是千古一帝?但是一统天下之后享国不到三十载&,怎能不让我等后人图叹奈何?”清云先生须发皆白,容貌清癯更有几分闲云野鹤的悠然出世。只是老人家一生心怀天下教化学生*,又岂能真正看破红尘,超然世外*^?

    苏哲也跟着叹了口气^^,慢慢落下一子道:“别的不说**,定王迟迟不肯登基纳妃,终是对天下的安定不利&!钡腔频?&,立后纳妃,开枝散叶不仅仅是代表着一个王朝的开始,更是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定的讯息,安定民心,“定王这性子…太像当年的开国定王了?!钡蹦甏蟪谝淮ㄍ跄吭芧,如果不是执意要娶前朝的郡主&,这天下还真不一定能轮到大楚开国太祖来坐。而现在…甚至连重演当年的事情的机会都没有^。如今这天下*&,出了定王谁也坐不稳&*,谁坐上去也不能服众&。

    “徐老^,是不是去劝劝定王^?”苏哲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他们虽然远在城外^,但是璃城的那些大小事情却还是都知道的?;刮唇ü湍值镁疾缓?&,当真不是什么好事&。

    清云先生摆摆手笑道:“不用,他们心里有数*。现在也就是看着乱一些罢了&,真正知道自己位置的人都精明着呢*^。宁愿现在乱一些*,也好过将这些问题在留到将来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吧&?!?br />
    苏哲怔了一下,道:“这是不是太冒险了&?”从来天下初定最重要的就是求一个安字&*。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帝王开国时大肆分封&,以至于到最后尾大不掉又要花大力气去消除。这些问题,那些圣明无比的开国之君们又怎么会不知*?不过是一句话,情势所逼罢了^。天下还未定就开始要剪除臣子,实在是太过冒险。一个不慎^&,只怕又要乱了。

    清云先生笑道:“咱们年纪大了^,做什么事情难免都要瞻前顾后&。定王既然有这个气魄,何不看看?”

    苏哲苦笑着摇摇头道:“你这做外祖父的都不着急,老夫还担心什么?不过那几个老酸儒只怕也该往你这里来了?&!闭庑┤?,本事没有&,名声不小,心眼不大,脾气却不小。在定王和定王妃那里碰了钉子,还来找清云先生就奇怪了^。

    “启禀先生,门外有几位老先生求见,说是清云先生和苏老的旧交?!币桓鍪橥呓窳?,恭恭敬敬的禀告道。两人对视一眼莞尔一笑。苏哲笑道:“真是说来就来?^&!?br />
    清云先生随意将手中棋子一抛,笑道:“多是躲不掉了**,许多年没见了却看看也好?!闭庑┤烁盏轿髁昃屠窗莘霉眉复蝆,不过都被清云先生以各种理由推拒回去了。所以和这些人还真说得上是多年未见了。以清云先生的年纪地位和名誉^**,他不想见谁自然也没人敢不高兴*。不过这一次这些人只怕是不见到他不肯罢休了,清云先生也不是当真怕他们*,只是年纪大了不乐意应付这些别有用心的人罢了&^,“去吧*,请他们进来?^!?br />
    “是*?!?/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41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416.人心逐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416并对盛世嫡妃416.人心逐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41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