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妃封面
总点击数:6204
本月点击:143
本周点击:7
本日点击:3
总推荐数:17
本月推荐:1
本周推荐:17

纨绔世子妃作者:西子情

0
    纨绔世子妃最新章节列:小说《纨绔世子妃》西子情/著,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赏诗会为了心爱的男子与人争风吃醋命丧黄泉。
    她是国安局最年轻最具才华的上将,一朝为国身死,灵魂坠入异世*^,重生在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之身^。
    纨绔少女对上少年将军&,她的到来让表面平静的天圣皇朝幡然巨变。
    说我嚣张&?
    说我纨绔?
    说我就是一个顶着云王府嫡女的名头&&,打着内定太子妃的幌子&,占着整个王朝最尊贵女子的身份*&,其实就是天圣皇朝第一废物?
    靠!
    非要逼我告诉你们我这一切其实都是装的*?
    ……
    佛曰:装也不容易??&!
    纨绔少女重生&,是继续纨绔到底,还是为了正名而展现温婉才华&?
    上一世恪守严谨,日日劳累。这一世难得上天眷顾给了这样一个身份^,怎么也要活出一个安逸来。
    奈何你想安逸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给你机会*。
    那姑奶奶就自己开辟出一条安逸的路来。
    惊才艳艳^,智慧无双&*,且看一双纤纤素手如何挑起腐朽皇朝的乾坤盛世&,谱写一场盛世荣华下的锦绣篇章。
    本文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精彩小剧场不容错过】
    月黑风高夜*,城墙上坐着两个人*,看不清样貌,听说话声可辨别是一男一女。
    只听女子压低声音怒道:“我还是个处子!”
    “我说你怀孕了你就怀孕了?&!蹦凶游奘优拥秃?,声音温润^。
    “孩子是谁的*?”女子咬牙&&。
    “我的&?*!蹦凶佑锲敛挥淘?^。
    “你的名字怎么不叫无耻&?”女子嗤笑。
    “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的孩子就叫这个名字&*?&!蹦凶铀坪跞险婵悸?。
    女子气急失语*。
    只听男子思考了片刻,慢悠悠地又道:“明日我就去云王府下聘^,云老王爷一定会很开心尽快抱外孙子的^?*!倍倭硕?,又对女子劝慰道:“你既然如今怀孕了^,就要戒骄戒躁,不要到处乱跑了^,安静些日子吧!对我们的孩子好**?!?br />     女子实在忍无可忍怒吼,“我说了我还是处子?”怀个屁孕&!
    男子闻言一阵沉默*,许久道:“哦,我忘了&?!?br />     女子抱头而走,她希望从来就不认识这个黑心的男人&&。
    ……
    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鼓励^*。新文,新的起点和不一样的精彩^。用了很多时间准备,倾力打造&。不必担心断更。希望亲们驻留*,能够喜欢新文*&。群么么!
    ☆☆☆推荐情的完结文☆☆☆
    《妾本惊华》
    《妻子太忙不是错》
    《夫君太坏谁的错》
    《红尘醉挽柔情》
小说分类:其他类型 首发状态:他站首发 小说状态:连载中 小说作者:西子情
授权级别:暂未授权 全文字数:4432942字 收藏总数:34 更新时间:2014-04-23
最新更新章节

纨绔世子妃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完美大结局网友上传时间:2014-04-23 13:14:55

     大战过后,军营狼藉,血腥弥漫*。特么对于+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舒悫鹉琻但即便如此,也抹杀不掉那人静静而立的清华丰姿。 容景^,天下独一无二的容景*。 也只有容景&,才能牵扯云浅月的心,才能让她历尽千辛万苦从鬼门关拉回一条性命,才能让她不计万里奔波,日夜赶路,只为回来找他&*。 他是她一生的魔障&! 他也是她一生的依靠*! 她从来就是为他而来&! 短短的几步路&*,似乎被拉长很远^,即便她灵术高绝^&,轻功绝顶,但依然觉得极慢*。 容景立在军营门口看着她&,时间似乎在他身上停住不前^,他静静地*,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抹紫色的身影从天边飞来奔向他&*,眸光一眨不眨*。 这一刻^&,说不出是什么情绪,那绵长的思念,那刻骨的记忆&,那几乎让他疯魔的相思,那日夜期盼的心情*,那曾经看不见天日的绝望*^,都忽然变得风轻云淡&,不值一提*。 知道她活着^,不信天命的他第一次感谢上天的厚待。 知道她回来,他压制住相思想念*,第一次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 知道她踏上这片土地,他恨不得她立即出现在他面前。 今日,终于等到了! 她终于回来了! 那熟悉到刻骨的身影^,牵扯着他全部的心魂。 若说这个世界上什么人能将他的心占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独独云浅月莫属^。 他想上去迎她*,但脚像是生了根一样^,不受他控制*^,他这样自制的人,从来没有什么事情不能掌控&,但偏偏在她身上一切都有变数^。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近。 一近再近^。 大约有十丈距离的时候,云浅月忽然飘身而落,停在了十丈距离之外&。 她依然是一身紫色软烟罗,依然是旧时的容颜,依然是一年前离开时的清瘦,但是终究是有什么不一样了&&。以前的她^,眉眼虽然笑着,总有着化不去的轻愁和无奈&,尤其是专注地看着他的时候*,那不经意泄露出来的眷恋和飘渺如今已经不见。他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她清丽温柔的容颜。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看得清又看不甚清^&。 须臾^,云浅月一步一步地向容景走去。 四周静寂&*,她的脚踏在地面上^^*,发出轻轻浅浅的声音,血腥似乎远了*,军营似乎远了*,身后马蹄队伍的踩踏声似乎远了&,这天地间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 云浅月刚走两步,容景忽然动了*,月牙白身影一闪,顷刻间就到了她的面前,她脚步还没站稳,便被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熟悉的如雪似莲的清香扑面而来&,几乎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但是这样的怀抱她在这一年里思念了千万遍,尤其是寒池下在鬼门关徘徊之时,更是想得心肺皆碎。 云浅月瞬间泪水迷蒙了眼帘*^。 一切的准备和设防都不及他的怀抱! 她想着玉子夕说对了,她一遇到容景就会忍不住娇弱^,容凌是否会笑话她,她也不管了&。即便被他抱得紧*,紧得几乎都疼了&,她却不想推开,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 这一刻,是如此心安! “云浅月,云浅月,云浅月,云浅月……”容景低低轻喃,随着他每出口一句她的名字,他的手臂都一再收紧&*,一紧再紧,似乎要将她嵌入身体里*。 云浅月在这一声声呼唤了,万千人海,她爱上他&,被他所爱*,她筋脉尽碎&,续骨接脉^*,九死一生^,似乎只为了听他唤一声她的名字*。 “你可知我想你想得有多苦*?等你等得有多苦?幸好……”容景声音低哑,似乎胸腹积压不得散出*,他眼前已经模糊不清^^,他将头低下^,深深地埋入她颈窝,“幸好上天厚待我^,幸好你回来了?!? 云浅月感觉他颈窝一抹潮湿&,克制的感情轰然崩塌。 这是容景啊^,世人眼王侯无双的景世子,她和他闹过无数脾气&,最折磨的人时候无非是他在马坡岭再她面前血祭精魂,刀剑刺破心脉&,掉下沟壑,她回到他身边,那个时候,只见他浅浅笑对着她,却不曾见过这般,这般……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云浅月再也受不住*&,忽然用力*,一把推开他&,对他大怒&,“不许你……” 容景不等她话落,忽然低下头,将她吻住^。 云浅月话音戛然而止,眼前瞬间空白&*,一切的话语和感情被他堪堪挡住,如汹涌奔泻的潮水瞬间被关了闸*,如此的淬不及防又理所当然&。 唇上传来细微的刺痛^,云浅月心神一醒,想起这里是什么地方^,想起军营内外的士兵和跟随她回来的队伍&,想起…… 她用力推他,却推不动*,刚要发急^,他忽然放开她*,将她拦腰抱起^&,瞬间离开了原地。 云浅月怔了一下,回过神来*,他已经抱着她进了军营,飘身落在了。 “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准来打扰。谁来打扰^^,军规处置,不必过问我?!比菥暗脱频纳舳允卦诿趴诘娜朔愿?。 “是&!”军营门口传来两声铿锵有力的声音^。 容景不再说话,抱着云浅月进了 云浅月还没来得及看清情形,一阵眩晕&*,人已经被他放在了大床上。 帘幕垂下,罗裳轻解^。 云浅月想说什么,却被他吻住&,任狂潮淹没,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情天幻海&,帷幔摇摇。 情潮起,一发不可收拾*。 云浅月迷迷糊糊地想着她还没告诉他容凌的事情*&,但又想着不是她不说,是他不给她说的机会^,等见到容凌可别怪她不说*^。 一夜情浓&,任何语言都苍白不抵帷幔内深深缠绵&。 云浅月最后累得没力气昏睡过去。 容景拥着她*,眼睛一刻也不离她^,似乎生怕一眨眼他又是在做梦一般身边不见她^*。 午夜,外面传来孩童的啼哭声,极具响亮。 容景皱了皱眉,并未理会^。 不多时^,啼哭声止住了^,他闭上眼睛,慢慢卷起睡意&。 这一睡便是一日夜*。 军营里从午夜的时候传来孩童的哭声后再未传出丝毫动静*,分外宁静。军营内的士兵各守其职,哨兵^,巡逻,井然有序*&,分毫不曾懈怠。 云浅月这一觉睡得沉,从离开容景身边&,她从来没有一夜睡得如此踏实^。感受她在他身边的气息^*,便从心底深处升起归属和满足&。 容景这一年来,更是没有一日好眠,哪怕是在得知她平安无事的时候,也是心不安稳。如今和云浅月一样&,睡得极沉^。 云浅月悠悠醒转^,睁开眼睛^,帷幔地光线昏暗&,她怔了怔,微微偏转头,便看到容景正看着她^,眼睛是那种永远看不够的眸光,一眨不眨&。她心下被暖意和柔情填满*,不禁对他露出笑意,嗔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想看着你?!比菥绊獬两弦凰啃σ?*。 云浅月动了动身子,伸手抚上他眉眼,手下的触感菱角分明^,她心疼地道:“我离开的时候你的纹理可没这么深刻&?!? 容景伸手抓住她的手*,低声道:“一年了*,总会有些变化?!? 云浅月想着是啊*,他们分离从没有如此长过,一年的时间到如今^,想想都不敢回首。她艰难解毒,他等待得煎熬*,她反握住他的手,柔声道:“总归我还是活着回来找你了,比起一生一世在一起,这一年也不算什么。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上天厚待你我?&!比菥拔⑽⑶闵砩锨?*,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云浅月身子微微颤了颤^,想起情天幻海的缠绵,脸不由潮红&,轻声埋怨道:“你也真是,如今军营内外的人怕都是知道了?!? “知道什么?”容景笑看着她。 “明知故问&?*!痹魄吃旅理髯?,瞪了他一眼^。 bsp;容景心神一荡*,将她抱紧,轻轻叹息一声&,有一种压抑的克制&*,“云浅月&,你再如此神态,我又忍不住了,你可别怪我不知节制^!? 云浅月偏转头,用手捶了他一下^&,恼道:“上官茗玥说对了&,果然你就会欺负我?!? “不许说他?!比菥昂鋈话迤鹆?^。 云浅月挑了挑眉&,好笑地看着他,“为什么不许说他?他为了我辛苦解毒*,灵术都耗尽没了^,如此可是大功,怎么得罪你了?” 容景轻轻哼了一声^,“为何你明明醒来了这么久不回来*^?” 云浅月想着她是想回来,恨不得插翅飞回来*,奈何当时怀着容凌,根本动不了身&,这可怪不着人家上官茗玥^,她立即解释道:“不是因为他^,是因为……” “不想你说他&?!比菥拔孀∷淖?,对她柔声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好好说会儿话好不好*,不提他^?^^!? 云浅月住了嘴,不能说话,只能点点头。 容景放开她*,摸摸她的头,语气温柔得如化了的水*&,“真乖^*?!? 云浅月忍住要踢他的情绪&&,拿掉他的手*,看向外面*,问道:“什么时候了*?” “我们睡了一日夜,如今已经申时了,再过两个时辰*,天又会黑了&?^!比菥盎奥?,对她道:“不过黑了也好,我们再接着睡!? “再睡的话更会让人看笑话*?!痹魄吃锣了谎?&。 “他们只敢看着,没人敢笑?!比菥翱醋潘?*,如玉的指尖抚摸她的眉眼,“我日日盼着你回来*,天下人都知道我想你得很*?&!? 云浅月脸上染上了红霞,想着是没人敢当面笑^&,但是背后一定会笑&。 “倒是比以前有很多变化&,稍显丰腴*?&!比菥暗氖执铀成匣?&,揽住她的腰,似乎丈量了一下,低声道。 云浅月想着生了孩子的女人与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哪里能一样?如今一日一夜了&,不知道容凌怎么样了&,想到此,她便躺不住了*,推容景^,“起来了!” “不起^!”容景摇头^。 云浅月看着他,“你真不起&?” “不起&!”容景手不动^,紧紧揽住她,温声道:“你也不准起!” 云浅月想着他还不知道容凌吧?若是知道的话如何还能在这里躺得???对他道:“起吧^,我……”见容景对她挑眉*,本来想说的话吞了回去,改成,“我饿了!” 容景当即对外面喊,“将饭菜端进来!” “是&!”外面立即有人应了一声。 云浅月嘴角微抽&,立即道:“容景*,你还嫌我们在帐子里待的时间不够长吗&?饭菜也要端进来*,你脸皮厚我,我可不及你&。我要起来&?&!? “穿了衣服稍后还是会脱^*,不如不穿?!比菥氨ё潘蝗盟?,“你乖一些,我今日晚上就让你好好休息^。否则……”意思不言而喻*。 云浅月无奈地看着他&,心里忽然升起恶作剧,他都不急着见儿子,她急什么?不是她不告诉他,是他昨日没给她机会说,今日又太霸道不让她说,又不让她起床去找孩子^。想到此**,忽然不急了*,反正有玉子夕在,有夜天逸在,有沈昭在*,有墨菊^、墨岚、凌莲*、伊雪&、青裳、弦歌等人在&,十个容凌也能看得好好的&。 容景见她安分下来^,嘴角微微勾起。 “如今的战事什么样了^?”云浅月看着他勾起的嘴角*,想着她其实心里也和墨菊等人一样,也想看他见到容凌后的是什么模样,更何况如今已经过了一日一夜了,他如此黏着她&*,却不知道他的孩子就在这军营里,想想也有些好笑*。 “昨日一战,夜轻染折损了帝师一脉在我手云城,他退回了天圣京城&?!比菥扒崦璧吹氐?。 云浅月一怔*,“你用什么折损了帝师一脉&?”夜轻染该不会如此轻易败北才是。 “南疆王室所有隐卫覆没的代价?!比菥暗?&。 云浅月看着他,“叶倩将南疆王室隐卫都给了你?” 容景摇摇头,“叶倩救活了云暮寒,醒来之后便来了云城,她找夜轻染算账^,在我和夜轻染交战的时候&,不声不响地动用了南 疆所有隐卫*,帝师一脉和自小训练的南疆隐卫对抗上,两相倾覆。因为这个先机*,我赢了云城,夜轻染败走^,叶倩以从今以后再不能开启咒术为代价,算是报了云暮寒之仇?!? 云浅月轻嘘了一声*,“如今叶倩在军营里^?” “她昨日达到目的后*,说不想见你,立即启程回了十里桃花林了*?!比菥翱戳怂谎?。 云浅月从玉子书口的事情&,即便不从玉子书口么多年也清楚早晚有朝一日云暮寒会有他的因果。一局棋^,千军万马,不止一个棋子,自然也不止一个执棋之人^,更不止一幕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幕戏,同时也活在别人的戏里。容景是*^,她是&*,夜轻染是,叶倩是,夜天逸*、云暮寒、西延玥等人都是*^。 没有对错,只有因果。 夜轻染既然游历在外七年^,她到过南疆^,到过南梁,到过北疆^,到过许多地方*^*,又怎么可能查不到南凌睿和云暮寒的身份^^? 南凌睿一直被南梁王她的舅舅?^;さ眉?*,他够不着没有机会下手,只从叶倩身上入手,夺了胭脂赤练蛇*,其实也想因此牵引南凌睿^,但是南凌睿果断弃了叶倩,与叶倩断了牵扯**^,脱离出了万咒之王事件,没波及南梁和他,恐怕令他没想到。 但是云暮寒便不同了^,云暮寒就在天圣*^,就在云王府*^,是云王府世子^,这个身份注定从互换的那一日就摆脱不了*^^。即便如他所说*,他是心甘情愿被他的父王和帝师安排做了云暮寒的^^,但是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多少人没有理由会背离家国**,背井离乡*,离开父母和生养之地来到千里之外去做另一个人? 所以^,必有缘由^^。 他是南梁太子,虽然十岁^,但也已经智满了,况且从小生长在皇宫那样的地方^,十岁也可以弹指就有了算计和心思*^^,他的心思虽然不及南凌睿,但是未必比别人少^。南疆诸多皇子^,皇室的大染缸里哪里有什么兄友弟恭?后宫争宠*,朝堂腥风*,皇子们也有争斗,明里暗里。他离开天圣的那一天*,未必没有看透什么事儿^,或者未必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回去。 既然有心思^,就能被知道的人有缝隙可钻,夜轻染绝对是那个能透过某些事情分析出利弊^,将人的心思掌控在手*,若是背后有什么协议或者威胁筹谋也不算新鲜**。 “云暮寒也算是心里有你这个妹妹,他受夜轻染左右^,也无非是为了你^?^*!比菥吧籼怀銮樾鞯氐溃骸胺裨蚧褂惺裁慈撕褪裁词虑槟苋盟还思耙顿缓退亲永锏墓侨??” 云浅月打住思绪**,微微沉默。 “云暮寒收到了夜轻染一封信^,信名字?^^!比菥懊嗣耐?^,笑道:“云暮寒也是聪明人^,夜轻染是给了他一个选择,信参透,说的是有你没他*^。他知道你的身上种了情毒^,若是夜轻染使什么手段*,你当时生死未卜*^,一切都难以预料*****。所以*,他便心甘情愿受了他的威胁^,这也是情理之 /> 云浅月想着云暮寒对她是极好,也许以前有什么心思^,但是从她启动凤凰劫后,从清婉公主死后*^*^,从他选择叶倩后,便彻底地打住了**^。但有些棋已经走出了,终是无奈。 “叶倩恨夜轻染*^,将他帝师一脉倾覆*,将他逼回天圣京城*,算是报了前仇旧恨*,但是她也恼恨你*^,不能将你如何,所以只能离开了,她让我告诉你,以后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归来重逢2014-04-18 08:30:17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死而无憾2014-04-17 08:13:07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急一时2014-04-16 08:07:58

第一百二十一章 平安归来2014-04-15 08:07:14

第一百二十章 两笔婚约2014-04-14 08:07:40

第一百一十九章 依依不舍2014-04-13 08:09:23

第一百一十八章 子书上山2014-04-12 08:08:15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容景传书2014-04-11 08:08:54

第一百一十六章 顺利生产2014-04-10 08:07:40

网友评论


网络小说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3-2023 小说旗 All Rights Reserved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