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残兵与精锐&,东方蕙亡

    364&。 残兵与精锐,东方蕙亡

    “末将周敏&,见过王妃?!?br />
    叶璃对周敏并不熟悉,只是在张起澜的军中见过几面&,颇得张起澜重用&。张起澜为人正直公允,既然能提拔周敏出来单独领兵&,至少证明他能力方面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叶璃再看看眼前一脸认真,刚毅沉默刚过而立之年的男子&&&,点了点头道:“周将军免礼吧?&!?br />
    那孙耀武见周敏来得这么快&&,脸色有些不好看&&,原本脸上还带着些醉醺醺的模样倒是全消了,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透露出精明的细光&。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周敏道:“周将军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将军的大营离末将这里可不远呢&&?!?br />
    周敏仿佛没听见孙耀武的暗讽&,微微皱眉对叶璃禀道:“王妃,此时天色已晚,不知王妃是就在此暂歇一晚&,还是去墨家军大营&?”

    叶璃对这两军之间的关系略有些底了&&&。大楚这些残兵自然是对墨家军这样的精英羡慕嫉妒恨外加各种看不顺眼&。墨家军这些精锐们对大楚这些被北戎人打得七零八落的残兵自然也是看不上眼的。孙耀武自然对于周敏的命令明里暗里的阳奉阴违,周敏也看不上这些残兵,你不是不乐意么&,爷不用你你哪儿舒服哪儿待着去好了。

    叶璃想了想道,“天色以晚&,就不去打扰将领们休息了。我们就在这里将就一夜吧&。若是周将军营里没有什么事,也留下吧,明天一早本妃有事情要说&?!?br />
    周敏犹豫了一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点头道:“是,王妃&&?!?br />
    见叶璃如此吩咐&,孙耀武眼中多了一丝得意之色&。走到叶璃跟前陪笑道:“王妃请&,末将不知道王妃要来,营中竟没有丫头伺候,属下这就派人出去找两个人来伺候王妃&?!?br />
    叶璃停下脚步,淡淡的看着孙耀武问道:“这么晚了孙将军打算去哪儿找丫头&&?”

    孙耀武不在意的道:“这灵鹫山附近还有许多村子,找几个丫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能够伺候王妃是她们的福分?&!?br />
    “不用了,出门在外本妃一向不怎么讲究&。孙将军若是没事还是早些歇着吧?!彼低?,也不理会孙耀武的神色,叶璃举步向营中走去&。孙耀武愣了愣&,才连忙做上前去为叶璃引路&&。

    次日一早&&,叶璃踏入营中大帐的时候帐中已经有不少人了。甚至连远在十里外的墨家军众将领也已经赶到。两方人马各座一边倒是壁垒分明&,不用看服色也能一眼看出哪些事周敏手下的人,哪些是孙耀武的人&。叶璃微微蹙眉道:“孙将军何在&&?”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又一个小将起身道:“回…回王妃,孙将军还没起来……”

    闻言,墨家军众人纷纷露出不屑之色,性子直的人忍不住嘲讽道:“马上就要日上三竿了还没起来,孙将军可真能睡。难怪……”

    另一方也露出不忿之色&,有人忍不住抱怨道:“又不用打仗,起来那么早干什么?”

    叶璃淡淡垂眸,片刻后抬起头来沉声道:“去请孙将军起来,杖责四十?!?br />
    大帐中顿时沉寂下来&&,墨家军众人却是一脸本该如此的神色,就连周敏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他对于孙耀武如此行径也很看不下去&,但是他的品级并不比孙耀武大&,而且这些大楚残兵的身份特殊,就算他看不过去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王妃如此做自然是让他们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不一会儿&,孙耀武便被人拉了出来,按到在帐外啪啪啪的一顿板子打了下去。让人颇为意外的是,那孙耀武看起来一副欺下媚上的模样,一顿板子下去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叶璃目光慢慢的从孙耀武的一众属下脸上扫过&,若有所思。

    板子打完了,孙耀武有被人拖了进来&。这一顿板子有林寒亲自监刑自然是绝不会放水的,孙耀武背后的衣服上一片血迹模糊。被人放在地上也就那么趴在地上了&,“末将…末将见过王妃&&?!?br />
    叶璃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道:“孙将军&,我打你板子你服不服?”

    孙耀武一愣,苦笑道:“王妃赏属下板子&&,属下自然不敢不服?!币读裘夹Φ溃骸安桓也环??那就还是不服是吧?”孙耀武连忙改口道:“服,心服口服?&&&!?br />
    “那你说说看,本妃为何要打你&?”叶璃问道,

    “这……”孙耀武一愣,说是自己起晚了吧,又觉得应该不是只为了这个&&。其实在孙耀武心中一开始就有了答案,只是当着叶璃的面不敢说而已。

    叶璃也不看他,淡然道:“你是不是觉得本妃是因为周敏将军他们对你有意见才打你?或者…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孙耀武脸色微变,显然被叶璃说中了。

    叶璃摇摇头道:“本妃打你,就因为你今天起晚了&?!?br />
    孙耀武一愣&,不太相信居然理由居然真的如此简单&&,自然也不相信周敏会不在定王妃面前给自己上眼药&&&。只听叶璃道:“周将军&&。墨家军中将领议事若是迟到了当作何处置?”

    周敏眼观鼻子鼻观心&,正色道:“启禀王妃,无故迟到&&,无正当理由者杖四十?!?br />
    叶璃笑吟吟的看着孙耀武,问道:“孙将军,起晚了算是正当理由么?”孙耀武有些讪讪的道:“末将知错,末将心服口服&?&!币读У愕阃?,吩咐道:“扶孙将军起来吧?!?br />
    卓靖和秦风一左一右扶着孙耀武起来&,不容拒绝孙耀武起来,不容拒绝的将他扶到了旁边的椅子里坐下。孙耀武刚刚矮了四十杖,正痛的冷汗直冒,一碰到椅子就反射性的想要站起来,却被秦风不轻不重轻描淡写的压了回去&。知道定王妃这会儿才是想要收拾自己,孙耀武只得苦着脸在一直上坐下了&。

    似笑非笑的看了孙耀武一眼,叶璃才看着众人淡淡道:“从今天开始本妃坐镇灵鹫山大营&,军中事务依旧有周将军和孙将军负责。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本妃都只当没发生过,但是…如果再有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林寒,墨家军军规?!?br />
    林寒扫了孙耀武一行人一眼&&,面无表情的道:“聚众闹事&,杖一百&。战时饮酒杖五十&,不按时作息&,杖三十……玩忽职守,杖一百;贻误军机,斩&&&;不尊军令,斩;临阵退缩,斩……”一连串的斩,听得一群人脸色发白。

    等到林寒念完,叶璃道:“从今天开始&,这些,也是你们的军规。本妃不罚普通士兵,若有违者&,本妃就治尔等治下不严之罪?!?br />
    说完了这些,叶璃便将众人遣了出去&。走在最后的孙耀武却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叶璃似乎早知道如此&,笑容可掬的看着他笑道:“孙将军有话要说?”孙耀武沉吟了片刻,道:“王妃刚才的意思,是否说…以后我们就跟墨家军是一样的了&&?”

    叶璃挑眉问道:“周将军克扣你们军饷了?”

    孙耀武苦着脸&,沉默不语&。墨家军确实是没有亏待他们&,虽然这几个月他们基本上就是坐在军营里什么事也没有,打仗&,驻守的事情都被墨家军包了&,但是周敏确实没有克扣他们一分钱的军饷。拿着和人家一样的钱粮,却一个枕戈待旦随时准备苦战,一个天天没事干在军营里捉虱子&&,只要稍微有点廉耻心的人都会感觉不好意思。

    “墨家军瞧不起我们这些败军之将&?!毙砭?,孙耀武才憋出一句话来&。

    闻言,叶璃呵呵轻笑起来&,许久才看着孙耀武道:“孙将军&,就凭昨晚本妃看到的情形,就算斩了你都是轻的。你可知道本妃为何不罚你?你该不会是以为本妃心慈手软&,下不了手杀你吧&&?”

    “不敢,不敢……”孙耀武讪讪道,就凭他刚才在这里被押着坐了小半个时辰动弹不得,他就知道这位王妃整起人来手段绝对不少&。跟心慈手软还真扯不上边儿&。

    叶璃笑看着他&,淡笑道:“不敢就好?!?br />
    孙耀武缩了缩脖子不敢作声&&,总算也明白了这位名声在外的定王妃是真的不好惹,也不好糊弄。也难怪墨家军那些眼高于顶的将领也对她心服口服了&。想到此处&,孙耀武也不再是一副畏畏缩缩,总是让人觉得贼头鼠脑的模样,抬起头来对叶璃道:“王妃,只要墨家军真心接纳我们,我们自然也会全心全意为定王府效命&?!彼镆溆行┎话驳目醋抛仙裆骄驳亩ㄍ蹂?,有些拿不准自己赌这一把到底是对是错。

    许久,才听叶璃淡淡道:“孙将军,你可知道昨天晚上看到营中那样的情形&,本妃为何没有直接治你的罪&?”孙耀武一愣,却是不敢在耍心眼&&&,老老实实地道:“末将不知,请王妃示下?!币读У溃骸澳鞘且蛭痉忠宦饭?,你军营附近的百姓都还算安稳,可见你虽然放纵手下&,但是却也还是有些分寸的。更因为,虽然你出来迎接本妃的时候,满身的酒气&&,但是那酒…却是的当时倒上去的&,而非真的喝醉了&。南侯跟本妃说起过你,只是一见之下倒是让本妃有些失望?!?br />
    孙耀武垂下了头,苦笑道:“原来南侯竟然尚在人世,败军之将,不敢劳侯爷惦记&?!痹?,这孙耀武年轻的时候还曾在南侯的帐下效命过。虽然时间不长,也只是个小小的卒长&&,南侯却对他颇有些印象&,显然不应该是个无能之辈。

    叶璃看着他道:“本妃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本妃也希望你明白,墨家军从不会看不起强者&。你们打输了&,再打去就是了&。上一次你们输了,下一次赢了,没有人会看不起你们。俗话说得好,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是现在…他们的确有理由看不起你?!?br />
    孙耀武有些不甘心的小声嘟囔道:“周将军只给我们安排一些殿后打扫战场的杂事&,我们哪儿有机会再打回去&?”

    叶璃轻笑道:“从现在起,你和周将军各领一军,各自镇守一方关口。如此,若是再输了……”孙耀武眼前一亮&&,朗声道:“若是再输了&&,末将甘愿从此卸甲归田,末将手下的士兵任凭王妃安排?&!?br />
    叶璃满意的一笑道:“很好&,一言为定&?!?br />
    “一言为定,末将告辞?&!?br />
    摆摆手让孙耀武出去,卓靖有些担心的道:“王妃,这孙耀武行么?”不是卓靖看不起人,而是昨天看到的情形实在是太糟糕了。就连军容都不整,士兵懒懒散散毫无斗志,将一座大营交给他镇守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放心。

    叶璃笑道:“这个人有些意思&,你看看他打过的这几仗。有个词说得对,非战之罪。不是他没用,是当时的局势他无法力挽狂澜。而且,一个人能收拢好几万的残兵&,还能管得住他们不祸害百姓&&,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钡懔说闶窒碌恼圩?,叶璃推过去给卓靖。

    秦风不解的道:“那之前他又是在搞什么?”若是来的不是好脾气的王妃&,而是吕近贤和张起澜这样的人&,只怕立刻就将孙耀武给推出去斩了。叶璃笑道:“大约道:“大约是觉得周敏看不起他们,这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抗议吧。至于他到底行不行&,就看他后面的表现了。若是果真不错,也算是个墨家军多了一员虎将&,若是不行&,再处置了他不迟?!?br />
    卓靖放下折子笑道:“果真是有点意思。这孙耀武几次带兵差一点就将洛州城给抢回来了,可惜兵力不足,后备空虚只能被北戎大军追得到处跑。就是这样,还让他沿途收拢了五六万兵马&&&?!?br />
    秦风挑了挑眉笑道:“看来果然是有几分本事的&,王妃的眼光极好?!?br />
    叶璃淡笑道:“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br />
    孙耀武的本事果然不错,虽然他手下的兵马的整体战斗力跟周敏手下的墨家军不是一个层次的。但是之后几次跟北戎人交手却也都是胜多败少。大楚的兵马也并不是真的如旁人所想的那么不堪一击。等到何肃带着二十多万兵马到来时,墨家军众将领也已经渐渐地接受了孙耀武和他手下这一群败军之将。有了何肃的二十万兵马&,灵鹫山一线顿时固若金汤&。叶璃与众将商量之后,重新调整了防线&&,三十多万大军分三个营呈弯月形拱卫着飞鸿关外的地域&。又从何肃军中调了五万人马给实力最弱的孙耀武&,顿时让孙耀武感恩戴德&,对这位定王妃心服口服&。

    却说赫连鹏连伤都没养好就带着自己的人马来了离灵鹫山不远的北戎军大营&&。刚到没几天,见伤口好的差不多了就带着兵马到墨家军营外叫阵。灵鹫山一带墨家军分置了三个大营,互为依托,赫连鹏自然也不知道叶璃到底再哪个营中,只是带着兵马到离北戎大营最近的地方挑衅。这里如今却是孙耀武助手的地方,孙耀武如今干劲正足&,怎么肯让赫连鹏打了自己的脸&,立刻点齐了兵马出去迎敌&。

    碰巧这天,叶璃正好在孙耀武这里巡视,也有些好奇孙耀武带兵的能力,便也暗中跟了出来。

    两军阵前,孙耀武看着赫连鹏掩在披风下的手臂顿时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赫连将军&,我们王妃托我问你,你的伤好了么?这么急着来叫阵?”

    赫连鹏脸色一寒,赫连鹏自幼拜了慕容雄习武&&,自认跟寻常的北戎人不一样&。却不料被叶璃这样一个内功并不高深的弱女子伤的险些流血不止。不仅在耶律野面前丢了面子,更是让赫连鹏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孙耀武一上来就揭他伤疤&,盯着孙耀武的眼睛里顿时多了几丝杀意。

    “伤好了没有&,不妨叫你们王妃亲自来看看。对付你这种废物&,本将军就是一只手也足矣&?&&!焙樟舫辽?&。手中新换的长刀向前一送,“孙将军要不要来试一试?”

    孙耀武脖子一缩&,他自然知道论武功十个自己也不够赫连鹏砍&。眼睛一转,笑眯眯的道:“本将军不是武林高手,哪有功夫跟赫连将军切磋?赫连将军还是来试试本将军新练的打狗阵吧&?!笔忠换?&,身后的将士齐吼一声&,朝着前方冲了过来。赫连鹏虽然熟悉中原文字语言,甚至兵法也颇有涉猎&,却一时搞不清这什么打狗阵是什么阵法,只觉得不是什么好话&。冷哼一声&,长刀一副身后号角鸣响,北戎战士也怒吼着冲了出去。

    北戎兵马都是以骑兵为主,北戎的骑兵之利害&,就是黑云骑有时候也要避其锋芒。这自然与塞外草原的地势有关&,但是这样的骑兵却并不适合中原的绝大多数地方&。灵鹫山附近虽然没有高山绝岭,却也是丘壑叠嶂&,地势狭窄&,骑兵根本就施展不开。

    只见孙耀武手下的士兵手握弯刀的斩马腿,手握长枪的挑马上的人,还有手持短刀的补刀&,配合的竟是十分默契。至于那什么打狗阵,纯粹是嘴皮上的功夫嘲讽赫连鹏的&,可惜赫连鹏并没有几分幽默感&,完全没有接收到。北戎骑兵为了请便和快速,跟黑云骑一样都是不穿重甲的&,一来二去一照面便吃了不小的亏&&。

    叶璃在暗处观战&,发现着孙耀武打仗倒是很有些不择手段的意味。什么绊马索&,刀砍马腿&,长枪&&,弓箭,暗器荤素不忌&,也不管什么阵势能伤人就行。习惯了一本正经的大楚和墨家军将士,突然冒出来孙耀武这样的野路子&,倒是让北戎人很有些措手不及&。

    一场不到一个时辰就结束了,赫连鹏黑着脸下令退兵。虽然没败但是也吃了不晓得亏&,孙耀武也不追他&,乐呵呵的派人打扫战场把北戎战死的马匹扛回去加菜。

    “孙将军真是让本妃刮目相看?&!币读σ饕鞯目醋乓涣车靡獾乃镆涞?。

    孙耀武连忙道:“末将无状,让王妃见笑了见笑了?!币读б∫⊥返溃骸敖槐乜推?,今日一战&,当真让本妃打开眼界&?&!奔读Р凰扑敌?,孙耀武也只得嘿嘿干笑&,不知说什么好。

    叶璃知他本性如此,也不在意。

    却说北方定王府刚刚平定北境&,又与北戎全面开战自然是无瑕南顾&。而南方众人也没有闲着&&,自从墨景黎带着东方幽回到江南之后,东方蕙也带着苍茫山的势力暗暗地渗入了大楚的朝堂内外&&。东方蕙虽然没有出现在朝堂上&&,但是整个大楚朝堂却都隐隐在苍茫山的掌控之中。而唯一能够稍微与之相抗衡的竟然是身居后宫的太后&。太后当初与墨修尧达成了歇息,保住了性命和太后的名声&&,有得到自然也要有付出&。何况,苍茫山掌控了大楚的权势,对已经渐渐失去权利的太后只会更加不利&。太后自然愿意与定王府合作。

    &&。

    于是&,朝堂上太后和墨景黎彻底撕破了脸面。墨景黎有了苍茫山的支持后自然是急着想要自己登基为帝,看那占据着自己皇位的小侄子更是万分不顺眼。但是太后与朝中一些旧臣却誓死也要保住小皇帝,于是双方人马明争暗斗&&,大楚朝堂内外暗流汹涌&。

    东方蕙暗中操控着大楚朝堂,竟然也渐渐的发现了一些趣味&&。虽然苍茫山的地位高高在上&,但是与世隔绝的清修如何比得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势动人?于是东方蕙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打压太后一党上,等到她回过神来发现不对,西陵大军已经兵围苍茫山了。

    对墨景黎来说&&,苍茫山就是一座山而已。没有了换一个地方就是了,但是对于东方蕙来说苍茫山的意义却绝不下于楚京对大楚的重要&。墨景黎可以丢了大楚&,但是她东方蕙却不能让西陵大军毁了苍茫山,她丢不起那个人。

    无奈之下,东方蕙只得扔下江南的所有事务给东方幽,匆匆忙忙的带人赶回苍茫山去。东方蕙却不知道,东方幽的性子将那么重要的事情丢给她却是要惹出大麻烦,更重要的是这一回去她却再也回不了大楚了。

    虽然东方蕙得到消息的速度极快&&,但是西陵大军和徐清尘显然更快&&&。苍茫山外天然的护山大阵并不能阻挡清尘公子太多的时间。等到东方蕙赶到苍茫山的时候,西陵大军早已经占据了整个苍茫山主峰&。得到了许多苍茫山的秘密的西陵和定王府两家自然开始毫不留情的清理起多年来苍茫山安插在各处的眼线和名下的产业。一时间,除了江南和一些极少数极为隐秘的势力以外,竟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一时间苍茫山元气大伤,就算不灭没有个五六十年也休想恢复。

    东方蕙恨极了雷振霆和徐清尘&,却不可奈何。只能重新带着残余的部下返回江南&,却在未过云澜江之前被雷腾风和徐清尘截住了去路。

    “好一个镇南王世子,好一个清尘公子,果然是好本事!”已经是穷途末路的东方蕙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两个晚辈。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苍茫山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毁在自己受伤,更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两个小辈逼到如此地步&。清尘公子温文尔雅,淡笑不语。

    雷腾风笑道:“东方夫人过奖了&&。说起来…我们能够正好在此恭候夫人的大驾,还要感谢您苍茫山自己的人呢&。若不是如此,即使苍茫山大半的势力被毁了,只怕夫人想要去哪儿咱们这些晚辈也是找不到的&&?!?br />
    东方蕙心中一震&,眼神微闪,“苍茫山自己的人…是谁?!”

    雷腾风笑道:“夫人何必明知故问呢?这天下能够知道夫人的心中行踪的能有几人?”

    东方蕙脸色一白,摇头道:“是她…不&&,不可能&。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看到东方蕙的神色,雷腾风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愉悦的感觉。虽然父王并不想要苍茫山的助力,但是当初苍茫山宁愿选墨景黎也没考虑过自己的事情还是让雷腾风心里有那么一丝的不舒服的&。此时看东方蕙倒霉,心中自然的多了几分快意&&,“她为什么这么做&,自然要问夫人了&。毕竟,她是…夫人的爱徒啊?!?br />
    东方蕙并不是冲动愚蠢的人,很快便明白了自己眼前的处境&。并不理会雷腾风的幸灾乐祸,平静的看着他道:“镇南王世子&,你想要如何处置我?”

    “这……”雷腾风却是有些犹豫。雷振霆的意思是直接杀了东方蕙&&,以东方蕙的性格,一旦让她缓过气来等待他们的就是她凶狠的报复。苍茫山存在了几百年,其中多处涉足各国朝政,虽然已经毁了她大部分的力量,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暗中还有没有什么秘密的势力。许多时候&&,致命的伤害一击就已经足够了。但是雷腾风却忍不住有了一丝别的想法,他需要有人辅佐&。这些年来他竭尽全力,但是却成绩平平。就算是他素来轻视的墨景黎的名气都要比他大得多&&。他知道,他需要完全熟悉自己的势力和属下。而东方蕙前些日子在大楚的表现足以证明她绝对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

    只看了一眼,东方蕙便知道雷腾风动摇了&。眸底闪过一丝暗芒&&,东方蕙沉声道:“事已至此&,东方蕙认输便是。东方蕙和苍茫山上下都听凭世子处置&?&&!?br />
    雷腾风果然心中一动,淡笑道:“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拿得起放得下?!?br />
    “??ね??!闭驹诶滋诜缟肀叩男烨宄就蝗缓?。一见徐清尘开口东方蕙就知道要糟,心中暗暗后悔刚刚太着急向雷腾风示好&,竟忘了徐清尘还在跟前。赶在徐清尘说话之前&,东方蕙淡淡道:“什么时候&&,清尘公子也管起镇南王府的事情来了?!?br />
    雷腾风虽然对东方蕙和苍茫山的残余势力略有些心动,却还没到被冲昏了头脑的地步。何况对于徐清尘他素来也是既佩服又忌惮的&,自然不好扫了徐清尘的面子。好脾气的道:“清尘公子有话要说?”

    徐清尘目光淡淡的从东方蕙身上流过,轻声道:“在下只是想说,郡王小心,打蛇不死反受其害&?!?br />
    雷腾风心中一震&,顿时脑海里一片清明。想起父王对苍茫山的忌惮的态度&&,如果连父王都没有信心能掌握苍茫山,宁愿和定王府合作也要将之摧毁,自己又凭什么认为就能够掌控得了?只怕到时候不能成为自己的助力,反而要引狼入室了&&。想到此处,雷腾风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暗暗惭愧父王说惭愧父王说自己依然缺少历练,果然不假。

    “多谢公子提醒&?!崩滋诜绯辽坏?。

    听雷腾风这么一说,东方蕙便知道大势已去不由得脸色灰败,含恨瞪着徐清尘道:“徐清尘,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如此害我&&?&!”当初东方幽因为徐清尘不得不打乱自己的计划,委屈的下嫁给墨景黎&&,这其中没有徐清尘的算计东方蕙是丝毫也不信。之后徐清尘又亲自南下&,协助西陵大军破了苍茫山的护山大阵,害的苍茫山再也不复存在&。现在徐清尘更是轻飘飘一句话就阻断了自己的生机?&?梢运?,苍茫山就是败在徐清尘一个人手中的。东方蕙当真是想要问一句&,苍茫山和她东方蕙到底上辈子跟徐清尘有什么仇?

    徐清尘淡然一笑道:“夫人多虑了,无它,立场不同而已&?&&!?br />
    东方蕙活着对定王府就算是一种威胁&,能够除掉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隐患&?

    如此轻描淡写的话,让东方蕙更是气得眼睛发红。盯着徐清尘,东方蕙动了动嘴唇正想要说什么,只听嗖的一声,一道银光破空而至。东方蕙胸口顿时绽出了一朵妖艳的血花。东方蕙低下头,定定的望着胸口从背后直透出胸前的箭尖。阳光下,银色的箭尖上还沾染着东方蕙鲜红的血液,绽放出冷酷的锋芒&。

    “为…为什么?”东方蕙低下头&,眼底满是痛苦不甘和茫然&&。

    徐清尘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即使在下不阻止,夫人也该知道,自己是绝对无法或者离开这里的。这种死法,对夫人来说其实比死在西陵大军手中更痛苦吧?”

    东方蕙扯了扯唇角&,似乎想要挤出一丝笑意??上丛僖裁挥辛艘凰康亩嘤嗔ζ?,眼中的色彩也渐渐地淡去&,终于变得黯然无光。

    雷腾风和徐清尘并肩而立,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女人&。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清尘公子的慈悲…真是让人无福消受。有句话说的当真不错…最毒妇人心……”

    徐清尘淡然一笑&&,抬头道:“既然苍茫山事了&,在下便要返回璃城去了&?;骨腩?ね醮蛘蚰贤醺姹??!崩滋诜缦帕艘惶?,“公子…这就要走了么&&?”

    徐清尘笑道:“俗事缠身,确是无暇盘桓&&?!?br />
    雷腾风心中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到底要不要扣下徐清尘。但是看到跟前的男子那月朗风清的笑容,个站在他身后的侍卫森然的气势&&。雷腾风还是果断的放弃了这个打算&,含笑拱手道:“如此,在下就不送公子了&?!?br />
    徐清尘含笑道:“??ね醪槐乜推?,告辞?!?br />
    江南&,摄政王府里。

    有些幽冷阴暗的房间里&,东方幽独自一人坐在房中默默出神。若是此时有人在侧必然能够看到她美丽的仿佛含情的眼眸此时却是一片通红,显然是刚刚痛苦过一场的&&。美丽的脸上写满了憔悴和担忧&,还有一丝狠绝和断然。

    “砰砰……”外面响起一阵轻轻地敲门声,东方幽却仿佛吓了一跳,猛然站起身来盯着门外道:“什么人&?”

    “小姐…夫人,夫人……”门外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东方幽一惊,快步冲到门口打开房门,“夫人怎么了?”门口的女子含泪道:“夫人在云澜江边被雷腾风和徐清尘杀了?;褂胁悦I健悦I揭餐炅恕?&?!?br />
    “师傅……”东方幽低声轻喃道,整个人似乎摇摇欲坠。

    身边的女子连忙扶住她,担心的道:“小姐,夫人去世了,长老们也…也都被雷腾风杀了&。现在苍茫山就只能靠小姐了。小姐你一定要振作啊?!?br />
    东方幽摆摆手,有些无力的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叫他们…叫他们明天来见我&?!迸拥S堑目戳硕接囊谎?&,终究是还叹了口气黯然的退了下去。夫人和长老们突然被杀,苍茫山的重任就只能落在小姐的身上了。只是想到小姐的性子……

    遣退了报信的女子&,东方幽慢慢关上了房门。房间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幽暗&,东方幽扑倒在床上低低的哭了起来&。她是东方蕙收养的孩子,从小便是师傅一手将她养大,教她读书写字,教她学武教她谋略。现在却……“师傅,你不要怪幽儿…我讨厌墨景黎,你为什么要强迫我&?你最疼幽儿了,你不要怪我……”

    东方幽接到东方蕙的死讯的同时,墨景黎自然也接到了这个消息。和东方幽的悲痛欲绝截然不同&&,墨景黎却是满心的欢喜。虽然才短短的几个月,但是墨景黎却早已经厌烦了东方蕙对自己的钳制和指手画脚&&&。这与他原本想象的自己得到苍茫山的势力截然不同,若是东方蕙再不死,自己只怕总有一天就要变成傀儡了&&。

    但是换了东方幽的话却是完全不同的&&,东方幽自己为聪明绝顶,但是比起东方蕙来却是好对付的多&。而且墨景黎能够感觉到东方蕙日益增加的权利欲&&,而东方幽本人其实对权力并没有什么兴趣。墨景黎相信&&,假以时日,他绝对可以借东方幽的手掌控住苍茫山的势力。虽然其中大部分已经被镇南王灭掉了&,但是剩下的那部分也很是可观&,至少在江南范围内&,墨景黎绝对可以说一不二&&&,拥有绝对的掌控权&。

    墨景黎急匆匆的赶到东方幽的房间时&,听到里面传来的呜咽声不由得皱了皱眉&&&,推门进去&,“王妃……”

    东方幽猛的坐起身来,目光如刀一般的扫向墨景黎&&,不悦的道:“你进来干什么&?!”

    ?&&!”

    墨景黎并不理会她的怒气,走进房间里扬眉笑道:“哭什么?是为了你师傅在哭么&?”东方幽擦干了眼泪,冷冷盯着他道:“你想说什么?还是你以为师傅死了我就会怕你不成&?”

    墨景黎看着她道:“你师父不仅死了&,你苍茫山也完了&。东方幽,你觉得本王还用对你客气么&?”东方幽冷笑一声道:“我苍茫山的势力岂是那么容易就完了的。就算是西陵和定王府的势力完了。墨景黎,你信不信本姑娘现在就捏死你&!”

    墨景黎眼神一闪,警惕的盯着东方幽&。他知道东方幽并没有说笑&,这个女人跟她师父最大的不同就是不会权衡利弊&。这样的女人也更加危险,因为把她惹毛了她真的有可能会弄死他&。虽然打不过一个女人让墨景黎很没面子,但是墨景黎却还是必须承认,东方幽的武功很不错??梢运凳撬奈涔ψ罡叩呐?,比叶璃和阎王阁的冷琉月还要更厉害一些。

    眼眸一沉&,墨景黎淡然一笑道:“你不用这样&&。本王并没有想要为难你的意思?!?br />
    东方幽冷哼了一声,显然并不在乎。墨景黎看着她&&,低声道:“本王知道你的心思,咱们可以合作?!?br />
    东方幽一怔&&,有些怀疑的看着他&&。墨景黎面不改色的道:“你还是忘不了徐清尘是不是?不要紧,只要你跟我合作,本王可以帮你得到他&?!?br />
    “就凭你?”东方幽不屑的道&。

    被她轻视,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却并没有动怒&,“本王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有这个把握和能力的。只看你到底要不要&?或许…清尘公子在你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那你就乖乖的在摄政王府当个王妃吧&,本王也不会亏待你的,不过,清尘公子已经年过而立&,再怎么样只怕也过不了两年就要成亲了。到时候&,倾城佳人如花美眷在侧……”

    “住口&!”东方幽怒道。

    墨景黎挑眉看着她&,许久&,东方幽沉声道:“我跟你合作!”

    门外&,一个白色的身影悄然而去&。

    摄政王荣妃的院中&,叶莹神色漠然的将一封信交给身边的清秀少女&,“让人把这封信交给沐阳侯府的瑶姬夫人&?&!?br />
    不多时,一个灰色的身影翩然而出,往府外而去…&&。

    ------题外话------

    坑爹的审核~偶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口~交神马的太重口了有木有?但素人家明明写的很纯洁~将这处关口~交给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6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64.残兵与精锐,东方蕙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64并对盛世嫡妃364.残兵与精锐&,东方蕙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6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