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劝服秀亭先生

    304*。劝服秀亭先生

    “龙阳将军将酒浇在身上^^,引火自焚了?*^!?br />
    听到士兵的禀告^^,叶璃着实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墨修尧抬手碰了碰她才回过神来。

    “阿璃……”墨修尧低头静静地望着怀中的平静的妻子,微微皱眉&*。叶璃摇了摇头,轻声叹息。朱焱死了之后&,又一个老将军在她面前自尽&。无论从理智还是感情上来说*,她都能明白他们的选择*。因为如果是她,她也不会投降敌国*^。两位老将军一生忠心耿耿为了西陵,一死全其一身清誉&。无论是敌我都只能敬其风骨&。但是叶璃却隐隐觉得她有些受不了了,或许是这些天见到的死亡太多了么^?

    “阿璃*,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墨修尧扶着她担忧的问道,“咱们先回去吧&,别的事明天再说^?^!币读Х鲎潘氖忠×艘⊥穅^,安抚的浅笑道:“我没事^,咱们也没有多少时间在汴城停留。传令下去&*,将龙阳将军以大将军礼厚葬了吧。就…跟朱焱将军葬在一处&?!?br />
    墨修尧点头^,吩咐道:“就照王妃说的办*。去吧^?*!?br />
    士兵领命去了*,墨修尧挥手让跟在身后的人回避^&。牵着叶璃的手*,一只手扶着她的腰慢慢往前走,一边轻声道:“龙阳和朱焱死了*,阿璃很难过?”

    叶璃摇摇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是两位老将军年龄已经太大了吧。都是年过古稀的老人家了^*,却…难免有几分感慨^&!蹦抟⑶嵘溃骸鞍⒘咽艿幕?^,以后就留在军中,不要管这些事情了^?!?br />
    叶璃莞尔一笑^&,道:“王爷真当我是吹不得风的娇花儿么&?不过是一时感慨罢了*&,不管怎么说…两位老将军都是尽忠为国*,如今已经死了……”墨修尧道:“难道我还会跟死人计较么?阿璃说厚葬便厚葬就是了^。阿璃*,不要为别人难过,好么^?”

    听到墨修尧有几分沉闷的声音,叶璃抬眼看着他定定的望着自己的眼神^。不由一笑*,抬手轻触他微微皱起的眉心道:“这世上^*,你和小宝还有外公舅舅他们才是我最重要的人^^。除了你们*,没有人能让我真正的难过^。所以,修尧你一定要好好地……”

    “我自然会好好地,还有小宝…所有阿璃喜欢的人我都会好好?;さ?^。绝对不会让阿璃伤心。所以…阿璃&,不要去理会那些不相干的人好么?”墨修尧声音低沉的道**。叶璃眨了下眼,正色望着墨修尧挑了挑眉,“不相干的人&*?”

    “阿璃不是在为那个朱凌的死难过么?”墨修尧低声问道,但是叶璃还是听出了他说出朱凌两个字的时候的咬牙切齿的味道^。

    “朱凌啊……”叶璃轻声叹息&*,道:“只是觉得…他还很年轻。而且我这次的计谋难免有些不光明磊落罢了&?*!彼比恢啦恢故钦庑?,叶璃并不是感情迟钝的人,朱凌的感情她并非不明白^&。然而^,不说她与朱凌不过是初识,不说两人相对的立场。在叶璃心中,永远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比墨修尧更加重要&&。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不可能的。她因为朱凌而感到内疚,并非因为她对朱凌有什么感情^*^,纯粹的只是因为自己辜负了一份真心罢了&&。但是剩下的那些也没有必要让墨修尧知道。夫妻之间…偶尔有点善意的谎言也不是错?

    “阿璃没做错^,若是让他看出破绽他也会杀了阿璃的?&!蹦抟⒛パ赖溃骸安还⒘б院蟛豢梢栽偾那牡淖稣庑┦虑榱?&。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如果实在需要女子*,大不了让秦风他们训练几个就是了?^!?br />
    “我知道了*?!币读烁霭籽?^*,就知道会这样。

    确定叶璃是认真的答应下来了&*,墨修尧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牵着叶璃的手往前方走去。

    秀亭先生所居住的地方就在城东的龙山之上&。因为龙山书院暂时被墨家军封了*,一些没来得及逃走的夫子和学生就暂时被安置在了龙山书院外面不愿出的一座小苑里。虽然墨家军上下都是军人^,但是对文人却都颇为敬重。既然墨修尧没有为难这些人,这些奉命看守的士兵自然也不会去为难他们*^。

    来到小苑门口&,倒是意外的看到一个熟人,“三哥,你怎么在这儿^?”在这里看守这座小苑的人真是徐清锋*。以徐清锋麒麟分队统领的身份和他与徐家以及定王府的关系,让他来看守这个地方必定是大材小用。墨家军上下也不会有人让他来做这种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徐清锋自己请命过来的&*。

    徐清锋看到叶璃倒是十分高兴&,笑道:“这龙山书院不是天下三大书院之一么&?我就是…久仰大名就来看看了*?!币读崆嵋⊥非承σ膊唤掖┧?,徐清锋虽然从小也是徐家家养长大的*&,同样也在骊山。但是他素来习武,最不耐烦坐在写文章&,就连科举都没去参见。若说他会有兴趣久仰拜会龙山书院的先生,还不如相信他家大表哥明天就能成婚了**。转念一想*,叶璃也明白徐清锋的想法了^^。墨修尧要杀那些百姓俘虏他定然是不同意的,但是他是绝对说服不了墨修尧的*。所以只能眼不见为净,徐清锋虽然不爱读书,但是毕竟出身徐家^,对文人雅士的那份敬重却不比徐家任何人少的*。有他在这里守着,也没有什么人敢来找麻烦&*。

    “秀亭先生可还好?”叶璃含笑问道*。

    徐清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指指里面示意她自己去看&。叶璃也不在意&&,拉着墨修尧往里面走去。这个小院并不太大&*,只是一个两进的院子&,风格倒是有几分大楚江南的玲珑雅致*^。也不知道龙山书院修建这么一个独立的小院是来做什么的*?;姑惶と肽谠旱拇竺臹,就听到里面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不过所诵的内容却是让人哭笑不得,无外都是一些嘲讽墨家军和定王的诗句&。

    叶璃和墨修尧站在门口默默地听着,也不进去打扰*。只见坐在院内的那人背对着大门,就那么一首一首的念下去。对于叶璃这种不通诗词的人来说,能够不带重复的念出这么多首立意相通的诗词来,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简直都要将之奉为神人了。等到他念到什么“野心图皇霸&,汴城血尽流”的时候*,叶璃终于轻咳了一声&,微笑道:“秀亭先生真是好雅兴?&!?br />
    背对着门口坐着的人怔了一怔,这才回过头来看向门口,很快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定王*?定王妃?”

    叶璃也是这才看清楚这秀亭先生的模样&。已经年近花甲的老者须发花白&^,形容清癯,气质文雅中略带了几分文人的清高和傲气^?^?瓷先ゲ幌袷俏髁耆?*,倒像是南方的文人雅士^。

    叶璃拉着墨修尧走进院子,点头笑道:“正是,晚辈叶璃见过秀亭先生&?!?br />
    陈秀夫上下打量了叶璃两眼,轻哼一声道:“老夫可当不得定王妃的一声晚辈?&!币读б膊欢?*,浅笑道:“秀亭先生才名卓著,便是外祖父和舅父也多有推崇&&,称一声晚辈自然是应该的&^&?!蔽叛?,陈秀夫也有几分动容,“清云先生和鸿羽先生*?”他虽然久居西陵&,却也还是对定王妃的家世略有耳闻的&*。

    叶璃笑道:“正是&?*^!?br />
    陈秀夫沉默了片刻&,原本警惕略带敌意的盯着他们的神色倒是缓和了几分&,淡淡道:“老夫青年时游学东楚&,也曾经蒙清云先生指点过学业&。与鸿羽先生也有过几分交情。当然……”目光慢慢的从墨修尧身上扫过,道:“也曾拜会过东楚摄政王&&^。不想一晃三十年…墨流芳和徐家的后人都已经成材了&&?^?商纠戏蛉词切橹拦庖鮚,竟然连半个有成的学生都没有教出来^*?^&!?br />
    叶璃笑道:“秀亭先生说笑了,西陵朝堂有至少有半数的文官都是先生的门生,先生何谈虚掷光阴&?”龙山书院能名列天下三大书院之一,自然不可能是浪得虚名&。西陵纵然是重武轻文^,也不可能真的让一群大字不识几个的武将掌管朝政^。西陵朝中官员确实有半数都是出自龙山书院^。只是,龙山书院陈秀夫一手一手建立,比起骊山书院和大楚南方另一座琼华书院到底少了几分底蕴,只能名列三甲之末*&。但是以陈秀夫一人之力,在西陵这样本身就重武轻文的地方能有如此成就^,无关乎清云先生对他也颇为推崇了*。

    至于龙山书院没有杰出弟子的事情其实也很好理解^。镇南王吸取了骊山书院在大楚无远弗届的影响力的教训,又怎么还会让龙山书院重蹈覆辙**。陈秀夫一人之力也远没有徐家百年书香门第的底蕴*,便是有出色的弟子也早早的被镇南王吸收或者处理了^。以至于龙山书院到了如今也没有如徐清尘这样能够撑得起门户的传人。若是将来陈秀夫去世了*,龙山书院只怕就要落到镇南王或者西陵皇室手里了。

    陈秀夫脸色稍霁^^,终于还是开口请两人进去坐了。

    进了花厅宾主落座^&,这个时候自然也没有人上茶了*。叶璃也不觉得有失身份&&*,命人送来了水亲自泡了茶端给陈秀夫和墨修尧。从进了院门&,墨修尧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话?*?醋乓读稚喜唤舨宦牡棺挪?*,眼中闪过一丝柔软。警告的扫了陈秀夫一眼^*。

    陈秀夫喝着茶,将墨修尧的眼光看在眼里*^,轻哼一声并不畏惧^。

    “清云先生有八十高龄了吧?可还好*?”喝了一会儿茶,陈秀夫方才问道*。

    叶璃抿唇浅笑道:“明年便是外祖父八十整寿,届时还望秀亭先生大驾光临西北**&?&!?br />
    陈秀夫手中的茶杯顿了一下,平静的望着叶璃*。叶璃话里的意思他听明白了*,可惜却无法答应&。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道:“可惜了*,老夫只怕没有福分为清云先生贺寿了*。不过,这些年我龙山书院倒也收录了不少古籍孤本。就请王妃带回去给清云先生,算是老夫的贺礼吧&。清云先生…能有王妃这样的外孙女&,晚年的福分不浅&&,老夫就不再锦上添花了^?!?br />
    叶璃抿唇一笑*,道:“外祖父哪里享过晚辈什么福分&,倒是晚辈给他老人家添了不少的烦恼和麻烦^,多亏了外祖父慈祥不嫌弃咱们后辈的麻烦^。秀亭先生为了龙山书院耗尽了一生的心血,难道当真希望龙山书院就此淹没于世么*?”

    陈秀夫摇摇头笑道:“命该如此&,我辈强求不得*?!?br />
    叶璃淡然道:“所谓的命数,不都是人自己选择的么?晚辈虽是女流却也知道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还有一句话说^,性格决定命运*,选择决定人生。先生并非懦弱之辈^^,您的选择决定了龙山书院的未来^^。你想要他存*,他便是存^,你想要他亡*,他自然也只能随着你消亡?!?br />
    陈秀夫微微一震&,定定的望着叶璃,许久才叹息道:“好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好一个性格决定命运&,选择决定人生……定王妃如此心胸,定王好福气,清云先生好福气……”

    “那么…秀亭先生的决定?”叶璃问道。

    陈秀夫垂眸**^,沉声道:“老夫不会归顺定王府*,定王殿下一世英雄,但是抬手之间杀戮我变成十数万百姓^,未免太过狠辣&!”说起这个*,陈秀夫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悲愤和嘶哑^^。显然对于墨修尧此举是极为几分的&。墨修尧挑眉^,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本王就是杀了,你奈我何&^?

    叶璃无奈的抬手拉了拉墨修尧的衣袖*,墨修尧这才撇撇嘴低头继续喝茶^^。他自己也明白,想要说服陈秀夫这样的人他上是绝对没用的&。就凭他在汴城的行为^,就算他把天说出花儿来陈秀夫也不会信他。就算他将剑架在陈秀夫脖子上^*,此人也未必会买他的帐。既然如此*^,他也就不费那个事儿了*。如果阿璃能说服此人^,以后他就会站在阿璃这边,这对于阿璃也是一件好事。墨修尧虽然在叶璃面前一贯的撒娇耍赖&*,但是许多事情他所想的长远之处便是清尘公子也未必能够企及。

    安抚好了墨修尧,叶璃这才转向陈秀夫道:“这正是晚辈想要跟秀亭先生讨教的&。秀亭先生文采风流出口成章&,但是也不可随意污蔑我夫君的声誉啊?&*!?br />
    陈秀夫先是被墨修尧如此轻易被叶璃安抚弄得一愣,这会儿听了叶璃的话更是摸不着头脑。有些不悦的道:“王妃这话什么意思*?老夫何时污蔑定王了^?”

    叶璃微笑道:“方才晚辈在门外听了半天,秀亭先生字字句句都在说我夫君滥杀无辜^,难道还不是污蔑?”

    陈秀夫顿时被气乐了,瞪着叶璃道:“难不成*^,昨天定王杀了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不成^&?”

    叶璃垂眸,淡淡道:“两军交战各为其利&,素来各国之间如何处置战俘可从未听秀亭先生说过什么*。杀了俘虏之事…诚然王爷有些狠辣但也是事出有因*,秀亭先生的诗词所言的是否太过?”

    陈秀夫冷着脸瞪着叶璃&,沉声道:“难道城中那些百姓还不算是无辜&*?”

    叶璃眨眨眼睛^*,诧异的道:“什么百姓&?墨家军何时滥杀过百姓*?”

    陈秀夫也是一愣,墨修尧将城中百姓全部抓去了刑场他是亲眼看到的。龙山虽然不算高,但是被软禁在这院中消息也不算流通^。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些百姓已经被墨修尧全部逐出汴城的消息^??醋懦滦惴虿镆斓哪Q?^,叶璃微笑道:“秀亭先生的消息只怕有些不对了,龙阳将军临战之时以大楚百姓为肉盾,此时为将者所不为**。西北虽然与大楚已经划清了关系&&,但是墨家军将士和大楚百姓却依然是同出一脉的^。我夫君一时激愤也是有的**。但是墨家军确实并未伤害汴城百姓一人&&。此事^,还请先生明察**&!?br />
    听了叶璃的话^,陈秀夫有些怀疑又多了几分欣喜*。龙山书院坐落汴城几十年*,他自然不愿看到那些无辜的百姓丧了性命。仔细盯着叶璃打量了半晌,终于确定叶璃并不是在说谎糊弄他^,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叶璃和墨修尧拱手一辑,道:“此事是老夫不对*,在此向定王和王妃赔礼^?!?br />
    陈秀夫和龙阳朱焱不同&,他从未在西陵朝堂为官,少年时更是周游诸国见多识广心胸同样广阔。另一方面*,他对于西陵朝廷也没有特别深切的执念^,大楚和西陵的文字^,习俗甚至血脉都是同出一源的*。他反对墨修尧更多的原因是墨修尧悍然出兵侵犯西陵以及要屠尽汴城的行为&。此时知道了这是个误会*^,自然也不在意向墨修尧和叶璃当面赔罪。

    叶璃连忙起身扶住他道:“秀亭先生不必如此^,先生暂住这山上*,消息自然闭塞了一些&!?br />
    陈秀夫重新坐下来*&,问道:“那么…汴城的百姓如今何在*?老夫似乎…没看见有人回来**&!?br />
    叶璃看了墨修尧一眼^^,有些惭愧的道:“城中百姓已经全部离开*?&!彼降睦肟笔裁匆馑?**,不需要解释陈秀夫也能理解^。不由得皱了皱眉^,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几十万百姓流离失所甚至许多人连家当都还不及带走。以后的日子也未尝好过*。摇了摇头^,陈秀夫望着墨修尧道:“老夫记得…西北四州面积并不十分广大,王爷此举…老夫有几分明白*&,但是却无法赞成*?*^!?br />
    墨修尧扬了下眉&,没有答话*。

    陈秀夫道:“王爷总不会是想将西陵的百姓全部赶走&,然后将西北甚至大楚的百姓迁徙过来吧。请恕老夫直言*,王爷此举只怕比屠城更加不妥?!蔽叛?,墨修尧终于抬起头来*&&,淡淡的问道:“为何?”

    陈秀夫沉声道:“西陵百姓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些地方*。王爷若是只打算占一方土地也罢了*,王爷若是打算一路驱赶百姓*,西陵这么多百姓…王爷想将他们赶到什么地方去^?一旦到了他们无路可退的时候^^,即使是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他们也是会反扑的*&。西陵与大楚两国有仇固然不假^,但是西陵百姓和大楚百姓却未必有什么深仇大恨*。千年前*&,西陵和大楚原本便是一家^*。王爷若是想要西陵的土地*,就当知道要接受西陵的百姓!?br />
    墨修尧和叶璃对视一眼&,以陈秀夫和他们的关系和立场*,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已经是交浅言深了。更甚至已经代表了一些特别的意思,叶璃点头道:“先生所言不错&*。昨晚的事&&,确实是我们处理的不当&?*;骨胂壬钤谑鲁鲇幸蚝:欢?&,另外*&&,我们前来拜访也是希望先生能够相助弥补一些?**!闭饬教斓氖虑?,对墨家军的名声影响却是不小&。虚名事小*^,但是如果墨家军屠城的消息被人刻意渲染*,未来墨家军的征途很可能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顽强抵抗,甚至造成完全不必要的损失**。

    陈秀夫沉默了片刻^*,沉声问道:“王妃想要老夫做什么?”

    叶璃轻声道:“请秀亭先生发名帖告知天下百姓**,汴城恢复正常。原本的汴城百姓愿意回来的依然可以回来&,一切财物全部返还&^。另外&,重开龙山书院&;挂胄阃は壬萍黾肝荒芄恍芾磴瓿堑哪苋??*!?br />
    陈秀夫平静的盯着叶璃许久^,但是对面的两人都知道他的心中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叶璃提出的请求看似简单,但是一旦他答应了下来就等于向全天下宣告秀亭先生从此归顺定王府了。知道他心中的犹豫和挣扎*&,两人也不催他,平静的坐着喝茶&。

    良久&,陈秀夫脸上划过一丝决定和决然,看着叶璃道:“老夫答应王妃*,但是也请王爷和王妃答应老夫一件事*&?&!?br />
    叶璃心中也松了口气&,微笑道:“秀亭先生尽管吩咐^&?!?br />
    陈秀夫道:“请王爷和王妃保证**,不会杀戮西陵的普通百姓?^!?br />
    叶璃莞尔一笑道:“这个自然*,墨家军并非嗜血好杀的狼虎之师^,也从未侵犯过寻常百姓,不是么^?”

    陈秀夫点头笑道:“老夫相信王妃,也希望王爷和王妃不会失言^?!?br />
    “那就请先生拭目以待吧&?*!币读Φ?^。

    送走了叶璃和墨修尧,原本守在院外的墨家军士兵也跟着撤离了。这也显示了定王府的诚意^。小院里,陈秀夫看着跟前桌上已经冷却的茶水**,幽幽的叹了口气^。

    “先生^,我们当真要归顺定王府?此举只怕对先生的名声不利&,天下悠悠之口定王府便是有再大的能耐也无法堵住的?*!背滦惴蛏砗?^,年轻的学生担忧的问道。

    陈秀夫摇摇头&,仰首望着小院上的一方天空&,沉声道:“盛名骂名^,皆是虚妄^?吹秸饬礁鋈恕戏蛲蝗痪醯?,或许这个天下的格局*,当真要改变了*?&!贝蟪臀髁?,当时两大强国&。但是每一个文人都会记得*,千年前这方土地上曾经伫立这一个如何辽阔庞大的帝国。那个时代才是让无数人高山仰止的太平盛世。有道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个天下分裂的太久了^。那一双壁人在眼前的时候&,他仿佛终于看到了一个一辈子都不敢去触动的奢望,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之梦&。

    “可是*,先生不是说定王煞气太盛*&,有伤天和。不是长久之象么&?”学生有些不解的问道^。

    陈秀夫呵呵一笑,道:“那时因为老夫没有看到另外一个人*^,有她在*,或许定王并不会有那么多的杀孽&。这一次…汴城百姓不是没事么?是老夫多虑了,清云先生高瞻远瞩*,怎么会看不到此处^^^。既然清云先生没有阻止定王出兵&,就说明……”说明清云先生也是同样看好定王的^。

    青年时,陈秀夫也曾经胸怀大志过^*。只可惜,他的志向并不是大多数人能够理解的&。更多的人都只当他是一种狂妄的妄想^。碰壁的太多了之后&*,他终于心灰意冷定居龙山教书育人。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志向和想法传承下去^。而之后西陵皇懦弱无能*,镇南王大权独揽^,大楚墨景祈多疑狠辣,整个大楚看似强盛实则已经日落西山。之间的种种更是让他绝望无奈直至完全放弃&。他甚至在午夜梦回时看到过外族入侵^&,大楚和西陵都不复存在的场面。却没想到,在已经年近花甲的时候竟然再一次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平生第一次^,陈秀夫感动无奈自己早已经过了壮年^^。若能再年轻二十岁……

    抬头望着晴朗无云的天空,陈秀夫喃喃道:“老夫一生一事无成&,死不足惜^。但是如今却只盼着能够多活几岁,或许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真正的太平盛世*?!?br />
    太平盛世么^^?身后年轻的学生心中一震^。没想到老师竟然会对那一壁人抱有这么高的期望*。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定王夫妇^&,但是他躲在后面也是听到他们说话的^,目送两人离去的时候*,少年人也觉得这世间再没有比他们更加般配的人了*^。

    “先生一定会看到那一天*^?!蹦昵岬难蜕?*。

    ------题外话------

    亲亲,亲爱滴zengfengzhu亲亲,21哟哟~求抚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4.劝服秀亭先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4并对盛世嫡妃304.劝服秀亭先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