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谈判

    189。谈判

    太守府的地牢里&&,谭继之坐在一个角落面无表情的望着暗无天日的地牢。被关进这座地牢已经有三天了&,却一直没有见到墨修尧和叶璃任何一个人。只有凤之遥不时的过来看看他,意思倒也干净明了。只要碧落花的下落和墨修尧身上的毒的解法。谭继之

    当然不会轻易告诉凤之遥,他可不相信自己真的说了墨修尧就会放自己离开。但是同样的他也清楚,留在这里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他必须在苏醉蝶那个贱人受不住吐露一切之前离开这里或者弄死她…

    舒曼琳就被关在谭继之对面的一个房间里&,虽然只有几步之遥两人却只能遥遥相望。舒曼琳身为南疆圣女同样也是个从小没受过什么苦的金贵女子。刚进来的时候还有力气咒骂怒斥&&,只被凤之遥让人饿了两顿就老老实实的呆着了。只是不时的望着对面

    的谭继之哭的梨花带雨,却让本来就心中烦躁的谭继之更加烦闷了&。索性就懒得理她&,两人在牢房里也没什么话可说&。谭继之坐在一边出神兼想计策&,舒曼琳坐在对面哭不时的抱怨几句&。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谭继之脸色未改目光却已经飞快地射向了门外&&。众人的簇拥下,一对璧人携手走了进来&。谭继之的目光最先落在了叶璃的身上&,换下了那一身朴素简单的布衣&,一身丁香色的水云缎上绣着浅色的芙蓉花样&,在这炎炎夏日中显出别

    样的娇柔淡雅。同时也让谭继之暗暗为定王府的隐藏的实力心惊。如今墨景祈早就以墨修尧叛国谋逆为由夺了墨修尧的爵位身子全面封锁了整个西北地区和大楚各地的经济往来。定王府在这偏院的西北之地却依然能拿得出今年最新的南诏国特产水云缎,

    可见其巨大的财力和人脉&。须知,水云缎即使是皇宫里一年也不过十匹左右,去年开始两国交战更是完全没有了。

    谭继之从未觉得叶璃有多么的美丽,因为他已经见过了太多的绝色美人。但是此时他不得不承认墨修尧的眼光确实是很好,眼前的女子的美丽并不惊人却让人觉得无比的舒适和安心?&&&;褂心堑蛔匀舻纳裆?&,和隐藏在温婉的眉目之间的那一抹明艳和自

    信。突然让人觉得世间任何绝色女子在她面前也不过尔尔。

    “哼!”墨修尧轻哼一声,目光缓慢的扫过谭继之身上流露出危险的气息。谭继之只觉得心中一寒连忙收回了落在叶璃身上的目光&,站起身来对着门口笑道:“下官谭继之见过王爷见过王妃?!?br />
    墨修尧挑扬眉,看着他道:“很好&&,你的胆子很不错?&!钡搅苏飧龅夭交鼓苷庋骄沧匀舻纳锨靶欣竦娜巳肥挡欢?,墨修尧对眼前的男子也不由得高看了一眼。不过这依然改变不了他即将到来的结局。

    身后&&,有人搬来了两把铺着软垫的椅子在牢房外放下,墨修尧拉着叶璃坐了下来。即使是在这阴沉肮脏的牢房里&&&&,这两人依然悠然自若的仿佛眼前是百花盛开景色宜人。有人送礼了茶水,但是牢房里显然也不是什么喝茶的好地方,墨修尧皱了皱眉取下

    了叶璃手中的茶杯放到一边的桌上。叶璃淡淡一笑,看向谭继之和舒曼琳问道:“谭大人&,这几日本妃和王爷事务繁忙,怠慢了两位还望海涵&。两位可还好&&?”谭继之苦笑&,看着叶璃道:“王妃客气了,技不如人谭继之愿赌服输&?!?br />
    叶璃点头&&,含笑看着他问道:“那么…谭大人应该知道本妃想要什么&。不知谭大人的答案是&?”

    谭继之笑道:“在下明白,王妃想要碧落花…想必这一年多王妃也为此费了不少心思。不过在下劝王妃不用在姓梁的那位身上费心思了。碧落花他根本就找不到?!?br />
    “哦?”叶璃秀眉微蹙,抬手揉了揉眉心问道:“我凭什么要相信谭大人&&?或者说…就算谭大人说的是真的又如何&?”谭继之道:“碧落花本就是南疆圣物,王妃真的以为南诏王室会将如此宝物交给一个大楚富商保管&?都说商人重利,难道南诏王室就

    没有想过他有可能将宝物私吞据为己有么?”叶璃叹气&,有些无奈的看着谭继之道:“谭大人&,既然你敢拿碧落花来保你自己的命,本妃绝不怀疑你不知道碧落花的下落&。所以,你实在不必说这么多&&。不过…你应该知道,没找到东西之前&,你说什么都是

    白费?!碧芳讨垌簧?,盯着叶璃道:“找到东西以后又如何&?王妃是在说服在下相信定王府言而有信么&?”

    站在两人身后的凤之遥斜眼看他,笑道:“谭大人,你不信又能如何?”

    谭继之默然&&,确实落到了定王府手里,不信又能如何?信了也许还有一条活路,不信却只能是死路一条&。若是平时,谭继之赌这一场倒也无妨,凡是现在他却不敢去赌,因为他没有时间。一旦某些事情爆发&&,别说他告诉墨修尧碧落花的下落&&,就算他亲

    手把碧落花捧到墨修尧面前也难逃一丝。想到此处,谭继之摇了摇头道:“抱歉&&,王妃应该知道就算知道碧落花的下落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拿到的&。但是在下还有要是要办&,实在是无法长时间停留于此&&。想必…陛下的使者此时已经到了汝阳了吧?”谭

    继之对自己之前的布置还是很有信心的&。只要墨修尧还没有光明正大的说要反楚,朝廷的使者他总还是要顾忌几分的&。

    “谭继之…林愿&,你是在提醒本王你的另一个身份么&?”墨修尧眯眼问道&。就算他看墨景祈不顺眼,但是也不代表他就会放过一个前朝的余孽。毕竟覆灭前朝的可不只是太祖皇帝,定王府的先祖也占了一大半的功劳,所以他们天生的就是仇敌。谭继之

    无奈的苦笑,他现在都不得不怀疑自己能够活着走出汝阳城的机会到底有多少了。沉吟了片刻&&&,谭继之才道:“王爷,无论是谭继之还是林愿,至少目前你我并无利益冲突不是么&?杀了一个谭继之,对西北和定王府目前的形势并无任何好处&,而且…王爷

    是了解陛下的,陛下必定会以此事大做文章破坏定王府的名声?!蹦抟⒉恍嫉睦湫?,“你觉得本王在乎这个么?”

    谭继之漠然,他确实没看出来墨修尧有在乎定国王府的名声的样子。这也是他最想不通的事情&,只要不是傻子和天生的昏君,谁都知道民心所归的重要性。即使是墨景祈那样分明半点也不顾及老百姓死活的人,却也对民间的舆论看的十分重。但是这大半年来&,无论墨景祈说什么,西北始终没有任何回应,竟仿佛是默认了墨景祈的所有说法一般。这样的情形却让谭继之隐隐有些不安&。这样的反应墨修尧若不是已经颓废的打算破罐子破摔了,那就是准备搅得天下大乱了。横竖早晚都要打得,与其现在竭力辩解将来在让人觉得虚伪&&,还不如一开始就什么也不说&。

    谭继之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头沉吟了片刻方才道:“这一次落在王爷手里算在下栽了&。那座皇陵王妃也去过&,里面所有宝藏算是在下对冒犯王妃的赔礼&,再加上碧落花的下落换在下一命。不知王爷以为如何?”墨修尧脸色冷淡&&,显然对此丝毫不感兴趣&?;柿暝揪驮谖鞅本衬?,墨修尧高兴的话随时可以派人去掘陵&,实在犯不着要谭继之赠送&。谭继之原本也没指望这么简单就能过关,想了想继续道:“在下另外奉上黄金十万两&,以及在西北和京城所有的暗桩,如此…可算是有诚意了&?”叶璃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微笑道:“谭大人真是肯下血本?&!碧芳讨弈蔚男Φ溃骸拔蘼凼裁炊济挥忻匾?,没了命别的留着又有什么用&?王妃,在下自问这些日子并未怠慢过你&,之前的无礼之举也算是人之常情。难道在下付出的代价还不够么?”

    叶璃点头赞同他的话,如果只说抓了他想要威胁墨家军的话,这样的代价和赔礼确实已经不算小了&。毕竟他并没有真正成功的带走她用来威胁墨修尧,说一句偷鸡不成蚀把米也不为过&&&。但是不知为何&,叶璃总觉得他身上还有比他的身份更重要的秘密,垂眸想了想,叶璃问道:“谭大人,你是如何知道王爷身上的毒以及解法的?”谭继之平静的与她对视&,笑道:“王爷当年在太医院的脉案在下也是研究过的&。而且王妃应该知道父亲的医术…并不比那些所谓的神医查,在下从小耳闻目睹自然也有了些许的心得?!币读抗馄骄驳亩⒆潘戳诵砭?,久得谭继之都要以为自己露出了什么不该的破绽才听到叶璃话题一转问道,“谭大人是如何认识苏醉蝶的?”

    果然是这个贱人&!虽然早就知道最身份泄露的原因&&,但是被叶璃提起谭继之心中还是恨不得将苏醉蝶给扒皮抽筋了&。他千算万算,隐身在墨景祈身边十年也没有露出丝毫破绽,暗地里也自诩算无遗策,却没想到偏偏栽在了这个贱人手里&&。谭继之不由在心中暗暗后悔,当初果然不应该估计墨修尧和韩明月&&,想要杀了那个贱人总是有办法能够避开这两个人的。偏偏自己太过小心反而造成了今天这天大的麻烦。

    “这个么……”虽然心里面早将苏醉蝶碎尸万段了,但是谭继之脸上却没有丝毫破绽,似笑非笑的看了墨修尧一眼道:“苏姑娘当年可是大楚第一美人&,与她有交情的可并非只有在下一人&。便是名满天下的明月公子不也拜倒在苏姑娘的石榴裙下么?年少轻狂…倒是让王妃见笑了&?&!崩畏坷?&,众人的神色都有些莫名的古怪起来。在场的都是定王府的亲信自然明白苏醉蝶的身份。谭继之这么说就是明目张胆的告诉墨修尧,他的前任未婚妻曾经替他带了不只一顶的绿帽子&。

    墨修尧却是神色如常,英挺的下颚微微一挑&,看着谭继之问道:“你希望本王立刻杀了苏醉蝶&,是么&?”

    谭继之心中一凛,暗暗提醒自己过犹不及。面上笑道:“若不是她王爷只怕此时也不知道在下的身份吧?谁知道早年一时不慎竟让自己陷入如此境地。在下自然是不希望苏醉蝶再活着了?!?br />
    “什么&?”墨修尧淡然一笑,不再去理会谭继之。谭继之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明白自己的生死此时都在叶璃身上。而叶璃最看重的却是墨修尧的命。

    “谭公子,你要如何让本妃相信你提供的碧落花的下落就是真的&?”叶璃轻声问道。

    谭继之傲然一笑&,道:“因为这世间除了在下就没人知道碧落花的真正下落了?!币读裘夹Φ溃骸叭羰侨绱吮惧透荒芟嘈拍懔?&&,毕竟你又不愿意留到等本妃取到碧落花为止。这不是让人为难么&?如此…谭大人可以走&,但是舒姑娘必须留下来?!敝谌说哪抗馄肫氲穆涞搅肆硪槐呃畏康氖媛丈砩?。舒曼琳一直没说话,因为她明白自己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却没想到说到最后竟然扯上了自己。不由站起身来扑到牢房的栏杆上怒瞪着叶璃道:“叶璃&,你放肆!我是南疆圣女你敢囚禁我!”

    叶璃扬了扬眉梢没说话,倒是她身后凤之遥惊奇的笑道:“南疆圣女?本公子还没见过南疆圣女呢&,这次可真是托了王妃的福了。不过…话说回来,貌似南疆圣女是不能见外人的啊更不用说是离开南诏都城了。王妃,这不是冒牌货吧?”叶璃含笑道:“如假包换?!?br />
    舒曼琳脸色一白&,虽然她深受南诏王宠爱。但是身为南疆圣女却悄然跑到了大楚还让人看到了自己的容貌,这在南诏人看来却对是罪无可恕的事情&。若是真的传了出去,她别说去南疆圣地养老了,不被南诏人放火杀死就算是不错了&。这是南诏几百年的规矩,即使是南诏王也救不了自己&。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对她虎视眈眈的政敌安溪公主。这事若是传到安溪公主耳中&,自己也绝对逃不了便宜。

    对于叶璃提出这样的条件,谭继之不由的皱眉&。良久才道:“王妃果然是聪慧过人,让在下不得不服?!彼纳矸菀丫毓?&,那就意味着在楚京十年的经营就算不是毁于一旦却也差不多了。至少墨景祈身边时绝对不能再回去了&。如此一来南诏就成为了他最后的筹码&,而自己要控制南诏就只能依靠舒曼琳。叶璃显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提出了扣押舒曼琳的条件&。若是舒曼琳出了什么事,他就算逃出了西北&&,只要定王府稍微动动手脚他就很有可能会被楚京南诏两方面追杀&,那时候就真的是天下虽大却无容身之地了。叶璃抿唇微笑&&,“谭大人过奖了&?!?br />
    墨修尧站起身来扶起叶璃准备离开,叶璃对着谭继之微笑道:“谭大人,你可以考虑一晚上&。明天早上告诉本妃你的答案。留下舒曼琳&,只要本妃找到碧落花这次的事情一笔勾销?!碧芳讨弈蔚囊恍?,“我还有选择么&?”如果可以重新来一次&,谭继之发誓自己绝对不会理会叶璃到底是定王妃还是什么&,离开那个该死的皇陵之后就立刻离开西北这块地方。定王府的地方永远不是姓林的应该放心停留的。

    叶璃和墨修尧离开&,牢房里的人立刻就退的干干净净&,只留下谭继之和舒曼琳两人无言的沉默相对&。许久,舒曼琳才颤声问道:“继之…你&,你真的要把我留在这里&?”谭继之轻叹一声&,望着舒曼琳的目光充满了温柔和怜惜&,“琳儿,你也看出来&,现在咱们根本就没得选择。如果无不答应他们,咱们俩就要一起死在这里&。你放心,只要叶璃拿到碧落花,自然就会放了你的&?&!?br />
    舒曼琳犹豫的看着他&,“真的要将碧落花给他们&?”

    谭继之柔声道:“碧落花再贵重也是死物,哪里有你重要?只要咱们还或者,就还有机会你说对么?”

    舒曼琳岂会不知道她们此时根本别无选择&?就算自己不同意留在西北又有谁会听自己的意见?虽然谭继之说的只是甜言蜜语&,但是舒曼琳还是明白谭继之不会抛下自己不管的&。既然根本没有选择&&,她就必须让谭继之对她的愧疚更深一些,含泪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继之,我会留在西北的。你自己也要小心&?!?br />
    谭继之看着她的眼神更加温和&,柔声道:“琳儿,谢谢你&。继之一定不会负你的?&!?br />
    舒曼琳点点头,道:“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自然是信你的。继之,我等你&?&!彼淙皇窃谡庖跎睦畏坷?,两人两两相望的眼神却是带着万分的感动和缠绵。倒是让这牢房多了几分温馨的感觉,只是这感动和缠绵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和算计,却又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了。

    ------题外话------

    那嘛,明天要出出门去走走&,如果回来的晚了更新晚了请亲们见谅&,我会尽量在正常时间更新的,就算晚了应该大概也不会晚太久吧…天气好热,亲们注意防暑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9.谈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9并对盛世嫡妃189.谈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