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临死一击*^,叶莹之死

    277。临死一击,叶莹之死

    叶莹似乎已经认命了^,没有再哭闹着要墨景黎放过墨夙云*。墨景黎也没有再在意她,墨景黎的心底其实是有些瞧不起叶莹的。从十年前墨景黎对叶莹的怜爱甚至不惜为此退掉先皇赐下的婚事*,被徐家嫉恨*&。这其中虽然有一些政治方面的原因,但是却也不能忽略墨景黎当时对叶莹确实是喜欢的。而到十年后的冷落,轻蔑,厌恶&*,当真是天壤之别。

    特别是在有了叶璃作为对比的时候,墨景黎觉得自己更有厌恶轻视叶莹的理由了*^。懦弱,无能,自私&&,愚蠢*,很多时候墨景黎甚至都会怀疑自己当初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窍了,会觉得叶莹比叶璃更合适做黎王妃。就算当时还顶着三无千金的名头,墨景黎也觉得那个样子的叶璃绝不会比现在的叶莹更愚蠢^&。所以墨景黎没有觉得叶莹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就没有急着处置叶莹。甚至因为她的识相而对她的限制略微放松了一些,毕竟黎王府里刚刚失踪了一个王妃&,剩下的一个再出事就有些不好看了*。但是他却忘了,轻视女人有的时候是会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的&。

    于是^,刚刚拔掉了几个定王府安插在江南的钉子之后&,志得意满的墨景黎理所当然的忘记了墨夙云可能是他的儿子的事情^&。继续踌躇满志的准备着自己即将到来的最辉煌的人生。

    叶莹虽然得到了自由,但是却被限制了出府。而她身边侍候的人也都换成了墨景黎身边的人*。叶莹似乎已经放弃了之前的疯狂和坚持,只是求得了墨景黎的同意让她偶尔去探望墨夙云^^&。墨景黎对这个儿子也不是真的没有半点愧疚**,最终还是同意了叶莹的请求^。

    这日*^,叶莹依然和前两日一样,带着自己亲手煲好的汤去了墨夙云暂住的院子&。正好太医正在为墨夙云诊脉,贤昭太妃这两日身体好了许多&,也经常亲自前来照料墨夙云?;姑唤?*,就听到贤昭太妃的声音*&,叶莹便停下了脚步*。只听里面贤昭太妃问道:“太医,皇上身体怎么样了^^?”

    太医沉吟了一下**,才答道:“启禀太妃,微臣也有些奇怪,皇上的身体似乎有了一些起色!蔽叛?,叶莹不由得心中一动,纤细的手指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抓着手中的食盒&^。

    里面安静了片刻,贤昭太妃问道:“是否是因为王妃……”

    “应该不是^^,微臣检查过王妃送来的汤*,却是都是普通的汤品**。别说是治皇上的病了,就是滋补的效果只怕也有限的很^?^!碧椒窬隽讼驼烟牟虏鈄^。

    贤昭太妃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那么,以你之见皇上现在的身体……”

    太医低声道:“回太妃,皇上的身体虽然略有起色&,但是想要康复却是千难万难*^。若是事事小心&&,仔细将养的话或许还能多活几年*。不然的话…不过这一时半刻……”太医有些为难,他是黎王和太妃的心腹**,自然明白黎王和太妃是什么意思。但是以皇上如今的身体&&,虽然活不长久但是拖上个一年半载却不成问题*&。除非是下重药……想到此处,太医不由得一抖不敢再想下去^。有些事情主子可以想*,但是下面办事的人自己确是万万不能多想的。

    贤昭太妃沉默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罢了&,我再跟黎王商量看看吧^!?br />
    门外&,叶莹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食盒,半垂的眼眸仿佛淬了毒一般*。那个老太婆…那个老太婆&,从她进门那天就开始折磨她&,现在居然还当着她儿子的面跟人讨论这些事情。就算夙云可能听不懂…就算…

    咬了咬牙&,叶莹收敛了脸上的恨意抬步踏入房中。

    贤昭太妃皱了下眉^&,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叶莹眨了下眼睛,疑惑的道:“媳妇来看看皇上^,太妃有什么事么*?”贤昭太妃怀疑的盯着叶莹*,既然叶莹认定了墨夙云的身份,就绝对不会对他无动于衷&??戳诵砭?,却只见到叶莹平顺恭敬的平淡表情,方才道:“没什么*,既然你来了,就陪陪皇上吧^。本宫有些乏了^^&,先回去歇息了?!?br />
    叶莹恭敬地道:“送太妃?&!?br />
    送走了贤昭太妃,太医也跟着收拾东西告辞了。叶莹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神色茫然的孩子*,只觉得鼻子一酸险些就流出泪来了*。

    “夙…皇上,我带了你喜欢和的鸡汤来*,来喝一点好不好^?”叶莹柔声道^。

    墨夙云望着叶莹的眼珠转了转,突然开口道:“你是黎王妃…”

    叶莹心中一喜,早两天墨夙云已经病得连人都不认识了,只是傻傻呆呆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能认出自己,看来太医说的没错,他果然好转了许多^。

    叶莹小心的将他抱起来靠着枕头坐着&,一边将鸡汤送到他嘴边**,一边柔声问道:“皇上有没有想要什么?我找人给皇上买来&?!?br />
    墨夙云眨了下眼睛&,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朕想要白衣哥哥和漂亮姐姐?&!?br />
    叶莹一愣*,墨夙云重病未愈&,若不是她坐得近几乎都没听见他说什么。墨夙云以为她不知道,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还未落痂的手臂道:“哥哥?&!庇执由肀咭桓霾黄鹧鄣男〈永锶〕鲆涣P⌒〉暮稚┩璧溃骸敖憬??!?br />
    叶莹心中微微一颤,警惕的望了一眼四周。虽然房间里有宫女太监侍候着,但是却都站在外间。隔着屏风和帘幕倒也看不见什么。叶莹自然不知道墨夙云口中的姐姐指的是云歌,只以为是换回了女装的叶璃。低声道:“是姐姐给你的?”

    墨夙云慢慢的点了点头,“哥哥说,不能跟别人说&&&。王妃可以&?!闭飧龈绺缰傅娜词乔胤鏭*。

    叶莹小心的将小袋子帮他藏好&,怜爱的望着墨夙云有些懵懂的模样,柔声道:“你放心,你喜欢的,我一定帮你找来^*&!?br />
    “皇上喜欢什么要你去找?”墨景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叶莹心中一惊&,连忙站起身强笑道:“皇上说想吃蜜汁鸡。莹儿听说城东有一家得月楼的蜜汁鸡做的极好,才说叫人去帮皇上买来?!?br />
    墨景黎不置可否^,扫了两人一眼道:“是么&*?”

    叶莹小心的拽紧了衣袖中的手指&,有些担忧墨夙云会说漏嘴。却见墨夙云畏惧的望了一眼墨景黎,小小的身子往里面缩了缩却怎么也不开口说话&。

    这样的情形墨景黎早就习惯了。这两年墨夙云见到他一直是这副模样,但是如今到底是身份不一样了,从前看在眼里只觉得快意和厌恶^&,现在却多了几分复杂难言的感觉和淡淡的恼怒&*。这样的懦弱胆小,怎么会是他墨景黎的孩子?^!

    淡淡的移开了眼,墨景黎道:“既然皇上喜欢吃&&,本王派人去将得月楼的厨子请到府中来就专门做给皇上吃就是了&^?!币队ǖ愕阃?,轻声道:“王爷做主便是*?!?br />
    墨景黎满意的点点头看了一眼那喝了一半的鸡汤道:“让皇上好好休息,本王送你回房吧*?*^!?br />
    “是*?!币队ㄓ行┎簧岬耐艘谎鬯坪跤衷诜⒋舻哪碓埔谎?&,跟着墨景黎转身走了出去*&。刚刚出了墨夙云的院子,就有人急匆匆的赶来道:“启禀王爷,刚刚侧院的杨夫人传来消息,说是有了一个半月的身孕&?*!?br />
    “什么&?”墨景黎一愣*&,顿时大喜。也顾不得陪叶莹回去^,朗声笑道:“太好了*,重赏。传本王的旨意,晋赵氏为侧妃&?!?br />
    “是,王爷。恭喜王爷&?!北ㄐ诺娜艘彩且涣郴断?。毕竟这可是黎王府目前唯一的子嗣^,王爷心情大悦上次自然也不会少&。墨景黎一挥手道:“罢了&,本王还是亲自去看看吧^^?^!彼低?,仿佛忘了跟在他身边的叶莹^,朝着侧院的方向大步而去&&。

    门口^,叶莹回头望了一眼院门&。垂下眼眸默默无声的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南京城里,一处不起眼的院子。徐清尘与叶璃坐在院子里对弈^,云歌坐在一边好奇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厮杀,看向叶璃的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和佩服*^。叶璃无奈的看着小姑娘摇头笑了笑^,云歌并不通棋艺*,只看到她此时逼得徐清尘步步后退,哪里知道跟徐清尘下棋最后输的人多半都是她&。面对徐清尘^,无论怎么样的谋定而后动都没用,所以还不如以快打快来的畅快。

    “清尘公子*,王妃^?!贝┳乓簧聿黄鹧鄣牟家碌那胤绯鱿衷谠鹤永?&,躬身行礼&。

    徐清尘停下了手中的棋子,看看秦风身上的装扮不由得笑道:“秦统领果真是扮什么像什么。若是在大街上遇到在下也未必认得出来?*!毙烨宄菊饣叭肥挡患賌,别看秦风平素一身气势让人不敢轻易放肆^。但是此时穿上这布衣,周身的气势收敛起来竟然连那张原本称得上俊挺的脸看上去都平凡了许多。整个人融入人群中只怕也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这样的人&*,不仅适合做暗卫^,做间谍更适合做杀手&。

    秦风淡淡一笑道:“公子过奖了?^!?br />
    叶璃挑眉笑道:“都能逼得你打扮成这副模样^,看来墨景黎果然是动了真怒了^?”

    秦风道:“这些日子南京城里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暗地里却依然查得紧。墨景黎掀了几个据点之后抓到的都是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大约是心有不甘吧?!?br />
    叶璃满意的点头道:“看来叶莹还没有傻到底,没有将瑶姬供出来!?br />
    其实将墨夙云的身份告诉叶莹这步棋走的当真是有些险,但是如果真的用墨夙云算死了墨景黎和叶莹,叶璃也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关。毕竟…她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只要想起璃城可爱调皮的墨小宝还有那还没满周岁就被丢在家中的一对双胞胎,叶璃就不由得心软了。虽然她不信鬼神,但是却还是希望能够心安一些^。用外祖父的说法^,非关鬼神报应,读书人素来是信奉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但是手段过阴狠,到底是有伤天和。

    幸好,叶莹总算是没有让自己失望^。如果叶莹将瑶姬供出来的话&,定王府在南京城的消息渠道就算是毁了一般了。到时候&,就算是她也没办法了^,定王府总不能派人强闯黎王府吧?

    “黎王府里有什么动静?”叶璃问道。

    秦风道:“墨景黎和贤昭太妃已经知道墨夙云短时间内是死不了了。正在犹豫要不要下狠药*?!彼档酱舜?&,秦风忍不住皱了皱*,对于墨景黎的鄙视显而易见&^?;⒍静皇匙?,何况还是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墨景黎若是真的这么做&,简直连人都不是了。

    叶璃微微蹙眉*,看向徐清尘问道:“大哥^,你觉得墨景黎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徐清尘轻叹了一声*,慢慢的落下一子道:“黎王府是不是有人怀孕了*?”

    秦风一愣^,“公子怎么知道?黎王府的赵侧妃刚刚传出了怀孕的消息,说是有一个半月了?!毙烨宄久挥谢卮鹨读У奈侍?*,只是道:“璃儿若是想要救墨夙云的话^,就尽快吧?*!?br />
    “大哥的意思是&?”叶璃一愣&,虽然她也没觉得墨景黎会为了儿子放弃皇位,但是却也从来没觉得墨景黎知道了真相还会杀了墨夙云的&。毕竟^,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不是么*?徐清尘淡然道:“如果只是墨景黎一个人&,他未必会杀墨夙云^,但是我只怕…真相想杀墨夙云的另有其人&。碰巧这个时候传出来有了子嗣的消息,对墨夙云来说绝对不适合一件好事?!?br />
    叶璃幽幽的叹了口气道:“罢了^,今晚我亲自去一趟黎王府&!?br />
    秦风有些担心,道:“王妃,若有什么吩咐属下们去办就是了。王妃何必亲身犯险?”

    叶璃摇头道:“叶莹不会相信你们的。我去放心一些*?&!?br />
    夜深人静&,叶莹依然没能入睡,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犹如困兽之斗。知道现在她才明白&,失去了定王府的暗中帮助,她有多么的无能为力。墨景黎一声令下^^,她甚至无法调动王府中任何一个人*。更不用说想要传递什么消息出去了&^。

    她虽然不是极聪明,但是这些日子下来却也明白了不少的道理。墨景黎的妾室有了身孕,她的儿子就更加没有活路了。但是现在,她就连想要弄死那个赵氏都办不到。不,她现在不想弄死任何人。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四妹&?!币读У纳粲挠牡脑谀驳囊股写?&,叶莹吓了一跳*。猛然回身便看到叶璃穿这样一身黑色的劲装站在她身后不远处^。跟在叶璃身边的还有秦风和卫蔺^,以及一个从没见过的小姑娘**。

    云歌好奇的探出头看了看叶莹,又回头看了看叶璃。原本今晚并没有打算带云歌来^,不过云歌坚持想要看看那个病歪歪的小弟弟*^,叶璃无法这才带着她一起来的^。横竖云歌的武功相当不错*,至少自保绝对不成问题。

    云歌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璃姐姐的妹妹怎么跟她一点儿也不像?

    “三姐^&!”叶莹从未有一次见到叶璃是如此激动过*。几乎立刻便扑到了叶璃跟前,双腿一软便跪了下来,“三姐,求你救救夙云^。求求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br />
    叶璃淡淡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拉了起来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叶莹羞愧莫名*,都是因为她的小心眼和猜疑*,怕叶璃耍了自己才非要叶璃先告诉自己孩子的下落&。如今落到这个地步,却还是要叶璃来相救自己&,“莹儿知道错了*^,三姐^^,求求你救救夙云&。以后无论三姐说什么,莹儿再也不会猜疑三姐了*。求求你,看在父亲的份上*,救救夙云吧*?!?br />
    “好了&?!币读Т蚨狭怂镂蘼状蔚幕癪&,点头道:“我要带墨夙云离开这里,你可要一起离开?”

    叶莹默然^。

    叶璃也不管她在想什么*,她对墨夙云有些同情对叶莹可没有&。只是淡然道:“你想清楚^,一旦墨夙云在黎王府失踪了。不管跟你有没有关系,墨景黎都绝不会放过你的?&!?br />
    沉默了良久,叶莹终于摇头道:“不,我不离开^。三姐,我知道…从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只求你一件事,帮我将夙云送到爹娘那里去,请他们看在我这个不孝女的份上,帮我照看着夙云*。我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彻底被墨景黎和贤昭太妃那个毒妇给毁了&。他能活到什么时候便什么时候吧…我只盼着他能少受些苦,平平安安的过几年太平日子。也不算是枉费了来这世上一遭&&?!?br />
    “你要做什么&&&?”叶璃蹙眉道。

    叶莹淡淡一笑道:“三姐是在关心我么*?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币读С聊艘幌?^,点头道:“随你*?!?br />
    叶莹深吸了口气,道:“我们走吧^,让我最后看他一眼。你们…带他走吧?!?br />
    叶莹出了自己的院子^,叶璃等人自然依然是隐在暗中。如今黎王府经过这么多年&*,终于又有了喜事整个府邸都是一片欢笑中。显然是墨景黎正在宴客,倒是显得叶莹这边宁静的院落格外的冷清^。

    走进墨夙云的院子&,进了房间却将房间里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叶莹心中一急&,连忙唤道:“来人*!”很快边有人进来,看到叶莹倒是一愣**,“王妃*?”

    “皇上呢?”叶莹怒道。

    “皇上…皇上被王爷请去参加宴会了*?&!?br />
    “胡说*^!”叶莹道:“皇上病的不轻*^,怎么可能去参加什么宴会?”那丫头看到叶莹气的通红的眼睛吓了一跳,连忙道:“是真的…皇上是被人抱着去的&^?!币队ㄐ闹幸患?,懒得再理会那丫头急冲冲的便出了小院往墨景黎开宴会的大殿而去。

    此时的大殿上却是歌舞升平。墨景黎坐在主位上开怀畅饮,身边坐着的自然就是新晋有孕的赵侧妃^。右手侧坐着贤昭太妃*^,左手侧的椅子里*,墨夙云独自一个人呆呆的坐着既不看下面的歌舞,也不吃桌上的东西*。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知道一般*。

    下面坐着的自然都是墨景黎的心腹,沐扬带着瑶姬也坐在殿中。前几日沐扬替楚君唯说话*,接过楚君唯不知所踪,沐扬也被墨景黎狠狠地骂了一顿*。故而今天显得有些低调,不过看黎王的神色,沐扬知道很快黎王应该就可以得偿所愿了。到时候有着从龙之功的沐阳侯府自然不会再因为那点小事被黎王记恨&。

    瑶姬看了一眼殿上呆呆木木的墨夙云*,眼底掠过一丝隐晦的担忧&^。

    “恭喜王爷喜得贵子?^!钡钕碌闹谌司俦氐?。

    墨景黎满意的点头道:“承各位吉言,还咱们大家共饮一杯?!?br />
    坐在墨景黎身边的赵侧妃突然笑道:“皇上一整晚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呢&,虽然皇上年幼不会喝酒,不过喝点果汁确是无妨。不如请皇上与大家共饮一杯?”

    贤昭太妃看了一眼赵侧妃,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赵侧妃说的不错^,咱们这么多人说说笑笑,倒是冷落了皇上?;共桓噬系构?^,你们这些侍候的人是怎么回事^&?”

    站在墨夙云身后的太监连叫不敢,上前执起放在墨夙云跟前的酒壶,为墨夙云倒了一杯*。

    赵侧妃美丽的唇畔掀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含笑望着墨夙云道:“臣妾有了王爷的孩子,皇上不为臣妾和王爷高兴么^?”墨夙云的眼眸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坐在赵侧妃身边的墨景黎,眼中依然是畏惧*。

    墨景黎淡淡道:“既然侧妃这么说了,皇上,你也喝一杯为侧妃祝贺吧&?!?br />
    殿下众人也纷纷附和。瑶姬坐在沐扬身边,唇边带着完美的笑意,比殿上那年轻温柔的赵侧妃更加美丽夺目。只是冷眼看着眼前这荒诞的一幕心中冷冷一笑,在看向自己身边的男人的时候,心中更是深切的失望和冷漠&*。就连瑶姬这样的女子都猜得到那所谓的果汁只怕决不会果汁那么简单,沐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更何况,墨夙云到底也是皇帝&*,这一殿的臣子为了一个王府还没正式侧妃的妾&,逼一国之君敬酒贺喜&*。沐阳侯府世代武将*,但是如今的沐扬…却是比文臣更会阿谀奉承专营权势&。文死谏武战事,沐扬却是一样也做不到了。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不是当年自己认识的那个潇洒自在,却铁骨铮铮的少年郎了&^。

    见墨夙云不动^,墨景黎脸色微沉^,道:“侍候皇上喝下^&?!?br />
    旁边的太监只得亲自端起酒杯,送到墨夙云的唇边。

    “墨景黎,你敢&&!”殿外,一个尖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一瞬间,就连原本的丝竹声也停了下来^。叶莹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着显得格外的响亮。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叶莹神色如霜的从外面快步进来。走进大殿中还有些喘息不定,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叶莹一冲进来^&,立刻就冲到了殿上一把打翻了递到墨夙云跟前的酒杯^。浓烈的酒香立刻弥漫开来,叶莹的神色凄厉^,“墨景黎^,你好狠毒!”

    墨景黎被这突来的变化弄得一愣*^,反应过来才皱了下眉不悦的道:“你又在胡闹什么*?还不给本王下去!”

    “我胡闹&^*?墨景黎你……”叶莹气的脸色发青^,开口就想要才拆穿墨景黎的诡计,却被突然上前来的赵侧妃一把拉住。赵侧妃一脸温婉的笑道:“王妃姐姐*,你这是做什么*?皇上一晚上什么也不肯吃不肯喝。妹妹也是怕他饿了渴了&,所以才请他喝一杯果汁润润喉罢了*?!?br />
    叶莹定定的看在她道:“哦*?是你要他喝的^^?”

    赵侧妃被她这有些渗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笑容也有些僵硬*,“正是&?!?br />
    叶莹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也喝一点吧&?!闭圆噱成系男θ菀唤?,连忙后退了一步笑道:“多谢王妃姐姐厚爱*,妾身不爱喝果汁*?^!笨嫘?,那样的东西她现在怎么能喝&?她现在的身子金贵着呢。

    叶莹傲然道:“本王妃没问你爱不爱喝,本王妃赐你喝了,总不会*,喝一杯果汁你肚子里的东西就要没了吧*?”

    “叶莹,你放肆*!”墨景黎大怒。他已经年过三十却膝下空虚没有一儿半女,对于赵侧妃的这个孩子自然抱着不小的期待&,怎么容得下叶莹如此胡说八道^。

    叶莹脸上挤出一丝凄楚的笑容^,道:“她的孩子说不得*,那我的孩子呢…难道夙云不是你的儿子&&?为了皇位你竟然想要害死自己的儿子^?墨景黎^,你不是人^^!”

    “你疯了!”墨景黎咬牙道*&,“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本王拉下去!”

    “你敢!墨景黎^,你敢害我儿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叶莹失声裂肺的叫道&。但是她注定要失望&,坐在底下的人都是墨景黎的心腹中的心腹*,都是希望墨景黎上位好得个从龙之功的人。别说墨夙云是墨景黎的儿子*,就是墨夙云是墨景黎的老子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虽然都被这突然爆出来的消息惊呆了*,但是所有人心中考虑的却是这件事怎么善后*,怎么让黎王不计较他们知道了这么一件秘密。而不是为这对母子主持公道&^。

    “带下去?!蹦袄璩辽?*。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被侍卫抓住的叶莹突然停止了挣扎,定定的望着墨景黎道:“王爷,我还有件事情想跟你说?!?br />
    墨景黎神色漠然的盯着她^,显然并不打算听她再说什么^。叶莹笑吟吟的看着他道:“跟定王府有关的^,王爷也不想听么?”

    墨景黎眯眼盯着叶莹*&*,他也不能确定叶莹到底跟定王府勾搭了多久了。同样便也不能肯定叶莹是不是真的还知道一些关于定王府的机密*。

    过了好半晌,墨景黎方才道:“放她过来?!?br />
    侍卫放开叶莹,叶莹并没有急着走向墨景黎*^,而是转身走到了墨夙云的跟前,伸手小心的摸了摸他消瘦的小脸^,低声道:“夙云*&,对不起…娘亲对不起你*。以后你要乖乖的听哥哥和姐姐的话好不好?”

    墨夙云迷茫的眨了下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对他很好的黎王妃要说是他的娘亲。母后明明在宫里啊,虽然母后老是不理自己,但是他也不会突然就变了一个母后啊*&。而且…看着不远处脸色阴沉的墨景黎^,墨夙云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看着儿子胆战心惊的模样*,叶莹苦涩的摇了摇头^。转起身来慢慢走到墨景黎跟前,望着眼前的男子依旧显得英俊而充满成熟男子魅力的容颜^,叶莹凄声问道:“你…难道一点也没有心软过么?”

    墨景冷漠的皱眉道:“本王不想听你胡言乱语&,你到底要说什么^?”

    叶莹无奈的笑了笑*&,靠近墨景黎低声道:“我想告诉的是…我三姐已经来南京城了?!币队ê苌僬嫘氖狄獾慕幸读?,当着墨景黎的面大多时候更是直接叫名字。所以,这个三姐让墨景黎的脑子反应停顿了一霎那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叶莹笑的格外愉悦*&,就连那张苍白消瘦的容颜似乎也在一瞬间平添了几分光彩,望着墨景黎咯咯笑道:“我说,我三姐…定王妃此时就在黎王府里,你不知道么^?”

    “王爷小心*&!”墨景黎震惊的刹那,身边响起了惊恐的叫声&。墨景黎只觉得腹部一阵尖锐的刺痛,反射性的一掌将叶莹给拍了出去。虽然墨景黎因为突然重伤^&,打出去的力道并不足以致命,但是叶莹却还是不由得吐了口血*,正好跌落在旁边的赵侧妃脚下。

    叶莹仿佛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伤势^,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一把抱住赵侧妃的双腿^,两人叠成一团从大殿上滚了下去。身体在大殿的台阶上翻滚而下,滚落到殿中之后叶莹唇边的血流得更快^,赵侧妃却尖叫了一声,身下立刻染红了一片。

    “贱人^!”墨景黎惊怒交加,一手捂住腹部不停地往外渗血的伤口*,坐回了椅子里,瞪着叶莹的眼睛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杀气。

    “黎儿…快&^!快叫太医^!”贤昭太妃连忙上前扶住墨景黎&^,一边厉声叫道&,“还不快将侧妃扶起来*,孩子…孩子…”众人的目光落到躺在地上唉唉叫的赵侧妃身上,显然那才不过一个半月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众人都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谁能想到一向默默无闻的黎王妃居然能突然感触如此惊人的举动。转眼之间就伤了黎王和赵侧妃&,还弄死了赵侧妃肚子里的孩子。

    墨景黎坐在椅子里,忍着剧痛盯着底下的叶莹??吹揭队成洗盘粜频男θ菪闹械呐鮚。他一向没有将叶莹放在眼里,总觉得跟叶璃比起来叶莹不大愚蠢*,自私而且胆小懦弱,这样的人自然是成不了大事。但是却没想到&,正是叶莹这样的人居然会伤他最重。这一辈子*,墨景黎可说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而这一切都是拜叶莹所赐*。

    或许是因为腹部传来的一阵阵疼痛让墨景黎心情烦躁^,也或许是被刚刚到来的孩子又突然的失去的事情刺激到了^。墨景黎狠狠地盯着叶莹&,眼中迸射出残忍的光芒^。

    “叶莹,本王要你生不如死*!你想救墨夙云?嗯?”墨景黎站起身来,也不管身上的伤口突然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起了墨夙云*^。墨夙云早已经被眼前的情形给吓呆了*,又突然被他最害怕的人抓在手里,顿时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叶莹脸色一变**,“墨景黎*,你不是人!”

    墨景黎狞笑道:“本王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不是人!”说罢**,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墨夙云从大殿上扔了下来。杨侧妃从殿阶上滚下来都立刻便小产了。更不用说墨夙云这样一个身体虚弱的孩子被墨景黎这么抛到空中再砸下来。若是真的落地了*,只怕这孩子就真的要没命了^。

    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大殿外掠了进来&**,凌空一点却正好将墨夙云接在了手里*。墨夙云原本在哇哇大哭^,被墨景黎这么一扔哭声顿时就憋在喉咙里哭不出来了,小脸也开始发青^。

    大殿中突然闯入一个人,众人都是一愣。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小姑娘^。虽然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但是小姑娘精致的容颜却满是怒气*,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瞪着墨景黎仿佛随时都要喷出火来了&^^。

    “小云乖,不怕不怕…吃糖…”云歌小心的将墨夙云放在地上^,从袖带中掏出之前准备好的药丸塞进墨夙云的口中。又忙乱的替她把了下脉确定一时半刻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站起身来瞪着墨景黎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狠毒*?小云才这么小,你险些摔死他知不知道^?”

    墨景黎刚刚将墨夙云往外一甩,扯动了自己腹部的伤势,又重新坐了回去*^。望着站在殿中的云歌冷声道:“你是什么人^^?同党是谁,竟然敢夜闯定王府!”这个丫头从正门闯进来,却没有一个侍卫进来禀告。要不是这丫头武功高强避开了所有侍卫的耳目,那就是外面有人替她解决了侍卫。

    云歌眨了眨眼睛*,不悦的道:“我又不认识你,爹爹说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我的名字!?br />
    众人不由得心中一窘,明明黎王问的话很正常**,但是被这小姑娘一说顿时就让人觉得黎王仿佛是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纨绔子一般了。

    “姑娘^,黎王的意思是你怎么会来这里&^?”瑤姬轻咳了一声含笑道*。

    云歌这才恍然大悟,笑眯眯的望着瑤姬道:“姐姐真漂亮。我是跟璃姐姐一起来的?^!?br />
    “璃姐姐^?^^!”

    在座的所有人皆是一惊*,虽然之前叶莹说过叶璃已经来了的事情&^。但是之后突然生出的变故让众人都不由得以为那是叶莹为了刺杀墨景黎而故弄的玄虚。却没想到叶璃竟然真的来了江南,甚至悄无声息的已经进了黎王府*。这同样也让这些墨景黎的心腹们心中一寒。定王府的人可以在全城戒严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进入黎王府,那么想要取他们的性命自然也是易如反掌^&。

    “叶璃&?*!你给本王出来&!”墨景黎厉声吼道。

    门外,叶璃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带着秦风几人走了进去。一看到一身黑衣神态从容的叶璃,墨景黎顿时气得眼睛充血。叶璃淡淡打断他的愤怒道:“黎王还是先处理伤势吧。您这位侧夫人也还等着大夫呢?!闭圆噱绫蝗朔龅揭槐叩囊巫永镒铝?。即使太医还没有来她也清楚这个孩子是保不住了。心中更恨叶莹^^,“王爷…你一定要为臣妾和孩子做主啊……”

    叶璃扫了她一眼,“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彼淙凰敲挥薪?,但是在外面却也听清楚了*&。如果不是赵侧妃自己得意忘形挑拨墨景黎对墨夙云下手,最后也不会落得被叶莹从殿上拉下来小产。

    “你…就算你是定王妃,这也是黎王府的事情!定王妃不觉得管得太宽了么**?”赵侧妃怨恨的瞪着叶璃*。她从进了黎王府,没有一天不过的战战兢兢^。先是侍候贤昭太妃*,又时时被栖霞公主找麻烦&。后来又有一个更难对付的东方幽,只能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出头了,才忍不住有些得意^^。现在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呜呜…王爷^,臣妾冤枉?^?闪兼驼馕闯錾暮⒍?br />
    “你伤的又不严重,不会死的*?*!奔薜哪敲雌嗖?,蹲在一边为叶莹检查伤势的云歌抬起头来道:“而且&&,你既然心疼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害小云*。他的身体喝了那掺了毒药的酒,就再也救不活了?&!闭圆噱薜钠嗥嗲星械哪Q辉聘枵庖淮蚨隙偈毕缘檬值幕黕。长了长嘴巴*,眼泪还挂在脸上,原本堪称美丽的脸却是一阵青一阵紫的扭曲不堪。

    太医总算是赶到了&,叶璃等人也不急着走。墨景黎被人扶进去包扎伤口*,贤昭太妃却留在殿上盯着叶璃神色复杂难辨。下面的众臣心中却是暗暗叫苦^^*,虽然大家都知道黎王想要弄死皇上^^,而且也都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这跟知道皇上原来是黎王的儿子,黎王甚至亲手想要摔死皇上却是两回事啊*&。只怕从此以后黎王也要对他们这些人有心结了&。

    “定王妃,你怎么会在这里^^?”贤昭太妃盯着叶璃道。

    叶璃含笑道:“本妃冒昧还请太妃恕罪。本妃的兄长清尘公子前些日子在南方失去了踪迹,本妃是特地来将来寻找兄长的。碰巧又听说…舍妹在黎王府受人虐待&&*,才忍不住前来一探^。却不想……”

    贤昭太妃不由得一噎,叶莹是叶璃的庶妹这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两人私底下关系到底怎么样&,只要叶璃说一声来探望受了委屈的妹妹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相反还要称赞定王妃一声友爱姐妹^*。她们倒是想说没有虐待叶莹^,但是叶莹眼前这个凄惨的样子,任谁也会觉得她是真的被黎王府给虐待了&&。

    贤昭太妃冷哼一声道:“虐待*?叶莹行刺王爷其罪当诛?!?br />
    叶璃莞尔一笑道:“哦**?那么…黎王当庭想要摔死皇上,又该当何罪?”

    背后秦风答道:“诛灭九族^?!?br />
    叶璃摇头笑道:“皇上和皇室宗亲也算在黎王九族之内*,九族肯定是诛不了了。不过^,满门抄斩应该是跑不了吧?”云歌不解的问道:“刚刚他们不是说黎王是小云的爹爹么?”

    叶璃含笑拍拍云歌的小脑袋赞赏的笑道:“对啊,那就是混淆皇室血脉了*?黎王将自己的儿子当成先皇的儿子奉上皇位,该当何罪*?贤昭太妃*&?”

    贤昭太妃却是有口难言,这哪里是墨景黎把自己儿子假装成先皇的儿子^?分明就是先皇抱走了墨景黎刚出生的儿子假冒皇子养大。但是这话说出去谁信?先皇膝下皇子并不算少,更何况最后还将皇位传给了这个孩子*。

    好半晌无话可说,最后贤昭太妃只得冷冷道:“这是我大楚的事情*,似乎跟定王妃无关&?!?br />
    叶璃也不着急,指了指地上的叶莹道:“如果这是我四妹的孩子,贤昭太妃还是觉得这与本妃无关么^*?还是,贤昭太妃觉得本妃和定王府好欺负?!”

    “强词夺理!”口舌之争贤昭太妃也争不过叶璃^,一甩袖坐在一边不再说话。叶璃走到叶莹身边蹲下来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云歌有些黯然的摇了摇头^&,叶莹被墨景黎打了一掌本就是内伤沉重经脉断裂,之后又从台阶上摔下来更加加重了内伤。就算再好的内伤药也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叶莹靠在云歌怀里,有些艰难的朝着墨夙云伸出手^??吹剿陆笊系难^&;褂写奖卟皇绷鞒龅难?&,墨夙云惊惧的不敢上前。叶璃叹了口气,上前拉着墨夙云走过去,低声道:“夙云,去看看她,她不会伤害你的**?^!?br />
    墨夙云对叶璃似乎有一种近乎本能的信任^,犹豫的看了看叶璃才终于摞动脚步慢慢往叶莹跟前走去&。叶莹含笑望着墨夙云,眼角不停地滑落晶莹的泪珠,“夙云,都是娘不好&&。如果娘没有心生贪念,你也不会病的这么重*??瓤取院竽愎怨缘母拍阋棠?。她会,她会好好安顿你的&。以后^,你就不用再这样担惊受怕了^。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三姐……”

    叶璃走到她跟前&,叹了口气道:“你这是何苦?”

    叶莹吃吃的笑道:“我不难过…墨景黎他不是不要我的夙云么^。那他这辈子都别要孩子了*,呵呵……先皇当初其实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墨景黎这种人*,根本就活该断子绝孙!三姐,当年我不懂事…求你&,别怪我&。求你…好好照顾夙云……”

    叶璃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安顿这孩子的^。沈扬先生也在璃城,将来未必不能治好他的身体?&!币队ǖ愕阃?^,含泪笑道:“三姐,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你是个好人&。我只是…我只是一直都很嫉妒你…果真是只有好人才能得到幸福么^^?我真羡慕你…下辈子*,我一定也会做个好人的&,”

    叶璃无言,其实比起许多人来**,有些自私虚弱的叶莹真的算不上什么坏人*。至少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害过什么人,虽然有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这个能力而已*。

    “叶莹,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正说着话,墨景黎突然从里面冲个出来^,铁青的神色扭曲狰狞的仿佛恶鬼一般。原本还被叶莹拉着说话的墨夙云立刻就被吓得扑进了叶璃的怀里&&。

    墨景黎一把抓住叶莹的衣襟想要将她拽起来,旁边一直被无视的云歌小姑娘顿时便怒了。治不好出山之后的第一个病人又救不回第二个伤患云歌心情原本就不是十分美好*。但是这个黎王居然还在她面前将眼看就只有一口气的人像个麻袋一样的拽来拽去&&,“你快放手^!”

    一怒之下&^,云歌毫不客气的一掌拍了过去。墨景黎发现自己并不是眼前这个小丫头的对手&,立刻毫不犹豫的将叶莹挡在了自己面前*。幸好云歌生性平和*,即使大怒之下出掌也并没有施全力*,这才及时收回了手&。愤怒的瞪着眼前的墨景黎*,“无耻^&!坏人!混蛋!人渣&,”

    叶璃抽了抽嘴角*,默默盘算着这些天到底是谁教坏了云歌小朋友。

    叶莹也不在意自己如今的情况了,唇边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痴痴的望着墨景黎笑道:“王爷*,喜不喜欢莹儿送给你的礼物^&?”

    “贱人&!把解药拿出来*!”墨景黎冷声道。

    叶莹有些吃力的拎起另一只手里一直握着的刀笑道:“解药…解药被我吃掉了&&。王爷你可知道我费了多少心思才弄到这副药*?原本我没打算这么快给你用的&^,不过我却早就准备好了。在璃城…知道你已经拿到了解药之后我就想办法配了这副药*。从今天上午起我就一直将这把匕首泡在药里^^,然后…呵呵*,刚才进来之前,我自己把解药给吃了^&?!?br />
    “贱人,我要杀了你**!”墨景黎死死的掐住叶莹的脖子,他当真是小看了叶莹这个贱人,竟然在那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谋划了。叶莹有些艰难的扭过头看向躲在叶璃怀里的墨夙云,抬起手一刀刺向墨景黎。这一刀本就不是为了伤他*,一刀刺客,墨景黎一把甩开了叶莹*,叶莹也不在意,抬头望着墨夙云,“夙云,跟你姨母离开这里…不然…不然他会杀了你的……”

    望着叶莹唇边溢出越来越多的鲜血*,众人默然无声。沉默的望着躺在血泊中的女子渐渐的失去了生息^*。

    “娘……”宁静的宫殿中^^,突然响起一个弱弱的孩童的声音。站在叶璃旁边的云歌突然捂着眼睛无声的哭了出来。

    坐在沐扬身边的瑤姬低下头&,无动声色的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泪珠*,明媚的眼眸却越加坚定起来。

    叶璃将墨夙云递到身后的卫蔺手中&,淡淡道:“云歌,我们该回去了?&!?br />
    云歌无声的吸了吸鼻子*,走过去牵着叶璃的衣摆跟在她身边往外走去,“四妹的遗体,想必黎王会好好安置的吧?”叶璃回头看了一眼墨景黎问道^。

    “安置?”墨景黎露出一丝诡异扭曲的笑容,“本王要将她挫骨扬灰!”

    “随便你*?!币读Р⒚挥惺裁慈胪廖驳南敕?,能将叶莹的尸体带出去自然好,但是现在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带出去,“本妃会好好替王爷宣扬一下,黎王妃身后被挫骨扬灰的隆恩的。想必整个江南的百姓都能够感佩黎王的厚德!?br />
    “叶璃&,你给本王站??*!”墨景黎怒吼道:“把墨夙云给我留下?**!?br />
    “你休想&!”叶璃还没说话,云歌愤恨的道:“小云他娘已经将他托付给璃姐姐了。而且如果不是你要杀小云,黎王妃怎么会死?”

    “他是大楚的皇帝!蹦袄枰а赖?&,还可能是他从此以后唯一的儿子**。叶莹的这最后一击给墨景黎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先后两次中了那么中毒&,太医已经说了,就算找到了解药他将来拥有子嗣的机会也是十分渺茫&*。

    叶璃转身,平静的道:“黎王不是想要除掉这孩子登基为帝么?那么作为交换,这个孩子本妃带走,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墨家的子孙&^。就如黎王所希望的,墨夙云驾崩了&!?br />
    “不行?^!蹦袄瓒先痪芫?。

    叶璃不以为意,“那么…墨夙云还是皇帝…但是她的生母生前将他托付给了本妃^^。那本妃和定王府就必须保证他这个皇帝名副其实?!毖酝庵?^&,定王府将会全面插手大楚的朝政^。别说墨景黎绝对不愿意让定王府再染指大楚,就算他同意了^,墨夙云现在是呆呆木木的可不是真的傻了&。若是真傻了刚刚就不会叫那声娘了^。他将来长大了之后绝对不会站在墨景黎这个做父亲的这边的&。

    叶璃看着他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黎王最好考虑清楚?!?br />
    墨景黎阴鸷的道:“如果本王一定要你们都留下呢*?”叶璃浅笑道:“那要看看黎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就算黎王将我们所有人都留下了,最好也要保证没有没有别的什么人将今晚的事情传出去。黎王杀子弑君,王妃大义殉身,真是一出好戏啊^&?&!?br />
    墨景黎本就是重伤在身,此时又急火攻心,眼前一黑险些就要跌倒在地&*。旁边的人连忙扶着他到椅子里坐下*&*,墨景黎撑着扶手,强自压下来心头的怒火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叶璃沉声道:“叶璃,你好样的^?!?br />
    “比不上黎王?*!币读钌尤莘创较嗉?。

    贤昭太妃看着墨景黎精神不济的模样*,连忙开口道:“定王妃^&,放下皇上**,本妃保证你等安然离开江南?*!?br />
    旁边秦风不屑的底笑一声道:“我们需要你保证么^^?南京城也不过是咱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能奈我们何?”贤昭太妃脸色一沉&,叶璃抢先开口,悠然道:“本妃素来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了四妹照顾孩子,这孩子本妃一定要带走。贤昭太妃可以试试看我们悄悄离开好还是让我们从黎王府里杀出去好*?!?br />
    “就凭你们几个人^?”贤昭太妃冷笑道&*。

    叶璃含笑道:“难道你们人很多么?贤昭太妃何不试试召唤侍卫来看看&^?”贤昭太妃没有说话,叶璃敢这么说,只怕此时黎王府里能动弹的侍卫已经没有几个了&。

    “黎王**,意下如何&*?”叶璃问道。

    “滚!”墨景黎终于脱口怒吼道*。

    叶璃也不在意他的话&^,挥挥手带着众人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大殿里,气氛凝重沉寂的仿佛掉落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所有人眼观鼻子鼻观心,只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动^^。墨景黎坐在大殿上,喘着粗气^&,目光狰狞的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

    原本打算来恭维一番未来的主子,共襄盛举的宴会却变成了一场狗血淋漓血腥惨烈的皇家伦理戏^*,这让再坐的众人如何能不胆战心惊*?只能在心中暗暗庆幸,至少他们这么多人…王爷总不至于全部灭口吧?所谓法不责众^,果然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启禀王爷^&,定王妃一行人离府不久之后就失去了踪影&*?^!毙砭弥?,门外有人禀告道。

    “一群废物**!统统给本王滚出去!都滚&!”墨景黎吼道。

    众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连忙起身向墨景黎和贤昭太妃告退&&,匆匆奔了出去^&。

    “黎儿……”贤昭太妃看了一眼墨景黎,柔声叫道^^。

    “滚&!都滚*!”墨景黎看也不看眼前的人,怒骂道^。

    叶璃等人暂住的小院里&*,徐清尘看了看被卫蔺抱在手里的孩子扬了扬眉道:“被墨景黎识破身份了?”叶璃无奈的苦笑道:“没什么关系&,他现在可没有功夫对我们出手了^^。不过大哥,南京的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彼淙荒袄柙菔笨赡懿桓叶运嵌致?&,但是在城里待太久就难免有挑衅的意思了&。说不定墨景黎一时冲动就来个鱼死网破。

    “墨景黎不像是有那种冲动的人*?&!毙烨宄镜繼,倒不是说墨景黎的性格有多沉稳*,而是墨景黎太过眷恋那些浮华权势。心有眷恋的人做起事情来就很难有不顾一切的时候*。

    “他现在很可能就有?!比魏我桓瞿腥说姑钩悄袄枘歉鲅觀,都有可能不顾一切^。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得到就算了,但是现在他的毒已经解了^&,明明又有了一个孩子了。结果一转眼间孩子没了,又中毒了,以后大概真的是连唯一的希望都断了。不得不说*,叶莹最后这一件事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徐清尘轻叹了一声**,看了一眼趴在卫蔺怀里一动不动的墨夙云道:“叶莹死了^^,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到底是大楚的皇帝,养在定王府也不合适&?!?br />
    叶璃道:“叶莹希望我们将孩子送回我父亲那里,到底是他们的外孙,在璃城有定王府照看着这孩子应该也没事。无论如何…总比留在南京当这个傀儡皇帝好吧**?&!?br />
    徐清尘点点头道:“那好*,你们明天一早就北上吧^?*!?br />
    闻言,叶璃一愣&,“大哥^,你还有事?”

    徐清尘道:“我还要帮云歌找人*?*!币读久枷肓讼氲溃骸耙沂裁慈舜蟾绶愿酪簧痪托辛??难道还很难找不成?”徐清尘摇摇头笑道:“不是难找,我知道他们住在哪儿&*。不过得带着云歌去一趟*?!币读训目戳丝葱烨宄綹,还是道:“不如我们先等两天,跟大哥一起回去吧?!?br />
    叶璃实在是不放心让徐清尘带着云歌留在南京城*。徐清尘手无缚鸡之力*,云歌倒是武功不弱却是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小姑娘^*,要是大哥再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

    看着叶璃毫不掩饰的担忧,徐清尘无奈的笑道:“璃儿&,这次的事情真是只是个意外*。定王想必也等急了^^,你还是赶快回去吧^。不然他又要埋怨我成事不足才连累你留在江南这么久*?&!?br />
    叶璃却坚决不肯理会徐清尘^*,“我再多留一天。反正也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完^&,也不急着这一两天的时间了&^?!蔽薹ㄋ捣读?,徐清尘只得盘算着明天一早就带云歌去找人。叶璃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南京城^,他又何尝不担心叶璃的安危^。说到底,这南京城到底不是他们的地盘^。

    “王妃…清尘公子&,云歌姑娘和后院那位姑娘打起来了?!币桓鍪涛婪缮斫?,一脸愁苦的禀告道^。叶璃和徐清尘皆是一愣&,徐清尘立刻站起身来^,叶璃倒是并不怎么担心&,别说东方幽内力都被制住了,就算还好好的云歌也未必会吃亏*&。

    “东方幽内力都没有了,怎么还能闹腾*?”叶璃有些好奇的道*。

    侍卫愁眉苦脸的道:“回禀王妃,她们没有用武功&?!?br />
    “不用武功那怎么打?”

    “王妃去看看就知道了?!笔涛赖?。

    打架自然不是只有用武功一种方法,因为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不会武功的,但是却不代表他们不打架。所以,当叶璃和徐清尘看着院子里的地上打成一团的两个人是也不由得目瞪口呆&^。徐清尘忍不住抚了抚额头**,扬声唤道:“云歌?!?br />
    听到徐清尘的声音,云歌顿了一下。不过就是这一顿&,却被东方幽一把抓向了美丽的俏脸。若是这一下抓实了,就算东方幽没有内力云歌那美丽的小脸蛋儿也要毁容好几个月了。不过东方幽目前没有内力,却不代表云歌也没有。所以她只是将头往后一仰^,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了东方幽的爪子,“不打了^^,不打了行不行^?”

    东方幽冷笑一声,“你去死吧&?!?br />
    云歌苦着小脸*,格开东方幽又挥过来的手,飞快的点了她的穴道从地上一跃而起,奔到徐清尘跟前,“徐清尘^^,璃姐姐,你们怎么来了?”叶璃朝她跳了跳秀眉*,含笑不语。徐清尘看着她,“谁让你跟人打架的?”

    虽然徐清尘的声音温雅如故,但是云歌却莫名的觉得头顶一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朝叶璃的身边靠了靠*。只觉得这样淡淡的瞧着自己的徐清尘被已经过世了三四年的爹爹还凶。所以说*,徐家几个兄弟都怕徐大公子不是没有道理的^。徐大公子天生就有为人师的威严。

    “这个…我…我错了?&!痹聘璐雇飞テ牡屯啡洗韃&。

    叶璃含笑看看两人&,再看了一眼被定在一边的东方幽,淡淡一笑道:“云歌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这个院子是这座府邸最里面的也是最偏僻的一个院子^。一般人没事是不会找到这里来的*。云歌苦着小脸道:“我只是想摘几朵花儿送给小云么&?!?br />
    原来,东方幽住的这个院子里有两株花期晚的秋海棠。云歌想着墨夙云受了惊吓神智有些痴痴呆呆的**,送他一些好玩儿的东西也许会好一些&。不过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小姑娘并不知道能送什么,第一选择自然是花花草草*。于是跑遍了整个府邸才找到这么两株还开的不错的海棠花。却不想惊动了被软禁在院子里的东方幽。偏偏东方幽这些日子也听府里的人提起过这个清尘公子亲自带回来的姑娘。于是一照面便毫不客气的打了起来,要不是东方幽内力被制住了,所不定就直接上杀招了。

    徐清尘递过去一张白色的帕子,道:“你不是会武功么,用的着跟人在地上打滚?”

    云歌低着头,拿脚在地上画圈圈&。她以为东方幽不会武功嘛^,习武之人自然不能欺负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看到徐清尘之后,东方幽就不在用眼睛死死的瞪着云歌了。而是改为痴痴的望着徐清尘&*,自从她被叶璃抓回来之后她一次也没有见过徐清尘*。虽然叶璃并没有将她关进地牢里^,但是只要她想要离开小院一步就会立刻被人阻止。而且这些人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用,即使她叫着要烧房子^,那些人也是连眼睛都没有转一下。意思很明显^,她想要烧死自己的话尽管点火。东方幽当然不想烧死自己^*,所以她只能默默地忍受&。今天终于见到徐清尘本人了&,东方幽哪里还有心情跟云歌计较&。

    云歌好奇的看了看徐清尘又看看东方幽,不由得又往叶璃身边靠了靠*。她总觉得这个女人看徐清尘的眼神十分的诡异&,看得她寒毛都竖起来了^。

    “清尘公子,你好么^?”东方幽柔声问道,全然不顾她被点住了穴道浑身僵硬的说出如此柔情似水的话是何等的让人感到无法适应&*。徐清尘淡淡的看了一眼东方幽&,便将目光转向了叶璃身边的云歌道:“还不回去换衣服**?然后将我昨天教你的文章抄写十次&^,明早给我?!?br />
    “?^^??”云歌顿时又垮下了脸,“徐清尘,我不……”

    “十五篇^?*!毙烨宄镜?&*。

    云歌呆呆的望着徐清尘&*,张了张小嘴终于道:“我这就去写?!毙⌒囊硪淼耐诵烨宄疽谎踍*,大约是感觉到徐清尘的心情不太好,云歌小声问道:“我能栽几朵花儿再去么?”

    徐清尘点了下头,云歌这才飞上枝头栽了几朵花儿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仿佛稍有停留徐清尘就会再加上十遍二十遍似的??醋潘度サ谋秤?&,叶璃不由莞尔一笑道:“大哥^,你对云歌也太严厉了一点*?&?窗阉诺?^,云歌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br />
    徐清尘淡淡的瞥了叶璃一眼道:“她不小了^,从前一个人住在山里。她父亲在世的时候许多该教她的只怕也没教*?!?br />
    叶璃恍然大悟,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十五岁也不小了,也该嫁人了。如果她跟我们回去的话&,就请大伯母好好教教她吧&?!毙烨宄静恢每煞?&,淡淡道:“只怕她不会跟我们走^&,到时候……”豪门大户&,云歌那个在乡野长大的性子还不被人给啃得渣都不剩&?叶璃笑容可掬的道:“大哥一定有办法让她跟我们一起回去的……”

    徐清尘似乎没听见她的话,转身往门外走去&&。

    叶璃神色冷淡的扫了一眼坐在地上的东方幽道:“东方姑娘*,做了阶下囚你还不知道何为安分守己么?”东方幽痴缠着徐清尘离去背影的目光终于收了回来,愤恨的瞪向叶璃道:“那个丫头是什么人^?”

    叶璃挑眉笑道:“东方姑娘如果不知道云歌是什么人,怎么会跟她打起来呢*?”

    东方幽尖声叫道:“这不可能*,那个什么都不懂的野丫头怎么配得上清尘公子!你骗我…叶璃,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一定要拆散我和清尘公子&*?”叶璃望天翻了个白眼**,这东方幽都臆想出毛病来了,“东方姑娘&,什么叫我要拆散你和清尘公子?你看看我大哥可正眼看过你一眼^*?”叶璃顿时觉得自己很冤。她可是个为了大哥的终身幸福操足了心^,绝对不挑三拣四的好妹妹^,这世上最好相处的小姑子。

    “一定是你从中捣鬼,不然清尘公子不会不喜欢我的!”东方幽恨恨道&。

    “东方姑娘,你想太多了*?^!币读叫木财牡?,“看看大哥对云歌,再看看大哥对你,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难道还不清楚么*?”

    东方幽狠狠地瞪着叶璃^*,叶璃眨了眨眼睛*,淡笑道:“东方姑娘,我若是你与其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还不如好好想想自己还能活几天?!?br />
    “你想杀了我^?”东方幽冷冷的看着她,不屑的道。叶璃摇头道:“我没打算杀你,事实上我打算放了你?!?br />
    “你以为我会相信?”东方幽冷笑道&*。叶璃真诚的道:“是真的,我却是是打算放了你。而且…我会将你送回给你在苍茫山原本的那些部下*。连同你谋害东方蕙的证据一起&?!碧艘读У幕?,东方幽脸色瞬间惨白起来*。谋害东方蕙&,是她这一辈子做的唯一的一件让她的心难以逃脱谴责的事情^^。同样的&,也是一件传出去绝对会要了她的命的事情。

    苍茫山的势力虽然如今已经十不存一&,但是却依然有不少人对苍茫山忠心耿耿^。这些人之所以对她忠心,只是因为她是苍茫山的少主,是东方蕙一手栽培的继承人。一旦让人知道是她害死了东方蕙**,那些人只怕立刻就会倒戈相向为东方蕙报仇。这一点自知之明东方幽还是有的,自己这区区几个月又怎么比得上东方蕙几十年的威望&*。

    看着看着东方幽惨淡的神色,叶璃对她却半点也没有同情怜悯之心&。对她来说东方蕙是敌人&,但是对东方幽来说东方蕙却是她的师傅^,母亲*,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东方蕙^,东方幽早就死了&,更不用如今自诩琴棋书画武功医术样样精通,天上地下唯她一人配得上清尘公子了。东方蕙就算对不起全天下的人,也没有对不起东方幽&,就仅仅只是因为东方蕙阻碍了她所谓的良缘,就背叛自己的师傅甚至派人暗杀。简直就是与禽兽无异&*,这样的人别说徐清尘看不上&,就算徐清尘看上了她也得弄死她^*。当然,清尘公子的眼光绝对比叶璃要犀利得多的。

    原本叶璃也没想好怎么处置东方幽&^,这种人留着膈应人杀了也没意思*。正好许多藏在暗处的苍茫山的势力十分的不好挖&。叶璃将东方蕙遇害的真相一放出去^,立刻就有对东方蕙死忠的^,对东方幽有异心的^*,暗藏野心想要自成一家的人纷纷找上门来。

    所以,叶璃自然也不反对拿东方幽来换一些好处**。当然这必须确保东方幽一定不会再活下去,东方幽对徐清尘的执念早已经扭曲&*,如果再让她逃脱了,叶璃可不敢保证她还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因为打算尽快北上*,徐清尘也再耽搁*,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云歌找上了沐阳侯府*。听到清尘公子上门拜访的消息,沐扬父子脸色顿时都难看起来了&。若是以往,清尘公子亲自上门拜访他们自然是欢迎之至^。但是现在…黎王刚刚被定王府坑得够呛,当然这其实原本也不是定王府的错。但是没有哪个上位者是不会迁怒的,这个时候虽然黎王没有派人对定王妃和清尘公子做些什么&,那是因为黎王没有把握将他们一网打尽而不是不想。现在他们跟清尘公子交往过密^^,不是上赶着让黎王当出气筒么^?

    但是,清尘公子却也不是他们想见就见不相见就不见的人。到了徐清尘的这种名气和地位*,你想见的时候未必见得着&,但是当他想见你的时候你却绝对不能不见。

    “清尘公子&*,清尘公子远道而来&,老夫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了^*?!崩香逖艉畲陪逖锖豌寮抑谌擞松侠?,满脸笑意的对徐清尘道。徐清尘笑容淡然的扫了一眼跟在沐阳侯身后的一群人^&。都说沐阳侯是墨景祁的心腹*,如今墨景祁可算得上是身死名落^,家破人亡&,但是这沐阳侯一家倒是依然荣华富贵甚至还有更甚当年之势。果真是武将中难得的会专营的人^。

    微微皱眉看了一眼云歌,徐清尘有些不确定将云歌留在沐阳侯府真的是一件好事么&?就算有瑶姬在*,但是瑶姬有重任在身,又哪有时间时时照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何况…这沐阳侯府还能撑多久^&?

    云歌跟在徐清尘身边&,有些奇怪的望着跟徐清尘说话的老者。既然他觉得有失远迎为什么不直接出门去迎接呢*?不顾他年龄比较大,不迎接也没什么*。云歌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直觉的有些不喜欢这个看着徐清尘笑的十分和蔼的老爷子*。

    老沐阳侯自然也看到了站在徐清尘身边的少女&,倒是有些奇怪清尘公子可说是出了名的不敬女色&*。早已经年过而立却还没有成婚^,什么怎么会会跟着一个美丽的年轻少女*。

    沐扬和瑶姬自然都是见过云歌的^,瑶姬对这个武功高强心思单纯的小姑娘很有好感,含笑对她点了点头。云歌眨了眨眼睛,也冲着瑶姬甜甜的一笑&。虽然云歌很有些讨厌昨晚在宴会上的那些人^&,但是却并不十分记仇&。而且^,昨晚的事情其实跟他们也没有关系*,都是那个狠心的黎王的错*!

    “瑶姬认识这小姑娘*?”站在沐扬身后与瑶姬并肩而立的沐阳侯夫人看着两人的沐扬,突然尖声问道^。老沐阳侯皱了皱眉&*,对儿媳妇如此无礼的行为很是不满,但是目光却也扫向了一边的瑶姬&&。

    沐扬瞪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借口道:“父亲,昨晚在黎王府见过这位姑娘?!?br />
    “黎王府?”老沐阳侯皱眉,昨晚在黎王府到底发证了什么事沐扬也只是含糊的说了两句^*,身为臣子自然需要明白有些事能说,有些事即使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老沐阳侯虽然不知道昨晚黎王府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从今天一早就传来皇上病危,黎王妃薨逝的消息来看^&,只怕不是小事。

    老沐阳侯警惕的扫了徐清尘一眼^,沉声道:“不知清尘公子来访^,可是有何贵干?”

    徐清尘淡淡笑道:“沐阳侯打算在这里跟在下谈*?”

    如果可以,老沐阳侯的确希望就在这里谈&。但是同样也明白&,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侧身道:“公子里面请&?^!?br />
    进了大厅坐定^,云歌规规矩矩的坐在徐清尘下首*。安静乖巧的完全看不出昨晚那个天真活泼为了别人的事义愤填膺的模样&*。

    上了茶之后,沐扬才问道:“清尘公子,不知这么姑娘是……”

    徐清尘放下茶杯,看了云歌一眼淡然道:“不知道沐阳侯可记得一位叫做沈凤孺的大夫^?”

    “沈凤孺?”沐扬疑惑的皱眉&,看向上方的父母*。老沐阳侯脸色微变,飞快的看了一眼坐在徐清尘身边的云歌,沉声道:“老夫不曾听过。不知清尘公子问这个是?”

    徐清尘道:“那么,大概三年多四年前,沐阳侯应该也没有收到过一封这位沈先生所写的书信了^?!崩香逖艉钌裆丫馗戳舜尤?^,点头道:“老夫确实没有收到过^?!?br />
    “既然如此,在下告辞?!毙烨宄玖成⒊?,也不再多话*。站起身来对云歌道:“云歌&,我们走吧?*!?br />
    “嗯^?”云歌有些疑惑的看着徐清尘,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又不高兴了^。不过徐清尘不高兴一般倒霉的都会是她^^,所以她赶快站起身来走到徐清尘身边&,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可是,你不是说要帮我找人么^*?是…找不到么?没关系,不用着急……”

    徐清尘淡淡一笑,看着云歌道:“不用找了,你父亲安排的人无法来接你了?!?br />
    “为…为什么?”云歌不解。

    “他们全家都已经死了?!毙烨宄就芬膊换氐耐庾呷?*,完全没有看到老沐阳侯的脸色顿时变得像吞了苍蝇一样的难看。

    从来没见过徐清尘如此无礼的沐扬,云歌有些歉疚的朝被气得脸色发青的沐阳侯点了点头,连忙追了上去^,“徐清尘,你别生气。他们早死了也不是他们的错,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不用担心,以后你跟我一起去璃城?^;古露ㄍ醺黄鹉阋桓鲂⊙就凡怀?&?”徐清尘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已经带着一丝愉悦的笑意。

    “我才不是小丫头,那我…要不要去上坟&?就是…我爹说开始三年我要每年忌日清明什么得都给他上坟,不然他要生气^?!?br />
    “不用了^,等死光了再一死吧?!毙烨宄镜?。

    “可是^&,你不是说已经都死了么^?”云歌怒瞪着他。

    “我说不用*,明白么*?”徐清尘停下来^,笑容温和的看着云歌。云歌顿时缩了缩小脑袋&,垂着头小声道:“明白了……”徐清尘越来越凶了*。呜呜……

    ------题外话------

    汗~叶莹死了。其实…应该也不算特别惨烈^,其实偶之前的设定更加惨烈一点。想想还是算了…小皇帝已经很可怜了…

    推文:好友佳若飞雪滴新文《魅世死神》

    http://www&&。/info/540025**。html

    胆小&、内向*&、安静,不喜欢招惹事非的李美希竟会在被自己的同学联手设计毁她清白时*,毅然从三楼跳下,红红的鲜血&,浸湿了她的衣袖后背。

    再睁眼,早已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

    穿越^^?重生&&?

    都不是!

    沉睡了十六年的灵魂被唤醒,那些联手设计她的人将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应*?!

    一朝醒来*,才忆起自己来到这里的使命*!

    寻找七彩晶石的路上,困难重重*,危险日日相伴^!看她如何慢慢地走向能力和权力的巅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7.临死一击&,叶莹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7并对盛世嫡妃277.临死一击&,叶莹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