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任琦宁中计,北境军倒戈

    359^^。 任琦宁中计**,北境军倒戈

    “你是定王妃**?^^!”云妃身后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众人皆是一惊***,她们虽然都是深闺女子,但是定王妃之名却是都听过的*^。有多少次家中父兄感叹生女当如定王妃*,娶妻当如定王妃*。就算是她们的夫君北境的王者任琦宁每每提起定王妃也多事溢美之词*。让她们这些养在深闺的女子既是羡慕又是嫉妒**。

    被人叫破身份*^,叶璃并不惊讶^。只是抬头忘了一眼云妃身后的女子*^,原来也是一位熟人^*。叶璃淡淡一笑道:“原来是慕容小姐^,慕容小姐怎么在这里*^?”如此*^,等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定王妃^?”云妃怔了一下^*,她也是见过定王妃好几次的^,虽然容貌与眼下看到的并不太相同,但是那样淡然婉约却让人不得不抬头仰望的气质^*,不是定王妃是谁?

    “定王妃你怎么会在这里*?”一怔之下*,云妃很快便回过神来^,震惊的瞪着赫兰王后道:“是你…你勾结定国王府……”赫兰王后没好气的道:“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们北境只是与定王府合作*,取回我们自己的东西而已*^*。有什么不对*^^。你们还自诩是什么中原正统呢,还不是勾结北戎人攻打中原*,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给自己脸上添金?*!?br />
    云妃虽然不晓政事^^,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少女*^。自然想明白了若是赫兰王后与定王府合作^^,那自己这些人的下场必然堪忧,“赫兰^,王上待你们不薄。你为何要勾结外人意图谋反……你别忘了*,前代王后也是死在定王府的手里的*?!?br />
    赫兰王后不屑的冷笑,“待我不盺^^?^^?任琦宁恨不得早早的把我们北境人都杀光了才好改国号,自己复国吧?至于我表姐*^,若不是任琦宁招惹了定王府我表姐怎么会惨遭横祸?这笔帐我不找任琦宁算要找谁算**?”

    “你…你强词夺理^!”云妃气得脸色通红^,却是无话可说***。

    赫兰王后挥挥手道:“本姑娘不欺负什么都不会的女人,你们自个儿回去乖乖呆着^,任琦宁回来之前我不为难你们*。若是不听话…”冷笑一声,赫兰王后唇边勾起一抹冷酷的寒意*,“你们也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杀人^?*!?br />
    在场的都是养在深闺里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弱质女流,哪里经得起赫兰王后如此恐吓*,纷纷萌生退意^。云妃也好不到哪儿去^,咬着唇角狠狠地瞪了赫兰王后一眼*^,便要转身而去^*。

    “叶璃,你纳命来!”云妃身边^,慕容明妍怒吼一声*,手中寒光一现朝着叶璃扑了过来。却见一道黑影掠过*^,慕容明妍还没碰到叶璃便被人一掌拍了出去^^,撞到在旁边的柱子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卓靖站在叶璃跟前^,沉声道:“王妃^?”卓靖并不认识慕容明妍,但是只看她眼中的恨意便知道这女人大约是与王妃有深仇大恨的^^。他跟着叶璃已经有十年之久,却是没有见过叶璃与这个女人结仇。不过*,卓靖只是略一沉思便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身份*,“是慕容家的余孽*?王妃*,可要属下……”对于这种人*,暗卫一向的习惯是斩草除根^。

    叶璃盯着眼前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慕容明妍若有所思^^。慕容明妍强撑着站起身来^^^,随手抹去唇边的血迹,“叶璃**,你居然还没死**!”

    叶璃淡然道:“你不是早就知道我还没死么^^?慕容姑娘^^,叶璃自问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吧?你如此恨我所谓何来^^?”慕容明妍眼中恨意毕现,“若不是你们…若不是你们我慕容家怎么会*?我祖父怎么会死?都是你们害的^^!”

    “自己贪心不足还好意思倒打一耙。要不是慕容雄仗着自己武功高强想要将天下群豪玩弄于鼓掌?慕容家会有事么*?只可惜…慕容家的美人计不够吸引人*,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罢了^?*!弊烤负敛豢推姆泶痰?,虽然他当年没有跟着去西陵,但是当时在西陵发生的事情却还是知道的。讽刺起慕容明妍来自然是往最痛的地方刺*。

    慕容明妍咬着牙几乎气红了眼,狠狠地等着卓靖恨不得将他撕了。

    叶璃侧首对赫兰王后道:“王后***,请其他人先回去吧^。我有些事情想要跟慕容姑娘谈谈^?*^!焙绽纪鹾蟮阃?*,对云妃等人道:“你们回去吧^^,明昭容留下^^?*!?br />
    云妃等人也知道现在惹不起赫兰王后^,纷纷转身离开了^。

    慕容明妍被留了下来^,却也丝毫不惧^。当年她跟着任琦宁回北境的时候^,任琦宁承诺了会帮她报仇。但是这几年下来,她却渐渐的觉得自己报仇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若不是当初墨修尧血洗任琦宁后宫的时候她尚未册封^^,只怕连命都没有了*。她用自己和慕容家所有的一切,也只换来了一个不高不低的昭容之位。这让慕容明妍如何能不恨^。

    “你想说什么^?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蹦饺菝麇璧亩⒆乓读?,傲然道**。

    叶璃微笑道:“慕容姑娘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辈坏貌凰?,虽然叶璃和墨修尧的名气几可并列*,但是两人的名声却是天差地别***。墨修尧虽然有着定王府数代的名声撑着*,奈何杀气太重,只要一提起定王世人想起的必然是那杀气纵横的战场和无数的血腥*。但是对于叶璃这位定王妃^,许多人即使有敌意*,也很容易忽略她的危险*。特别是在面对面的时候^,叶璃温婉雅致的宛如大家闺秀的模样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慕容明妍轻哼了一声^*,虽然明妍轻哼了一声*,虽然没有放松警惕但是神色还是不可避免的缓了一缓^。叶璃含笑道:“慕容姑娘自己也应该明白**^,当初慕容家之败却是不怪我定王府*。当时也是恰逢其会^^,不得不为^。更何况^,比起我定王府*,到底是谁算计慕容家更多^*,慕容姑娘应该心里有数才对*?*^^!?br />
    慕容明妍沉吟**,当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当然是明白的^^。若不是她执意去招惹…或许更本就不会惹出定王府。但是慕容明妍却一直固执的认为**,正是因为墨修尧的出现才决定了慕容家的败局^。所以她恨定王府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你想要怎么样***?”慕容明妍盯着叶璃道。

    叶璃浅笑道:“我想要慕容家剩下的产业*?!?br />
    慕容明妍一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慕容家的一切都在任琦宁手里了*,若不然*^,你以为他这两年大肆兴兵^*,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叶璃缓缓摇头道:“慕容姑娘不必诓我,慕容家的底蕴到底有多深*,我或许不知道^,但是总还有有些低的*。更何况^,以任琦宁的为人*^,若是姑娘手里没有什么底牌……”后面的话,叶璃并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明白她的意思。以任琦宁的为人,若是慕容明妍没有了利用的价值,现在又怎么会还在这宫里待着。只怕早不知道被丢到哪儿去了*。

    慕容明妍默然不语*,半晌才道:“慕容家什么都没有*,有的也只是钱而已。给你也是无妨,但是我能得到什么?”慕容明妍很清楚*,叶璃既然叫住了自己^,就算自己不承认只怕她也没打算放她走**。

    “慕容小姐想要什么?”叶璃问道,原本叶璃确实没响起慕容明妍这个人**,但是现在既然遇到了^,她自然也不打算放过。这几年大肆兴兵的不只是北境^,定王府也一样。定王府虽然家业丰厚跟一个庞大的国家比起来却还是稍有不如的^*。钱自然是越多越好。

    慕容明妍眼神微变,沉吟了半晌突然道:“我要嫁给清尘公子**!?br />
    叶璃眼神一冷^,平静的拒绝道:“不行?!?br />
    “为什么?”慕容明妍错愕的道*,她知道定王府这几年也是连年征战,钱粮也就显得更加重要了。却没想到叶璃竟然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拒绝了。

    叶璃道:“大哥当年已经拒绝了慕容姑娘*,就算是为了定王府我也不能插手他的婚事**?^!比羰悄饺菝麇岢霰鸬奶跫?^*,就算达不成叶璃也不介意骗骗她*。但是关系到徐清尘的婚事,就连骗也不能骗了*。

    慕容明妍咬牙看着她道:“你就不怕我将那些金银财宝永远埋葬么*?只要我不说^,这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这些年,西陵镇南王想必早已经将慕容家翻遍了吧*^?可惜他什么也得不到!”

    叶璃摇了摇头*^*,轻声叹息道:“我说过^,无论为了谁,我也不会插手大哥的婚事的*。如果慕容家的财富确实是与定王府无缘*,那也只得作罢了。何况^,定王府得不到^,别人也一样得不到不是麽^?”言下之意*,慕容明妍既然不打算告知慕容家剩下的财富的下落^,她也不必再苟活于世了^。别怪叶璃心狠,当年若是直接杀了慕容明妍,只怕任琦宁也没有那么多钱来疯狂扩充兵马,攻打大楚*^。若是让心怀怨恨的慕容明妍再落入别人之手*,对定王府来说也是个麻烦^。

    “带下去吧?*!币读Ф宰烤傅?*^。

    卓靖点头**,一把抓起慕容明妍便转身出去了^。

    旁边,赫兰王后托着下巴望着叶璃道:“这个慕容明妍居然还这么有来头,连你都想要打她的主意^?”叶璃无奈的苦笑道:“北境王确实是手段不俗*,他这后宫里没有点来头的人只怕不多?!?br />
    “那你为什么不答应她^?”赫兰王后疑惑的道*。她为了北境不惜屈身下嫁给任琦宁,自然无法理解叶璃为什么会拒绝慕容明妍的要求^*^。特别是中原人还有三妻四妾的规矩*,就算不喜欢也可以再娶啊。清尘公子又不会吃亏^。

    叶璃淡淡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大哥为了定王府和我劳心劳力^^*,我若还要为了些许金银算计他的婚事*,那我还是人么^?”赫兰王后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道:“反正我也不懂你们这些中原人的想法^^,那个慕容明妍就交给你好了*。反正我留着她也没有什么用^^。她又没有什么家人^*,大概也没有人要救她了*?^!?br />
    “多谢^*?!?br />
    任琦宁这些日子很烦躁^,派回去增援的大军传来的消息一点儿也不乐观。而留守在昌庆城里的那些北境权贵和那些北境兵马也如他所预料的一般袖手旁观^。唯一让人有些安慰的是^,赫兰给他的回信表示至少情况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叛军的首领虽然兵法不凡^*,但是到底根基不深^*,如果北境人肯相助的话*,即使是定王府想要在北境讨到便宜只怕也不容易*。只是如此一来^,与北戎结盟攻打墨家军的计划却是要功亏一篑了^。

    对此任琦宁并没有多少愧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可能为了耶律野的计划不顾自己的后方危险*。若是那样*,就算给墨家军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和麻烦**,便宜的还是耶律野*,倒霉的还是他。他跟耶律野只是结盟而已^,不是真的亲如一家^。

    想到此处^*,任琦宁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站起身来下令道:“留下一路大军断后,其余人等随我回昌庆平乱*?!?br />
    “遵命?!比午嗣钜淮?,许多将领都纷纷松了口气**。若是王上坚持不退^^,凡人让人将老家给占将老家给占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几个北境的将领眼中也闪过一丝喜悦,只是他们坐的位置靠后面*,并没有被人注意到罢了^。就算注意到了大约也只是当成了他们不想打仗了*^。这次上战场,过往强悍勇猛的北晋兵马就很有些消极怠工的意思^,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也比新入伍不久没打过几场仗的中原兵马要强得多,任琦宁即使生气一时半刻也离不了他们只得忍了*^。

    一边准备班师回朝^,一边任琦宁再次修书给赫兰王后^*,其中罗列了给北境权贵们的好处若干*^。赫兰王后也爽快*^,很快就回信给他答应了他的请求^。反正定王妃也说了^,骗人又不要钱*!

    紫荆关城头上^*,冷淮和冷皓宇并肩而立^,看着北境大军渐渐撤去,冷皓宇笑道:“看来王妃的计划成功了**?^^^!?br />
    冷淮有些憔悴端正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点头道:“不错*,咱们也该准备去接应定王妃了^*^。世人都说王妃才智谋略胆识皆不逊于男儿*,原本我还不信^^,如今看来…何止是不逊于男儿*?*!敝慌率郎媳榷ㄍ蹂骱Φ哪卸裁挥屑父?。

    冷皓宇点头笑道:“可不是么^*,王妃倒是每每出人意料*,却又让人觉得在情理之中^*。父亲^*,我们也该准备出关了^。以前都是任琦宁跑来攻打紫荆关**,这一次却要我们出关追着他跑了*!?br />
    “不错*,擎宇的仇也该报了?*^!彼淙恍《颖却蠖痈佑判?,但是冷擎宇到底是自己疼爱看中了几十年的爱子^*,更是以身殉国丝毫没有丢冷家的脸。能够亲自为爱子报仇,也让冷淮了了一桩心事。

    冷皓宇点头道:“父亲说的是^^,父亲一定可以亲手为大哥报仇的?!彼淙焕淝嬗钤谑赖氖焙蛄饺瞬欢耘?,但是对于这个力战而死的哥哥冷皓宇也不至于人都死了还要嫉恨他^。父亲能亲手为大哥报仇*,了了一段心事也是好事。也正是因此*,他才亲自向王爷和王妃请求,依旧让冷淮镇守紫荆关,为的便是今天**。

    昌庆城外的“叛军”大营里*^,何肃悠闲的坐在帅帐的主位上看着底下的将领吵吵嚷嚷的说过不停。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听说了任琦宁班师回朝的消息被吓到了^。他们如今手下也不过是三十来万人^*,比起对方的兵马还少一些*。虽然有了何肃的指挥连连打了几场胜仗,但是一旦任琦宁的百万大军班师回朝,不用什么兵法谋略**,直接用人海战术也能压死他们**。

    等到他们吵得差不多了^^,何肃才敲了敲桌面淡笑道:“各位,大家现在争这些有用么*?都打了这么几仗了*,难道咱们现在罢手朝廷就会放过咱们*?放手一搏还有博个荣华富贵前程似锦的机会*,若是就这么投降了*,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过!?br />
    底下的将领们望着何肃*,苦着脸道:“何兄弟*,你老实说定王府到底有没有援兵?兄弟们跟着你卖命,你可不能坑了兄弟们啊*?!?br />
    “正是*,正是……”众人连连点头道。

    何肃笑道:“援军自然是有的*,不过…还要一点时间才能赶到^。但是大家也不用担心,虽然援军还没有到*,但是定王府却已经有强援到了*?!?br />
    众人一怔惊疑^,互相看了看才有人道:“莫非是清尘公子^?听说清尘公子智绝天下*,一人便可抵千军万马^^?”

    “是定王才对*。定王十四岁便纵横沙场未尝一败^。如果是定王的话,何惧朝廷的百万大军?”

    何肃含笑看向大帐门口^,门口的帘子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青衣乌发^^^,容貌灵秀婉约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跟着几个黑衣人^,却明显是侍卫*?^?吹侥羌父龊谝率涛酪路系镊梓胪及?,众人吃了一惊*,“麒麟?*?**?”

    几个黑衣侍卫并没有理会这些人的震惊,四散在大帐的各个角落*,只有两人跟在那青衣女子身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青衣女子走到何肃让出的帅帐的主位上做了下来,对着众人淡淡一笑*,“诸位*,辛苦了^^?^!?br />
    看到何肃对那青衣女子的恭谨神色*,几个心思灵活的人心中不由一动^*。性子较为冲动的人却已经忍不住开口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坐到这里^?”

    青衣女子浅笑道:“我是叶璃^?^^!?br />
    定王妃^^*?*!众人惊怔莫名^^*。

    “属下见过王妃*?**!焙嗡喙莸?。有了人带头^^,别人自然而然的跟着行动了**,当下大帐里众人纷纷行礼*,齐声道:“属下见过定王妃^^^?!敝辽?*,听说定王对定王妃情深意重**。有定王妃在此*^,定王府不会看着他们被朝廷绞杀吧*?

    叶璃点头道:“各位免礼。请坐吧?*!敝谌苏獠牌鹕硪来味?*。

    将众人坐定,叶璃才道:“多谢各位愿意相助定王府收复此地^*。王爷因为与北戎的战事无法赶来^,但是本妃的话跟王爷的承诺是同样有效的。在座的诸位,待到诸事落定之后必有重赏^,定王府绝不会亏待有功之臣^*?!?br />
    座下一个长得有些憨厚的中年将领站起身来道:“王妃^*^,重赏属下倒是不在乎。属下等原本也是大楚的将领***,之前被迫助纣为虐*,攻打楚京^^。这事……”在座的这些人多为原本大楚的降将,在北境也不受待见不被任琦宁重视。原本就是大楚降了北境的*,如今又背叛北境重投定王府*,心里总是会有些担忧的*。这中年将领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可见本身并没有长相的那么憨厚^。

    叶璃沉声道:“北境大军所到之处^,倒是没有祸害普通百姓*。本妃可以在此承诺诸位,只要真心*,只要真心投靠定王府*,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若是有功^*,照样重赏。但是…若是有人再生二心^*,莫怪本妃剑下无情^?*!?br />
    “多谢王妃^?*!敝谌似鹕淼?^。他们这些降将,最担心的便是被秋后算账^^。如今得了定王妃亲口许诺^,自然是放下了行了。一时间大帐里的气氛倒是热络了许多^。

    下首*^,何肃拱手道:“启禀王妃^,任琦宁已经率领百万大军向昌庆杀来*,不知属下等是否需要入昌庆城,据守城池等待紫荆关援兵*^^?”

    叶璃摇头笑道:“不必^,何肃听令。立即率人出营叫阵^*,无比在任琦宁大军到来之前再胜三场,将敌军赶出三十里外*?*!?br />
    何肃虽然不明白叶璃此举为何*^,却知道王妃胸中自有丘壑*,绝不会无的放矢*^。利落的起身道:“属下遵命?!?br />
    任琦宁接到赫兰王后的回信之后便快马加鞭的赶回昌庆城^^,刚到昌庆附近的时候便接到前方战报,己方大军在人数多于对手的情况下还三战三败被杀出几十里远。只得由驻守京城的五万北境兵马堪堪应敌才哦没有受到更重的损失**。

    任琦宁也知道自己手下的兵马是什么德行^^,只得以二十多万北境大军为前锋与驻守的几万北境大军会师之后合攻叛军*^,务必要夺回昌庆王城。却不料**,这正是叶璃和赫兰王后算计的。近三十万大军回合之后不但没有将叛军杀的片甲不留^^,反而在这些北境大军看到一个中原兵马完全不明白的旗语之后,反扑过来*,将自己杀的七零八落。

    一瞬间^,任琦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只气得目眦欲裂*,一腔热血喷了出来*^。原本坐在马背上的任琦宁身子一歪跌下了马背,若不是身边的侍卫即使将他抢了回去*^*,只怕没有被敌军杀死也要被乱军踩死了*。

    “为什么^?*!”看到出现在大军前方,一身艳色衣衫*,神采飞扬的赫兰王后^,任琦宁厉声问道。他不相信他竟然被一个从来都没有看在眼里的女人给耍了*。

    赫兰王后策马扬鞭,俏丽的面容上满是不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我北境儿郎的性命,也是为了给我表姐和姨父报仇。任琦宁^,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利用了我北境人之后还想要逍遥自在?自从你出现在北境,我北境儿郎有多少枉死战场^,现在只剩下这不到三十万人*,还要让你折腾光了,好让我北境灭族不成^^?”

    北境入关的兵马足足有七十多万*,北境本身人口便不多。这七十万兵马占据了整个北境青壮年人的九成*。而现在却已经死了一大半。若真是让任琦宁将这三十万兵马也糟蹋光了。就算一统天下对北境又有什么好处*?等待着北境的就只有灭族^^。即使是现在*,想要恢复从前的人口和兵力^,只怕也要数十年之功了。

    “赫兰*!”任琦宁咬牙切齿。

    赫兰王后咯咯一笑*,挥着手里的鞭子指着任琦宁笑道:“本姑娘要带着我北境男儿回家了^,你要恨就恨定王妃吧**。这些都是她的注意哟^*。鸣号^*,收兵^!”

    北境古朴的兽角号声响遍了战场*^,北境大军渐渐的退出战场往东北方向撤去^。远远的^^,赫兰志得意满的望着任琦宁^^,神色间颇有几分挑衅之色,“你敢追么**?”

    任琦宁咬牙^^,紧闭的唇角却溢出更多的鲜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赫兰王后大笑着离去^。

    “收兵*,回营!”

    “是,王上*?*!?br />
    “噗——!”一口鲜血再次喷出*,任琦宁终于往地上倒去*,陷入了黑甜之中。

    任琦宁被众人抢回大营中*,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幽幽的醒转过来^。等在帐中的诸位将领面上前探看*^,“王上!王上你怎么样了?”

    “赫兰*^*,你这贱人^^!本王誓要将你碎尸万段!”任琦宁含恨道**。

    众将领皆是面面相觑^^^,刚才在乱军之中北境部落的兵马有志一同的骤然发难^*,许多人连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来得及搞清楚^。任琦宁咬牙道:“赫兰那个贱人早就跟定王府勾结在一起了*。就是等着本王班师回朝好将那些北境兵马全部收拢?!?br />
    “这…王上^,若是北境兵马当真与我们为敌^^,该如何时候?”有定王府虎视眈眈就已经让人感到无比的压力了**,若是再有北境大军反戈相向^。要知道*^,北境人的强悍再没有人比他们这些人更了解的了。这两年若不是一直驱使着北境兵马做先锋*,他们这刚刚勉强拉拢的百万大军又岂能将大楚逼到如此地步*^。

    任琦宁坐起身来^,这些日子心头被众多的事情压抑着。之前在战场上喷了一口血,心里反而清明了不少^。冷笑一生道:“赫兰敢跟本王暗中捣鬼,必然也不是傻子。她若是再将那不足三十万的兵马搀和进我军与定王府的战事中^,她北境数十万大军就当真一个也带不回去了。用不了几天*,她自己就会离去*^?^!币惶崞鸷绽?^*,任琦宁眼中也忍不住竟是恨意*。他凭借着赫兰的表姐*^,他的前任妻子立国,却没想到栽在了前妻的表妹^,自己的现任妻子的手里*。

    “派人去仔细探查*,定王府这次主事的人到底是谁*?能使出如此手段^,跟北境合作的绝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小兵小将*^?*!比午愿赖?^,“原本的探子不能再用了,只怕早就被人控制住了**。你们重新去布置人手?^!?br />
    “是*?!笔粝鹿笆至烀?^,转身离去*^。

    “王上觉得这次来的会是谁*^?”床边的心腹小心的问道*。

    任琦宁冷然道:“定王府由此手段能由此手段能力的不多。徐鸿羽徐鸿彦一般不会离开西北^*,墨修尧如今正在与北戎交战**。这次的事,不是徐清尘便是叶璃^*!”低眉想了想,任琦宁断然道:“一定是叶璃!在璃城的时候也是她和赫兰那个贱人相交颇多?!比午衷诳伤凳腔俣狭顺ψ觀^,当初他竟然丝毫没有提防赫兰那个贱人^,就将她带到了璃城^?^;谷盟谧约旱难燮ぷ拥叵掠攵ㄍ醺锍闪诵?^。只可惜现在悔之晚矣*^。

    “王上^*^,那赫兰王后……”

    “杀!不惜一切代价*,绝不能让那个贱人活着回到北境^!”任琦宁神色狰狞,声音阴冷的让大帐中的众人也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会退了众人^,大帐里重新恢复了平静^^。任琦宁有些疲惫的靠在床边闭目养神*,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不时的脸上肌肉抽搐神色扭曲煞气冲天^*,“墨修尧*,叶璃!你们竟敢如此算计本王^。本王必要你们生不如死*!”

    任琦宁大帐里风雨雷鸣交错,另一边的定王府大帐里确实一片欢歌笑语不断*。虽然北境部落首领与前朝旧臣之前恨不得你死我活*。但是普通的士兵之间反而没有那么深的怨恨了。当初任琦宁入关之后为了自己将来的统治,并没有如北戎一般放任士兵滥杀无辜**。与普通百姓自然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这两年中原士兵看着北境士兵每仗必然冲在前面^,勇猛异常也是十分佩服的*。如今这些北境将士又跟他们一样反了任琦宁^,大家也算是站在同一边了。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整个大营里^,除了例行的巡视驻守的士兵*,所有人不管中原人北境人都坐在一起喝酒吃肉^,载歌载舞倒是比打了打胜仗还要热闹。北境众人无意在参与中原的战事*^,早就归家心切。今晚也算是叶璃和定王府为北境个部落的人办的送行宴了。

    露天的大营里**,叶璃带着定位府众人和刚刚收复不久的北境的中原将领*,与赫兰王后的父亲如今的北境首领并列而坐*,共饮美酒。北境众人见这位看似柔弱的定王府虽然不是十分善饮^,但是行事确实十分的干净利落^,不似之前任琦宁手下那些人笑里藏刀^,一肚子花花肠子^^。又听说自己这么多北境儿郎能安然从战场上全部撤下来都是定王妃之功*^。不禁对这么中原王妃有了十分的好感。

    在场的女子也只有赫兰王后和叶璃两人,赫兰王后自己那边不坐却跑到叶璃身边来凑热闹。如今,眼看着北境众人归家在即,赫兰王后俏丽的脸上也展露出几分俏皮和轻松自在。到时比起之前更加放松了*,当真像个十六七岁无忧无虑的少女。而不是个肩负着全族人的兴亡却还要假装骄横的北境王后*。

    “定王妃^,这次我们这些人能够平安撤出关外^*,回归故乡真是多谢你了**。来…赫兰敬你一杯!焙绽纪鹾缶倨鹨桓鼍仆攵砸读Φ?^。

    叶璃含笑端起酒杯^,笑道:“我酒量浅,就饮此杯*。先干为敬*?*!币谎鐾?,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最普通的烈酒,一入腹中确实一股火热的感觉*,叶璃如玉一般清丽的容颜也染上了一丝红霞。

    赫兰王后耸耸肩自己也一饮而尽,笑道:“你这人十分爽快**^,很对我们北境人的胃口^,就是酒量实在是太小了一些^^?!?br />
    “赫兰王后……”叶璃无奈的苦笑^*,她的酒量在女子中来说也算是不错得了^。但是跟赫兰王后这样从小喝着烈酒的北境女子比起来又确实是有些不够看了。

    赫兰王后不悦的瞪着她,“我都不是什么王后了*^。鬼才想做什么狗屁王后^*!本姑娘以后要做北境最伟大的女族长!”北境虽然是蛮夷之地,但是对男女之别却并不看重*,更不重男轻女。从古到今个部落都出过数位女族长,并不比男儿差什么^。赫兰王后的父亲也就是如今的北境首领也只有赫兰这一个女儿**,这一次又为族人立下如此大功,她自然便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族长^。

    叶璃笑道:“好好**,是我不对。赫兰公主*?”

    赫兰撅着小嘴瞪了叶璃半晌才满意的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彼低瓯渥砝抛谝读率椎暮嗡嗲胤绲热撕染迫チ?^*,显然也有了两份醉意。

    与叶璃隔得不远另一边**,赫兰的父亲显然也听到了女儿的话。有些无奈的对着叶璃举了举酒碗笑道:“赫兰被我宠坏了*^*,王妃见谅^?!?br />
    “无妨,赫兰公主聪慧明敏,族长好福气?!闭馕槐本巢柯淞偈鄙先蔚淖宄ひ读淙幻患复蝆,但是能够教出赫兰这样的女儿**,想必也不是一般的性情粗暴的蛮夷*^^。任琦宁最大的错只怕就是他太过轻看这些北境蛮族了*。北境人能助他立国*,自然也能让他一败涂地^。

    族长对于这于赫兰这个女儿也是极为宠爱的*,听到叶璃夸她自然也是十分高兴^*。仰天大笑之余又连连的喝了好几碗酒*。

    军中的男儿无不好久^^*,见北境族长如此豪爽在座的众人纷纷哄闹起来^,军营里的气氛也更加热闹^^。

    “定王妃,久闻墨家军骁勇善战各个身手不凡*,咱们想要跟墨家军的兄弟切磋一番?*;骨攵ㄍ蹂市??!痹谧谋本辰熘?,一个年轻男子站起身来大声道*。

    闻言*,其他人也是眼前一亮*。墨家军矫勇善战之名已经有两百年之久可说是鲜有败绩?^;蛐砟揖皇钦馐郎献钣旅偷木?^,但是必定是经历了时间最长却骁勇依旧的军队*。历史上许多有名的百战雄兵都是初期的时候勇猛不凡,但是经过了强盛时期之后**,很多便因,很多便因为上位者的安于享乐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渐渐的沦为二流。但是向墨家军这样*,两百多年来依然傲视诸国^,被大楚历代君王各种打压之后依然还能横扫天下的*,却是闻所未闻。

    北境男儿尚武好斗^^,此时正好有墨家军的将领在侧,他们自然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切磋一番^。

    叶璃有些为难**,在场的定王府众人^,领过兵的就只有秦风和何肃了。但是这两个无论乃一个跟这些北境人动手都是既不公平的一件事*。他们要不是暗卫出生,要不是黑云骑的*,而且都经过了麒麟堪称魔鬼的训练^。论单兵力量^,绝对可以秒杀在场的任何一个北境将领。

    一听要打架^*,赫兰公主立刻眼睛一亮^。跑到叶璃跟前笑道:“定王妃**,你答应他们吧*^,我也想看看你们定王府的将军到底有多厉害*?^!?br />
    叶璃无奈的笑看着她*,赫兰公主也不管,扯下腰间的软鞭一指何肃道:“你是墨家军的将军是不是*?本公主来领教你的高招^!”

    何肃一怔^,定王府的人都有一个比较奇怪的毛病。因为叶璃的关系他们从不轻视女人,但是他们同样也觉得这世上除了叶璃意外也没有另一个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女人^^。若是自己跟这位赫兰公主动手,不管输赢只怕回去都要被那些无良之辈笑死的*。

    “赫兰公主*,这……”

    赫兰公主扬起下巴道:“这什么^?本姑娘光明正大的向你挑战。你看不起本姑娘怎的?”

    何肃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叶璃^*,却见她神色平静的低眉沉思,仿佛没看见自己求救的眼神一般*^。不由得苦笑^*,看来王妃是无意替自己解围了。

    旁边卓靖林寒秦风等人也纷纷头来自求多福的眼神*,这位北境的公主殿下可不好招惹^*。赢了是欺负女流^,输了那是连女流之辈都不如啊^。

    “既然如此,公主请?*!焙嗡嗥鹕砉笆值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5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59.任琦宁中计,北境军倒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59并对盛世嫡妃359.任琦宁中计,北境军倒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5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