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沐扬之死

    393^*^。沐扬之死

    “因为^,我本身就是定王府的人*!”

    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就在沐扬出神的瞬间,原本坐在他怀中的沐烈已经飞身而起朝着秦风的方向扑了过去。只是因为所有的人都被这剧变震惊*,沐扬身边的侍卫竟然一个也没有拦住他^*,就让他这么落到了秦风的身边^。作为父子这几年*,沐扬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儿子^,至少他就不知道他有这么好的轻功**。

    沐烈站在秦风身边,笑眯眯的扬了扬自己手中的匕首,“义父,怎么样?”秦风赞赏的抬手拍了拍沐烈的头,让沐烈小盆友愉悦的笑眯了眼。秦风的赞赏对他来说可不仅仅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赞赏^*,更重要的是一个麒麟统领对未来的成员的赞赏。将成为麒麟最小的正式成员当成平生志愿的沐烈自然是十分开心*。

    沐扬痛苦的捂住大量鲜血涌出的腹部,在马背上弯下了腰^。无法置信的望着不远处十分熟悉却又显得格外陌生的儿子^,“烈儿…你……”

    沐烈望着沐扬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还不明白么?我不是你儿子^*^?!?br />
    “什么*^^?!”沐扬有些恍惚的摇了摇头,心里只觉得眼前的一切万分荒谬**,甚至觉得或许是自己这几日太过疲惫产生了幻觉^^。半晌才抬起头来望着沐烈道:“你不是烈儿…那你是谁*^?你们将烈儿怎么样了?”沐烈道:“我确实是沐烈^,不过…你儿子却不叫沐烈*。当年,你竟然连瑶姬到底给那孩子取了什么名字都没问么^?”

    沐扬有些支持不住*,终于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身边的侍卫连忙扶住他纷纷怒瞪着秦风身边的沐烈。沐烈无辜的耸了耸肩*,看着沐扬因为疼痛和震惊而脸色惨白的沐扬*^,沐烈心中也有一些不忍*。说起来,沐扬这些年对他还真的不算差*^^。虽然被他的妻子暗害了几次**,不过高门大院里谁家没有一点见不得人的私隐事?只可惜,沐阳侯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早在当年他们到楚京的时候*,定王就已经为沐阳侯府定下了结局。这几年的太平日子已经是赚来的了。

    “你…你是定王府的人?”沐扬咬牙问道^*,“我的儿子在哪儿^?”

    沐烈点点头道:“不错^^,你的儿子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便逖锒⒆潘溃骸八俏毅逖艉罡娜?!难道定王府连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都不肯放过^*?”想到这个可能,沐扬心中不由得一颤?;蛐硭亩釉缇鸵丫懒薧,这些年来他疼爱宠溺的只是一个定王妃安插在沐阳侯府的细作^^?

    “如果这些年留在沐阳侯府的人不是我,你的儿子早就没你那位夫人给害死了*^!便辶移财残∽?,不满的道。如果当初回到沐阳侯府的真的是从前那个瑶姬和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只怕那孩子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对于沐扬的指责,沐烈有点小小的怨念。

    沐扬愣了半晌,突然呵呵的笑出声来*。望着沐烈道:“之前和吕近贤交战的布防和机密都是你传递出去的?定王府果然了得…就连一个孩子都可以……”

    沐烈抿唇一笑,并不回答他的话*。

    过多的流血让沐扬眼前有些发晕*,或许也是明白自己今日难逃此劫,也干脆不再强撑着了*^**;恿嘶邮终跬蚜耸粝碌姆龀?*,任由自己跌坐在地上^。歇息了片刻,沐扬才睁开眼睛问道:“瑶姬怎么样了?就算你不是她的儿子^^,这几年她对你总算是不错。你总不会连她也……”

    沐烈有些为难*,并没开口^^。其实他原本希望沐扬不要问这个问题的*^,什么都不知道也就少一些痛苦^**。也让瑶姬免于应对眼前的事情^^^,没想到沐扬还是问了出来*。沐烈抬头去看秦风,秦风淡然看着沐扬。

    众人身后传来一个清越的女声,“我来说吧^^!?br />
    墨家军众人让开一条路,瑶姬从后面漫步走了出来^^,淡淡的看着模样*。沐扬望着眼前的瑶姬,一身白衣,白色的白狐斗篷衬得整个人更加白皙清秀,与往日的艳光四射既然不同。虽然褪去了沐阳侯府的华贵衣饰**,却更多了几分平和清丽,显然这几日并没有受什么苦。痴痴的望着眼前的女子^,沐扬脸上终于挤出一丝惨笑^?^?吹窖矍暗那樾?^*,还有什么不明白了?

    “为什么^^^?瑶姬…咳咳^,为什么要这样……”扬痛苦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仿佛刚才沐烈给他的一刀都比不上瑶姬的出现更加让他万分痛苦*。瑶姬神色淡然的望着他^*,道:“你还记得当年我带着孩子逃离的时候留下的信么?”

    沐扬有些恍然*,半晌才想起来,点头道:“我记得…你说*^^^^,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和沐阳侯府的人了^***^。但是*,后来你带着烈儿回来了,我以为……”

    瑶姬的笑容有些苦涩***,“你从来没有将我的话当真过*。从当年我带着烈儿回来的时候就明白了*。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我带着烈儿回来并不是我想明白了,而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定王府的细作^。从我回来的那天开始,你就该防着我的*?!?br />
    沐扬很爱她,瑶姬一直都相信。但是沐扬却从未认真听她说过话,所以^^*,沐扬也从未怀疑过她当初突然带着孩子出现在沐阳侯府的意图^。只是以为她带着孩子在外面吃够了苦,自然就回来了。

    “你…你竟然如此恨我*?”沐扬惨声道**^。

    瑶姬摇头^*,“不*^,我不恨你***!蔽抑皇遣辉侔懔硕?^,“定王府和王妃对我和孩子有救命之恩*。沐扬^,我只想让我的孩子在这个世上平安快乐的或者而已。即使……”即使要牺牲你也在所不惜。

    一口鲜血从沐扬的口中喷出^,沐扬抬手阻止了想要搀扶他的侍卫,摇了摇头惨笑道:“瑶姬…我从未想过……”我从未想过*,沐阳侯府竟然会毁在你的伸手^。望着明朗乌云的天空^*,沐扬眼神悠远而空茫^?*;辜堑玫蹦暾且馄裳锏纳倌晔焙?,骑马倚斜桥*,满楼招。他从倾城坊下打马而过**,正好看到淡妆慵懒的绝色女子倚窗而坐*^,眉目倦然。从此*^,便落入万丈软红之中,沉迷不起^*^。

    而现在这个女子*^,白衣翩然,眉目清冷^。早就不再是当年倾城坊中那个一舞动京华的绝色舞姬。而他*,也早就不是那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了。

    沐扬突然仰天长笑^,仿佛这一生都没有如此肆意的笑过一般^。然后听到他的笑声的人们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神色凝重中更多了几分黯然和悲伤。

    “瑶姬,你过来…我有几句话想问你^^!便逖锒ǘǖ耐叛У?。

    瑶姬点点头,漫步走上前去^。

    “娘亲,不要!”沐烈着急的叫道*^。

    “瑶姬^^!”秦风皱眉*,沐扬此时已经是穷途末路*^,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拉着瑶姬同归于尽*。瑶姬回眸淡淡一笑道:“没关系^^*?^^*!笨吹剿坏男θ?*,秦风心中微沉,皱了皱眉^,却没有再开口阻止。

    瑶姬走到沐扬跟前蹲下*^,“你想问什么^^?”

    沐扬看着她*^,“你真不怕我杀了你?”虽然他现在身受重伤,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要杀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瑶姬却还是不难的**。瑶姬神色平淡****,漠然不语^。沐扬淡淡的苦笑*,低声问道:“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在璃城*,他很好^****?!毖У?^。

    “是定王府带走了孩子^?”沐扬带着略微的希望问道,或许在他心中仍旧不相信眼前的女子会背叛他,或许她只是为了孩子不得不为之?只可惜,现实的残酷却让他不得不面对,瑶姬微微摇头^,“不,是我主动要求来的。我不恨你,但是沐阳侯府却让我们母子全天下都没有容身之地。我唯一可以去的西北…却跟沐阳侯府有仇^。定王想要毁了沐阳侯府,想要老侯爷痛不欲生**。而我^*,想要我的孩子在定王府的护佑下平平安安的活着。就这么简单*!?br />
    “定王……”沐扬痛苦的闭了闭眼*。沐阳侯府原本跟定王府没有什么仇*,但是那一年父亲奉先皇之命对定王妃出手却是给沐阳侯府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这些年,对定王妃动过手的人,墨景祁死了,西陵权贵死伤大半^,镇南王府险些断子绝孙,北境王任琦宁国破家亡,凭什么只有沐阳侯府能够幸免于难^?原来…定王早就已经开始动手对付沐阳侯府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父亲一生最看重的沐阳侯府的荣耀*^,在他们死去之后将会背上乱臣贼子的骂名*,沐阳侯府从此断子绝孙^,而已的子嗣…流落在外,他们竟然连见都没有见过^。却将一个来历不明的细作当作唯一的子嗣捧在手心上疼了几年。定王的报复…果然够狠!

    “父亲…父亲还没有死是不是*?*^!”沐扬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一把抓住瑶姬问道^*^。如果定王安排这一切就是为了报复沐阳侯府的话^^,那么就绝不会让父亲这么早死去*。

    瑶姬微微叹了口气*,望着沐扬焦急的眼神^^,轻轻的点了下头^^。沐阳侯现在确实还没有死^*,但是瑶姬却知道^,谁也救不了沐阳侯*。他的结局也早就已经定下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沐扬更舒服的*。

    瑶姬明白的事情*,沐扬又怎么能不明白**^?他本也是绝顶聪明的人*,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只是片刻间便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了**。从瑶姬和沐烈被劫走那一刻开始,就是一个完全正对沐阳侯府或许还有墨景黎的圈套^。

    “定王…好手段……”最后*^,沐扬也只能如此苦笑道。

    “瑶姬*!鼻胤绯辽?。他们在这边的动静不小*,耽搁久了如果让赵廉的大军发现赶过来*,就会有麻烦了**^^。瑶姬点点头^*,站起身沉默的走到了秦风身后。沐扬目光复杂的从瑶姬身上落到站在秦风身边的沐烈身上*,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沐阳侯府的罪过^**,沐扬一身承担^,求定王和王妃放过家父一命^^!?br />
    在场的人没有回应,定王定下的事情又岂是那么容易推翻的*。定王能为了折腾沐阳侯府忍了这么多年*,而没有在当年一剑杀了老沐阳侯,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只怕就是王妃亲自求情也未必管用。秦风沉声道:“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王爷*^,王爷的决定没有人能够左右*。不过…沐阳侯暂时还不会死?!蓖跻挂香逖艉?,自然不会让他死^^。当然如果他自己自杀了又另当别论。

    沐扬终于沉默的叹了口气道:“是我想太多了^^。瑶姬…保重…”话音未落,只见沐扬原本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迷离的眼睛突然猛地睁开,一把拔出了身边的侍卫手中长剑*。一道血光闪过^,沐扬定定的望着远方,渐渐的失去了光泽*。

    瑶姬闭了闭眼睛^,没有再看身后躺在血泊中的男子*。转身往后面走去,沐烈看了一眼秦风^,也转身跟了上去。秦风扫了一眼眼前的情形^*^,沉声吩咐道:“去将沐阳侯带出来…沐扬的尸体给他送过去**?!?br />
    即使是旁边铁血的黑云骑将士见此情形^,也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丝不忍。只能在心中叹息**^,老沐阳侯倒霉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幽静无人的小山坡上,瑶姬独自一人坐在山坡上望着远处依然有些萧条的景色出神。沐烈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沉默不语^。

    许久,瑶姬才淡淡笑道:“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走?”如今战事正烈,秦风等人并不能在此停留太久。沐烈摇摇头道:“义父说后面没有我什么事了,我留下?;つ鉤?*!?br />
    瑶姬不愿跟着大军一起离去*^*,秦风也并没有勉强。只是留下了人暗中?;に?,沐烈也跟着留了下来*。后面的事情就是战场上明刀明枪的对决了,墨家军就是再缺人也不会让一个小孩子上战场^??醋叛鋈皇竦你逖颺^,沐烈叹了口气,道:“你要是想哭就哭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br />
    其实他也有点想哭^^,他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虽然有定王府照料也没受什么委屈,但是却总没有有亲爹亲娘疼爱的孩子开心^^*。沐扬当了他几年的便宜爹,对他是真心不错的^。难怪当初训练他的老师说做细作的最重要的不是武功也不是能力^^,而是要有一颗坚硬如铁的心肠^*。他都是这样^,瑶姬有多难过就更不用说了*^^。

    瑶姬淡淡一笑,道:“几年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如今的结局*,还有什么好哭的?”

    沐烈看着她,轻声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希望沐扬杀了你?”瑶姬沉默不语^,沐烈却知道他猜对了^。连忙抓住瑶姬道:“你别想不开了^^,别忘了…你还有个儿子***^。你还有我*,我不是也叫你娘么?你…你是不是怪我捅了沐扬一刀**?”

    瑶姬摇摇头,摸摸他的小脑袋,道:“傻孩子^*,无论你怎么做…最后都是一样的^。你不用担心我^^*,我还要回璃城去*,看着你和你弟弟平安长大呢!便辶艺獠欧畔滦睦?^,问道:“你会将弟弟接回来么?”

    瑶姬摇头^^^,“只要他平平安安长大就好了,何况…他的养父养母照顾他这么多年**^,我又何必再去打扰他*?怎么…你将来不想养我?”沐烈连忙摇头道:“怎么会**?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照顾你和义父到老的!呃…你要是想见弟弟^^,我帮你带回来就是了?!?br />
    看着眼前小心翼翼的望着自己的孩子**,瑶姬一片幽冷的心中也不由得泛起几分暖意^^。淡淡微笑着靠着沐烈哼起了小曲儿*^。幽柔动人的小曲在萧瑟的寒春更多了几分缠绵凄凉之意。瑶姬望着远处见见落下的夕阳,泪水静静的划下了脸庞……

    墨家军吕近贤大营中*,吕近贤一脸欢喜的看着坐在下手的白衣女子*,朗声笑道:“世人都说麒麟神出鬼没^,末将今日也见识到了墨家军之能。末将佩服***^?^^!?br />
    这一次吕近贤能够在折损极少的兵马的情况下突破十多万兵马的封锁,麒麟确实是功不可没。若不是定王府的暗卫即使送到了楚军的消息,吕近贤虽然有信心能够过去^*^^^,但是却势必要折损不少兵马。更不用说*,今天他突然接到王妃传来的消息,让他即刻进攻楚军西路军大营^^。原本他还有些担忧^,毕竟两军人数相差太多,面对面强攻实非良策**。却没想到打到一半不仅定王妃带人前来增援了*^^,楚军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跑了*。

    收兵回营之后^,听了王妃的解释他才明白原来这短短数日之内,王妃竟然已经设了一个如此有趣的计让楚军内乱丛生了*。

    听了吕近贤的话,叶璃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哪儿是我想出来的法子?!蹦抟⒌恼飧黾撇咚凳翘舨Τ诼?,其实为了对付沐阳侯府更多一些*。因此从一开始这就是为沐阳侯府准备的,墨景黎只能说是糟了池鱼之殃罢了^^。只是,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跟部下说了*。定王公报私仇这种事情还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吧**。

    吕近贤道:“如今云霆在寒谷关牵制墨景黎大军,我们只怕也要尽快才行了^?!痹砌种兄挥惺竿虼缶?,寒谷关外的地形对墨家军也不是特别有利**。如果墨景黎狠了心拼上十几万兵马不要,云霆还真有些悬了*。

    叶璃点头道:“大将军所言及时*^。趁着西路军刚刚出了事,士气低落,人心不稳。我们一定要尽快出兵解决这边?*!?br />
    “不过,雷腾风也在这里*,只怕不太好解决**?*^!甭澜椭迕嫉?^。如果只有赵廉的二十多万大军^*,墨家军自然是稳胜^*。但是偏偏雷腾风手中的十几万西陵大军也在这里***^。慢慢打是没问题*,但是他们没时间。

    叶璃摇头道:“雷腾风不会在这里跟我们拼命的?!崩渍瘀衫滋诜缋创丝刹皇俏税锬袄韪揖疵腲。

    “启禀大将军**^,王妃,秦统领回来了?^!贝笳释?*,侍卫禀告道^。

    吕近贤点头道:“请秦统领进来^^?*!?br />
    秦风掀开帐子进来,沉声道:“见过王妃^^,见过大将军?^!?br />
    叶璃看了秦风一眼,问道:“沐扬……”秦风恭敬地道:“沐扬已经自刎身亡*,楚军将领高铭投降,属下带回来了^!?br />
    “高铭?”叶璃微微皱眉^**,对于这个人他没什么映像。

    她身后,卓靖禀告道:“是墨景黎的旧臣^,从墨景黎是黎王的时候就跟着他了。不过墨景黎登基之后一直被沐扬压制,跟沐阳侯府不和*。这一次沐阳侯府的事情**,只怕他没有少落井下石?*!?br />
    叶璃微微皱眉道:“先关起来*,以后带回去给王爷处置吧^?!?br />
    吕近贤心中一动,道:“王妃,此人既然是墨景黎的心腹,那么应该知道不说楚军的机密?*^!?br />
    秦风道:“高铭已经表示,只要王妃饶他一命,他愿意将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我们?*!?br />
    “饶他一命倒不是难事?^!甭澜偷阃返溃骸安还蹂鷁,此人不可用*?^!倍杂谂淹?,总是不那么让人喜欢的***。特别是高铭这种喜欢落井下石而且手段还粗拙的叛徒。

    叶璃点头道:“大将军所言甚是。卓靖,你去办吧^***!?br />
    “是^*,属下告退?!弊烤腹繼。

    “瑶姬,没有回来?”看了看秦风空荡荡的身后***^,叶璃轻声问道**。秦风点了点头道:“她想要散散心*,属下留下了几个人?;に?。沐烈也跟她在一起?**!?br />
    叶璃点头道:“随她去吧*,这事本就是为难她了?^!币砸桓雠说牧⒊*^,她绝不愿让瑶姬面对这样的事情。但是以一个妻子的立场*^,她却不能阻止墨修尧布下这样的局。因为在她的心中,即使再同情瑶姬,也永远不会超过对墨修尧的感情。更不用说^,墨修尧对沐阳侯府的恨意之因为她^^。即使她可以原谅,却永远不会为了他们去强行抹除墨修尧的恨意。她早已经不是前世那个永远以公正和正义的立场看问题的军人。她是定国王府的王妃,墨修尧的妻子*^^。

    “谢王妃^*^^!鼻胤绯辽?^。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9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93.沐扬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93并对盛世嫡妃393.沐扬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9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