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夜入深宫&,故人再见

    203&&。夜入深宫,故人

    定国王府小世子的诞生以极其张扬的姿态在短时间内传遍了天下,更甚者**,定王决定为小世子大办满月宴&*,广邀诸国权贵名人&*。再加上之前流传的传国玉玺和前朝宝藏出现在西北的消息**,一时间无数的人纷纷涌向了大楚西北^^。

    楚京徐府

    徐清彦看着手里的信函神色又惊又喜,就连拿着信笺的手也不由的有些颤抖*^。徐清柏坐在一边,看着徐鸿彦难以自制的激动模样,不由奇道:“二叔,二哥那边可是有什么事*?”徐清彦将信笺递了过去道:“璃儿生下了一个男孩儿……”在外面历练了不少时候,徐清柏显然比从前更加稳重了许多**,听了这消息唇边却也不由得染上了几分喜色。结果徐鸿彦递过来的信仔细看了一遍笑道:“真是太好,祖父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很是高兴?!毙旌柩辶阃?,去年璃儿遇险失踪之后父亲一度身体就变得极为不好*,好不容易得到璃儿平安的消息才好了起来^&*。如今璃儿平安生下一子&,父亲知道这个好消息之后一定会万分高兴自己做了外曾祖父。

    站在门口的管家看了看难得的有些失态的老爷和四公子,提醒道:“老爷&*,四公子*&。来送行的那位还在门外等着*?!彼淙涣Ф〗闵撕⒆铀埠芨咝?,但是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总不能让人家信使就在那里干等着&*。

    徐鸿彦这才回过神来^^,点头道:“重赏…不**,快请送信的人进来,老夫还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他^?&!?br />
    总管应了声*,这才赶快出门去请&**。不多时&*,一个衣着平常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对着徐鸿彦拱手一笑道:“徐大人^*,四公子,许久不见?&!毙旌柩逡汇?,看着青年男子抬起头来露出有些微乱的发下俊美的容颜,不由惊道:“凤三公子?”青年人正是本该在西北的凤之遥*,不等徐鸿彦请坐凤之遥就走到一边的椅子里歪了下去*,长长的叹了口气抱怨道:“为了赶在消息被送回京城之前回来,本公子一路上可是跑死了三匹骏马&。累死我了…”小世子出生第二天他就出发了^^,只用了三天时间赶回京城*,相比现在小世子出生的消息都还在半路上呢。

    徐鸿彦怔住,看着凤之遥有些回不过神来?*;故切烨灏乜谖实溃骸胺锶?,难道除了璃儿表妹和小外甥的事情以外&,还有别的事情&?^*!狈镏3读顺蹲旖?,勉强撤出了一丝笑意却更像是苦笑道:“若是没事&,这个时候王爷哪里肯放我回京来逍遥&?”虽然其实回京城也未必就比在西北轻松就是了&。徐鸿彦也回过神来&,听了凤之遥的话连忙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了?”凤之遥也顾不得要水,直接抓起旁边的一壶凉茶对嘴灌了一口才看着徐鸿彦道:“王爷和王妃希望徐大人和四公子随在下离开京城前往西北?!?br />
    徐鸿彦神色一凛&,他与徐清柏是现在徐氏一族唯一留在京城的人^,说白了就是朝廷的人质。一旦他们未经皇帝允许离开*,那么徐家和皇家也算是彻底的撕破了脸了^*。一看徐鸿彦的神色,凤之遥遍知道徐鸿彦的为难之处,沉声道:“不瞒徐大人,定王府和朝廷决裂已经是无可挽回之势*。如果徐大人和四公子还留在京城只怕会对两位不利^?!毙旌柩逯迕嫉溃骸拔颐亲吡嗣皇裁?,在京城的也只有咱们一家几口罢了。但是徐氏一族在云州百年之久,皇上若是要找麻烦在哪里找不到&?”凤之遥重新抽出一封信函递过去道:“这是王爷和王妃亲手所书*^,同样一封在下已经亲自送到了云州清云先生手上^。只是在下无暇在云州久留&^,清云先生和鸿羽先生此时想必也已经有了决断&!?br />
    徐鸿羽疑惑的接过信函展开**,皱着眉看了起来。不一会儿脸色大变^,一向肃然平静的脸上怒意勃发&*,许久才怒道:“荒唐!竟然有这种事情……皇上竟然…*!实在是……”一掌将信函拍在桌案上,徐鸿彦抬头盯着凤之遥道:“凤三公子&,信上所说当真?”凤之?^?嘈Φ溃骸靶齑笕司醯谜馐悄芩姹惚嗟某隼吹拿碸^?”徐鸿彦哑然,信上所说的桩桩件件骇人听闻*,又有哪一件是随便可以编的出来的?只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让人难以置信。徐清柏看了看显然气得不轻的二叔^,悄然起身走到书案边上拿起桌上的信函&,不看则以&,这一看饶是徐清柏觉得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也被吓得不轻^*&?;始业娜恕闭媸巧バ牟】裰链??同时&,年轻的徐清柏也对那位高踞龙椅之上的人和这个朝廷失望愤怒到了极点*。

    垂眸***,折好了信函轻轻的放回桌上^&。徐清柏低声笑道:“二叔…为了这样的…值么&?”他的父亲心怀济世之才^*,却一身不得出仕只能留在骊山书院教导学生^。他的二叔同样也是真正的实干人才^,却十几年如一日的屈居一个御史之位看着朝堂上的勾心斗角。他们五个兄弟,只能压抑自身的才华心性&。然而这样的压抑需要多久?他们这一代还是直到徐家覆没*?难怪大哥当初不肯在朝为官*,只怕他早已看透了这样的日子永远也没有尽头*。徐鸿彦咬牙不语^,但是紧紧握起的手让人明白他心中同样也是心绪难平&。定王府和皇室同出一脉,历代为了大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却依然是如此下场,更不用说他们徐家了。大楚一朝,徐家除了默默而终早已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凤之遥沉默的坐在椅子里看着眼前的两人^&,这些事心寒的又何止是徐家,即使是凤之遥这样的人也忍不住满心的寒意和愤怒。

    徐鸿彦将信函收起,抬头看着凤之遥道:“想必凤三公子在京城还有别的事情要办,请容老夫考虑两日再给公子答复**!狈镏1旧砣肥祷褂胁簧偈虑橐?,起身点头道:“这个自然*,徐大人决定了之后只要让人给在下传个信便可&^。在下在京城还要提留一些时日,此事并不着急*。在下这就告辞了?&!笨醋欧镏M庾呷?,徐鸿彦皱了皱眉开口道:“凤三公子^&&!狈镏^;赝?,“徐大人还有和吩咐^^?”

    徐鸿彦叹息了一声道:“凤三公子若是方便&,就回凤家去看看吧。这一年多&,凤老爷子来府里问过好几次你的事情。父子哪有隔夜仇…需知道,子欲养而亲不待…”凤之遥显然没想到徐鸿彦要跟他说的是这件事,也是一愣^*。听到那句子欲养而亲不待时神色变了变*,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点头道:“多谢徐人大提醒*?!彼羌抑惺?,从小便不得父亲重视^。年少时更是因为顽劣不羁就差没被赶出家门。去年随军出征前更是彻底与家中决裂^,凤家早已公开申明凤家和凤之遥再无任何关系&。现在*,他还能到哪儿去看看^*?

    倾城坊

    换了主人换了花魁的倾城坊依然是京城最负盛名的歌舞坊^,只是昔日风流天下知的凤三公子却不再是倾城坊的座上嘉宾而只能暗中从后门进入坊中*。推开回廊深处一间偏僻的房间,房里早有人等在了那里&*。对方看到凤之遥推门进来,抬起头来莞尔一笑道:“凤三&,难得看你这副模样真是让人……印象深刻?**!狈锶铀乩词羌叛锏?^*,即使是战场上也依然是一身红色锦衣风华夺目*。但是如今确实一份平常布衣^,就连那张让人侧目的俊美容颜也是做了几分修饰变得平庸了几分。凤之遥不满的轻哼一声,嫌弃的看了看身上的布衣道:“所以本公子不喜欢做这些暗地里行事的勾当,真是太不华丽了&*?!?br />
    “刚刚去过徐府?”年轻人^,正是冷家二公子慕容将军的女婿冷浩宇&。如今冷浩宇接管了大楚境内定王府属下的所有产业和势力^,平时也只能隐身幕后不再人前招摇^。当年楚京里最有名的两个风流公子竟是同样的销声匿迹了,倒是让楚京的才女佳人人很是失望。

    凤之遥点点头道:“徐家不用担心^,徐大人和徐四公子都是聪明人。咱们要办的事情才是麻烦,之前让你查的事情如何?有消息么?”

    冷浩宇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墨景祁此人疑心极重,碧落花的下落没有人知道&。只怕连他的亲娘当今太后也不知道!狈镏R彩翘玖丝谄溃骸懊还叵?,东西总是在楚宫里的,我就不信将皇宫翻个遍还找不到它!”以墨景祁那性子那样的宝贝也不可能放在离他太远的地方&。想了想,凤之遥道:“先找到太祖的遗旨安顿好徐大人和徐公子,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找到碧落花^,就让其他人护送徐家和东西会西北^,我留下来继续找?^^!崩浜朴钛锩?,看着他道:“王爷和王妃可没有让你留在京城的意思**?何况^,我最近不会离开京城我去找就是了&,你留在京城干什么?”凤之遥怒瞪了他一眼道:“我自然会禀告王爷和王妃*,你手里那么多事情*,让你找碧落花要找到什么时候*^*?”冷浩宇无奈地摸摸鼻子,难道他看起来像是分不清轻重不知道该先干什么的人么^?

    看着凤之遥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自己的模样^,冷浩宇认输的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王爷和王妃答应了就成了,我不管你的事?^!狈镏G嵴獠怕獾那岷吡艘簧?,拿过桌上的就自酌自饮起来。

    深夜

    几道暗影飞快的掠过宫墙进入皇宫之中&&*,自从一个多月之前^^*,楚宫的守卫变得更加森严起来。不时就能看到一队队的宫中侍卫和太监巡逻的走过。但是这些却半点也难不倒想要进入其中的人^,几个暗影犹如鬼魅一般的避开了巡逻的侍卫往皇宫深处而去&。

    皇后的宫殿里&,华皇后换下了白天沉重而雍容的装饰和华服^&,只穿着一身轻便的淡紫色罗衣*,一头秀发随意的用一根紫玉簪挽起^&,坐在等下握着一卷书出神^。洗去了那精致而华丽的妆容*,皇后美艳的容颜少了几分雍容贵气更多了几分柔和与年轻*??瓷先サ共幌袷且桓瞿杲鋈木潘旰⒆拥哪盖?,到更像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美丽少妇^*。

    半掩的窗外突然刮过一阵微风&,带起殿中的烛火摇曳&?^;屎笠徽毓窭?,突然觉得殿中多了一些什么。猛然回头却看到一个挺拔的黑色身影站在不远处的墙角望着自己?*;屎笮闹幸痪猑,连忙齐声道:“什么人**?!”

    “是我?!焙谝氯俗吡顺隼?&,俊美的桃花眼带着复杂的神色望着灯下的紫衣女子&。

    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让皇后楞了一下,在看到黑衣男子的真面目时彻底的愣住了^&,皱眉道:“你怎么会在宫里?”说罢才想起来自己刚才那一声惊呼只怕会引来侍卫和宫女*,连忙走到窗边掩住了窗户*。

    “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人来的?^!焙谝履凶诱欠锶臃镏?。

    皇后松了口气,看着一身黑衣显得越发俊美的青年男子不由轻叹了一声&,转身倒了杯茶指了指一边的椅子道:“坐下说吧。你不是在西北么怎么会回来的?又怎么会在宫里^&?”凤之??醋欧旁谧约焊暗那嗷ú璞?*&^,低声道:“奉王爷之命回来办事*,顺便来看看你不欢迎么?”突然变得有些幽怨的声音让皇后楞了一下^,莞尔笑道:“怎么会?平时也极少有从前认识的人回来看我^。在这宫中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些人?^!狈镏6⒆潘齘^,问道:“你这些年过的好么?”

    殿中的气氛有些沉重,皇后淡淡笑道:“一国皇后&,母仪天下,有什么不好的^*?不说这个…说起来咱们也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了?!?br />
    凤之遥幽幽道:“十二年…十一年零六个月?^!?br />
    皇后的笑容有些勉强*,“没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br />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语&*。凤之遥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都说苏醉蝶是楚京第一美女^,但是在凤之遥眼里却从来没有认为苏醉蝶有多么的美丽。在他眼中最美丽的永远是那个曾经温柔的扶起才九岁的被府中的嫡兄推到在地上群殴的华衣少女^。是她替他擦去脸上的污渍^*,含笑告诉他如果想要不被人欺负就要努力变得坚强。是她牵着他的手悄悄去定王府&,拜托修尧跟他一起习武。也是她在他生了病无人照顾的时候偷偷派人送了药材和银两给他&。从那时起,凤之遥的眼中就只有那个温柔而高贵的女子??上?&,他们的距离却实在是太远了。他是商人家的庶子^,即使凤家是大楚四大富商之一也顶不过一个士农工商*&,商人最末&*。而她确实华国公府最尊贵的嫡出大小姐,后来更是先皇亲自为当时还是皇子的墨景祁选得嫡妃。他们之间*,即使是最亲密的关系^*,也只是他叫她一声凤姐姐。即使是这个称呼^,在他十三岁之后便也不肯再叫了&。

    皇后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他们确实有十二年没有见过了*。曾经还显得稚嫩而秀气的少年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俊美无俦的俊挺男子,凤三公子在京城的名声即使是她在宫里也是有所耳闻的。她依然还记得那年**,她出嫁的前夜下着大雨&,那个少年一身狼狈的躲过了华国公府的重重守卫来到她的房门前^,满脸忐忑的问她,“你能不嫁给祁王么^?”

    当她摇头的时候,少年犹如星子一般灿烂的眼眸慢慢的变得暗无光泽&。那时她尚且不明白少年的心事^,只当他舍不得自己这个重新疼爱照顾他的姐姐&&。只是看着少年失望的瞥了她一眼黯然而去&&&,不知为何心中只觉得沉闷酸涩的忍不住落下了眼泪&^。慢慢的等她明白了少年当时的失望为何&,他们却早已相去渐远^。她是祁王的嫡妃大楚的皇后&,他依然是凤家三公子却是少年风流名满京城。其实^,也许永远都不见才是最好的&*&。

    “阿遥^,这些年过的可好^&?”许久*,皇后才终于打破了沉寂。

    “不要叫我阿遥*!”凤之遥瞪眼低吼道&?;屎笠汇?&,蓦地想起来当年她也是叫年少的魔修尧阿尧&。虽然不同字但是叫出来却都是一样的^,所以每每自己叫他阿遥他总是要发一通脾气闹一阵别扭&。不过似乎也找不到其他的称呼,所以便一直这么叫下去了。想到此处*,皇后不禁抿唇一笑,凤之遥显然也想起了少年时候的糗事,神色僵硬的偏开了脸,殿中灯火有些黯淡倒也看不出有没有脸红&。

    皇后起身^^,浅笑道:“都这么大了**,还要闹小孩子脾气不成^?你这么晚进宫来定然不会只是看看我而已,可是有什么事?”

    凤之遥望着她灯下美丽的容颜,突然道:“跟我一起离开这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0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03.夜入深宫&*,故人再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03并对盛世嫡妃203.夜入深宫^^,故人再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0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