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敌

    黑色的军队如潮水一般从街道的尽头涌现&,飞快的扑向街道上和城门口厮杀的人们。请使用访问本站。一刻钟前才轰然倒塌的城门很快的重新被关上*&,那些为了抢夺军功抢先冲入江夏城的西陵士兵惊恐的发现他们成了瓮中之鳖,笼中困兽*。黑衣的士兵们有条不紊的冲向各自需要的地方,原本已经满是西陵士兵灰色身影的墙上蓦然涌现出数不清的黑衣人&,厮杀重新开始。

    远处*,镇南王看着城墙上突然出现的黑衣士兵*^&,脸色大变^。随后看到一个张扬的红衣身影出现在城墙上&,身若蛟龙所向披靡^*。

    “王爷*,那是凤之遥&。楚京人称凤三公子*,是楚京首富庶子,自幼就被逐出了家门*。他十几岁就跟随墨修尧征战沙场,是墨修尧亲信中的亲信^。他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墨家军的援军来了?&!闭蚰贤趿成醭?^&,沉声道:“继续进攻!”

    战鼓震天,灰色的身影和黑色的身影厮杀成一片*。但是江夏的大门却再也没能被推开^*。当无数的黑衣弓箭手出现在城墙上&,利箭如骤雨一般袭向城墙下的人们时^,一个雪白纤细的身影从容的走上了城墙^*。站在她身边的是南侯沐扬和卓靖&。明明是漫天的腥风血雨,雪白的罗衣却意外的没有沾染上半点血腥^。纤尘不染的让纯白给人一种莫名的冰冷和肃杀&。

    叶璃站在城墙上&,遥遥的远眺敌军背后的西陵大军帅旗下*&*,即使看不清对方的容颜&*,却依然能够察觉到对方身上磅礴的气势和显露于外的愤怒。她唇边微微勾起一丝冷笑,冷声吩咐道:“进入江夏城的西陵士兵一个不留^。尸体全部扔出城外^&!”

    卓靖点头&,“属下遵命&?!?br />
    叶璃回眸&^&,对着远处的某处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意^。

    “那是定国王妃?”镇南王沉声问道。

    跟在他身边的将领望了望城头上那白衣如雪的绰约女子*,犹豫了一下道:“看起来确实是定国王妃?!逼涫嫡嬲ü蹂娜瞬⒉欢?&,但是这个时候能和墨家军一起出现在江夏城楼上的女子*,应该是定国王妃无疑^。镇南王看了许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道:“好&!有趣……定国王妃么^*?都说东楚女子羸弱&^*,但是这个定国王妃,便是我西陵贵女也有所不及。难怪当初能把凌云公主吓得不清呢^*?^!鄙肀叩慕炝成洗沤┯驳男θ?,对于镇南王对定国王妃的盛赞不知道到底该不该附和^&*。现在可是这个定国王妃一手破坏了他们今日拿下江夏的计划啊&^&。而且先前冲入江夏城里的将士只怕现在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如此一来&&,他们在江夏这座小城折损的兵力已经超过了这段时间所有折损兵力的总和。这对于西陵大军的士气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王爷&,冲进城里的将士……”

    镇南王一挥手&*,摇头道:“晚了,全力攻城*!活捉定国王妃赏千户侯!”

    “是&?^&!?br />
    邻近傍晚的时候**,西陵终于鸣金收兵^&*。在不知道墨家军到底有多少援军的情况下继续这样不间断的猛攻是不明智的&,如果两军实力相差无几那么最后很可能是两败俱伤^*。而且这里毕竟是东楚本土*,东楚随时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兵源和粮草*^。而他们在信阳收获明显低于预期之后*,则必须处处谨慎小心了*^,否则一不小心只会让自己不如万劫不复之地*?^*?醋盼髁甏缶孀琶鸬暮沤欠煽斓耐巳?,城墙上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故O碌脑窘某堑慕扛侨滩蛔』逗羝鹄?&。

    元裴穿着一身已经半干的血衣和累累伤痕走到叶璃跟前,“末将江夏守将元裴见过王妃^!”

    叶璃连忙伸手扶住不让他跪下去^,沉声道:“老将军辛苦了。是本妃来晚了&,让将军受累&*?^!?br />
    元裴神色动容*^^,布满血丝的眼中忍不住闪动着可疑的水光&,高声道:“末将不敢&,末将无能才让江夏险些落入西陵之手,不敢言苦*?*!币读У恍Φ溃骸熬质扑?&*,非将军之过*。咱们也不用再次深究这些事情了,将军先带人下去休整歇息一番&。江夏暂时交给咱们吧?^*!痹岢林氐牡懔说阃?&,凤之遥站在叶璃身后笑道:“元将军请放心便是*,凤三绝不会让西陵人越过江夏一步*^?^*!?br />
    元裴也不客气&,拱手道:“如此就辛苦凤将军了&&?&*!?br />
    重新布置好城防&,叶璃才带着人转身下了城楼。刚走下城楼,就看到冷擎宇提着带血的剑站在城下神色木然。想了想&,叶璃还是举步上前问道:“冷将军^&,可还好?”冷擎宇抬起头看了看叶璃&,苦笑一声淡淡道:“败军之将,有什么好不好的&?”叶璃轻轻挑眉^,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此事并非全部都是冷将军之过。将军保重^&?!崩淝嬗钽读艘汇?*,好一会儿才道:“多谢王妃?*!?br />
    目送叶璃离去*^&*,冷擎宇看了看手里的长剑反手插入鞘中。定王妃说的或许没错^&,此次的失败并非他一人之过&,但是现在却只有他一人能承担失败的责任**。幸好……江夏还在,而墨家军已经到了*。

    “冷将军&?^!崩淝嬗钭硪?^&*,背后传来南侯的声音。

    南侯站在街边上&&,比起上一次见面明显的苍老而疲惫&。这一场战争才刚刚开始,他们许多人却仿佛已经老了十岁^*。南侯望着冷擎宇许久,才沉声问道:“冷将军,不知……可有犬儿的消息*?”

    冷擎宇黯然道:“那日敌军突袭&,世子带了一队人马去引开敌军的注意……全军覆灭……侯爷^&,抱歉……”

    “本侯知道了^*?&!蹦虾钛凵裎⑷醯墓饷⒔ソサ氐?^,轻叹一声低声说道&。就连和冷擎宇告别也没有&,转身而去*&。冷擎宇望着南侯孤寂而萧瑟的身影&,无端的觉得一阵彻骨的寒冷*^&。曾经&,他无比向往这驰骋沙场*^,他认为战场是热血的,是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但是现在,一场败仗下来^&*,他才明白这样的热血之下的阴寒和痛苦^*。

    江夏是个小城^*,叶璃一行人暂住在元裴将军府上*。所说将军府其实也不过是江夏城内一个不大不小的院落罢了&。以元裴张起澜这样的老将,随便拉一个出去都绝对不会逊色于镇国将军和慕容慎等人^,但是就因为是墨家军的将领,他们无限期的打压偏居一隅^&,永远也无法真正得到本该属于他们的荣耀和尊荣。

    因为叶璃的到来&*,元裴将自己的妻子儿女从主院中摞到了后院的偏方&。明白元裴的心意和对定王府的忠诚*,叶璃没有拒绝^,随便选了一间房住了进去^。来不及收拾&,随意梳洗一番便前往前厅和众人一起商讨战事了*^&。叶璃踏进书房的时候,书房里已经满满的坐了一屋子的人^&。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见到叶璃进来这才安静了下来^&,元裴亲自上前请叶璃到主位上就坐。待到叶璃坐下*&,才又重新整理了一番衣冠^^,上前郑重一拜道:“末将多谢王妃救命之恩?!?br />
    叶璃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示意站在身边的卓靖上前扶起元裴*^。

    “元将军&,这些虚礼就罢了^,起来说话^?!币读д?*。

    元裴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道:“启禀王妃^*,如今西陵陈兵三十万在江夏城外&^&*,对于江夏显然是势在必得&*。末将得到消息,南北两路大军也隐隐有向江夏靠拢之势&。一旦三军回合,届时将有近五十万大军围困江夏。我军纵然英勇无匹,但是江夏地小民弱,军需匮乏&。到时候只怕也无力抵御五十万大军围城之困?;骨胪蹂缱鞔蛩?&?!?br />
    叶璃点头道:“多谢元将军提醒**,本妃心里有数了^*。至于粮草的问题倒也不必担心^^^,朝廷自然会送足够的粮草过来&。南侯&,沐世子^,你们说是不是^*?”

    南侯有些失神*^&,听到叶璃的话才抬起头来*,淡淡笑道:“王妃说的是&*,咱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朝廷和皇上自然不会委屈的前线的将士们?^!?br />
    叶璃看了看南侯,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疲惫和黯然^。冷擎宇和他说了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大概也能够猜到一些*,因为南侯世子到现在依然还没有消息&*。这不得不让人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南侯,南侯对着她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没事^。

    虽然有了南侯的表态^,但是众人的神色依然没有好太多&*。这么多年,墨家军的将士对于宫里的那位早已经无法抱有太多的希望了&。叶璃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也不说破回过头去和众将讨论起战事来了^。

    等到议完了事&,众人纷纷告退^*。南侯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兀自不动&。叶璃原本以为南侯有话要说&^,等到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才发现南侯只是在出神而已**,微微蹙眉担心的叫道:“侯爷^?”

    南侯眼中一片茫然^**,好一会儿似乎才回过神来依然有些失神的望着叶璃&&*,许久才慢慢道:“王妃*,打扰了。本侯也告辞了?^&!?br />
    叶璃摇摇头&,道:“侯爷^,世子身份不同*^&,如今还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如今军中许多大事还要侯爷决断*^&。万望侯爷保重*^!蹦虾蠲懔σ恍?,抬头望着叶璃道:“老国公曾说^,王妃非常人也。这一路本侯也见识过了,军中诸事还要劳烦王妃费心*&,本侯……本侯只怕有些力不能及了^?!?br />
    “侯爷……”

    叶璃还想说些什么,南侯摆了摆手道:“本侯先行告辞了。王妃也早些歇息吧&*?^*!?br />
    望着南侯脚步虚浮的走出门去^,叶璃终究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侯爷慢走*^^?&!?/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退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退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