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满月宴上的礼物

    214*。满月宴上的礼物

    知道没事了^,两位徐夫人和秦筝也就起身告辞了&*。不一会儿功夫墨修尧就已经回来了^,看着叶璃一手抱着不肯消停睡觉的墨小宝一只手握着一卷书打发时间不悦的皱了皱眉&。听到脚步声叶璃连忙放下书起身笑道:“回来了?可有受伤^?”墨修尧轻哼了声,随手拎起裹着墨小宝的襁褓往床边走去^,看的叶璃吓了一跳。才刚满月的孩子就算是在襁褓里被那么拎着也足够吓人的^*?&?醋拍抟⒔ΡΨ呕亓艘±豪?*,墨小宝也没哭还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叶璃才松了口气*。刚想要开口跟墨修尧讨论一下

    关于墨小宝的安全问题面得哪一天自己辛苦生下来的小宝贝被他亲爹给折腾死&?&;姑坏纫读Э?&,只见墨修尧闷哼了一声,靠着床边坐下,一丝血迹从唇边溢了出来*&*。

    叶璃心中一惊顿时吓得不轻^,哪里还记得讨论责怪墨修尧这个当爹的事情,连忙起身就要让人去叫沈扬过来看看。墨修尧伸手拉住她摇了摇头*,叶璃皱着眉打量了他半晌*,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倒也没有别的地方不妥^*&。这才稍微放心下来^*,抬手为他擦去了唇边的血迹问道:“受了内伤怎么不说^*^?不是说打成平手镇南王还吐血了么^*?”

    墨修尧淡笑道:“雷振霆好歹也是天下四大高手之一,跟他动手哪儿能不付点儿代价*?”

    叶璃没好气的看着他道:“所以&*,镇南王当着人的面儿吐血^&,王爷您回来背着人吐血?”墨修尧哼了哼笑看着叶璃也不反驳,他当然不能告诉阿璃,原本雷振霆是没打算吐血的&,只不过最后被他给气着了罢了&^。所以雷振霆并不是受伤吐血而是被气吐血了。想起最后与雷振霆对的一掌*,墨修尧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西陵第一高手果然是名不虚传,如果论招数使尽全力自己站着双手健全的优势或许能胜过雷振霆几分^^,但是若论内力的话,似乎还是要稍逊一筹**。不过无所谓&&,他还不到三十&,雷振霆却已经有年近五十,他若是比能力还能稳压雷振霆,那雷振霆这个西陵第一高手的名头大概就不那么货真价实了**。横竖不拼内力他也能弄死他^!只要一想起那个老男人看阿璃的眼神,墨修尧眼中的杀意就控制不住的往外倾泻。墨修尧突然觉得刚才最后跟雷振霆说的话太过委婉了,那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脸看他的阿璃一眼也不配&*。想到某件事&,墨修尧若有所思的抬手轻触这自己脸上的面具。

    叶璃奇怪的看着坐在床边出神的男人,抬手在他额头上探了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伤的太重了&*^?”

    “没事&?&^!蹦抟⑽⑿?&,道:“我只是在想明天的宴会不知道雷振霆能不能参加^&*?&!币读г谒肀咦讼吕葱Φ溃骸澳怯惺裁春孟氲?&,所谓宴会不过是这个过场罢了?^!闭嬲匾氖虑槎际茄缁崆昂脱缁岷蠼饩龃?*,满月宴也不过就是摆给普通人看的摆场罢了*。至于镇南王能不能参加这种问题,修尧应该不会没分寸的将镇南王打得卧床不起吧^?

    这一日^,汝阳城里再一次沸腾起来&。镇南王和定王的比武虽然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但是整个汝阳城里却没有人不知道的^。以至于比武结束之后无论是支持哪一方的人都变得垂头丧气暗暗心疼起自己的荷包来了。也只有坐庄的韩明晰俊美非凡的容颜笑的越发的勾人。谁让定王亲口承认和镇南王打成平手了呢&,谁都没赢最后赢得自然就是韩明晰了。

    坐落在离定王府不愿的韩府是韩明晰在汝阳城里的落脚之处^。此时韩明月正对着一桌子的银票银锭和各种玉佩珠宝等等笑开了眉眼^。凤之遥坐在一边斜睨着乐不可支的韩明月不爽的嗤鼻*&。韩明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笑道:“凤三公子怎么有空来我这寒舍?&?&?”凤之遥瞥了眼桌上还没来得及收好的东西,问道:“赚了多少*?”

    韩明晰挑了挑眉*^*,得意的比了个数^。凤之遥顿时羡慕嫉妒恨了&,狠狠地瞪着韩明晰*^,“五万两?”其中还有他的八百两呢*!韩明晰轻蔑的扫了他一眼*^^,笑道:“凤三公子你也太瞧不起定王和镇南王了吧^?五万两算什么^?五十万两*!”凤之遥立时呆滞了^,原本的羡慕嫉妒恨立刻变成深深地仇视,看韩明晰的眼神更像在看一座高高的金山&,更重要的是那金山是别人的。难怪这世上那么多人喜欢开赌场*,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啊*。不*,韩明晰连本钱都不需要*,简直就是无本万利^&。韩明晰有些惋惜的叹道:“

    只可惜定王和镇南王都是私下约定的比武^*&。要是来一次决战什么的…提前两个月在整个大楚或者西陵广而告之*。那么……”别说五十万*^,五百万说不定都能有了啊*。失去了这样一个巨大的赚钱机会,让韩明晰深感心痛&。也许韩家人天生就有赚钱的天分^&,这一年多以来,韩明晰觉得自己渐渐地能理解兄长当年那死要钱的个性了*。

    凤之遥不满的瞪了他许久,才漫声道:“王爷要你尽快把该给他的钱送过去^?!蔽叛?,韩明晰大怒,一脸警惕的盯着凤之遥道:“凭什么^?这是本公子自己的赚的钱*!”凤之遥嗤笑*,“别傻了,如果不是最后王爷当着所有的人承认平手*&,你以为你能通杀^?王爷说了他只拿你五成^?&!币哉蚰贤醯背⊥卵哪Q?^,王爷如果硬要说他赢了也没人能够反对&。提起这件事,韩明晰的怒意倒是消了许多&,有些好奇的问道:“最后定王到底跟镇南王说了什么*?”虽然他的武功不怎么样*^*,但是见识还是稍微有一点的*^。原本最后一掌之后镇南王也没怎么受伤^^,至少还不到当场吐血的地步*。接过定王在镇南王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才看到一口鲜血从镇南王嘴里狂喷而出&。那分明是被气的!

    凤之遥懒洋洋的道:“我怎么知道^?给钱吧*^^,本公子没空陪你数钱*?^!?br />
    “所以&^,你是替定王过来问我要钱的&&?”韩明晰恨恨的道*。早知道他是这个来意进门的时候就该让人将他赶出去。凤之遥挑眉笑道:“有什么问题&?不然我告诉墨家军所有人是你和王爷暗中勾搭控制输赢^&?”墨家军众人是不敢去找王爷麻烦,但是绝对可以踩死韩明晰&*。想起那些输了钱一脸怨气的武夫&*,韩明晰敢怒不敢言&。愤愤不平的从桌上分出了二十五万两让凤之遥带走*^。将钱收起来*,凤之遥心满意足的起身告辞了&。王爷答应了将他那八百两还给他,他不贪心别输钱就成了*。

    韩府里*^,当韩明晰正在为刚刚大幅缩水的进项哀怨不已的时候,墨修尧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看到凤之遥送到跟前的银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凤之遥不解的看着他问道:“韩明晰那里二十五万*&,还有城里其他零零碎碎的赌局一共将军四十万两^。阿尧^,你要这么多钱来干什么?”最重要的是^^&,定王需要用钱哪儿没有,需要用这么方式来赚钱么^?墨修尧悠闲的看了他一眼道:“下注最多的是谁*?”凤之遥笑道:“那还用问&?当然是那些各国来的使臣和权贵了^&。汝阳城的百姓再多每个人也不过一两半钱的能有多少*^?我暗中打听了*,

    墨景黎可是押了整整五万两赌镇南王赢^。嗯…安溪公主也押了三万两&,不过是押王爷你赢*&*?*&!闭饣故呛湍揖叵挡荒敲丛愀獾娜?*,至于西陵人和北戎诸如七皇子之类的,还不使劲的押镇南王赢&^?就算只是为了争口气他们也想要声势上压倒定王府一筹&。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最后是王爷通杀了*。

    墨修尧道:“那这些钱办墨小宝的满月宴啊^,难不成还要定王府出钱不成?”

    凤之遥默然^,定王府世子的满月宴不就该定王府出么*?王爷你抠门也要有个限度好吧&*?

    墨修尧可不在乎属下的腹诽&,他为什么要拿自己的钱去招待那些他看不顺眼的白痴?挥挥手道:“去吧,把前直接拨给周煜*,这些事情不都是他在办么&*?如果还有剩下的^,就当红包发给城里的百姓好了^?^!狈镏P闹心莘?&,所以王爷你不仅仅揍了镇南王一顿出气**,而且还将为小世子办满月宴要用的钱都赚回来了,剩下的零头还可以用来收买人心么*?跟你老人家比起来*&&,韩明晰赚钱的能力简直就是个渣啊&。

    整个汝阳城闹腾了将近半个月^,定王世子的满月宴总算是如期举行了^。其实所谓的宴会无论是满月宴生日宴婚宴就算是登基大典的宴会左右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其别也只是排场的大小而已^。这次的宴会和上次一样*,依然是摆在汝阳城城东的城楼上*^&。

    当墨修尧牵着叶璃的手步上城楼之上的主位时&*,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愣在了当场*。素来带着半边银质面具的墨修尧终于取下了那陪伴了他近十年的面具*,但是暴露在人们眼前的却不是原本以为的狰狞的伤痕和面孔^。灯火烛光下&,银白的发丝随意的披在身后&,只有一条银色的丝带将发丝随意的挽起。几缕银丝掩映下是墨修尧英挺而俊美的容颜^。坐在下面的人们别说是狰狞的伤疤就连细小的伤痕也未能看见&。展现在所有人眼中的分明是一个虽然有些苍白却绝对英挺俊逸的美男子^。此时在场的俊美男子自然是不好*^*。但是能够稍微与高台之上那一袭绛紫色王侯服饰仿佛高不可攀的白发男子相媲美的也只有一身白衣神色淡然的清尘公子徐清尘了&。只是清尘公子神色淡然,一袭白衣仿佛天人降临,清如莲静如月。而那白发男子却仿佛是最锋利的剑^^,最尊贵华丽的宝石*^*,高山之巅最寒最冷的冰雪*。即使是他的笑容也仿佛带着令人畏惧的寒意和威压&。

    “不愧是定王**,如此风采除了定王妃这世间还是何人能够与之相配^*?”即使一颗心都挂在徐清尘身上&,安溪公主望着墨修尧也不得不感叹道^^。

    闻言*,墨修尧抬头看着于墨修尧并肩而立的叶璃*,淡淡一笑眼中满是欣慰之情。当初璃儿被指婚给墨修尧,他们徐家不是不内疚的&。璃儿被指婚给定王的原因如果说黎王的遗弃要占五成的话&,他们徐家也至少要占一半&*&。如今看到定王能够健康健全的与璃儿站在一起**,徐家众人自然是万分欢喜的。

    “安溪公主言之有理,早就听闻定国王妃风采过人&^。果真是名不虚传&?&!绷硪槐弑比痔右摄涌诘繼,抬头看着也而立的眼里满是赞赏的意味&。叶璃自然是个美丽的女子^,但是她的容貌却称不上倾国倾城**。真正吸引人的是她无形之间流露出来的气势和神采**^。站在墨修尧这样的人身边,即使是天下最美的女子也极为容易沦为陪衬^。但是叶璃却不会,她只是从容的站在墨修尧身边^,唇边带着温婉而淡雅的笑容。清丽宁静的容颜加上那悠远而沉静的眼眸^*,仿佛是一株绝世牡丹静静的绽放&。谁说牡丹一定是富丽堂皇华丽逼人的?秀丽端庄大气天成,分明就是百花之王的风姿。

    “见过定王*&,定王妃?*!?br />
    “诸位免礼*?!蹦抟⑶W乓读?&,大袖一会朗声笑道:“多谢诸位不愿千里而来参加小儿的满月之宴*。本王与王妃之望今晚宾主尽礼,大家不醉不归*^!”

    “定王*,今晚既然是小世子的满月之宴&,却不知咱们是否能有幸见一见小世子*?”立刻有人问道,虽然都知道这所谓的小世子满月宴不过就是个幌子&*,但是既然来了总不能连世子的模样都没有见过吧^?墨修尧淡然笑道:“这有何难?”乳母小心翼翼的抱着襁褓登上高台,叶璃含笑接过孩子低头一看*^,难得天色已晚墨小宝竟然也没有睡着*。真的圆圆的眼睛水汪汪的望着叶璃,也不知是他真的能看到认得叶璃还是熟悉她的气息&,一到了叶璃怀里立刻咯咯笑了起来*。叶璃将他微微托起好让下面的人们也能看看墨小宝的模样^,小家伙也不怕生&^&,乖巧的躺在叶璃怀里睁着大眼睛望着下面的众人*。完全不在意一起他根本就看不到下面的人和物&。

    “小世子真是钟灵毓秀灵气逼人啊…”众人交口称赞着*&*。座下耶律野朗声笑道:“定王&,不知小世子可取了名了&^*?”

    墨修尧淡淡笑道:“自然取了^,清云先生亲自为小儿赐名^^。上御*,下宸*^^!?br />
    墨御宸。其实墨小宝的名字在场的不少人已经从各种途径了解到了^,但是亲口从墨修尧的口中说出来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南诏与大楚文化习俗完全迥异对此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只赞道好名字。北戎乃是塞外蛮族&*,即使学习中原到底也有限^。真正受到震撼的倒是西陵镇南王和大楚的墨景黎了&。

    御宸&,这样的名字几乎是毫不掩饰墨修尧对这孩子的期望或者说他自己的雄心*。墨景黎抬头仰望着一脸闲适的揽着叶璃坐在高高的主位上的墨修尧&,心中心潮涌动*^。他一直搞不明白自己对墨修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清楚的指导自己是多么的妒忌墨修尧*。不错**,就是妒忌*。即使同样的割据一方**,他也不敢光明正大的给孩子取这样的名字&*。所以,墨修尧的儿子叫墨御宸而他的儿子只能排在皇室子孙这一辈的字叫墨云霄&&^。即使他们同样跟墨景祈队里^&,墨修尧可以光明正大的邀请诸国权贵&*^,俨然一副王者派头^。而他却只能暗中与各国权贵接触。定王和黎王&,在各国权贵的眼中从来都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更不用说&*^,此时墨修尧拥入怀中的那个美丽淡雅的女子*,曾经应该是他的妻子。然而即使是心中妒忌的仿佛流淌着毒汁,此时他却也只能安静的坐在下面看着墨修尧的风光和得意&。

    叶莹坐在墨景黎身边&,自然将墨景黎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唇边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抬起头看向叶璃却又变得满是苦涩^。曾经她为自己拉下来叶璃加入黎王府感到无比的得意&,甚至偶尔还为加入定王府的异母妹妹感到过一丝同情。但是现在&&,同为王妃^,一个坐在千万人之上^,执掌着庞大的墨家军和定王府^,拥有着最优秀的丈夫全部的宠爱和真心。一个却带着病弱的孩子被囚禁于京城*,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丈夫身边确实妻妾成群几乎早已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到底谁才是那个需要同情的人&?

    “墨御宸?好名字?*^!闭蚰贤跄抗庠谝读Щ持械暮⒆由砩狭髁似?&,出声赞道^**。

    墨修尧也不客气&,坦然应道:“本就是好名字^?&!?br />
    耶律野起身笑道:“定王世子满月^,小王特意从北戎为世子带来了一份礼物*,还望定王不要嫌弃&?^!?br />
    墨修尧居高临下看着耶律野&,淡淡笑道:“七王子远道而来^*,本王怎会如此不知礼^?本王就替小儿谢过七王子了*?^!?br />
    耶律野一笑*,抬起手对着空中吹起了奇异的哨声。只听空中一声啸鸣&^,一个黑影从空中飞快的冲了下来直直的朝着墨修尧和叶璃所坐的位置而来^&。台下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那黑影出现在火光下时才看清原来并不是黑色的而是一直浑身雪白的大鸟*,双翅展开^,一双厉爪找火光下闪动着凌厉的锋芒直扑高台上的三人**^。

    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那白色的大鸟仿佛撞上了什么东西一般在离两人还有几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坚持不懈的晚点冲撞^。但是它面前分明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仿佛是一片无形的高墙挡在了它跟前^。这时众人才看清楚这竟是一只白色的大雕^。

    白雕被无形的屏障阻隔&,根本无法接近叶璃和墨修尧&。却也不肯离去反而拼命地冲撞鸣叫起来^。叶璃微微蹙眉,伸手掩住墨小宝的耳朵&,目光冷凝的盯着那白雕道:“闭嘴*!”

    犹如实质的冷意即使是骄傲的白雕也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却更加大声的鸣叫起来&*。墨修尧冷冷一笑^,“放肆&*!”广袖一拂一卷*,即使是强悍的大雕也被他卷住然后甩了出去*^*。甩出去的方向却正好是耶律野坐的地方*^。眼看着白雕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砸了过来*,耶律野只得起身飞快的往后退了几步&,白雕正好落到了耶律野空着的椅子里面**。被摔的晕头转向的白雕此时哪里分得清楚人,刚刚飞起身来便想着耶律野冲了过去*&。

    耶律野大惊*,这白雕乃是北戎草原上最凶猛的飞禽,就连狼群对它也惧怕不已^。若是被抓上那么一爪子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耶律野连忙吹起哨子想要控制白雕*,但是白雕刚刚被墨修尧摔得狠了,眼前一片金星旋转&*,听到哨声便习惯的向前冲去,耶律野无法只能施展轻功往一边退去*。于是众人就看着耶律野被自己送来的白雕追的四处跑&,只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当没看见。

    墨修尧眯眼欣赏着眼前的闹剧*,叶璃抱着墨小宝同样淡淡的看着不时伸手逗你着睁着大眼睛的小家伙儿**。墨修尧刚刚那一卷一甩可没有那么简单&,叶璃就坐在他身边^^,清楚的看到将那白雕卷入袖中的同时墨修尧将一些奇怪的药粉洒在了白雕的身上*^。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只看白雕现在的表现也能猜测出一二来。最妙的是*&,白雕这么东扑西撞的飞着&&,就算稍后将它抓住了它身上也未必还能找到什么药粉。更重要的是&,白雕是北戎人送来的**,就算有什么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看着耶律野被晕头的白雕狼狈的追逐着,叶璃淡淡笑道:“好了&,来人手下七王子的礼物吧&?^&!?br />
    “是,王妃?&!绷礁霭滴涝街诙鲆蛔笠挥业募谢飨虬椎馸。如果那白雕飞在半空中他们自然是抓不住&,但是此时白雕身体沉重根本就飞不起来。几个回合下来*,两人便合力将白雕拿下关进了下面人送来的结实的笼子里&。在场的众人才这才松了一口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1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14.满月宴上的礼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14并对盛世嫡妃214.满月宴上的礼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1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