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引火自焚,名将陌路

    302^。引火****,名将陌路

    清晨,汴城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和平和悠然^,只是再也不复从前的繁华和喧闹?*?盏吹吹慕滞烦搜猜叩哪揖勘?,没有了喧闹的人流摊贩,没有了街道两边开门迎客的商铺酒楼。偌大的汴城竟是显得无比的清净和空旷&*。

    墨修尧一大早就被张起澜等人请去了书房,叶璃趁着空闲带着卓靖林寒和秦风在城里四处走走^*,看着空荡荡的大街沉默了片刻问道:“昨天刑场上那些人……?^&!鼻胤缛硕允恿艘谎?*,秦风道:“启禀王妃&*&,王爷下令将所有的百姓都逐出汴城了&?*!?br />
    闻言,叶璃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没有真的屠城就好&。

    “全部逐出汴城?那些人去哪儿了&?”想了想,叶璃问道。秦风道:“捡回了一条命&*,去哪儿总都是好的^。不过…雷腾风兵败只剩下两三万人往西撤退了,那些百姓也是朝着那个方向去的&&,只怕有不少人都会被雷腾风编入军中&,到时候上了战场……”

    叶璃淡淡道:“上了战场就是敌人^^。将龙阳在汴城城头舀大楚百姓做肉盾的消息传出去。传的夸张一些也无妨&&?!比艘苫蟮目聪蛞读?,叶璃道:“那些俘的事还有王爷想要杀平民的事情肯定瞒不住^。有了这个做理由^**,对王爷和墨家军名声比较好一些?!绷粼诔峭飞弦ù蟪俗鋈舛艿氖虑橐淮鋈?,墨修尧的行为就能变得比较好理解了^。无论说是报仇也好&,一时激愤也好。都比较容易让人忽略墨修尧本人的行为^,更何况^*,最后定王不是没有屠城么^。

    卓靖应声去办事*,叶璃带着秦风和林寒继续往前走&^&,“龙阳在哪里*?”

    秦风犹豫了一下,道:“就在城西的大牢里&^,王爷命重兵看守着!?br />
    “去看看吧^?!币读嵘?。

    墨修尧当真是恨毒了龙阳,关押龙阳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坚固的大牢&。而是面对着城西刑场的一间小楼。从小楼的窗户望去,就能看到城外的刑场^。昨晚城外的刑场里杀了多少人没有人知道。但是龙阳肯定是知道的^,因为从头到尾他都被迫看着那些俘虏们一个个死去。即使是行刑完毕了*,墨修尧给他找的牢房也是面对着刑场不愿的地方,只怕昨晚一整夜都能闻到刑场上飘来的血腥味。

    守在楼下的士兵没有阻拦叶璃&,叶璃挥手阻止了其他人的跟随*,只带着秦风和林寒踏上了小楼&。只是一夜不见^,龙阳已经变得跟昨天截然不同了。本就已经是古稀老人的龙阳原本还显得健朗的背脊终于佝偻的弯了下来^&^。一夜之间脸上的皱眉变得更多了,一眼望去渀佛老了十几岁不止^。稀疏的发白杂乱的披散在头上^,苍老浑浊的眼睛显得黯然无光^。

    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龙阳现在非常的痛苦&*。他的痛苦无关身体上的&*,而是他的心被愧疚和悔恨折磨着&。他已经是个七旬老人*,早就不复年轻时的铁石心肠,铁血杀伐&&*。眼看着一个个的西陵士兵因为自己的错误死去他恨不能以身想蘀。

    “咳咳…定王妃^?”听到上楼的脚步声,龙阳有些困难的转过身来***。便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年轻女子*^。一袭青衣的秀丽女子,没有珠环翠绕的珠光宝气*,没有锦绣华缎的雍容贵气*。清丽的容颜沉静中自有一种寻常闺秀和贵妇们所不及的威仪。龙阳没想到^&,名扬天下的定王妃会是一个渀佛还不到双十的年轻女子^,但是在汴城这个地方,能够在这里自由进出又有如此气势的女子*,也只有定国王妃了*。

    叶璃点点头,轻声道:“龙阳将军,幸会?&^!?br />
    龙阳苦笑,“败兵之将*,何谈幸会。昨日…多谢王妃救下汴城满城百姓的性命*^?!?br />
    “我并不是为了汴城的百姓&?&!币读ё叩搅舨辉洞Φ囊巫永镒讼吕?,淡淡的回道&^。龙阳摇头道:“不管是为了什么*&,王妃救了他们是事实*。老夫…老夫人老糊涂^,险些置这些无辜百姓与死地,老夫自然要谢过王妃^?^!彼底?^,龙阳站起身来对着叶璃便是一拜^。他已经是将死之人,对于那些名利浮华看的自然也就轻了。对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跪拜也不觉得有什么丢了面子。

    叶璃一怔,看了一眼旁边侍立的秦风和卓靖。两人连忙上前一左一右扶起龙阳将他送回之前坐着的椅子里。龙阳坐下来喘了口气&,才看着叶璃道:“王妃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话想要跟老夫说?”龙阳的精神和体力都十分的不好,不仅是这几日的劳碌和疲惫&,昨天晚上一整夜开战窗户望着窗外刑场没有合眼更是让一个七旬的老人疲惫到了极点*。即使墨家军并没有伤害龙阳,甚至连饭食都没有丝毫克扣,但是龙阳的脸色和身体依然变得极为虚弱起来&**。

    叶璃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才道:“朱焱将军,还有朱凌都已经战死了?*!?br />
    龙阳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个…我早就料到了^。朱焱一辈子在抄

    心,憋闷了二十年能够战死沙场**,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他比我要幸运。只是可惜了朱凌那小子…那小子十岁出头就被他祖父扔到靖**里去了*。打拼了十几年才接过了靖**的统领大权^,却不想……”摇头叹息,龙阳看着叶璃道:“当初听说王妃以一己之力击败雷腾风几十万大军^。我们只当雷腾风骄横惯了目中无人才有此一败^,如今看来却是老夫目中无人了^*&。王妃果然比起一代名将也分毫不差&^,单只是…短短几日就能找到靖**老夫便佩服不已&^?!?br />
    “雕虫小技罢了*,将军谬赞了&?&!?br />
    小楼上沉默了片刻^^,龙阳才问道:“朱焱是怎么死的?”

    “朱老将军…是城破之后坠城殉国的&*&?^!币读У蜕?^。

    “好…死得其所也没有什么遗憾的*?!绷舻阃???醋乓读У溃骸捌涫?**,即使王妃今天不来,老夫也想见见王妃&?^!币读С辽溃骸傲艚惺裁椿爸还芩当闶荿**?!绷籼鞠⒘艘簧?,望着窗外不远处空旷的刑场道:“想必王妃也听说过,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角色&?!币读У阃返溃骸安淮?&,龙阳将军西域杀神之名不仅是名震西域,便是中原也少有人不知的?*!?br />
    龙阳摇摇头道:“什么西域杀神^,老夫年轻的时候不信天不信神也不信命,妄造了不少杀孽。这二十多年闲了下来方才知道当初的过错。只是万万没想到…老夫一身的杀孽^^,竟然会应在临老了之时&。老夫这一身^*,中年丧妻晚年更是无儿无女孤身一人^。想必也有几分原因的*^?!?br />
    叶璃沉默了片刻*,抬眼看着龙阳开口道:“本妃明白龙阳将军的意思?*!?br />
    龙阳点点头“老夫虽然年老*,却也有几分识人的眼光^。王妃生性平和不是嗜杀之人**。但是定王此人…老夫虽然只有这几面之缘*,但是定王眉宇间看似平静淡漠&,实则是眉峰如刀^,眼底煞气暗聚&。只怕不是吉兆^。听闻王妃出身大楚书香名门&,当知道两军交战世上难免。但是&^,肆意杀戳无辜百姓,有伤天和?!币读е迕?^,眼底带着些微的不悦^*,淡淡道:“龙将军^*&,王爷并没有伤汴城普通百姓一人**?!?br />
    看着叶璃不悦的模样&,龙阳莞尔一笑点头道:“所以老夫才要谢过王妃。若不是有王妃在,只怕汴城此时已经血流成河,冤魂哭号不休了?!?br />
    叶璃凝眉,问道:“龙阳将军到底想要跟本妃讲什么**?”

    龙阳定定的看着叶璃*,沉声道:“请王妃多多劝导定王&。战场上死伤多少皆是天命^。但是战场之外的无辜杀戳非为为将为君者所当为^?*!币读闹形⑽⒁欢?,平静的看着龙阳*&。龙阳回头看向窗外*^,神色怅然^,“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夫说这话不是为了西陵,纯粹只是老夫这半生的所得罢了&。若是让血腥盖住了双眼*&^,终有一日也会被血腥掩盖住自己的心。战场,从古至今就是一个能将活人变成鬼的地方^?*!?br />
    叶璃垂眸,心中却是思绪纷乱^。她明白龙阳的意思&,战场确实是一个容易将人心中的恶念放大到最大程度的地方^*&。叶璃一直知道,墨修尧并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样。无论是初时的温和尔雅*,平淡冷然^*?&^;故呛罄吹呐级涡院?^,悠然无忌^*。一个受过那样沉重的打击和伤害,一个忍辱负重那么多年甚至连性格都完全扭转的人,心里怎么可能那么平静坦然,至少如果换了她自己的话她做不到^^。

    墨修尧心中有仇^,但是他能按捺下那样的仇恨^&。他心中也又恨^,但是他也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墨景祈在自己面前死去,没有在做任何的报复的行为&&。这很容易让人觉得他的仇恨并不深切*,或者说他心胸开阔已经渐渐放开&&&。但是叶璃却知道^,墨修尧从来就不是一个心胸开阔以德报怨的人*。

    这一次**,墨修尧的突然爆发其实并不合理,龙阳以大楚百姓做肉盾的行为诚然是不对,但是如果是一般人想要做的应该是抓住龙阳千刀万剐以泄心头怒气。但是墨修尧却要龙阳活着,亲眼看着西陵士兵甚至是西陵百姓一个个死去,他要龙阳生不如死^。他不是对龙阳的行为感到愤怒*,而是他在恨龙阳^,极致的怨恨&。但是事实上*,龙阳和墨修尧之间是没有仇恨的&,战场上的厮杀谈不上仇恨^&。

    这些龙阳都看出来了&,叶璃当然也能想明白。所以^,龙阳在后悔&^。他不是真的后悔自己当初舀百姓做肉盾的行为,而是后悔自己这样的行为竟然引出了墨修尧心中的杀意,甚至可能释放除了一个嗜杀的魔鬼。

    叶璃望着眼前苍老却满眼担忧的老人^&,正色道:“他不会成为那样的人,他会很好的&&!?br />
    龙阳点点头&,道:“老夫相信王妃能够做到,能够有定王妃为妻^,是定王的福分*?!币读ф倘灰恍?,轻声道:“能够遇到他&,也是我的福分*&?!彼撬母7制涫挡⒉恢匾?&。但是叶璃相信墨修尧就是那个属于自己的对的人。即使这世上可能还有人比墨修尧更俊美^,比墨修尧更有权势更有能力&*,但是,墨修尧却?p>

    挥姓庖桓觥?p>

    说到此处^,两人竟是相视一笑。小楼里气氛难得平和的不像是敌我双方。

    叶璃正想要开口&,楼下传来一阵平稳的脚步声&&。站在楼梯口的秦风往楼下看了一眼^,对着叶璃打了个手势。叶璃站起身来走到楼梯口,楼下上来的人也已经上了楼来&^,看到叶璃微微一怔,微笑道:“阿璃&?&!?br />
    叶璃伸出手握住墨修尧的手拉着他走进小楼&,微笑道:“怎么来这儿了^?”墨修尧低头看着她^,轻声道:“处理完了公事,本来想说带你四处走走^。他们说你出来了*&?!币读Φ溃骸霸缟舷凶琶皇鲁隼醋咦?,正好来拜访一下龙将军*。一大早就忙着,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看到坐在窗口的龙阳*,墨修尧半垂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却也没有拂逆叶璃的意思&。任由她拉着自己在旁边坐了下来^。昨天还恨不得你死我活的两个人坐在一起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索性墨修尧也没有要跟龙阳说话的意思,只当他不存在一般拉着叶璃的手轻声问道:“阿璃可有什么地方想去?过两天咱们就要启程了^。听说汴城有几处地方确实是值得一看的^?*!?br />
    叶璃笑道:“你觉得什么地方好,咱们却看看便是了。我记得^,龙山书院是在城内的?”

    墨修尧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点头道:“不错**&,可惜龙山书院的几个有名的夫子都被雷腾风带走了^&^。只留下一些为什么用的文人^,倒是有一些古籍他们说没来得及带走,阿璃可以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回头让人送回去给外公和舅舅们*?*!?br />
    叶璃浅笑道:“还是你想的周到&*。不过…略挑一些外公他们会喜欢的就好。剩下的还是留在汴城吧&*&。以后还有用呢?&!闭飧鲇杏玫比徊皇腔垢绞樵旱娜?,墨家军既然占了汴城*,想要长久的统治下去就不可能没有百姓&。虽然墨修尧现在将汴城的百姓全部驱逐了,但是将来这里必然还是要有人的。龙山书院身为天下三大书院之一^,如果恢复起来的话*,对于定王府的统治也是极有好处的。

    叶璃的意思墨修尧自然明白*,微微一笑道:“阿璃说什么都好*^。不过阿璃若是对龙山书院有兴趣的话…汴城里倒是还有一个人回头我让人带来见阿璃就是了!币读в行┪弈?,什么叫她对龙山书院有兴趣*&?不过她对墨修尧的话却是有了几分兴趣,秀眉轻挑*^,问道:“龙山书院还有哪个夫人留在了汴城没有离开*?”

    墨修尧扬眉笑道:“龙山书院的山长秀亭先生陈秀夫**?**!?br />
    闻言&&,不只是叶璃就连龙阳也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秀亭先生的名号远没有清云先生和徐家名传诸国**,但是这并不意味这秀亭先生的才华就比清云先生差多少&。只是比起大楚来,西陵素来都是崇武轻文的。文人雅士不及大楚多^,清流文人的地位也远不如大楚崇高。而这位秀亭先生也确实不涉足朝政**,只是专心的教书育人*,只看以西陵这样在中原人眼中也是跟南诏北戎差不多的化外蛮夷,却能让龙山书院跻身当世三大书院之一就足以说明这位秀亭先生的才华和学识*。而且龙山书院和骊山书院的古老传承不同&,龙山书院就是在秀亭先生的手中发扬起来的^。

    “这位先生怎么会还在汴城&&?现在还在?”叶璃奇道。

    墨修尧点头笑道:“自然&^?!彼退阏娴南胍惫忏瓿撬腥?,也还没有真的失去理智&。什么样的人不能杀也不能放他自然还是知道的。而这汴城中,有这样的价值的人也就那么寥寥几人。早在汴城还未攻破之前^,墨修尧就已经下令麒麟将他们控制起来了*,就算是先走也是走不了的*,“咱们这就去看看可好?”墨修尧轻声问道:“听说那位先生挺能闹腾的&?!?br />
    叶璃跟着起身&,他们在汴城停留的时间不多^^,自然要抓紧时间去看看了*^。

    墨修尧放开叶璃的手&,微笑道:“我还有几句话想要跟龙阳将军说&*,阿璃先下去等我可好&^?”

    叶璃看了一眼坐在窗前的龙阳^,点了点头柔声道:“我在下面等你?^!?br />
    直到下楼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墨修尧才转过头来看向窗口的龙阳。原本脸上温和的笑意早已消失无踪,阴沉的眼眸里带着凌厉的锋芒和煞气,“再让本王听到你跟阿璃说一些废话*,本王必定要你后悔莫及!”

    虽然他没听到龙阳到底和阿璃说了什么&,但是刚刚他上来时阿璃望着自己的神色里一晃而过的担忧却没能逃过墨修尧的眼睛。必然是龙阳对阿璃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才会让阿璃对他感到担心起来&&。

    龙阳平静的看着他,已经没有了昨天那样撕心裂肺的痛楚和仇恨*^,淡淡笑道:“能有这样的一个王妃,定王真是好福气?!?br />
    墨修尧冷哼一声,眼眸阴鸷的盯着他&。龙阳摇头笑道:“王爷不用担心^,老夫能跟王妃说什么?不过是随意聊聊罢了。何况…以后也不用再见了吧…”说到此处^&,龙阳有些惆怅的叹息&。

    墨修尧定定的盯着龙阳半晌&^,蓦然低声笑了出啦,“龙阳*,不用指望雷振霆能回来了*。就算回来了他也救不了西陵^。本王在边境上放了四十万大军等着他呢?&;褂心馅募甘蚓?,你猜各地的守军有没有空回来救援?还有当年被你打压的西域小国,你猜他们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报仇?西陵…没救了&!”

    龙阳怔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终于无奈的笑了起来&,笑声却是无比的凄凉和颓丧^,“不愧是定王^,数年筹谋…果然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不同凡响。罢了…老夫老了&^*,也该死了。以后的事情…老夫也管不着了…定王&,请吧……”

    楼下的大门外^*,看到墨修尧漫步出来叶璃含笑迎了上去&^^。墨修尧伸手圈住她纤细的腰^,低声道:“咱们现在就去拜访秀亭先生么?”叶璃眨眼^^,有些担忧的问^&&,“秀亭先生真的不会将咱们赶出来么*?”文人总是有几分傲骨的,墨修尧在汴城的这番作为*,别说将他们赶出去,只怕就算是秀亭先生直接举着刀子冲他们扑过来叶璃也不会感到意外了&&^。

    墨修尧轻哼一声*,揽着叶璃往前走去^&,“谁敢^^?”

    叶璃回头望了一眼身后还开着窗户的小楼问道:“你跟龙阳将军说什么了?打算怎么处置他?”

    墨修尧眼神微闪^,淡淡笑道:“让他以后不要跟阿璃胡说八道啊&&,阿璃不用担心我^?*!?br />
    叶璃一怔&,伸手握住他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轻声道:“我不担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在一起的?!蹦抟⑸裆换?&&,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起来,“阿璃放心便是,本王才没兴趣和一个半死的老头子计较^。只要他不闹^*,本王不理他就是了?&!?br />
    叶璃微笑道:“在我眼中你难道不比他更重要么^?修尧&*,我并不在意你如何处置他&?!鄙砦?*&,龙阳一心为国果然值得她敬佩*,但是龙阳一身血债累累&,加上这一次在汴城的作为*,即使墨修尧处死他*&,她也不会说什么^^。一代名将的陨落固然让人惋惜^*,但是龙阳也不算无辜^。

    两人渐行渐远&,直到身后有士兵追了上来,带着些喘息的道:“王爷&,王妃,龙阳引火**了*^!?br />
    叶璃一怔,“怎么回事^&?”回过头去^^,他们所在的地方早已看不到龙阳被囚禁的小屋了&。但是那个方向却依然能看见浓浓的烟雾&。

    士兵顿了一下&*,道:“龙阳将军将酒浇在自己身上,引火**了?&!?br />
    ------题外话------

    这几章太沉重了是不是*?龙阳这个死法…^。抖抖~我真滴不是故意的~

    首先*&*,给龙阳这个死法并不是所谓的炮灰了他,虽然他的战争中的行为无法让人赞同^,但是凤本人对此人以及对朱焱都没有恶感的。只能说…两军交战情势所逼&^。虽然他们是主角的敌人&,但是他们不是反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2引火自焚^&,名将陌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2并对盛世嫡妃302引火自焚,名将陌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