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叛国

    96TXT下载*。叛国

    云澜江边,比起依然两军对峙的永林城,叶璃一行人就显得过分的悠闲了&。一出了永林城凤之遥就带着黑云骑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叶璃和墨修尧便带着随行的侍卫和刚刚赶到的沈扬一起准备回京了*??闪虼笊褚绞治薷考χ?*,却在不

    到十天的时间里快马加鞭的一路从楚京赶到永州^,却连气都还没来得及喘匀又被告知马上要回京了&。沈扬指着墨修尧一边喘气一边手指发抖*,口中还不忘愤愤道:“老子上辈子欠你们姓墨的了!”自从把凤凰草给某个不听医嘱的王爷服用

    了之后&,沈神医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暴躁起来。

    “沈先生^&?!币恍腥嗽谠评浇显?&,墨修尧带着云霆等人打猎去了&。叶璃才有功夫找上沈扬说话&。沈扬正抱着一本厚得足以砸死人的医典坐在江边^,一边仔细阅读推敲一边眉头紧皱*。听到叶璃的身影才转身看了一眼想要起身见礼*,叶

    璃连忙摆手道:“没有外人在,沈先生不必如此!鄙蜓镆膊豢吞?,重新做了回来,倒是将医典放到了一边笑道:“王妃这次当机立断镇守永林,可是让黑云骑上下钦服不已^。老夫也是万分佩服&,王妃不愧是当时女杰^?!币读б∫⊥?,无

    奈的笑道:“沈先生何必如此客套^,什么当世女杰不过是形势所逼罢了。先生当知叶璃所为何事?”

    沈扬看了叶璃许久^,终于长叹了一口气道:“把那害人的凤凰草带回来^&,老夫真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br />
    叶璃摇头,轻声道:“服下凤凰草是王爷的意思,沈先生已经将得失后果告知王爷了*,无论如何都是王爷的选择*。何况^,既然已成事实现在追究责任对错已经于事无补*。叶璃只想知道*,王爷如今的身体到底如何^?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

    解决?”沈扬看着叶璃&,眼中露出一丝赞叹的意味&,正色道:“这半年老夫仔细研究过凤凰草,也翻看了许多古时的医药古籍。凤凰草原本并非东海独有,凤凰草名为凤尾&,古时我中原也有生长*。古籍记载此药性极烈^,有剧毒^。但是却同

    样是天下大多数毒药的克星&。甚至还有洗经伐髓之效*,所以才被称之为奇药。但是也不知怎么回事^,后来中原再也不见这凤凰草的踪迹所以现传的医术上也几乎没有记载&&。王爷所中的寒毒偏偏却是世间至阴至寒之毒。凤尾虽然能与之相克

    却不足以解其毒性^。如此一来火寒两种毒同时在王爷体内存在&*,现在只能说是暂时达到一个平衡。但是这种平衡却及其危险*,甚至随时可能会崩溃&,到时候*,就算有烈火莲子也于事无补?*!?br />
    叶璃点头&&,“沈先生曾经说过两种毒在王爷体内会发生改变&?!?br />
    沈扬道:“真是&。若说寒毒和凤尾能互相抵消也还有别的法子可想。但是如今王爷体内两股毒性却是各自为政,寒者越寒,火者越炙。烈火莲子寻常人若是误食,不过须臾就能将内腑烧成灰烬&,若是烈火莲子再与凤尾相和,只怕…寒毒

    还未解*,王爷就先死于火毒了?!?br />
    叶璃秀眉紧皱&,“沈先生,碧落草对王爷可有用&?”

    沈扬一惊,复又凝神思索起来&。许久才道:“碧落草和凤凰草同是早已失传的奇药。传说能肉白骨活死人,延年益寿长命百岁也不在话下。但是…能不能解王爷身上的毒在下确实没有把握。毕竟^,碧落草绝迹的时间比凤凰草更加久远,

    在下也只是听先人偶然提起过而已?!币读У阃返溃骸拔颐靼琢?*,不过多一份希望总是好的*&?!鄙蜓锲娴溃骸澳巡怀赏蹂滥睦镉斜搪洳??”叶璃微微点头,“我会尽快找回来的*,这事儿…沈先生先不要跟王爷提?!毕胍硬∈樯掷?br />
    拿碧落草就绝对不能用王府的人*&。以病书生对墨修尧的仇恨,只怕他宁愿自己不用毁了碧落草也绝不会让定王府的人得到,“王爷的身体能够支撑多久^?”

    沈扬低眉,沉声道:“只要不出意外,一年半载之内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凤凰草伐经洗髓之效也并非续传,王爷如今的身体的确比从前好多了&。只是…每月月圆之时寒火交加,必定痛不欲生。夏秋之际火毒焚身,春冬之时寒毒攻心。

    无论是寒毒还是火毒^,注定都比从前寒毒发作时疼痛十倍不止*?^!币读肫鹉翘焯そ考涫笨吹降那榫?*,无法想象到底是有多痛才能让墨修尧那样的人那般狼狈&。

    “止痛的药……*?”

    沈扬有些悲哀的摇头道:“止痛药完全无效&,不止如此…只怕以后任何止痛的药甚至是迷药对王爷都是无效的?!?br />
    叶璃心中微寒&,这就表示就算以后墨修尧受伤了也完全不能使用止痛或者麻醉一类的药物。

    “阿璃……”叶璃回头*,看到含笑走向自己的白衣男子^,垂眸掩去眼中的忧愁迎了上去&*。墨修尧看了看已经拿起医典准备继续看的沈扬^,低头对叶璃笑道:“阿璃在和沈先生说什么?”叶璃笑道:“请教沈先生一些关于草药方面的事情。这次去南诏不是见过好几种奇怪的草药么**,问问沈先生都有什么用处?^*!蹦抟⑽⑿?,“阿璃兴趣颇广&*,连医术也感兴趣?”叶璃摇头,“我对医术没什么天赋^,不过一些草药知识确实必备的*?!蹦抟⒗乓读刈?^,一边笑道:“我知道,听说你还要求你身边那几个背熟草本药典^,还跟着大夫识别草药?”叶璃笑道:“只是一些寻常草药罢了,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随身带着药物不是么?”

    “阿璃说的没错*?;蛐砜梢匀煤谠破镆哺潘茄а??!蹦抟⑺妓髯?&。

    叶璃浅笑道:“黑云骑跟他们不一样,只需要有一定数量的大夫随行或者他们中本身就是大夫就行了?!?br />
    墨修尧低眉看着叶璃道:“阿璃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不想告诉我么?”

    叶璃摇头*,“不是,只是还只有个雏形,等我做成了说不定可以给你个惊喜?!?br />
    墨修尧淡淡微笑道:“那么我就等着阿璃的惊喜*&。去用膳吧&,之后咱们一起去看一场戏*?!?br />
    墨修尧说的戏确实是一场好戏^,一只隐藏在永州和雍州境内的兵马竟然多达三万多人。叶璃也终于知道凤之遥带着两万黑云骑干什么去了。一夜之间永州雍州境内多处山寨被摧毁,无数乔装成土匪强盗却明显训练有素的人被黑云骑诛杀**^,剩下的都仓皇往雍州与西陵的边境逃窜而去。而墨修尧则带着叶璃等人等在了边境上。当一群欣喜的残兵败将在看到那森森铁骑时*,眼中都不由得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雍州大小官员面色如土的跪倒在地上*,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并肩而坐的一双璧人。男子温和尔雅^,女子清丽婉约,但是看着他们眼底却比噬人的妖魔更加可怖*。两日前,他们被一块令牌请到定王跟前^,定王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带着他们。定王走到哪儿,他们就走到哪儿*。眼睁睁的看着一处一处或明或暗的山寨被黑云骑摧毁*。前前后后两万多人在黑云骑眼底仿佛如蝼蚁一般的不值一提&&。眼前的这些残兵败将已经是最后的一些漏网之鱼了,却依旧被定王堵在了这个离边境不足五里的小山坡上&。

    墨修尧平静的看着跪地离他最近的雍州太守&*,淡淡问道:“大人可知道永州太守是为什么死的?”

    雍州太守脸上一白,颤抖着道:“谋逆…谋逆叛乱&!”永州太守在黎王千军万马的?^;ぶ幸廊槐欢ü醺陌滴浪盺*,这件事早在今天前就传遍了天下^。也让许多的官员们都纷纷绷紧了脑子里的那根弦^。墨修尧淡笑道:“谋逆叛乱?不错,这确实是死罪*^。那么…大人知不知道通敌叛国是什么罪?”

    “这…王爷&!王爷…小臣万万不敢&,小臣对大楚忠心耿耿啊……”

    “好一个忠心耿耿!”墨修尧冷笑一声,“忠心耿耿你雍州境内这上万人是哪儿来的^?吴承梁将军和雍州两万驻军为何而死&*?”

    “小臣…小臣确实不知啊…”雍州太守哀叫道*,“小臣冤枉*,求王爷明鉴……”

    墨修尧淡然道:“你们冤不冤枉本王管不着^,自个儿跟皇上说去吧*。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想让你们看看黑云骑祭奠雍州驻军和吴将军英灵。虽然文官武将各无从属,但是好歹也算是同僚一场。在座的诸位也送他们一程吧?^!闭驹谀抟⑸砗蟮姆镏R换邮?,“杀!”

    万箭齐发^^,被围困在中间的西陵残兵片刻之间倒地死了个干净^。跪在地上的官员们闻着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呕吐起来。墨修尧仿佛没看见一般*,拉着叶璃起身,回头吩咐道:“送大人们各自回府^&,还有这些西陵人,扔到边境外去^,别污了我大楚的土地?*!?br />
    “遵命&?!?br />
    墨修尧满意的点点头&,回头对叶璃微笑道:“阿璃,咱们该回京了^?!?br />
    叶璃淡淡点头,跟着墨修尧一起走了^*。不杀俘虏什么的…似乎不用说了…

    虽然接到皇帝急招回京的旨意&,但是显然墨修尧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让凤之遥带着黑云骑离开&,自己带着叶璃一行人晃晃悠悠的悠然北上;私斓氖奔淅吹搅斯懔瓿?&。第二次来广陵城因为没什么目的,叶璃显得轻松了许多*。只是当墨修尧带着她站到了清风明月楼门前的时候^*,才有些惊讶的回望着身边的男子^。

    墨修尧但笑不语^*。

    大白天的,清风明月楼并没有开始营业^。但是门口依然有人迎接^,看着站在门口一脸郑重其事的青年男子^,墨修尧淡淡道:“天一阁果然是消息灵通^??蠢春髟抡庑┠甑故敲挥邪追?&?!鼻嗄昴凶有θ萦行┙┯?,“多谢王爷谬赞^,敝上命在下在此恭迎王爷和王妃大驾。两位里面请*!?br />
    进了清风明月楼,青年男子直接引着两人进了后院,依旧是上次叶璃见到韩明晰的凉亭^,韩明晰和韩明月相对而坐&??吹揭读?&,韩明晰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回过神来才对她挑眉笑了笑。韩明月放下茶杯站起身迎了出来,笑容温文尔雅*,“修尧,许久不见你果然好……”

    没等他把话说完,墨修尧直接一掌挥出凌厉的掌风排山倒海一般的袭向俊雅的男子^。韩明月声音骤然终断&&,有些狼狈的翻身避开了墨修尧这一掌。但是凌厉的掌风还是让他呼吸一窒,轻咳了几声才苦笑道:“修尧,许久不见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墨修尧轻哼一声,欺身上前掌事连绵不断而出&&。每一掌都是实打实的,绝对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韩明月只得收起了笑容,小心应对起来。两人在花园里你来我往的动起手来^。

    那边打得如火如荼&,这边韩明晰也站起身来走到叶璃身边*^,挑眉笑道,“君唯,好久不见你是来看我的么*?看我就看我你自己来就好*&,做什么还带他来?”

    叶璃抬手指了指花园里的白衣男子*,表示是他要来的&。

    韩明晰侧首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终究是有些勉强^,“君唯……”

    叶璃淡淡道:“你放心^,王爷不会杀他的?!比绻娴南胍髟碌拿?,墨修尧根本不需要亲自出手。天一阁再厉害挡得住黑云骑的铁骑还是挡得住定国王府的暗卫?韩明晰苦笑道:“可是定王爷没有打算手下留情*?!蹦抟⒁远嗨甑哪昙?,在凤之遥眼里能和他相提并论的高手没有一个是和他平辈之人*?*?上攵秃髟轮涞木嗬?。两人说话之间,韩明月已经被一掌拍回了地上,正好跌落在两人跟前不远的地方&,吐了一口鲜血。以叶璃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肋骨断了两根*。韩明晰连忙上前要扶他起来,韩明月摆摆手阻止了他的动作^,抬头看着漫步而来的墨修尧问道:“修尧*,气消了么^?”

    墨修尧淡淡挑眉,“知道本王为什么这次不杀你么^*?”

    韩明月挑眉*^,看着墨修尧^。墨修尧淡然道:“既然阿璃答应了韩明晰放过你,本王这次饶了你&^。不过你最好记住*,本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再对阿璃动手……你不妨试试看本王能做到什么程度*!”韩明月捂着胸口一阵猛咳,有些无奈的望着墨修尧道:“修尧,在你眼里…叶璃比咱们从小到大的交情还重要么?”墨修尧挑眉^,唇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在你眼里何曾觉得你我从小到大的交情重要过?”韩明月哑然无语^,没错,他是先背叛了他们的情谊*。但是…“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焙髟鲁辽繼^。

    墨修尧轻哼一声,淡淡道:“既然你说了一声朋友&。本王答应你…下次再犯到本王手里,本王不杀你?!?br />
    韩明月一愣,却在韩明晰和叶璃的好奇和不解中变了颜色,“修尧!不要!不关她的事,这些事情都是我的主意!”听了他的话^,韩明晰的脸色顿时黑了一片,不悦的哼了一声将求情的话咽了回去^。反正定王也没打算杀他,使劲折腾吧折腾的他没力气再东跑西跑为止!墨修尧对是谁的主意并不感兴趣&,回头对韩明晰道:“想要他好好活着就看紧他?!焙魑糇趴×?,冷冷道:“不劳王爷费心*!”墨修尧牵起叶璃的手转身准备离开^&,地上的韩明月开口道:“修尧,你特地绕道来广陵,不会就是想要揍我一顿吧*?”

    墨修尧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道:“顺便告诉你一声*。不会玩权谋就好好赚你的钱*,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回头还叫心疼&*?!笨醋帕饺送芬膊换氐睦肴?^,韩明月不由得皱起眉思索墨修尧说的话。不会玩权谋…他的确对权谋没什么兴趣,也没有掺和过,只有……脸色一变&,韩明月回头对韩明晰道:“快!让人去查西陵发生的什么事!”

    韩明晰只觉得额头上青筋一阵猛跳&。谁说明月公子聪明过人的^?这已经比驴还笨了好不好?人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是撞得头破血流了依然不肯回头!“查个屁&&!本公子堂堂大楚子民做什么要管西陵的死活&?来人&,给我拿最好的软筋散来*!谁敢给他解药本公子扒了他的皮^*^!也算是见识了什么叫红颜祸水了,我就不信了除了那个贱人这世上没女人了*?爷明天就去毁了她的容*,等到没人要她了爷买回来给你当使唤丫头*!”说完^,也懒得管自家大哥还挡在地上动弹不得,韩明晰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韩明晰,你给我站?^?!”韩明月厉声道^。

    韩明晰往外冲去的身子一顿,回头咬牙切齿的等着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兄长&。心里只恨不得把那个祸水抽筋扒皮,从小他就崇拜这个兄长,但是对于自家哥哥挑女人的眼光实在是不敢恭维。见韩明晰冷着脸怒瞪着自己^,韩明月眼底闪过一丝愧疚,声音缓了缓道:“明晰,别闹了*。大哥保证不会再做任何事了。墨修尧打断了我两根肋骨^,你过来扶我一把*?!焙魑读算?^,看着韩明月惨白的脸色,终于还是心软的上前扶起了自家兄长。

    “你&&!韩明月*!”片刻之后,韩明晰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怨恨?^?上д錾碜尤幢欢ㄗ×艘话愣坏?*,俊美的容颜扭曲的瞪着眼前的捂着胸口脸色煞白的男子。韩明月眼底满是愧疚的看着弟弟&,“抱歉&,明晰&?!笨吹剿硪過,韩明晰绝望的叫道:“韩明月你这个白痴^,我中了毒癪?!你真想要叶璃杀了我!”韩明月回头含笑看着他*&,摇头道:“真是个傻孩子&,明晰,你既然自诩看人比我高明^,怎么会看不出来叶璃根本就不会杀你*。也没有在你身上下毒&?”韩明晰冷冷道:“所以你这些天就是为了确定我身上有没有毒,现在确定了你又要走了?”

    “你放心,我不会再对你的朋友动手了。墨修尧…我也惹不起他&*?&!焙髟挛潞偷目醋诺艿躛&,想了想还是叮嘱道:“明晰,离叶璃远一点^*,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焙魑成唤?,不屑的道:“你有资格说我么^^?”韩明月无奈的摇头道:“你以为你比我聪明么?明晰^,我可以和天下人抢^*,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修尧抢什么^,你知道么^^?”韩明晰嗤笑道:“是啊,你会为自己选对手,可惜不会选女人*。那个女人除了利用你正眼看过你一眼么?君唯就算不喜欢我,至少会去救我,会为我愧疚,会因为我对你手下留情*。这些年*,你得到了什么^?”韩明月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成苦涩和无奈&,最后也不得不承认弟弟说的一点都没错。只得无言的转身而去^。

    过了许久**,之前引路的青年男子出现在花园里,“二公子&,公子走了?!?br />
    刚刚被解开穴道的韩明晰烦躁不已^,“走了就走了&,他什么时候把咱们当一回事过^*?”

    青年男子低头道:“公子说他不会再回来了*。清风明月楼还有钱庄里所有的银票都留给二公子。天一阁…以后不会再听二公子号令了?&!?br />
    “他早就做好打算了!如果不是今天定王来一趟他是不是打算悄无声息的就走了&?韩明月,你狠*!”韩明晰咬牙道&*。青年男子低头不语^,韩明晰冷哼一声道:“贱人&,你给本公子等着!”

    广陵城最好的客栈里,叶璃一行人包下了客栈里最好的一个院落暂住&。

    “修尧,今天你……”看着身边低头看书的男子&^*,叶璃秀眉微蹙*,有些犹豫的问道&。

    墨修尧放下书^,微笑道:“阿璃是想问我为什么特意去找韩明月&?”

    叶璃点了点头*,如果只是为了打他一顿出出气的话未免太过周折了一些^。墨修尧淡淡道:“如果不出我所料,韩明月很快就会前往西陵&?&!?br />
    “去西陵?”

    墨修尧点头^,“不错,与其让他悄无声息的走,不如本王送他一程。韩家在大楚虽然排名并不在前列,却至少也在前十之列。若是让他全部带到西陵去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币读а凵褚簧羄^,“你是说韩明月想要……”叛国两个字并没有说出口&^,墨修尧却淡淡的点了点头,“韩明月这个人我了解他^&。家国天下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从大楚人变成西陵人或者是变成北戎人在他眼里也没什么区别&?!?br />
    “既然如此*&,为何不斩草除根?”叶璃不解,墨修尧即使真的重视和韩明月之间的情谊,也绝不会把他看得比大楚的江山更重要。墨修尧淡淡笑道:“天一阁遍布四国^*,一旦杀了韩明月麻烦多得很。他要走就走吧*,我说过他并不适合权谋之术**。而他既然正大光明的叛国。那么大楚境内就没有必要再让天一阁存在了*?&!闭獯巫ǔ汤垂懔曜钪匾囊坏阏俏松ㄆ教煲桓?。大楚南方特别是广陵城是天一阁的大本营*,韩明月想要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人车撤出去岂有那么容易^^?

    “韩明晰…”叶璃皱眉问道。

    墨修尧道:“如果换一个方法*^,韩明晰确实有可能跟着韩明月走,不过今天他是走不了了&^。如果韩明晰真的聪明的话,他就会来找我的!?br />
    叶璃看着他,“你是故意激韩明月好让他提前行动&&,离间他们兄弟的^?”

    墨修尧也不否认*,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道:“韩明晰留下是好事*&。如果他们都走了…韩家就只能满门抄斩了&*?!焙也⒉恢挥泻髟滦值芰礁鋈?。任何一个大家族&,本家,分家,旁支,宗族,他们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带走*&^。一旦连坐起来^,牵连之广让人触目惊心&^。

    “韩明月会投靠西陵朝廷?”

    “他不是普通的老百姓*^,韩家家大业大,天一阁牵连更广。只要他去了西陵无论是西陵皇还是镇南王必定得拉拢他。而无论他会不会为他们所用,在皇家的眼里他就已经是叛国了*&?!被始业难鄣鬃钊莶坏蒙匙觀^,只要韩明月去了西陵那就是背叛*。就算他没有叛国皇家也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

    叶璃无言的叹息&,对于韩明月这个人她始终看不明白,“韩明月…他是为了一个女人么^?”

    墨修尧一怔,抬头看着叶璃许久*,终于点头道:“不错&,确实是为了一个女子*?!?br />
    叶璃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个女子的身份特别,有些犹豫该不该继续这个话题&。墨修尧静静地看着她^&,笑容平静而温暖&,“阿璃,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br />
    “这个女子…是你认识的人?”

    墨修尧点头,刚要开口说话,门外暗三禀告道:“王爷^,王妃。韩公子求见*&?!?br />
    墨修尧微一挑眉,有些歉然的看了叶璃一眼道:“请他进来^^?!?br />
    ------题外话------

    韩明月这个人有点奇怪哈~怎么说呢&,这个人他自己没有什么野心&,如果遇到一个好女人他肯定是最好的丈夫,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哥哥。但是偏偏他遇到一个有点糟糕的女人*。除了他弟弟他最重要的两个人也就是心上人和最好的朋友墨修尧立场刚好相反。于是…是为兄弟两肋插刀,还是为了女人插兄弟两刀就成了他的必选题……所以…其实明月公子才是那倒霉催的炮灰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6.叛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6并对盛世嫡妃96.叛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