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南诏女王的立场

    254&。南诏女王的立场

    黎王府和苍茫山的婚事宣布之后,因为前来祝寿的各国权贵都已经离开&,这场婚事倒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而身为这场婚事的主角,大约也只有墨景黎是真心高兴的&。他选择在璃城举办这场婚礼&&,多少也有点向定王府示威的意思。但是只要一想到是人家定王府先行拒绝了苍茫山他才有了机会的,这点示威的心思也不由得多了那么几分尴尬和无趣。连带的&,原本对苍茫山的那十分的敬重和小心之心也变成了七分&。

    比起东方幽的幽怨和对婚事排斥&&,东方蕙的心情同样的不好&&。其实原本在定王府拒绝了她的提议&,而她有自己否定了任琦宁之后&,苍茫山所能选择的也就只有墨景黎了。但是自己选择墨景黎然后下嫁苍茫山传人&,和现在的情形却是天壤之别&。

    原本东方幽下嫁黎王府,苍茫山自然还是高高在上的。但是经历了此事之后在下嫁&,在大楚朝臣中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而苍茫山甚至不能做出拒绝东方幽下嫁的事情。墨景黎和东方幽的事情虽然没有闹得天下皆知&,但是该知道的人却都是知道了的&,面对这样的一个哑巴亏&,苍茫山除了强自吞下去意外&,别无选择。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弄得东方蕙心情烦闷不已,甚至连定王府和徐家都迁怒的恨上了。其实,早在定王府拒绝了苍茫山以后,苍茫山的处境就有些微妙了。如果不立刻撒手不再管这些事情,全部反悔苍茫山避世的话,就只能在选择一个人辅佐&。但是这样一来&,对苍茫山代天择主的名声却有着极大的伤害。

    原本选了定王府,定位府不搭理你又改选别人&&。这么说这所谓的天下之主根本就是没有定数的&&。既然如此&,群雄逐鹿各凭本事,又何必你苍茫山来代天择之?

    也正是因此,墨景黎娶东方蕙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苍茫山的势力自然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但是有了苍茫山的加入其中的弊端许多人同样也是看的清楚的。只不过是舍不下那真命天子的名声罢了。既然如今苍茫山那所谓的名声几成空谈,一群不知所谓的女人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墨景黎和东方家忙碌着张罗婚礼的时候,定王府上下也同样没有闲着&。从墨修尧叶璃到墨家军的普通将士&,个个厉兵秣马准备这随时随时出征。定王府中的高级将领们更是明白,这一次出征,便是与北戎大军真正的一决生死,以报当年墨家军险些覆灭&,前代定王墨修文身死之仇的&。踏入关内的北戎大军一兵一卒也休想在返回北戎。

    南诏驿馆内

    叶璃和安溪公主相对而坐,悠然品茶。安溪公主的肚子已经不小了&,看得出必然是一个健康强壮的小王子或是小公子。安溪公主往日里略显得有几分爽朗明快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温柔和婉约之意。无论是怎么样位高权重的女子,只要是要做母亲的人,总会平添几分温柔和慈爱之色。

    “前些日子一直忙个不停,如今好不容易闲下来了我又将要远行。竟是不能好好招待你一番了?!币读Э醋虐蚕饔行┣溉坏男Φ?。安溪公主身为一国女王,与寻常女眷自然也聊不到一块儿去&。偏偏这些日子诸事缠身叶璃也忙得不可开交&&,倒是有些失了待客之道&。

    安溪公主含笑道:“你我都是身不由己之人&,说什么抱歉?你这次也是打算随定王出征么?”叶璃点头道:“这是自然?!彼淙挥行┓判牟幌铝礁龈粘錾痪玫暮⒆?,但是叶璃却更加放心不下上了战场的墨修尧&&。上次在西陵就险些失控&,这次要面对的却是几乎血洗了大半个大楚北方&&,与墨家军有深仇大恨的北戎和赫连真,不跟着一起去叶璃怎么能安心?说起来,倒是有些对不住三个孩子,这些年墨小宝倒是有一半是被徐家养大的的了。如今两个孩子出生不过两个月,他们又要出征,孩子还是要托付给大舅母和二舅母照看。

    “说起来,当年我也想要跃马扬鞭征战沙场,却没想到被你抢先了一步&&?&!卑蚕餍μ镜?,“定王妃可说是当世第一女将了&?!?br />
    叶璃无奈的笑道:“说什么女将&&,我哪里当真领兵打仗过&?不过是跟着看罢了&?!?br />
    安溪公主笑道:“是了&,定王怎么会允你带着兵马冲锋陷阵&。王妃应当是做那运筹帷幄的军师才是。你们中原不是一句话叫什么猛将易得&&,军师难求么?

    叶璃默然,我们中原有这句话么?

    沉默了片刻&,叶璃笑道:”如今中原大乱,倒是女王悠然世外,让人羡慕&&?!?br />
    南疆偏僻&,自古便是蛮荒之地&。虽然历代中原皇帝无论是谁坐江山总是喜欢去打两下&&,但是却从来也没有谁真正的征服了他的。倒也不是说南诏真的有多强大&,南诏虽然民风彪悍,无奈国小贫瘠&&,兵马不多。历代皇帝攻打南诏或是因为南诏犯境&&,或是因为太平盛世想要开疆拓土为自己在史书上锦上添花罢了。谁也不会真正的倾举国之力去攻打南诏&,因为即使带下来了&&,得到的也远比付出的多。而一旦到了战乱之时&&,各方豪杰就更没有心思去管南诏了,抢中原富饶的土地都来不及,谁有空去管区区边陲小国?

    ”看来女王是当真没有心思参与到这一场乱世之中了?“叶璃笑问道。其实安溪公主的心思她也能够理解&。虽然安溪公主有治国之才,但是对于女人来说天生的性格里就少了一股渴望开疆拓土成就雄图霸业的霸气和野心&&。这&,对南诏百姓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南诏兵马虽强&,举国也不过几十万人&?;褂行矶嗟胤降牟柯涮惶?,各自问政。在如今这一触即发的动辄上百万的乱战中&,南诏的加入也不过是炮灰罢了。

    安溪公主摇摇头&,轻抚着腹部笑道:”我只盼着南诏百姓安居乐业&&,我这孩儿平安出生长大,将来将王位在传给他这一生也就算圆满了?!?br />
    叶璃轻叹道:”寻常百姓,生平所求的也不过就是太平二字。女王能庇佑治下百姓,便是功德无量&?!鞍蚕餍Φ溃骸比缃裰性铰?,却也只有定王和王妃治下的百姓才能悠然太平&&,丝毫不担心战乱之苦&&。也难怪我们一路北上许多地方的百姓都感念定王和王妃之名了?&!?br />
    对于安溪公主的褒赞&,叶璃淡淡一笑&。人生在世,能够守护一方百姓安宁便于愿足矣,至于功过褒贬倒无需那么在意了。

    ”启禀女王,王妃&。有位自称栖霞公主的女子在门外求见?&!懊磐馐毯虻氖檀釉诿趴诠鞲娴?。

    听了侍从的话&&,安溪公主微微蹙眉有些不悦的道:”她来干什么?“对于这个妹妹&,安溪公主可说是冷了心了&&。栖霞公主是她唯一的亲妹妹&,但是少年时她与舒曼琳相争的时候是何等的困难艰险,栖霞公主不曾帮自己也就算了&,还因为墨景黎而帮着舒曼琳处处与自己作对。最后更是跑到了大楚不肯回来&,丢尽了南诏王室的颜面&&。就是这次姐妹俩在璃城相见,栖霞公主言里言外也是对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各种不满和嫉妒。栖霞公主只记得自己被封为王太女,继承整个南诏王位&。却没想过自己当初被舒曼琳陷害&,被自己父王打压其中的幸苦和艰难&。这样的妹妹&&,有还不如没有。

    ”罢了&&,在过几日她也该与黎王一起返回江南了。让她进来吧。安溪公主淡淡道。

    侍从领命而去,叶璃起身道:“你们姐妹叙旧&,我便先告辞了?!卑蚕髁ρ棺∷氖值溃骸拔腋裁挥屑负趸昂盟?。你就要出征了,以后再见却不知是何年何月,尽管坐着便是&?&!币读г臼窍胍舫隹占涓墙忝玫ザ浪祷?&,见安溪公主如此,她也确实还有话要跟安溪公主说,便也不再拒绝重新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栖霞公主便走了进来&,看到叶璃在座显示楞了一下&,才走到安溪公主跟前怯怯的叫了声“皇姐&?&!?br />
    栖霞公主今年已经有二十八九&,虽然依旧美艳动人但是到底不是那芳龄少女&&。如此模样看上去倒是少了几分楚楚可怜之态反而多了几分做作之感。安溪公主微微皱眉&,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你怎么来了?坐下说话吧&?&!?br />
    栖霞公主此番作态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走到安溪公主指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安溪公主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栖霞公主咬了咬唇角,红着眼睛道:“黎王要娶那东方幽过门了&,求皇姐替栖霞做主&?!卑蚕髅加罴渎庸凰坑羯?,这短时间栖霞公主前后也来过驿馆几次&,言里言外都是要南诏向黎王府施压好让黎王正式娶她为妃的意思。安溪公主自然没有答应&,即便她身为南诏女王&,也管不到人家大楚摄政王娶谁的问题&。而南诏王室早已没有了栖霞公主之名&,关起来更是名不正言不顺&。

    “黎王迎娶东方幽的事情&&,我又岂能做主&?栖霞,你年纪已经不小了,还是看不清这些事情么&?”安溪公主蹙眉道&&。

    栖霞公主委屈的道:“可是那苍茫山跋扈之极。那东方幽逼迫黎王许诺&&,将来黎王府中只有两名正妃,其余人等一概不许给予名分&,也不能先于东方幽生下子嗣&。就是将来黎王登临大宝,也不许封我为妃&?!毕肫鹉嵌接脑谧约好媲暗母甙聊Q?,栖霞公主就恨不得一刀戳死她。自己也是一国公主&,却被一个乡野出生的野丫头如此欺压??上粗?&,无论墨景黎喜不喜欢东方幽&&,毫无疑问他现在最看重的人便是东方幽和苍茫山&。自己若是当真对东方幽不利的话&,只怕墨景黎会先弄死她。

    “王妃&,这东方幽……”安溪公主对东方幽和苍茫山虽然略有所知,但是却并不了解。

    叶璃摇头道:“东方蕙如何不说&,那东方幽整日里照本宣科的念着为妻之道为妃为后之道,恨不得自己便是在世的女圣贤,应当不会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才对&?栖霞公主只怕还有什么没说吧?”

    安溪公主看向栖霞公主,栖霞公主脸色微变,咬着唇恨恨的道:“是那个东方蕙…她说我身份低贱不足以为黎王妃?!逼芟脊魃矸莸图??自然是不会的。虽然自诩中原正统的中原权贵都有些看不起边陲小国,但是对于一国公主的身份还是会给予一定的尊重的。但是栖霞公主却不同&,世人皆知当今世上早已没有了南诏栖霞公主之名。

    栖霞公主是已故的先帝墨景祈册封的霞妃,虽然因为还未行册封礼的时候栖霞公主就病逝了,所以没能入得了皇室宗谱,但是毫无因为,名义上她是墨景祈的女人。而现在的栖霞只是黎王府中一个来历不明&&,已经年近三十还没有位分的侍妾而已。东方蕙说一句身份低贱倒也没有错&。

    其实栖霞公主对墨景黎可说的上是真正的情深意重了。这一点只怕叶莹也不能及&。但是墨景黎心里栖霞公主到底占了多大的位置还真是不好说&&。这么多年了,墨景黎若真是有心怎么样也能给栖霞公主一个侧妃的封号了&,而不是让她就这么不尴不尬无名无份的呆在黎王府中&。现在苍茫山传人再嫁入黎王府,东方幽可不是无依无靠自己也没什么本事的叶莹,也难怪栖霞公主要着急了&。

    安溪公主看着栖霞公主问道:“你想要我如何帮你&?”

    栖霞公主眼睛一亮,连忙道:“只要皇姐你答应与大楚结盟…我南诏的实力并不弱于苍茫山,如此一来…自然便可以要黎王正式娶我为妃……”

    “放肆&!”闻言,安溪公主不由的勃然大怒,冷眼看着栖霞公主道:“我当你这些年长进了,没想到依然是如此的胡闹!你要我为了你一个人的私事&&,将整个南诏和我南诏的儿郎拖入这中原的战火之中?你身为南诏公主&,可曾为南诏百姓做过一丝一毫的事情&?他们又欠你什么了?为了你一个人的位分,就要去出生入死?”

    “我…”被安溪公主如此毫不留情的斥责&&,栖霞公主也是一呆。怔怔的望着安溪公主道:“皇姐&,我……”安溪公主挥手阻止了她要说的话,淡然道:“你不必再说了。你那个黎王,若真是个好的我也不在意为你赌一把&,但是我实话告诉你&&,我并不看好他。若是你愿意&,这次便跟我回南诏去,好好找个好男儿嫁了&&&。即便不是公主之尊&,在南诏也断不会有人敢欺你&。至于别的事情&,你就不用想了&&?!?br />
    “我……”

    安溪公主何尝不知道自己留在大楚将来的日子不会好过&?但是要她就此放弃反悔南诏她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她为了墨景黎付出的太多了,别的不说,就她这十几年的年华便是无论什么也无法弥补的&。若是就这么走了,那自己这十几年又到底算什么?

    看了看安溪公主,只见她已经低头轻抚着自己凸出的腹部不再理会自己。栖霞公主知道是说不动安溪公主的,不由得泣道:“皇姐,你好狠的心!”转身奔了出去。

    安溪公主怔怔的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只得无奈的轻声叹息&,“我当真太狠心了么&&?”仿佛自言自语&&,安溪公主淡淡道。

    叶璃轻声道:“你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你不仅是栖霞公主的姐姐,还是南诏的女王&?&!?br />
    “不错&?!卑蚕骺嘈Φ溃骸拔胰羰切娜淼娜?,这些年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道有多高了。也罢&,随她去吧&,只是不知道今生是否还有相见之日&&?&&!?br />
    见她如此伤感,叶璃也只得细声劝慰一番了&。她与叶珍叶莹等人感情淡漠而且本身也不是同母所生,自然是无法体会安溪公主的感受&&。但是如果是自己前世的那些堂姐堂妹们,只怕也很是要伤感一番的。

    墨景黎和东方幽的婚事在东方幽万分不愿中依然如期举行了。只是婚礼的排场却还不及清云先生寿宴的三分之一。这也不难理解,各国全国刚刚离开自然也不会为了黎王娶苍茫山传人而专程赶回来&。更何况&&,黎王有了苍茫山相助便是他们的大敌&,没有暗中捣乱就已经是看在璃城是定王府的地盘给定王和定王妃几分面子了&,哪里还会特意前来祝贺?

    叶璃和墨修尧参加完了墨景黎的婚礼,当天晚上便离开了璃城前往飞鸿关而去&。

    此事的飞鸿关以外,原本大楚的北方大敌此时却是一分为二,北戎和墨家军两军对峙着。耶律野一回到北戎大营便立刻调兵遣将,将北戎的阵线往南移动&&&。一方面又快马修书给北戎王请求增兵,以期一举打垮墨家军。

    耶律弘也信守承诺&&&,跟耶律野一起修书给北戎王&,请求让赫连真率兵前来协助耶律野攻打大楚&。赫连真自从当年败给年仅十八岁的墨修尧之后,便被北戎王所弃。虽然这几年处境要略好一些了&&,但是当年因为他之败&,让北戎好几年都无法缓过气来,北戎王对他的能力十分轻视自然也不会再重用他&&&。

    耶律野虽然有些怀疑耶律泓如此帮自己有什么阴谋,但是想到等耶律泓回北戎之后&,自己另外不下了困局等着他,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无论如何,他现在确实十分需要赫连真的协助&&。

    北戎的援兵一时半刻自然也到不了,耶律野也不在意,连连调动各地兵马准备趁墨家军不备&&&,先打上几仗&&。但是驻守边境的吕近贤却并非他以为的那般毫无防备??吹奖比执缶於?,也跟着调动兵马短短五天之内&,两军交战就超过了三次。大楚北方再一次陷入战火之中。

    而此事的墨修尧和叶璃却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反而悠然的行走在紫荆关外的北境的领土上。将那一头可称得上是标志性的白发染黑之后,两人稍作易容便成为一对样貌不凡的年轻夫妇模样&,但是与璃城中那威仪万千傲视天下的定王定王妃却是截然不同&。

    跟在墨修尧和叶璃身边的却是刚刚从定王府被放出来不久的谭继之。这世上认识谭继之真面目的人原本就不多&&,而且其中大部分还都已经死了&。经过这两年的沉寂,能够认得出他的人也就更好了。所以他即使是以原本的样貌行走在北境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

    也不知道任琦宁是急功近利还是真的对自己信心十足&&&,自从北境大军攻下了紫荆关之后&,任琦宁就将原本的北境王城迁到了离紫荆关不过三百余里,原本大楚东北最繁华的城池昌庆城,在此建都并且大修宫室&。虽然如今王宫还没有完全修建完毕却也可以看出个雏形了。昌庆城中更是有许多华丽宽大的豪宅官邸,其华丽程度就是比起璃城和楚京也不遑多让。

    同样的,昌庆城里也有一种奇怪的现象。除了极少数聚集成片的高门大宅意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破落不看,甚至茅屋陋室也是寻常&&。半点也没有曾经大楚东北大城的感觉,仿佛这城里除了极少数非常富有的官员权贵意外&,就只剩下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穷人&。原本应该占了大部分的虽不富裕但是至少应该算是衣食无忧的人家仿佛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情景不说是身为都城的昌庆,就是一般的偏远小镇也不至于如此极端&。

    谭继之跟着叶璃和墨修尧进了城中的一处不甚起眼的客栈,掌柜的将三人迎上二楼一个隐秘的想法,方才恭敬的见礼&&,“属下见过王爷,王妃?&&!?br />
    叶璃淡淡一笑道:“免礼吧&&,这两年你辛苦了?!?br />
    掌柜恭敬的道:“分内之事,属下岂敢言苦&&。属下已经为王爷和王妃安排好了住处&,王爷和王妃尽管放心住下便是。有什么事需要属下去办的&,也请王妃尽管吩咐?&!?br />
    叶璃点头笑道:“很好,你先下去吧&。若有事情我和王爷自会叫你&?&&!?br />
    “属下告退&?&!闭乒褚膊欢辔?&,恭声告退。

    “没想到,就连这昌庆城中也有定王府的眼线,定王府果然是无孔不入。任琦宁惹了王爷当真是天要亡他?!闭獠斐晌本扯汲且膊还且荒甓嘧笥业氖虑?,看着城中如此情形便可知道最初任琦宁必定是经过一番铁血手段排除异己的,如此这掌柜的还能安稳的留在城中,甚至言语间没有丝毫为难担忧之意,可见其在城中的经营必定是十分厉害的。不只是任琦宁,谭继之也不由感到一丝沮丧,这样的人他真的能与之相争么?

    ------题外话------

    嘤嘤~写完了一章还没保存就停电了,好痛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4.南诏女王的立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4并对盛世嫡妃254.南诏女王的立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